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2话:珺儿,我们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大年初二,街上相对来说要热闹许多。

    走亲戚拜年的摆酒席庆祝的逛街约会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皆是热闹喜庆的场面。

    夜千筱和刘婉嫣走出商城时,时间已经到过一点了。

    她们并没买太多东西,除了给温月晴带的,就是些零碎的小玩意儿,可商城里客流量太多,拥挤的程度让她们想正常逛逛都难。

    “这逛几个小时的街,要比站军姿累多了。”

    一来到人口比较稀少的地方,刘婉嫣就便弯腰锤了锤自己的小腿。

    若来部队前,让她踩着恨天高逛一天都没事,可现在在部队里待了几个月,穿着平底鞋逛街都觉得倍儿累。

    “吃什么?”

    夜千筱在周围看了圈,视线搜寻着餐馆的迹象。

    吃过早餐就出来,中间就只顾着去人群里挤了,自然是没有吃上午餐。

    “等等,我用手机找找。”

    将手里的袋子都留下,刘婉嫣很负责任的掏出手机,准备利用软件来寻找。

    好在刘婉嫣入伍的时间不长,外面的生活方式她也未能丢弃,在陌生环境中她习惯性的利用手机等便捷工具。

    夜千筱眸光微闪。

    她的观念算是比较陈旧的,一直都不怎么支持在生活中依赖这种便捷方式。

    任何具有杀伤力的武器,她都会追求顶级,比如枪,可她用的最顺手的始终是ak47。

    当然,她只是习惯依赖自己,所以并不矛盾。

    “吃海鲜吗?”

    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刘婉嫣考量着问道。

    “不吃。”

    夜千筱一口回绝。

    这是沿海城市,最不缺的就是海鲜,她们在部队一下海就会捞一顿来,更不用说还有其他战士的“辛勤劳作”,所以炊事班最不缺的就是白送的海鲜。

    刘婉嫣点头,“那吃地方菜吧,正好离这儿不算远。”

    “嗯。”

    夜千筱应声。

    两人虽然没穿军装,本可潇洒一回,可最终选的还是很普通的餐馆。

    没有豪华奢侈的装修,也没有热情的服务态度。

    进了店,夜千筱和刘婉嫣找了个空位置坐下,在服务员散漫的态度中,点了个地锅鸡大煮干丝白汁圆菜,再来个砂锅豆腐,便算是齐全了。

    按理来说,这个时间段能来吃饭的不多,可这家餐馆的客人到不少,两人这菜上得也慢了些。

    闲着没事,刘婉嫣低头聊微信。

    夜千筱对手机不热衷,支着下巴喝服务员送来的白开水。

    “对了,你有赫连队长的微信吗?”

    聊天的空隙,刘婉嫣忽的抬起头,颇为好奇的看向夜千筱。

    “……”

    面色微僵,夜千筱没搭理她。

    事实上,好几年没回国的她,连微信是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

    刘婉嫣并未察觉出异样。

    毕竟夜千筱不是什么老古董,而且看起来挺时尚的,她根本就不会往这方面去想。

    “嗯。”应得极其敷衍。

    “来,给你看张照片。”抛了抛手机,刘婉嫣笑眯眯地将手机正面举到夜千筱面前。

    毫无兴致的扫了眼,可在扫到照片的刹那,夜千筱的视线便停顿下来。

    那是仰拍的角度。

    夕阳西下,晚霞似血鲜红,画面里只剩黑与红两种颜色,一眼看去辽阔无边大气磅礴,美得惊心动魄。

    在山顶斜坡上,黑色的身影只见轮廓,但隐约可辨认出是在倒立。

    整个画面就那几个倒立的身影看起来颇为诡异,可在如此背景之下,更衬得这壮阔亮丽的风景,一切都似是融入那广阔天地中。

    最引人注目的是抹挺拔的侧影,双手环胸站在夕阳里,伫立在旁,没有任何动作,却犹如扎根在土地般,无比的显眼。

    不过一眼,夜千筱就将其认了出来。

    赫连长葑。

    “拍的不错。”

    打量了会儿,夜千筱中肯的评价道。

    “帅吧?”刘婉嫣将手收了回去,眯眼道,“狄海传给我的,据说赫连队长的训练方法特别残忍,帮我们俩训练那次,就跟玩儿似的。”

    “哦。”

    夜千筱点头,不再作声。

    刻意为之的刘婉嫣,在确定没有引起夜千筱的兴趣后,难免有些失望的叹息。

    自赫连长葑离开后,她就有意无意地试探过很多次,可夜千筱从来都没有破绽,根本看不出对赫连长葑的心思。

    好在这时候,服务员端着饭菜姗姗来迟,板着张脸将菜给放到桌上。

    最后放砂锅豆腐的时候,他的动作有些重,随着“砰”的一声,汤汁摇晃着从砂锅里溅出不少,有几滴落到服务员的手背上。

    “操。”

    猛地收回了手,服务员疼得皱眉,没好气地咒骂了一声。

    “嗬。”

    刘婉嫣眼底闪过抹诧异,在她看来有这种服务态度,也是匪夷所思了。

    “看什么看,帮你擦掉就行了。”

    没曾想,服务员的怒火更大,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就抽出桌上的纸巾,往溅在桌面的汤汁擦去。

    “哟,小哥。”

    伴随着冷笑的声音,两根筷子从空中伸出来,刹那间按在服务员的手背上。

    狠狠用力,那手猛地被压在桌面,与洒落的汤水只隔有一张纸巾,汤水很快就染湿了他的手掌。

    “你想做什么?”

    服务员脸色突变,压低声音朝刘婉嫣厉吼了声。

    “小哥,”刘婉嫣温和的喊了声,脸上扬起浅浅笑容,“要不道个歉,要不闹一场,你来选。”

    一瞬间,服务员气得青筋暴露。

    倚靠在椅背上,夜千筱瞥了眼那怒火滔天的服务员,对刘婉嫣的做事心里有底,她并不打算插手这事。

    可,在收回目光的刹那,眼角余光瞥到窗外的身影晃动。

    她神情微顿,凝眸一扫,便看清刚下车的身影。

    皱眉看去,那人脚步忽顿,抬眼扫来,隔着窗户玻璃,四目相对。

    浓重的压迫感直逼而来。

    远远地,她看到宽帽檐下那双犀利的眼睛,沉得好似敛尽黑暗。

    危险,阴鸷,毒辣。

    于她而言,格外熟悉。

    眼底的诧异一闪而过,夜千筱垂落的手微微握拳,快速地避开了他那紧缠的视线。

    “放了他。”

    看向在跟服务员较劲的刘婉嫣,夜千筱忽的低声开口。

    奇怪地抬眼,刘婉嫣有些不明所以地看过来,可见到的则是夜千筱稍稍紧迫的神色,她有些错愕,却依言将筷子收了回来。

    此刻,服务员的手背已经被戳了两个红点,在她松开的刹那,红点迅速的往旁蔓延。

    “艹,”手背深深作痛,服务员并未察觉异样,只以为她们怕了,心里顿时来了底气,“你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解决了吗,我告诉你们,没完了”

    斜眼扫过去,夜千筱烦躁的挑眉。

    与此同时,店门被推开。

    夜千筱偏过头,看向窗外的街道。

    而,刘婉嫣确定夜千筱真没出头的意思,纵使不甘也只能压抑着,冷眼看向服务员,“得,你想怎样?”

    “我……”

    话音微顿,服务员看着根本不顾自己的夜千筱,又看着咄咄逼人的刘婉嫣,疼痛感和羞辱感错综复杂的融合,刘婉嫣那不屑的眼神就像针似的扎在自己身上般,他脸色气得通红通红。

    “砰”地一声,服务员的双手重重地拍在桌上。

    附近几桌的客人惊了惊,纷纷看了过来。

    可,映入眼帘的,则是一抹黑色的身影。

    一顶澳洲丛林帽,黑色的长款风衣,身材高大挺拔,仅仅背影便是引人注目,然那浑身的煞气却令人不寒而栗。

    他好似从险恶的地狱走来,带着骇人的血腥和危险。

    深不可测,神秘诡谲。

    光是看着,便觉得心里发憷,于是旁人不敢再看,移开视线。

    “你想干嘛……”

    感觉到异常压迫的气息,服务员猛地偏过头,就对上双让他心惊肉跳的眼睛。

    冰冷漆黑的眼眸,好似笼了层冰霜。

    杀气如刀刃劈来,服务员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

    “啊”

    剧痛从身后袭来,服务员下意识惨叫出声,可还没意识到是谁动的手,就已经失去意识重重倒地。

    偌大的餐馆,没人敢靠近这里,就连拍照的动作都不敢有。

    不知从哪儿来的三个人,带着过于强大的危险气息,让他们有如死神降临的胁迫感,过度紧张得连呼吸都险些被遗忘。

    刘婉嫣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抑制不住心里的慌乱紧张,隐藏在桌下的手指微微颤抖。

    不可否认,她从未见过这样危险的人。

    男人看向夜千筱。

    带着打量。

    灼人的视线盯在身上,令夜千筱着实不舒服,她微微蹙眉,冷静抬眼回看过去。

    目光在空中碰撞交错。

    她云淡风轻冷静沉着,狭长好看的眼睛里,未见丝毫畏惧和胆怯,有的是隐约透露的挑衅和凌厉。

    那熟悉的目光带着无比的冲击,男人瞳孔微缩,那冷若寒霜的脸终于有些动容。

    “跟我走。”

    俯身向前,男人狠狠抓住夜千筱的手臂。

    很用力动作,令夜千筱眉头紧皱。

    没有甩开,也没有反抗。

    凝眸瞥了刘婉嫣一眼,她的声音有些凉,“你先回去。”

    刘婉嫣没有说话,紧紧地盯着她,看似冷静的神色里,明显藏着担忧。

    “早点回来。”

    皱着眉想了下,刘婉嫣紧紧盯着夜千筱,最终挤出这么句话。

    话音落却,夜千筱已经被男人给带走,映入眼帘的只有他们的背影。

    夜千筱和男人平稳地走在最前方,气场相当的他们看起来很是和谐。

    而另外两个默不作声的黑衣人却紧随其后,明明看起来粗壮而野蛮,可跟在后面却老老实实的,收敛了所有的气势。

    不知为何,刘婉嫣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

    她一直清楚夜千筱的与众不同,可在她看来,夜千筱更应该接近于赫连长葑那种,如今……

    好像猛然意识到,夜千筱更接近于那种神秘的黑暗。

    心情有些低落。

    她不太喜欢这种感觉。

    一行人未曾停留,走出餐馆后,就直接上了车。

    两个跟随的主动坐上前面的驾驶副驾驶位置,而夜千筱和男人,则是坐在后面的位置。

    一路沉默无声。

    而,夜千筱几乎才坐下,身旁的男人就猛地压了上来。

    “你是谁?”

    冰冷声音有些沙哑急切。

    话音落却,骨节分明的手指已经攥住她的下巴,将那张精致漂亮的脸微微上抬。

    他俯身逼近,将夜千筱压在车门上,沉静如潭的眼里惊起异样波澜,却倒映着那冷静倔强的容颜。

    明明陌生至极的容貌,可给人的感觉却异常熟悉。

    他难得这般心急,急的就连警惕都减弱了。

    一把军刀抵在他的脖子上。

    夜千筱手里抓住那把三叉戟折刀,稳稳当当,刀锋停在他的皮肤上。

    冰凉入骨,带着寒气。

    “松开”

    她一字一顿,神色凝重。

    男人神色深沉,却没有任何动作。

    那把刀的威胁,于他而言,抵不过一个答案。

    “说”

    捏着她下巴的力道紧了几分,男人的眼神多出几分狠厉,一如既往命令式的语气,带着浓浓的威胁和杀气。

    握住刀的力道微紧,夜千筱神情自若,抵在他皮肤上的刀深了分。

    他无动于衷,桎梏她的力道不减。

    刀尖划破皮肤,刹那间出现个划痕,鲜血汩汩而出。

    男人低眸,肆意而疯狂,挑眉愈是靠近几分,刀柄感觉到的力量猛的加深。

    “混蛋”

    夜千筱咬牙,低声咒骂着,却眼疾手快的将军刀收了回去,避免让这个不知死活的血溅当场。

    “舍不得?”

    忽的抓住她的手,男人的神色多出几分肯定,先前的冷漠和无情,全然被压抑的喜悦和肯定遮掩。

    划破的伤口,仍有鲜血流出,顺着蜿蜒而下,鲜艳刺眼,然后顺着滴落到衣服上,令黑色的布料愈发深沉。

    “裴霖渊”

    皱眉,夜千筱语调重了几分。

    无可奈何。

    然,话音刚落,男人的双臂就环住她的肩膀,紧紧将她抱住。

    温暖的怀抱,却带着令人窒息的力道,好似将她的骨头都给捏碎般,可夜千筱却无从挣脱。

    有些感慨,还有些头疼。

    “我知道是你。”

    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素来冷静至极的他,此刻的话语里却隐隐带着难掩的激动。

    相对于以往,他现在失态得很。

    坐在前面一声不吭的两个人,将后面的动静听到耳里,皆是忍不住互相对视了眼。

    究竟是怎样的女人,让sliver不仅丢下非洲的计划,万里迢迢的跑到从不触及的东国来,还能失态到这种地步?

    良久,开车的司机微微摇头,示意这件事不是他们应该记得的。

    “是我,你先松开。”

    夜千筱声音仍旧冷清,不过总归没有先前那般淡漠。

    虽然她不介意这种触碰,可被勒的那么紧,怎么着还是有些疼的。

    男人没有说话。

    夜千筱没有动。

    良久,男人才缓缓松开她。

    没有止血的伤口,仍旧流着鲜红的血液,衣领的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夜千筱下巴微红,抬眼扫到那还未凝固的伤口,眉头便不由得皱了起来。

    “走开。”

    抬手按在他的胸口,夜千筱将他往后推了推,握住军刀的手抬起,在他的衣服上划了刀,直接撕出了块布条,在男子微黑的脸色中,她给他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

    “B儿,跟我回去。”

    当打好结,手腕就忽的被抓住。

    裴霖渊认真的盯着她。

    先前的危险和狠厉淡去,那双丹fèng眼里难得露出温柔之色。

    夜千筱抬了抬眼,淡淡道:“我叫夜千筱。”

    说到底,凌B已经死了。以她现在的身份,回去只能添更多麻烦。

    所以,她拒绝。

    抓住她手腕的力道加深几分,裴霖渊目光凌厉,语气威胁,“你信不信绑你回去”

    手腕疼痛传来,夜千筱单手握刀,反手往旁边椅背狠狠刺去。

    刀锋锋利,转眼进去一半,不遗余力。

    她的动作凶狠无比。

    “你敢绑,我就毁了你。”

    她吐字清晰,全然落入他的耳里,威胁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啊,我巴不得你来毁我”裴霖渊眼神凶恶,怒气乍现。

    手腕的骨头好似被捏碎般,剧烈的疼痛感传递而来,夜千筱脸色微微发白,可士气上却不肯弱上半分。

    她很倔强。

    骨子里的倔强。

    在非原则的问题上,只要是她决定的,谁也改变不了。

    因为,谁也说服不了她。

    裴霖渊只是看着她的眼神,就知道让她自愿回去是不可能的。

    可他也不能将她给绑回去。

    凌B是怎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

    绑住她本身就不可能,不说她有千万种逃离的办法,就算扣住了她,也只是留住了她的人。

    而且,一旦你触及到了她的底线,她随时可以跟你划清界限。

    “你不要忘了,这个国家曾经把你害成什么样子”他语气很重,低吼的声音夹杂着怒火。

    字字句句,像是砸在了耳里。

    夜千筱微微一愣,旋即回过神来,“我没事。”

    “对,你没事,”裴霖渊忽地冷笑,“你当然没事。”

    就算被这个国家害的颠沛流离无家可归,也从来没见她报复过,甚至同样可以跟东**人谈笑风生。

    绝对不动东国的人。

    这是她定下来的死规矩。

    当然,她也不会有任何合作。

    他不能理解这种感情,于他而言任何国界都没有意义,只要有利可图那便不择手段。

    可她不恨,不代表她能接受。

    待在东国,尤其是待在部队,对她来说甚至于是种折磨。

    “活在过去的仇恨里,对我没有好处。”想了会儿,夜千筱解释道,“我可以恨一个人,两个人,甚至一百个人,因为我把他们都杀了。可我不能恨一个国家,这里十多亿人,他们跟我毫无关系,他们可能没做过坏事,甚至都没有见过鲜血。你知道,我不可能把这些人都给杀了。”

    恨一个国家,是最不明智的举动。

    她乐于抛弃仇恨活得潇洒自在,也不愿意对每个人怀有恶意。

    裴霖渊眸光微暗,陷入沉默中。

    她的回答,令他无话可说。

    半响,他沉声道,“依你。”

    他知道的,她是个没有仇恨的人。

    不是说她不会恨,而是她总习惯当场解决不留后患,她不会让一桩事困扰自己太久。

    这是种可怕的理智。

    所以谁都不敢得罪她,包括跟她接触过的敌人。

    “喂。”

    夜千筱忽的开口,瞥了眼被抓住的手腕。

    反应过来,裴霖渊冷眸微敛,便将她给松开来。

    可,松开的刹那,夜千筱的手腕便从白到红变换,显然没多久便会留下块淤青。

    “什么破身体。”裴霖渊嫌弃地皱眉,然随后便是别扭地扫了司机一眼,冷冷道,“找个药店。”

    司机猛地一个抖擞,连忙应了声好。

    “去医院。”

    简短地说着,夜千筱将袖子往前拉了拉,挡住手腕鲜红刺眼的痕迹。

    去医院,自然不是为了她的手腕,而是裴霖渊脖子上的刀伤。

    “药店。”

    裴霖渊强调,不容否决。

    “医院。”

    毫不畏惧他的气息,夜千筱悠悠地开口。

    蹙眉,裴霖渊黑着脸道:“我饿了。”

    “……”

    动了动手腕,夜千筱斜了他一眼,难免有些好笑。

    堂堂dark首领,威压四方,一句话便可左右他人生死,如今却为了不去医院丢脸,什么幼稚的借口都可以找得出。

    “药店。”

    夜千筱无奈,也不再跟他争执下去。

    “好。”

    见争执结束,司机立马应声。

    裴霖渊心里想必还有些不爽,斜斜地靠在后面,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风衣敞开着垂在两边,中间的衣服因为被撕了一条出来,褶皱在一起,看起来凌乱不堪,可落到他身上却添了几分独有的匪气。

    除了那在杀戮中染上的杀气和危险,事实上,他长得挺好看的,只是别人一见到他总是会被他的气息给唬住。

    他一言不发地打开车窗,将一包烟和打火机拿了出来。

    将根烟放到嘴里,可注意到手里的打火机时,动作却微微一顿。

    感应式打火机,黑色的外壳,牌子他叫不出来。

    这是凌B送给他的,已经快两年了。

    “给我。”

    沉思间,一只手忽然从旁边伸了过来。

    裴霖渊皱眉,窝在手里的手机稍稍一紧。

    然,不等他反应过来,嘴里和手上的烟已经被夺走了。

    烟在手里转了圈,夜千筱潇洒的将抽出来的那根烟放了回去,然后一抬手就将其从窗口丢了出去。

    那盒烟在空中华丽地旋转飘过,正中外面被清洁阿姨推着的垃圾车。

    一切动作,无声无息。

    微微一愣,裴霖渊脸色极其阴沉。

    这下,他可以毫无保留的相信夜千筱就是凌B了。

    也只有她,能够把简单的动作玩的那么流畅炫酷,而且随时随地都能耍酷扮帅。

    没心思跟她计较。

    裴霖渊微微低头,看着手里的打火机,拇指轻轻上面摩挲着。

    找了家药店,夜千筱没让他们下车,而是自己去买了药和创口贴回来。

    裴霖渊脖子上划出的伤口不宽,用创口贴正好可以盖住,她没有费劲的去买绷带,也是为了照顾这位头领的强大自尊心。

    处理好他的伤口,夜千筱给自己的手腕涂抹了下便了事。

    “你想吃什么?”

    忙到这时候,夜千筱确实饿了。

    “你决定。”

    大世面见惯了裴头领,素来不介意这种细节。

    于是,夜千筱领他去了就近的餐馆。

    至于跟随的两个,早在裴霖渊警告的眼神下,自觉远离那家餐馆,自己想办法去喂饱肚子。

    没有中午时那么挑剔,夜千筱随便点了几个菜。

    这一次,有裴霖渊坐镇,任何懒散的服务员都打起了精神,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这位看起来很危险的大爷。

    菜端上来后,夜千筱自顾自的吃饭。

    裴霖渊倚靠在椅背上,默不作声的看她。

    除了那张脸有所变化,无论是行为习惯,还是性格思想,都同记忆中一般无二。

    他从来不信天不信命,生与死都由自己决定,可奇迹发生在她身上,无所畏惧的他,也开始信一些未知的事物。

    “对了,”吃到一半,夜千筱忽的想起什么般,凝眸问道,“我的尸体,有人帮忙收吗?”

    “……”

    裴霖渊没说话,眉宇间闪过抹杀气。

    凌B出事的时候,他正在地球的另一端,等他得到消息赶回去的时候,她的尸体早已被烧成骨灰,从东国边境被撒到的这片土地。

    所以,他连她的尸体都没见过一眼。

    “算了,反正不得好死。”

    夜千筱摇了摇头,继续低头去吃饭。

    怒气暴涨,裴霖渊脸色黑得很。

    “给。”

    一块红烧肉落到面前的碗里。

    裴霖渊抬眼,正好见到夜千筱将筷子收回去的动作。

    “吃。”

    用筷子指了指他面前的碗,夜千筱漫不经心地说着。

    莫名其妙地,裴大爷脸色忽的缓和些许。

    然而,他刚刚拿起筷子,就留意到一抹军绿色的身影走过来,拿筷子的动作顿时停住。

    “夜千筱?”

    是路剑有些惊讶的声音。

    ------题外话------

    说两个事儿:

    1瓶子最近玩奇迹暖暖一款游戏。

    不是推荐你们玩哈,浪费时间咳咳,是瓶子这里有个联盟缺人,有木有玩这款游戏的,有木有刚玩还没有进联盟的,瓶子热烈欢迎。

    id:3144946

    联盟名:q在发光

    会长:何处暖阳不倾城

    为了玩游戏,瓶纸够够的了,捂脸。

    2

    那啥,裴大爷表示,你们可以站队了。

    裴大爷:选赫连还是选老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12话:珺儿,我们回去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