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98话:你很好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刚刚开枪的是夜千筱”

    乔玉琪急切的问完,就下意识地在四周去寻找,仿佛想要亲眼找到个准确的答案似的。

    微微顿了下,刘婉嫣暗示性的往夜千筱藏身的树上扫了过去,正巧被乔玉琪装了个正着,想都没想就直接往那边的方向冲了过去,天上地下的一通乱找,可却半个人影都见不到。

    呃

    确定乔玉琪是真的没有找到夜千筱,刘婉嫣也忍不住疑惑了起来,在两个蓝军士兵的叫喊她,她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忽略掉他们,就直接往乔玉琪那边走了过去,找到那棵树后她抬眼往上看了看,果然见不到任何的身影,先前还在上面的夜千筱仿佛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刘婉嫣眉头微皱,心下骇然。

    估计夜千筱在射击完后,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撤退了

    啧,这个混蛋

    “她人呢”

    找了一圈,乔玉琪忽然抓住刘婉嫣的手臂,气冲冲的问道。

    斜了她一眼,刘婉嫣抬起胳膊甩开她的手,老神在在道:“什么人呐,就我一个。”

    “”

    乔玉琪冷不防的咬了咬牙,差点儿没把舌头给咬破。

    甩她玩呢吧

    “诶,”停顿了下,刘婉嫣忽然撞了撞她的胳膊,眼里挑起抹兴趣,暧昧的朝她眨眼,“话说回来,你是不是看上夜千筱了,有空就围着她转悠”

    乔玉琪先是愣了会儿,显然没有从刘婉嫣话语的隐藏含义中反应过来,直至停了几秒后,脸色才猛地涨红,“靠,你你,你胡说什么”

    刘婉嫣一脸“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表情,笑眯眯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儿,不用不好意思,我有时间帮你们连线啊。”

    “”

    于是,乔玉琪的脸色彻底的僵了。

    特么的,到底是什么鬼

    趁着乔玉琪彻底的愣住,刘婉嫣便拍了拍手,转身就往丛林深处走,可临走时还热情的朝乔玉琪打招呼道,“走了,回去再聊reads;永恒不朽。”

    良久良久,直至刘婉嫣已经走出几十米后,乔玉琪才气得火冒三丈,冲着她的背影怒气冲冲的吼

    “刘婉嫣,你给我去死”

    而,在场其余听清她们对话的人,皆是对乔玉琪报以怜悯之情。

    就这场面,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乔玉琪完全是被刘婉嫣耍得团团转。

    刘婉嫣前脚刚走,蓝军的支援后脚就匆匆赶到,他们将红蓝两军的“死人”看在眼里,下意识就想问那堆挂了的“蓝军”有没有逃离的、往哪个方向逃离了,可在红队的“死人”虎视眈眈的目光下,蓝军那边的“死人”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违犯军纪开口,只能围聚在一起装作听不懂“活人”的话,简直将人给气得不行,最后蓝军的支援寻到了红队的人逃离的痕迹,跟着其痕迹追了过去。

    至于夜千筱和刘婉嫣,走的是跟红队完全不同的路线,而且也因为反侦察的意识,走的迂回道路简直让人看不出任何痕迹。

    “你个不要脸的,溜得还真快。”

    快速走了大概三百米,这种茂密的丛林根本就不适合行动,刘婉嫣微微累的喘气,在看到已经在等待她的夜千筱,她嘴角狠狠一抽,顿时就没好气地吐槽道。

    其实溜了就算了,更重要的是夜千筱一声招呼都没有,连她这个队友都不知道情况,如果不是这个组的其他三个都比较通情达理、宽宏大量,夜千筱早就被他们给排挤在外了。

    就没见过这么任性的组员

    分分钟能气得人牙痒痒的

    “是你太慢了。”

    夜千筱双手环胸,颇为嫌弃地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评价道。

    “”

    刘婉嫣倏地咬牙,差点儿没把一口银牙给咬碎。

    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她,夜千筱慢悠悠道,“跟你说个事儿。”

    “你说。”

    下意识地回应她,可刘婉嫣看着她这不拿睁眼看人的态度,心里又是一阵不爽,直截了当的往旁边走了几步,站到了她的面前来,与她对视着。

    停顿片刻,夜千筱这才问道:“你为什么喜欢宋子辰”

    “帅啊。”

    刘婉嫣的答案脱口而出。

    空气瞬间就静默下来,夜千筱的恐怖气场徒增。

    刘婉嫣低下头,默默的思考着夜千筱的问题。

    “俗。”

    不等她正经的思考完,夜千筱就给了评价,然后转身就往她们先前的地点走去。

    “诶,这不就是个看脸的世界吗,”刘婉嫣莫名其妙地跟上她,别有深意道,“如果赫连队长没有那么帅,你愿意跟他在一起吗”

    脚步微微顿住,夜千筱抬眸扫向她,立即将她的话语给堵了回去。

    没错,刘婉嫣就是想试探一下夜千筱和赫连长葑的关系而已reads;崩坏康熙朝清穿红楼。

    只不过,夜千筱凝眉想了想后,出奇的点了点头,“也对。”

    如果赫连长葑不是有那张人神共愤的脸,第一次见面,她没准儿还不会被他给骗到。

    然而,刘婉嫣理解的意思却十万八千里,满脸震惊的看着她,“你们真在一起了”

    “没有。”

    夜千筱有些无聊的回答着,在她看来这件事是没必要解释的问题。

    而对于这件事,刘婉嫣还是很遵循夜千筱的说法,因为就在她看来,夜千筱也确实没有跟赫连长葑在一起,否则没有人会在提起自己男人的时候,还能够保持的这么平静。

    再者,以夜千筱的性格,根本就没有必要隐藏。

    想了会儿,刘婉嫣的神色渐渐变得正经起来,不过语气相对来说却有些随意,“喜欢宋子辰也没什么契机,就是忽然就看他很顺眼了,然后接触了一段时间,就觉得他人也挺不错的。”

    她喜欢上宋子辰,真的没有发生什么,顶多就是对方无意间帮了自己一次,但那是很寻常的事情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理由,因为感觉对了就顺其自然咯,有时候她想了想去,也就觉得自己看上了宋子辰那张脸了。

    “哦,”夜千筱顿了顿,又问,“能放弃他吗”

    “不知道。”刘婉嫣想了会儿后摇了摇头,转而又揶揄的朝夜千筱挑眉,“怎么了,你也看上他了”

    “没有。”

    简单的否认,夜千筱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她看不出宋子辰有什么异样的,但以她的直觉来看,宋子辰绝对不会是他们看到的那么简单,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以刘婉嫣直爽坦率的性格,很容易在宋子辰那里受到伤害。

    她没想过插手刘婉嫣和宋子辰的事儿,今天之所以这么问,只是对宋子辰有些警惕,如果刘婉嫣能够离宋子辰远一点儿,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可看情况,估计是没可能了。

    很多人,总归是要撞得头破血流后,才懂得痛,才知道收手。

    只要无关于生死,就算他们将天给翻过来,夜千筱也不会再去理会。

    回到先前的聚集地点时,夜千筱等人几乎达成了默契,在没有任何商量的前提下,就直接拉上自己的东西走人,尽量远离刚刚枪战的地区。

    这世上不可能有绝对的事情,按理来说他们是远离搜寻地点的,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在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时,他们就一定要让自己接近百分百。

    这是他们这些日子从夜千筱身上学到的,在进行某个计划的时候,尽可能的将所有的意外都给排除在外,除非你是真的需要冒险。

    看起来不太符合夜千筱的性格,可在战场上,这是必须要学会的。

    整整一夜,他们只是黎明的时候,睡了两个小时。

    紧接着,便是第二天的隐蔽与游击,这一次他们的目标都是随机的,故意混淆视听,让蓝军那边摸不着头脑。

    直至那天晚上,他们在岛的外围大闹一通、牵连到不少的红队小组后,他们终于停止了毫无目的的攻击,转而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岛中央的蓝军据点。

    按照计划,分为两个小组行动,自始至终,刘婉嫣都非常平静的接受,连眉头都未曾皱过,甚至在分开前朝夜千筱和宋子辰做了个加油的手势reads;武极破天传。

    “你好像一点儿都不急。”

    草丛堆里,宋子辰就坐在夜千筱的身边,在通过望远镜观察蓝军据点情况的时候,轻描淡写的朝夜千筱说了一句。

    微微眯起双眸,夜千筱优哉游哉地给自己的狙击枪擦拭着,同时头也没抬,冷淡的回道:“彼此。”

    将手中的望远镜忘了下来,宋子辰微微偏过头看了夜千筱一眼,见她低头仔细擦拭手中枪支的模样,眼底挑起抹趣味,转而又化作虚无,他将目光收了回来,同时也没再说话。

    天色渐晚,但丛林的虫鸣鸟声却显得愈发清晰,据点内亮起了微弱的光芒,隐隐约约间,还可以看到在外面巡逻的身影,在明亮皎洁的月光下,完全暴露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我先睡一觉。”将枪给擦拭好,夜千筱又换上新的弹匣,在跟宋子辰交代了一句后,微微顿了顿,转而又补充道,“你不用守着。”

    她毕竟不是铁石心肠之人,虽然大可以不管宋子辰的情况,可她也知道宋子辰从昨晚开始到现在并没有休息多久,如果宋子辰到时候因为熬夜到凌晨,导致自己的注意力等方面下降的话,对他们来说也是得不偿失。

    反正他们所在的地方很隐蔽,只要不随便乱动制造动静,一时半会儿那些人是不可能发现他们的存在的。

    不过刘婉嫣和施阳那边,相对来说就危险许多,他们需要爬过一座悬崖才能从据点的后方潜入,这么晚了徒手爬悬崖的确有些困难,不过夜千筱已经放手让他们去做了,倒也对他们有一定的信心。

    交代完,夜千筱就不再管宋子辰的情况,而是直接在旁边的草地上躺下睡了起来。

    夜色愈发的寂静,每个时间点都带着。

    莫约两三个小时后,听到动静的夜千筱猛地睁开双眼,黝黑的明亮的眸子在这样的夜晚似是淬洗过般,极尽璀璨耀眼。

    映入眼帘的是悬挂着明月星辰的天空,这个夜晚黑得深沉,仿佛能滴出水来,她单手撑在地上,刚刚坐了起来,就感觉到旁边的视线,她带有几分警惕地扫过去,一眼就见到旁边宋子辰那似笑非笑的目光,略带几分打量和探究的意思,那张俊脸在柔和的月光中,显得极其朦胧。

    “看什么”

    夜千筱皱眉,冷淡地朝他说了声。

    被人这么打量,或许不会被打量出什么来,可总归是件让人很不爽的事情。

    宋子辰的身子稍稍前倾,眼底洒落着如水的月光,看起来敛尽了这天地间的柔和,他嘴角扬起好看的笑容,似是认真的评价道:“你很好看。”

    他的嗓音干净而醇厚,语调听起来很温雅柔和。

    可,他看起来却不是真心的评价。

    夜千筱倏地凝眸,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看似温和的男人,在隐隐约约间,仿佛能看到他唇边含着的那抹狷狂,仿佛有什么隐藏在暗处,对她虎视眈眈的。

    眼前这个一向看起来温润如玉的男人,莫名其妙的开始给她一种危险的感觉。

    倏地将狙击枪拿起来,夜千筱直接对准了他的咽喉,眯起的眼里迸发出骇人的杀气,她一字一顿的,语气里充斥着威胁,“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这次演习后,我希望你能离我远点儿。”

    没有被夜千筱的举动给吓到,宋子辰早已习惯了夜千筱的气场和突如其来的举动,他也相信她真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可既然已经习惯了,就证明他可以面不改色的看到夜千筱的任何举动reads;灰老头儿。

    神色忽然间柔和了几分,宋子辰仔细地看着夜千筱,难掩眸中的认真之意,可就在他想要开口的刹那,在他们隐藏地的下方,已经有几个黑影偷偷默默地往据点的方向潜了过去。

    夜千筱紧紧皱着眉,但注意力已然被那些人给吸引了过去,便将手里的狙击枪给撤了回来。

    潜过去的跟他们的目的估计相同,人数有五个,夜千筱仔细看了看,才注意到他们是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五个幸存者,她眸光闪了下,眼底隐隐藏着几分不耐。

    早知道就把他们一起给解决算了。

    一般来说,军人都喜欢在据点附近隐藏一些诡雷,前几天他们已经侦察过了,这附近确实埋了很多的地雷,而且是很难拆除的,都是在很显眼都极难注意到的地方,如果不是提前调查或是先前知道的话,很容易就会踩中,连逃脱的余地都没有。

    果不其然的,就在这几个蠢蛋静悄悄的靠近的时候,一个诡雷在猝不及防间被触发,笨拙的红队新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抬脚就让那诡雷轰隆隆的响了起来,彻底地惊动了在据点前方巡逻守夜的蓝军士兵

    夜千筱有些头疼的皱眉,但手里的狙击枪却没有停下来,对准带头刚准备对着那群新兵开枪的蓝军,右眼微微闭起,同时食指的动作就毫不停歇,一个个的直接爆头,直至将最后一发子弹给打完,短时间内冲出来的蓝军士兵们,都在不明所以的时候脑袋冒起了蓝烟。

    “靠蓝军全都出来了”

    “谁踩中的诡雷,是没带脑子吗”

    “藏得那么隐蔽,我怎么知道啊”

    “吵什么吵,蓝军冲出来了,我们是回击还是逃跑,一句话”

    就在夜千筱换弹匣的那一两秒的时间里,下面那被炸死的没被炸死的,忽然就开始嚷嚷了起来,其中死了有两个,仅剩下的三个被最后一声吼叫后,终于开始交流“要不要上去送死”的英勇想法,可没等他们商量完,就被那个踩中诡雷的一句话给打断了

    “靠靠靠,那个神秘狙击手又现身了”

    一句话说完,喊叫的那个人就被活着的给嫌弃地推搡在了一遍,几个人下意识地在四周围看了过去,但什么人影都没有看到,唯一等到的就是从据点里冲出来的那些蓝军士兵。

    剩下的三个人好像因为有狙击手的存在,心里莫名地有了底气,便坚定的举起了手里的95式,直接将刚刚逃跑的想法给抛在脑后,同时不要命的开始朝着那些蓝军士兵扫荡,并且利用自己的敏捷性开始在四处寻找着隐蔽地点,可蓝军的士兵聚集的越来越多,他们根本就没有冒头的余地,转眼间又被消灭了俩。

    如此愚蠢的几个新兵,让夜千筱只想骂娘。

    可就算是这样,她也不得不重新用狙击枪瞄准,对那些汹涌着冒出来的蓝军进行抹杀,她的枪法极准,每颗子弹发射出去,必定会有一个人头顶冒烟,如此精湛的枪法倒是让那些蓝军多少有点儿忌惮,火力也减少了许多。

    而,早已准备妥当的宋子辰,也没有多加停留,转身来到旁边的隐蔽处,然后顺着草丛直接滑了下去,直至到一棵大树后面停下来,手里的枪支在转眼间就端到了手中,没有过多的瞄准就对那些来到外围的蓝军进行了扫射。

    他们这里闹这么大的动静,绝对不可能有继续逼近的可能,他们最有可能的是吸引更多的蓝军火力,让他们的后方军力薄弱,这样才会给刘婉嫣和施阳创造更多的机会,他们的胜算也更大些reads;离宫记。

    只不过,蓝军的火力被他想象中的还要大,才两分钟的时间,蓝军的人数和武器就已经加倍,而且手榴弹齐刷刷的扔了过来,其中主要目的并不是宋子辰,更多的是想碰运气炸到躲在暗处的狙击手,可那些火力最猛的几个,往往都会被夜千筱率先解决,来回几次后硬是将蓝军的火力给压制下去。

    “轰隆隆”

    不负众望的,营地里终于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慌乱间,所有人回头看过去,只见得火焰冲天而起,仿佛照亮了整个天际。

    蓝军的人在刹那间集体愣住,好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忽然后面就爆炸了。

    将这一壮观场面看在眼底的夜千筱,悄无声息地收回了枪,然后在所有人的震撼中,以极其隐蔽的身手往后面退开。与此同时,藏在树后的宋子辰将最后的**包给到了前面去,在其余人见到后匆忙推开间,他以极快的速度往后面退离,身后炸的碎石土块齐飞,而他在强大的冲击力中安然无恙的逃离。

    这场事故突如其来,不仅蓝军的人没有反应过来、集体消失,就连那些已经挂掉的红队新兵都没有意识到,只能愣愣地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爆炸,然后东逃西窜的想要逃离爆炸的攻击范围,最后却踩到诡雷摔得个人仰马翻、狼狈不堪,这时候无论他们再怎么好奇崇拜幕后的狙击手,也只能在心里恨恨的骂娘了

    妈的

    搞什么鬼

    还炸到自己人头上来了

    丫的,离得近真的会炸死人的好吗

    侥幸生存的蓝军失去了据点,跟疯了似的想要找出炸据点的人,刘婉嫣和施阳“牺牲”在爆炸的范围里,前方是炸弹,后方是悬崖,他们没有任何退路。

    夜千筱和宋子辰整晚都没有停歇,在退离的道路上,基本上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没有任何的防备和躲藏,只要见到零散的蓝军身影,都会被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解决,然后在夜千筱的刻意之下,在半路跟宋子辰分道扬镳。

    直至次日太阳升起,牧齐轩通过频道宣布这次演习就此结束。

    结束了。

    夜千筱坐在海边的乱石上,看着从海平面升起的橘色太阳,耳麦响起断断续续的电流过后,就听到牧齐轩略带解脱的声音。

    不知为何,连她也松了口气。

    “夜千筱”

    耳麦忽然接通了单独的频道,牧齐轩的声音再度从耳边响起。

    抬手摸了摸耳麦,夜千筱应声,“嗯。”

    “你就在那里等着,待会儿有专门的直升机接你回来。”

    “为什么”

    夜千筱疑惑。

    顿了顿,牧齐轩的语调忽的有些沉,“旅长想见你。”

    ------题外话------

    说明一下哈,演习到此结束,这卷也到此结束,有关卷名有所调整,下卷是海军陆战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98话:你很好看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