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6话:她,看不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桥上,寒风猎猎。

    站在桥上的两人,面对面站立着,衣摆被撕扯着飘荡。

    刘婉嫣很高,近一米七,与施阳不过差半个头,加上踩着的鞋跟有些高,轻轻仰头,就同他靠的极近。

    双手勾紧他的脖子,刘婉嫣借力将半个身子的重量放到他身上,整个人往前倾。

    近。

    极近。

    就连呼吸,都能互相感知到。

    凝神,施阳有些紧张,脸色绷得紧紧的。

    “怎样?”

    愈发靠近他,刘婉嫣轻轻问着,几乎要靠着他的唇。

    施阳没有吭声。

    从未见过,刘婉嫣也有这样女人的一面,施阳喉咙发紧,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趁人之危……

    “不行,我还亏了。”

    定了定神,施阳贱贱的说着,可声音却有些飘忽。

    抑制不住的紧张。

    这个女人,莫名其妙地,撩人心神。

    “嗯?”

    唇角扬起,刘婉嫣忽的笑了。

    笑意浅浅,有些扫兴。

    然……

    “不过,我愿意。”

    斩钉截铁的声音,施阳的视线从某处扫过,然后又收敛回来,下一刻便抬手搂住了刘婉嫣的腰。

    力道很大,连带着让自己靠过去,整个人便撞在他身上。

    刘婉嫣蹙眉。

    转眼间,两人的主动权就调换了一下。

    俯身,施阳便稍稍低头,朝刘婉嫣的唇靠了过去——

    灯光迷离,寒风侵入。

    电光火石间,刘婉嫣咬着牙,侧过头,双唇擦着她的唇角而过,微凉的气息让她稍稍心惊,没有多想就松开了施阳,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推了一下。

    将其推开。

    刘婉嫣的心有些乱。

    看着被推后两步的施阳,轻轻咬着唇角,莫名地有些愧疚之意。

    然而,施阳却早料到般,唇边扬起抹苦笑,话语讥讽,“呵,你根本受不了我,只有宋子辰可以,是不是?”

    “……”

    微微低头,刘婉嫣没说话。

    只有,宋子辰可以?

    或许,是的。

    她喜欢宋子辰,很喜欢的那种。

    感情是需要培养的,她做好所有的准备同宋子辰在一起,并且努力的去经营,训练时克制着自己的感情,平时也尽量少跟宋子辰接触,懂事的连她自己都难以想象。

    这段时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可,她仍旧乐观。

    她真的相信,自己掏心掏肺后,会有人去珍惜,然后会同等的来回报她。

    结果,事实证明,她只不过个傻子,真心在别人看来,不过是个随时可以丢弃的垃圾。

    不可否认,宋子辰那句轻描淡写的“分手”,让她一直心疼到现在。

    疼,刺骨的疼,好像有刀子在割。

    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

    刘婉嫣站在风中,狂风肆意,她脸色苍白,直视着施阳,“不,我只是没缓过来。”

    一字一句。

    眼底却有泪光闪烁。

    逞强,嘴硬,执着。

    愣愣地看着她,施阳心里本憋了口气,可在见到这样的她,心忽的就软了下来。

    很软很软,软的连一点儿火气都不敢有,生怕将她给烧伤了。

    “诶,”走近,施阳吸引她的注意,挑着眉劝道,“你别伤心了,世上好男人那么多,你看我也不错嘛,又帅又幽默,脾气又好,跟宋子辰那闷葫芦比,不好多了?”

    “你……”

    心下惊讶,刘婉嫣本想问他,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跟宋子辰分手的事的,可转而一想又没有意思,话语便止住了。

    然而,施阳却更近了半步,微微低下头,认真的看着她。

    “刘婉嫣,我喜欢你!”

    施阳的声音很坚定,铿锵有力,好像在号召着什么。

    扬眉,却无太多惊讶之色。

    刘婉嫣微微叹息。

    有关施阳的心意,她从他跟宋子辰打架起就开始怀疑了。

    她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喜欢宋子辰,也就能够敏锐的发现施阳对她异样的感情。

    吵架,拌嘴,却,异常贴心。

    “我现在没心情。”

    长舒了口气,刘婉嫣直白的拒绝。

    理所当然的结果。

    施阳撇嘴,继续问,“你不想想?”

    “没心情。”

    简短的回答,刘婉嫣偏过身,往前走。

    “那你有心情的时候可不可以好好想想,”施阳追上她,“我真的比宋子辰好多了,除了长相比不上他,我哪点儿不比他好啊,我还会哄你开心,不会给你招情敌……”

    “你能闭嘴吗?”

    “不能,除非你答应我!”

    “……”

    ……

    伴随着施阳叽叽歪歪的声音,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长桥的另一头。

    夜千筱站在宋子辰身边。

    同他一起,将先前的场面,看得个清楚。

    站在原地,沉默不语,可宋子辰的脸色却不怎么好。

    夜千筱双手环胸,偏过头,将宋子辰的神情看在眼底,“考验过了,还对她的感情有兴趣吗?”

    斜眼,宋子辰看她,有些索然无味。

    “我没考验她。”

    言外之意,碰上柴桃之事,并不是故意为之。

    而,这点小事就让刘婉嫣轻易放弃,着实提不起他什么兴趣了。

    “喜欢是相应的,你没付出多少,她也没必要死心塌地跟着你。”夜千筱淡淡的说着,“只要有理智的人,受过一次伤后,就会意识到,不值得。”

    宋子辰蹙眉。

    顿了顿,夜千筱问,“你们交往后,你付出了什么?”

    宋子辰沉默。

    事实上,这个问题,他没有答案。

    转而,宋子辰勾唇,将注意力放到她身上,“你好像很有经验。”

    “你应该庆幸我没有经验,”夜千筱冷着脸,眼底挑起抹杀气,“否则,你现在不会好端端站在这里。”

    宋子辰确实该庆幸。

    她正好不希望他们在一起,也没有体会过被伤害的感觉。

    要不然,以她的性子,就算不揍死宋子辰,也会让他少了半条命,更不用说心平气和的聊天。

    “现在,我倒是对你挺有兴趣的。”

    宋子辰声音低沉,唇角勾勒出个微妙的弧度,有些邪行。

    这个男人,仿佛把身边的一切,都当成了乐趣。

    夜千筱笑了,浑不在意,“只要你敢。”

    “呵。”

    轻轻的声音溢出,宋子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再见。”

    夜千筱转身,沿着原路返回。

    但,走了几步,她又停住,偏头,“玩火*,终有报应,你注意点。”

    说罢,离开。

    宋子辰盯着她的背影,阴沉的眸色转而多出几分戾气。

    她,知道些什么?

    ……

    夜千筱找了家酒店,安全的度过了一个晚上。

    而,那把枪……

    被她随意地丢到个牛仔包里。

    翌日。

    上午五点。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夜千筱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

    被子盖在头上,夜千筱伸出一只手,在外面找了半天,才摸到手机。

    是个电话。

    没有备注,电话号码也不熟悉。

    “喂。”

    在被窝里拉了接听,夜千筱的声音有些慵懒。

    “任务二:三天后,拿着有用的信息,来诚明开锁店做交换。”

    是经过变声器转换的声音。

    说完,挂断电话。

    三秒后。

    夜千筱稍稍清醒,动作缓慢地被窝里钻了出来。

    天还微亮,天气稍冷,隐约还能听到下雨的声音。

    这里的城市没有暖气,夜千筱也不喜欢空调,一旁的落地窗敞开着,有凉风徐徐飘进,窗帘被吹得轻轻摇摆。

    没开灯,房间很黑,下床穿着拖鞋,夜千筱将落地窗给关上。

    时间有些早。

    不是部队,训练一歇下来,就有些无事可做。

    站在窗前,夜千筱伸了个懒腰。

    旋即,转身,去浴室洗澡。

    7:00。

    夜千筱叫了份早餐,然后坐在沙发上削苹果,电视被她随手打开,正好播放着早间新闻。

    或许是习惯,她没事的时候,总归会关注下时事。

    就像,现在。

    “今日凌晨二点四十五分,西南省云河市发生7。3级地震……”

    “嘶。”

    刀锋刮破食指,刺痛声让夜千筱皱眉。

    然,视线却停留在电视屏幕上。

    屏幕里,是夜晚的云河市,熟悉的画面变得支离破碎,建筑坍塌、街道崩裂、断壁残垣……

    家破人亡。

    十分钟左右,主持人的脸出现在屏幕中,为这次的新闻做了总结。

    良久,良久。

    夜千筱长长地吐出口气。

    食指被割破的地方,汩汩鲜血流出,浸染了手中削到一半的苹果,白嫩的果肉被鲜红的颜色浸湿。

    将水果刀和苹果放到旁边,夜千筱抽了几张纸巾来擦拭着鲜血。

    伤口有些深,纸巾很快就被染湿,一片片的鲜红,触目惊心。

    动作,莫名地,有些抖。

    有些烦。

    直接将纸巾丢开,夜千筱再抽了两张纸巾,直接摁住伤口。

    重重往后一倒,靠在沙发后背上,夜千筱抬眼,盯着电视屏幕。

    都是些无聊的新闻。

    不多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再次嗡嗡嗡的响起。

    抬眼,瞥了瞥。

    仍旧没备注,但电话号码却很熟悉。

    裴霖渊。

    夜千筱空出没受伤的手,将手机拿过来,接通。

    “喂。”

    那边顿了顿,似乎听到电视机的声音,问,“你在哪儿?”

    “市里。”

    “部队的事?”

    “嗯,外出训练。”

    静默。

    半响,裴霖渊开口,“云河市地震了。”

    “刚看新闻。”

    夜千筱应得有些含糊,又似乎心不在焉。

    “你家……”

    “唔,看到了,”夜千筱打断他,转而又补充道,“塌了。”

    她很平静。

    停顿了下,裴霖渊的声音有些沉重,“你要回去,我可以帮你。”

    夜千筱笑了笑,语气淡淡的,“没必要。”

    “凌珺!”

    喊她的声音,重了几分。

    “在。”

    “是你,让我们别碰东国的。”声音一软,“那是你家。”

    “塌都塌了,没意义。”

    “你做的没意义的事还少吗?!”裴霖渊有些恼火。

    这个女人,看似没有伤口,毫无破绽可言,可那颗心,曾经鲜血淋漓。

    没有人能做到她这样。

    对过往云淡风轻,浑不在意,好似她这潇洒的一生,从来不留挂念。

    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从来无法做到铁石心肠。

    更不可能,忘记那些刻骨铭心的回忆。

    “不少,但是,现在不想做。”

    淡淡的回着,夜千筱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机。

    包裹着食指的纸巾,已有大半被染得鲜红。

    “原因。”

    裴霖渊没好气的丢出两个字。

    “这是东国,我去了也没用,就看几眼?没用,网上一样有资料。我没办法强行抢下那块地,甚至把它重建起来。而且,也没意义。”顿了顿,夜千筱微微叹气,“人都没了,一个坏了的空盒子,不值得我走一趟。”

    “这件事不论值不值得,我只问你,你难受吗?”

    一字一顿,裴霖渊将后面几个字压得很重。

    一贯的强势。

    扯了扯嘴角,夜千筱站起身,朝窗口走去。

    天色渐亮,却灰蒙蒙一片。

    “房子就算不塌,我也不可能再回去,它只是让我想起一件事,”夜千筱垂眸,看向下面的街道,“你知道,这不是它的原因。”

    她说的很平静。

    或许说,从头到尾,她的语气都很平静。

    但,裴霖渊在意的是,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

    良久,裴霖渊冷冷道,“我知道了。”

    “诶。”

    夜千筱忽然喊住他。

    “嗯?”

    “我很正常,所以怨过恨过,只是现在放下了。”

    “所以?”

    “别结我伤疤。”

    外面的雨水,淅淅沥沥。

    电话那边忽然安静下来,静的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半响,终于应声,“好。”

    夜千筱挂了电话。

    窗外,细雨蒙蒙,整座城市,都被染了层灰色。

    握住手机,低头看向左手。

    伤口没止住。

    血,鲜红。

    有些刺眼。

    ……

    下午,雨水小了些。

    夜千筱退了房。

    换上件有帽檐的外套,夜千筱戴着帽子,漫无目的的行走在接头。

    早上她虽然将醒未醒,但电话的内容,不仅听得,也记得。

    【任务二:三天后,拿着有用的信息,来诚明开锁店做交换。】

    有用的信息,指的自然是“贩毒团伙”。具体来说,是部队在城市里安排的“贩毒团伙”。

    任务,并不难。

    可,暂时,夜千筱却没心情。

    短短时间内,“云河地震”似乎变成全民热议的话题,她不过是走过几条街,就听到不少的议论声。

    焦虑,担忧,叹息。

    在天灾*面前,谁也抵挡不了。

    而,处于一个国家,他们不说感同身受,好歹也会惦记于心。

    下午五点。

    细雨不断,却下的大了些。

    夜千筱进了家面馆。

    “帅……美女,想要些什么?”

    来招呼的是个女服务员,张口本想喊“帅哥”,却在中途微微一怔,硬生生将话给转回来。

    “牛肉面。”

    夜千筱坐下,简短道。

    “好。”

    女服务员尴尬应声,却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黑色连帽运动衣,敞开,内搭白色T恤,外面帽子放了下来,衣服沾了雨水,有些湿,可短发却是干的。

    下面是黑色牛仔,勾勒出修长的美腿,脚上穿着双黑色运动鞋。

    很休闲的打扮。

    身材高挑,体型偏瘦,也难怪被认作是男生。

    可……

    这女的,长得是好看。

    这么想着,女服务员记下菜名,然后离开。

    等待有些无聊,夜千筱拿出手机来,漫不经心地刷着新闻。

    “云河地震”的新闻,在任何浏览器上,都被放到头条,一眼就能见到那断壁残垣的景象。

    迟疑片刻,夜千筱还是点了进去。

    相对于寥寥无几的语言,更多的是现场的图片。

    死亡,悲痛,灰暗,还有……

    拯救。

    几乎是看到最后,夜千筱才意识到,政府正在调兵救援,而且数量并不少。

    尽最大的努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去拯救那片不受上苍眷顾的土地。

    这个国家……

    同记忆中相比,越来越好。

    “有熟人在云河那边吗?”

    询问声从身侧响起,是将牛肉面端过来的女服务员。

    她只是瞥见夜千筱的手机,然后顺便问了声。

    “有。”

    夜千筱应声。

    将牛肉面放到桌上,女服务员微微一愣。

    直起身,女服务员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轻声问道,“联系……呃,联系到了吗?”

    “嗯?”

    “你认识的那些人。”

    “不知道。”夜千筱从旁边拿起筷子。

    “诶?”

    “没联系方式了。”

    将筷子掰开,夜千筱淡淡的回着,有些不太在意。

    “哦。”

    女服务员迟疑着点头。

    却,迟迟没走。

    夜千筱刚想吃面,注意到旁边站着的人,不由得挑起眉,朝对方看了看。

    “他们不会有事的,”女服务员安慰着,脸色微红,指着夜千筱的手机屏幕,眼里藏着激动,“我们国家的军人,很厉害的。”

    “嗯?”

    挑眉,夜千筱似是有些惊讶。

    见她似是不信,女服务员声音低了几分,强调道,“真的。”

    “嗯。”

    这一次,夜千筱点了下头。

    踌躇了会儿,女服务员又瞧了夜千筱几眼,这才离开。

    点了下摆放在旁的手机,退出浏览器,夜千筱开始吃面。

    味道,还不错。

    在部队,曾经十分钟将拿盘子、夹菜、吃饭、洗盘解决,他们这批人吃饭的速度自然被训练了出来,所以,不过几分钟,夜千筱就将这顿饭给解决了。

    结账时,正巧遇到那个女服务员,面对对方惊讶地表情,夜千筱朝她点头,嘴角扬起抹笑容。

    ……

    午夜。

    夜千筱换上夹克皮裤皮靴,潇洒地进了间酒吧。

    这种地方,是贩毒的人常转悠的场地。

    他们不会有固定场所,但是却有固定的人群。

    酒吧,可是最他们最常驻的地方。

    “要什么?”

    刚来到吧台,年轻的调酒师就朝夜千筱笑道,然而,等他看清楚夜千筱的模样打扮后,却难免多瞧了几眼。

    夜千筱的打扮很中性,可却不缺女性气息。

    而,来这里的女人,穿着打扮都是光鲜亮丽的,浓妆艳抹,颇为艳俗。

    夜千筱,不同。

    截然不同。

    身材高挑纤瘦,容颜姣好,五官精致,皮肤白嫩,未曾化妆,却已是美人一枚。

    她不艳,不俗,迎面而来的,并非她的美丽,而是干练帅气。

    衣着浑身黑色,黑色的宽檐帽下,是干脆的短发,还有的双狭长而锐利的眼睛。

    无论男女,都会在她出现的第一时间,惊艳、甚至惊叹。

    这样的女人,有种别样的魅力。

    夜千筱看了调酒师一眼,然后就在吧台前的位置上坐下。

    “美女,第一次来?”

    靠近,调酒师朝她挑眉,神色有些暧昧。

    “有什么推荐的?”夜千筱挑眉。

    狭长好看的眼睛,在斑斓跳跃的灯光下,隐约藏着几分神秘气息。

    手肘撑着吧台,调酒师神秘兮兮的靠近,可以压低声音,缓缓开口,“推荐,Earthquak。”

    Earthquak。

    地震。

    调酒师笑眯眯地看着她,显然别有深意。

    他指的,是今日,云河市的地震。

    在有的地方,那是灾难和痛苦,可有些地方,则是引以为乐的话题。

    凝眉,夜千筱不动声色。

    偏过头,扫了眼酒吧热闹非凡的场面,一个个活跃而兴奋的身影。

    纸醉金迷。

    这里与外面不同,灾难没有降临到他们身上,他们就不会去在意,自顾自的做着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甚至,把灾难,当成乐趣。

    收敛眸光,夜千筱神色平静,“Earthquak。”

    在这样的社会里,这种事情很常见,所以她并不打算为此而愤怒。

    但是……

    她,看不惯。

    ------题外话------

    有关女主:

    【1】擅长打架。

    【2】不擅长宅斗。

    【3】气死人不偿命。

    【4】会所有泡妞的本领。

    【5】看不惯的事情,肯定要插一手。

    【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6话:她,看不惯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