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8话:砸场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灯光在酒吧飞速旋转,演奏乐队的节奏达到顶峰。

    舞池热闹依旧,磕了药的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疲惫却欢腾。

    无人发现,此处已燃起硝烟战火。

    夜千筱立在调酒师旁边,高挑的身材逆在暗光中,只余下黑影轮廓,骨节分明的纤细手指握住把手枪,黑漆漆的枪口正对准调酒师的脑门。

    于她斜后方,是闪烁的灯光,或蓝或绿或红,洒在她的黑色皮夹克上,似是笼了层跳跃的光晕,衬得她愈发高深莫测、神秘迷离。

    侧着光,精致的五官隐约朦胧,狭长干净的眼睛里,冷静,平和,犹如幽深不见底的寒潭。

    这一刻的她,干脆,冷清,危险,且,异常迷人。

    在她旁边,两位保镖站在两侧,警惕地盯着夜千筱,手里紧握着砍刀。

    蓄势待发。

    纪鸣帅气扬眉,惊叹不已。

    枪!

    真枪啊!

    调酒师咽了咽口水,难掩神色间的惊讶,他稳着心神,不敢动弹,小心翼翼地斜眼看去。

    不用说,是夜千筱那张精致好看的脸,如画的眉目染着冷清,深邃的眸底一派坦然,细看去,又有几分漫不经意。

    处于他人阵营,在被围攻的状态下,也不见丝毫紧张。

    信心十足。

    可以说,她,料定他不会乱来。

    “我想,我们可以慢慢聊。”

    挤出丝僵硬的笑容,调酒师虽未露出慌张之色,可语气却软和下来。

    干他们这行的,都是踩着刀尖生存,可,却没人是不怕死的。

    有过享受,所以,才更珍惜生命。

    “不用聊,就问你一件事。”

    眼角微微挑起,夜千筱语调不起波澜。

    “你问。”

    定了定神,调酒师板着张脸。

    只要有条件,就有解决的办法……

    勾唇,夜千筱歪头,饶有兴致地看她,“你,值钱吗?”

    “……”

    神色一僵,调酒师抿着唇。

    值钱?

    或许,他知道夜千筱的意思。

    不,相对于打手,他要值钱些,可顶多不过是个牵线人,并没那么值钱。

    “呵,”讥讽一笑,夜千筱神情冷漠,一字一顿,“看来不值钱。”

    话音落却,勾住手枪的手指往回一收,手枪在空中绕了半个圈,调酒师刚觉得危险逼近,枪柄就果断的砸在他太阳穴上。

    重重一击。

    调酒师没练过,只觉头脑发昏,四肢无力,直往后倒。

    身后的保镖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胳膊肘,往后一拎,将人丢到一旁躺下,转身便冲着夜千筱过来。

    砍刀,长棍,齐上!

    收回手枪,夜千筱手中多出把军刀,正面迎上。

    军刀和砍刀相撞,纤细的手臂被震得发麻,夜千筱凝眉,抓住拿棍迎面砍来的手腕,抬腿便扫到那人腋下,疼得对方“啊——”地一声叫,便往后倒退几步。

    夜千筱穷追不舍,一个转身,修长的腿扫过,正中下巴,踢得人一口血水便喷了出来,直往后倒再无还手之力。

    与此同时,旁边拿砍刀的人再次发起进攻,夜千筱偏身险躲,刀面顺着鼻尖滑落,在空中激起震荡气流,带着杀气从面颊飞过。

    刚避开,对方又紧随而上,拳头和砍刀齐上,勾唇一笑,夜千筱反手握住军刀,挥肘撞在对方握住砍刀的手臂内侧,整个人往前逼近,军刀已经在对方握拳的手肘上划了个口子。

    顿时,鲜血四溅。

    对方一惊,刚欲抵抗,夜千筱长腿一伸,便踢向他的裤裆。

    “啊——”

    惨叫声响起,那人含泪倒退。

    将这幕看在眼底的,不知为何,都有些毛骨悚然。

    而……

    这番折腾,却没到此结束。

    同调酒师过来的,本来只有四个保镖,可这番骚动,却引来了更多的保镖。

    “卧槽!”

    纪鸣本来跟两个保镖僵持不下,眼疾手快的从一人腰间多了把刀过来,才勉强占得上风,可他才将两人击退,就见到七八个保镖走来,个个虎背熊腰。

    闪身,夜千筱来到他身边,靠着他的背,双手横在面前做攻击准备。

    “怕了就滚出去。”

    冷冰冰的声音,落在纪鸣耳里,激起一阵寒意。

    “你倒是给个机会,让我麻利的滚啊,”纪鸣啐了一口,没好气地看她,“你的枪呢?”

    有了枪,还用怕这些人?

    反正都是贼窝,真闹起来,这些人也没个好下场。

    横了他一眼,夜千筱皱眉,偏过身,抬手揪住他的后领。

    “哎哎哎——”

    纪鸣惊呼,莫名其妙。

    整个人被拎得直转圈,纪鸣暴跳如雷,只觉得有只脚在他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下一刻他整个人就往前方保镖扑了过去,眼里映着保镖那凶神恶煞的脸,他手里的砍刀顿时就提了起来。

    对方下意识一躲。

    纪鸣便钻出了包围圈。

    终于,出来了……

    但。

    显然,他也成了目标,有两个保镖提着刀就冲他追去。

    他拔腿跑向舞池,闪到那扭腰扭屁股的人堆里。

    毕竟是开门做生意的,保镖们也不敢闹得太大,只得眼睁睁看着他一溜烟的跑没影,暗自鄙视了一番。

    纪鸣一跑,夜千筱便是单打独斗了。

    本应该处于下风的,可将纪鸣赶跑,夜千筱施展空间更大些,手持军刀,在诸多保镖中耍的游刃有余。

    刀光剑影,寒光阵阵。

    不多时,每个保镖身上都挂了彩,好些个直接被踢翻在地,失去抵抗能力。

    抬脚扫飞最后离得最近的保镖,夜千筱稳稳地停下来。

    几个保镖将她团团围住,却没人再敢上前。

    “住手!”

    与此同时,一阵严厉的声音响起。

    保镖们放下手中武器。

    为在外面的人,不约而同地让开,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走来,对方长相端正,气质沉稳,在这群人中颇有威严,看起来像是管事的。

    “怎么回事?!”

    话虽朝旁人问着,可一双眼睛,却盯在了夜千筱身上。

    这一看,便愣了愣。

    刚听到有人闹事,他本以为是身强体壮的男人,不曾想,此刻站在眼前的,却是个女人。

    一袭黑衣,连帽子都是深黑的,昏暗的酒吧内,她逆光而立,神情看不清晰,可隐约间能感知到她冷清的眼眸,视线停在身上,犹如利剑劈来,阵阵寒气。

    “砸场子的。”

    有人恶声回了他一句。

    这时,被揍晕的调酒师,被人拎起来,渐渐回过神,看了夜千筱几眼后,便来到那男人的身边,低语说了几句。

    喝了被下药的酒,不知来路,身手厉害……

    还有,持枪。

    听罢,男人脸色愈发凝重,沉眸看着夜千筱,“这位小姐,到底有何贵干?”

    挑了下眉,夜千筱双手环胸,懒散道,“加入你们,我够格了吗?”

    呃。

    一行人,顿时愣住。

    啥?

    加入?

    就……她?

    “呵,这位小姐,”从愣神反应过来,男人朝她和善的笑道,“您想加入我们,直说便是,没必要闹这么一番。”

    面上带着笑容,男人在心里可就骂娘了。

    加入他们?

    就她这身手,来他面前耍上几招,他估计就得连忙收下了,可是,以这种“砸场子”的方法……

    “本来也没必要,”往前几步,几个保镖紧盯着她,夜千筱轻轻一笑,眸底寒光乍现,“不过,你们往客人酒里加调料这种事,我可不敢苟同。”

    嘶——

    调酒师心下叫惨。

    招揽新顾客,用的就是这招,这女人刚来时又没挑明身份,他自然用的老办法,将她这个浑身名牌的“财主”给套牢了。

    不曾想,对方早已发现。

    难怪……

    难怪她喝了整杯酒,都没有毒瘾发作的迹象,肯定是发现后就动了什么手脚。

    心里想着,旁边的男人顿时就冷下脸,朝调酒师低吼道,“你瞎了眼了,没看到是贵客吗?!”

    “抱,抱歉。”

    没敢反抗,调酒师面向夜千筱,笑得有几分心虚。

    “道歉就不必了,毕竟我也闹了一番,咱们就算和解了。”双手环胸,夜千筱懒散地向前,面朝管事的男人,挑起的眉眼染着浅浅笑意,“您说呢?”

    一杯放了药的酒,跟十多个被打伤的保镖,扯平和解。

    呵。

    他们真是亏惨了。

    可……

    男人有自己的思量。

    在东国,能够光明正大持枪的,也就只有警察和军方了。

    警察和军方都是集体行动的,如果说来他们这里做卧底,光明正大的拿着枪肯定不像话,所以,眼前这位,能够拿枪,身手不凡,估计……

    也是在黑道混的。

    收留下来,或许是一大助力。

    于是,男人沉着脸,艰难地点头附和,“是这个理。”

    “既然这样……”

    夜千筱有往前一步。

    男人屏气凝神,刚想等她回应,眼底却有抹黑色印记闪过。

    一把黑色的手枪,对准了他的额头。

    夜千筱站在离他不到一米远,手臂微微向上,可那把枪却端的极稳,稳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摁下扳机。

    愣怔。

    下意识地,男人屏住呼吸。

    眼前的女人,神情冷清镇定,狭长的眼角轻轻勾起,自信而张扬,笔直挺拔的站立着,犹如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周围,保镖们紧握刀棍,神色紧张。

    枪支,本就是种禁忌。

    他们混迹黑道,也不是谁都能拿到枪的,所以,他们宁愿肉搏血拼,也不愿碰到这种杀伤性武器。

    “我忽然不想加入你们了。”

    微微扬眉,夜千筱唇角含笑。

    男人脸色一黑,“那你想做什么?!”

    “呵。”

    讥笑一声,夜千筱上前,枪口抵在男人的额心。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她问,一字一句,语调发寒。

    “……”

    男人震了震。

    最初,他并未反应过来,可联想到今天轰动全国、甚至全世界的新闻,顿时就意识到什么。

    迟疑片刻,他看着夜千筱,底气稍有不足,“云河地震。”

    事实上,无论谁被把枪给指着,说什么话都会底气不足。

    脸色蓦地一冷,夜千筱凝眉,冷若冰霜,“你们在做什么?”

    “我们……正常做生意……”

    支吾地开口,感觉到股迎面刮来的冷气,他的话语戛然而止。

    猛地,意识到什么。

    云河地震,国家灾难。

    而,他们,在寻欢作乐,照常盈利,酒吧仍旧污秽脏乱,顾客沉迷其中……

    抬眼对上夜千筱讥讽的目光,他忽然就确定了。

    可是……

    这跟她,唔,跟眼前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

    干他们这行的,怎么会,因为这种事而停业,而对方,又为何偏偏撞上他们的酒吧?

    敛了敛心神,男人尽量镇定的问,“那你想要怎样?”

    “停业。”

    简短,明了。

    “这是天灾,不是我们的责任,”脸色微沉,男人尽量和气道,“再者,你阻止了我们这一家酒吧……这座城市,那么多酒吧,其中涉毒的更不在少数,你怎么去阻止?”

    “你们倒霉,”夜千筱微微眯眼,眉眼尽是嚣张,“正好碰上我不爽。”

    男人明显被噎住。

    不爽……?

    就,这样?

    艹!

    瞬间,所有保镖都是副哔了狗的表情。

    就因为你一个不爽,他们全部都来陪你闹腾,还让他们一个个浑身挂彩的?

    就连调酒师和被枪指着的男人,都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将夜千筱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可,没办法。

    夜千筱手里有枪、有人质,他们不得不听她的话。

    于是,在男人无奈的暗示下,那些保镖便开始行动,将原先的顾客全部给轰走。

    因吸毒处于兴奋中,他们刚想骂人,却被保镖手里的刀棍给唬住,只能焉了吧唧的滚出门。

    ……

    夜幕下的城市,宁静而喧嚣。

    风,很凉。

    夜千筱刚走出酒吧,晚风便迎面吹来,险些将她的帽檐给吹走。

    “嘘——”

    高调的口哨声响起。

    循声看去,夜千筱一眼便见到辆低调奢华的摩托,还有坐在上面朝她招手的……纪鸣。

    路灯从他前方亮起,照亮了他一张年轻帅气的脸庞,笑容贱贱的,没有丝毫临阵逃脱的羞耻和愧疚,反倒是一派坦然。

    也不追究,夜千筱耸肩,便走了过去。

    影子落在冰凉的地砖上,在灯光的拉扯下,越来越长。

    接过纪鸣递过来的头罩,夜千筱一手搭在他肩膀上,长腿往上一抬便越过摩托后座,稳稳地坐在纪鸣身后。

    “坐稳咯。”

    轻快地说着,纪鸣抓稳摩托车手柄,便发动着车,从街道滑到路中央,于穿梭的车流中直冲而去。

    ……

    酒吧门口。

    穿着保镖服装的年轻人,目送着夜千筱和纪鸣远去,眉头紧锁着,神色沉思凝重。

    半响,他转过身,朝走过来的保镖说了声,便朝不远处的小店面走过去。

    路上,他拨通个电话。

    “头儿,我这里遇到个人……”

    ……

    窄小的房间内。

    一套办公桌椅,摆放在靠窗的位置,桌上放有一台笔记本,右边靠墙位置放有沙发茶几,上面摆着三份吃到一半的夜宵,还有一袋苹果。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牧齐轩站在窗前接电话,祁天一和陈雨宁都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

    半响,牧齐轩终于收声,挂断了电话。

    “情况怎么样?”

    一见他走来,祁天一就站起身,满脸严肃地朝他问道。

    “唔。”沉思一下,牧齐轩道,“还好。”

    刚吃夜宵时,忽然得知夜千筱闹事的消息,但警方那边的通知没讲清,他们便让牧齐轩去问个仔细。

    而,这问话的时间,焦虑的等待着实不好受。

    “说仔细点儿!”

    祁天一不耐烦的皱眉。

    “呃,”顿了顿,牧齐轩将手机放回裤兜里,解释道,“她没有惹什么事,酒吧的人也不敢惹她,估计是去酒吧打探消息的,说什么心情不爽,就把酒吧闹得人仰马翻的。”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一听,祁天一便暴怒。

    身为军人,怎能没点自觉,是可以随便闹事的吗?

    “我觉得,怎么说,情有可原吧。”顿了下,牧齐轩皱眉,“全国都在操心,当灾难降临到同胞身上时,我们,唔,如果看到有人极尽奢华,吸毒犯罪,估计,都很难忍住。”

    牧齐轩说的很犹豫。

    他在思考。

    思考夜千筱的行为,倒是是否符合他的猜想。

    毕竟,夜千筱不冲动,她总是会做足准备,如果这件事的只出于她的愤怒,牧齐轩确实有些怀疑。

    但,也只有这种可能。

    所以,牧齐轩选择相信。

    “可是,她……”叹气,祁天一说出自己的怀疑,“不像这种人。”

    挑眉,牧齐轩看向他。

    或许说,只要跟夜千筱接触过的,都极难相信她会做出这种事。

    这时,陈雨宁也站起身。

    “你们不用管了,她现在是我的兵,到时候我会处理的。”

    看向他们,陈雨宁脸色稍冷,眉头微皱,颇为烦躁。

    夜千筱……

    ------题外话------

    那啥,今天是瓶纸管理【颜姨姨】领证的日子。

    本来说万更的,可今天课比较多,加上卡文实在厉害,所以到现在也就这么点。

    其实这是咱们的私事哈,跟乃们木有啥关系,但是瓶子还是想在这里祝福她,因为是件喜事哈。

    颜姨姨新欢快乐,永远幸福。

    善良的菇凉,要幸福一辈子哦。

    (* ̄3)(ε ̄*)

    如无意外,明天会为了我家【颜姨姨】,努力万更万更!抱抱哒。

    新的一年快到了,也希望其他妹纸,单身的能找到对象,有对象欢喜地领本本,结了婚的,一直一直幸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8话:砸场子!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