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0话:女教官,新任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齐轩,这些女兵都是选出来的?”

    忽的,一道清亮的女声飘来。

    闻声者,皆抬眼去看。

    那是个女兵,一身白色的海军常服,棱角整齐,帽檐下短发飘扬,帅气俊俏。

    皮肤被晒成小麦色,五官偏向于中性,眼神隐含锐利光芒,从所有女兵的脸上一一扫过,粗略打量。

    少了几分女生的柔弱,多出几分干练和爽朗。

    看起来很舒服。

    “嗯,归你了。”

    牧齐轩看了她一眼,便点了点头。

    朝他点头,那女兵径直走向那群女兵,嘴角扬起抹轻松的笑容。

    “立正!”

    “稍息!”

    伴随着爽朗的声音,二十个女兵下意识地动作。

    满意地点头,女兵朗声道,“大家好,我叫陈雨宁,耳东陈,下雨的雨,宁静的宁,”话语一顿,“接下来的几个月,就由我来陪你们度过了。”

    “教官好!”

    顿时,女兵们大声喊道。

    “今天就见个面,顺便说两个事儿,”脸上笑容消失,陈雨宁有些严肃,“一,你们以后跟男兵们训练相同,没有所谓的男女有别一说,知道吗?!”

    “知道!”

    女兵们异口同声。

    “二,你们二十个人,为了方便集合,明晚之前全部搬到一楼,101到105,五间宿舍,你们自己安排。”

    “是!”

    再度应声。

    “我先点个名,跟你们认识下。”

    踱步走过,陈雨宁靠近她们,顺着列队一一走过。

    “冰珞!”

    陈雨宁瞥向列队第一个。

    “到!”

    神色未变,冰珞应声。

    “夜千筱!”

    陈雨宁站在列队第二个旁边。

    夜千筱双眸微动,正好撞上陈雨宁的视线,瞥见对方上扬的嘴角,她又淡然地收回目光。

    “到!”

    直视前方,夜千筱喊道。

    “没听到。”陈雨宁眸光微闪。

    “到!”

    眯眼,夜千筱声音平稳。

    “我说,没听到。”

    盯住她,陈雨宁视线直逼她眼睛。

    “到!”

    这一次,夜千筱的声音骤增,稳稳的落到陈雨宁耳里,有些刺激。

    陈雨宁脸色微变,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盯着夜千筱看了会儿,陈雨宁没有再继续,转而将对准下一个目标。

    夜千筱眸色微冷。

    果然,是做足准备才过来的。

    连续喊对几个人,在场女兵都微微心惊。

    原来,新教官早已看过她们的资料了,或许还对她们的经历滚瓜烂熟。

    做到如此的,铁定不可小觑。

    一路喊到尾,陈雨宁又缓步上前。

    “可以了,解散吧。”

    站在队伍前方说完,陈雨宁一摆手,便不再管事,直接朝牧齐轩和祁天一走去。

    二十个人,顿时解散。

    第一直觉告诉她们,这个新来的女教官,没有祁天一脾气暴,也没有牧齐轩脾气好,但有一点……

    肯定比他们都更难应付。

    “感觉到了吗,”刘婉嫣走向夜千筱,挑眉,一字一顿,“敌意哦。”

    “嗯。”

    点头,夜千筱淡然道。

    正如刘婉嫣所说,陈雨宁对她怀有一定的敌意。

    打量,挑衅,示威。

    “嘿,你怎么招惹她了?”刘婉嫣兴致勃勃地问道。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敢来招惹夜千筱的,都是些敢于挑战的。

    值得点赞。

    值得欣赏。

    “我不认识她。”

    夜千筱一脸莫名。

    “……”

    耸肩,刘婉嫣不疑有他。

    或许夜千筱真不认识,毕竟以她的性子,随时都有可能得罪他人,根本就记不过来。

    有区别的是,对方有没有能力来她面前,找死。

    不过……

    刘婉嫣刻意地看了陈雨宁一眼,这一次盯上夜千筱的,似乎不是那么好惹呢。

    希望不会有大动静。

    ……

    上午,八点。

    夜千筱、刘婉嫣、冰珞,还有乔玉琪忙了半个小时,将302宿舍的东西全部搬到了105宿舍。

    在这块,乔玉琪的人缘还算不错,开始还有人邀请她去别的宿舍,可乔玉琪没多少犹豫就拒绝了,默不作声的搬进了105宿舍。

    就连乔玉琪自己都觉得,自己真的挺找虐的,偏偏要跟这帮奇葩凑在一起。

    “玉琪,麻烦扫下地。”

    刚将自己的物品搬下来,刘婉嫣就拿着扫帚来到她的面前。

    然后,扫帚被硬塞到手里。

    不甘心的回头,乔玉琪一眼对上刘婉嫣笑眯眯地双眼,眼含威胁意味,顿时被哽住。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每次刘婉嫣都会以吃的做要挟,而乔玉琪往往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乔玉琪满腔怒火地抓住扫帚杆子。

    刘婉嫣离开。

    宿舍内,没有说话,但忙碌的声响不息。

    收拾物品,整理床铺,打扫卫生,各忙各的。

    当她们收拾的差不多时,敞开着的门就被敲响了。

    “都收拾着呢。”

    牧齐轩站在门口,脸上笑容淡淡的,身后是倾泻而下的日光,看起来无比温暖。

    他手上,拿着几个手机,还有充电装备。

    都是她们的。

    “哟,教官这么热心呐。”

    见此,刘婉嫣立即走了过去,同样的满面笑容。

    “秘密任务。”

    挑了挑眉,牧齐轩神秘兮兮的,却没有丝毫遮掩。

    “您说。”

    动作轻了几分,刘婉嫣很是配合她。

    “咳咳,”轻咳一声,牧齐轩眉花眼笑,可语气却很正经,“明天之前,把手机的电充满,任务需要!”

    “好!保证完成任务!”

    一把接过那几个手机,刘婉嫣满脸严肃地点头。

    “刘婉嫣同志,好样的!”

    牧齐轩正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副委以重任的架势。

    “噗。”

    刘婉嫣被逗得开怀。

    两人聊了几句,交换了所有手机的牧齐轩,便告辞离开。

    很快的,拿到手机的刘婉嫣,也开始一个个的将手机还回去。

    “土豪,给。”

    分给其他人后,刘婉嫣将两个手机丢到夜千筱床铺。

    “嗯。”

    夜千筱刚叠好被子,瞥了眼落到床铺上的手机,淡淡的点头。

    然后,拿起旁边的充电器,准备去给手机充电。

    “想打电话给谁?”

    难得见到夜千筱这么积极,刘婉嫣立即靠近,挤眉弄眼的问。

    自从同宋子辰确立关系后,刘婉嫣忽然就变得八婆起来,开始关心所有人的人生大事,就连冰珞都被她委婉的问过几次。

    “不是任务吗?”

    插好插座,夜千筱将手机放到旁边,连接充电器。

    “你还真信呐……”刘婉嫣咋舌。

    “我觉得,”语调微顿,夜千筱看她,“你还是信点儿好。”

    “呃。”

    刘婉嫣纳闷地皱眉。

    按照夜千筱的意思,牧齐轩的话……有几分可以信咯?

    “你觉得会是什么任务?”

    忽的,乔玉琪站到旁边,一本正经的问着夜千筱。

    心下疑惑,刘婉嫣挑眉看去。

    乔玉琪认真的盯着夜千筱,闪烁的眼睛里,还带着几分明显的试探。

    “不知道。”

    夜千筱漫不经意地回答。

    尔后,开始整理自己的刀具。

    被无视的羞愧,乔玉琪深吸一口气,始终没有再拉下脸跟夜千筱说话。

    刘婉嫣看了看两人,又看着默不作声的给手机充电的冰珞,便当做什么都没看到般,拎着手机和充电器去充电。

    仔细想想,夜千筱的话也不无道理。

    她们一阶段的训练告一段落,但是,牧齐轩曾明确的告诉她们,这只是简单的拉体能,他们今后要学的,还有更多。

    所以,就这么将手机还回来……

    显然不现实。

    估计真的有什么行动吧。

    总之,充了电再说。

    手机太长时间没用,先前的电量都被耗光了,不过似乎有人专门为其保养,电池还没有进入休眠状态,充电并不成问题。

    “咦,有情况。”

    安静的宿舍内,忽然响起惊讶的声音。

    是乔玉琪。

    顿时,三双眼睛,都扫向她。

    “怎么?”刘婉嫣问。

    惊讶地脸色有些收敛,乔玉琪瞥了她们一眼,然后冷淡地收回视线,“没什么,你们自己看。”

    她们忽略自己,她也没义务跟她们汇报。

    “嘁。”

    有些好笑的摇头,刘婉嫣拿起充电的手机。

    开机。

    冰珞也同样开机。

    夜千筱还在整理自己的各种刀具。

    包括赫连长葑送的两把刀,夜千筱手上已经有十把了。

    各类用途,但毫无疑问,每把刀都很精致,很漂亮。

    刘婉嫣每次看到,都会吐槽,夜千筱也是个颜控。

    对此,夜千筱从未没反驳。

    一把刀,好用是前提,但,好看,也不可或缺。

    将所有刀都放到柜子里,夜千筱刚想关门,肩膀就被拍了两下。

    “喏。”

    很快的,刘婉嫣就将手机递到她面前来。

    是通讯录。

    新增分组,随着刘婉嫣的手指滑动,上面存着所有合格女兵的电话。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疑惑的皱眉,刘婉嫣纳闷了。

    “反正没好事。”

    关好门,夜千筱轻描淡写。

    “……”

    刘婉嫣微囧。

    好像,是这么个理。

    轻松一天,明天没准是炼狱。

    于是,刘婉嫣的心就像被浇了盆冷水,忽然就没那么好了。

    夜千筱没去管手机的事,将东西整理好之后,就准备去炊事班蹭饭吃了,而除了冰珞之外,刘婉嫣和乔玉琪都在拿着手机聊天。

    很久没跟以前的朋友联系,现在趁着有空闲,她们自然不会错过联系的机会。

    可,没多久,她们就很悲哀的发现,才离开外面的世界半年,她们就参与不了朋友的话题了。

    以前的八卦热闹,已经让她们提不起兴趣,而朋友们的新生活,她们既羡慕又悲凉,甚至有些迷茫。

    来到这个地方,果然是要舍弃一些东西的吧。

    可是,对于太过年轻的她们来说,外面繁华纷乱的世界,吸引力一点儿都不小。

    ……

    夜千筱到下午才想起手机的事。

    吃过午餐后,她就午睡了半个小时,醒来后听到乔玉琪低声通电话的事情,这才注意到手机的电已经充满了。

    两个手机。

    夜千筱一手一个,非常土豪的开机。

    新手机是徐明志买的,只有几个电话号码,除了几通电话外,就再无其他。

    所以,新的通讯名单,理所当然的被安排在了曾经的手机里。

    夜千筱以前用过那个手机,也简单的扫过一遍。

    乱七八糟。

    这是她的印象。

    各种功能的软件,七八百的通讯备注,还有很多游戏视频。

    全是些她无法理解的东西。

    趁着现在有空,夜千筱闲着没事,翻了翻通讯录后,就一一的将其他软件卸载。

    直到,手指戳到微信。

    上次刘婉嫣提到过,所以她有些印象,后来她有仔细回忆过,大概是交流软件之类的,记忆中似乎挺火的。

    想了想,便点了进去。

    一瞬间。

    无数对话框弹了出来。

    夜千筱有些囧。

    这原主,似乎挺有人气的。

    点开好友名单,一大串,滑到最下面的时候,夜千筱看到一行字。

    780位联系人。

    “千筱,晚上有告别晚会,你去吗?”

    就在夜千筱发愣的时候,刘婉嫣从外面走了进来。

    “嗯。”

    放下手机,夜千筱淡然应声。

    然而,刘婉嫣这个眼尖的,一眼就瞥到她的手机屏幕。

    熟悉的界面。

    “来来来,我们加好友。”

    刘婉嫣颇为惊喜的走过去。

    “喏。”

    夜千筱直接将手机递给她,随便她弄。

    然而,没一会儿,刘婉嫣脸部表情微抽,震惊道:“艹!这是你手机?!”

    刘婉嫣指的是好友人数。

    “嗯。”

    夜千筱淡定的应声。

    这种事,她总不可能否认。

    “啧,你以前肯定是*,现在厌了才患有沟通障碍的。”刘婉嫣摇头叹息,十分感慨。

    “……”

    夜千筱没接话,一脸的平静自若。

    也没有多说,刘婉嫣拿出自己的手机,扫了眼夜千筱的微信号后,就用自己的手机添加。

    然后……

    “艹!”

    刘婉嫣有感而发,声音之大吓得在门口打电话的乔玉琪都看了过来。

    “又怎么了?”

    对于她的一惊一乍,夜千筱无奈的挑眉。

    “赫连队长!”刘婉嫣面色纠结的把手机递到她面前来,“赫连队长竟然会主动加你!”

    “……”

    看清楚好友请求,夜千筱嘴角微微一抽。

    主动加她也不奇怪,毕竟对方可是偷奸耍滑地给她电话号码的人。

    “很奇怪?”

    “还不奇怪?”

    刘婉嫣睁大眼,抬手朝看向这边的乔玉琪摆摆手,“你,过来。”

    乔玉琪本有些不乐意她的指挥,可这个话题确实有吸引她的地方,所以犹豫了一下,就走了过去。

    “赫连队长加她,你觉得奇怪吗?”刘婉嫣挑着眉问她。

    “……有点儿。”

    想了想,乔玉琪实话实说。

    在她印象中,赫连长葑向来是那种遥不可及的存在。

    神秘,传奇,高深莫测。

    微信什么的,她都没想过他会有。

    所以,方才听到刘婉嫣的话时,着实有些惊悚。

    “有眼光。”

    刘婉嫣朝她竖起拇指。

    也只有夜千筱这等人,才觉得赫连长葑并没有那么特殊,就跟普通人一样。

    可,在她们心里,赫连长葑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有关他的传奇,据说有很多,可传言她们只是听听,因为真正见到这个人时,便会相信,无论他的事迹有多传奇、不可思议,都是真实的。

    她们只会觉得,这样的人存在,天生就是让人仰望的。

    夜千筱微微蹙眉。

    她对这些人的心理,一直都难以理解。

    花痴?算不上。

    喜欢?不至于。

    崇拜?或许,有点儿。

    可,在她看来,欣赏可以有,其他的都是多余。

    一个人,永远也不可能是天神。

    “你们要喜欢,都可以加他啊。”

    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们,夜千筱抬手,将刘婉嫣手里的手机给拎了过来。

    同意了赫连长葑和刘婉嫣的申请。

    赫连长葑的申请很简单,就写了一个简单的名字——赫连长葑。

    头像是小赫连的军装照。

    夜千筱估计也不是他改的。

    不过,不会有人质疑,因为没人有胆子开他的玩笑。

    紧接着,夜千筱将赫连长葑的微信号发给了刘婉嫣。

    “你还真发啊……”

    接到信息,刘婉嫣错愕。

    “不然呢?”

    “我,我们……小的不敢。”刘婉嫣笑容发憷。

    “你慢慢想。”

    手机在手中转了一圈,夜千筱说完,就潇洒的朝门外而去。

    “你去哪儿?”刘婉嫣在后面喊。

    “打电话。”

    头也没回,夜千筱消失在门口。

    刘婉嫣有些丧气。

    夜千筱的行为做事,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你加吗?”

    停顿一下,乔玉琪朝刘婉嫣问道。

    “加赫连队长?”刘婉嫣诧异。

    “嗯。”

    “你不会也觊觎着赫连队长吧?”

    “没想过,高攀不上。”乔玉琪很坦然,“就是有点儿兴趣而已。”

    “不知道他会不会加。”

    “试试呗。”

    “那,试试吧。”

    ……

    出了宿舍楼,夜千筱找了棵树,用手机登录了邮件。

    她本是抱着试试的心态。

    不曾想,新的邮件一周前就到了。

    邮件名还是三个字——宋子辰。

    点开新邮件,夜千筱看到了与先前截然不同的资料。

    先前的资料是很普通、正常的生活,而这一次,将宋子辰不同的经历排列的清清楚楚。

    看完不过三千字的邮件,夜千筱花了十多分钟。

    逐字逐句,看得仔细。

    凉风吹拂,直至看完最后一个字,夜千筱的手指已经彻骨冰凉。

    长长的呼出口气,她动了动手指,删掉了这封邮件。

    随后,她播出一串熟悉的号码。

    “谁。”

    不一会儿,手机那边就飘来个干脆冷酷的声音。

    “我。”

    夜千筱应声。

    顿了顿,裴霖渊问,“有空?”

    “没空。”

    “那挂了。”

    “……”

    夜千筱嘴角抽了抽。

    下一刻,电话已经挂断。

    然,夜千筱还没来得及收手机,电话又打了过来。

    犹豫了一下,夜千筱拉下了接听。

    “我有空。”

    很快,那边声音传来,少了几分霸道。

    “……”

    微愣,夜千筱被此番幼稚的行为哽住。

    不理会她的无言,裴霖渊便开口问,“什么事?”

    回过神,夜千筱淡淡道,“宋子辰的资料,我都看了。”

    “谁?”

    “……宋子辰。”

    “你让我调查的?”

    裴霖渊显然没把这个名字放在心上。

    “嗯,”微微往后靠,夜千筱倚靠在树干上,“顺便道个谢。”

    “不需要。”回复的语气很硬。

    “没事了,我先挂了。”

    “等等。”

    “嗯?”

    停顿了下,裴霖渊声音低沉有力,“你什么时候有空?”

    “有空再找你,”夜千筱说着,补充道,“我记得。”

    说完,挂断电话。

    收好手机,夜千筱在周围扫了圈,然后径直去了对面。

    男兵宿舍楼。

    于他们这群新兵来说,没有严格的规定说不准进异性宿舍楼,但正常人都会选择不去靠近。

    于是,当夜千筱毫不遮掩地走进楼时候……

    顿时混乱一片。

    这时间,还有人在午睡,夜千筱从一楼走过,宿舍门要么被她推开、要么被她敲开,惊得被吵醒的男兵们破口大骂。

    敲了一整层的房门,仍旧没有见到想见的人身影,正好在楼梯口碰到个往二楼的,有些眼熟。

    “过来。”

    夜千筱抓住了对方的肩膀。

    力道一紧,抓的死死地,让人无可挣脱。

    “啥,啥事啊?”

    对方警惕地看着她,被那双冷清的眼睛盯着,心里难免有些发憷。

    “施阳在哪个宿舍?”夜千筱直入主题地问。

    “呃,施阳……”那人仔细想了想,道,“好像在206吧。”

    放开他,夜千筱上楼。

    那人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可,停顿两秒,又觉得不对劲,忍不住喊道,“喂,这里是男兵宿舍……”

    话音未落,夜千筱已经消失在拐角。

    男人一愣,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这,这,什么人呐!

    一点男女意识都没有!

    直冲206,夜千筱在诸多怒骂声中,直接将刚午睡下床的施阳给揪了出来。

    “诶诶诶,你干啥啊……”

    施阳被夜千筱直接拖出男兵宿舍楼,诸多想出来凑热闹的男兵们,全部被夜千筱一个冷眼阻挡在宿舍楼,同他们俩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靠!夜千筱,你今天不说个合适的理由,我就跟你没完了!”

    被如此丢脸的拖出来,施阳只觉得颜面丢尽,彻底的炸毛了。

    “你试试?”

    夜千筱眯了眯眼,危险霎时闪过。

    施阳火气上涨,可一对上夜千筱那危险的目光,就不由得焉了下去。

    “得了,你是老大。”施阳心虚的说着,“有啥事,你说吧。”

    自从上次演习后,夜千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就居高不下,就算隔了那么久,还是对她的能力有所惧意。

    “跟宋子辰闹掰了?”夜千筱挑眉,问。

    “呃,”微愣,施阳有些抗拒,“问*,不大好吧?”

    “你喜欢刘婉嫣,还算*吗?”

    施阳双眼突睁,“你,看出来了?”

    “唔,”敷衍的点头,夜千筱轻描淡写地问,“他们俩在交往,你知道吗?”

    “……”

    诧异,错愕,不解。

    施阳顿时失言,可神色却错综复杂,在短短瞬间,便是满脸的怒火。

    半响,施阳咬牙切齿,“他说过,他不喜欢婉嫣的。”

    “说这个没意义,”夜千筱停顿,转而问,“你想拆散他们吗?”

    施阳不可置信地看她。

    该说夜千筱太缺德呢,还是该说宋子辰有那么招人恨?

    事实上,施阳也摸不准自己的想法。

    咽了咽口水,施阳问,“你有办法?”

    “没办法,不过可以给你个建议。”

    复杂的思绪,令人揪心。

    不过,施阳自认为,自己不是个多好人。

    良久,施阳点头,“你说。”

    ……

    施阳回去,第一时间就是发动人脉,将自己换到宋子辰的宿舍里去。

    夜幕降临。

    虽说有告别晚会,可也没太隆重,就是一些士兵在山上弄到一些野味回来,再从炊事班的后院弄来一只活羊,在篝火上挂着、烤着吃。

    这种氛围夜千筱很熟悉,就像每次任务回来后的庆祝一样。

    只是,没酒而已。

    这个晚上,大部分人都闹得很晚,只有少数几个人,在夜深时就选择回去睡觉。

    其中,包括夜千筱。

    3:30。

    “哔——哔——哔——”

    紧急集合的哨声,在两栋宿舍楼响起。

    一群才躺下没多久的新兵们,在猝不及防间惊醒过后,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全副武装。

    这一次,紧急集合的时间稍长,昨晚过度的放松让他们紧张的神经松懈下来,在情绪激动过后陷入睡眠,他们睡得死死地,很难从哨声中反应过来。

    只有几个优秀的,外加昨晚歇息的比较早的,才最先抵达集合地。

    近六分钟,所有人才到齐。

    三个教官,早已等候多时。

    牧齐轩很生气。

    非常生气。

    他没有说话,可谁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怒火,没有他们先前的平易近人,冷下来的眉眼,让人看着有些不安。

    “拖拖拉拉的,你们都在做什么!出任务的时间那么紧,你们拖延一秒,就是一个生命,你们担得起责任吗?!”

    祁天一的火气全然爆发出来,他手里拿着喇叭,怒气冲冲地吼着。

    这一次,根本没人敢吭声。

    紧张地气氛,在所有新兵中蔓延,他们被训得劈头盖脸的,却没有任何反抗的理由。

    超出时间,本就是他们的不对。

    “一合格,你们嘚瑟了是吧,觉得已经可以留下来了是吧?!”祁天一凶神恶煞,怒火滔天,“我告诉你们,你们现在什么都算不上!你们这帮烂菜叶子,废物!如果刚刚是实战,你们已经不知道被枪毙多少次了!”

    一行人,很多人都垂下了目光,不敢再看他。

    心虚。

    他们没占理。

    尤其是,那个很少向他们摆脸色的牧齐轩,站在树木的阴影中,神色难以捉摸。

    似乎,对他们很失望。

    这个教官不凶,比其他教官更深得人心,所以他的生气、失望,是很多人都不想见到的。

    呼出口气,祁天一骂的差不多了,狠狠地扫了他们一眼,便举着喇叭,“超过五分钟的,都他妈的给我滚出来!”

    没人敢反抗。

    自知超过五分钟的,都微微低着头,默不作声的从人群里走出来。

    “妈的,都给我快点儿!磨磨蹭蹭的,别耽误我时间!”

    祁天一很不耐烦的吼着。

    在他的催促下,那些人的动作,显然加快了不少。

    不多时,就有九个人走了出来。

    三个女兵,六个男兵。

    气氛,愈发紧张。

    隐隐约约,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们这里不需要你们这帮废物,早上全部给我收拾好东西,跟那波被淘汰的废物一起滚回去!”

    祁天一瞪着那些不合格的人,说出的话语毫不留情。

    心里咯噔一声,那些人抬头,不可置信。

    光凭这样……就被淘汰了?

    “报告!”

    不合格的队伍中,有人不甘心的吼道。

    “说!”

    “就凭这么一次紧急集合,我想这并不能考验我们的实力!”那人梗着脖子,很不服。

    “就凭这么一次紧急集合,你们的能力已经被看得清清楚楚!”冷哼一声,祁天一极具压力的视线横扫而过,“一次也好,两次也好,不合格就是不合格,你们没有其他的机会!我这里,不接受任何理由!”

    不容置否。

    绝对权威。

    这是他们的准则。

    这些被考核的新兵,没有任何发言的机会。

    因为,这是他们在选人,主动权在他们。

    这些新兵们,只有愿不愿意被选择的权利。

    “其他人都给我听清楚了,”喇叭对准了留下的那批新兵,祁天一吼道,“从今天起,你们再没有任何犯错的理由。因为在你们身上,随时都有可能背负着人命!接下来的训练比先前难得多,如果你们熬不下去了,随时都可以退出!”

    停顿,祁天一横眼,“都给我听清楚了没有?!”

    “听清楚了!”

    所有人异口同声。

    “昨天那么闹腾,今天就焉了吧唧的,”祁天一暴躁,“都特么给我大声点儿,听清楚了没有?!”

    “听清楚了!”

    一声吼,气冲云霄,震耳欲聋。

    这时,站在旁边的牧齐轩和陈雨宁对视了一眼。

    差不多了。

    “全体都有!”

    牧齐轩上前,吹了声哨子。

    “立正!”

    “稍息!”

    啪啪,顿时,整齐的列队声响起。

    牧齐轩站在祁天一身边,面色沉静,命令道:“五分钟,回去换便服!带上手机!迟到的给我走人!”

    说罢,摁下计时器。

    “是!”

    又一次响亮的应声。

    下一刻,刚刚还笔直的站在面前的人,转眼间就往两边的宿舍楼跑去。

    谁都不敢有任何停留。

    这件事,着实打的人措手不及。

    没想,惩罚还这么严重。

    活脱脱的下马威。

    有过这次教训,估计所有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再有任何懈怠。

    所有人,一跑到宿舍里,开始手麻脚利的冲进柜子里找便装。

    全副武装,全部脱掉,再换上新的便装,所有跟部队有关的痕迹,一并抹除。

    他们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更不用说有什么抱怨。

    五分钟后。

    不合格者回去收拾东西,合格者全体集合。

    没有一个迟到的。

    见此,牧齐轩的神色,终于舒缓了些。

    然而,忙碌过后,这些留下的新兵,也再次意识到方才紧急集合的严重性。

    “立正!稍息!”

    牧齐轩简单的整理着列队。

    扫了他们一眼,牧齐轩问,“手机带齐了吗?”

    “带齐了!”

    一行人,再次提着嗓音吼着。

    “好,我们说事。”牧齐轩负手而立,身形笔直挺拔,“你们应该猜到了,今天有特殊任务,你们接下来一周的时间,都要在外面度过,希望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顿了顿,牧齐轩凝眉,“这一次,是体验,也是考核,不合格者,一并离开,听懂了吗?”

    “听懂了!”

    微微眯眼,牧齐轩一字一顿,话语沉着,“再问一次,听懂了吗?”

    “听懂了!”

    再度提高声音,每个人都拼尽全力吼着。

    牧齐轩凝眉,神色严峻。

    从头到尾,都没见过他的笑脸,以至于谁也不敢放松。

    神经绷得紧紧的。

    这是他们头一次,见到牧齐轩这么严肃的模样。

    “两辆车,女兵听陈教官的指挥,其他人,上车!”

    铿锵有力的话语。

    有棱有角,在地上能激起阵阵回响般,令人热血沸腾。

    这次,不容有失。

    话音落却,男兵们便排着整齐划一的队伍,有条不紊地上了车,速度一点儿都没落下。

    牧齐轩和祁天一紧跟着队伍离开。

    与此同时,一直默不作声的陈雨宁也往前走了几步。

    女兵站在男兵后面,现在男兵离开,她们没了遮掩,又被刚见面就给了个下马威的新教官给审视着,此刻个个神情紧张,努力让自己站的更笔直些。

    陈雨宁看向站在右方夜千筱。

    神情自若,却不动声色,动作如教科书般,挑不出错。

    唯有她,眼神坚定,毫无他人的迷茫和紧张。

    只需一眼,便可发现她的特殊之处。

    陈雨宁敛眸,“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在路上有让我看到没精打采的,就跟着走人!”

    说罢,又字字有力道,“上车!”

    话音落,十七个女兵不敢懈怠,立即快步小跑,排队上了分配给她们的那辆军车。

    经过长时间训练,她们的速度和敏捷早已超越他人,加上人数偏少,几乎是跟男兵们同一时间全部上车的。

    两辆军车,一前一后,缓缓行驶出基地。

    ……

    宽敞的操场上。

    被惊醒的蛙人们,睡眼惺忪的穿戴好走出来,然后远远地围观了方才那强势的场面。

    “咦,这是怎么回事?”

    “新兵们要在外面训练?”

    “便装诶!我们以前怎么没经历过?”

    ……

    一行人,远远看着他们离开,冷不防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那是因为对你们的要求太低了!”

    突兀的,一道冷冽严肃的声音传来。

    来者,自然是他们的队长,路剑。

    顿时,所有人紧闭嘴巴,噤声。

    他们的队长,只要在严肃的时候,总是那么吓人。

    “队长,那最后能留下几个?”有人伸长了脖子,谦虚的问道。

    视线凉凉的扫过,路剑沉稳道,“留下几个是几个!”

    “万一……”

    有个声音刚冒出头,就被人给捂住了嘴。

    可,这个疑问,不言而喻。

    万一,谁都没合格呢?

    “总会有过的,你们担心什么?”路剑横了他们一眼,皱眉,“你们都很闲?”

    “不不不……”

    “队长,我们自愿拉练!”

    “是的,不能被新兵给比下去了!”

    ……

    杂七杂八的,都是些好听的话。

    末了,徐明志被推了出来,讨好的看着路剑,问道,“那啥,队长,透露下呗,他们要出去干啥?”

    “想知道?”

    路剑和颜悦色的看着他。

    “嗯!”

    “嗯嗯!”

    周围的人附和着点头。

    顿时,路剑一抬眼,眸光骇人,“你们也想去?”

    一行人默契摇头。

    路剑脸色一拉,威胁道,“想去的就问,不想去的给我滚去越野跑!”

    说着,路剑拿起手中哨子,狠狠地吹响。

    紧急集合!

    这群小兔崽子,平时没有练狠点儿,都不知道苦日子是什么。

    ……

    长夜漫漫。

    两辆军车,在山路间渐行渐远。

    军车上的新兵们,正襟危坐,规规矩矩的,却忍不住紧张、担忧。

    搞这么大阵势……

    到底,有什么任务?

    ------题外话------

    继续推个文,以前有推过的,妹子们有木有去戳。

    混个眼熟,文荒的妹纸去支持个哈,么么哒。

    推理文。

    【书名】《拼婚之法医独占妙探妻》

    【作者】情雪凝钰

    【简介】

    第一次见面,夜总会,他摸了她的屁股,她让他手臂脱臼。

    第二次见面,联谊会,他亲了她的嘴巴,她让他脸蛋破相。

    第三次见面,他在凶案现场验尸,她是特邀的案件调查员。

    ……

    结果,

    她,成了他眼中最复杂多变的艺术品,想珍藏,私有化,研究她的全部构造。直白一点:想睡她,而且是一辈子。

    可他,却是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狗皮膏药,想撕掉,丢掉,毁尸灭迹,永远不要再沾上。口头禅:有多远,滚多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0话:女教官,新任务!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