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1话:丢人现眼的厨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微微偏了下头,将那把三叉戟折刀看在眼底,夜千筱倒是有些迟疑。

    这把刀,毕竟挺好用的。

    “不愿意?”徐明志扬眉。

    眸光微敛,夜千筱走到自己柜子前,开门在里面翻看了下,紧接着随手丢了个东西过去。

    黑色的物体从空中划过,徐明志微微抬眼,迎着头顶的灯光,将丢过来的物体给抓住。

    低眸,定睛一看,是副墨镜。

    “送你了。”

    夜千筱拍了下手,然后将柜门给关上。

    把玩着手中墨镜,徐明志嘴角微抽,阴阳怪气瞥了夜千筱一眼,“您可真大方”

    “刀给我。”

    耸耸肩,夜千筱朝他伸出手。

    撇了撇嘴,徐明志失望地看向小气吧啦的夜千筱,只能抬手将折刀给扔了过去。

    折刀握在手中掂了掂,夜千筱随意地扫了眼,就将其放入了口袋里。

    “明天请你吃饭。”

    夜千筱挑眉,许下了个承诺。

    “好嘞。”

    听罢,小徐同志瞬间喜笑颜开。

    相对于徐明志的礼物,夜千筱将坑蒙拐骗来的墨镜做礼物,确实有些不走心。所以在将徐明志轰走之前,夜千筱又掏出了把小匕首送给了他。

    她向来喜爱刀,能够被她看中的,不一定多有价值,可质量绝对不会低,用着顺手只是前提。

    所以,拿到刀的小徐同志,就算是被“轰走”,也是眉花眼笑的。

    夜色渐深。

    夜千筱给柴欣君打完电话后,时间已到凌晨两点。

    估摸着不会有人进来,夜千筱便关了门熄了灯,跳上床铺去休息。

    然而,她刚将叠成豆腐块的被子摊开,就见到有什么从被子里掉下来,意外的落到她的手边。

    微微一愣,夜千筱借助外面的路灯,隐约可见洒落在旁的是个红色包装的物品。

    红包?

    眼底有抹意外闪过,她将红包捡起来,在靠近窗前的方向打开。

    两百块钱,一张纸条。

    新年快乐。

    简单的扫过一眼,夜千筱便认出了字迹的主人。

    她曾经跟刘婉嫣一起写过检讨,对刘婉嫣的字迹自然熟悉。

    盯着手里的红包看了会儿,夜千筱稍稍凝眉,便动手将钱和纸条塞回红包。

    可,她才刚收好,门便被推开了。

    灯光未亮,夜千筱应声看去,便见得走进来的身影,目光霎时顿了顿。

    门外的院里亮着路灯,房间内光线微弱,但可隐约看清个大概。

    走进门的是刘婉嫣,在外面的雨水中染了满身的寒气,她刚想去开灯,可似乎意识到什么,抬眼就朝夜千筱的床位看去。

    两人视线相对。

    从窗口洒进来的光线,正好落到夜千筱的床位上,在昏暗的房间内,她的身影却显得尤为清晰,包括她手里拿着的东西。

    开灯的动作微顿,刘婉嫣眸光暗下去,旋即偏过身,直接朝自己的床位走去。

    一如既往地跳上床,刘婉嫣连衣服都没有脱,就盖上了自己的被子。

    她背对着夜千筱睡着,一动不动的,连看都不愿意多看夜千筱一眼。

    敛眸,夜千筱没有出声,将手里的红包放到枕边,她将被子撩起来,同样倒下就睡。

    ……

    基地过年,有很多的人自愿守岁,整晚自是热闹非凡。

    几个人围聚在一起,拿着一副扑克牌就能过一夜。

    炊事班的人守到天亮,在鞭炮声响起的刹那,他们便开始在厨房里的忙碌。

    夜千筱和刘婉嫣自然也是其中一员。

    可,夜千筱进厨房的时候,却被小严给拦住了去路。

    “做什么?”

    夜千筱顺势倚在门边,挑眉看着笑眯眯地小严。

    “不够义气啊,你昨个儿去哪儿了?”

    小严往旁边走了一步,再次挡在她面前。

    “加练,睡觉。”夜千筱直言不讳。

    “嗬,昨个儿可是过年诶,”小严不可置信地瞪着她,恨不得抬手去戳她的脑袋,“咱们炊事班可就你一个人缺席了。”

    “呃,”夜千筱想了想,抬手搭住他的肩膀,略微认真道,“抱歉。”

    “……”

    小严猛地一梗,彻底败了。

    与此同时,嘈杂的厨房里冷不防地传来一阵粗犷的声音,“别挡在门口了,快来吃饺子,昨晚特地给你留的。”

    闻言,小严乖乖让开。

    夜千筱刚想进门,便见得身侧有个身影走过,激起一阵凉风。

    是刘婉嫣。

    目不斜视地走进去,刘婉嫣未曾看她。

    停顿了下,夜千筱收敛眸光,旋即进了门。

    从昨晚吃过晚饭后,就没有再吃过其它,昨天晚上是累的没有知觉了,她只想着休息,今个儿起来倒确实觉得自己饿了。

    外面的天色仍旧很黑。

    厨房里亮着灯光,却看得不够清楚。

    可夜千筱一进门,就见得那热气腾腾的饺子,还有摆放在旁边的小板凳。

    “感动吧,特地留的哦。”

    小严凑到夜千筱旁边,说话之际莫名地添了几分心酸。

    他们炊事班本来人手就不够,昨晚的面粉肉馅都被那群精力充沛的士兵给抢走了,轮到他们得空的时候,留下的材料着实少得可怜。

    所以,这盘饺子,可是他们费劲千辛万苦才守住的,守岁的时候老想着吃了,若不是为了炊事班的一份子夜千筱,估计早就被瓜分光了。

    “感动。”

    夜千筱顺从的说了句,转身就去端盘子吃饺子。

    而,小严则愣在原地,眼睛眨了眨。

    咋,咋回事啊,这大新年的,夜千筱也转性了不成?

    然而,过度惊讶的他,却没有听出夜千筱话语的敷衍,白白错愕了一场。

    在角落里的小凳子上坐下,夜千筱拿起筷子的时候,冷不丁地接收到几道异样的视线。

    她抬眸扫去,那些视线又纷纷消失。

    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嘴角微抽,夜千筱拿起筷子,夹了个最边缘的饺子就往嘴里送。

    才刚刚咬了一口,她就知道那些试探目光究竟为何了。

    空弹壳。

    她只咬了一小口,所以藏在里面的馅,清楚的出现在饺子皮里。

    是个空弹壳。

    “咬到了?”

    “啊,真的在你这儿?”

    “林班长你是不是故意的,特地放到她的饺子里?”

    见着夜千筱将空弹壳夹出来,厨房里顿时传来一片鬼哭狼嚎的声音。

    夜千筱莫名其妙。

    不过,隐隐约约的,听着那些七嘴八舌的解释,她倒也明白了个大概。

    过年吃饺子,很多人都会往里放一些东西,代表着各种各样的意思。

    可这里是部队,所以放得多的却是空弹壳。

    林班长放了两个空弹壳,饺子在哪儿只有他知道,昨晚只有刘婉嫣吃到了一个,而最后一个现在落到了夜千筱手上。

    那么巧。

    正好是夜千筱和刘婉嫣。

    很难让人怀疑不是被安排的。

    然而,所有的猜疑声,在林班长一个眼神下,就全部消失殆尽。

    迫于林班长的威胁,这一个个的,只能老老实实地去做自己的事情,切菜的切菜,做菜的做菜,淘米的淘米,做馒头的做馒头……

    夜千筱将空弹壳放到一边,待其余的视线都没放到自己身上后,便开始继续吃饺子。

    “诶,大家都在呢?”

    不多时,随着阵爽朗的声音,后门忽然进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说话的是牧齐轩。

    等人定睛看去,才注意到他身后还站了两个背着被子包裹的士兵。

    “怎么回事啊?”最先问话的是贺茜。

    她当炊事班的副班长也有几年了,每次看到这种背着被子和包裹的士兵,都是新兵营的训练结束给他们炊事班派新兵来的时候。

    “给你们调两个人过来,”牧齐轩走进门,“夜千筱和刘婉嫣不是要被调走了吗,怕你们炊事班人手不够。”

    话音落地。

    厨房顿时陷入静寂中。

    一个个的,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夜千筱和刘婉嫣被调走……他们怎么什么消息都没听过?

    “林班长,这是怎么回事儿?”

    贺茜下意识地看向林班长,问话的时候难免多出些许质问。

    既然有炊事员被调走,班长肯定是最先知道的那个。可有炊事员调走,却不将事情告诉她,也太不把她放到眼里了。

    林班长停下手里切菜的动作,转过身看向厨房里所有的人。

    除了贺茜的不满温月晴的喜悦,其余几个炊事员都是震惊错愕不舍,那一双双灼热的眼睛看向他,还残留着几分委屈。

    “旅长的通知,他们调去参加新兵训练。”

    林班长沉声地开口,给了他们一个解释。

    厨房内,愈发的沉默。

    好些炊事员都憋着鼓劲没有出声,可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却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夜千筱和刘婉嫣的离开,他们完全可以接受。

    这里不是能够容得下他们的地方。

    可是,他们都是炊事班的一员,他们都是一个整体虽然这个整体形成的时间很短,可他们自认为相处的还算愉快。

    现在走的这么突然,连个缓冲的时间都不给……

    着实有些难受。

    “我们现在就要走吗?”

    刘婉嫣走出人群,朝牧齐轩问道。

    过年后,按照规矩是放假七天,他们这些新兵虽然有训练任务,但也有三天的休息时间。

    按理来说,三天后她们再搬离炊事班,也没有关系。

    “没有。”

    感觉到厨房里严肃紧张的气氛,牧齐轩当下就反应过来,自然斩钉截铁的给了肯定答案。

    他估摸着,如果他说了个“是”,短时间内就甭想安然无恙的踏进炊事班的地盘了。

    “诶,你们愣着干啥,还不欢迎新同志?”

    在此等紧要关头,牧齐轩识趣地转移话题,将身后的两个新炊事员推了上来,挤眉弄眼的让这帮“老炊事员们”积极起来,好歹也得让新同志感受下新环境的友好。

    无奈之下,几个炊事员应付似的跟新同志打了招呼,然后派了个人领他们去宿舍,早饭的事情就不劳烦新同志出手了。

    而,牧齐轩也及时找了个理由脱身,远离整个炊事班黑低沉氛围。

    炊事班新年里的第一顿饭,便在异常压抑的气氛中结束了。

    忙完早餐,炊事员们随便拿了个馒头填肚子,便默不作声的离开了厨房。

    不过林班长还没来得及走,就被夜千筱给拦住了。

    “林班长,能教我做几个菜吗?”

    她似是询问请求,可神色淡淡,摆明了没把“客气”俩字放到心上。

    林班长略微沉思,转而问道,“你想学什么?”

    “能吃的。”

    “……”

    林班长脸色一黑。

    这要求,还真不高。

    想了想,林班长还是点了下头,算是同意了。

    然而,在林班长板着脸教夜千筱的功夫里,好几位心情压抑的炊事员,在旁观看之际,愣是被逗得开怀大笑。

    夜千筱同志正常水平发挥,保持着自己一贯独特风格,将所有的招数都耍得炫酷漂亮,乍一看还以为是什么大师级厨师在做菜。

    可,林班长的声音是这样的

    “放油炒菜前放油”

    “谁让你放盐的时候这么大气了?”

    “别颠锅了,菜都焦了”

    “算了,我来”

    ……

    从头到尾,夜千筱都一脸镇定的将林班长的话给忽略地彻底,最后一盘红烧肉硬生生的被炒成了黑烧肉,而且没有任何色素添加的。

    纯天然

    “以后你出去做菜,别说是我教的”

    林班长难得的气急败坏。

    “哈哈哈……”

    几个炊事员窝在一起,笑成了一团。

    以前早知夜千筱的料理不行,可如今这一看,真正发现,她着实是个黑暗料理高手

    有林班长在旁边教,你还能做出这种鬼样来,难怪林班长气得暴跳如雷。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淡定道:“下一个炒小白菜吧。”

    “……”

    林班长暴怒,谁说他还要教的?

    “菜洗好了。”

    夜千筱自顾自的将小白菜端上来。

    “林班长,教吧,千筱悟性挺高的。”

    “就是呢,你总不能要求人家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吧?”

    “就一个小白菜而已,您可别退缩了,反正再怎么煮也是能吃的。”

    “林班长,劝您一声啊,您毕竟是教过她的,要是半途而废了,她以后丢人现眼也得怪到您头上来。”

    ……

    几个炊事员你一句我一句的,就跟在说相声似的,毫不热闹。

    可他们还没尽兴呢,就全部被林班长的铁勺给赶跑了。

    看着他们匆匆跑开,还嚷嚷着“班长你要好好教,千筱的未来靠你了”,林班长举着的铁勺想放又放不下来。

    这气得呀

    狠狠的磨牙,林班长没好气的骂了声,这群小兔崽子

    “林班长,放油了。”

    忽的,夜千筱的声音传来。

    林班长猛地一个哆嗦,下意识地赶了过去。

    可,终究慢了一步……

    在没有被烧干水的锅里,一勺油放下去,便是“噼里啪啦”的油水溅起,响的惊天动地。

    夜千筱自觉地后退两步。

    林班长脸色黑了黑,最终只得摇头叹息。

    算了,摊上这么个货,能怎么办?

    认命呗。

    在厨房里“虚心请教”了一个上午,夜千筱终于做好了四菜一汤,顺带还闷好了一碗饭。

    当徐明志接到短信跑来炊事班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摆在后院石桌上的几个菜。

    小白菜红烧肉醋溜土豆丝炒鸡蛋,还有一个南瓜汤。

    另外,还有份热腾腾的白米饭。

    “你做的?”

    徐明志诧异地看着站在石桌旁的夜千筱。

    虽说昨个儿夜千筱有说请他吃饭,可他以为是让林班长做几个菜就得了,没想竟然是夜千筱亲自动的手。

    至于他为何能一眼辨认出来,实在是以林班长的手艺,做不到这种毫无“菜色”的地步。

    “嗯。”

    夜千筱点头应声,指了指米饭的方向,示意他可以吃了。

    正巧此时,整理好厨房的林班长从旁走过,一眼瞥见坐下那筷子的徐明志,颇为同情的摇了摇头,便默不作声的离开。

    “你不吃?”

    夹起片小白菜,徐明志刚放到米饭上,就想到什么般,抬眼问了夜千筱一句。

    “你吃。”

    双手环胸,夜千筱淡然自若的看着他。

    心里猛地窜起不祥的预感,徐明志咬了咬牙,有些犹豫的将白菜塞到口中。

    嚼了嚼。

    呃,味道还不错。

    夹了口炒鸡蛋,有点儿咸。

    喝了口南瓜汤,有点儿淡。

    吃了根土豆丝,有点儿老。

    咬了口红烧肉,有点儿硬。

    于是,徐明志百分百确定,这确实是夜千筱做的。

    “你慢慢吃。”

    见得徐明志的眉头从皱起到舒缓,夜千筱便不再多加停留,转身就打算走。

    “你干嘛去?”徐明志叫住她。

    “看菜地。”

    耸耸肩,夜千筱步伐平稳的离开。

    可怜的小徐同志,看了看夜千筱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桌上的饭菜,很沉重悲痛的叹了口气,然后非常有压力的埋头解决这堆饭菜。

    毕竟是夜千筱的一番心意,他也不好意思浪费了……

    夜千筱并没有看成菜地。

    去菜地的中途,需要绕过宿舍。

    可她才走近,就听到贺茜和温月晴的争吵声,便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

    自从上次贺茜和温月晴争吵后,她们俩的关系就算决裂了,冷战到现在,就算是迫不得已说话都是冷言冷语的。

    夜千筱忙着训练,忙着看菜地,并没有过多关注她们,只能大概知道情况。

    这次,似乎闹得很凶。

    脚步微顿,夜千筱免不了疑惑,倒也转身去宿舍。

    “当”

    刚来到门口,就听得阵杯子砸地的剧烈响声。

    “贺茜,你是不是疯了?”

    温月晴头发凌乱,只穿着内衫和裤子,脚下连袜子都没穿,赤脚踩在冰冷的地面,脸颊气得发红。

    站在她面前的是贺茜,相对来说衣冠整洁,可她的火气显然也不小,胸脯气得上下起伏,双目赤红的盯着温月晴。

    在她们脚边,是只摔得变形的铁杯。

    刘婉嫣坐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她烦躁的揉着眼睛,脸色浮现出异样的霞红,而朦胧的睡眼里盛着些许怒火。

    显然,她是被惊醒的。

    “别人都在守岁,现在还不是在做事,就连两个新来的都在忙活,难不成就你身娇体贵,别的忙着你就跑来睡觉?”

    贺茜怒火中烧,中气十足的朝温月晴吼着。

    双手紧紧握拳,温月晴狠狠地瞪着她,猛地就朝贺茜冲了过来,一边揪住她的衣领一边指着刘婉嫣的床铺。

    “你眼睛瞎了是吗,刘婉嫣也在睡觉,你凭什么只来管我?你他妈觉得我好欺负是吗?”

    狠狠摇晃着贺茜的身体嘶吼着,温月晴小小的身体不知哪儿来那么大的爆发力,硬是让平时有锻炼的贺茜无从反抗。

    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贺茜只觉得脑子发昏,看着面前发疯似的的温月晴心里也有些发憷。

    敛了敛心神,贺茜凶巴巴的吼道:“你松开温月晴,我再说一次,你松开”

    “啪”

    响亮的巴掌声忽的响起。

    打断了房间里所有的争执。

    温月晴错愕地捂着半边脸,微微抬起的眼眸里还有些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贺茜抬起的手还没有放下,看着温月晴那忽然变红的半张脸,心里也难免有些慌乱。

    这一下,刘婉嫣也彻底的惊醒了。

    房间内再度陷入了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而,没多久,反应过来的温月晴,“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贺茜难免有些慌。

    “嘎吱”

    半敞开的门被推开,突兀的声响格外引人注意。

    除了蹲在地上哭泣的温月晴,贺茜和刘婉嫣皆是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

    夜千筱站在那里。

    微凉的清风吹进来,站在门口的人逆着光,身后笼罩了层淡淡的毛边。

    贺茜的心猛地紧了紧。

    “抱歉,打扰你们了。”

    凉凉的声音随风而来,落到耳里却激得人猛地一个哆嗦。

    贺茜向来有些怕夜千筱,此刻被撞破这种事,她只能讪讪地收回手,难掩心里的慌张。

    然而,夜千筱却跟什么都没有看到般,淡淡的目光收了回来。

    直接进门。

    事实上,根本就不需要她做什么。

    她的存在,本身就是强有力的镇定剂。

    迫于她的压迫力,谁都不敢在她面前轻举妄动,就算是跟她无关的吵架。

    温月晴又急又气,心中万般委屈,可见到夜千筱进门,她的哭声也渐渐小了下去,穿好衣服鞋子,便气呼呼的跑出了门。

    紧接着,贺茜颇为紧张的离开。

    “药。”

    夜千筱在柜子里找了圈,最后拿出盒感冒药丢到了刘婉嫣的床上。

    刘婉嫣下意识接住。

    自从今早醒来,刘婉嫣就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忙完便回来睡了,没想又被温月晴和贺茜吵醒,现在脑袋嗡嗡作响的,几乎头疼欲裂。

    所以,原本想将感冒药丢回去的她,抓住盒子的手微微一紧,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水。”

    张了张口,声音沙哑的吐出这么个字。

    夜千筱斜了她一眼,关好柜门后,就随手拿了刘婉嫣的杯子,再拿热水瓶给她倒了杯热水。

    脑袋发昏,可意识却清楚。

    刘婉嫣看着夜千筱的动作,微微抿了抿唇,嘴角扯出抹苦笑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都没敢去将事情的原委问清楚。

    她不想怀有侥幸,免得遭受更大的打击,也不想弄个清楚明白,因为她可能有点儿接受不了。

    可,让她装作没看到,也不是她能办到的。

    “给。”

    夜千筱将水递到床边。

    看着夜千筱那平静淡然的脸色,刘婉嫣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将温热的水杯给接了过去。

    站在床铺旁没动,将刘婉嫣漫不经心吃药的动作看在眼里,夜千筱稍稍皱起眉。

    待到她将水喝完,夜千筱又将水杯给接了过来,可她却没有马上离开。

    “咚咚。”

    不等夜千筱说话,敲门声就忽的响起。

    门没有关,敲门只是礼貌。

    夜千筱和刘婉嫣抬眼看过去,旋即两人眼里都染了几分惊讶。

    站在门口的是宋子辰。

    身着海军作训服,身材笔直的挺立在门外,眉眼看起来干净而柔和,脸上露出礼貌而好看的笑容。

    玉树临风,温润儒雅,坦坦荡荡。

    与昨晚的形象截然相反。

    夜千筱眉头紧蹙。

    “我找夜千筱。”

    他嗓音温和好听,如清风徐徐而过,一如既往的温柔。

    但,刘婉嫣心里却凉了半截。

    “没空。”

    夜千筱将手里的杯子往桌上一放,冷飕飕的视线便扫了过去,不缺威胁和警告之意。

    垂眸看了看门口的人影,刘婉嫣的心狠狠揪了揪,抓住被子的手微紧,很快就仰头往枕头上倒了下去。

    被子将她裹住,没有露出任何缝隙。

    宋子辰一动未动,目光认真而执着,看不出任何离开的迹象。

    烦躁的皱眉,夜千筱直接往门口走过去,可在宋子辰两步远的距离又顿住,抬手抓住门边。

    没等夜千筱关上门,一只手便抓住她的手腕。

    夜千筱抬眼,眸中夹杂着杀气。

    “我找你有点儿事。”

    宋子辰微微低着头,看向夜千筱的目光里,诚恳而坚持。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仿佛不想惊扰了刘婉嫣般。

    “松手。”

    冷冷开口,不容否决。

    现在的夜千筱可不像昨天那边,能够随意被人给掌控。

    在格斗方面,按照正常的发挥,夜千筱跟宋子辰真若动起手来,最差劲也能打成个平手。

    稍稍有些迟疑,宋子辰眼里流露出些许失望,可抓住夜千筱手腕的手还是松了松,最终垂落下去。

    “出去。”

    命令式的语气。

    宋子辰如言出门。

    可他未离开,就听到脚步声,有些诧异地偏过头,便见得夜千筱已经随着出了门。

    “砰”地一声,门被夜千筱关上。

    仿佛在一瞬间,房间就安静下来。

    斜上角的床铺上,滚成一团的被子稍稍动了动,被遮掩住的脑袋伸了出来。

    眼底雪白的天花板,刘婉嫣愣愣地睁着眼,良久,她翻了个身,轻轻闭眼叹了口气。

    清风习习,带着凉意。

    夜千筱跟宋子辰来到院落的槐树下。

    枯叶凋零,唯有光秃秃的树干,更显得这院落的萧瑟。

    “说。”

    简洁明了的开口,夜千筱双手环胸,跟宋子辰保持一定的距离。

    “昨晚,”宋子辰话语微顿,颇为迟疑,“很抱歉。”

    冷眸微抬,夜千筱眉头轻皱,视线紧紧盯着宋子辰,想要看出什么端倪来。

    可,宋子辰确实很真诚,最起码没有昨晚的轻挑与邪气,倒是挺符合以前的形象的。

    “她生病了。”夜千筱眯了眯眼。

    “哦。”

    宋子辰点头,神色颇为沉重。

    “你不去看看?”

    “不用了。”摇头,宋子辰微微叹气,“你让她离我远点儿。”

    “要求?”

    夜千筱眸色愈冷。

    认真的看着她,宋子辰一字一顿的开口,“不,这是请求。”

    “她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

    夜千筱笑了,“那你没有立场。”

    一直以来,刘婉嫣除了给宋子辰表白过两次外,就没有做出让他困扰的事。

    她懂得怎么对人好,但是又不给人添麻烦,她的喜欢除了夜千筱和施阳,就没有其他人知道。

    喜欢他是刘婉嫣的事,宋子辰在没有被造成困扰的前提下,没有立场控制刘婉嫣的行为。

    宋子辰忽的陷入了沉默。

    “不过,我会帮你转告。”

    对方的来意已经说明,没有再继续交谈的必要。

    转身,夜千筱走向菜地。

    宋子辰静静地站在树下,望着夜千筱远去的身影,神色却藏着几分忧虑。

    由于刘婉嫣生病,夜千筱给她请了假,顺便做了她的那份工作。

    或许是夜千筱上午“学做菜”将林班长气到的事情传了出去,炊事班的气氛也缓和了许多,没有早晨的那般凝重阴沉,甚至还有几个人特地给夜千筱送离别礼物。

    那天晚上,在夜千筱的提一下,林班长用自己的津贴给整个班做了顿饭,虽然贺茜和温月晴都找理由没有参加,可退了烧的刘婉嫣都被迫到场。

    这算是夜千筱和刘婉嫣的送别饭,也顺带欢迎了新来的两个同志。

    而,上午让徐明志“实验”过了的夜千筱,也主动的参与了做饭的工作。

    只不过,她才炒了两下菜,就被林班长轰到一边切菜去了。

    人不可能是万能的,鉴于夜千筱的枪法出神入化,林班长也不奢望她能把菜做得好。

    这顿饭吃的热热闹闹的,没有任何的离愁别绪,毕竟夜千筱和刘婉嫣没走多远,而且对她们俩来说是好事,基本上都是轮番敬酒送上祝福。

    刘婉嫣刚退烧,身子有些虚,可硬撑到最后才离席。

    夜千筱陪同她离开。

    夜色静谧,欢声笑语远去,夜风中带着刺骨的凉意。

    “夜千筱。”

    忽的顿住脚步,刘婉嫣的咬字有些重。

    夜千筱同样停下脚步,偏头看她。

    咬了咬唇,刘婉嫣终究是忍不住,“你跟子辰……”

    从昨晚到现在,她都抓心挠肺的,憋了满肚子的话想问,可每每看到夜千筱那平静无波的眼神时,总归是忍了下来。

    夜千筱是怎样的人?

    她并不清楚。

    因为她看到的夜千筱并不完整。

    一个人不可能强大到无可匹敌的地步,所以她看到的那个强大冷静自制义气的夜千筱,都只是她看到的。

    “是问昨晚的事吧。”夜千筱替她补充道。

    刘婉嫣抬眼,甚是诧异。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只觉得头疼。

    若不是宋子辰将事情扯到她身上来,她也无需操心那么多事儿。

    麻烦。

    说到这儿,夜千筱无心隐瞒,便将昨晚和中午的事详细说了,包括宋子辰的两种态度和表现。

    始作俑者是他,今个儿就来道歉了……

    觉得好玩呢?

    宋子辰要么在计划更深的,要么就是有其他不便说的原因。

    总而言之,他要是再肆无忌惮的话,她保不准会一枪崩了他。

    有时候,玩过头了,难免会玩火**。

    “他不是这样的人。”

    听完夜千筱的讲述,刘婉嫣不可置信的皱起眉,下意识地提出反对意见。

    她知道的宋子辰很温柔……怎么可能……

    靠

    头都大了

    “我不了解他。”

    夜千筱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刘婉嫣陷入沉默中。

    半响后,她忽的问,“子辰和赫连队长,你更欣赏谁?”

    “宋子辰有让我欣赏的地方吗?”夜千筱笑着反问。

    “……”

    自己当成宝的人,忽然被鄙视得彻底,刘婉嫣的心情更是低落了。

    “呃,”夜千筱顿了顿,安慰道,“如果演技算的话,我欣赏他这点。”

    “我不想听你说话。”

    深吸了口气,刘婉嫣加快脚步。

    耸耸肩,夜千筱速度不变,看着刘婉嫣匆匆远去。

    夜千筱和刘婉嫣的冷战,在不过几分钟的谈话中解决。

    而温月晴和贺茜的僵持,却一直在持续,以至于宿舍的气氛都严肃不少。

    一切如常。

    翌日。

    “诶,待会儿出去逛吗?”

    恢复精神的刘婉嫣,端着洗好的土豆来到夜千筱身边。

    现在整个基地都在放假,加上他们炊事班管的比较宽松,只要有了班长许可,完全是可以出去的。

    以后被调走的话,这种机会可就难上加难了。

    “嗯。”

    夜千筱随口应声,仍旧低头切着土豆。

    剥了皮的土豆,在被她摆正后,便是手起刀落,伴随着“咚咚咚”的声音,土豆从片到丝,就像变魔术般神奇。

    她动作向来干净利索,不过转眼间,两个土豆在她手里已经化作土豆丝了。

    在旁边站了会儿,刘婉嫣微微摇头。

    她离开炊事班可没关系,喂猪的一拉一大把,可要是夜千筱离开了,班里那几个炒菜的可要心痛死了。

    毕竟不是谁都有夜千筱这般灵活刀法的。

    切好菜,吃过早餐,在跟林班长说了身后,夜千筱和刘婉嫣便简单收拾了下,准备出门。

    “你们,出去啊?”

    温月晴站在门边,小心翼翼地朝她们开口。

    “嗯。”随口应了声,刘婉嫣将钱包丢到包里,再抬眼看她,“要带什么东西吗?”

    “呃。”

    温月晴有些惊讶的张大嘴,一时间竟然哽住没说话。

    她确实有事相求,可没想到,刘婉嫣会主动帮她带东西。

    “不用?”

    拉好拉练,刘婉嫣朝她挑眉。

    自从她们进屋起,温月晴就磨磨蹭蹭的站在门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有事要帮忙。

    “用”当机立断的应声,温月晴低着头,“能……能帮我个内衣吗?”

    夜千筱和刘婉嫣微愣,下意识扫向温月晴的胸口。

    感觉到两股打量的目光,温月晴脸色顿时通红,下意识双手抱胸。

    接近午时。

    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

    汹涌的车流中,一辆黑色的aventador从缓缓而过。

    副驾驶位的车窗打开,露出个身着黑衣的男人。

    手肘搭在车窗上,戴着皮手套的两指间夹着根烟,星点的红光明明灭灭。

    车内,烟雾缭绕。

    司机摁了摁耳麦,“嗯”了一声后,便朝男人开口,“sliver,人的位置确定了。”

    “过去。”

    冷静的声音,微微沙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11话:丢人现眼的厨艺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