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8话:前世旧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嘎吱”

    门,忽的就被打开了。

    在柔和的灯光包裹中,一抹黑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门口,冷不防间一股骇人的冷气迎面劈来,仿佛连周边的空气都能冻结般。

    鸭舌帽压得很低,微微遮住了眉宇,却露出双平静如幽潭的狭长眼眸,轻轻勾起的瞬间便是摄魂夺魄的震撼,黑色的衣裤将她全然包围,衬着高挑而优雅的身影,浑身萦绕着神秘危险的气息。

    “这就放弃了?”

    微微抬眸,夜千筱将女人错愕地神色看在眼底,身形微偏便倚靠在门口,优雅而从容地看着被她撞破的女人。

    女人手里握着的电话稍稍握紧,心里不自觉间升起抹紧张危险的情绪。

    她手里杀过不少人,应付过不少任务,也见过很多有能力的目标,但是面前这个女的的表现,显然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

    明明撞破了她,却没有动手,反而多出几分闲情逸致。

    就像……

    事先就知道她的身份似的。

    这人,看起来似敌非友,着实令人捉摸不透。

    “你是哪边的?”

    心底划过抹异样的违和感,女人警惕地看着夜千筱,压低声音戒备十足的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

    回答她的不是夜千筱,则是手机里紧张询问的声音。

    夜千筱微微眯眼,挑眉朝那手机扫过去,带着明显的暗示意味。

    心中一横,女人在迟疑过后,就果断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或许是直觉,又或许是经验,总而言之,女人潜意识里认为,眼前这位并没有想害她的意思。

    如果对方真的想要动手的话,在车上就是个最好的时机,先前他们开车路过许多偏僻地点,无论到哪儿都可以将她毁尸灭迹,不必要跑到这儿来。

    “说吧,你想做什么?”

    挂断电话后,女人将手机往包里一放,索性放开了跟夜千筱说道。

    满意神色一闪而过,在女人戒备的视线中,夜千筱的手指抵在帽檐上,将其轻轻地推上些许,紧接着她走近了几步,在她抬手的动作间,被半推开的门就已经被紧紧关上。

    “你的目的是什么?”

    夜千筱轻描淡写的问着,然后在女人面前一步之处停了下来。

    她的存在,给人以极其强烈的压迫感,当她站定的刹那,似是凝固了的空气,简直令人窒息。

    女人也算是经历过不少事的,刀山火海都走过,心理素质觉非常人能想象的。

    可,夜千筱只是站到她面前,那股无形的压力就能击溃她的防线,仿若滔天洪水令她没有反抗余地。

    这个人,浑身煞气,却敛尽锋芒,明明是从死亡的地狱中走出来的,却能够在阳光下活得游刃有余,轻而易举地将人玩弄于手掌之中,一声不吭就足以置人于死地。

    简直恐怖至极。

    “杀了他。”

    定了定心神,女人并不隐藏自己的目的。

    他们不是恐怖组织,没有“不完成任务便死”一说,自然可以不择手段的保全自己的性命。

    有时候,将任务全盘托出,也并非不可以。

    “原因。”

    夜千筱声音微凉,每个字里都透露着威胁。

    停顿了下,女人眼底闪过抹犹豫,紧接着迎上她的目光,“不知道。”

    “你知道的。”

    夜千筱忽然抬手,一把军刀出现在她的手中,看似不经意的把玩着,可那镀铬的刀锋在空气中闪过,弹开的却是带着死亡的冰冷气息。

    抬眼间,毫不掩饰自己的讶然,女人微微愣怔了下,强行压制着自己跳得飞快的心脏,最后才冷着脸继续道,“我就是个执行任务的,你怎么肯定我就知道?”

    微微凝眸,有抹骇人的冷光从黝黑的眸底一闪即逝,夜千筱抬起握住军刀的手,于女人防备的目光中,她手起刀落,动作利落地让女人意识到危机之后只能勉强往后倒,下意识地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口。

    然,已经晚了。

    夜千筱的刀锋滑过她的胸前,将那件将她的身材完好包裹的红色连衣裙硬生生的划出道裂缝。

    女人冷静的脸色在瞬间破裂,正欲撕破脸皮跟夜千筱杠上来。

    可,夜千筱眸光微闪,视线在她妖娆妩媚的脸上扫了圈,然后就落到她的胸口。

    袒露在外的光滑肌肤,在割破的布料的遮掩下,隐约可见一朵刻在其上的罂粟花,鲜红耀眼的颜色,艳丽欲滴,带着某种危险蛊惑的意味。

    将那朵罂栗花看在眼底,夜千筱微微眯起眼眸,神色间闪过抹了然。

    “dark,你们不会在东国活动。”军刀在手里旋转着,夜千筱凝眉扫过去,一股难以形容的危险在空气中迅速蔓延,她声音冷得让人如坠冰窖,“说,理由。”

    女人心里冷不防地震了震。

    dark,就是她所属的组织,罂栗花,便是他们的特征。

    这不应该是身为一个普通人所知道的,就算对方在东国的身份有可能是个军人。

    不在东国活动,是他们组织不成文的规矩。

    这一点,除了他们组织内部成员,是极少有人知道的。

    那么,她,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女的……到底是什么身份?

    “是silver跟他的私人恩怨。”

    最终,女人还是斟酌的将理由说了出来。

    她有预感,一旦她再藏着掖着,下一次对方的军刀就会划到她身上来。

    “私人恩怨?”得到意想不到的答案,夜千筱微微蹙起眉,转而再度抛出疑问,“他们认识?”

    心里再度被疑惑萦绕着,女人对夜千筱的身份愈发的怀疑起来。

    正如夜千筱所说,他们不会在东国内部活动,就算在行动中也会避免跟东国的军方接触,按理来说不会有东国的人那么了解他们的底细。

    更何况,夜千筱似乎对silver并不陌生。

    这种仿佛被掌控底细的感觉,让女人很是不爽,可在这种节骨眼上,她必须顺着对方的意思走下去。

    “不认识,但silver的朋友认识他,而且他们有仇。”

    “什么朋友?”凉凉地追问。

    “一个刚过世的朋友,我不太清楚。”

    女人老实地回答。

    事实上,她是真的不了解事情的真相,silver的事情并非他们可以轻易知道的,尤其是关乎私生活。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silver跟那个已逝的朋友感情不会差到哪儿去。否则,他不会大老远的派她来抹杀一个已逝朋友的仇敌。

    大概明白了事情的脉络,夜千筱的嘴角微微一抽。

    可紧接着,确实丝丝的无可奈何。

    自从重生过后,她就很少去想以前的事情,甚至连那边的消息都没想打听过。

    尽管她确实有料到过,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人,帮她处理一些后事。

    只是她没有想到,竟然还会牵扯到赫连长葑身上来。

    沉默了片刻,夜千筱将那把军刀放回腰间,掩去眸底所有的神色,她双眸宛若清潭般,见不得任何的神色。

    “我不会杀你,你也杀不了他。”

    “就算我办不到,silver也不会放弃的。”

    对于这种事的后续发展,女人并不隐瞒。

    这世上,总是不缺一些疯狂的人,谁也无法探清他的心思,不知他会有怎样的动作和想法,可唯一能够知道的是,这类人从不会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目标。

    一旦想要做的事,就算踩着无数尸骨,他也会将其办到。

    她可不相信,silver会因为她的失败,就放弃对赫连长葑的追杀。

    因为,他是个十足的疯子。

    “他会放弃的,”夜千筱靠近一步,两人的身高有些差距,可她抬眸的时候,那股强悍的气势却强行拉近了这点差距,她微微眯起双眸,声音平静如水,“跟他说,别动华国的人。”

    夜千筱的声音里向来带着点凉意,加之浑身慵懒的气质,总是会让人觉得她漫不经心浑不在意。可这次她很直接,没有任何懒散的气息,有的是敛尽所有闲散后的正经,她说的时候很认真,也是难得的认真。

    清晰的字眼落到耳中,让女人的心猛地一提,难掩神色间的震撼。

    夜千筱没有威胁,有的是绝对的自信与张扬,她看起来有足够的信心只要这句话传到silver的耳中,对方就真的会听进去般。

    可只要是了解silver的人都会知道,无论是威胁警告,亦或是劝告建议,都不可能会左右他的想法,甚至还有可能会燃起他的怒火。

    那个男人一生气,谁都有可能被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女人紧张而试探的盯着面前的人,“你跟silver,什么关系?”

    “我跟他没关系,”夜千筱后退半步,眉宇间的嚣张一闪而过,“你负责把话带到就是。”

    话音落却的那刻,空中便有风被激起。

    女人只觉得有凉凉的风落入眼中,恍惚的瞬间,一件黑色的外套就扔到了她身上。

    “五分钟后再出来。”

    再听到声音的时候,女人下意识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已经走向门口的那抹白影。

    潇洒,肆意。

    一时间,女人竟然看得有些愣神。

    然而,等冷静过后,女人的大脑渐渐反应过来,等她意识到什么时候的,脸上冷不防地浮现出几许怒意。

    艹,她竟然觉得那个女混蛋帅?

    咬牙切齿的想着,女人恨恨的将包里的手机拿了出来,在跟拨通了某个电话汇报下情况后,她低眸扫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五分钟……

    罢了,五分钟就五分钟吧。

    ……

    当夜千筱出来的时候,服务员已经上了四五盘半生不熟的菜,端菜回来的时候还热情的朝夜千筱打了声招呼,挤眉弄眼的就跟他们俩有什么心照不宣的东西似的。

    “姐姐”

    而,正在焉了吧唧的打量那些菜色的赫连逸凡,一瞥见夜千筱的身影,就喜上眉梢的朝夜千筱摆手,刚刚那抹不愉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丢了件外套,只着一件白色的长袖的夜千筱看起来有些的单薄,加上本就纤瘦的身材,谁也看不出她有什么攻击力。

    “走了。”

    来到餐桌旁,夜千筱朝赫连逸凡伸出手,但话是对着另一边的赫连长葑说的。

    “嗯。”

    轻轻应声,赫连长葑没有半分疑问的,就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赫连逸凡抓住了夜千筱的手掌,一声不吭的就从座位上下来,乖巧的站到夜千筱的身边。

    “姐姐,那个坏女人呢?”

    赫连逸凡仰着小脑袋,在仔细想过之后,还是颇为疑惑的朝夜千筱问道。

    “便秘。”

    夜千筱淡定无比的回答。

    于是,赫连逸凡点了点头,脸上还露出几分同情的神色。

    不过作为“大土豪”的他们,才刚刚起身,就被一直关注着情况的服务员给盯上了,没等他们走几步,服务员就眼疾手快的跑了过来,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她付账。”

    不等服务员开口说完,夜千筱就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朝服务员暗示道。

    “哦……”

    眼珠子微微一动,服务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非常热情的将夜千筱等人送出了门口,就算是他们上车之后,他还一个劲的朝人挥手。

    差不多这个时候,等待了几分钟的女人,在穿上夜千筱的衣服防止走光后,也终于出现在了这家脏乱的餐馆。

    “小姐,麻烦结账。”

    服务员一见到她,就眉花眼笑的,拿着账单就朝女人冲了过去。

    眼看着那辆军车在视野内消失,女人没好气地将挎包拿到面前来,边拿钱包边问道,“多少钱?”

    “虽然有些菜还没上,但你们毕竟是点了的,如果您想要的话,我们可以把所有的菜做出来让您带走……”

    “多少钱?”

    冷冰冰地截断服务员的话,女人不耐烦地问了一句。

    不需要再演戏的她,也收敛了那勾魂夺魄的妖艳气质,少了几分魅惑,却多了几分真性情。

    “十万五千二百三十七,老板说给您去掉零头,就收您十万五千二百三十。”

    服务员说的谄媚至极,可眼里闪烁着的狡黠阴险光芒,却是清清楚楚的。

    女人倏地一愣,下意识地打量了下这家餐馆的构造。

    虽然她不常在东国待,但大概的行情她也能理解的,尤其是生活几日,也足够她了解这里的消费水平。

    如果说是在什么高级餐馆摆宴席,这种价格她完全可以理解,可现在却是在这种肮脏不堪的小店,她给个一千就已经很了不起了,现在对方张口就是十万……

    然而,她这不打量还好,一打量就发现了大问题。

    就在服务员说话的间隙里,好几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从厨房走了出来,尽管个个都系着白色围裙,一副厨师的打扮,可他们手拿锅碗瓢盆,一个个的皆是一脸凶相。

    这下,就算没有人告诉她,女人也知道情况了

    黑店

    那个女混蛋特地将她往黑店里带

    而且是早就算计好了的

    女人嘴角狠狠一抽,边从包里拿出手机来,边一脚将面前的服务员给踢翻,随后就直接往餐馆外面跑了出去。

    她的动作很快,谁也没有想到她有这么大的武力值,顿时一行人愣了愣,直到服务员大吼一声,他们才浩浩荡荡的追了过去。

    在这种偏僻又极容易迷路的地方,女人没走多远就失去了方向,同时后面的人给气势汹汹的跟了上来。

    “给我定位,把出去的路线给我”

    烦躁的皱眉,女人在挂掉电话后,也没有再继续逃跑,而是不动声色地将手机给收了起来,然后动了动自己的手腕。

    娇艳的脸上,浮现出抹诡异的笑容,女人的美瞳里映出那群冲过来的壮汉,嘴角轻轻上扬个弧度,在刹那间危险肆意

    妈的,这群人来得正好,她正憋着满肚子的火没处发泄呢

    军车上。

    仅仅开过一次,赫连长葑就轻车熟路的按照原路将车开了回去,甚至在某些路线上还抄了捷径。

    赫连逸凡和夜千筱都坐在后座上,没精打采的赫连逸凡趴在了车窗口,眼巴巴地看着在视线里一闪而过的餐馆,然后又沉沉的叹息。

    早上姑姑就给了个包子,到现在什么都没吃,他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可是,作为个小男子汉,尤其姐姐还在旁边……

    他硬是一句饿都没有说过。

    夜千筱是上车后才意识到赫连逸凡的情况的,眼看着车子已经离开了那弯曲的小道,她又将赫连逸凡那眼馋的表情看在眼底,过了片刻后,她才朝前面开车的赫连长葑开口,“我饿了。”

    “嗯,”赫连长葑应声,顿了顿后,又补充道,“前面有家店子。”

    一路开过来,赫连长葑对附近的情况定然有所关注,虽然说不上了如指掌,但大概的情况他还是能够掌控的。

    “好。”

    夜千筱的手指轻轻点在下巴上,斜看着前方男人的侧脸,完美流畅的侧面线条,几分冷峻,几分优雅,还有鲜少见到的柔和,没有那骇人的气势,跟站在一堆战士们面前严肃的冷脸截然不同。

    这里没有那么混乱,车子就在街角找了个空位停下来,而赫连逸凡在被夜千筱接下车的时候,一本正经的小脸上也明显有松了口气的意思。

    终于可以吃饭了……

    已经过了午餐的时间,餐馆的客人显然有大幅度的减少,不过零零碎碎的还有几桌客人。

    赫连长葑负责点菜,夜千筱就连菜单都没有看一眼,可最后摆上桌的基本都是她喜欢吃的,显然仅剩的几样是赫连逸凡喜欢吃的。

    看着赫连长葑将碗盛好饭递到面前来,动作随意而熟稔,自然而然的,仿佛根本就不存在其他的意思,可接过碗筷的时候,夜千筱心里却感觉怪怪的。

    这个男人,好像又没看起来那样强势。

    “姐姐,给。”

    赫连逸凡就坐在夜千筱身边,他将饭碗拿在手里,可夹好的鸡腿肉却是朝夜千筱碗里放的。

    听到那软软的声音,夜千筱注意到伸到饭碗里的筷子,偏过头就见到赫连逸凡那粉雕玉琢的脸蛋,清澈透亮的眼睛,如干净流淌的清水,不掺杂任何杂质。

    随后,赫连逸凡又加了块肉放到了赫连长葑的碗里,用清脆而儒软的声音道,“爹地,给。”

    “嗯。”

    赫连长葑以淡淡的声音来回应,却没有过多的表示。

    习惯了赫连长葑的高冷教育,夜千筱也没有插手的表示,不过吃饭的途中却难得的给赫连逸凡加了几次菜。

    像她这种自幼习惯了**的来说,就算以前跟家人朋友和乐融融的坐在餐桌上,也极少有过这种小互动,可那丁点的不习惯,在看到乖巧懂事的赫连逸凡后,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

    在夜千筱等人吃饭的时候,解决完所有“厨师”的女人,在踩着红色高跟鞋离开幽深小巷的时候,边走边接通,摁下了一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非州,d国。

    艳阳高照,天气灼热无比,空气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燃起来似的。

    荒凉的村庄,破败的木屋建筑,零散走过的人群,个个憔悴不堪没精打采,频繁爆发的战争已经让他们麻木如行尸走肉,活着的真实感只能在苦难中体现。

    在空荡荡的街道上,一辆破烂的军用吉普疾驰而过,在颠簸的道路上溅起阵阵呛人的灰尘。

    路边有行人停下脚步,看着那辆破烂的吉普车远离自己的视线,除了几分担忧和叹息外,眼里更多的还是麻木。

    如果连活着都没有什么意义的话,他们也确实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让自己为这种小事而生气。

    转过几个拐角,军用吉普终于在村庄上唯一的旅店外面停了下来。

    有些在路边玩耍的小孩看到突如其来的吉普,在紧张而好奇的打量中,最后拉拉扯扯的消失在了街角。

    坐在后面的几个人下了车,身上沾满了灰尘,嘴里骂骂咧咧的,大概是吐槽这里的道路。他们的出现吸引了好些人的注意,可一个个的虎背熊腰的,外加腰间都挂着刀和手枪,那不经意间展露出来的装备,就让人望而却步,只能在远远观看着一步都不敢前进。

    这些都是外来人,他们这里没有那么好的装备。

    “哦,好……知道。”

    开车的司机拿着手机接电话,说到最后眉头越簇越高,直到将电话掐断的时候,本来就晒得很黑的脸上,已经彻底黑成了锅底,并且还带上了几分犹豫。

    副驾驶位置上,坐着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头上戴着顶黑色的宽檐帽,半张脸都被隐藏在帽檐下,但隐约露出来的下巴轮廓却完美好看,几天没打理而长出来的胡子更添得几分男人味。

    男人的腿随意地交叠着,手肘搭在打开的车窗上,有灼热的阳光斜斜的打落下来,落到他的帽檐上手肘上皮手套上风衣上,衬得他的侧面轮廓愈发的深邃,那抹剪影都似是染上了浅浅的毛边。

    黑暗与光亮的交织,令他看起来愈发的诡秘。

    没有任何人敢来打扰他,那些骂骂咧咧走下去的人,还有那个坐在驾驶位置上接电话的司机,他们的视线无意中从他身上扫过的刹那,都会有意无意的添有些许畏惧和胆怯,然后猛地移开目光。

    谁也不愿意与这个如同恶魔般的男人多加接触。

    神秘莫测的气息,谁也料不准的情绪,还有那冷如毒物的双眼。

    “没,没成功。”

    放下手机,司机战战兢兢的看向男人,说话的声音里还带着点颤抖。

    闻声,男人终于动了动,脑袋微微往这边偏移,在耀眼的阳光下,帽檐下的脸隐在黑暗中,鲜明的对比竟然让人看不太清晰,只能隐约看到男人俊朗的脸庞。

    感觉到笼罩在全身的恐惧,司机的心猛地一紧,然后将从电话里转告过来的全部讲了一遍。

    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完,司机稍稍的松了口气,可在最后却又老实的补充道,“那个女人的原话是……”小心翼翼地瞥了男人一眼,声音忽的变低,“跟他说,别动华国的人。”

    男子身形微震,瞳孔猛地缩紧。

    别动华国的人。

    不会有人知道这个约定。

    只有她……

    空气中冷不防地紧张起来,司机握住手机的手已经冒了汗,心脏正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着,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似的。

    “查。”

    良久,男人重重地吐出一个字,那冷冰冰的声音里夹杂着明显的火气。

    “啊?”

    司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今天晚上之前,把那女人的资料给我。”

    话音刚落,就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

    等司机反应过来,先前坐在旁边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顺着旁边的车门看过去,只见到一抹黑色的身影走入灿烂阳光中,扬起的风衣在空中摆荡。

    明明如此炎热,可却带着寒冷入骨的气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08话:前世旧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