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7话:特么的,太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灯红酒绿,寻欢作乐。

    热闹的酒吧,隔绝了外面的一切,余下的只有欢愉。

    夜千筱喝着鸡尾酒。

    Earthquak。

    有些烈,味道一般。

    她不喜酒,酒量很普通,但庆祝时很喜烈酒。

    越烈,越好。

    “怎么样?”

    先前的调酒师走近,笑着朝夜千筱问道。

    他很年轻,五官端正,染了头黄发,看着帅气,很招年轻女孩的喜欢,露出的招牌笑容,素来是他的杀手锏。

    看得出他想套近乎,可夜千筱却不动声色。

    这个年轻人,并不能引起她的兴趣。

    “一般。”

    弯曲的食指抵着下巴,夜千筱颇为冷淡的回答。

    “一般?”

    调酒师并不意外。

    这种酒,寻常的人,都不会喜欢。

    太烈了。

    于是,调酒师耸了下肩,了然道,“也是,要换其他的吗?”

    “不必。”

    敷衍的应着,夜千筱拿着高脚杯,轻轻晃了晃,动作优雅,别带诱惑。

    调酒师脸色有些夸张,“你这样冷淡,会让我很受打击的。”

    扬眉,视线从他脸上绕了圈,然后又收了回去。

    没有理他。

    调酒师有些失望,撇撇嘴,正好有熟客来打招呼,他便笑着迎了上去。

    把玩着酒杯,夜千筱偏过身,看着酒吧热闹的场面,微微凝眉,神色微冷。

    抿了口酒。

    烈酒在舌尖蔓延,刺激着蓓蕾,有些醉意蔓延。

    扬唇,夜千筱放下酒杯,径直走入喧闹人群。

    与此同时,刚跟熟客聊了阵的调酒师,下意识地扫向先前夜千筱坐的位置,却只见得那块空荡荡的,只留下未喝多少的酒杯。

    抬眼欲寻那抹身影,明明人群嘈杂热闹,可在烦乱的人群中,却能一眼发现那抹身影。

    气质独特,背脊笔直,在人群中,也极其显眼。

    想罢,调酒师唤来个服务员,在对方耳畔低语了几句,那服务员便了然地点头,离开。

    ……

    在酒吧内逛了圈,注意到不少嗑药的人,夜千筱心里大概有了底,便进了趟洗手间。

    再出来时,前方便伸出一只手,直接横在她面前。

    “小姐,今晚约吗?”

    几分勾引,几分犯贱,几分张扬。

    抬眼,见到来人,夜千筱嘴角一抽。

    纪鸣。

    没穿上次见面的骑行装备,换上了身舒适的休闲服,连帽褐色外套,黑色休闲裤,他双手插到裤兜里,短发稍长,垂在前方遮住了清秀的眉头,只留下那似笑非笑的眼睛。

    痞得很。

    但这身装扮,倒是和同龄人相差不远。

    年轻,朝气,张扬……

    也,挺装逼的。

    抬手将他的手臂推开,夜千筱收回目光,没有理会他的存在,转而直接往外面走去。

    “诶。”纪鸣连忙跟上,“夜千筱,你这种态度很不好,你现在面对的是自己的大恩人,没有我,你甚至有可能流落街头,知不知道?!尼玛,你以前没这么没礼貌吧……啊……”

    听得不耐烦,夜千筱偏过身,手肘往后一扫,直接撞在紧随而后的纪鸣胸口,顿时疼得对方面色扭曲。

    停下脚步,夜千筱有些不耐烦,看着他。

    纪鸣捂着胸口,左手颤颤巍巍的抬起来,指着前方的夜千筱。

    “你你你……”

    “有话直说。”

    双手环胸,夜千筱挑了下眉,直接打断他装模作样的怂样。

    她的力道不重,就算疼,也不至于疼成这样。

    于是,纪鸣立即直起身来,痛苦的神色赫然消失。

    揉着胸口,纪鸣吊儿郎当的看着她,“也没什么,就是很奇怪,你不是当……”

    话音未落,夜千筱便上前一步,抬手揪住他的衣领,令他顿时就没了声。

    纪鸣惊愕的睁大眼,气急败坏!

    这是什么场面!

    面前,夜千筱面无表情,单手揪住他的衣领,就跟拎白菜似的,动作极其轻松,上扯的衣领勒的他脖子疼,呼吸都颇为困难。

    而他自己,在她出手之际,却毫无还手之地。

    妈的!

    好不爽!

    “当什么?”

    眯了眯眼,夜千筱盯着他,眼底藏着威胁和警告。

    “当……”

    “嗯?”

    刚张口,夜千筱揪住衣领的力道便大了几分,紧勒着脖子的衣领,让他发声都极其费力。

    这个女人!

    咬着牙,纪鸣眼角瞥到拐角处的一抹身影,鬼鬼祟祟,心里便了然了几分。

    不再客气,抬手抓住夜千筱的手,直截了当的甩开她,纪鸣没好气的指着她骂道,“艹,你自己当小三,还不允许我说了?!老子给你吃给你住给你穿,别人勾一勾手指就把你钓走了,你他妈不要脸,怎么的!”

    话音落地。

    “砰!”

    一声闷响。

    纪鸣直接被揍趴在地。

    愣神,纪鸣还没反应过来,可很快的,腹部传来剧烈疼痛,提醒着他方才发生什么。

    疼得他龇牙咧嘴的,纪鸣努力睁开眼,眼前却一阵模糊,空荡荡的走廊看不清晰,隐约可见夜千筱那抹转身离去背影。

    该死!

    支撑着身子,纪鸣支撑着站起身。

    “阿鸣,你这是怎么了?”

    刚站起来,一个女人便跑过来,匆忙过来扶他。

    莫约二十出头的年纪,女人一头大波卷,穿着成熟,化烟熏妆,打扮的光鲜亮丽,但稚气未脱,总给人一种强行装大人的感觉,有些不协调。

    然,不等她靠近,纪鸣便忍着剧痛,笔直的站起身,同时装作没事般拍了下自己的衣服,脸上扭曲的表情硬生生被压制下去。

    决不可在女人面前丢脸。

    这是他的原则。

    “你怎么来了?”挑着眉,纪鸣问她。

    顿时,那女人便扭捏了一下,直接往他身上靠,撒娇道,“你这么就没出来,人家担心嘛。”

    “担心什么,我又不会跑。”

    顺势揽住她的肩膀,美人在怀,纪鸣抬手勾着对方的下巴,嘴角扬起抹肆意的笑容。

    女人羞涩一笑,倒在他怀里。

    ……

    “小姐,您的酒。”

    刚进人群,没多久,便有个服务员走来,彬彬有礼的朝她弯腰。

    他单手端着个盘子,上面是个高脚杯,装着绿色的鸡尾酒。

    Grasshopper。

    绿色蚱蜢。

    女性向的鸡尾酒,自然没先前的Earthquak那般烈。

    “我没点。”

    扬眉,夜千筱不动声色地看他,眼底一派平静自然。

    服务员朝她微微一笑,礼貌十足,“这是我们的调酒师请的。”

    抬眼扫向吧台,正巧同看向这边的调酒师目光相撞,对方朝她点了下头,眼里藏着几分趣味。

    一怔,夜千筱嘴角勾起个弧度,偏过身,朝服务员淡淡开口,“那,谢了。”

    话音一落,她便抬手,勾住那高脚杯的下沿,将其端到了面前。

    看向调酒师,夜千筱眯眼,先是朝对方的方向,往前倾了倾杯子,转而便收回手,递到唇边轻轻抿了口。

    Grasshopper的配方是淡奶油、薄荷利口酒和白可可利口酒,口感顺滑,加了冰后带着凉意。

    但……

    调酒师似乎很会创新,将淡奶油改成伏特加,酒味要更强烈些。

    呵。

    当然,还有加了点别的调料。

    夜千筱笑了笑。

    再次对上调酒师的目光,夜千筱唇角上扬,笑意在眸底流转,不同颜色的光芒从她眼底跃过,愈发的神秘莫测。

    转身。

    夜千筱走向人群。

    而,服务员和调酒师对视了眼,皆是笑了,心照不宣。

    ……

    酒吧的客人,相对来说,很疯狂,很闹腾。

    却,也正常。

    毕竟,磕了药嘛。

    墙角附近,相对来说要安静些,夜千筱倚在沙发上,听着在酒吧驻唱的歌声,手上端着杯Grasshopper。

    慵懒,闲散。

    轻轻一抿,杯中一空,酒尽。

    “卧槽,夜千筱,你不是都喝了吧?!”

    甩脱缠着自己的女人,纪鸣刚走过来,就见到夜千筱手中的空酒杯,顿时就忍不住爆粗口。

    “嗯?”

    夜千筱看他。

    见她没反应,纪鸣脸色猛地拉了下来,劈头盖脸的数落道,“你傻啊,天上没有馅饼的好事,没有人教过你啊?”

    纪鸣跟新女友刚出来,就见到夜千筱去拿那杯Grasshopper,本想着她的身份,应该不会那么傻,便打发掉新女友后,才赶过来看情况。

    没想到……

    笨女人就是笨女人!

    无论多少年,都不能变聪明!

    “怎么?”

    夜千筱扬眉,漫不经心。

    “艹!”夺过夜千筱手中的高脚杯,纪鸣狠狠地往旁边的桌上一放,“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眯眼看他。

    “你不是当……”

    纪鸣张口欲说出夜千筱的身份,然,下一刻便感觉到一股冷意迎面袭来。

    警告。

    夜千筱剜了她一眼。

    “算了,”烦躁地抓了下头发,纪鸣直接抓住夜千筱的手腕,“你跟我走!”

    可……

    拉不动。

    夜千筱似乎闲散的坐在那里,手腕被他紧紧抓住,可以他的力道,竟不足以将夜千筱拉起来。

    “喂——”

    张口,纪鸣莫名其妙。

    然,未来得及说完,夜千筱便凝眸扫过,手腕反手握住他的,锁在他的骨头上,力道微微一狠,就令他下意识松了手。

    “滚开。”

    眼角瞥到几抹身影而来,夜千筱声线猛地一凉。

    纪鸣一愣。

    对方速度太快,纪鸣还没反应过来,几个威武壮汉就到了眼前。

    领头的,是先前的帅气调酒师。

    卧槽!

    果然被盯上了!

    就知道这些家伙不是群好鸟!

    纪鸣在心里腹诽。

    “做什么,抢我女人啊?!”

    抬腿跨到夜千筱前方,纪鸣迎面对上那调酒师的目光,煞气腾腾的。

    似乎,对方真的对他的女人图谋不轨。

    沙发上,夜千筱抬起手指,揉了揉额心,忽觉阵阵头疼。

    调酒师顿住脚步,头微微往旁一偏,便有个人上前一步,在他耳边低声道,“这俩月的常客,据我们所知,毫无背景。”

    养成纪鸣这样放肆的性格,身后自然是有些背景的。

    可,他的家在京城。

    混上大学后,纪鸣就开始四处游荡,身边就只有辆摩托车,还有几张家里给的卡。

    他痞气的性格里,还带着点随性,走哪儿都能生存,结交朋友,勾搭小女友,花心程度令人惊叹,基本每次离开一座城市,都会有不下十个女人扯着他不放。

    两个月前,他来到了这座城市。

    京城同这里,天南地北。

    纪家背景再大,也触及不到这片土地。

    在这,纪鸣狐朋狗友一大堆,却毫无威胁,于他们来说,他不过是个懂玩弄女人的小白脸罢了。

    点头,调酒师再看向纪鸣,就多了几分轻视。

    举起手臂,调酒师动了动手指,便果断道,“拎出去。”

    “妈的,真不把放在眼里啊!”见此,纪鸣都要气得跳起来了。

    然而,不等他“指点江山”,两个保镖就走上前来,没有二话的欲扯住他的肩膀。

    这下,纪鸣真的气炸了。

    他见夜千筱是个女的,不愿同夜千筱动手罢了,这些人真以为他是跳梁小丑了?

    侧过身,抬手挡住右方袭来的手掌,左边的手却碰上他的肩膀。纪鸣忍不住吹了声口哨,左手已经搭在对上的手肘上,紧接着右手将旁边保镖弹开,下一刻出手,手握成拳,从上而下,狠狠揍在左边保镖的下巴上,力道之大,击得对方猛地后退两步,这才稳住。

    转眼间,三人便缠打起来。

    与跟夜千筱一起的怂样不同,他面对男人时可毫不留情。

    招招狠辣,直逼命门。

    从小就同人打架、锻炼的他,面对两个身经百战的保镖,也能勉强应付住。

    三人僵持不下。

    调酒师在旁看着,半响,便扫向另两个保镖,示意他们也出手。

    然……

    “让他们住手!”

    冷冷的声音从耳畔响起,伴随着手机开保险的动静。

    调酒师脸色一僵。

    两个保镖和纪鸣不约而同的停下动作。

    怀着疑惑,纪鸣朝旁边看了眼。

    旋即,愣住。

    卧槽!

    特么的,太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7话:特么的,太酷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