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3话:干掉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喂,你们要不要去看看,有个新兵跟赫连队长杠上了”

    在门口吼话的人也是炊事班的炊事员,他看起来兴高采烈的,甚至于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热闹。

    “怎么回事儿?”

    正在整理厨房的小严下意识地停下动作,紧接着颇为震惊的看向门口的炊事员。

    新兵跟赫连队长杠上了?

    啧啧,哪个这么不要命?

    “情况不是太清楚,”那炊事员探出头,自己也有些迷糊的解释道,“据说是他这批新兵只留下八个人,其他的全部以不合格为由送回原部队,然后就有个人不甘心……不知道怎么搞得就杠上了。”

    他们都是些道听途说的,连现场都只看了几眼就开始传播,根本就不知道具体的情况,解释起来自然也无法讲清楚。

    人多的地方,以讹传讹的事也不少。

    “在哪儿呢,我过去看看。”

    小严当机立断的将围裙给解了下来,兴致勃勃地就朝门口走去。

    不管是什么原因,但敢跟赫连队长杠上的那都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这种从未见过的场面,只要有好奇心的人就绝对不会错过。

    理所当然的,刘婉嫣将碗筷一放,然后朝夜千筱挑了挑眉,“你去看吗?”

    “不去。”

    夜千筱一口否决她的提议。

    “你不想看赫连队长怎么被挑衅的?”刘婉嫣好奇的问。

    “没兴趣。”

    夜千筱夹了口饭放到嘴里,不紧不慢地咀嚼着。

    “可惜了,被自己的兵给挑衅,赫连队长的心肯定伤透了。”

    刘婉嫣有些同情的摇了摇头。

    “那还不算他的兵。”

    话音刚落,夜千筱就放下了筷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诶,你干嘛去?”眼看着夜千筱转身欲走,刘婉嫣嘴角挑起抹得逞的笑容,然后笑意盈盈的喊住她。

    “看他笑话。”

    连给眼神都不给,夜千筱说完话的那刻,便已经走出了门。

    而,就算看到夜千筱如她所愿的去看戏,刘婉嫣也没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说动了夜千筱。当然她也没有追根究底,而是紧跟着夜千筱来到了聚集人群颇多的操场。

    天色转眼就黑的彻底,唯有操场照明的路灯照亮着角落,但立于人群中的那抹身影却可在第一时间吸引人的注意,极强的存在感挺拔的身姿隐约的侧面轮廓,远远看着就能够让人一眼辨认出来。

    夜千筱和刘婉嫣走近的时候,周围已经靠近不少人,而身影藏于黑暗中的赫连长葑,任谁也看清楚他的神色和情绪,只是浑身爆增的冷意和气场,已经让离得他最近的人双腿开始颤抖,下意识地想要后退。

    “你不能让我们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这不公平”

    正面站在赫连长葑面前的男兵,顶着张怒气冲冲的脸,不甘心的瞪着赫连长葑,由于激动而脸色爆红的他,就连站在地面上都有些颤动,那紧握的拳头和愤怒的黑亮眼睛,展现着他到底是有多恨多不甘。

    “你先别激动,”狄海紧张的站在旁边,有些同情的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尽量帮忙劝道,“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说,不要……那什么,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狄海本来想说“不要找死”的,可怕话一出口让这位彻底的爆发了,到时候……

    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然而,他这个和事佬并没有做得好,因为他只顾得这个怒火中烧的,没注意到旁边那个不动声色的。

    “让他说完”

    从身侧响起的声音冷如冰窖,在这寒冷的夜色里无端的令人心头发寒。

    赫连长葑的语调很沉,半隐藏在黑暗中的双眸漆黑如墨,但那视线却如实质般钉在了面前那男兵身上,让对方的发热的头脑渐渐地平静下去,同时心里也难免有些发憷。

    狄海下意识地噤声,在小心地看了赫连长葑几眼后,终于还是默默地往后面退了几步,让自己置身于这场无形的战火之外。

    按照他对赫连长葑的了解,这次赫连长葑是真的生气了。

    平时的赫连长葑虽然总是板着张脸,但目的是以提高他们的综合实力,并非无缘无故的朝他们发脾气。平时也有些刺头兵想挑衅他,可最后总是被他不声不响地治得服服帖帖的,也从未见他有过什么生气的意思。

    事实上,狄海很少看到赫连长葑生气,但是每次他一生气,整个基地的人都会对他避而远之,生怕不小心就会被他给秒杀了,可想而知他的杀伤力是有多大。

    所以,从某个方面来讲,狄海还是挺佩服这个敢叫嚣的男兵的,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没有被整治到哭爹喊娘过,就不知道赫连长葑是有多恐怖。

    与此同时,那些被宣布留下或离开的兵,个个都面露担忧紧张之色,若说的严重点儿,他们可真怕赫连长葑一枪就将那个男兵给毙了

    至于原本还抱着凑热闹心情过来的人们,一靠近就被强大的威慑力和压力给镇住,整个人就下意识僵硬在了原地,莫名其妙地开始紧张,仿佛赫连长葑盯着的是自己般,待久了点儿手心都冒出了冷汗。

    “我承认我不如你,但是,在我们这群人中,我的成绩应该是排名向前的,为什么比我成绩差的都留下了,而我却被宣布不合格?”

    在僵持了一会儿后,那个男兵终于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堵在心里的那股不甘仍旧没有消散。

    毕竟在赫连长葑的手下训练了那么久,心理素质作为最为重要的一关,可是赫连长葑严格把守的,所以他们都不可能让自己长期处于愤怒状态。

    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几秒,赫连长葑凉凉的开口,“谁说你排名向前了?”

    那个男兵一口闷气堵在胸口,简直有气没地儿出,顿时抬高音调吼道:“这还用说吗,无论哪项训练,哪次任务,我都是名列前茅的,还有,这次演习中我是唯一一个没有被你灭掉的”

    他就是这口气没有发泄出来

    妈的

    他的成绩虽然不能说每次都排名第一,但就算是再差也能够挤入前三,而且其他人的成绩有时候会大幅度的移动,可他都能够保持稳定的成绩,所以在他心里“自己留下来”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可现在赫连长葑宣布的合格人员里没有他,无疑是给他莫大的打击,心里的那种落差意想不到的大,自然也就让他忍不住朝赫连长葑发火了。

    他确实比不过赫连长葑,可跟这一批新兵比较,他有绝对的自信留下来。

    凭什么?

    凭什么他就不合格?

    赫连长葑从头到尾的打量了他一眼,深邃的眼低凝聚了抹异样的神色,他沉声着问,“为什么他们都死了,就你没死?”

    他的语调很沉很稳。

    但,在这风平浪静下,则是难以预料的波涛汹涌。

    似是想到了什么,那男兵的脸色突变,可他仍旧不服气,“我活下来了代表我有本事,有什么错吗?”

    “你的任务失败了。”

    赫连长葑淡淡的补充道,看向他的眼神里多出警告的意味,提示他的重点到底是什么。

    他们的任务,不是单纯的活下去,而是将他们的地盘给守住。

    而事实上,赫连长葑孤身一人,在最后的一天里消无声息的将他们给干掉,在最后关头通知了一个小组占领了他们应该守住的地盘,一直都在躲藏的男兵是落网之鱼,连枪都没有开过……根本就不值得他去在意。

    “你明明说……”

    男兵怒上心头,可他还没有说完,就被赫连长葑的话给打断。

    “我是说在演习中活到最后才算合格,”赫连长葑微微敛眸,可紧接着话锋一转,语气为重,“可是,在战场上只会躲藏,为了一己私利而置队友不顾的,不配当我的兵”

    不配当我的兵

    仅此一句话,不止让那个男兵猛地一震,就连其他人的心底都被砸出阵阵激浪。

    莫名其妙的,有股豪情在胸中荡漾。

    没有一定的资本,没有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赫连长葑在他们的心里一直都是神秘而强大的存在,就算是基地的旅长在他们心里都不一定有这么高的位置,而当他这样说话的时候,他们只觉得理所当然。

    他就是有资本选择他想要的兵

    “我,”那个男兵脸色愈发难看,努力争辩道,“可那只是演习。”

    刹那间,赫连长葑眼眸彻底冷却如冰,可是他却没有继续跟男兵争辩下去的**。

    “就凭你在演习中的表现,已经足够决定你的去留。”

    冷冰冰地扫了他一眼,赫连长葑在说完之后,就转身打算离开。

    “艹装什么装,对我有偏见你就直说,你们部队有什么了不起的?”

    眼看着赫连长葑转身欲走,那个男兵心里的那种落差感再度拉大,他再度暴跳如雷,指着赫连长葑的后脑勺就开始吼叫,那凶狠的程度简直跟只发怒的老虎般。

    然而,在电光火石之间,众人只听得手枪上膛的声音响起,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只见得一把枪已经抵在了那个男兵的太阳穴位置。

    错愕间,其余人的视线渐渐转移开,便见得不知从哪儿走出来个身着沙漠迷彩的男人,此人一袭干净利落的迷彩套在身上,却穿出了几分邪魅蛊惑的气息,他头上斜斜的戴着顶迷彩牛仔帽,倒是有几分西部牛仔的潇洒味道,可又硬生生的被他那身看似正统的迷彩军装给掩盖下去。

    从头到尾,唯一让人看得顺眼的,估计就只有他那张人模人样的脸了。

    在朦胧的光线下,他那张脸隐约能让人看得个清楚,看起来有种混血儿的味道,肤色显白,五官立体精致,微微扬起的桃花眼里含着几分笑意,不过是抬眼的瞬间,就带着勾魂夺魄的邪魅味道,如果这张脸不是摆在部队里的话,肯定堪称新一代的少女杀手。

    微微靠近那个被自己指着太阳穴的男兵,男人眼里流露出似有若无的威胁之意,“小子,跟我们队长讲话,注意着点儿。”

    那男兵只感觉到一股与众不同的胁迫感从侧面而来,整个人紧张地连动一下都为难,可在几秒的平静过后,他意识到对方不敢真的朝他开枪,那口吊着的气才算是平息下来。

    然而,当他对上男人那警告的眼神时,整颗心又再度提了起来。

    对方就只是看着你,可那双眼睛里却藏着无尽的杀意,凝聚而成的警告犹如蛇蝎般爬上了他的心房,那云淡风轻的下面带着无与伦比的认真,让你会下意识地觉得,他是真的会摁下扳机结束掉你的性命的。

    在不知不觉间,男兵的后背早已发寒,冷汗涔涔。

    而,那些围观的人群,基本上都被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男人给吓蒙了,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该有怎样的反应。

    妈的,那可是枪啊

    上了膛的枪啊

    万一走火了怎么办?

    这这这……这也太不像话了吧?

    “诶,这是赫连队长的兵?”

    刘婉嫣撞了下夜千筱,低声问道。

    看着那个拿枪的男人,夜千筱眼底有抹不爽一闪而过,可紧接着便是难得流露出几分笑意。

    这个人……

    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着调。

    “是。”

    看了刘婉嫣一眼,夜千筱难得回应了她一句。

    与此同时,赫连长葑的脚步微顿,冷淡的视线掠过狄海那满脸同情的脸,然后便落到那个男人的身上,微微停顿,紧接着他便不动声色地开口,“干掉他。”

    ------题外话------

    推好友文文

    《拼婚之法医独占妙探妻》文情雪凝钰

    简介

    第一次见面,夜总会,他摸了她的屁股,她让他手臂脱臼。

    第二次见面,联谊会,他亲了她的嘴巴,她让他脸蛋破相。

    第三次见面,他在凶案现场验尸,她是特邀的案件调查员。

    ……

    结果,

    她,成了他眼中最复杂多变的艺术品,想珍藏,私有化,研究她的全部构造。直白一点:想睡她,而且是一辈子。

    可他,却是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狗皮膏药,想撕掉,丢掉,毁尸灭迹,永远不要再沾上。口头禅:有多远,滚多远

    ……

    可是,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就像他们的名字“尹唯”和“艾晴”,连起来就是“因为爱情”。所以,姻缘天注定,想跑都跑不了。

    法医推理题材,对这类感兴趣的妹子都过去瞅瞅呗。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03话:干掉他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