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9话:想死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

    夜间的城市繁华而热闹,来往的路人形形色色,欢笑嘈杂的声音充斥在每条街道上。

    夜千筱坐在公园的石阶上,赫连逸凡就在她的身边,两人的动作出奇的一致,都单手撑着下巴看向前方,黑亮的眼睛里皆是映着星点的光亮和走过的人影。

    石阶旁生长着株高大的铁树,宽长的叶片层层叠叠的垂落而下,在他们头顶随着夜风轻轻摇晃,远处的路灯光线被挡住了大半,两人就像是隐在了深深浅浅的树影中,就连来往的人群都不会多瞧他们几眼。

    在他们的前面,是片精心装修的人工湖,散发着白色的光芒的路灯在整个湖周围亮起来,中间横起一座长桥,沿桥亮起的灯光犹如耀眼的一条长龙,壮观宏伟美不胜收。

    湖边沿途修筑了石栏,其上刻着繁琐的百花盛开图案,更添得这湖泊的景致格调。

    这种美景似乎是情侣幽会的好地方,铺满便道砖的道路上,来往的情侣夫妻居多,偶尔有年轻的学生的欢乐走过,这是一幅与部队截然不同的景象。

    “喏,给。”

    前方两米处,有个扎着辫子的小女孩停驻许久,最后小跑着来到了赫连逸凡面前,将一根棒棒糖递到了他面前来。

    赫连逸凡迟疑两秒,并没有将棒棒糖接过来。

    直至小女孩觉得委屈,就要撅起嘴巴哭泣的时候,赫连逸凡才眼疾手快的将棒棒糖接过,并且很有礼貌的道谢,“谢谢。”

    “我能跟你做朋友吗?”

    小女孩顿时喜笑颜开,眼巴巴地看着赫连逸凡,亮晶晶的眼睛里都是喜悦和期待。

    “……”

    赫连逸凡下意识地看向夜千筱,倒不是去征求夜千筱的同意,而是小大人样的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仿佛遇到这种事他也是很郁闷的样子。

    微微眯起眼,夜千筱单手支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向他,示意他应该自己解决。

    论长相,赫连逸凡跟赫连长葑没有哪里都不像,以至于夜千筱从未相信他是赫连长葑亲生的。可他确实长得很好看,不是赫连长葑的那种刚毅成熟的俊朗,而是粉雕玉琢的精致,眉眼像是被水墨画出来的,自带动人的俊秀灵气,小小的模样漂亮的连人的心都可以融化。

    这模样看起来应该是那种活泼可爱的孩子。

    然而,他毕竟是要喊赫连长葑一声“爹地”的,活脱脱的将赫连长葑的性子给继承了下来。

    无论做什么都一板一眼的,就连坐姿都笔直端正,见到外人的时候总是很有礼貌,但是礼貌完了之后就是板着张脸酷酷的模样,总是令人无可奈何。

    “……能。”

    过一会儿,当赫连逸凡皱着眉斟酌怎么拒绝的时候,小女孩那灿烂的笑容又变了变,让人感觉又要哭了似的,他拒绝的话语刚到嘴边,就换了个意思。

    再次得到同意,小女孩简直乐开了花儿,立即抓住赫连逸凡的手,扯着他就要往前面走。

    在同龄人中,赫连逸凡的力气还算是大的,他可还是被喜上眉梢的小女孩扯走了两步,才勉强的停了下来。

    “姐姐。”

    停住脚步,赫连逸凡偏过头看向夜千筱,用清脆的声音朝夜千筱喊道。

    他自然不是想经过夜千筱的同意,而是有些企盼的看着她,希望她这个“大人”能够开口制止,帮他甩掉这个爱哭的陌生女孩。

    然而,夜千筱却恶劣的眯着眼,朝他笑眯眯地开口,“去玩吧。”

    “……”

    赫连逸凡的小脸上猛地一僵,显然在夜千筱这里受到了重重的打击。

    无奈之下,赫连逸凡沉沉地叹了口气,任由小女孩拉着走,去玩在他看来简直幼稚之极的游戏。

    赫连长葑拿着两串棉花团回来的时候,正好路过正蹲在一起玩玩具的赫连逸凡和小女孩,发现他的赫连逸凡眼里顿时燃起了希望,颇为期待的看向赫连长葑,可不曾想赫连长葑却在扫了他一眼后,就目不斜视的离开,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那双盛满希冀的眼睛。

    于是,在小女孩的拉扯下,赫连逸凡再一次挫败的垂下了头。

    “喏。”

    赫连长葑在石阶前站定,看着坐在树影下的夜千筱,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的刹那,他已经将手里的一个棉花团递了过去。

    眼前的视线忽然被遮住,夜千筱在抬眼的刹那,就见到一团白花花的棉花伸到眼前来,她的眉眼微微一动,却没有拒绝,反倒是平静地将其给接了过来。

    想吃棉花团的话是赫连逸凡说的,去买的任务自然落到了赫连长葑的身上,可夜千筱却没有想到,赫连长葑却买了两串回来。

    软软甜甜的棉花团,入口即化,香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

    夜千筱素来不怎么喜欢吃甜食。

    她的口味很淡,不添任何调料的水煮菜她都可以接受,可酸甜苦辣的味道她都不喜欢。

    不过,她从来不会对某种事物过度抗拒。

    这是她的习惯,又不是什么吃了就会死的东西做了就会死的事情,她再不喜也可以去接受。

    她有太多的弱点,但那些东西都不适合展示在人前。

    “不喜欢?”

    赫连长葑在她身边坐下,将她面无表情咬着棉花团的动作看在眼底。

    “还好。”

    看向应付着小女孩的赫连逸凡,夜千筱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声。

    停顿些许,夜千筱忽然偏头看他,“逸凡怎么来的?”

    夜千筱没有刻意打听过赫连逸凡的身世,不过有一点她是可以确认的,赫连逸凡绝对不会是赫连长葑亲生的。

    以前接触不多,她并不想去打听。

    很多时候,知道的越多,需要负担的也越多。

    有句话就做“好奇心害死猫”,她不想被过多的东西束缚,就必须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可这个孩子温柔体贴懂事乖巧,她确实挺喜欢的。承担一个孩子的过去,她并不介意。

    “他……”

    赫连长葑凝眸,将那小小的身影冷酷的小脸看在眼里,冷峻的眉眼瞬间就柔软了几分。

    “朋友的儿子,”微凉的声音顿了顿,“他母亲死前托付给我的。”

    故事并不复杂。

    那个朋友是他的战友,之所以没称之为“战友”,是因为对方在紧要关头叛变。

    于他们来说,那只能是朋友,“战友”俩字,对不起在那场战斗中死去的其他战友。

    朋友为了保命才叛变的,谁都知道他是为了自己的妻子还有未出生的孩子,可该来的逃不了,他在流弹中意外死亡,终究是没有回家去看自己的妻儿一眼。

    后来,赫连长葑特地隐藏了这个事实,自掏腰包伪造了抚恤金,跟战友一起去探望朋友那即将临产妻子,告诉她朋友是为了国家壮烈牺牲的。

    可谁也没有想到,朋友妻子竟然会因难产大出血而死,赫连长葑在接到消息的时候,同时也接到了刚出生的赫连逸凡。

    那是朋友妻子的遗愿,也可以说是她早先计算好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在医院就知道自己丈夫的所作所为,她在生产的时候一直不愿意剖腹产,就已经做好准备就就此离世了。

    不愿孩子背负恶名长大,所以她不能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只有她也同丈夫一起离开,才会有其他人接纳那个无辜的孩子。

    而她最后嘱咐医生,一定要将孩子交给赫连长葑,就是想逼迫赫连长葑接纳这个孩子。

    这是早就设计好的陷阱,也是个赫连长葑最反感的阴谋。

    可孩子没有其他的亲戚,除了他这里,就只有孤儿院一个去处。

    直到后来,他亲眼见到那个在自己怀里嗷嗷大哭的孩子,小胳膊小腿在空中舞动着,哭过之后又莫名其妙地哈哈大笑,他当时沉默的很久,可在第二天就将孩子抱了回去,交给了完全没有回过神来的赫连父母。

    他没有解释过孩子的来历,先前赫连父母还怀疑他是不是在外面私生的,劝说他将孩子他妈也娶回来,可之后赫连爷爷怀着满腔怒火找人去打听过后,他们才隐约知道事情的真相,便同赫连长葑一样,没有异议地接受了孩子的存在,在后来也将他当做亲孙子来看待。

    这些事,从来没有人告诉过赫连逸凡,但他也隐隐约约的意识到什么,所以他从来都不问为什么自己只有“爹地”,却没有“妈咪”。

    “他太聪明了。”

    听到最后,夜千筱的视线又落到了赫连逸凡的身上,眉眼里难得透露出几分温柔。

    这个孩子太聪明太成熟太懂事,已经超出同龄孩子太远。

    可聪明,并不见得是好事。

    人生难得糊涂,看不清这个世界,还不清人的心思,才是最幸福的。

    空着的手指抵在下巴处,指腹轻轻摩挲着,夜千筱渐渐陷入了沉思中,可她还在思量中,伴随着手里被拉扯的力道,眼角余光一抹白色的物品忽然消失,她的意识忽然就被拉了回来。

    等她偏头看去的时候,只见得方才还在她手里的棉花团,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在她抬眼的瞬间,那棉花团就准确无误地落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有些莫名其妙地皱了下眉,夜千筱朝看向旁边的赫连长葑,一眼就见到对方那认真而严肃的脸庞。

    “不喜欢就别吃了。”

    赫连长葑淡淡的说着,算是给了夜千筱一个解释。

    稍稍有些迟疑,可旋即夜千筱便耸了下肩膀,表示接受了他的解释。

    反正才刚吃完晚饭,她又不饿,加上那棉花团的甜味她确实有些受不了,丢了对她来说也没有多大关系。

    “你当初,怎么会决定收养逸凡?”夜千筱微微凝眸。

    虽说是战友的遗孤,但并非没有安置的地方,按照常理来说,谁也不愿意无故接受个孩子当拖油瓶引人非议,五年前的赫连长葑才不过二十出头……

    如果让徐明志去领养个孩子,想必他宁愿花费更大的代价,把孩子送到个愿意收养的家庭里。

    赫连长葑瞥了她一眼,似是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沉声道:“收了他,催婚的不会那么多。”

    “……”

    夜千筱嘴角微抽。

    被如此不要脸的解释给噎了一下,夜千筱同情的看了看赫连逸凡,然后台阶上站了起来。

    “会玩滑板吗?”

    挑了挑眉,夜千筱面向赫连长葑,越过他的头顶朝上面看去。

    台阶上是块空旷的场地,那里聚集着很多耍酷的青少年,有玩滑板的有滑旱冰的也有跳街舞的,从天未黑起,那里就热闹一片,属于青春和阳光的气息扩散在空气中,走过的行人总是会或欣赏或喜悦或感慨的停驻片刻。

    从小就精通各种耍帅技能的夜千筱,对这样的场合总是熟悉不已。

    不用多说,赫连长葑看着她眼底的几分雀跃,就领悟了她的想法。

    “不会,”一如既往冷清的声音,可在他眯眼的那刻,忽然就缓和了几分,“不过,我会看你滑。”

    微怔,夜千筱还未说话,赫连长葑就已经站起身,朝上面走了过去。

    赫连长葑做事向来很干脆果断,可能是在部队里待久了,就算有求于人也是板着张脸的。

    他身着部队的常服,肩章上那两杠两星刺瞎人眼,加上那本身就冷峻沉着的气息,光是站在那里就让人心里忍不住发憷,下意识地将自己这辈子所做的亏心事都回忆了一遍,生怕赫连长葑一把枪就对准了他的脑袋。

    所以,当赫连长葑表示要“借”个滑板的时候,立即有几个小伙子哆哆嗦嗦的将自己的滑板双手奉上。

    等夜千筱来到他身边的时候,得到的是赫连长葑“随便选”的指示。

    看了看几个畏惧又崇拜的小伙子,又看了看摆在面前来的滑板,夜千筱着实哭笑不得,只能在其中随便选了个看得顺眼的。

    这里并非专门的滑板场,但也有滑板爱好者筹集了资金,划出了个场地摆了几个斜坡楼梯道具,在他们这些业余玩家来看,只要有一颗喜欢的心情,就算只是在平地上滑动,他们都可以玩得不亦乐乎。

    “你玩?”

    眼看着忽然出现的一个戴鸭舌帽的人站到了赫连长葑身边,几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脸色顿时就变得不是那么情愿了。

    给一个刚毅挺拔的军人,他们自是乐意不过,可给一个身形纤瘦弱不禁风的小子……

    “有意见?”

    动作灵活的踩上了滑板,夜千筱忽的用手指抬了抬鸭舌帽。

    路灯的光线斜斜的洒落在她身上,将她的侧脸照得清清楚楚,不过巴掌大的脸,五官精致而漂亮,狭长的双眼暴露在光线下,微微弯起的眼里满是挑衅和张扬的意味,视线扫过就成功的激起了他们心里的好胜心。

    操,被小瞧了

    然而,在被激得热血沸腾刚想嚷嚷着比试的时候,他们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冷不丁地愣了愣。

    呃,这是个女人……

    方才乍眼一看,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个女人,虽然个子比较矮,可穿着打扮却趋向于中性化,白色的宽松长袖黑色牛仔裤黑色短皮靴,外加将大半脸都给遮住的鸭舌帽,随意的扫过去,真心看不出任何的女性痕迹。

    而现在,当他们往看清楚那张漂亮精致的脸后,下意识地往她胸口扫去……

    自然,没等他们仔细看,早有意识的夜千筱就踩着滑板转了半圈,留给他们一个潇洒帅气的侧影。

    “想死吗?”

    赫连长葑眸光微冷,低哑深沉的声音里,充斥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威胁。

    “没没没……”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您要滑板吗,我们这里还有。”

    ……

    瞬间,几个小伙子就默契地往后退了一步,脸上不约而同地堆上讨好和谄媚的神色,承认自己是真的怂了。

    作为男的,尤其是他们这种爱刺激的男的,打心眼里崇拜真正的军人,而且对方肩膀上扛着的肩章,真的是他们没有办法轻易招惹的。

    面对这种男人味十足的军人,他们心甘情愿的认怂,而且不为自己的认怂也丝毫的尴尬。

    “敢来吗?”

    夜千筱侧影笔直,她朝那几个怂掉的小伙子挑了下眉,毫不把自己当客人,格外嚣张地下了战书。

    这下,本就对她有意见的几个,当机立断的抓住了这个机会,煞气腾腾地就踩上了他们的滑板。

    “怕你不成”

    有人没好气地横了夜千筱一眼,刻意压低声音嘀咕道。

    与此同时,风猎猎刮过,在诸多视线中,有件极其显眼的外套从空中扫过,紧接着便搭在了夜千筱的肩膀上。

    夜千筱只觉得有双手压在自己的肩膀上,带着温热的气息从身后传递来。

    她微微一愣,就听得赫连长葑一字一顿不容否决的声音,“穿上。”

    颇为疑惑的扫向他,夜千筱看到的则是他眼里的坚定和强势。

    他的意思很清楚,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想了想,夜千筱竟然真的没有跟他争辩,直截了当伸出了手,将衣服套在了身上。

    不就是加件外套嘛,反正这天气也有些冷,对她来说不存在什么损失。

    而,两人这样的动作,落入旁人的眼里只是尤为暧昧的场面,尤其是碰巧跟男友一起撞到这样画面的女生,一个个的视线都像是黏在了赫连长葑的身上,转过身就是对自己男友不贴心的吐槽。

    “开始”

    随着没有滑板的小伙子的话音,踩着滑板在同一起跑线的身影,宛若离弦之箭般顿时消失在原地,紧接着便飞速的朝障碍物滑过去。

    赫连长葑的视线紧紧锁在夜千筱的身影上,最开始眼底还残留着几许担忧,可在十来秒后却忽然松懈下来,萦绕在神色间的唯有欣赏。

    “爹地。”

    不知何时,赫连逸凡来到了赫连长葑身边,虽然抬手抓住了赫连长葑的手,可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在以极炫的花样在空中旋转飞跃的夜千筱,那双清澈好看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惊艳和诧异,隐隐还透露着担心。

    夜千筱是那种无论走到哪儿,都会吸引大堆目光的焦点存在。

    只要她想。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几乎才刚开始玩滑板,她的身影和动作,就渐渐将诸多视线给牵引过去。

    跳街舞的滑旱冰的其他的观众走过的客人……甚至于推着摊子路过的小贩,都不自觉地停下了原先的动作,错愕而惊叹地朝那抹军绿色的身影看去,不过是一眼的功夫就足够让他们的眼睛粘上移不开了。

    常服未曾扣紧扣子,敞开的外套在空中凌乱飞舞,好似掠过了整个璀璨的夜空。

    脚下踩着的滑板仿佛黏在了她脚上,她身轻如燕,每一次的跳跃都刺激而惊险,跃过灌木丛跃过楼梯跃过障碍物,还有空中整整一百八十度的华丽旋转,那抹身影炫酷帅气,在这片夜色中,以极其惊心动魄的状态,冲击着所有观看者的心。

    她不走常规路,怎么高难度怎么来,怎么危险怎么来,可正是因为这种冒险的动作,才让人看得热血上冲紧张而刺激,就算是观众的心都是一揪一揪的,每次她在空中的时候都会狠狠一揪,然她一落地就让人整颗心落地。

    看者的心情都跟过山车似的。

    于是,尖叫声鼓掌声支持声,在偌大的空场地响起,此番热闹的场景与先前截然不同。

    “啊啊啊,好帅好帅”

    “太man了,好想嫁给他肿么破”

    “天呐,这种招数难度也太高了,他不是专业的吧?”

    “啊啊啊加油帅哥加油后面的跟上”

    ……

    不知何时,有堆女生不约而同地充当了拉拉队和花痴,开始扯着嗓子尖叫着喊加油,那一阵阵刺耳的呐喊就跟疯了似的,怕是及百米开外都能够听得清楚明白。

    就连赫连长葑听在耳里,眉头都不满地挑动了下。

    整个路程不算远,夜千筱在最后的斜坡冲上去,再来个漂亮的旋转后,也算是耍帅耍够了,朝赫连长葑招了招手,就笔直的朝他的方向滑了过来。

    没有任何疑问的,大部分视线就转移到了赫连长葑身上。

    从诧异到震撼,再到恍然,不过眨眼功夫。

    赫连长葑才是真正穿部队常服的人,那个戴鸭舌帽的不过是穿上了件外套罢了,并不是真正的军人。

    而,等玩滑板的靠近的时候,那些犯花痴的女生疯狂的凑上前,然后将她的脸看得个清楚。

    那是,呃,一个女人。

    另外,一个俊朗如天神的男人,一个的稚嫩漂亮的小男孩……

    一家三口。

    围观群众几乎默契的想到这个答案,除了段时间的震撼和失望外,紧接着都是些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瞧瞧,这颜值,那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啊……

    停在赫连长葑面前,夜千筱潇洒的跳下滑板,脚尖一踩滑板就自动跳到了她手里。

    “谢了。”

    抬眼扫向看傻了的小伙子,夜千筱捏住滑板的手微微用力,那滑板就在地上旋转着,直接冲着那小伙子而去。

    小伙子手忙脚乱的将滑板抓住。

    “怎么样?”

    夜千筱蹲下身,饶有兴致地看着满脸崇拜的赫连逸凡。

    “好酷”赫连逸凡格外认真的点头,小脸上难得多出几分孩子的稚气,“能教我吗?”

    “有空教你。”

    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夜千筱唇角轻轻扬起,然后抓住了赫连逸凡的小手。

    “走吧。”低头,看着赫连逸凡。

    “嗯。”

    赫连逸凡欢喜的点了点头。

    察觉到围观群众的热情,夜千筱朝闲站在旁的赫连长葑使了个眼色。

    没办法,闹得这么火,只能离开了。

    赫连长葑自是不愿其他人围着夜千筱转悠,没有任何迟疑地就牵着赫连逸凡,准备离开。

    “师,师父……”

    一行三人才转过身,身后就传来个颇为迟疑的声音,紧接着那个抓住滑板的小伙子就匆忙的跑了过来,绕到了他们面前。

    夜千筱停顿脚步。

    “师父……”

    见得小伙子又欲开口,夜千筱干脆的截断他的话,“我不是你师父。”

    “那个,”小伙子面带笑容,却颇为慌张的挠着头发,特别不好意思的,“您,能不能教教我们?”

    “对对对,教教我们”

    “师父,您是不是职业的?”

    “师父,您的招数太帅了……”

    ……

    不一会儿,其他玩滑板的青少年也匆匆赶到,一口一个“师父”,简直喊得倍儿利索,一个个语气里满是谄媚讨好的意思。

    “没兴趣。”

    冷眸一扫,在吓得他们噤声后,夜千筱一口拒绝。

    “师父……”

    “求您了……”

    好几个青少年上前一步,可怜巴巴的看着夜千筱,仿佛夜千筱一不答应,他们就真的会哭似的。

    然而,没等他们一个一个的说软话,所有人在一瞬间就闭上了嘴。

    层层冷气迎面压来,赫连长葑冷厉的视线扫过,仿碾重重压力从他们身上磨过般,那连呼吸都变得困难的感觉,令他们霎时就打消了所有的想法,甚至忽然后悔自己不知死活的举动。

    他们的心思都放在这个招数炫酷的女人身上,却忽视了她身边存在感更强的男人。

    他们本能的对这个身着军装的男人产生畏惧,或许警服还不足以有这样的效果,可“军人”两个字就像是一种坚韧不屈力量,这些人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力量与豪情,都是铁血刚硬的汉子,一旦气场全开,他们这些毛头小伙子完全没有阻挡的余地。

    “走。”

    片刻后,赫连长葑收回目光。

    这一次,再没有人敢阻挡他们。

    而属于他们的背影,却被不少人看在眼里,然后低声与同伴们惊叹。

    俊朗硬气的军人丈夫,绝技超凡的漂亮妻子,还有个乖巧听话的可爱男孩,简直就是让人向往的完美家庭。

    ……

    天色已晚,没有再带赫连逸凡继续玩,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便直接将赫连逸凡送回了酒店。

    近十点左右,赫连逸凡的姑姑还没有回来,但是给了赫连长葑一个电话,表示去了隔壁省处理了件事,现在已经在机场过来的路上了。

    从头到尾,赫连长葑都没有说过她半句不是。

    她本就是过来办事的,只是在赫连父母的提议下,她才将赫连逸凡捎过来,就当做让赫连逸凡跟赫连长葑提前过个年。

    “爹地,姑姑吃饭了吗?”

    倒是赫连逸凡,刚进门就开始摆着副担忧的面容,抬高声音去问赫连长葑。

    自从懂事以来,赫连逸凡就见识过他姑姑的忙碌生活,虽然姑姑具体的工作他并不是怎么懂,可每次只要姑姑一接电话,无论是在怎样的场合她都会离开。

    赫连逸凡跟姑姑生活的时间不长,可却见过很多次姑姑疲惫不堪的回到家什么都不做就趴下睡觉的模样,太多次连饭都忘了吃以至于胃疼的死去活来的,每次看到那样的场面,他只能笨拙的给她泡面,或者去翻找自己的零食。

    当然,被“遗弃”的事情,他已经习惯了。

    挂断电话,赫连长葑听到话,眉头就冷不防的一皱,显然他也了解自己妹妹的生活。

    “我出去一趟。”

    朝夜千筱说了一句,赫连长葑就转身出门。

    ……

    时间有些赶,赫连长葑就在附近买了份夜宵。

    车水马龙的街道,这个时辰也不缺来往的行人。

    赫连长葑才走出店面没多远,眼角瞥到某个身影,脚步倏地停了下来。

    “赫连队长,可以耽误点时间吗?”

    女人缓步来到他身边,勾魂双眸微微的眯起,温柔魅惑的声音简直连骨头都能酥化似的。

    ------题外话------

    最近变成取名废,简直不想写章节标题了,to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09话:想死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