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0话:我喜欢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赫连队长,可以耽误点时间吗?”

    走至赫连长葑身上,换了件黑色紧身长裙的女人,仍旧不掩举手投足间的妖娆妩媚之姿。

    停在原地,赫连长葑寒眸微抬,慑人的视线落到女人身上。

    不经然间,不喜地皱了下眉。

    “还不走?”

    字如寒冰,声音冷漠至极。

    夜千筱故意将她放走,赫连长葑又怎会不知?

    他不清楚夜千筱的目的,但他不是非抓她不可,既然事情告一段落,他也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你倒是挺护着她的,她可是将想杀你的人放走了。”

    女人双手环胸,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赫连长葑抓住夜宵袋子的手微紧,绕过挡在前方的女人,直接往酒店方向走去。

    “哎”

    女人连忙走到他面前来。

    “夜千筱,家境优渥,自幼娇生惯养,性格刁钻蛮横,倔强又骄傲……资料上是这样的,没错吧?”

    女人幽幽的声音入耳,赫连长葑的脚步再次顿住。

    “赫连队长,像你这种阅人无数的,难道就真的没有起疑过?”

    朦胧的路灯下,她笑靥如花,魅惑如妖,如一针见血的将问题抛出。

    赫连长葑神色冷清,目光如炬,寸寸从女人身上碾压过。

    被这种压力震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女人脸色终于绷不住,唇边笑意也淡了几分,“我跟她接触才个把小时,你知道我对她的印象是什么吗?果断,狠厉,嚣张,神秘,心机重,老狐狸……嘿,赫连队长,你难道没有发现,她现在的表现,跟她以前的过往,完全不同吗?”

    成长环境足以影响一个人。

    按理来说,以夜家的环境,养出性格恶劣的刁蛮小姐或是养出知书达理的大家小姐,都很正常。

    但,绝对养不出现在的夜千筱。

    那个人,就像是在危机四伏的沼泽里成长出来的,通晓所有黑暗法则,知晓所谓生存之道,再险恶的环境下她也能做到游刃有余。

    “你肯定跟我们这些人打过交道,你有没有觉得,”看着愈发冷漠的赫连长葑,女人笑意浓浓,“她跟我们,才是一类人?”

    幽暗的光线下,赫连长葑眸光愈发深邃,犹如深不见底的寒潭。

    却,冷冽如刀。

    刀锋片片刮过,女人心里猛地一颤,面上却强装着平静。

    “不觉得。”

    赫连长葑沉声着开口,声音饱含磁性。

    “哦?”

    女人眸光微闪,难掩其中诧异。

    一个为国家做事的特种军人,竟然会接受一个行为诡异强大的毫无根据浑身神秘色彩的女人?

    这不科学。

    部队需要清清白白的人。

    夜千筱隐藏的身后,可能藏有许多不为人知。

    “她跟你们,”赫连长葑神色冷静,“不会是一类人。”

    “这可说不准。”

    女人眯起眼睛,迎上赫连长葑那锋利如刀的视线,心里却狠狠地一缩。

    “挑拨离间没有用,”赫连长葑微微敛眸,低眸认真的看进她的眼里,嗓音沙哑醇厚,“你不会比我更了解她。”

    莫名地,女人微怔,有股力量揪住她的心似的。

    下一刻,属于她的笑容愈发的耀眼。

    “如果你不是东国的军人,我还真想把你扛回家去。”

    不掩饰眼里的欣赏,女人笑得妩媚动人。

    这个男人比她可要厉害多了,不过几句话,就有让人神魂颠倒的本事。

    专情的男人,总是特别有魅力。

    “如果不是她放过你,你现在已经在接受东**人的审讯了。”

    赫连长葑冷邦邦的放下话,便不再看她。

    直接离开。

    女人看着他的背影离去。

    幽光之下,男人身影挺拔,光线在他身上洒下朦胧光晕。

    明明待他人冷若寒冰,可在那个女人面前,却如冰山融化温暖如春。

    真是个让旁人嫉妒的男人。

    女人微微眯起眼睛,眸光趣味更甚,那锁在男人背影上的视线,隐约交错着几分贪婪和渴望。

    ……

    拿着夜宵回去的时候,正好碰到抵达酒店门口的赫连卉凝。

    “哥”

    大老远的,赫连卉凝就朝赫连长葑挥手,匆匆忙忙地就朝他跑过来。

    “给。”

    没等对方热情的扑过来,赫连长葑就将夜宵丢过去,制止了她的动作。

    “啊,谢谢哥”

    看清楚迎面丢来的袋子,赫连卉凝顿时笑得眯起了双眼。

    赫连卉凝长得很像母亲何诗霓,继承了那端庄的柳叶眉瓜子脸,但性格却与她的长相相差甚远,她完美的将小舅叛逆乖张的性格继承下来,在家里从小就不是让人省心的存在,好几次气得赫连爸爸想将她扫出家门,最后都是何诗霓和赫连长葑劝住的。

    而,在这个家里,赫连卉凝谁的话都不听,就算老爷子她都会对着干,只有在赫连长葑面前才会听话乖巧,甭说反叛乖戾了,就连随便发火都不敢。

    一直以来,只要她有任何事,赫连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赫连长葑。

    “上去吧。”

    赫连长葑声音淡淡的,眼角眉梢柔软了几分。

    “你跟那个……唔,嫂子一起来的?”赫连卉凝咬着面饼,吐词不清。

    来到电梯门外,赫连长葑眸光微顿,颇有深意地扫向她。

    赫连卉凝古灵精怪的,自然知道他疑惑什么,便快速地咽下面饼,解释道:“是妈跟我说的,她已经认准嫂子了。”

    于是,赫连长葑便不再追究。

    “一起来的。”

    话音落地,电梯叮咚一声,缓缓打开。

    两人走了进去。

    “哥。”

    赫连卉凝狼吞虎咽的间隙,又忽然喊了一句。

    “嗯?”淡淡应声。

    “嫂子同意跟你在一起了吗?”

    “……”

    赫连长葑脸色微黑。

    “啊哟,那你知道怎么讨女人欢心吗?”赫连卉凝幸灾乐祸的看他。

    “擦擦。”

    嫌弃地扫了眼她的小花脸,赫连长葑将一包纸巾丢过去。

    赫连卉凝手忙脚乱的接住,差点儿把手里的面饼给丢掉了。

    “赫连长葑同志,你这样转移话题是心虚的表现。”

    胡乱地擦了擦嘴,赫连卉凝又咬了口的面饼,有些感慨地摇头。

    赫连长葑斜了她一眼,懒得接她的话。

    进到酒店房间的时候,赫连逸凡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而夜千筱正坐在旁边,索然无味地翻着本故事书,颇为无聊地等待着他们回来。

    “嫂子好。”

    在路上解决完个面饼的赫连卉凝,以干干净净精神抖擞的形象出现在夜千筱面前。

    室内光线明亮,夜千筱双腿交叠倚在单人沙发上,姿态优雅而懒散。

    闻声,她却连眼睑都没抬一下,仍旧待定自若的翻着书,浏览着最后一个故事。

    “嫂子。”

    赫连卉凝忽然就弯腰凑到夜千筱面前,好看的眼睛微微弯起,目光里隐藏着几分打量。

    “离远点。”

    夜千筱未抬头,冷淡地说着。

    于是,赫连卉凝看了看她手中的书,注意到自己垂落的影子,然后识趣地往旁边移了移。

    夜千筱在看书,赫连卉凝在看她。

    赫连长葑不发一言,抱起赫连逸凡往里面的卧室走去。

    空气静谧,经不起丝毫声响,直至将最后一页看完,夜千筱将书本合上,然后凝眉看向站在旁边的人。

    “什么事?”

    她淡淡的问着,终于有搭理赫连卉凝的意思。

    “没事啊。”

    赫连卉凝忽然就直起腰,将打量的神色收了回来,干净白皙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

    夜千筱莫名其妙。

    “书好看吗?”

    在旁边坐下,赫连卉凝拎起茶壶,轻缓的倒了杯茶。

    “还好。”

    夜千筱将书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本精装童话书,“格林童话”几个字端正的印在封面上方,淡雅的装帧设计,没有任何配图,有的只是素朴简约的纹路。

    “不觉得幼稚吗?”赫连卉凝兴致勃勃,将倒好的茶推到夜千筱面前。

    “幼稚。”

    夜千筱简洁的回答。

    相对于她们来说,确实过于幼稚。

    可,童话,本就不是写给她们看的。

    她不见得会喜欢,可肯定一本书的价值好坏,也不需要她是否喜欢。

    “哈哈……”

    眼眸微微转动,赫连卉凝忽然开怀大笑。

    “我为刚刚冒昧的称呼道歉,”停住了笑声,赫连卉凝换上副正经的面孔,忽然朝夜千筱伸出手,“我叫赫连卉凝,职业,法医。”

    疑惑的凝眉,夜千筱停顿片刻,同样回握住她的手,“夜千筱,军人。”

    捉摸不透的态度,意料之外的反应。

    不可否认,赫连长葑这个妹妹,要比他好玩得多。

    两人没有聊多久。

    时间接近午夜,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也该离开了。

    “再见。”

    赫连卉凝站在门口,笑眯眯地朝两人摆手,直至他们俩消失在电梯里,她才心情不错的进了屋。

    走出酒店的时候,赫连长葑收到一条短信

    我喜欢这个嫂子,哥,加油啊。

    备注,赫连卉凝。

    扫了眼短信,赫连长葑又将手机收了回去。

    车子停在酒店停车场。

    开门,关门。

    两人一言不发的坐上了驾驶位副驾驶位。

    “有事要说?”

    夜千筱的声音很轻,丝丝疑惑在宁静夜色划过,不惊起丝毫波澜。

    赫连长葑将钥匙插进去,却一直没有开车。

    闻声,他偏过头,看向身侧的夜千筱。

    灯光离得很远,光线很暗,视野内看不太清晰,好似什么都笼了层朦胧。

    夜千筱的身影隐在阴影里,取下遮挡的鸭舌帽,却仍旧笼罩了模糊的光晕,有清风从窗外徐徐而入,将垂落的短发撩开,露出如玉的脖颈。

    她看着他,眼睛乌黑如墨,目光灼灼,直逼人心。

    “有。”

    赫连长葑轻轻吐出一个字。

    微微凝眉,夜千筱收敛了些许锐利,神色淡然。

    他们俩,谁也捉摸不透谁的心思。

    “因为我放跑了她?”她问。

    “不是。”

    赫连长葑盯着她,细细的打量。

    “为什么不是?”

    扬眉,夜千筱不肯善罢甘休。

    她放走那个女人,赫连长葑应该早就看出来了,他甚至可以猜到那个女人就是冲着他来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很有可能跟那个女人是一伙的。

    一路上都有赫连逸凡,他们俩不约而同地忽略这个话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可该弄清的,也是要弄清的。

    “我信你。”

    声音几乎在耳畔洒落的,赫连长葑忽地靠近。

    刹那间,两人的距离不过咫尺之隔。

    “你没有理由相信我,”夜千筱与他的目光对视,异常固执,“我的举动可能会害死你。”

    视线交错,两人对视良久。

    赫连长葑忽的笑了,扬起的唇畔,藏着的是几分苦涩,“你没必要试探我。”

    他知道的夜千筱,从不是这种追根究底的人。

    如此咄咄逼人,不过是想试探他。

    而,为什么试探?

    他不知道。

    他想,她也不知道。

    可有一点他知道,只要他有丝毫犹豫的表现,夜千筱将毫不犹豫地跟他划清界限。

    “抱歉,我没想到你相信我的理由。”

    在他的脸上的停留片刻,夜千筱忽然移开目光,往车前方看去。

    有些刻意避开的意思。

    “你能想到的。”

    赫连长葑抬手扣在她的肩膀上,微微施以力道。

    力道有些大,夜千筱疼得蹙眉,旋即便略带火气的扫过来,然才偏头就见得对方靠近,温热的气息洒落在皮肤上,温柔的吻停落在唇畔。

    他紧紧扣住她的头,令她无可反抗。

    激烈而疯狂的吻。

    属于男人的气息冲击着感官,夜千筱微微的睁大眼睛,对上那双夹杂着疯狂情绪的眼睛,有种肆意的情绪狠狠地冲击着心底。

    连她自己都有些错愕。

    不知谁咬破了谁的唇,鲜血在口腔内蔓延,满嘴都是浓浓的血腥味。

    可,愈发的疯狂。

    空气中弥漫着掠夺的气息,这寂静的天地里,任何声响都成了无可阻挡的刺激。

    良久,赫连长葑终于离开她,可双手却压在她的肩膀上,她被摁在椅背上,迎面而来的是种压迫感。

    “你有病啊”

    莫名其妙地吻让夜千筱心里燃起了怒火,她没好气地瞪向赫连长葑。

    浓浓杀气扫过,可对赫连长葑来说,却不存在任何杀伤力。

    “是,都病危了。”

    赫连长葑重重地接下她的话,语气里也染了几许怒火。

    他压着她,遮挡着她的视野,垂落下的唯有他的阴影,可他的脸却隐在黑暗中,爆发的情绪谁也看不清晰。

    夜千筱微微错愕,瞳孔里倒映着他的身影,感觉到他近在咫尺的呼吸,还有那不知为何燃起的火气。

    “你先冷静。”

    脑子在急速运转,夜千筱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率先将那抹怒火压下去。

    她平时做事看起来很果断,任何矛盾都能一针见血。

    可事实上,她完全不适合与人争吵。

    理不清的时候,她会很烦躁的选择暴力和打压。

    但在没法用暴力解决的时候,她的脾气总是莫名地变得很好。

    “你倒是很冷静。”

    赫连长葑眯起眼睛,将夜千筱那张平静的脸看在眼里,心里暴躁而不爽。

    他都快被她逼疯了,这个女人还能保持冷静?

    “我们说到哪儿了?”

    直接忽略他的隐藏含义,夜千筱有些烦地整理着思绪,轻飘飘的问出这么句话。

    “夜千筱,你能不把自己藏起来吗?”

    赫连长葑猛地低下头,鼻尖几乎跟她的接触,他眸里暗流汹涌,仿佛有什么即将破涌而出。

    他怒不可遏,几乎要失去控制。

    强大的冲击力迎面扑来。

    心里倏地一紧,夜千筱下意识地偏过头,不愿与他对视。

    “不能。”

    她的回答,固执而倔强。

    谁都有要隐藏的东西,她有太多不能被发现的弱点,那些危及生命的东西,她已经习惯性的抛弃。

    赫连长葑于她,还不到敞开一切的地步。

    “我喜欢你。”

    声音微低,赫连长葑看着她的侧脸,不掩眉宇间的挫败感。

    他是个很冷静的人,一直都是。

    同夜千筱相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他这次冲动而暴躁,与夜千筱的镇定冷静截然相反。

    在对她产生感情的时候,他就输的个彻底。

    因为再面对她,他的冷静和克制,就早已被击溃得彻底。

    夜千筱没去看他,眼睛对准着窗外,凉风迎面吹过来,令眼睛涩涩的有些发疼。

    “没意义。”

    她这样说,声音微凉。

    感情于她来说,是最没意义的事情。

    习惯不被束缚的她,所谓的感情只能是牵绊,她没法承担任何人的责任,也不愿让人承担她的责任。

    属于她的人生,她不想跟他人分享。

    “对你来说,确实没意义。”

    凉凉地接话,赫连长葑倏地松开她,逆着光的他,看起来冷清异常。

    他一字一顿,“所以,我不会缠着你。”

    刚刚那番试探,足够他确定了她的感情。

    既然她冷静自制,不愿将心扉敞开,那他做的任何事情,确实没有意义可言。

    她是夜千筱,不是纠缠对她好便能感化的。

    所以,就这样罢,反正他也不奢求什么。

    “开车吧。”

    见到赫连长葑坐回位置,冷静的侧脸一如既往,探究不到其余神色。

    夜千筱有些烦心,将鸭舌帽戴在头上,刻意压低了些许,遮拦住她的眉眼。

    她抿了抿唇,嘴里残留着血腥味。

    唇角被咬破了。

    有些疼。

    叹了口气,她偏头看向窗外,在清凉的夜风中渐渐闭上了眼。

    ……

    赫连长葑是第二天消失的。

    来无影去无踪,在他身上形容再贴切不过。

    他的兵在昨天就已经离开基地了,当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之后,这个基地有关他们的记忆,都只能算是记忆了。

    刘婉嫣很感慨,既然不在一个部队,今后见面的机会就难上加难。

    如果论部队生活的话,有可能再也见不着面了。

    所以,刘婉嫣得空的时候总不忘从夜千筱那儿套出点儿话来,可她那点心思夜千筱怎么会看不出来,硬是一个字都没往外露。

    ……

    而,在除夕将近的时候,夜千筱守了三天的菜地。

    每天的训练结束后,其他人都在加班加点的拉体能,可她却去菜地里守着。

    所谓守菜地,她也没做别的,而是在田埂上溜一圈,然后坐在田埂上从黄昏守到天黑。

    她曾挖土种植的那块土地,已经有白菜和韭菜茂盛生长着,片片翠绿在土地里散开,随风摆荡,尤其好看。

    “你是不是特别舍不得?”

    刘婉嫣曾别有深意地问她,却遭到了夜千筱不屑的白眼。

    直到第四天,炊事班策划着要不要参加新年之后的各种比赛节目,夜千筱以“训练”为借口,每天在训练场练到深夜才回去,终于忘记了去逛她的那块菜地。

    终于,在基地热闹的气氛中,迎来了除夕夜。

    炊事班买了很多的面粉蔬菜肉类来,然后在这个晚上全部分发给连里的战士们,就连新兵都特地没有落下。

    在部队过年的气氛,跟家里总是不一样,可对于新兵来说总归是新奇的,三两成群的围聚在一起,不知是有多热闹。

    而,刘婉嫣将所有面粉发完后,忽然意识到

    夜千筱又消失了

    ……

    海岸边,沙滩上。

    天色昏暗,细雨绵绵,海水涨落。

    空荡荡的海岸,除去海水的撞击声连绵细雨洒落之声呼呼咆哮的海风声,就再也听不到其它。

    与基地里热闹的气氛相比,这里过于冷清寂静。

    而,在这朦胧的夜色里,一个全副武装的身影忽然从海水里冒出来,在脚踏到松软的沙地后,她一步一个脚印,颇为艰难地往岸上走。

    浑身的水都在哗啦啦的往下掉,冻得脸色苍白的夜千筱皱了皱眉,将手里的海鱼狠狠地甩在地上,撞得那条鱼在地上跳了跳,然后就焉了吧唧的不再动弹。

    在海里待了两个小时以上,夜千筱的体力已经耗费的差不多了。

    事先准备的木柴,也被这猝不及防的雨给淋得湿透。

    夜千筱有些烦躁,在那堆木柴旁坐了下来。

    “怎么在这里?”

    几乎才刚坐下,夜千筱就听到个温和的询问声。

    在海里游了十多公里,夜千筱骨头都快散架了,浑身冷得直颤抖,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

    过了很久,感觉到站在背后的人一动未动,夜千筱才懒懒的回答,“武装泅渡。”

    雨水滴落在脸上,还在持续的带走身上的热量,夜千筱垂落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感觉有些僵硬。

    站在身后的身影忽然往前几步,然后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是宋子辰。

    或许是在冷水里浸的太久了,夜千筱的感官有些迟钝,并没有意识到宋子辰如先前有些不同。

    可以说,她根本就没心思去观察宋子辰。

    他看起来温润如玉,可眼角却扬着几分邪魅。

    从头至尾,他的目光都锁在她身上,在迷离的夜色下,总带有令人捉摸不透的情绪。

    “今天可是除夕。”

    宋子辰的声音微微拖长,在这寂静的海边,增添了异样的意思。

    “我知道。”夜千筱淡淡道。

    所以她才捉了条鱼来犒劳自己。

    不过,她现在太冷了,冷得手脚毫无知觉,可她暂时也不想活动。

    “有心事?”

    宋子辰就坐在她的身边,将她苍白的脸色发抖的手脚看在眼里,却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

    仿佛在他看来,夜千筱根本就没有任何异样般。

    他的言语和行动,截然不同,给人一种太假的感觉。

    夜千筱微微眯起眼,语调忽冷,“离我远点。”

    她最近的训练时间很有规律,除了牧齐轩和祁天一安排的之外,她基本上都在拉体能,比如跑步单双杠武装泅渡。

    只要观察过她,就能在这里找到她。

    当然也知道她从海里出来,会利用一段时间才能缓和过来。

    可是,她想不通宋子辰怎么会盯上她。

    宋子辰偶尔会给人两种不同的感觉,就像是隐藏在暗处的人格似的。

    明明前一刻还是温柔和善,可下一刻却忽然诡谲莫测。

    跟这样的人接触,绝非轻松简单之事。

    宋子辰并没有理会她的警告,反而忽地问道:“需要火吗?”

    “……”

    闭了闭眼,夜千筱懒得搭理他。

    不知他从哪儿找出来的干草,很快就将火给点了起来,忽然旺盛起来的火焰,就连淅淅沥沥落下的雨水都没法浇灭。

    可宋子辰该死的将她的话听进去了

    “离我远点。”

    于是,他就真的将火堆在两米开外,夜千筱连余热都感知不到。

    紧紧皱眉,夜千筱着实不想理他,双手撑在海滩上让自己借力站起来。

    体力在恢复可知觉却麻木了,她甩了甩自己的手,连那条鱼都不想去捡,转身就缓步朝基地的方向走去。

    “等等。”

    随着阵低沉的声音,手腕忽的被抓住。

    夜千筱用力向挣脱,可却意识到自己手腕被抓的死死地,没有丝毫可以挣脱的余地。

    “你浑身都湿透了。”

    宋子辰的声音忽然就温柔起来,那是种仿佛连冰都能化掉的温柔,柔柔缓缓拂过,能暖到人的心里。

    然而,夜千筱的心却一寸寸的凉的彻底。

    她刚抬起另一只手,那只手腕同样被抓住。

    双腿沉重如灌了铅,未曾恢复的知觉令她连动弹都不得,她心里怒火中烧,抬眼间目光锋利的扫过去,杀气腾腾。

    以他们俩的姿势,从斜上方的角度来看,仿佛在亲密拥抱般。

    雨水渐渐变大,撑着伞来寻人的刘婉嫣诧异的停在十米开外,她的脚跟生根似的扎在原地,那似是相拥的两抹身影毫无防备的出现在眼帘。

    这画面,就像针,狠狠刺入心里,连根没入。

    太疼。

    抓住伞柄的手紧了紧,骨节都泛着苍白。

    迎面吹来的风将雨水吹打在身上,好像眼里都湿润了般,溢满的水从眼角滑落的刹那,却带着滚烫的温度。

    眼睛闭了闭,泪水沿着脸颊滑落,刘婉嫣深深地吐出口气,再不愿多看一眼。

    转身,离去。

    可那消瘦的身影,撑在她头顶的雨伞,却摇摇欲坠。

    “她走了。”

    直至那抹身影消失,夜千筱才冷冰冰地开口。

    她的声音,寒冷若冰。

    杀气汹涌。

    宋子辰忽的松开她。

    刹那间,夜千筱苍白的手猛地握拳,在猝不及防间,狠狠地朝宋子辰的脸揍了过去。

    眼底划过抹惊讶,宋子辰勉勉强强的躲开,可紧接着夜千筱另一个拳头已经伸到他面前,以无法避开的速度,重重地击在他右边的脸上

    狠狠一击,令宋子辰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

    “混蛋”

    没好气地骂了声,夜千筱眸底锋芒不减,旋身飞起一脚,力道十足的朝刚刚站稳的宋子辰踢过去。

    危机感猛然逼近,宋子辰下意识地抬起手肘挡住,再度接下了夜千筱的两脚。

    他没有回击。

    “你喜不喜欢她,跟我没有关系。”夜千筱冷着脸,用力地揪住他的衣领,精致的脸冷若冰霜,“别扯上我”

    妈的

    她很少有这样窝火过

    也很少有这样憋屈过

    她早该猜到宋子辰趁这个时候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企图的

    可这个混蛋在她知情的时候,还将她利用得这样彻底

    “我没想扯上你,”宋子辰忽然笑了,笑得如妖孽般,他狠狠地擦了擦嘴角边溢出的血,那笑容中带有几分疯狂,“可跟她关系最好的是你,我也没办法。”

    夜千筱拳头微微颤抖,再度用力朝宋子辰挥舞了过去。

    空中忽的伸过来只手,将她力道不足的拳头抓住。

    过度的训练让她体力不支,本就没有办法同宋子辰对抗,刚刚若不是她动作猝不及防,恐怕也不可能揍到宋子辰。

    而现在,宋子辰已经有了足够的警惕。

    “你什么目的?”

    可尽管处于弱势,夜千筱的气势也丝毫不弱。

    “她不是喜欢我吗,”宋子辰忽的眯了眯眼,眼底划过丝丝兴致,“我对她的喜欢很感兴趣。”

    气到一定程度,夜千筱忽然就冷静下来。

    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没有她印象中的温润如玉,也没有待人的温和友好。

    简直就像变了个人。

    眸光微闪,夜千筱松开了他的衣领。

    与此同时,对方也松开了她的手腕。

    脱离了束缚,夜千筱眸光微凝,“所以你想测试她喜欢你到什么程度?”

    宋子辰低眸看她,眸光笑意流转。

    “是。”

    他毫不否认,干脆果断的承认。

    既然刘婉嫣口口声声说喜欢他,而她又很成功的吸引了他的兴趣,他为什么不能好好玩玩她?

    她是个很坚韧的人,所以,他很期待她爱得死去活来的样子。

    至于眼前这个人……

    如无意外,他是不会去招惹的,可他一直以自己的恶趣味优先。

    他想看看,经此一事,刘婉嫣和夜千筱,到底会不会决裂?

    不管怎么说,都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咚咚咚”

    基地的方向,响起了十二点的钟声。

    远处,烟花冲天而起,绚烂多姿。

    抬眼看向远方的烟火,宋子辰神色更是柔和,他微微低下头,靠近夜千筱的耳畔。

    “新年快乐。”

    轻声低语,随风飘过。

    夜千筱面无表情,神色冷漠。

    雨滴越来越大,夜色越来越深。

    宋子辰沿着原路离开,背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远方的黑暗中。

    涨落的海水声在耳边环绕,风雨迎面打落在身上,将全身的知觉都给剥夺。

    夜千筱在原地站着,抬眼看向黑不见底的天空。

    她神色清冷,不起波澜。

    ……

    “千筱,你去哪儿了?”

    才抵达食堂附近,徐明志就不知从哪儿窜出来。

    雨水不断,很快就将他淋得湿透。

    “游泳。”

    耸了耸肩,夜千筱的随意的回答。

    湿漉漉的发丝贴在额头脖颈,在路灯的光线下,衬得她脸色愈发的苍白。

    徐明志将她看得个清楚,猛地便是一惊,抬手碰了碰她的脸颊,又急忙拉住她的手,探测温度。

    冰凉刺骨。

    简直没有任何温度。

    徐明志脸色突变。

    “找我什么事?”

    将手给抽了回来,夜千筱淡淡的问道。

    “先回炊事班,洗个热水澡,我给你去拿药。”

    不由分说的抓住夜千筱冰凉的手,徐明志拉着她直接往炊事班的方向走去。

    夜千筱挣脱不开,倒也由他,并未跟他僵持。

    既然除夕之夜,必定会有些奇葩守夜,炊事班的人便是其中之列,所以两个寝室根本就见不到人影。

    徐明志也不管什么男女有别,直接跟着夜千筱进了女兵寝室的门。

    而,当夜千筱洗了澡进门的时候,便看到他不知从哪儿弄出一堆的药丸来。

    “来,把这个吃了。”

    很快的,徐明志就端来杯热水,捧着大把的药丸走到她面前。

    无奈地凝眉,夜千筱朝他翻了个白眼,旋即接过那杯热水,选了粒感冒药,就直接吃了下去。

    她只是热量损耗过度而已,没有及时补充保暖,才导致她浑身冰凉,现在洗了个热水澡,身体早已恢复了知觉。

    吃药,不过是让徐明志放心。

    “说吧,什么事。”

    将杯子往桌上一放,夜千筱倚靠在桌子旁,再次问明徐明志的来意。

    “柴阿姨给你打电话来着,电话没有打通,就让我来找你。”

    今天是过年,就算柴欣君和夜长林都打电话来,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夜千筱微微点头,“我待会儿回个电话过去。”

    “还有,”徐明志语调微顿,有些别扭的看着她,“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夜千筱应付似的回了一句。

    顿了顿,她见着站在原地的徐明志,忽的想到什么,“有红包吗?”

    “有”

    徐明志立即道。

    夜千筱微愣,她不过是随口问一句罢了。

    然而,很快的,一个小礼品盒外加一个显眼的红包,就被塞到手中。

    微微低头,颇为迟疑地看着塞到手里的东西,夜千筱一时间还真没有反应过来。

    “谢了。”

    夜千筱抬眸看着他,脸上扬起抹淡淡的笑容。

    事实上,她已经很久没过过年了。

    这几年她都没有踏入东国的土地,属于这里的所有习俗她都渐渐忘却,偶尔有人会在某个日子里告诉她嘿,虽然远在他方,可我们也可以帮你庆祝?

    当然,她接受所有的好意,却拒绝了所有的实际行动。

    她只是忽然想起有这样的习俗,所以才一时兴起问了徐明志一句,却没有想到对方真的将红包给出来了。

    “我的红包和新年礼物呢?”

    徐明志笑眯眯地,有些得寸进尺。

    夜千筱蹙眉,下意识的在房间里搜寻。

    她本就没想过这个新年,自然没有事先准备什么礼物,可……

    回他一个礼物似乎也没什么。

    不过她的物品向来很少,除了几件衣服,就只剩下从军用品店那里坑蒙拐骗来的一些小玩意儿。

    那些都是部队里每个人都会发放的。

    “要不,把这个给我?”

    犹豫间,徐明志已经出声。

    夜千筱抬眸看去,便见得徐明志从她的放在桌上的零碎物品里拿出把军刀来,在明亮的灯光下,朝她微微晃了晃,不由得有些晃眼。

    眯眼看了看,夜千筱冷不防地有些愣住。

    那是把三叉戟折刀。

    黑色的刀柄,不过手掌大小,可随身携带。

    是她洗澡前放下的。

    也是……

    赫连长葑给的。

    ------题外话------

    从十点左右开始写这章,直到现在,揪心了一天。

    一直以来,筱筱都是强大潇洒的形象出现在文里的,可她说到底还是个正常人,不是变态啊。

    所以,她也是有软肋的。

    啊,会不会有人看到这儿就弃文了……

    ,不管怎样,先笑一个给泥萌看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10话:我喜欢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