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9话:裴爷登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00。

    玉源酒店。

    将摩托车停下,纪鸣摆摆手,直接将夜千筱领了进去。

    在酒店住了两个月,善于勾三搭四的纪鸣,已经成了酒店的名字,基本姿色不错的服务员,都被他给勾搭过。

    平时他就没少勾引小姑娘来酒店,现在领着夜千筱出现,也没有人当回事。

    坐电梯,进房间。

    “你的枪呢?”

    “部队会专门派你们去砸场子?”

    “你们……”

    话音未落,夜千筱一件外套就丢到他脸上。

    “闭嘴!”

    冷眼剜向他,夜千筱话语冰冷,眉眼夹杂着不耐烦。

    “……”

    纪鸣立即噤声。

    这是间套房,一室一厅,中间是隔开的,很宽敞,附带浴室。

    厅内布置简单,却不失格调,真皮沙发、椭圆的木质茶几、小书桌、一张木椅,对面安装着电视机,在旁边垂落着米白色的窗帘,遮住外面的落地窗。

    卧室摆放着张双人床,白色被褥,靠墙有落地柜,两张椅子。

    干净整洁,显然常被清扫。

    “我先去洗澡。”

    简短的朝纪鸣说了声,夜千筱便取下帽子和手机,丢在旁边的沙发上,进了卧室,从衣柜取下浴袍,便直接进了浴室。

    见此,纪鸣嘴角狠狠一抽。

    当兵,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吗?

    以前的夜千筱,绝不可能做到这般随性坦然。

    手里抓住外套,纪鸣低眸沉思了会儿,然后便想将外套丢到旁边。

    然而,浴室忽然传来阵声音——

    “外套里有手机,帮我充下电。”

    毫不客气的吩咐。

    无奈,纪鸣只得将手机取出来,旋即将手机丢到沙发上。

    而——

    视线扫过,忽的瞥到沙发上的帽檐和,手枪。

    挑眉,纪鸣眸光微动,旋即挑起抹笑容,小心的走到沙发旁,将手枪拿了起来。

    他没碰过真枪。

    但,他对枪支却有所了解,家里摆放的仿真枪也不少。

    M1911。

    部队的常用枪。

    在手里掂了掂,他几乎就可以肯定了。

    真枪。

    毋庸置疑。

    在手中把玩了下,纪鸣想着将手枪给分解,可才刚将弹匣取下,整个人就愣住了。

    空荡荡的弹匣。

    没有一颗子弹。

    他可以确定,在酒吧里,夜千筱未曾开过一枪。

    也就是说……

    想到今晚夜千筱举着枪霸气威武的模样,纪鸣冷不防地震了震,心下震撼无比。

    没有子弹,那她……

    卧槽!

    感情她就是专门拿着吓唬人的?!

    难怪她没有开过枪呢!

    嘴角狠狠抽了抽,纪鸣目瞪口呆地看着手里的空弹匣,莫名地,有些后怕。

    也不知夜千筱哪来的自信,敢确定对方会怕她手里的枪,否则,万一暴露,被大卸八块啥的都有可能吧……

    ……

    在部队训练过,所以夜千筱洗澡速度很快。

    换上浴袍,拿着毛巾擦发,短发稍显凌乱,她随意地将毛巾搭在头上。

    一进客厅,她便看到目瞪口呆的纪鸣,他一手拿着手枪,一手拿着弹匣,眼睛微微睁大,眉宇愣怔却沉思,仿佛在考量着什么。

    夜千筱没有在意。

    “充电了吗?”

    擦着湿发,夜千筱抬眼,随口问道。

    “充什么电啊,”反应过来,纪鸣神色淡定,仍旧嘴贱,“这漫漫长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做点儿什么……”

    夜千筱没理他。

    走至他身边,拿了手机,便进了卧室。

    卧室有充电器,她刚刚看到了。

    “诶——”

    纪鸣不爽,跟着她走进去。

    手机没电关机,夜千筱拿了充电器,插上电板充电,随手开了机。

    “要联系部队吗?”

    双手环胸,站在旁边,纪鸣漫不经心的问。

    “睡觉。”

    将开机的手机放到一边,夜千筱直接走向双人床。

    挑眉,纪鸣恬不知耻的跟上,“这感情好……”

    然,他刚走两步,就对上夜千筱的冷眸。

    “出去,你睡沙发。”

    一字一顿,夜千筱说的很清晰。

    “为什么,这是我的房间!”

    “你敢,就在这里睡。”

    抬手握拳,夜千筱横了他一眼,杀气阵阵。

    “呵呵……”纪鸣立即怂掉,笑嘻嘻道,“没事,我心地善良,菩萨心肠,就见不得你们这些迷途少女受苦,得,这床就让您了,好好休息,不要因为做了亏心事睡不着……”

    话音未落,他就被夜千筱踢了出去。

    关门。

    重重一声。

    纪鸣碰了一鼻子灰。

    想了想,纪鸣委屈的撇了下嘴。

    毕竟累了整晚,有些困了,便也没继续闹腾,洗了个澡就老实的去沙发睡觉。

    卧室内,夜千筱

    ……

    翌日。

    夜千筱再次被电话吵醒。

    嗡嗡嗡的响声,令睡梦中的她烦躁地皱眉。

    昨晚三点多才躺下,早上不过五点,总共睡了两个多小时。

    但……

    估计,有些人,比她睡得更少。

    手机屏幕在闪烁。

    天色微凉,房间漆黑,只有手机屏幕微弱的光亮。

    手机就放到床柜上,夜千筱眯了眯眼,用手肘撑着自己起身,偏过身拿起旁边的手机。

    出乎意料。

    屏幕上的备注是,徐明志。

    “喂。”

    拉了接听,夜千筱将手机放到耳边。

    “你终于接电话了……”徐明志长叹一声,立即问,“你在哪儿?”

    “嗯?”

    “昨晚你做的事,被他们知道了。”

    “嗯。”

    顿了顿,夜千筱扬唇,“所以,他们想拉我回去问罪?”

    “……没有。”

    迟疑着应声,徐明志有些底气不足。

    皱眉,夜千筱道,“说实话。”

    “呃,是真的没有。”徐明志连忙解释,“齐轩把你的事压下来了,本来警方想找你问清楚情况的,毕竟你的举动,有可能打乱他们的卧底计划。但你知道,咱们……咳,军方,也挺护短的。”

    听到最后,夜千筱愣了下,很快就笑了。

    倒也是。

    警方想找事,军方肯定第一时间维护。

    但是,军方内部……

    肯定不会任由她一个新兵到处闹事。

    想了想,夜千筱问,“牧齐轩为什么压下来?”

    “他,”停顿了下,徐明志有些无奈,“不清楚,反正他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不过,事情闹大了,对他来说也没好处,正好他可以压的下,就压吧。”

    “嗯。”

    夜千筱应声。

    记忆中,从牧齐轩当教官起,他已经压过不少事了。

    “你放心,这也是旅长的意思,”忽的,徐明志压低了声音,“先前齐轩已经添油加醋的将事情跟旅长说了通,旅长也是站在你这边的,只是这种小事,他不能插手。”

    说到这儿,徐明志的声音便多出几分轻快。

    事实上,根据小道消息,旅长似乎默认了夜千筱的行为。

    国家有难,那么多战士都在奋力抢救,善心人士主动捐款筹资,凭什么……

    凭什么他们就醉生梦死?

    战士守护着他们,而他们在做什么?

    知法犯法。

    对于这种痛快的事情,旅长是不好明面上支持罢了。

    “问你。”

    夜千筱突地开口。

    “啥?”

    “昨个儿云河地震,东海舰队,有派兵吗?”

    “有啊,”徐明志有些惊讶,“刚出事,旅里就派人过去了。”

    “你们呢?”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似是随口的问了句。

    “我们……”

    徐明志迟疑着。

    明明是理所应当的事,可当夜千筱轻描淡写的问话时,他却忍不住的心虚。

    是的,他们不参与这次救援。

    这场救援,靠的是纯粹的人力。每个军区都会派兵,但,并不是所有军人都会参与。

    他们是海军陆战队。

    他们,有自己的使命。

    任务落到他们身上,他们义不容辞,可这次,任务不会落到他们身上。

    他们是两栖作战队,海底蛟龙,陆地猛虎,可地震救援……

    谁,也不会想到他们。

    凝眉思索片刻,夜千筱便沉声道,“我知道了。”

    “诶——”

    怕她挂电话,徐明志连忙喊道。

    “什么?”

    “我们也有捐助的,物资什么的,比如,军医军被……很多人,几个月的津贴都拿出来了……”

    说到最后,徐明志的声音也弱了几分。

    他有些心急,急的想要证明什么,想要告诉夜千筱,他们其实真的很想做什么,也很努力地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很难得。

    这种想努力辩解的感觉,于他来说,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过了。

    刚入伍时,他年轻气盛,想告诉所有人,他的能力、他的功绩、他的成就,可自从来到东海舰队,所有的一切都在打压他的锐气,他的锋利。

    挫败,绝望,还有,想变强的决心。

    渐渐地,他就变了,变得没那么想炫耀,没那么自信心膨胀。

    在电话里听到曾经朋友的胡吹神侃,他也只是安静的听着,可能前一天刚刚出任务,从海里救出多少人,可他已经学会只字不提。

    他学会沉默。

    但,这一次,他忍不住去辩解。

    他想说,他们的队伍,虽不是无所不能,可,也不是一无所能。

    电话里的徐明志难得的支吾,夜千筱沉默的听着,嘴角却在不经意间弯起。

    “天快亮了。”

    夜千筱颇为无聊的话,打断了徐明志努力的讲述。

    “唔……嗯。”

    徐明志含糊的应了声。

    “诶。”

    “啥?”

    “这次任务……”

    话音未落,徐明志就斩钉截铁的打断她,“别问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夜千筱嘴角微抽。

    顿了顿,她道,“就问你个能说的。”

    “啥问题?”

    “这次任务,你们自己安排的吧?”

    “……”

    徐明志咬紧牙关不开口。

    莫名地,心底有些紧张。

    “你们还想给我们制造‘真贩毒’的假象?”这次,倒是轮到夜千筱惊讶了。

    “……那么明显啊?”

    “你说呢?”夜千筱哭笑不得。

    “……”

    徐明志欲哭无泪,说不出话了。

    挑眉,夜千筱又问,“最后一招,是闯赌窝?”

    “……”

    “我知道了。”

    夜千筱所有所思。

    醒悟的眨了下眼,徐明志顿时急了,“喂!我什么都没说啊!”

    “嗯,”夜千筱敷衍道,“我自己猜到的。”

    确实是自己猜到的。

    不过,也是徐明志的反应,才让她确定的。

    “老实说,你想干嘛?”

    “我就问问。”

    “……”

    “挂了。”

    “唉,等等——”

    咔擦。

    电话挂断。

    丢下手机,夜千筱抬手揉了下头发,手指触到阵阵冰凉,才意识到头发至今没干。

    另一边——

    东海舰队,基地。

    徐明志一声“等等”还没喊完,手机就传来挂断的声响。

    眉头一挑,拿下手机一看,果然看到“通话结束”几个字,他顿时就焉了。

    “打完了?”

    伴随着稳重的脚步声,询问声从身后响起。

    徐明志偏头一看,果然是杨栗。

    “嗯。”

    “她在哪儿?”

    “啊……”徐明志痛苦扶额,“她根本就没告诉我。”

    不仅没打听到什么,反倒是……

    被夜千筱骗走了不少信息。

    杨栗蹙眉,有些鄙视,“那你还跟她打了那么长的电话?”

    “……”

    垂下头,徐明志没吭声。

    瞥了他一眼,杨栗补充道,“刚刚齐轩来电话了,说夜千筱是被一个男人带走的,骑摩托车。”

    听到这话,徐明志立马来了精神。

    “我再打个电话过去……”

    说着,拿起手机。

    可,不等他继续打,一条短信就跳了出来。

    夜千筱的。

    【在玉源酒店,再睡会儿,勿扰。】

    于是,徐明志没了动作。

    把手机放回去,徐明志看向杨栗,“在玉源酒店,估计没什么事。”

    看着他,杨栗微微抿唇,没有说话。

    天色仍旧黑暗。

    整个基地,一片宁静。

    他们身后,是办公楼大门,前方碎石路旁亮着两盏路灯,视野还算清晰。

    “进去跟队长说吧。”

    停顿了下,杨栗说着,便往里边走。

    昨天游乐场事件结束后,他们就赶了回来,一方面是暂时没他们什么事,另一方面是他们想回来捐款。

    两人是在办公楼前打的电话。

    酒吧闹事后,一直没夜千筱的消息,所以队长半夜让徐明志起来,没事就跟夜千筱联系。

    杨栗被惊醒,听了情况,就同徐明志一起了。

    毕竟……

    夜千筱,以前也是他的兵。

    “等一下。”

    快步,来到杨栗身侧,徐明志抓住杨栗的手臂。

    看着他,杨栗一板一眼,“什么事?”

    “呃,”张了张口,徐明志想起方才努力想解释的话语,又无奈地叹了口气,“没什么,先进去吧。”

    杨栗有些莫名其妙。

    却,也没有多问。

    转身,进楼。

    徐明志一声不吭的跟在他后面。

    抬眼,看着在明亮的走廊上行走的杨栗,徐明志敛了敛眸。

    他更宗冬是一批的,杨栗是他们当时的教官。

    严厉,死板,冷漠,无情。

    当时,每个人都对他恨之入骨,恨不能将他挫骨扬灰,可在进了一个队伍后,杨栗也曾对他出手相助,甚至好几次救过他的命。

    这是个可靠的老兵。

    就在刚刚,他怀着在跟夜千筱解释时的心情,想问杨栗,他们可不可以主动提出请求,去参加云河的救援。

    不过……

    是他冲动了。

    每种兵,都有各自的用途,否则就不会有兵种之分。

    如果轮得到他们,他们肯定不会待在这里了。

    算了。

    还不急。

    他还年轻,还不急去证明什么。

    ……

    上午,九点。

    夜千筱被“砰砰”的敲门声吵醒。

    房间还是昏暗,外面大雨倾盆,只听得雨水撞击着玻璃窗的声音,噼噼啪啪,格外响亮。

    头,昏昏沉沉的。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走下床。

    开门。

    纪鸣站在门外。

    褐色T恤配连帽外套,下面却是一条运动短裤,脚下擦着双人字拖。

    不伦不类。

    一头短发,更是如同枯草般,一团团的长在头顶。

    “什么事?”

    倚在门边,夜千筱懒懒的打量着他。

    “你睡了我的床,还什么事啊……”纪鸣咕哝着,抓了抓头发,“收拾一下,该吃饭了。”

    “嗯。”

    冷淡的点了下头。

    绕过他,准备洗漱。

    半响,纪鸣突地睁大眼。

    一醒来,他就来敲醒夜千筱,准备向她找茬的,没想对方如此淡然的回应了,还把他晾在了一边。

    头脑清醒了会儿,纪鸣嘴角一抽,又不依不饶的跟了上去。

    酒店,自然不缺一次性的日常用品。

    而且,一式两份。

    夜千筱漱口。

    纪鸣跟着,在旁边一起漱口。

    夜千筱洗脸。

    纪鸣跟着,在旁边一起洗脸。

    于是,他这脸刚沾湿,夜千筱就揪住了他的衣领,把他给丢了出去。

    纪鸣撇着嘴,不知死活的敲着门。

    夜千筱不理睬。

    这种人,是没有脸的,无视是最好的选择。

    好在,不多时,敲门声便停了。

    洗漱过后,夜千筱整理了下头发,便走出了洗漱间。

    然……

    房间了多了两抹人影。

    “喂,不就骂了几句吗,你别过来……”

    “卧槽,让你打一拳,得,让你两圈,妈的,你惹火我了,就让你踢一脚……”

    “靠,别打脸,劳资还要泡妞呢……”

    “操你祖宗!”

    纪鸣大呼小叫的。

    抬眼看去,夜千筱稍有诧异,转而却扬唇一笑。

    窗口附近,纪鸣被逼到个书桌旁的角落里,雄壮威武的男人堵着他,毫不客气地挥舞着拳脚。

    那动手的男人,活脱脱黑社会打扮。

    浑身肌肉,长金链子,身着背心,背后和手臂都是纹身,刺猬头,带着金耳环,脸上有疤。

    一瞪眼,便是杀气腾腾。

    倒是……

    看着,挺眼熟。

    男人坐在真皮沙发上,修长的腿交叠着,闲散而慵懒。

    他穿着黑色长风衣,没有扣扣子,往两边敞开,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衬衫纽扣解开上面两个,隐约露出喉结锁骨,在水晶琉璃灯光下,性感的很。而下是黑色休闲裤和皮鞋,简单得很,却不失优雅。

    没戴帽子,黑色短发长了些,没去修理,闲闲地垂在额前。

    与上次见面相比,少了几分野性,多出几分休闲。

    几乎是夜千筱关门的那刻,裴霖渊就注意到了,微微侧过头,看向她。

    冰冷淡漠的眼睛,笼着层灯光,愈发的寒冷,可在看清夜千筱的那刻,顿时就柔软了几分。

    “你怎么来了?”

    夜千筱双手环胸,朝他的方向走去。

    她一件白色浴袍,身材高挑玲珑,头发还有些湿,稍稍凌乱的垂下。

    “找你。”

    一见她走来,裴霖渊便站起身。

    于是,夜千筱脚步一顿。

    不因别的,而是裴霖渊浑身的压迫力,纵使有所收敛,但这种长年累月良久的气场,可不是能轻易收回的。

    “唔,什么事?”

    夜千筱微微仰头,看着他。

    她近一米七,不到,而裴霖渊很高,比她高近一个头,站在这种人面前,能平视必须踩个小凳子。

    凝神,裴霖渊刚想说话,却多看了夜千筱几眼。

    碎发未干,几缕发丝落到前方来,遮住了光洁的额头,黑亮的眼睛,一派平静,五官小巧精致,衬着白皙的皮肤,养眼得很。

    她微微抬着头,下巴抬起,灯光落到落到她的脖子、锁骨上,白净得近乎透明。

    女士浴袍,她穿着正合适,可腰间带子却没绑好,胸前有些松散,隐约有些露……

    皱眉,裴霖渊语气夹着怒火,“先去换衣服!”

    “……”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莫名其妙。

    但,也没法子。

    她有两套衣服,不过来这里只有一身,便只好换上昨晚的。

    出来后,方才还慵懒的女人,瞬间就变得帅气干练,夹克皮裤皮靴,加上本身就张扬的气质,气场竟是同裴霖渊相差无几。

    而,这时,纪鸣终于安静了。

    金链子壮汉放过他,但因为嘴贱被狠狠揍了顿的他,着实没有个好模样。

    本来就穿的邋遢,这么被揍了一顿,嘴角挂着淤青,浑身酸痛,就算他再如何不服输,这时候也只能无力的倒在沙发旁,向夜千筱扫了几个冷刀子。

    他当然知道,这都是夜千筱的朋友。

    也都是,冲着夜千筱来的。

    “说吧。”

    停在卧室门口,夜千筱扫向裴霖渊。

    至于纪鸣,她只得报以一分同情,两分庆幸。

    敢骂裴霖渊的,最后还能四肢健全完好无损,就已经是极其难得了,加上纪鸣生命力顽强,她也用不着怎么担心。

    “早餐,”一顿,裴霖渊问,“吃了吗?”

    “没有,你呢,”刚问出口,夜千筱便摇头,往卧室里走,“算了,一起去吃吧。”

    夜千筱的携带物很少,进去拿了个手机,又在客厅里将手枪、帽子戴上,便了事了。

    三人便往外走。

    “窝……窝呢?!”

    身后,纪鸣不甘心的指着他们,说话都有些吐词不清。

    “你想吃什么?”

    夜千筱脚步一顿,挑眉问他。

    “窝……”

    纪鸣正兴致勃勃的想开口。

    然,一个字未落,就感觉到股威胁冷冽的视线,他猛地抬头,便见到裴霖渊那危险深邃的眸子。

    心下,猛地一颤。

    纪鸣想骂人。

    想问候这混蛋的祖宗十八代!

    但是,话到嘴边,便是虚心假意,“窝,窝不饿。”

    “那再见。”

    夜千筱告别。

    知道纪鸣是临时改口,但他随便打个电话就能吃上饭,没必要让她特地跑一圈了。

    有胆子,她带,无妨。

    没胆子,那就,这样。

    不到五秒,三人便消失在门口。

    纪鸣呆呆看了两秒,确定夜千筱就这么铁石心肠的弃他而去,在伤心三秒后,便垂头丧气的摇头。

    果然,这女人呐,就是见异思迁的。

    信不得。

    信不得……啊!

    ……

    十分钟后。

    小吃街。

    三人进了家早餐店。

    夜千筱和裴霖渊最先选了位置,而那个金链子壮汉,则是自觉地选在旁边的桌子,顺带吓跑了两个客人。

    这间早餐店并不大,一边是摆放和制作早餐的地盘,一半是顾客驻留的地盘,摆了几张桌子。

    因为时间已晚,所以顾客也不算多,老板和助手还在忙碌着。

    在他们的背后,雪白的墙上,贴着张很大的塑料纸,上面是所有的早餐。

    “吃什么?”

    “啊!”

    夜千筱话音未落,旁边就响起阵惊呼声,伴随着瓷碗掉落的声响。

    ------题外话------

    抱歉,又没万更……

    囧哒哒。

    以后不说话了,哭。

    *

    推文:

    《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文/大雪人

    沈沐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被硬生生的夺走了一颗肾脏,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手术台上,双眸竟流出血泪来:许君翔,沈轻枫,我就是化作厉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未曾想到,她没死,一遭重生,回到了刚被沈家赶出家门那一年!

    这一世,她要将许君翔踩在脚下,推入地狱!

    这一世,她要将沈轻枫碾碎成泥,生不如死!

    只是这个集钱权色为一体的自大又自恋的傲娇男人是怎么回事?

    为毛线一定要跟她扯证不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9话:裴爷登场!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