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8话:跟你一起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我有话跟你说。”

    凉凉的视线落到夜千筱身上,冰珞直接将旁边的刘婉嫣忽略得个彻底。

    刘婉嫣停顿了下,本想离开来着,但迫于冰珞的忽视,她便踏踏实实的站在原地。

    偷听。

    “你说。”

    夜千筱懒洋洋地看着她。

    同她们一样,冰珞也是刚洗澡出来,湿漉漉的头发未擦干,紧贴在皮肤上,沾湿了作训服衣领。

    冷冰冰的脸上闪过抹犹豫,然,很快的表示坚定之色。

    蹙眉,夜千筱忽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跟你一起睡。”

    冰珞的声音硬邦邦的。

    可,她话语刚落,就让刘婉嫣睁大了眼。

    啥?

    刘婉嫣目瞪口呆,下意识怀疑刚刚听到的是幻觉。

    然而,冰珞认真而坚定的眼神,很直白的告诉她,她说的并没有错。

    所以……是真的?

    “哈哈哈……”

    愣怔片刻,刘婉嫣忽的大笑,手里的盆都差点儿抛了出去。

    被如此无情的嘲笑,冰珞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夜千筱。

    她只是想知道夜千筱的意见。

    夜千筱斜斜的扫了刘婉嫣一眼,飞过去的威胁顺利的被刘婉嫣接到。

    笑声戛然而止。

    “没兴趣。”

    这句话是回冰珞的。

    说完,夜千筱便绕过冰珞,将盆放回了先前的位置。

    “我不想被淘汰。”

    冷着脸逼近夜千筱,冰珞的神色仍旧没有变化,声音不含丝毫温度。

    “诶,你这么跟她说话是没用的,”刘婉嫣兴致勃勃地靠近她,替她着想道,“这个人呐,吃软不吃硬,死皮赖脸缠着她就对了。”

    “……”

    旁边,又一记冷眼扫过来。

    凉飕飕地,好似冷箭。

    刘婉嫣浑身一个哆嗦,讪讪地收敛了。

    “跟我睡,和淘汰,没什么关系。”

    淡淡的回着,夜千筱打开衣柜,从里面将衣架拿出来。

    冷眸微动,冰珞纵使不情愿,也只得继续道,“我们需要默契。”

    一旁的刘婉嫣恍然,如若不是牧齐轩今晚宣布的“契合度”,恐怕冰珞是不可能主动同夜千筱说话的。

    顿了顿,手从衣柜里闪过,夜千筱随手一抬,白色的毛巾就往冰珞的方向而去。

    猝不及防的动作,冰珞还没反应过来,那毛巾就砸到了她脸上,将半个头都给遮住。

    刘婉嫣看得心惊肉跳的,总觉得这两人之间很容易燃起战火。

    而,冰珞则是将抬手抓住毛巾,可未来得及将其扯下来,就听得夜千筱凉凉的声音——

    “擦擦。”

    抓住毛巾的手微微一顿。

    毛巾遮掩了那张小巧的瓜子脸,但隐约可见她的唇轻轻抿起,似是在犹豫。

    手指稍稍用力,冰珞未曾扯下那毛巾,而是轻轻地在头发上擦拭着,动作有些僵硬。

    见此,刘婉嫣估摸着也没啥事了,便自顾自的去拿着衣架晾衣服。

    当然,也顺带将夜千筱的衣服给捎上了。

    “默契不是睡出来的。”

    倚在柜门上,夜千筱淡淡的抬眸,神色慵懒。

    停下手里擦拭的动作,冰珞冷眸微敛,“我们要形影不离。”

    “……”

    夜千筱蹙眉,细细地打量着冰珞。

    身材高挑,古典的瓜子脸,柳眉杏眼,本就是张好看的脸,可神色冷漠疏离,眉眼冰冷,对谁都极其抗拒。

    很正常。

    起码在夜千筱看来,这种人的存在很正常。

    可,这情商……

    低得让人难以想象。

    没有回答她,夜千筱低头扫了下手表,便直接往自己的床位走去。

    1:32。

    就算今晚没有紧急集合,她们也没多少休息时间了。

    然而,夜千筱并未想到,她才刚走到自己的床铺,冰珞就跟了过来。

    毛巾还搭在她头上,头发凌乱不堪,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却莫名地给人一种固执的感觉。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斜了她一眼,夜千筱又低下头,抓住叠好被子的一角,手一抬,被子就在空中散开而来,颇为散乱地铺在床铺上。

    “嘿,你们真的要同床共枕了?”

    晾好衣服进门,刘婉嫣就见到铺床的夜千筱和沉默在旁的冰珞,忍不住扬了扬眉,调戏道。

    “什么同床共枕?”

    与此同时,洗完澡的乔玉琪也进门,听到话下意识接了一句。

    紧接着,她站定在刘婉嫣身侧,看到那站在一起的两人后,忽然就反应了过来。

    这两个奇葩……

    同床共枕?

    乔玉琪觉得自己好像被雷劈了。

    然而,更要命的是,夜千筱有所表态了。

    “把头发擦干再过来。”

    视线从冰珞脸上移过,夜千筱眉头微微皱起,颇为不爽道。

    有种预感,如果她不答应,冰珞估计会在她床前站一晚。

    停顿片刻,冰珞转过身,老老实实去擦头发。

    夜千筱上床,睡觉。

    另一边。

    “这是,答应了?”

    乔玉琪悄无声息地靠近刘婉嫣,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

    不可置信地问道。

    “否则呢?”

    刘婉嫣反问了一句。

    说罢,也没有继续浪费时间,便直截了当的准备睡觉。

    乔玉琪错愕地站在原地,她看着素来冷冰冰的冰珞准备自信的擦拭着头发,总觉得晴天霹雳,半响回不过神来。

    自从乔玉琪倒霉地跟冰珞分配到一个宿舍后,乔玉琪跟冰珞的话,总共都不朝过十句。

    她素来骄傲惯了,最初被狠狠地忽略,还有些不爽,可后来……

    倒也习惯了。

    一直以来,她们都是互相当做对方不存在。

    现在,看着夜千筱和冰珞这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性格,呃,一起睡。

    乔玉琪真心难以接受。

    “真特么活久见。”

    摇了摇头,乔玉琪只能怀着哔了狗了的心情,老实地去晾衣服。

    无论如何,夜千筱和冰珞终究是上了一张床。

    只是,窄小的床铺上,她们各占一角,中间隔着手臂的距离,并没有过多交集。

    然而……

    事情并没有结束。

    凌晨三点。

    刘婉嫣被觉得口渴,半夜爬起来喝水,迷迷糊糊地踩着拖鞋去倒水。

    寂静宿舍内,倒水声显得尤为突兀。

    刘婉嫣渐渐清醒过来。

    而,杯子里的热水刚刚倒满,刘婉嫣就猛地一个哆嗦,背脊微微发寒。

    放下热水瓶,刘婉嫣下意识回头看去,却见不到任何异样。

    所有床铺都没有动静,宿舍里空空荡荡的,也见不到其他的人影。

    顿了顿,刘婉嫣疑惑的往窗边走了几步,直至移到夜千筱的床铺前时,才忽的反应过来。

    “呃……”

    刘婉嫣瞠目结舌。

    月光从窗外洒落进来,正巧洒在夜千筱的床铺上,映入眼帘的景象清晰无比。

    记忆中躺的规矩的冰珞,此刻就跟八爪鱼似的缠着夜千筱,双眼紧闭正香甜的睡着觉,脸都要凑近夜千筱的耳朵了,如此睡觉姿态,毫无形象可言。

    一床被子凌乱地搭在两人身上,可上半身基本都暴露在空气中。

    夜千筱则是笔直的躺着,没有任何的动作,就如同睡前一样。

    她根本就没睡。

    狭长的眼睛微微睁开,柔和的月光落入眼底,好像是夜空中闪烁的星辰。

    流光溢彩,震撼人心。

    可,却冷如冰窖。

    两道视线盯在刘婉嫣身上,那似有若无缠上来的威胁,令刘婉嫣不寒而栗。

    “您,您还真是个好人呐。”

    刘婉嫣心里发憷,可还是忍不住地想笑。

    试想她曾经死乞白赖的缠着夜千筱一起睡时,不知受了多少的苦,绝不能靠她太近,绝不能抢她被子,绝不能占她地盘……

    总而言之,规矩太多。

    可现在……

    冰珞很成功的打破了夜千筱所有的规矩。

    “少废话。”

    夜千筱凉飕飕地扫了她一眼。

    暗示很明显:把这个家伙给我拖走。

    “好好好,马上。”

    虚伪地朝夜千筱点头,脸上虚情假意的笑容一点儿都不少。

    于是,刘婉嫣顺利地迎上了夜千筱的冷眼刀子。

    嘴上犯贱,可动作却没迟疑,将手里杯子一放,刘婉嫣就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将睡得死死的冰珞从夜千筱身上给扒下来。

    她的动作很小心,先是从冰珞的手开始移动,缓缓地,生怕将人给惊醒。

    莫约两分钟后,冰珞终于离开了夜千筱。

    刘婉嫣松了口气。

    下一刻,面前黑影一闪,夜千筱就已经撑在床面,身子从冰珞上方跃过,轻悠悠地落到了地上。

    “你干啥去?”

    刘婉嫣反射性的抓住夜千筱的手臂。

    月光下,夜千筱懒懒的抬眼,声音果断干脆,“睡觉。”

    话音落却,甩开她的手,夜千筱闪身就来到了冰珞的床铺上,不到两秒钟叠好的被子就已经散落到她身上,先前还醒着的夜千筱,转眼间就闭上了眼。

    想了想,刘婉嫣自是没有打扰她。

    她们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

    可……

    走到桌前,慢慢地喝着温水,刘婉嫣不由得扫向闭眼睡觉的夜千筱,心里莫名地有些感慨。

    一直以来,大多人都觉得夜千筱不好接触、性情冷淡,很多时候无情的令人心寒,可真正接触过后,总是会让人有种奇怪的意识——夜千筱的脾气好到了极致。

    比如遇到现在这种状况——自己疲惫不堪的时候,还被折腾的无法入睡,如果是她,肯定一脚就将冰珞给踹下去了,可夜千筱虽然板着张脸,却始终没有惊醒冰珞。

    这个女人,冲动却震惊,急躁却耐心,无情却心软,冷漠却温柔。

    捉摸不透、无所牵挂,却往往在意想不到的时候,温暖人心。

    莫名其妙的,就是有种吸引力、神奇的魅力。

    *

    5:30。

    起床哨按时响起。

    寂静的基地,被抖擞着精神集合的新兵们打乱。

    同昨天相比,每个项目的训练都有所增加,虽然幅度不大,可积累起来,让他们熬过一个晨练都叫苦连天。

    他们有种预感,今后的训练将会依次递增,在结果出来之前

    果出来之前,不会再有比现在更轻松的时候。

    身体的能量消耗到极致,在疲惫不堪中拼命奔跑,好像要压榨着最后一丝力气般。

    “你们现在就可以放弃,放弃就没必要承受这样的折磨了,你们只要停下,就可以躺下,可以休息……”

    祁天一举着喇叭,铿锵有力的声音传到每个人耳里。

    在疲惫不堪的时候,消极、负能量的话语源源不断的传入耳中,随时都能将人折磨的精神崩溃,每个人几乎都是咬着牙坚持的,努力的将祁天一的话给抛到脑后,专心致志的往前面奔跑、甚至于挪动。

    一切都没有改变。

    累,身体受到极致体验。

    苦,心智受到极致煎熬。

    身与心,就像是被生生剥离开,思想与肉体在不同的空间承受着折磨。

    越野,潜水,长途奔袭,武装泅渡,400米障碍,负重机动……

    一项一项的训练,似乎永无止境。

    每天承受着新的考验,每天体会着新的成长。

    他们近乎麻木。

    若说改变,唯一的可能就是冰珞开始缠着夜千筱,宋子辰偶尔会将刘婉嫣叫过去一起行动了。

    为了增强每个组的契合度,他们都开始有意无意地组合行动,无论是在哪个项目中,渐渐的互帮互助,舍弃了做先锋的执念,学会放慢脚步去等待比自己慢几步的同伴。

    而,夜千筱和冰珞的契合度,也因为冰珞的“缠着”,从先前的零分,渐渐地涨到了合格分、四十。

    其中,宋子辰和刘婉嫣的契合度是增长最快的——从二十,涨到了七十三,成为所有小组中的第一名。

    *

    半个月后。

    时间接近末尾,也即将到了最终结果揭开的时日。

    基地内的紧迫感,愈发的增强,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压力。

    黎明,三点。

    “哔——哔——哔——”

    牧齐轩和祁天一站在操场上,牧齐轩用力的吹着哨子,声响远远地在夜空中响荡。

    夜间紧急集合。

    没有任何的拖拉,四分钟刚过,所有的新兵就站在了他们俩面前。

    微微敛眸,牧齐轩认真的扫过每张面孔。

    经过大半个月的打磨和煎熬,这些新兵不仅没在训练中被折磨死,反而变得愈发的精神,尽管个个都不缺疲倦之色,但眼神的流露出的坚定和执着,无疑成了他们这些日子来最大的成效。

    最起码,心被磨得强壮了。

    不由得有些恍惚,牧齐轩眸光闪了闪,忽然想起刚入伍的那会儿,也是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如噩梦般的日子。

    却,别有趣味在其中。

    “这次不五公里了,”轻咳了一声,牧齐轩素来挂在脸上的笑容不减分毫,“咱们说个事儿。”

    “……”

    集体缄默,没人搭话。

    事实上,每次牧齐轩说话前,都是这个模样,甭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在他看来,张口就是“说个事儿”,反正都是更加变态的训练,于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区别。

    “趁着还没有天亮,咱们来玩个游戏。”顿了顿,牧齐轩又笑眯眯补充了一句,“当然,游戏也占你们分数比例的。”

    提到“分数”,基本每个人都鼓足了精神。

    “先问一句,有想退出的吗?”

    牧齐轩语气轻松地问。

    没人吱声。

    自然,熬到这种地步了,谁也不会想半途而废。

    “是这样的,”牧齐轩把玩着哨子,详细解释道,“办公楼你们知道吧,你们祁教官闲着没事,半夜跟一哥们儿在那里逛了圈,不小心就被发现了,只有他逃了出来,那哥们儿被扣留做了人质。你们的任务,就是将人质给救出来。”

    话音落地,旁边的祁天一就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就这么个一句话交代的“解救人质”的任务,还扯出那么段瞎话来……

    妈的,知道的是在拐弯抹角的讽刺他,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小子故意显摆自己胡编乱造的能力呢。

    “我们说一下要求。

    第一,不能开枪。一旦开枪,任务失败。

    第二,不能被人发现动了办公室物品。如果白天有办公室主人发现异样,我们将会从摄像头里调取录像,扣分。

    第三,不能组团行动。要知道,你们每个小组都在竞争,任务开始都是敌人。

    第四,补充一句,就算你们是敌人,也不可能向对方下手。

    情况大致这样,给你们五分钟的调整时间。”

    ------题外话------

    那啥,训练真没啥好些的,也不会有太多意外……嗯,就酱紫。^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18话:跟你一起睡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