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2话:前世死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云河市,并非西南省的省会,靠近西南方国界,发展偏向落后。

    没设立机场。

    而,靠近国界,意思是——

    裴霖渊的势力随时可以侵入。

    事实上,在云河市那种地方,走着走着就有可能走出国界,而那边的国家——爱兰,是个饱经战乱的国家。

    石油引发的争夺,国家内部的内战,让那片地区,民不聊生……

    不论是裴霖渊,还是夜千筱,都是凭借战争生存的,在那种地方有关系、有势力,是理所当然的事。

    下午,四点左右。

    两人下机。

    机场外,已有一辆跑车,等候多时。

    钥匙就挂在车前雨刷上。

    裴霖渊去拿钥匙,夜千筱双手环胸,打量着,“这车……”

    大手笔啊。

    黑色宾利,限量版的。

    看了她一眼,裴霖渊边开车门,边道,“Nail派人送过来的。”

    Nail?

    宁愿用钱砸死你,也不愿丢了颜面。

    真像是她的作风。

    “你告诉她了?”

    开门,夜千筱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发动车,裴霖渊回答道,“没有。”

    这种离奇的事,若非亲自去验证,谁说也是没用的。

    “哦。”

    夜千筱点头应声。

    思绪,难免游离。

    自从成为夜千筱后,她便没想过再接触凌珺的友人,潜意识已经断掉了先前所有的关系。

    不可否认,裴霖渊是个变数。

    找到她,承认她,始料不及,但也就这么认了。

    至于,Nail……

    同凌珺一样,都是东国人。

    原名,丁心。

    自取外号,钉子,别人自然称呼她为Nail。

    丁心,算是同凌珺一起建立佣兵团的人,一根筋,死脑子,从不信会有离奇的事发生,就算站在她面前,她也不会有任何怀疑。

    夜千筱素来放得很开。

    死亡便是死亡,该舍弃的,必然舍弃,现在该如何生活,她便怎样生存。

    曾经的友人,有缘,自会相见。

    “对了,Nail结婚了。”

    平稳的开着车,裴霖渊忽的开口,声音低沉沙哑。

    “哦?”挑眉,夜千筱倒有些惊讶,“跟谁?”

    “Andre。”

    “……”

    身形微僵,夜千筱嘴角一抽。

    Andre?

    那个在紧要关头,将自己抛下的混蛋?

    “这,”回过神,夜千筱双手环胸,饶有兴致,“仔细说,怎么回事儿?”

    裴霖渊皱眉。

    别人的八卦,他怎么知道?

    顿了顿,裴霖渊一只手掌控方向盘,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

    “Sliver,什么事?”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声音隐约熟悉。

    问了丁心和Andre的事情,裴霖渊放了免提。

    “他们……”女声稍微迟疑,显然在疑惑他怎会关注这种事,但很快就回答道,“具体情况,也不怎么清楚,据说凌珺死后,Andre就对Nail大献殷勤,Nail可能对他有些感情了,两个月前就开始护着他,半个月前闪婚。”

    对方说完。

    裴霖渊皱眉,抬眼,看向夜千筱。

    点头,夜千筱耸耸肩。

    于是,裴霖渊挂断电话。

    至于接电话那女人,对着忽然挂断的电话,只得无奈地叹气。

    典型的,用完就丢。

    车上。

    夜千筱摸着下巴,凝眉,陷入沉思中。

    没有说话,裴霖渊安静的开车,对这种同他无关的事,只字不提。

    提不起兴趣。

    “诶。”揉揉额心,夜千筱忽地开口。

    “嗯?”

    想了想,夜千筱偏过头,似是好奇,“你们就没怀疑过,我为什么会死?”

    握住方向盘的手一僵。

    前方红灯亮起,有货车从右前方行驶而过。

    裴霖渊蹙眉,猛地踩下了油门,黑色宾利急速而去,瞬间掠过货车前方,惊险而刺激,随着又擦着几辆小车而过,吓得一辆辆车快速踩下刹车。

    越过十字路口,黑色宾利急踩刹车,猛地停下。

    没有系安全带的习惯,在感觉不对时,夜千筱就快速将其系好,以至于在这加速、骤停的情况下,也没有大碍。

    “怎么回事!”

    刚回过神,身侧就响起低怒的声音。

    偏头,裴霖渊手搭在方向盘上,五指收紧,似能将方向盘捏碎般,浓眉紧锁,眼含怒火,面无表情的脸盯着她,一股强烈的压迫感直逼而来。

    夜千筱抬眼,透过的车窗,看见从对面街道上走来的交警。

    “开车!”

    收敛神色,夜千筱沉声道。

    瞳孔微缩,一只手已然抓住她肩膀,裴霖渊怒声道,“怎么回事!”

    不是没怀疑过。

    凌珺自幼习武,身手了得,加上多年磨练,经验十足,寻常情况奈何不了她,否则也不会站到那般位置。

    但……

    寻不出破绽。

    孤身一人,被困险境,以一敌百,纯粹的肉搏,她再强悍也敌不过。

    更何况,她就算只身一人,也毁了大半敌军,只是最后仍旧没逃脱罢了。

    蹙眉,夜千筱微微垂眸,声音强硬,“没事。”

    一说完,她便坐回去,坐姿端正,直视前方。

    本就没想跟裴霖渊说这茬,本事提到丁心和Andre结婚一事,心情才有些乱,便好奇的问了一句。

    事实上,她只想问,丁心到底怀疑过没有?

    但,这件事不可能让裴霖渊知道。

    他跟自己私下关系不错,跟丁心也有些交情,但两个佣兵团关系都不好,他若真的向Andre下了手,两个佣兵团的关系算是彻底决裂了。

    没必要。

    然,她的冷淡回应,更是让裴霖渊在意,幽深瞳孔有危险涌动,他一字一顿,“凌珺,你当我傻吗?”

    “……”

    未答他。

    夜千筱倚在椅背上,双眼直视前方,仿佛未听到般,没有回应。

    手锁在她的肩头,骨节分明,稍稍用力,便让夜千筱蹙眉,着实疼得很。

    入伍前,这具身体从未接受过锻炼,骨质脆弱得很,身材本就纤瘦,肩膀上基本没肉,伸手便摸到骨头,脆的好像稍稍用力就能捏碎。

    眉头狠皱,裴霖渊始终舍不得下手,松开了她。

    与此同时——

    “咚。咚。咚。”

    车窗门被敲响。

    一身交警制服,背脊挺直,端端正正的,对方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自然,闯红灯,差点儿引发交通事故,现在车子又停在这边,交警若不出来管事,那才是真正失职。

    或许是军人身份,夜千筱很避讳被警察撞见违法之事,听到动静便偏过头,懒得再看。

    而,裴霖渊正不爽呢,又见到交警来管事,更是不耐烦。

    “坐好!”

    低眉,看向前,裴霖渊冷不防出声。

    踩油门!

    开车!

    这时,交警似乎发现不对劲,连忙往车头赶,奈何裴霖渊动作猝不及防,他才往前一步,车子便急速向前,转眼便将他给甩到后面。

    不多时,车子便飚出数十米。

    车上,看着路旁疾驰而过的景物,夜千筱挑了下眉。

    得!

    这倒好,不仅闯红灯,还超速了!

    不过……

    车子不在他们名下,也不知从哪儿调出来的,再如何惹事,麻烦也到不了他们头上来。

    今天不是周末,也非上下班高峰时期,道路畅通无阻,裴霖渊开得得心应手,硬是将一个小时的路程开成了半个小时,然后来到高速公路上。

    这下,速度更快了。

    夜千筱闭目养神,不想管他。

    ……

    晚上。

    七点半。

    终于抵达云河市。

    睡梦冗长,夜千筱醒来时,高烧未退,甚至更为严重了。

    开了车窗,有夜风吹进,拂过脸颊、耳畔、发丝,令她稍稍舒适了点儿。

    “到哪儿了?”

    靠在窗边,看着快速闪过的夜景,夜千筱扬眉,朝开车的裴霖渊问道。

    “你记不得?”

    裴霖渊斜看看她,反问了句。

    微微低头,下巴抵在握拳的虎口,夜千筱懒懒道,“变化太大,记不得了。”

    这个国家,正是经济发展的时候,随时都在拆迁重建,一切都在往现代化接近,纵使这座城市地处偏僻,不被人惦记着,但被在潜移默化的改变。

    五年。

    这片土地,很多东西消失,也有很多在崛起。

    没有感伤,没有感慨,没有怀念,甚至,对此挺庆幸的。

    一座城市,永远不变,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这一次的地震,是多数人的灾难,可同时,也象征着这座城市的重新开始。

    没多久——

    他们就看到地震的痕迹。

    街边再见不到亮起的路灯,地面震碎,出现裂痕,房屋倾斜,树木倒下……

    天很黑,只有车前的灯光,照亮了前方的道路,隐约可见周围的情况。

    这是受余震波及的地方,惨烈程度并不算严重。

    夜千筱就靠在车窗上,迎着冷风,看着周围的情况,手里拿着个手电筒,偶尔会开个灯看一下附近的情况。

    “你还记得,三年前那场地震吗?”

    看着车外,夜千筱忽地问着,声音被风扯散,飘进车内。

    “嗯。”

    顿了顿,夜千筱问,“什么感觉?”

    “没感觉。”

    稳重的开着车,裴霖渊淡淡开口。

    这是天灾。

    惨烈,悲壮,痛苦。

    可,他们也见过人为的灾难,内战的国家,生灵涂炭,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富有的城市荒废,原本平静生活的人们,一夜之间流落成难民。

    战争的残忍,比起这些灾难来说,更要来的恐怖。

    裴霖渊自幼在那种世界长大,对于任何灾难,他看都看麻木了。

    一个人,一群人,都无法拯救这个世界。

    战争,是人类的本性。

    人们在天灾面前,会选择团结护住,渲染人世温情,可他们也曾亲手制造灾难,让一个地方生灵涂炭。

    那么,既然无法拯救,便只能去接受。

    他们这群人,能难再有多悲痛的心情,去看待这世上的灾难和险恶。

    “也是。”

    夜千筱缓缓接话,声音低了几分。

    那场地震,倒成了他们赚钱的机会。

    他们帮忙搬运送物资,拯救被困者,能救的便救,救不了的直接放弃,往多里说,还真没什么感觉。

    因为,那场地震,发生在其他国家。

    人的感情,有时候真的很难说,感情越淡就越理智,谁的性命都是性命,他们会惋惜,却不会拼尽全力。

    “这是你的国家,”微顿,裴霖渊语调缓和不少,“在意,很正常。”

    微微垂眸,夜千筱没有说话。

    随着车子的行驶,外面的废墟愈发增多,偶尔也有援助人员的踪迹。

    直到夜千筱回过神来,手电筒打开看去,一切都化作了废墟。

    房屋倒塌,原本高耸的建筑,瞬间化作废墟,那一片片的土地上,不知藏着多少的冤魂。

    不多久,道路就被堵住了。

    “只能走了。”

    望着挡住路前的障碍,裴霖渊皱眉沉思道。

    本想弄架直升机的,但这里天气险恶,雨、风、阴天,很多不稳定的因素,他和夜千筱都不是专业驾驶员,开直升机随时可能出意外。

    便选择开车。

    可,路被遮挡住,移开路障是大工程,他们两人只能选择走路。

    “嗯,也不远了。”

    夜千筱打开门,下了车。

    外面下着雨,豆大的雨滴打在身上,很凉。

    雨水落在发丝、脸颊、脖颈、手背,带来刺骨的冰凉,几乎将浑身的温暖都带走了。

    不过,比在大冷天进行武装泅渡、抗寒训练,还是要好很多。

    夜千筱打开手电筒。

    与此同时,裴霖渊走下了车。

    “你们是什么人?!”

    随着粗犷的问声,一道亮光从迎面打来,不设防间便射到眼底,夜千筱快速地闭上眼,但视网膜还是受了刺激,眼底残留着亮光阴影,视野顿时就暗了下来。

    眼睛闭了几秒,夜千筱再度睁开眼,抬起手电筒往声源的方向扫去。

    两个军人。

    陆军。

    身着丛林迷彩,蓝绿拼接,沾染了不少的土灰,脏得很。

    莫名地,看着那身制服,夜千筱下意识觉得熟悉,细细想来才反应过来,前段时间自己每天都穿着相似的制服。

    海洋迷彩。

    手电筒晃了晃,夜千筱手忽的一顿。

    看到个眼熟的人。

    与此同时,一道惊讶的声音传来,“夜千筱,你在这里做什么?!”

    眯眼,夜千筱仔细看过去。

    端正的五官,刚毅的面容,挺拔笔直的身影。

    庞龙军。

    “没什么。”

    夜千筱收回了手电筒。

    此时,裴霖渊来到她身边,风衣外套搭在手上,只着一件白衬衫,走近时抓住风衣两肩,抬手便将其搭在夜千筱身上。

    微冷,夜千筱抬眸看他,瞧见几分不容拒绝,倒也没有反对。

    然,这一幕,落到庞龙军眼里,意味就不同了。

    黑暗中,男人的身影看不清,但对方的存在感却不容忽视,方才第一眼,他就注意到了对方,只是手电筒没射过去,就感觉到股压力,手腕一抖,才扫向夜千筱的。

    “你认识?”

    旁边的同伴靠近,低声问了庞龙军一句。

    “嗯。”

    微微点头。

    但,心里却止不住疑惑。

    据他所知,夜千筱是海军那边的,当初她在京城那晚露的那一手,直接成了他们队伍议论的焦点,很多人都怀疑她跟徐明志是一个舰队的。

    东海舰队。

    当然,不管在哪儿,夜千筱都是个军人。

    没穿军装,开车豪车,没有跟随队伍……种种,都难免不让人怀疑。

    想了想,站在废墟上的庞龙军,往下面走了几步,手电筒照在他们的脚边。

    “这里很危险,随时都会有余震,你们离远点儿为好。”

    他声音严肃,带有警告。

    顿了顿,他又道,“而且,下着雨,你们路也不好走。”

    裴霖渊没想理他,但,他的话,却让裴霖渊想起夜千筱的病情。

    雨水中,夜千筱笔直的站立着,背脊犹如铸了刚,不会弯曲,也丝毫未动。暗光中,能见到大滴的雨水打落,头发被淋得湿透,脸色苍白。

    凝神,他伸出手,去试探夜千筱额前的温度。

    灼得烫人。

    裴霖渊脸色猛地黑了下来。

    “你们的集合点在哪儿?!”

    话音刚落,便是夜千筱阻止的声音,“裴霖渊!”

    紧紧揽住她的肩膀,裴霖渊偏头看她,神情严峻,一字一顿,不容置否,“听我的。”

    想要挣脱,却使不上力,夜千筱眉宇紧锁,没吭声。

    庞龙军抬起手电筒,透过雨幕,远远的都能看清她惨白的脸色,顿时就明白了。

    “我带你们过去,”心下一急,庞龙军脸色严肃,转而看向身边同伴,“你跟三组汇合,一起行动,我送完他们就过来。”

    “成。”

    对方也是明事理之人,自然点头同意。

    于是,庞龙军加快步伐,从倒塌的建筑上快步走下来,稳稳地停在两人面前。

    “随我来。”

    朝两人说着,庞龙军不由得避开男人的目光,领着他们便往集合点走。

    夜千筱停在原地。

    紧随着,裴霖渊一只手扣在她肩头,微微俯下身,另一只手从她双膝下方绕过,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夜千筱烦躁的皱眉,将手电筒抬起来,关掉。

    低眸,正好见到夜千筱的恼怒,裴霖渊讶然失笑,“不用生气,你不丢脸。”

    “……”

    闭上眼,夜千筱不理他。

    ------题外话------

    困瞎。

    赫连大大明天必须出来,而且是章节最前面。

    后面本来写了点儿的,但不满意,就放到明天发了。

    很累,眼睛都睁不开了,明天回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2话:前世死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