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2话:我不会背叛部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离开办公楼的时候,演习的人员已经陆续的赶回来了。し

    夜千筱看了眼朗朗晴空,又看了眼记忆中熟悉的基地,在停顿片刻后,便转过身,在温和的阳光包裹下,直接往炊事班的方向走去。

    “回来了?”

    “怎么就你一个,婉嫣呢?”

    “这几天演习情况怎么样,累不累?”

    “诶,千筱,你活到最后了没有?”

    “班长在吗,千筱回来了,快去做点好吃的慰劳一下!”

    ……

    几乎刚走进炊事班的范围,夜千筱就见得不少熟悉的面孔齐刷刷的围了过来,相比先前的待遇,此刻忽然就热情的不像样,就连她都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可等愣了几秒后,夜千筱看着这些炊事员热情的面孔,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什么。

    虽然炊事班偶尔会参加演习,但基本上都是后勤部的演习。可他们来部队的时候,肯定不是想着来当炊事员的,如今看到一个炊事班的炊事员参与了这么大型的演习,怎么说激动还是有点儿的。

    “林班长呢?”

    望着那些认识的面容,夜千筱微微停顿了下,随后便直接问道。

    “在菜地里忙着呢,先前种的白萝卜差不多了,他过去看看。”

    在人群渐渐安静下去的时候,刚刚喂完猪的小严冒出头来,嬉皮笑脸的朝夜千筱摆着手,指着菜地的方向。

    炊事班常年都种有应季的蔬菜,只因人手不够所以没有开垦太多土地,但每个季节总会有新鲜的蔬菜,以备不时之需。像现在负责去外面采购的夜千筱参加演习,炊事班人手严重不足,外面的聂施史肯定做的不会那么完善,所以种在菜地里的蔬菜就有用处了。

    跟围上来打听消息的炊事员们摆了摆手,夜千筱便朝菜地的方向走了过去,在炊事班热闹的声音渐渐远离的时候,夜千筱也终于见到了正在菜地里忙活的林班长的身影。

    “回来了?”

    直起身子的林班长,一眼就瞥见渐渐走近的夜千筱,他将手里摘好的白菜往背篓里一放,然后就拍了拍手,看向已经到了菜地外围的夜千筱。

    “嗯。”

    夜千筱淡淡的应了一声,直至走到离他两米开外,她才慢慢的停下来。

    犹豫了下,林班长刚想问她演习情况怎么样,可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对劲,神色间多出抹狐疑,“有什么事吗?”

    按照夜千筱的性格,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不会来找他的。

    她可不是那种回来后会跟他报告的兵。

    微微皱起眉头,夜千筱难得的有些迟疑。

    “快过年了吧?”

    最后,夜千筱云淡风轻的抛出这个问题,只是眸色却隐约的浮动着,有着莫名地情绪闪过。

    “是啊,还有一周左右……”林班长愣了愣,很快就意识到什么,向来刻板的脸上难得流露出点柔和神色,“难得啊,你也有这么吞吞吐吐的时候。”

    刹那间,夜千筱嘴角一抽。

    “旅长找我了,”顿了顿,夜千筱也不再掩饰,“年后,我跟刘婉嫣会被调离炊事班。”

    “旅长?”

    林班长脸色微变,旋即便陷入了沉思中。

    过了好一会儿,林班长那张扑克脸又摆了回来,他神色沉着,语气里却在不经意间添有些许沉重,“这件事,路剑已经事先跟我通知过了。”

    夜千筱的眼眸闪了闪,却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部队还是个比较尊重个人意愿的地方,林班长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利将夜千筱和刘婉嫣留下。正如林班长所说的,路剑只是在“通知”,并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也不是在同他商量。

    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一直在固定的佣兵团里生存的夜千筱,第一次意识到这才是部队里的常态。

    她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很多时候也不能任由自己的意愿。

    “你是怎样想的?”

    停顿片刻,林班长又问夜千筱,目光深沉却藏有继续疑惑。

    刘婉嫣的话,他并不担心,毕竟这个部队还有留得住她的东西。但夜千筱却完全不同,这段时间来他可未曾看清过这个年轻女兵的想法,他无法相信夜千筱会真的享受在部队的生活,而且会保持着成为军人应有的心态。

    然而,夜千筱却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牛头不对马嘴的开口道,“林班长,你以前跟赫连长葑认识吧?”

    “嗯。”

    林班长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夜千筱便轻描淡写的继续道,“他们说你喜欢他。”

    “……”

    毫无疑问的,林班长的脸色顿时成了黑锅底,中气十足地朝夜千筱吼道,“哪个混小子说的?!”

    微微弯起眼睛,夜千筱摸了摸鼻子,根本就没把他的怒火放在心上,转而问道:“您怎么跟他认识的?”

    “……”

    林班长又是一愣。

    最开始的怒火奇迹般的平息,他满腹怀疑的看着夜千筱,大概能够明白她在给自己设了个什么坑了。

    “想打听?”林班长眉头一皱,指着菜地就是没好气道,“先把长好了的白菜都给我摘下来!”

    “哦。”

    眯了眯眼,面对板着脸的林班长,夜千筱便抽出了腰间的军刀,直接对准那些长得茂盛的白菜就是一顿暴力活动,速度自然要比林班长精心挑选慢慢摘取要来的快些。

    林班长看着夜千筱的暴力手法,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不过也没有去制止她,而是在沉思间慢慢的叹了口气。

    有关以前的事情,他倒是很久都没有提起了。

    没想到,现在是跟个刚来部队没多久的新兵说的。

    在夜千筱将背篓全部都装满后,虎着脸的林班长终于朝夜千筱摆手,示意她可以停下来了。

    而这个时候,他已经坐到了田埂上,迎面朝着升起的太阳,垂落的阴影洒在菜地里,看起来沧桑而深邃。

    “赫连所在的部队,你应该知道的,”林班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直至夜千筱坐到他的身边后,他才继续道,“我以前是那里的炊事员。”

    五年前,林班长入伍已有三年,虽然是个炊事员,但身强体壮军事技能突出,因为阴差阳错而来到赫连长葑所在的部队,正好跟赫连长葑相识,不过也只是很普通的关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直到后来,赫连长葑在一次夺回人质的过程中,正好救回了林班长当时的女友,林班长抱着感恩的心情,自然跟赫连长葑走得近了些。

    事情很简单,跟传闻并不一定吻合,但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赫连长葑是有恩于他,只是赫连长葑自己从来不觉得。

    听得林班长将赫连长葑说成重点,基本上都带着点赞赏的语气,夜千筱就知道他可能误解了自己的意思。

    事实上,赫连长葑不过是她引起话题的一个点,她重点是想知道林班长自己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离开?”

    一直没有打断林班长的话,直到他说到最后,才再度抛出个问题。

    既然在特种部队待的好好的,为什么会离开那儿、到海军这边来?

    眼睛动了动,林班长古怪的瞥了她一眼,但对于这个问题也没有遮掩,“那里,一般人待不下去。”

    在说这话的时候,林班长的目光深远,神色深沉,显然想到了些压抑的经历。

    在那种地方,就算是当个炊事员,也要承受着一定的压力。

    看到战士们积极奋进的方面,肯定是会被感染的,但看到他们陷入崩溃和黑暗中,而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同样会觉得压力重重。在那样的地方,就算是个做后勤工作的,都要有坚强的意志。

    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

    “就这样?”

    夜千筱有些诧异,她一直觉得林班长挺另类的,怎么说也不算是“一般人”。

    于是,林班长看了她一眼,刚毅的五官被笼罩了层柔和的光芒,“我有儿子了。”

    “……哦。”

    想了想,夜千筱最终还是懂了。

    “快中午了,回去吧。”

    抬眼看了下天空悬挂的太阳,林班长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就去拿已经装好白菜的背篓。

    “林班长。”

    看着林班长的背影,夜千筱忽然出声。

    停下脚步,林班长转过身,有些疑惑地看向她。

    狭长的眼睛掩去了一闪而过的情绪,夜千筱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脸上多出点认真,她一字一顿的开口,“我不会背叛部队的。”

    因为有你们这些人,所以她始终不会背叛部队。

    一直以来,她对这个地方心怀芥蒂,可她有意见的始终这个国家,而不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积极乐观的成长的人。

    那就这样吧。

    属于她的仇、她的恨,从来没有发泄的余地。

    世界就是那么不公平,连个报复的机会都不曾给过她。

    林班长看了她一会儿,最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嗯。”

    他有怀疑过夜千筱身处部队、但是会做出一些不利于部队的事情,可很多时候,像夜千筱这种人,只要她有过承诺,其他人就可以毫不犹豫的相信。

    ……

    回到炊事班的时候,刘婉嫣等人基本上都赶回来了,而相对于穿着破烂到处行走的夜千筱,刘婉嫣则是第一时间去了宿舍拿衣服洗澡,坚定不移的想要将这几日的疲惫全部给洗走。

    “你也去换身衣服吧。”

    在进厨房的时候,林班长颇为考量的看了夜千筱几眼,最后皱着眉说了一句,完全不给夜千筱任何机会走进厨房“污染”里面的任何食材。

    “我饿了。”

    夜千筱透过门的缝隙,看着里面各种瓜果蔬菜,然后很无奈地耸了耸肩。

    瞥了夜千筱一眼,林班长很快就走了进去,不到两秒就有两个西红柿从里面丢了出来,夜千筱眼疾手快的将其抓住。

    “走走走!”

    再度出现在厨房门口的林班长,就跟赶乞丐似的,示意夜千筱快些离开,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嫌弃表现出来。

    夜千筱嘴角抽了抽,最后很无语地转身,朝宿舍的方向离开。

    可是,夜千筱才刚刚洗完澡出来,不知去哪儿转悠过的刘婉嫣就冲到了她面前来,火急火燎的简直跟天塌了似的。

    “怎么了?”

    夜千筱端着盆,有些莫名地看着刘婉嫣,眉头微微皱起。

    “我刚刚想去看李嘉,但是他们说,李嘉在我们演习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走了!”

    刘婉嫣跑得有些急,边喘气边说着,可却难免有些急切的意思。

    当然,她有李嘉的联系方式,李嘉的不告而别她不会太过在意,她之所以这么急切,完全是为的李嘉和夜千筱。

    在她记忆中,除了夜千筱回来时看过李嘉一次,就再也没有去过医院,而李嘉这么担心夜千筱,如果在离开之前还没有见过夜千筱一面的话……

    估计会有些失望,甚至于伤心。

    可出乎意料的,夜千筱轻而易举的躲开她想要搭住自己肩膀的手,直接往前走,淡淡的回应了她一句,“我知道。”

    “哈?”

    这下刘婉嫣彻底呆愣住了。

    让大脑回过神来,刘婉嫣很快就跟上了夜千筱的步伐,“你怎么知道的?”

    夜千筱斜了她一眼,轻描淡写道:“演习前的晚上,我去看她了。”

    “……艹!”

    刘婉嫣脚步一停,脸上一拉,眼看着夜千筱平静离开的背影,没好气地骂了一声,可想了想之后,又忍不住的笑了。

    亏她那么担心夜千筱和李嘉之间的交情就这么断了,感情她白白担心了一场,以夜千筱的性子,恐怕根本就没有跟李嘉生气的意思,更不用说要跟李嘉就这么断了。

    毕竟,夜千筱不爱表达,不爱麻烦,或许她跟李嘉在那里怀疑来怀疑去,夜千筱根本就没有在意过。

    摇了摇头,刘婉嫣让自己脑袋清醒了点儿后,又小跑着跟上了夜千筱的步伐,“刚回来,你想做什么?”

    来到宿舍的门口,夜千筱偏过头看向她,无比淡定道:“睡觉。”

    刘婉嫣:“……”

    “晚饭再喊我。”

    走进门后,夜千筱的脚步又是一停顿,然后又格外镇定的补充了一句。

    “……”

    于是,刘婉嫣在犹豫半响之后,也非常悲愤的进了宿舍的门。

    累了近一周,她的睡眠时间少之又少,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了,再不抓紧时间睡觉简直是傻子……

    *

    从上午到下午,中间吃午餐的时候温月晴在林班长的示意下,有瞧瞧的进门来喊过夜千筱,可在被伴随半醒中的夜千筱一个满是煞气的眼神给吓住后,就慌乱的跑出了门,好说歹说都不肯再去喊夜千筱和刘婉嫣,最后林班长也就任由她们去了,反正饿的时候会自己爬起来找东西吃的。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

    霞光透过窗户斜落到床边,洒落一片片橘红的光线,夜千筱就是在这样的霞光中醒来的。

    难得柔和的神色,没有清醒时的锋芒和锐利,而是几分慵懒,夜千筱在确定自己已经饿了、而且不会再睡之后,就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

    而这细微的动静,也适时的让刘婉嫣从噩梦中惊醒。

    “什么时间了?”

    惊出了一声冷汗的刘婉嫣,在拍着胸口平静下来后,又迷糊的看向穿好衣服、准备出门的夜千筱,她下意识的趴在床栏上问道。

    “快天黑了。”

    夜千筱根本就没有看表,而是扫了眼天边的黄昏景象,朝刘婉嫣回了一句。

    拍了拍脑袋,刘婉嫣忽的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去吃饭吗?”

    边拿起外套往身上套着边含糊的问着夜千筱,刘婉嫣将军靴给找了出来,又以最快的速度穿上。

    瞧得她的动作,夜千筱就知道她的意思,便也没有直接走人,而是倚靠在门口等着她。

    直到刘婉嫣整理好之后,夜千筱才跟她一起去了厨房。

    “你们来的正好,班长已经把犒劳你们俩的小菜准备好了,这会儿还没有凉呢。”

    一见到两人进门,小严就笑嘻嘻的朝她们说着,然后暗示性的指了指摆放在角落里的几个小菜。

    “谢了。”

    刘婉嫣回以他一个浅笑,紧接着便拉着夜千筱去吃饭。

    饿了一整天,刘婉嫣就早上吃了点压缩饼干,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端到面前的饭菜她都恨不得用手抓,简直就跟个饿死鬼似的直接往肚子里塞,而相比之下,夜千筱的吃相却比她优雅了不少。

    毕竟,夜千筱是个在上午吃了两个西红柿的人。

    可,她们才刚刚吃到一半,就有个脑袋从厨房后门闹了出来,一脸兴奋的朝厨房内的人吼道――

    “喂,你们要不要去看看,有个新兵跟赫连队长杠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02话:我不会背叛部队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