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5话:出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来,过来说个事儿。”

    朝在旁目瞪口呆的炊事员勾了勾手指,刘婉嫣露出颇为和善的笑容,可落到炊事员的眼里,显然就是笑里藏刀的意思。

    谨慎地盯了刘婉嫣几眼,炊事员小心翼翼地往她的方向挪了几步。

    刘婉嫣用手肘搭上他的肩膀,款款笑意里流露出骇人的锋芒,“你刚刚听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听到。”

    炊事员是何等机灵的人,立即的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示意自己绝对不会将事情透露出去的。

    可,在他心里的那抹狐疑却更甚了。

    难道赫连队长跟刘婉嫣也……所以刘婉嫣才想“杀人灭口”的?

    “诶,怎么能什么都没听到呢,”拍了拍他的胸膛,刘婉嫣笑眯眯地,“刚刚千筱不是说了吗,赫连队长特地给她送了这么多东西来。”

    “呃……”炊事员秒懂,“是是是,我记得有这么回事儿”

    “至于这箱子,我就帮千筱带回去了。”

    满意的点了点头,刘婉嫣朝他暗示的看了几眼,然后就抱起石桌上的那个箱子,毫不费力的就走向了宿舍。

    于是,刚刚还跟她“作奸犯科”的炊事员,再一次被震得目瞪口呆的。

    这经过训练的人,都是变态啊,两个女兵都比他一个男炊事员力气要大。

    ……

    箱子确实很重,但从厨房到宿舍的距离不远,刘婉嫣搬起来倒也不费劲。

    可,她才刚到门口,就听到温月晴和贺茜争执的声音。

    “你不就是个副班长吗,凭什么指使我做这做那的?”

    还没推开门,属于温月晴激动的声音就从门内传出来。

    刘婉嫣下意识地停下脚步,眼角余光见到个身影站在角落里,她没有多想就抱着箱子往那边走了过去。

    站在那里的自是夜千筱,她就随意地站在树影下面,加上光线昏暗视野较差,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见不到她的身影。

    “怎么回事儿?”

    在夜千筱面前停住脚步,刘婉嫣有些好奇地问道。

    平时温月晴被贺茜那么压榨,可一直都是忍气吞声的,怎么可能忽然就爆发了?

    没等夜千筱说话,里面就传来贺茜狰狞的声音

    “温月晴,你说话给我注意点儿我什么时候指使你了,给你的任务都是你分内的”

    “你说得真好听,采购的时候帮你带东西也是分内的吗?我当时被林班长批评太迟了的时候,你都在做什么?帮他批评我什么事情都扯着我做,做好了功劳都归你,做不好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来批评我,把所有的罪过都归到我的身上贺茜,我受够了”

    温月晴的声音带着哭腔,听起来甚至有些撕心裂肺的。

    皱了皱眉,刘婉嫣疑惑的看向夜千筱。

    夜千筱轻悠悠地扫了亮着灯光的宿舍一眼,转而淡淡的开口道,“温月晴朝牧齐轩表白被拒了。”

    “呃。”

    “贺茜知道后,挤兑了她。”

    微微垂下眼睑,夜千筱轻描淡写的讲述着。

    “哦……”

    刘婉嫣瞬间了然。

    表白失败的打击,她自己是很清楚的,如果在她心情低落的时候,谁还敢挤兑她……对于她来说,那可不是简单的争吵了,狠狠地揍对方一顿都有可能。

    谁叫你这么嘴贱的?

    “这就是你用赫连队长的钱买的东西?”

    想罢,刘婉嫣立即从思绪中拉扯出来,然后朝夜千筱挑了挑眉,神色间萦绕着暧昧的笑意。

    “嗯。”

    夜千筱应声,连箱子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这么久了,应该不是你寄的吧……”

    “不是。”

    “你觉得是谁?”

    “不清楚。”

    简短的回答着,夜千筱的心思根本就没放在这个问题上面。

    “我猜,是赫连队长。”见夜千筱看向宿舍的方向,刘婉嫣叹了口气,然后往旁边移了移,挡住了她的去路,“你不会让你家里人帮忙寄这点东西,按照箱子上的时间来算,应该是演习前那会儿,你知道的,赫连队长那段时间刚好消失了。”

    夜千筱微微敛眸,嫌弃道:“他没那么无聊。”

    与此同时

    被嫌弃无聊的某人,正坐在笔记本前处理着要离开人员的资料,莫名其妙地就打了个喷嚏。

    ……

    夜千筱和刘婉嫣都对参与口角之争没有任何兴趣,她们颇为无聊的坐在外面,解决了两包特产后,才等到温月晴哭着夺门而出。

    两人对视一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般,搬这个大箱子就进了宿舍门。

    至于争得面红耳赤的贺茜,在见到她们后倍感心虚,踌躇了一会儿就红着眼睛走出了门,想必是去了医院的方向。

    “离开炊事班,我们要换宿舍的吧?”

    挑选着箱子里的物品,刘婉嫣边感叹着夜千筱了解她,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夜千筱说着话。

    “嗯。”

    “你觉得,我们还能遇到跟她们俩这么难缠的人吗?”

    “很难。”

    夜千筱仔细想了想,才认真的回答道。

    能够选择来当兵的,多多少少都有点儿豪情,就算是女的也不例外,像温月晴这类型的在外面的世界肯定数不胜数,可在部队里……存在绝对是奇葩。

    贺茜过于斤斤计较,性子急躁,做事鲁莽,爱贪小便宜,更爱报复记仇……

    总而言之,也就只能在炊事班待了。

    真正要被选中参与实战的,品行肯定是要过关的。

    就像赫连长葑今晚所说的,在战场上只会躲藏,为了一己私利而置队友不顾的,是绝对不会合格的。

    明白了夜千筱的意思,刘婉嫣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转而好奇地看向的她,“明天不需要训练,你打算做什么?”

    “买菜。”

    夜千筱眉目微动,说的极其轻巧。

    “……”

    刘婉嫣撇了撇嘴,还是决定不跟这么无趣的人讨论下去。

    今天晚上,除了他们这些新兵和赫连长葑的部队之外,其余参加演习的人都去聚会狂欢了,这差不多是部队约定俗成的,在辛苦了那么久之后,自然是要找机会好好庆祝一下。

    明天放假是自然的。

    可让刘婉嫣发愁的是,演习结束没几天便要过年了,过节的气氛愈发的浓烈,可作为新兵的他们还需要跟以往般训练,不知道牧齐轩和祁天一会好心的哪种地步,能够让他们在部队的第一个年过的怎么样。

    翌日黎明,天色黑暗。

    由于白天睡得太多晚上基本没怎么睡的夜千筱,在临近炊事班起床时间的时候,就已经从厨房里拎着铁锅和铁勺走入了黑暗中。

    “梆梆梆”

    “梆梆梆”

    “梆梆梆”

    震耳欲聋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响起,梆梆梆的声音就跟甩不开的牛皮糖似的,毫无疑问的得到了阵阵男兵宿舍的阵阵怒骂声。

    早已习惯了的夜千筱仍旧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直至两个宿舍的门都被打开后,她才适时地将铁锅和铁勺交给脸色铁青的林班长,在诸多抱怨和骂声中,潇洒自若的准备去采购。

    早上的采购名单她已经拿到了,而且事先有通知过聂施史,她要做的就是跟以前那样去挑选食材,然后再将食材给推回来。

    这大概是她最后一次采购了。

    许久没去采购,可街道和菜市场却跟记忆中的相差无几,天还未亮的冷清寂静,只有几个忙碌着准备搬运蔬菜的菜贩。

    “千筱,你好久没来了。”

    “诶,怎么今天是你自己来选的?”

    “千筱,你们今天还要土豆吗,施史昨晚没有通知,不过阿姨已经事先准备好了。”

    ……

    一推着采购车走进菜市场,各种眼熟的大叔大妈就热切地朝夜千筱招手,就算是还在搬货的菜贩都抽空来跟夜千筱打声招呼。

    这段时间来,就算夜千筱鲜少跟他们说话,但她向来走哪儿都是焦点的存在,这些人认识她并且愿意跟她相处,是毋庸置疑的。

    难得的朝他们一一回应的,夜千筱在不急不缓的买了两样菜之后,聂施史便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千筱,你来的这么早啊。”

    仔细地瞧了一身迷彩军装浑身帅气洒脱的夜千筱几眼,聂施史难以抑制眉宇间的激动,有些结巴的朝夜千筱打招呼。

    虽然他们常用手机联系,但算起来,他已经二十来天没有见到夜千筱了。

    “嗯。”

    夜千筱边挑选着胡萝卜,边漫不经心的应了聂施史一声。

    “你最近是忙完了吗,怎么亲自过来采购?”

    蹲在夜千筱的身边,聂施史仔细地帮夜千筱挑着胡萝卜,但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夜千筱的身上,就连买胡萝卜的菜贩都投之以暧昧的目光。

    “嗯,”夜千筱将手里的胡萝卜放到称上,然后看向聂施史,似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你过年之间有空吗?”

    “呃……有,有”

    忽然对上夜千筱那双乌黑的眼眸,聂施史差点儿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咬到,立即慌张的点着头,完全不管家里已经安排过年出游的事情。

    “马上就要过年了,部队需要大批的食材。”微微停顿了下,夜千筱又偏头挑选胡萝卜,然后才继续道,“如果你有空的话,林班长会直接给你联系。”

    “哦,好。”

    尽管有些失望不是夜千筱联系自己,可聂施史还是毫不犹豫地点头。

    “还有,”夜千筱斜了他一眼,直接开口道,“我要离开炊事班了。”

    聂施史顿时僵住。

    眼睁睁看着夜千筱挑选好所有的胡萝卜付完账,直至她推着购物车准备走的时候,聂施史才像是忽然醒悟过来,他猛地从地上窜起来,站到夜千筱身边,颇为紧张的问道,“为,为什么?”

    心里倏地就空落落的,像是缺掉了一块般,聂施史在问话的时候简直紧张的要命,说话都开始不利索起来。

    “我被调离了。”

    夜千筱慢慢的推着采购车,然后借助自己的洞察力挑选接下来的食材。

    事实上,她今天之所以会亲自来采购,就是因为聂施史。

    虽说聂施史是因为她救了他,才在采购中帮了那么多的忙,可这些忙毕竟是帮了的,不说她欠了他什么人情,但好歹也算是有些交情的。

    不告而别素来不是她的习惯,她有看出聂施史对她的态度有些异样,可这并不影响她自己一贯的行为。

    毕竟,她可没想给他留下什么。

    “……哦。”

    在诧异了很久后,聂施史才魂不守舍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采购就变得沉默许多,夜千筱没有主动挑起话题,聂施史也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跟夜千筱交流。

    于是,在整整半个多小时的采购时间里,两人除了讨论下食材的问题外,基本上就再也没有其它的对话,就连平时唠叨的菜贩大妈们都在调侃聂施史今天怎么有些不对劲。

    “诶,我送你回去吧。”

    见夜千筱将购物清单上最后一个菜给划掉,聂施史的心猛地一揪,在夜千筱准备推着采购车离开前,下意识地提前一步推着采购车,然后笑容尴尬的朝她说道。

    “不用。”

    夜千筱抬起眼睑看他。

    在简短的两个字说出后,聂施史顿时就怂了。

    夜千筱跟温月晴可是截然相反的类型,温月晴说“不用”,他尽管推着采购车走就是了,反正温月晴也不会真的发火。

    可,夜千筱却完全不同了,她如果有需要了,肯定会直接把他给拉过来,指着采购车就让他老实的推回去,但是,如果她说“不用”的话,那就是真的不用,谁也无法勉强她。

    犹豫了一下,聂施史试探的问道:“那,我送你到门口?”

    “随便。”

    这样的回答,就算是可以了。

    聂施史冷不防地松了口气。

    小心的推着采购车走在夜千筱的身边,聂施史心里满腹话语,可那么多想要说的话都堵在了胸口,却一句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他从最开始就知道,他跟夜千筱,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他可以放心大胆的去追温月晴,因为温月晴跟他是一个档次的人,他指的不是身后的背景,而是个人的思想能力性格,甚至于还有气场。

    夜千筱将会拥有他们无法触及的人生。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这样的预感。

    “到了。”

    在菜市场门口停下了脚步,夜千筱偏过头扫了他一眼,然后又瞥向他抓住采购车的手

    意思很明显。

    抓在手里的采购车顿时就成了烫手山芋般,聂施史整个人一个冷颤,下意识地就松开了手。

    “呃,你还会来采购吗?”看着夜千筱准备去推采购车,聂施史又靠近了她几步,在仓促间问过之后,又急忙补充道,“我是说,你在调离炊事班之前,还会来采购吗?”

    “不会,”耸了耸肩,夜千筱很自然地抓住采购车的把手,然后朝他挑了下眉,“这几天就拜托你了。”

    “应,应该的。”

    聂施史心里就跟地震般,面对的夜千筱的话语只能慌乱的点头。

    “再见。”

    推着车准备离开,夜千筱刚走了一步,紧接着又顿住,她连头都没有回,而是抬起了手挥了挥。

    朝阳渐渐升起,有温暖的光线斜斜的洒落,迎光而行的夜千筱背影却陷入了片阴影中,整个人只能看到辽阔天际的剪影,那抬手的动作在空中微微摆动,映着朝阳看起来尤为洒脱。

    将那抹剪影看在眼底深处,聂施史的眸光渐渐暗淡了下去。

    “诶,等等……”

    眼看着夜千筱走出十来米,聂施史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般,在某种力量的驱使下,忍不住张口喊住了她。

    夜千筱的脚步微顿,偏过头来看他,侧影笼罩在柔和的光线里,英姿飒爽,那张精致好看的侧脸,美得让人心惊肉跳。

    “我明年秋天会去当兵”

    双手成喇叭状放到嘴边,聂施史远远看着夜千筱,大声的朝她喊道。

    有过片刻的愣神,夜千筱眼底流露出抹诧异,而在下一刻却化作淡然地神色,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加油。”

    轻飘飘的话语飘落,没有任何真诚的祝福,可也没有习惯性的应付。

    毫无情绪的将回应他,夜千筱便推着采购车消失在拐角处。

    她不知道聂施史为什么想当兵,但有一定她可以确定,对方并不是冲着她来的,所以他的选择跟她并无关系,自然不会去制止或者去支持。

    这注定是条艰难的旅程。

    可,一个男人,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当两年的兵经历下部队的打磨,她肯定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在那个的地方,有着最真挚的感情,也有最纯粹的较量,还有些隐藏在暴力下的温暖。外面的世界总是会在不经意间侵蚀掉一个男人应有的品质,而在部队生存过的人,总是不会轻易失去到那份铁血刚毅,还有坚持。

    ……

    去采购的时间不到两个小时。

    但,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却足够发生很多的变故。

    夜千筱和刘婉嫣被调离的通知,在大清早就到了炊事班,同时也以极快的速度在整个基地传播,一时间这“两个特殊炊事员”的事迹,顿时就被闲着没事的人八卦了出来,从进炊事班到参加新兵训练,从新兵炊事员到无人能及的神枪手,越传越厉害,夜千筱和刘婉嫣的名字忽然就成了整个基地议论的焦点存在。

    与此同时,不知是谁先透露出来的,说是这次的参加选拔的新兵中,竟然成为了演习中一场海战的决定因素,并且身边跟着一个极其强悍的陆军,三人以谁也无法预料的手段袭击了蓝军的船舰,在拖延了一定的时间后蓝军船舰才被红队一举攻破

    而,在种种的猜测中,还有好事者经过各种数据的精心核对,最后将那两个红队的神秘新兵定在了夜千筱和宋子辰的身上,于是连续成了两个话题议论中心的夜千筱,彻彻底底的成为了所有新兵中众所周知的存在,并且还被其他的连队所议论八卦着,甚至还有特地跑到两栖侦察队的炊事班来看夜千筱的。

    “哎哎哎,这么喜欢我们的炊事班,要不要我去跟你们的连长通知一下,让你们抽几天时间来这儿帮厨呗,正好也快过年了……”

    随着那调侃和气的声音,徐明志便顶着张帅瞎人眼的俊脸,穿过厨房从后门走了出来,并且向那些偷偷摸摸来看“夜千筱真容”的兵们投之以友善的目光。

    在海军陆战旅,谁都知道徐明志招摇过市的脸,每次在晚会上的重点表演,总归是有他和牧齐轩,所以总是有很多人看不惯他们。

    当然,其他人不是不喜欢他们的性格,而是不喜欢他们那张招摇的脸,以至于其它连队跟他们玩的比较熟的,总是习惯用拳头跟他们的脸打招呼。

    “嗬,你什么时候管起炊事班的事儿了”

    “你小子,胆子肥了啊,还敢让我们来帮厨”

    “混蛋,让你们在演习的时候招摇让你们臭得意”

    ……

    于是,当徐明志刚走出门,齐刷刷的一帮人就围了过来,一个个虎背熊腰煞气十足,顿时就在气势上将徐明志给压了下去。

    徐明志嘴角微抽,感觉这跟预料中的有那么点儿不一样。

    “嘿,干什么呢干什么呢”

    “敢来我们炊事班打架,找抽呢吧?”

    “兄弟们抄家伙,隔壁连队的来闹事了”

    ……

    在徐明志纠结着要不要干架的时候,正在里面忙着的收拾的炊事员们,也哗啦啦的举着锅碗瓢盆围了过来,人多势众的又一次将那些个隔壁连队的给围住。

    无论怎么看,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然而,在这紧张的气氛还没有蔓延开,林班长就板着脸站到了厨房门口,中气十足的朝他们吼道:“嚷嚷什么,赶紧给我滚回去做事别待在这儿碍眼”

    于是,那帮举着锅碗瓢盆的炊事员们,哗啦啦的就乖乖地往厨房里跑,紧接着便是隔壁连队的,当机立断的就选择撤退,临走前还非常和气地跟林班长打了声招呼,生怕这个颇有威名的炊事班班长断了他们以后的“吃路”。

    不过转眼间,那里就剩下徐明志一人。

    而,刚想过去安抚林班长的徐明志,还没有实施行动,就得到了林班长一个警告的白眼。

    徐明志定在原地,默默地表示自己不敢再轻举妄动。

    只不过,林班长前脚刚离开,他后脚就转过身,打算去找夜千筱。

    “要给你准备午饭吗?”

    才走了两步,徐明志就隐约间听到林班长询问的声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忍不住的转移了方向,再度瞧瞧的往门口而去。

    然而,才试探性的扫了一眼,徐明志的视线就锁定在了站在林班长对面的人身上。

    赫连长葑。

    一身笔直的常服,不起任何褶皱,高挑挺拔的身姿,浑身冷峻而优雅的气质,强大的气场和存在感,让他在任何地方都极其显眼。

    在徐明志打量着他的时候,心里正憋着不满表示很不屑呢,没想对方感知到他的注视,在跟林班长说话的间隙里忽然偏过头,军帽下一双冰冷深邃的眼睛,在瞬间撞上他的视线时,仿佛能在无形中给人以无比强大的冲击力,徐明志心里猛地一震,强制自己平静下来,毫不退缩的迎上他那气势强大的目光。

    可,没等他底气十足地回看过去,赫连长葑就倏地转移目光,继续看着林班长交谈着。

    而刚刚的冲击和冷意,就像是幻觉般,令人背后冷汗涔涔心惊肉跳,但是在这种真实的感觉中,又却极其的不确定。

    不一会儿,赫连长葑和林班长短暂的交流就结束了,基本上在林班长转身的那刻,赫连长葑就往厨房的后门而来,目不斜视的他,看起来完全不将徐明志放在眼里。

    “嘿,赫连队长来炊事班有事吗?”

    徐明志忽然伸出手挡住了赫连长葑的道路,他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流露出和缓的笑意,可隐约夹杂着的锋利和警告也让人看得个清楚明白。

    赫连长葑偏过头。

    两人四目相对,硝烟渐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05话:出名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