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1话:吃软不吃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妈的,反正你现在也打不赢我,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语杂怒火,字字顿顿,随着滴答雨声,全盘入耳。

    夜千筱抬眼。

    他手持黑色雨伞,撑在头顶,却遮挡着她全身,雨水顺着伞骨滑落,水流如柱,滴落在地溅起阵阵水花。

    黑色的风衣上,沾染不少雨珠,两肩聚着细细碎碎的水滴,晶莹剔透,反射着浅浅光华。

    他的视线,紧紧锁在身上,黝黑深沉的眼底,残留着怒意,隐约还能看清其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半响,夜千筱叹息,“得,那您想干啥?”

    也不知是否错觉,莫名地,自己就处于弱势,只得任由裴霖渊摆布。

    “医院。”

    简短的声音,毋庸置疑。

    “呃,”顿了下,夜千筱黑眸微转,道,“我知道附近有个药店。”

    “不……”

    “我饿了。”

    打断他否定的话,夜千筱扬眉。

    身形一僵,裴霖渊似是想到什么,便不再开口,算是默认了。

    上一次,他也是这借口。

    当然,主要也是夜千筱伤得不重,感冒加点小伤,去医院总归小题大做了。

    他跟夜千筱相同,都讨厌磨磨唧唧的,弄个不好更可能在医院闹事,就当少找点麻烦。

    “走吧。”

    挣脱开他的手,夜千筱转过身,朝熟悉的药店走去。

    碰巧的很,她上次给裴霖渊买药,也就在这附近。去过的地方,她很难忘掉,找到药店倒是轻松的很。

    不过,有一点,她没想到。

    ……

    药店。

    裴霖渊板着脸,同夜千筱来到门口。

    外面,很贴心的摆了个塑料箱,里面放着两把雨伞,箱子边缘皆被打湿,旁边的地板湿了不少,显然这里已经放过不少雨伞。

    微微凝眉,裴霖渊扫了眼,便将雨伞收好,将其丢到塑料箱中。

    与此同时,夜千筱走进了药店。

    “咦,是你啊。”

    见到顾客,店员立即迎上来,可在看清夜千筱时,却稍稍一愣,紧接着便惊喜的喊了声。

    夜千筱皱眉。

    “上次你来买过,是吧?”

    店员很热情,笑着朝夜千筱问道。

    迟疑,夜千筱点头,“嗯。”

    似乎感觉到夜千筱的冷淡,店员打量了她几眼,倒是没再缠着她套近乎。

    做生意的,记住顾客是本事,但一次就能记住的,还是极少的,毕竟一般人兵没有夜千筱这种本事,走进人群还能被一眼辨认出来。

    上次,她留给店员的印象,便是直接、果断、酷帅,令人记忆深刻。

    这一次,更甚。

    不是休闲运动的装扮,但干练帅气却更弄了些,简单的夹克皮裤,就给人一种极强的视觉冲击。

    说了几个药名便站在柜台旁,双手放到裤兜里,姿态闲散肆意,神色慵懒平静,身后笼着朦胧的亮光,耀眼的令人移不开眼。

    店员匆忙去拿药,在不自觉间,手指竟是微微颤抖着。

    拿了感冒药,店员心底忽然窜起股莫名地危险,拿着一盒药的手一抖,那盒药便掉落下来。

    “哒。”

    药盒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

    猛地低下身去捡,店员却抑制不住好奇,微微偏过头,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

    然,这一看,便是身形僵硬,心下震撼。

    走进门的,是个身形挺拔的男人,步伐缓慢优雅,气场强大危险。黑色风衣敞开,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领口扣子解开,在野性和张扬中,又添有几分闲散。

    他如闲庭散步,却给人以强悍冲击。

    店员谨慎的垂眸,本想按捺着找药,可转而又忍不住抬起视线——

    此刻,男人走至女顾客身旁,闲散地站着,微微侧过头,薄唇轻启,似是在说着什么,侧脸轮廓深邃,隐在朦胧的光晕中,眉眼似乎笼了些许平缓柔和,不曾有先前的冷酷危险。

    这种男人,明明危险,却带着十足吸引力。

    而,同女顾客站在一起,尤其般配。

    这两人的存在,都不寻常。

    似是感知到这边视线,男人似有若无的往这边扫了眼,冷冽的视线直逼过来,吓得店员匆忙低下头。

    捡起药盒,店员起身,颤颤巍巍的开始寻找接下来的药物。

    要命的是——

    被刚刚那么一吓,她彻底的忘了。

    不敢问,店员心里欲哭无泪,循着记忆开始找药,将伤药和感冒药都拿了大堆,最后小心翼翼地来到柜台前。

    “呵,”瞥见她怀里的大堆药物,夜千筱一愣,“我没说那么多。”

    “呃……”

    店员窘迫的很,差点儿被吓哭了,“没,没事,都送给您了。”

    “哈?”

    夜千筱失笑。

    这,是做生意的?

    “真的,都送给你们了。”只要你们快点走……

    店员浑身颤抖的说着,硬是撑着没往后退。

    她眼泪汪汪的,看了夜千筱一眼,又胆怯的低下头。

    原本,管理这家店的,还有两个人——老板和另一个店员,但今天老板进货去了,下午才回来,另一个店员因为生病请假,所以只剩她一人。

    但,她一个人,真的撑不住台面啊。

    眼眸微动,夜千筱倒是看明白了。

    这位,估计是怕了他们……不,准确来说,是怕了裴爷。

    偏过头,揶揄地看了裴霖渊一眼,裴霖渊只是皱眉,有些不爽。

    得!

    这个自大的男人,全然没意识到,根源问题在他自己!

    无奈,夜千筱从那堆药物中,选了几种,外加几个创口贴,便交到店员的手中。

    “结账吧。”

    夜千筱开口道。

    “呃……”有些难为的看着她,在确定她是真的想结账后,店员才仓促点头,“好,好。”

    退后一步,夜千筱站在柜台前。

    抿了抿唇,许是被四只眼睛给盯住,店员愈发紧张,双手颤抖的给那些药结了账。

    末了,她僵硬的抬头,看向夜千筱,“五,五十三,去掉零头好了。”

    “……”

    夜千筱看向裴霖渊。

    她身上除了一张卡,只有些散碎现金,结账还得靠万能的裴爷。

    然,没等她暗示,裴霖渊已经掏出了钱。

    店员小心翼翼的收好了钱,那心情就像在做过山车似的,她僵硬的想说“慢走”,但张了张口怎么也发不出声,便只能悲催作罢。

    裴霖渊拎起装有药物的塑料袋。

    转身,同夜千筱出门。

    店员松了口气。

    但——

    两人刚到门口,就见得两个人影走来。

    一胖一瘦。

    没有撑伞,两人皆是走在细雨中。

    胖的是金链子,威武雄壮的身材,穿着背心和短外套,露出纹着刺青的膀子,大老远就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势,旁人下意识地离得远远的。

    在他身旁,站着方才在早餐店见到的女生。

    脏兮兮的围裙被解下,一件粉色的针织开衫稍显干净,但袖口附近却是脏兮兮的,下面牛仔裤膝盖处的脏污尤其明显,披肩短发垂下来,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紧紧贴在脖颈、脸颊上,微微垂下的脸,苍白如纸。

    愈发的狼狈。

    金链子莫约一米九的身高,可女生才一米六出头,两人的身高差距,加上体型偏差,女生明显处于被同情的状态,附近走过的行人都难免多看了几眼。

    见此,夜千筱停住脚步。

    早已料到这种状况,夜千筱倒也不意外。

    可——

    这种恃强凌弱的场面,若是被熟人看见了,那就……

    毕竟,她现在褪下了军装,但身份也是军人,不像裴霖渊这般本身就是土匪的身份,可以肆意乱来。

    思量间,两人已经走至门前。

    女生低头抿唇,眼神倔强,显然不是情愿的,但迫于对方的能力和威胁,自己也无可奈何。

    “对,对不起。”

    没敢去看闲站在旁的裴霖渊,女生看了夜千筱一眼,便支支吾吾地开了口。

    旁边,金链子皱眉,吼道:“大声点!”

    泪水顿时涌现出来,女生紧闭着眼,泪水从眼角滑下,她用力的喊道:“对不起!先前是我态度不好!”

    这一声喊,倒是惊动了附近不少行人,可有金链子的存在,谁也不敢多加驻留。

    同时,在里面的店员,听到动静,犹豫过后,还是疑惑的走了过去。

    这一看,心再次提了起来。

    方才的进店的两个人,仍旧站在门口,但门前却多出两个人,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还有……

    前面拐角早餐店的女儿。

    她见过几面,也说过几句话,对这女生印象还算不错。

    女生眼泪哗哗的掉,有些哽咽,泪水同雨水混合在一起,整个人近乎湿透了。

    没人上前帮忙。

    店员迟疑着,下意识想抓起电话报警,可双脚未动,便想到先前那个男人,顿时就僵住了。

    杵在原地,不敢动弹。

    门外。

    双手环胸,夜千筱看着女生的委屈样,神色未变。

    自尊心强是好事,但玻璃心,受点委屈就伤心成这样,倒是让她有些不习惯。

    咋了?

    现在的人,都脆弱成这样了?

    先前在国外,很难接触这种在温室里长成的女生,重生后在部队,她唯一遇到的玻璃心就只有温月晴了。

    这年头,弄脏他人不到钱,给她帮助不领情,强行拉来道歉就……这幅德行。

    好像她还占着理,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这种思想,着实让夜千筱惊讶。

    “得,让她走吧。”

    摆手,夜千筱皱眉道。

    金链子看了那女生一眼,冷声吼道:“滚吧。”

    干他们这行的,自然是喜欢强的人,身手差些没关系,最起码心得强硬,像这种有着大小姐脾气,碰一下都会哭的,还真是令人头疼。

    至于吗?

    对此,金链子很不能理解。

    这些人,果真没见过何为苦难!

    恨恨地磨牙,女生泪眼模糊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就往自家的早餐店跑去。

    “夜千筱?”

    略微惊讶的声音,很快就飘过来。

    偏头,看去。

    就在街边,站着眼熟的乔玉琪,短款外套、黑色短裙、打底裤、白长靴,类似大学生的打扮,好在颇有气质,站在人群中也能很快辨认出。

    说话的是她。

    冰珞站在她身旁。

    简单的休闲外套、牛仔裤,外加一双运动鞋,一贯的冰冷沉默,远远地看着她,连眼睛都没有动一下。

    夜千筱挑眉。

    果然被撞见了。

    不过,好在,是她们。

    “你……们,在这儿做什么?”

    乔玉琪走近几步,却没有靠得太近,停在三米开外,朝夜千筱问道。

    事实上,方才那一幕,她跟冰珞都看到了。

    摆明了以多欺少。

    她本想阻止,但却被冰珞拉住了,不管冰珞是怎样的原因,但冷静过后,乔玉琪注意到另外两个男人。

    一个威武雄壮,一个神秘莫测。

    外露的气势,内藏的危险。

    估计,都不好惹。

    她还没那般不知死活,自然是等到事情结尾了,才走出来。

    夜千筱看向她们,蹙眉,问,“你们怎么在这儿?”

    “路过。”

    随在乔玉琪身侧,冰珞凉凉地回道。

    “哦。”

    夜千筱淡淡应声,也不知是否听了进去。

    “那你呢?”乔玉琪凝眉,颇为不爽,道,“就你们刚刚……”

    说着,又压低声音,“违犯军纪,会受罚的!”

    一个军人,跟老百姓计较,说出去也好意思?

    “我打她了?”夜千筱挑眉。

    “那倒没有。”

    扬唇,夜千筱又问,“那我骂她了?”

    迟疑,乔玉琪声音微低,“也没……”

    感知到一股凉意迎面袭来,乔玉琪话音戛然而止,猛地抬头,瞬间对上双寒冷危险的眸子,整个人好像触电般,被吓得后退一步。

    台阶上,裴霖渊负手而立,垂眸,视线直逼她而来,带着审视和反感,犹如实质般戳进心底。

    心惊,胆战。

    药店里,店员的脑袋伸出来,很快又匆匆缩了回去。

    “夜千筱,你不能跟人合作的!”

    定了定神,自知丢了脸,乔玉琪颇为恼怒地抬头,看向夜千筱。

    “教官明确说,不能跟你们合作……”夜千筱下了个台阶,懒懒地看着她们,笑了,“你们俩,怎么在一起?”

    乔玉琪挺起胸腔,强调道,“我们在路上碰到而已!”

    “正好,我们也是路上碰到的。”说着,扬眉,夜千筱笑眼看向金链子,“是吧?”

    “是!”

    当下,金链子便下意识应声。

    等话音落地后,金链子才猛地一惊,不知怎的就听了她的命令,稍作迟疑,金链子看向台阶上的裴霖渊。

    呃……

    此刻,裴霖渊已经撑开伞,往下走来,径直来到夜千筱身旁。

    替她挡雨。

    乔玉琪本在生气,可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切,却让她目瞪口呆。

    这个气场强大、浑身寒冷、眼神阴鸷、异常危险的男人,竟然,如此贴心的给夜千筱……撑伞?

    他们俩,什么关系?

    斜眼扫向裴霖渊,看着他那淡定自若的模样,夜千筱嘴角微抽。

    转而,又收回视线。

    耸肩,夜千筱朝两人问道,“还有事吗?”

    “……”

    乔玉琪僵住,震惊过度,没有吭声。

    冰珞看着一切,却沉默着,也没吭声。

    顿了顿,见两人都没说话,夜千筱便道,“忽然没有,我去吃早餐。”

    她们本就不能成群结队的行动,加上现在她感觉头重脚轻,没有心思跟她们讨论别的话题。

    说罢,便想走。

    可——

    脚步未动,就听得冰珞的声音。

    “等等!”

    “嗯?”

    抬眼,夜千筱疑惑。

    停顿着,冰珞微微蹙眉,看向她,语调僵硬,“你有钱吗?”

    “……”

    夜千筱一愣,旋即笑开。

    听到冰珞提到这点,乔玉琪立即明白过来,连忙补充解释道,“我们都没钱了,连早餐都没吃。”

    不到一天的时间,用一百块赚一千,身为军人,又不敢去偷去抢,只得想其他办法,但来钱的途径着实太慢了。

    好不容易凑足一千,去游乐场完成任务后,便又身无分文,连买瓶水都极其困难。

    她们是今早遇到的,乔玉琪叫住冰珞,想一起弄到点儿钱,但至今都没有想到办法。

    如今碰到夜千筱,正好她身边这位看起来挺有钱,就……

    “没钱。”

    不待夜千筱开口,裴霖渊便板着脸回答她们。

    不说她们方才的态度,就凭她们也是部队的,便让他有充分的理由拒绝。

    军人?

    夜千筱没当兵倒好,现在一当,他看所有当兵的都不爽。

    乔玉琪震惊地睁大眼。

    很难相信,对方会回答的那么干脆。

    感觉到裴爷的不爽,夜千筱失笑,朝她们摆手,“走吧,请你们吃顿早餐。”

    一顿早餐而已,也不能让她们饿着。

    说完,循着最近的早餐店离开,裴霖渊任劳任怨的撑伞。

    乔玉琪踌躇,但,没等她决定拉下脸,旁边的冰珞已经跟着他们,离开。

    无奈,乔玉琪紧跟而上。

    金链子处于最后,他纳闷地看着甘愿撑伞的Sliver,眼底的惊讶还未掩去。

    不对啊……

    Sliver替人撑伞,简直不科学!

    ……

    附近的早餐店都差不多。

    这家,装饰有些改变,但基本相差不远。

    耽搁了不少功夫,时间已近十一点,早餐店的人寥寥无几,就连老板都是懒洋洋的。

    进门,夜千筱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

    裴霖渊收好伞,将其交给金链子,进门时便慢了几步,一眼看到那两个女兵走至夜千筱那桌,便不悦的皱眉。

    与此同时——

    乔玉琪和冰珞刚想落座,就感觉到身后阵阵压迫感袭来,顿时就停下了动作。

    两人偏过身。

    裴霖渊走来,沉眸瞥向远处的桌子,冷声道,“你们俩,去那桌。”

    一愣。

    乔玉琪和冰珞,互相对视了一眼。

    但,冰珞没反应过来。

    “走走走。”

    还是乔玉琪醒悟的早,连忙抓住冰珞的手臂,将她往那边的桌子扯。

    妈的!

    吃个饭而已。

    在部队,她们天天跟夜千筱同桌呢,怎么着了?

    乔玉琪在心里腹诽着,将不明所以的冰珞推到远方桌前坐下。

    “……”

    看着这一切,夜千筱沉默了。

    不管裴爷难料的心思,夜千筱开始点早餐。

    简单的四样,蟹粉小笼包、玉兰饼、酥油饼、皮蛋瘦肉粥。

    前三样都是现有的,所以事先端了上来,皮蛋瘦肉粥则有老板先做。

    或许因感冒缘故,夜千筱胃口不怎么好,吃了两个的蟹粉小笼包,再在裴霖渊的监督下,又吃了两个酥油饼,算是解决了这顿早餐。

    没想,这时皮蛋瘦肉粥刚做好,老板细心地端到她面前。

    夜千筱刚想开口,旁边的裴霖渊就看了过来。

    “吃了。”

    毋庸置疑的口吻。

    “……”

    偏过头,夜千筱装作没听到。

    裴霖渊冷着脸,“你还小吗?”

    “……”

    蹙眉,夜千筱有些冤。

    记忆中,谁也没逼她吃过饭,裴霖渊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在一起时,基本都是大碗饮酒大口吃肉……

    还真没见过他这么操心的时候。

    不过,裴霖渊也没见过她生病的时候。

    “吃不下。”

    想罢,夜千筱否决。

    没商量!

    两人对视,目光交错,谁也不服谁。

    仔细盯着她,半响,裴霖渊声音软了几分,“珺儿。”

    “哎——”

    “为你好。”

    裴霖渊打断她的话。

    同她接触久了,怎不知,她就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

    “……”

    夜千筱咬牙切齿。

    甩了他个白眼,夜千筱终究是拿起勺子,一口口的喝粥。

    粥刚做好,很烫,加上本就没胃口,所以她吃得很慢。

    才吃掉三分之一,乔玉琪和冰珞就已经吃完了,只是并不急着走,似乎有等她的意思。

    吃到一半时,裴霖渊也吃完早餐,闲坐在旁边,静静看着她。

    “说吧,找我什么事?”

    漫不经心地吃着粥,夜千筱斜斜的看向裴霖渊,问道。

    裴霖渊找她,不可能没事。

    “有点儿事。”

    接了话,却没继续说,反倒沉默下来。

    “说。”

    凝眉看他。

    看她,裴霖渊缓缓道,“前几天,你生日。”

    “嗯。”

    点头,夜千筱想了起来。

    二月二十五。

    凌珺的生日。

    夜千筱的,似乎在夏天,记不清楚了。

    “给。”

    将手伸过来,摊开。

    是个小盒子。

    放下勺子,夜千筱拿过来,有些好奇,“什么?”

    知道她喜欢刀,以往裴霖渊送的礼物,都是各种各样的刀,甚至很多她都未曾了解过。

    送礼物,投其所好,简单粗暴。

    这次……

    手掌大小的盒子,木制的,上面刻有纹路。

    脸色微僵,裴霖渊道,“回去再看。”

    “嗯。”

    倒也没如何好奇,夜千筱将其放到口袋里。

    “对了,你有空吗?”

    用勺子搅着粥,夜千筱问道。

    不明所以,却点头,“嗯。”

    手指抵着下巴,夜千筱看他,“陪我去趟云河。”

    微愣。

    仔细看她,神色认真,没有玩味。

    旋即,裴霖渊应声,“好。”

    “那粥……”

    夜千筱扬眉,暗有所指。

    颇觉好笑,裴霖渊松口道,“不喝了。”

    能够顺着他的意,喝了大半碗粥,夜千筱已经是极讲交情了,再逼她,她也有数十种方法来说服你。

    不过……

    粥的事算了结,但,事情没有结束。

    得到裴霖渊的暗示,没多久,金链子便端了杯热水来,递到夜千筱面前。

    同时,裴霖渊拿出装药的袋子,翻出里面的感冒药,拿出两颗。

    “吃药。”

    将药递到夜千筱面前。

    “嗯。”

    接过药,夜千筱顺从的喝了。

    身体,毕竟是自己的。

    她知道轻重。

    吃过药,裴霖渊又给她受伤的手指上了药,然后用创口贴包起来。

    伤口虽深,但早已结疤,不过上过药,总归好的快些。

    趁着这个空挡,金链子结了账。

    角落里——

    移了位置,乔玉琪做到冰珞旁边。

    “怎么回事儿,”乔玉琪疑惑,“不是说,夜千筱跟赫连队长有暧昧吗?”

    她还记得微信的事儿,当时听刘婉嫣的语气,夜千筱同赫连长葑关系不一般。

    怎么……

    莫名的,乔玉琪觉得,这位同夜千筱更配一些。

    虽然没跟赫连队长接触过,但好歹见到过,记忆中,赫连队长是刚毅正直的。

    冷清、血性、铁骨铮铮。

    浑身上下,没有半点邪气,是个彻底的军人。

    但,眼前这个人——

    危险、邪恶、深不可测。

    和他们不同,这个人很邪门,在他手上,仿佛随时都能见血。

    正好,乔玉琪的印象里,夜千筱也是这种邪门的人,与那个男人更为相配。

    在乔玉琪思考间,冰珞想了想,冷漠的回答,“不知道。”

    “你呀……”乔玉琪纳闷了,“你知道什么?”

    “……”

    沉默着,冰珞未答话。

    乔玉琪咬牙,无可奈何。

    自从来到东海舰队,她便同冰珞分配在一间宿舍,当时宿舍人比较多,她也有伴,便没跟冰珞接触过。

    但,冰珞总是孤身一人,她是看得出的。

    没想,不是她沉默寡言、被孤立、内向,而是她本身性子冷傲,不愿同人交流。

    想从她这儿问出事,几乎不可能。

    想想,便也作罢。

    半响,颇觉无聊,乔玉琪又问,“线索,你找到了吗?”

    “没有。”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是我的事。”

    “……”

    长舒口气,乔玉琪咬咬牙,还是决定不找虐了。

    ……

    不多时,处理好伤势的夜千筱,便站起身,似乎有离开的意思。

    推了下冰珞,乔玉琪也站起身,连忙朝夜千筱那边走过去。

    “还有事?”

    瞥到两人身影,夜千筱脚步顿住。

    “就问问你,你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

    问话时,乔玉琪特地同她保持一定距离。

    倒不是怕夜千筱,而是怕了那个危险的男人。

    “没开始。”

    “那你……”

    “喂。”夜千筱忽然喊了她一声。

    “啥?”

    “帮个忙。”

    凛了凛心神,乔玉琪谨慎的问,“什么?”

    看着她,夜千筱神色正经,简短道,“我消失三天,他们问起时,你这么告诉他们。”

    “消失……喂!什么鬼啊!”

    话音未落,夜千筱等人,已经走出了门。

    乔玉琪焦虑的跺脚。

    消失三天?!

    后天就要去交线索了,她消失了,还怎么完成任务啊?!

    “怎么回事?”

    此刻,冰珞走来,凝眉问道。

    “她说她要消失三天,”乔玉琪没好气地嚷着,“你说,她到底想干嘛?!”

    微顿,冰珞道,“应该有重要的事。”

    “你也帮她说话?”乔玉琪咬牙。

    “没有。”

    “那你……”

    “我说事实。”

    “……艹!”

    ……

    11:50。

    车上。

    裴霖渊做事,向来很快。

    机票已经订好,下午一点的。

    任务匆忙,谁也没做准备,就被带出了军区,所以夜千筱没带身份证。

    但,有裴霖渊在,就不成问题。

    “喏。”

    夜千筱将没子弹的枪和把军刀,全递给了裴霖渊。

    示意他来处理。

    她可不想因为携带这些物品,而被警察请去局里喝茶。

    那把手枪,裴霖渊没放心上,却仔细看了眼那把军刀。

    三叉戟折刀。

    “赫连长葑的?”

    紧紧锁眉,裴霖渊压抑的问。

    错愕,夜千筱挑眉,“你知道?”

    眸底暗流汹涌,裴霖渊紧盯着她,“你不记得?”

    “?”

    夜千筱不明所以。

    这把折刀,还有来头?

    似是想到不愉快的记忆,裴霖渊眉头紧皱,“算了。”

    说罢,将枪和刀,都丢到面前副驾驶位。

    这些东西,不能带上飞机,只能有金链子暂时保管了。

    反正,夜千筱是不允许丢掉的。

    ------题外话------

    【1】

    看到你们的热情呼唤了,改了下时间和情节,赫连大大下章会粗来。

    【2】

    说个事。

    瓶子有三个读者群,现在都转给管理,自己退群了。

    说实话,有点生气。

    一再强调盗版莫加,加群的冒泡,发火艾特全体人员都没人理……

    要命的是,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是盗版。

    没花钱的就是盗版,你们真以为没有钱,作者会拼死拼活每天写那么多?作者不是喝西北风就能活的,OK?

    【3】

    ^_^,消气了会回去的。

    另:【前世番外】也会有的,正在写细纲中,大概【10号】左右会写出来,到时候在题外说一下,在V群的戳管理,给全文订阅截图,她们把文档给你们的。

    【4】

    说个情况。

    瓶子兼职,时速一千,一个小时,到顶能写一千五。

    万更,瓶子要八到十个小时,甚至更多。

    嗯,瓶子要备考了……泥萌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1话:吃软不吃硬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