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7话: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他是您的孩子吧?”

    一句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那是个很妩媚的女人,鲜艳的红唇和勾魂的眉眼,双眸盛着款款情深,妆容艳丽却不落俗套,只是笑眼看人便足以撩动他人心神。

    夜千筱眉目微动,将心里那丁点的熟悉感调了出来。

    她就是刚刚在门口逗赫连逸凡的女人。

    “逸凡,你有做错事吗?”

    赫连长葑不过随意地扫了他一眼,就低头去看赫连逸凡,淡淡的询问道。

    努力的抬起脑袋,赫连逸凡认真的摇头,格外正经地道,“没有。”

    “您可能是误会了,小逸凡一直都很乖。”

    女人颇为讶然地抬眼,唇边的笑意却愈发地浓烈了,主动帮着赫连逸凡解释道。

    然而,回以她热情的是赫连长葑的冷脸,“既然这样,你可以走了。”

    “诶?”抬眼间,女人眸底划过抹讶然,但很快就将其给掩了下去,媚眼如丝,笑容妖娆,“您先别急,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跟着孩子挺有缘的,这眼看都中午了,小孩子也饿着,要不我请你们吃顿饭吧?”

    说罢,女人唇角弧度不减,极其魅惑动人,“正好,就当我对你们这些保家卫国的一点感激。”

    赫连长葑眸光倏地冷却,冰冷的视线里透露着凌厉和打量,忽然暴涨的压力的直击人的心底,令人不自觉地有些畏缩。

    可迎面对上他目光的女人,仿佛感觉不到的他的打量似的,那妩媚好看的脸神情自若,偶尔的垂眼和抬眸,都仿佛是在心里挠般,一颦一笑都撩人得很。

    赫连逸凡紧紧地抓住赫连长葑的手掌,那双清澈透彻的大眼睛里,倒映着女人高挑妩媚的身影,可他只有防备和警惕。

    自从她围着自己打量开始,赫连逸凡就对她充满了警惕,若不是姑姑说要站在门口不能乱跑才能最快见到姐姐,他才不会对着这张令人不舒服的脸站那么久。

    “好啊。”

    在赫连长葑准备开口的刹那,站在另一边的夜千筱却抢先应了一声。

    夜千筱双眸微微眯起,神情慵懒,看向女人的目光似笑非笑的,在女人倏地扫眼看过来的刹那,她眉目中的笑意浓了几分,两抹带有不同意味的视线在空中猛烈相撞,可神情各异的她们却在不经意间陷入了沉寂中,硬是没有撞出什么激烈的火花来。

    狐疑地看了夜千筱一眼,赫连长葑并没有说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赫连长葑自然看得出这个女人打了什么主意,可现在有赫连逸凡在,他本想不过多的惹是生非,可既然夜千筱已经抢先答应了,于他来说也没有大碍,无形中就算是默认了。

    “那好,”女人勾魂的眼里撩起抹打量,她仔细看了夜千筱几眼,在心里判断了下这两人之间的关系,然后微微点头道,“我知道附近有家不错的餐馆。”

    “不用,地点我们选,没问题吧?”

    夜千筱轻轻款款的将她的话给扫开,转而略带笑容的反问道,冷淡的神色间不给任何退让的意思。

    女人微微一愣,在半秒的迟疑后,便自然地点头,“没问题。”

    紧接着,夜千筱偏过头,给赫连长葑使了个眼色,“你呢?”

    “听你的。”

    赫连长葑异常顺从的看着她,表示没有任何的意义。

    于是,这一行四人就上了赫连长葑先前开的军车,然后就在夜千筱的指挥下开始在附近转悠。

    夜千筱好像对市里的地形很熟,每条道路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张口就是“左拐”“右拐”“前面红灯”,像极了就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般。

    这点,就连那个红衣女人都颇为意外,就算从头到尾看起来都胸有成竹的她,都难免在中途询问了夜千筱一句。

    只不过,夜千筱根本就懒得搭理她,直接视她为空气般,未曾回复过半句。

    也只有赫连长葑知道,刚刚在车上闲着没事的时候,夜千筱就拿着地图研究着,同时也用手机地图浏览了不少的餐馆地点。

    对于一般的兵来说,在短时间内记住这些东西或许有些困难,可夜千筱总是有出乎意料的本事,赫连长葑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莫约过了半个小时后,在夜千筱的指挥之下,负责开车的赫连长葑终于在一家……颇为偏僻的餐馆前停了下来。

    在看清楚餐馆附近的情况时,就连赫连长葑都难免佩服起夜千筱来。

    这里是光鲜亮丽的城市中,着实难以寻找的偏僻地点,中间不知绕了多少荒凉的小路,曲曲折折的一番行驶后,才终于抵达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餐馆前。

    夜千筱能够记得这种地方的路线,也让人不得不承认她这一项本事。

    “这儿?”

    女人一下车,看清附近的情况后,就颇为错愕的蹙起眉来。

    这是一条荒凉的街道,附近开这些连名字都叫不出的店子,甚至很多门面都关了起来,这窄小偏僻的小道上连行人都难见到几个,而夜千筱选定的餐馆,她只是看了一眼心就揪了起来。

    看起来就有种“百年老店”的风范,连招牌都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来的样子,看起来破败不堪,门墙上都贴着各种各样的小广告,敞开的门口内只见到一张张油腻腻的桌椅。

    面对这番凋零景象,女人脑海里只浮现出三个字

    难民窟。

    女人的脸色差点儿没当场就垮了。

    她本以为那个女的提出自己找地点,是想狠狠地宰她一顿的,却没有想到……有些人就是不走寻常路,竟然有来这种鬼地方吃饭的癖好。

    环境都差到这种地步,食物还能好到哪儿去?

    “爹地……”

    赫连逸凡紧紧抓住赫连长葑的衣角,在看清附近的情况后,干净的眼里盛满了担忧。

    他虽然是富裕环境中生长起来的,不过也不是没有见过这样的环境,自幼赫连家就为了避免他被娇生惯养,所以时常会待他去很多恶劣的环境里生活,所以他一点儿都不会嫌弃这样的环境。

    甚至于,他根本就没有这种概念。

    可他很担心那个跟过来的阿姨,在这样偏僻的地方,万一那个坏心的阿姨做出什么……

    那爹地和姐姐可就惨了。

    抬眼打量了下这家店面,夜千筱倒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紧接着,她朝赫连逸凡伸出手,“过来。”

    于是,赫连逸凡毫不犹豫地松开赫连长葑,然后跑到夜千筱的身边,抓住了夜千筱那稍微有些凉的手,素来冷酷的小脸上忍不住扬起些许笑容。

    没有理会其他人,夜千筱拉着赫连逸凡就进了餐馆的门。

    与此同时,在柜台前差点儿打盹的服务员看到顾客,顿时就来了精神,立即笑容满面客客气气的就迎了上来,那端着菜单走路生风的模样,着实是热情十足。

    “她是你女朋友?”

    望着夜千筱拉着赫连逸凡进门的身影,女人忽然就凑到了还未动身的赫连长葑身边,挑着魅惑的眼睛,笑眯眯地朝赫连长葑问道。

    赫连长葑凝眉,镇定而冷静的看着她,只是神色冷峻,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然而,女人却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她笑意盈盈的,有些意味深长,“看出来了,你喜欢她,她不喜欢你。”

    说罢,她又朝不经意地赫连长葑靠近了几分,几乎靠到了赫连长葑的耳边,她在他耳畔轻轻的开口,“像她这种女人,不是les就是不懂得爱,没有什么意思,只会浪费你的时间而已。我对你很有兴趣,你要不要换换口味?”

    眉眼笑意更深,女人在他耳边声音妖娆的说完,便欲再靠近几分,伸出舌头正欲挑逗赫连长葑,可还没等她有继续动作,赫连长葑就已经不动声色地移开了一步,差点儿没让她咬到了舌头。

    微微偏头,赫连长葑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我对站街的没兴趣。”

    “……”

    女人脸色一僵,顿时就愣住。

    站,站街?

    他……他以为自己是站街当鸡的?

    不对,他摆明了就是在讽刺自己

    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女人看着赫连长葑进门的身影,胸腔升起的怒意怎么也抵挡不住。

    强行将那抹怒火给压制下去,女人平静地拍了拍脸颊,那张妖娆蛊惑的脸上,在瞬间又流露出神秘而媚人的笑意,紧接着她跨着优雅的步伐走进了与她气质截然不同的餐馆。

    “每样菜都来一份。”

    一进门,女人就听到那熟悉的淡然声音,她步伐微顿,一眼扫过去就见到坐在窗边的夜千筱,对方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将手里的菜单交还给了服务员。

    “每样?”

    服务员不可置信地看着爽快果断的夜千筱,不由得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跑到他们这儿来,还敢每样都点一份?

    这豪气……

    简直了。

    “每样。”

    夜千筱重复着这两个字,给了服务员最为准确的答案。

    服务员仍旧目瞪口呆。

    于是,夜千筱忽然扫了还站在门口的女人一眼,淡定地朝服务员开口,“她买单。”

    看了夜千筱一眼,又看了门口的女人一眼,紧接着服务员又仔细打量了下赫连长葑那副冷傲容颜,忽然就恍然大悟了。

    “哦……”

    服务员心里怯怯然的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大概的情况了。

    估计又是个两女争一男的俗套故事,女人之间的较量谁也说不清,反正都到极致就是你死我活,来这里吃个饭估计还是小意思,反正他们店有钱赚那就成了。

    “你们俩在说什么?”

    见得服务员心有余悸的离开,夜千筱淡淡看向赫连长葑,随口问了一句。

    赫连长葑眼里淡出几分笑意,如实地回答道:“她说你是les。”

    夜千筱倒茶水的动作微顿。

    与此同时,抬脚走过来的女人,冷不防地感觉到一阵骇人的杀气直逼面门而来,那气势汹汹的力量令她的心冷不防的一震,等她在片刻错愕中恢复平静看过去时,便见得夜千筱那似笑非笑的眸子,淡然地双眸里隐隐含着几分诡异的“友好”,莫名地违和感让女人只觉得有股冷气涌来,令她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她最初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就知道对方很不简单,或许是部队里的得力干将之类的,可现在接触了一段时间,却越来越觉得这样诡异的女人不应该是个军人,反而更像那种在黑暗中摸爬滚打出来的,只是盯你一眼,就有本事让你毛骨悚然。

    以女人的直觉来看,她并不是觉得赫连长葑有多危险,让她觉得被引入某个陷阱的,则是那个坐在椅子上神秘而慵懒的女人。

    敛了敛心神,她也不再多想,扬起抹妖艳的笑容便走过去,途中那个服务员从她身边走过,好像被鬼迷心窍般多看了几眼,差点儿没有撞到隔壁摆放的桌子。

    夜千筱选的是四个座位的桌子,面对面的都是两个座位,而夜千筱和赫连逸凡坐在一起,对面就是赫连长葑和一个空座位。

    将这种场面看在眼里,女人可不相信夜千筱对赫连长葑有什么意思,她大大方方的走过去,自然而然的在赫连长葑的身边坐下,女人有意无意地朝他移得近了点儿,然后挑眉看向夜千筱。

    “点那么多,吃的完吗?”

    略有几分挑衅的意思,女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唇边扬起的唯有那惑人的笑意。

    看都没看她一眼,夜千筱淡淡的接话,“吃不完打包。”

    给赫连长葑和赫连逸凡都倒了杯茶,可第三杯却是给自己的,夜千筱根本就没有打算理会女人的意思。

    如此区别对待,女人倒也不气,抬手将最后的空杯子放到面前,紧接着便抓住茶壶将其倒满,不过她却不急着自己喝,而是将茶杯推到了赫连长葑的面前,手指轻轻点在茶杯边缘摩挲着,柔情蜜意地看着赫连长葑,温柔道,“来,喝这个。”

    说完,她便松开那只杯子,转而打算去拿夜千筱倒的那杯茶。

    只不过,她那涂满鲜红指甲的手指还未碰到,那杯子就忽然移开原地,令她好巧不巧地碰了个空。

    赫连长葑将杯子端到嘴边,在喝了口后,才看向那撑着下巴打量着自己的女人。

    垂眸瞥了眼女人推到手边的杯子,他微微蹙眉,“脏。”

    理所当然的,女人脸色再度一僵,可或许是先前有过经验,神色在转眼间就缓和了下来。

    “我去趟洗手间。”

    柔柔款款的说着,嫣红的唇轻轻动了动,说话间不经意地抬手拂过垂落的发丝,女人每个动作都带着令男人心动的诱惑。

    说罢后就拿着包站起身,女人步伐优雅缓慢的朝洗手间走去,就算是背影都带着骨子里透露出的蛊惑味道。

    夜千筱抬眸看着她的身影离开,手指轻轻地在桌上点了点,眸中在漫不经心间升起了几分考量。

    “我也去趟洗手间。”

    抬手将鸭舌帽给压了压,夜千筱垂眸的瞬间闪过抹趣味。

    站起身,她紧随女人的背影而去。

    “爹地……”

    或许是感觉到气氛中的某种不对劲,赫连逸凡神秘兮兮的往前坐了坐,然后睁大眼睛看向对面坐着的赫连长葑,满脸都是的纠结和疑惑的意思。

    赫连长葑将他担忧的小表情都看在眼里,然后垂眸扫过那杯热茶,旋即开口道,“喝茶。”

    “哦。”

    乖巧的点头,赫连逸凡便压下那抹担忧,小心翼翼地喝着面前的茶水。

    ……

    洗手间。

    女人在进门的那刻,那装出来的模样就彻底的垮了,脸色在转眼间就黑到了极致。

    一而再再而三的撞上冷脸,一次又一次的被讽刺,对她来说还真是难得的经验

    赫连长葑

    烦躁地撩了撩垂落的卷发,女人怒气冲冲地检查完洗手间,确定这里空无一人后,才将一直在震动的手机拿出来,“怎么了?”

    耳里传来断断续续的电流声,紧接着便是个低沉的声音,“鱼上钩了吗?”

    “没有。”

    冷冰冰地回答着,女人微冲的语气里都带着怒意。

    “怎么了?”

    “这次任务可能先放弃了。”

    在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下,她可没有勇气跟两个能力深不可测的人动手。

    尽管,那个小孩是个很好的切入点。

    然而,她才刚刚说完,就听得“嘎吱”一声,洗手间的门忽然就被推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07话:脏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