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9话:选拔结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离训练结束还有三天。

    听到动静的时候,夜千筱刚好洗完澡,正好撞上在门口等她的冰珞。

    她们俩,最近一直“形影不离”。

    好在功夫没有白费,她跟冰珞今晚的契合度,是62,勉强达到了及格分数。

    而,不等她们回宿舍,就听到嘈杂的声音。

    “搞什么,怎么打起来了?!”

    “都冷静冷静,你们干嘛呢!”

    “教官快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

    ……

    两栋宿舍楼隔得极近,中间有个很小的操场,平时拿来集合用的,连训练设施都没有,但操场上一旦有什么大的动静,两栋楼的人准会听的个清楚。

    声响几乎才响起没多久,走廊上就聚满了各种凑热闹的女兵。

    自然,对面宿舍楼的男兵,也没少站在走廊上看戏的。

    “夜千筱。”

    冰珞只是瞥了下面一眼,就叫住了没有任何兴趣的夜千筱。

    “嗯?”

    停下脚步。

    “宋子辰。”冰珞面无表情的说出一个名字来。

    扬眉,夜千筱很快靠近走廊外侧。

    正如冰珞所说,被围聚在一起、正在打斗的人,其中一个便是宋子辰。

    而,另一个她也很熟悉。

    施阳。

    理所当然的,夜千筱还瞥见了站在操场上的刘婉嫣。

    看了两秒,又低头瞥了眼手里装衣服的盆,夜千筱走向302的宿舍。

    “你不下去?”冰珞跟上,问。

    “放东西。”

    头也不回的回答,夜千筱很快就进了门。

    然,冰珞刚到门口,将盆放下的夜千筱,就已经迎面走了出来。

    “帮我晾一下。”

    拍了下她的肩膀,夜千筱交代一声,就消失在楼梯口。

    ……

    操场上。

    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刘婉嫣错愕地睁大眼,一时间难免有些呆愣。

    事情发展太快,她难以反应过来。

    一切,不过是短时间内的事。

    宋子辰同她在这里分别,动作有些亲密,可施阳却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直接跟宋子辰动起手来。

    一分钟不到,其他人就围过来。

    看戏,亦或是劝架。

    “哔——”

    哨声响起,有些刺耳。

    很快的,那些围着看戏的,就渐渐识趣地散开来,然正在打架的宋子辰和施阳,却恍若未闻,仍旧各打各的没有停歇。

    毕竟都是练过的,没有缠打在一起,反而招招有看头,以至于旁人不敢靠得太近,免得被误伤。

    “艹!”

    见此情景,祁天一怒骂一声,紧接着便如一阵风般,直接冲了过去。

    转眼间,祁天一便来到宋子辰施阳身边,抬腿如厉风扫过,拳头狠厉滑过,狠狠地扫在两人身上,硬生生的将他们逼得往后,直至退了几步后才勉强稳住。

    稳稳落地,祁天一暴怒,“给我一个能接受的理由,否则全部滚出去!”

    旁观者,渐渐噤声,不敢说话。

    宋子辰和施阳对视一眼,然后又收回目光,谁也没有开口。

    “报告!”

    定了定神,刘婉嫣上前一步,大声喊道。

    “说!”

    转过身,祁天一仍旧怒火滔天地朝她吼。

    “有段时间没格斗训练了,他们就是练练手!”刘婉嫣同样用力吼道。

    然而,垂下的双手,却紧紧地握成拳头,微微颤抖着。

    紧张,不言而喻,心都快跳出来似的。

    “刘婉嫣,你当我是傻子吗?!”祁天一声音再度增大,震耳欲聋。

    “报告!他们俩真的只是练练手!”

    话语斩钉截铁,刘婉嫣挺直着身子,直视着祁天一满是怒火的眼睛。

    自然,祁天一的怒火更甚。

    “练练手能打成这样?!”

    抬手,指向满身是伤的宋子辰和施阳,祁天一狠狠地皱着眉。

    “报告!他们练的太投入了!”毫不退让,字字肯定。

    “刘婉嫣,捏造事实,信不信我把你也赶出去?!”

    “报告教官!我说的事实!”

    “刘婉嫣!”

    往前走了一步,祁天一的怒火达到顶峰。

    周围人的心几乎都提了起来,每个人都紧张地看着他们。

    刘婉嫣站出来,是谁也未曾想到的。

    “天一!”

    这时,牧齐轩揽住祁天一的肩膀,重重地在他耳边喊了声。

    祁天一剜了他一眼,火气未消。

    “不要冲动。”

    牧齐轩稳稳地揽住他,这次的话语轻了很多,几乎是在他耳边说的。

    “妈的!”没好气地骂了声,祁天一甩开了他的手,“你是教官,你自己决定!”

    说罢,大步朝人群外走去。

    离开。

    原本即将爆发的战火,在瞬间就被牧齐轩给浇灭。

    与此同时,周围的人怕被殃及,渐渐散开。

    只余下几个跟宋子辰和施阳交情好的,颇为担忧的站在旁边。

    夜千筱站在楼梯口,双手放到裤兜里,淡定地看着这一切,在她转身上楼的时候,却感觉到一抹视线落到身上来。

    停顿,抬眼,与之对视。

    牧齐轩的目光扫过来,却很是冷静,视线接触的瞬间,他微微点了下头,很快就错开而来。

    停顿些许,夜千筱转身上楼。

    既然牧齐轩在,这件事就不会闹大。

    “你们俩,”凝眉扫向宋子辰和施阳,牧齐轩道,“回去,休息。”

    “是。”

    “是。”

    对视一眼,两人应声。

    可,应是应了,却没有动作,仍旧站在原地。

    牧齐轩忽的笑了,“你们还怕我欺负她不成?”

    她,指的,自然是刘婉嫣。

    宋子辰看着他,一字一顿,“这件事,跟她没关系。”

    “这件事,我来判断。”牧齐轩神色认真。

    “报告教官!”

    施阳忽的喊道。

    “什么事?”牧齐轩扬眉。

    “是我主动跟宋子辰打起来的,跟刘婉嫣没有任何关系!”

    “……”

    牧齐轩没答话。

    “是真的!”施阳急了。

    “然后呢?”

    “啊?”

    牧齐轩有些叹气地看着他,保证道:“我不会罚她。”

    “哦……哦。”

    施阳似半信半疑,点了点头。

    可,他们俩,谁也没走。

    与施阳的激动不同,宋子辰不动声色的,可又时刻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存在。

    “你,跟我来。”

    无奈,牧齐轩直接朝刘婉嫣道。

    说完,就转身,先一步离开。

    刘婉嫣犹豫片刻,在看了看宋子辰后,便跟上了牧齐轩的脚步。

    ……

    办公楼。

    以牧齐轩的军衔,加上他偶尔要忙碌的技术性工作,有一间办公室也合情合理。

    但是,他并没有进去。

    这么晚了,该避讳的,还是要避讳的。

    “你先说。”

    在一棵大树前停下,牧齐轩盯着刘婉嫣,有些闲散的开口。

    疑惑的抬眼,刘婉嫣不太懂他的意图。

    “好,那我来问。”牧齐轩站直身子,向来爽朗的脸庞多出几分正经,“这次,我跟你的谈话,不会有半句会透露出去,所以你放心。”

    稍稍迟疑,刘婉嫣仔细地看着他,放松地点头,“嗯,我信你。”

    这个人,值得相信。

    她一直这么觉得。

    “他们俩怎么打起来的?”

    “不清楚,”刘婉嫣摇头,“突然就……打起来了。”

    “好,”不疑有他,牧齐轩继续问,“宋子辰和施阳,他们俩私下里关系怎样?”

    “很不错。”

    “你跟施阳呢?”

    “一般吧。”

    “你喜欢宋子辰?”

    “……是。”

    “他很在意你,所以,你们俩……”牧齐轩并未完全问出来。

    他很尊重刘婉嫣,也给了她敷衍过去的机会。

    然而,刘婉嫣却忽的仰头,神色认真,一字一句道,“我们在交往。”

    牧齐轩微愣。

    如此坦白的承认,他确实没有料到。

    “你不是说了吗,可以相信你。”刘婉嫣微微偏头,眼底闪过抹笑意。

    牧齐轩回过神来,旋即笑开,“部队不禁止恋爱,这是你们的自由。”

    “是。”

    刘婉嫣同意。

    可,在训练选拔期间交往,很有可能会被政委拉去做思想工作的。

    “当然,你们还要瞒一段日子。”牧齐轩补充道。

    “嗯。”

    “就这样吧,别影响训练,有事私下解决。”

    “哈?”刘婉嫣有些惊讶,颇为感慨道,“你跟其他长官,还真不大一样。”

    “当然,”耸肩,牧齐轩笑眯眯的,“我只负责训练,不负责你们的人生。”

    他说的很随意,看起来有些不负责。

    可,正如他所说,他不负责他们的人生,也负不起这个责任,所以他只对训练用心。至于其他的事情,都由他们自己来选择,他甚至会避免更大的麻烦,而适当的帮他们来隐瞒。

    “噗。”

    顿时,刘婉嫣心情愉快了不少。

    有这样的教官,确实很有趣的。

    看了下表,牧齐轩道,“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好,再见。”

    微微点头,刘婉嫣依言转身。

    “对了。”牧齐轩忽的叫住她。

    停下脚步,刘婉嫣疑惑偏过头。

    “以后别乱逞强,这里是部队,你不会一直遇到我这样的教官。”

    “谢谢。”

    顿了顿,刘婉嫣道谢,闪烁的眸光里,不缺真诚之意。

    峰回路转。

    人,在抱着必死的决心时,总会遇到比预料中更好的事情。

    离开时,夜千筱紧握的双手微微松开,手指甲刺在掌心,生疼生疼的。

    呵,她本想着鱼死网破的。

    ……

    宋子辰和施阳打架的事情,果然没有被散开。

    所有人似乎都默认了刘婉嫣的解释——他们俩只是单纯的切磋。

    一个敷衍的解释就够了,新兵们没有太大的精力去在乎别的,越接近训练结束,他们就越在乎自己的成绩,其他的闲杂琐事,都被他们排除在外。

    而,刘婉嫣和牧齐轩到底说了些什么,谁也没有过问,包括宋子辰、施阳,还有夜千筱。

    三日后。

    晚上的训练结束后,此番新兵训练也悄无声息的落幕。

    牧齐轩一如既往地宣布着契合度,然后,也一如既往的解散。

    其中,对他们的成绩,不作任何评价。

    出乎意料的,当听到牧齐轩那句“明天没有训练”后,谁也不觉得轻松。

    结果,要明天才出来。

    “你去哪儿?”

    一下山,冰珞就发现夜千筱往宿舍相反的方向走。

    “炊事班。”

    脚步微顿,夜千筱斜了她一眼。

    冰珞疑惑的皱起眉。

    “做什么?”

    “吃夜宵。”毫不隐瞒,夜千筱的回答很直白。

    “……”

    “唔,一起吗?”

    停顿了一下,夜千筱忽的问道。

    “不去。”果断的拒绝。

    “随意。”

    耸耸肩,夜千筱转过身,没有继续劝的意思。

    与此同时,刘婉嫣也跑到了夜千筱身边,眉眼微微扬起。

    “快走吧。”

    她这样说着,跟夜千筱一起离开。

    显然,她们是事先约好的。

    冰珞在后面站了一会儿,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俩,可在她们渐行渐远之际,却加快了脚步,跟上了她们。

    “诶,你也一起吗?”

    发现了她,刘婉嫣挑着眉,笑着问她。

    对冰珞,刘婉嫣的印象一直很简单——少言寡语、冷漠、难以接近,但她毕竟是夜千筱的搭档,刘婉嫣的态度还是很好的。

    与此同时,夜千筱也看向冰珞。

    冰珞冰冷的脸没有变化,却一字一顿,“一起。”

    “那走吧。”

    点头,刘婉嫣没有异议地应了下来。

    可,这次,冰珞的表情微微变化,似是对她的果断有些惊讶。

    刘婉嫣没有注意到,夜千筱却看在眼底。

    “走。”

    朝冰珞简单说了一个字,夜千筱便没继续说话。

    于是,冰珞跟在她们俩身边,只是相对于夜千筱和刘婉嫣的间隔,她离她们比较远。

    在涌向宿舍的人群中,三个人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走向炊事班。

    牧齐轩和祁天一一下山,就见到她们三人离开的背影。

    “你太纵容她们了!”

    祁天一不爽的朝牧齐轩说着。

    不仅允许她们在宿舍里藏着吃的,还默认她们炊事班蹭好吃的。

    摊手,牧齐轩无奈道,“她们以前是炊事班的,林班长要偏心,你还有什么办法不成?”

    “那她们藏吃的,你怎么解释?”

    “又不是什么大事。”

    “不是什么大事,一视同仁你不知道,万一被其他人发现了呢?”

    “这不是没被发现吗?”牧齐轩淡定自若。

    “……”

    板着脸,祁天一硬是挤不出一个字来。

    “放开点,没什么事的。”拍拍他的肩膀,牧齐轩笑道,“她们的成绩越来越好,不是吗?”

    “可这不符合规矩!被队长发现,你连都要受批的!”

    “嘿,”牧齐轩顺势搂住他的肩膀,“你知道吗,有些兵,不用说也知道上进,有些兵,就算再怎么逼,也会极快的陷入消极情绪中。她们的小动作不算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可以了。”

    祁天一没好气地盯着他。

    脸上笑意更浓,牧齐轩又道,“你放心,我相信她们知道轻重。”

    抿着唇,祁天一没说话。

    过了好久,祁天一才道,“那宋子辰和施阳的事呢,你怎么说?他们俩打架斗殴是事实!你怎么也不知死活的瞒下来了!”

    “唔,宋子辰这个人……”语调微顿,牧齐轩笑了,“我想再观察观察,毕竟是个不错的苗子。”

    “齐轩。”

    祁天一语气忽的缓和下来,有些沉重。

    “嗯?”

    “你要知道轻重。”

    “我知道。”

    “你前途无量,不要害了自己。”祁天一有些叹息。

    偏过头,牧齐轩看他,极黑的眼睛,多出了几分正经。

    “嗯,我清楚。”

    他答应着,自己心里有底。

    可是……

    如果,在训练新兵的时候,能够遇到些很有趣的人,他真若失去些什么,也没有关系。

    有得,必有失。

    他还年轻,还这样相信着。

    ……

    炊事班。

    许久没来后院,一切都未曾改变。

    厨房亮着灯光,橘黄色的,从敞开的后门洒落出来,有些温暖。

    三人进门。

    炒菜的声音有条不紊地响起,落到耳里极其熟悉。

    林班长站在火灶旁,一边炒菜一边颠锅,动作流畅如行云流水。小严在旁边给他打下手,无论是洗菜还是切菜,动作都极其认真。

    感觉到来人,林班长没有回头,倒是小严转身看到她们,笑容乍现。

    “哟,回来了啊。”

    将手往面前的白围裙上一擦,小严朝她们招呼着,当下就去给她们几个找凳子。

    本来外面的石桌是可以吃饭的,可现在的天气偏冷,饭菜一端上去,不几分钟就彻底凉了,所以这种时候炊事员们都选择在厨房内解决温饱问题。

    凳子,自然是不缺的。

    “行了,你去忙吧,我们又不是不熟。”

    刘婉嫣朝他摆摆手,容颜不自觉地便舒展开,露出好看的笑容。

    “得,”小严直起身子,可刚想去切菜,就注意到夜千筱,“诶,千筱,你要不要来露一手?”

    夜千筱瞥了小严切的菜,颇为嫌弃地点头,“嗯。”

    “……”

    小严有些囧。

    然,夜千筱刚来到砧板前,就忽的偏头,朝小严问道,“我的菜能吃了吗?”

    “啥?”小严不明所以。

    刘婉嫣觉得有些好笑,替她解释道,“她说,她那块菜地上面的菜。”

    不知为何,刘婉嫣总感觉,夜千筱对那块菜地情有独钟。

    自己的劳动成果,始终是不一样的,不知道夜千筱是否也这样想。

    “啧,还是林班长了解你。”恍然大悟的小严拍了拍手,“我说呢,林班长特地让我去你那块菜地摘得菜,白菜和胡萝卜,都长得很好来着。”

    “哦。”

    不理会刘婉嫣的取笑,夜千筱点了点头。

    转而,切菜。

    出神入化的刀功,在一起将小严给看呆了。

    冰珞一直站在旁边。

    她知道夜千筱是从炊事班出来了,跟这里的人应该有一定的交情,可她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在她印象中,夜千筱并没有这么好相处。

    除了刘婉嫣和徐明志跟她交情不错外,其他人她连理都懒得理会。

    可,在这里,夜千筱明显有些不同。

    说不出具体的感觉,但,夜千筱确实不相同,没有在外面的冷漠和凌厉,反而多出几分温暖。

    炊事班……

    冰珞打量了厨房几眼,算是接受了这个陌生的地方给人的异样感觉。

    到处,都有些,温暖。

    “咦,她是?”

    崇拜了夜千筱好一会儿,小严的注意力终于放到冰珞身上来。

    “哦,千筱的搭档,”刘婉嫣介绍道,“冰珞。”

    “你好,”小严点头,朝她问道,“你有什么喜欢吃的吗,顺便让林班长给你做了。”

    突如其来的热情,让冰珞有些不适应,但再怎样脸色都没有变化分毫。

    “蔬菜。”

    她一字一句,冷着脸说道。

    “呃,好。”

    小严莫名地点头。

    蔬菜?

    就……蔬菜?

    意想不到的答案,让小严默默地揪心了会儿。

    只不过,对于他来说,冰珞就是个陌生人,态度如何他也不在意,便没有放在心上。

    反正他们炊事班什么山珍海味都没有,就是一摞摞的蔬菜,从来都不缺,无论冰珞想吃什么都成。

    夜千筱切菜的速度很快,林班长做菜的速度同样快,所以夜千筱刚休息没多久,几样家常小菜就端上了桌。

    热气腾腾的,色香味俱全。

    “开吃了。”

    刘婉嫣将碗筷端上来,笑容满面的,跃跃欲试。

    近一个月的体能训练,她们疲惫不堪、神经紧张,已经好久都没这么放松过了。

    “你们先吃,我去把月晴叫过来。”

    忙完一切,小严取下围裙,说着就往门口走。

    “哎哎哎——”刘婉嫣不爽的叫住他,“你找抽呢吧,我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还膈应我们?”

    “呃。”

    小严纳闷地看着她。

    她们都没吵过架,以前关系很差吗?

    “她怎么了?”看向小严,夜千筱问。

    “她,又跟副班长吵架了,生闷气呢,从中午到现在,就没吃过东西。”小严解释,“这不,喊她过来吃点儿东西,顺便跟你们聚一聚。”

    顿了顿,小严又试探地问,“你们关系不好?”

    “……”

    刘婉嫣瞠目结舌的看着他。

    感情在小严看起来,她们俩跟温月晴的关系很好咯?

    真是……

    哔了狗了。

    林班长慢条斯理的解下围裙,朝小严吩咐,“你给她弄点菜,送过去。”

    “……好。”

    小严迟疑着点头。

    小严的智商,可不代表整个炊事班的智商,站在炊事班制高点的林班长,对几个炊事员那些琐碎事,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见得小严分了点菜,然后抱着饭盒离开,刘婉嫣无奈地摇了摇头。

    然,下一刻,开吃。

    三个人,五样小菜,一个热汤,相对于她们吃了一个月的大锅饭来说,眼前的饭菜看成山珍海味。

    香,特别香。

    就连冰珞,脸色都缓和许多。

    “回去记得关门。”

    林班长整理好厨具,便没有等着看她们吃饭,说完就往厨房外走去。

    “林班长,谢谢了。”

    刘婉嫣手掌放到嘴边,大声的朝林班长的背影喊了声。

    外面,夜色里,林班长背影微顿,却没有停留,继续离开。

    厨房,三人继续吃着饭,不发一言。

    夜色深沉,唯有厨房亮着橘色灯光,隐约透射出来,给门外的方寸土地染上几许淡淡的光亮。

    ……

    炊事班,宿舍外。

    寒风料峭,气温突降。

    温月晴包裹着军大衣,坐在门外的石阶上,手里捧着已经冷却的饭盒,冻得通红的手拿着筷子,夹着冰凉的饭菜往嘴里送。

    一口,又一口。

    就像麻木了似的。

    夜色中,她的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着。

    一滴一滴的泪水从眼角滑落,顺着脸颊,一直落到饭盒里。

    不知过了多久,她夹菜的动作顿了顿,抑制住的悲伤终于爆发。

    低头,将脸埋在臂弯里,泣不成声。

    为什么……

    为什么受委屈的总是她?

    自从夜千筱和刘婉嫣走后,贺茜就变本加厉的欺负她,原本夜千筱在时还可以镇住她,可现在只有她们两个的宿舍,对贺茜来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威胁。

    撕破脸皮的她们,根本就无所顾忌,贺茜开始肆无忌惮。

    可恨的是,她连反抗的可能都没有。

    打不赢,骂不赢,争不赢。

    就连能力,也拼不过。

    只能任由贺茜压榨。

    夜千筱从菜地回来后,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温月晴。

    坐在石阶上,梨花带雨的,哭泣无声,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寒风席卷而过,在这片空寂的夜色下,她被冷得瑟瑟发抖。

    凝眉,夜千筱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停在了她面前。

    “夜,夜千筱。”

    见到她,温月晴惊慌失措。

    过度惊讶,稍稍一动,饭盒“啪”地掉到地上,可她来不及理会,抬手猛地擦着脸上的泪水,可却怎么也擦不干净,眼泪不听话的往下掉,连她自己也控制不了。

    “喏。”

    静静地站在她面前,夜千筱将一包纸巾丢到她怀里。

    愣了一下,温月晴抬头,泪眼模糊的看着夜千筱,可泪水朦胧,却看得不太清晰。

    对方居高临下。

    双手放到裤兜里,闲闲地立在面前,衣冠整洁,一如既往,却将她的丑样全看在眼底。

    莫名地,心,颤了颤。

    羞耻袭来。

    没有勇气再看,匆忙垂下头,温月晴将纸巾抽出来,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动作尤为僵硬。

    “被欺负了?”

    垂眸,夜千筱问着。

    低低地抽泣着,温月晴没有答话。

    停顿片刻,夜千筱扫了她几眼,然后来到她的旁边,缓缓坐下。

    抓住纸巾的力道一紧,温月晴偏过头,错愕地看着她。

    “你,干嘛?”

    小心谨慎的问着,温月晴眼里满是警惕之意。

    “回来看看。”

    夜千筱敷衍的回答。

    愣愣地看着她,半响,温月晴偏转过身,低低道,“……哦。”

    两人都没有主动说话。

    温月晴在平复自己的心情。

    泪水又流了几次,温月晴一个劲的擦着,她努力的警告自己不要再丢脸,原本僵硬的手指,在擦拭的动作中,渐渐恢复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平静下来。

    “夜千筱,我是不是很没用?”

    双手抵着额头,温月晴将脸隐藏起来,声音非常低,悲伤而紧张。

    “还好。”

    夜千筱看向前方的黑暗,淡淡的回了一句。

    “诶?”

    错愕偏头,温月晴疑惑。

    像她这样懦弱自卑的人,竟然还……还好?

    “最起码,你还知道反思。”

    “……”

    温月晴自嘲一笑。

    果然,从夜千筱嘴里说出来的,根本没几句好话。

    “夜千筱,”轻轻喊着,温月晴咬着唇,不甘心的问,“为什么你们可以这么强,而我就要被欺负?”

    她一直很奇怪,夜千筱和刘婉嫣明明是新兵,连她的资历都没有,可她们不发一言就能制服住贺茜,而她……

    动不动就被欺负,贺茜将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她。

    “因为你好欺负。”

    微微敛眉,夜千筱直白了当。

    “就因为我好欺负,我性子弱,她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我吗?”

    语气微重几分,不甘的控诉,温月晴眼里含着恨意。

    凭什么?!

    凭什么就欺负她?!

    看向她,夜千筱眼角挑起抹笑意,反问,“那你觉得,应该是怎样的?”

    “我……”

    温月晴张了张口,想要反驳,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应该是怎样的?

    不,她不知道。

    她家算是小康家庭,虽算不上富裕,却也不算贫穷,在学校她的成绩中等偏上,不突出也不落后,是那种老师叫不出名字的存在。

    一直以来,她的生活还算顺风顺水,因为从小有军旅情结,所以才在上大学的第一年就进了部队。

    可,傻乎乎的她,却没有想过,自从踏入这里,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艰苦的新兵连训练,本就不爱锻炼的她,是咬紧牙关才熬过来的。

    被调到炊事班也理所当然。

    本以为到炊事班就能松口气,却不曾想,遇到个需要巴结讨好的副班长,一个做不好,就有可能被暗地里欺负,男炊事员看起来都凶巴巴的,她连诉苦的地方都没有。

    后来,她遇到牧齐轩,一见倾心。

    可,暗恋一年的时光,在鼓起勇气表明心意时,却被委婉拒绝。

    事事不如意,事事不顺心。

    温月晴总觉得,就算是死了,地狱也不一定比现在难熬。

    “如果你以前没经历过这些,那么,恭喜你,你很幸运。”

    看着又快哭了的她,夜千筱轻描淡写的开口。

    或许,温月晴还该庆幸,这里是部队,她只碰到一个贺茜。

    “那,你经历过?”温月晴问她。

    “没有,”夜千筱站起身,拍了拍衣角的尘土,“我没你这么弱。”

    “……”

    温月晴被她哽住。

    可很快的,她又释然了。

    她一直很弱,一点儿都不像夜千筱。

    看着夜千筱离开,温月晴深吸一口气,猛地站起身,“等等!”

    夜千筱脚步微顿。

    “那我怎样才能不这么弱?”

    抬高声音,温月晴目光灼灼,紧盯着夜千筱。

    她,不愿继续这样生活。

    这种见不到希望的日子,被人碾压的日子,痛苦不堪的日子……

    她不要再这样过下去了!

    “回去,读书。”

    淡淡的说完,夜千筱收回视线。

    前方亮着昏暗的灯光,夜千筱前行的身影,渐行渐远。

    温月晴咬着唇,拳头握紧。

    她站在原地,目送着夜千筱远去。

    寒风依旧,无孔不入,身体冰凉冰凉的,温月晴仍旧一动不动的站着,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她忽然想起刘婉嫣说过的一句话——弱肉强食,天经地义。

    其实,她一直都很恨夜千筱。

    羡慕,嫉妒。

    夜千筱到部队的生活,太张扬,太放肆,太顺利,那是她这种人怎么也无法触及的人生。

    她明明那么强,却不帮助自己。

    明明先认识她,却和刘婉嫣相处更好。

    很多,太多了……

    都是她怨恨夜千筱的理由。

    羡慕她的冷静沉着,嫉妒她比自己更好,恨她不曾对自己怀有好意。

    可,所有的怨恨,此时此刻,全都化作烟消云散。

    夜千筱,本就没义务对她好。

    而她,会凭借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变得很好。

    夜,凉如水。

    夜千筱回到厨房,同早已等候多时的刘婉嫣和冰珞汇合。

    ……

    翌日,清晨。

    起床哨响起,两栋楼的新兵以极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然后风风火火的赶到了楼下集合。

    然而,寻常在那等候的两位教官,却迟迟不见人影。

    一行人,在诧异过后,便一言不发、整整齐齐地排好队。

    寂静无声。

    天色颇佳,清晨的阳光从云层洒落,将整片基地都笼罩在柔和的光线中。

    半个小时后,牧齐轩和祁天一姗姗来迟。

    “今天不是不训练吗?”

    惊讶的看着他们,牧齐轩有些莫名其妙。

    瞬间,几百双眼睛,齐刷刷的落到他们身上,横扫过来时,带着骇人的气势。

    祁天一刻意慢了半步,任由牧齐轩去抵挡那一双双眼睛。

    牧齐轩微囧。

    不言而喻,他们都在等待结果。

    昨晚,牧齐轩和祁天一熬了一夜,将所有新兵的资料都分析了一遍,天快亮的时候又将路剑喊了过来,在二十分钟前终于将最后的名单定了下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做教练,也是头一次删选他人。

    不得不说,被那些灼人的视线盯着,心里的压力着实徒增,难免有些紧张。

    “咳咳。”

    站在几百人面前,牧齐轩难得需要做心理准备。

    “以下叫到的人,出列!男女各成一列!”

    拿出刚打印好的名单,牧齐轩尽量镇定的站立着,转而将视线放到手里的名单上。

    “成离心!”

    “宋子辰!”

    “施阳!”

    ……

    “夜千筱!”

    “刘婉嫣!”

    “冰珞!”

    “乔玉琪!”

    ……

    一声一声,铿锵有力,在空地上仿能砸出回响。

    三分钟念完。

    对于这些新兵来说,每一秒都是极其煎熬的。

    三百个人,在两栖作战队里,牧齐轩只留下了六十个。

    其中,二十个女兵,四十个男兵。

    被念到名字的,纷纷松了口气,可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不过是个开始。

    六十个人,对于这个队伍来说,太多了。

    “给。”

    念完后,牧齐轩将名单递给了祁天一。

    示意让他来念。

    祁天一有些莫名地接过去,在将手收回时,却意外撞见了牧齐轩眼底的那抹不舍。

    抓住名单的手指微紧,祁天一微微凝眉,转身便开始宣布其他人的去处。

    能被选到这里来历练的,在新兵连都是些尖子,加上经历了先前的演习审核,余下的能力远远超过寻常的新兵,所以除了已经留下的这批人,其他人的去处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除了海军陆战旅,他们还有更好的去处。

    没有的牧齐轩的小情绪,祁天一从头到尾,都念得极其镇定,语气平稳到底。

    浓烈的情绪在新兵中蔓延,经历了三个月的历练,他们在竞争和合作中,早已将感情磨练出来,现在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就将决定他们的离别与否。

    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

    在新兵连,他们体会或许不够深,可这一次,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离开,留下,都是新的未来。

    可,未来是怎样的,他们谁也预料不到。

    相对于欣喜和忧伤,在心里萦绕着的,更多的还是迷茫。

    “好了,给你们一天的时间。”

    在凝重的气氛中,牧齐轩尽量轻松的说着。

    紧接着,他视线一扫,落到被选出来的女兵身上,“其他人解散,你们留下。”

    不多时,站在两人面前的,就只剩下那二十个女兵。

    牧齐轩和祁天一沉默的站着,并没有主动跟她们开口的意思。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齐轩,这些女兵都是选出来的?”

    忽的,一道清亮的女声飘来。

    ------题外话------

    某两只很快会粗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29话:选拔结束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