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9话: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吃什么?”

    “啊!”

    夜千筱话音未落,旁边就响起阵惊呼声,伴随着瓷碗掉落的声响。

    眼尖注意到飞溅过来的稀饭,夜千筱的腿下意识想躲,奈何这片角落总共那么大,鞋上还是溅了不少。

    定睛看去——

    一位系着围裙的女生趴在地上,二十来岁的模样,脸蛋稍圆,眉清目秀,稍显可爱,此刻,脸因疼痛皱成了一团。

    瓷碗摔成两半,稀饭洒落在地,溅起不少,旁边还落了两根油条。

    外面下雨,行人沾了水进门,地面湿了自然有些滑,摔倒也情有可原。

    但……

    这次,她摔得不轻。

    “嘶——”

    女生双手撑在地上,努力的想站起来,可刚支起半个身,踮起的脚尖又是一滑,“啪”地重重倒地。

    见此,夜千筱皱了下眉。

    女生疼得眼泪汪汪的。

    “喏。”

    想了想,夜千筱朝她伸出手。

    听到动静,女生微微仰头,清澈倔强的眼底映入夜千筱的身影,半响,她低下了头。

    紧接着,硬是撑在地上,凭借自己站起身。

    扬眉,夜千筱将手收了回来。

    本是举手之劳,既然对方不愿接受,她也就当多此一举。

    但——

    裴爷不爽了。

    “帮她擦鞋。”

    语调冰冷危险,声线低沉暗哑,字字句句,令人如坠冰窖,刺骨穿心。

    女生抱着双臂,猛地震了震。

    身子,瑟瑟发抖。

    方才摔得很惨,现在白色的围裙满是脏污,粉色针织衣袖黑了一片,重重跌下的膝盖更甚,血迹隐约从牛仔裤中渗透出来。

    狼狈不堪。

    片刻,女生稍稍后退一步,不敢直视裴霖渊,却将视线落到夜千筱身上。

    不甘,窘迫,恼怒,仇视。

    “凭,凭什么?”

    紧紧抱住自己,女生咬着唇角,恨恨的剜了夜千筱一眼。

    明明害怕,却强装镇定。

    这里是她家的店,她有些底气,平时也任性关了,自是不肯认输。

    与此同时,其他桌前也有窃窃私语的。

    “不就是弄脏了鞋吗,至于这样……”

    “两个人,欺负个小女生,啧啧,世风日下。”

    “刚看到了,被泼的还主动伸手帮忙了,只是那女生不领情啦。”

    “呃……”

    一拍有七张桌子,其中六张都坐满了,一堆人窃窃私语,但更多都是沉默的看着,只是多数目光都停在三人身上。

    金链子坐在空桌上,冷静的看了这边一眼,并没有动静。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罢了,Sliver一根手指就能将她捏死。

    靠窗,有雨水打落在窗户上,滴滴聚集成股,水流串串留下。

    颇为无聊的瞥了眼窗外,夜千筱倚靠在椅背上,却没有理会女生的意思。

    一点粥罢了,她不当回事。

    但。

    这态度……

    够让人不爽的。

    受点儿教训,没什么。

    蹙眉,裴霖渊微微后仰,黑眸猛地一沉,扫向的女生,薄唇轻启,“不擦?”

    没有疑问。

    陈述句。

    却,寒冷入骨,杀气十足。

    危险,冰寒,压迫。

    女生的心,倏地就提起来,恐惧顺着心脏蔓延,转变遍布全身,四肢都变得无力起来。

    眼前,裴霖渊坐姿闲散。

    靠在椅背上,风衣配衬衫,优雅而从容,但,他人产生的不是欣赏,而是心惊肉跳。

    因为,他,危险之际。

    一张俊美却冷漠的脸庞,深邃的眉眼染着危险之意,眯起的眼眸里藏着杀气,与之对上的瞬间,杀气化作利剑,直逼心底最深处。

    惧意。

    抑制不住。

    女生忍不住的发抖。

    “我……”

    张了张口,女生立即失声。

    她错愕地发现,在这个男人面前,竟然连开口说话,都变得极其困难。

    “怎,怎么回事啊?”

    这时,从后厨般食材回来的老板,在听到助手的讲述后,立即就赶了回来。

    本来是过来打圆场的,可在开口问话时,莫名地有些紧张。

    他看清了坐在这桌的男人。

    一袭黑装,冷漠危险,好似从黑暗中走出的,带着嗜血的因子。

    气场,太强。

    老板经营店面多年,从未见过这般危险人物,腿都不由自主的发软。

    今天,怎么回事啊……

    “爸!”女生一见老板出现,立即缩到他身后,手指紧紧抓住老板手臂,明明颤抖不已,却委屈的告状,“他们,欺负我。”

    女生是独生女,从小放到手心里宠大的,也养成了骄纵的性子,受不得丝毫委屈。

    今日摔了两跤,丢了大脸,刚对夜千筱的容颜心生嫉妒,恼怒下不肯领情,如今又被客人凶了,心里自是委屈的很。

    现在,宠着自己的爸爸过来了,她心里便稍稍安定下来。

    “呃……”

    对此,老板有些难堪。

    与此同时,裴霖渊挑了下眉,冷锐的眸光,夹杂着几分不耐烦。

    当下,没有犹豫,老板直接将身后的女儿拉出来,推到他面前,“赶快道歉!”

    “啊?”

    “啊什么,瞧我把你养成啥样了,自己做错事还不肯承认,赶紧道歉!”

    “爸……”

    女生有些愣怔。

    实在想不通,素来疼爱自己的爸爸,为什么忽然就这么凶。

    错愕之下,一时倒没了反应。

    下一刻——

    眼泪哗哗流下。

    “嘤嘤嘤,爸……”

    狼狈至极的女孩,在极度的委屈下,跺了跺脚后,便痛苦着跑开。

    如此反应,猝不及防,老板也愣住,甚是尴尬的站在原地。

    “算了。”

    冷清的声音,打断了老板的慌乱。

    是在旁闲看的夜千筱。

    与裴霖渊不同,她从头到尾,就置身事外,仿佛被泼的不是她,不被领情的,也不是她。

    一切,她就看着。

    而,现在,她说话了。

    缓解了老板的尴尬,也算是让这件事告一段落。

    顿时,老板的脸色好转了些,连忙弯腰道,“你的鞋,我来帮你踩。”

    “不用。”

    抬手,抵住老板的肩膀,也阻止了他弯腰的动作。

    养出这种女儿,是他的问题,但是……

    这债,可不能让他来还。

    老板目测五十多岁,短发几乎全白,眼角皱纹叠起,忠厚老实的脸,看人是满脸的愧疚无奈。

    估计,实际年龄,还要年轻些。

    “谢谢,谢谢,”得到夜千筱的宽容,老板立即感激涕零,“你们想吃什么,全部免费。”

    “不用。”

    夜千筱起身。

    随后,看向裴霖渊。

    他们该走了。

    这件事,以裴霖渊的性子,可不会善罢甘休。

    现在接受老板的感激……

    没有意义。

    不顾老板的挽留,夜千筱抽了张纸,擦了下皮靴上的痕迹,便直接走出了店门。

    裴霖渊紧随其后。

    只是,在路过金链子时,头轻轻一偏,暗示性的看了金链子一眼。

    金链子握住筷子的手一顿,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

    雨水,淅淅沥沥,还未停歇。

    裴霖渊撑着伞,夜千筱就跟在旁边。

    昨晚头发未干便睡了,平时倒没事,今天却有些头晕,估计是着凉了。

    “随便找一家店吧。”

    夜千筱揉了下额头,忽然觉得没什么胃口。

    然,倏地——

    裴霖渊停下脚步。

    未曾发觉,夜千筱往前走。

    在雨幕从跟前落下时,一只手忽的搭在她肩膀上,制止了她的动作,同时身旁之人往前一步,将雨伞朝她偏移大半,挡住淋向她的雨水。

    “怎么了?”

    偏过头,夜千筱有些莫名。

    往前走了半步,裴霖渊板着张脸,颇为阴沉,却没有答话。

    “哎——”

    愣怔,夜千筱想开口。

    但,搭在她肩上的手忽的抬起,眼前晃过抹残影,下一刻呃,那只冰凉的手便落到了她额头上。

    冷呐……

    夜千筱猛地弹开,往后退一步。

    不待她问,面前身影紧逼一步,横在她面前,空着的手紧紧抓住她的肩膀。

    “你发烧了,不知道?”

    黑着脸,裴霖渊没好气地低吼着。

    仗着身高优势,每每他站得太近,都会给夜千筱种压迫感。

    皱眉,夜千筱盯着他,黝黑的瞳仁里透着愤怒和不爽,令她竟是有些心虚。

    真是……

    见了鬼了。

    在心里嘀咕一声,夜千筱耸了下肩,“知道。”

    “吃药了?”裴霖渊追问。

    “没必要。”

    脸色又沉了几分,沉默片刻,裴霖渊又抓住她的左手,将其举起,质问,“你的手指,又怎么回事?!”

    手掌被抓住,根根纤长的手指微微弯曲着,磨练了几个月的手没闲钱细嫩,但食指划开的大口子,在用纸巾止过血后,就没经过任何处理,此刻,长长的伤疤,在纤细的手指上,清清楚楚。

    格外,刺眼。

    “划伤了。”

    夜千筱面无表情。

    这点小伤……

    然而,她冷淡的反应,却彻底把裴霖渊激怒了,“你他妈处理一下,会死啊?!”

    “……”

    夜千筱一脸的莫名其妙。

    但,裴霖渊字字逼迫,显然,生气了。

    “你脑子有病啊?”夜千筱皱眉,“我给你身上划个这样的口子,你大惊小怪的处理一下试试?”

    他们又不是没受过伤的人。

    小的伤口,止住血就可以了,大的伤口,也顶多简单治疗。

    什么时候,她需要这么娇气了?

    “艹,是你就不行!”紧紧抓住她的手,裴霖渊没好气道,“妈的,反正你现在也打不赢我,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夜千筱:“……”

    ------题外话------

    【1】

    虽说说话不管用,但瓶子还是想说,明天想万更。

    唔,想着咱家颜姨姨好不容易嫁出去了,竟然木有万更,受不了啊啊啊……

    【2】

    另外,说一句话。

    瓶子的激情呢,不仅源于对文的喜爱,还有泥萌的支持。

    所以……

    妹纸们,经常冒个泡,让瓶子知道你们的存在,可以来点儿动力。

    另外,后台订阅很差劲的说,越差越没动力,所以盗版妹子们,可以在新的一年里,努力抢几个红包,过来支持一下正版订阅呗。

    【3】

    新的一年快到了,嘎嘎嘎。

    跨年快乐,么么哒。

    【4】

    下个月V群会更新【前世番外】,有关赫连和凌珺相遇的故事,估计有点儿长,妹纸们,要不要考虑进个群呢。

    【验证群群号:494870037】

    给管理正版订阅截图,进V群,盗版勿加,管理很忙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9话: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