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6话:他,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白大褂的女军医,在看清赫连长葑之际,难掩神色间的喜悦。

    她站在夜千筱身旁,个子稍矮些,柔软黑亮的头发披散着,几缕发丝垂落到两侧,衬得巴掌大的小脸愈发小巧。

    标准瓜子脸,弯弯柳眉,眼睛水灵,唇畔含笑,没经过风吹雨打的皮肤,白嫩光滑,看起来同实际年龄小许多,估计要大夜千筱几岁。

    清秀可人。

    身侧,夜千筱闻声,挑了下眉,颇有深意地扫向这位女军官。

    对方是主动过来找她的,带夜千筱去换身干净的衣服。

    说是顾霜的意思。

    对顾霜,夜千筱还有些记忆,不过想想也知道,顾霜的意思,大抵就是赫连长葑的意思。

    夜千筱浑身湿透,正觉难受,便跟着去换了。

    只是——

    这位,同赫连长葑,关系似是不一般。

    眉目含情,神情羞涩,暗露喜悦。

    一时间的神态,便将她的心思,展现得清清楚楚。

    而,赫连长葑,眸光深沉,神情冷峻,没有过多情绪,谁也看不明白。

    夜千筱没有再看,耸了耸肩,未曾理会,直接朝裴霖渊那边走去。

    然——

    刚从赫连长葑身侧路过,一只手忽的伸出来,抓住了她的手腕。

    停顿,夜千筱侧头。

    “吃药了吗?”

    赫连长葑微微低着头,声音稍稍放低,一字一顿的问着她。

    夜千筱应道,“嗯。”

    三十九度。

    高烧。

    比在车上更要严重些。

    头很沉,额头滚烫,四肢使不上力,着实有些难受。

    不经意的声音中,多出几分虚弱。

    “她发高烧,快四十度了,也不知道她怎么站起来的……”万川嘀咕着,便走近,得到赫连长葑警告的眼神后,话锋一转,“这里的伤员没有发高烧的,没有多余的药物,别的地方倒是有,不过她自己说的,只要吃点儿药就可以了。”

    握住那手腕的力道紧几分,赫连长葑脸色一沉,眼如冷刀,话语威严,“她是病人,你听她的?”

    “呃……”

    万川停顿了一下,没再说话。

    心虚了。

    按理来说,他确实不该听夜千筱的,可对方的语气斩钉截铁,他根本来不及思考,就应下了。

    所以,就开了点药。

    同她一起的男人,自然跟她僵持了会儿,但没多时,安露就来找她换衣服,两人的争执便也只能作罢。

    没想,不等他们俩的争执有结果,赫连长葑就过来了。

    “我现在只想睡一觉。”

    皱了皱眉,夜千筱低声说着,想要甩开赫连长葑的手,却使不上力。

    她体力充沛时,跟赫连长葑都没有可比性,就更不用说现在还生着病了。

    瞥了她一眼,赫连长葑面色严肃,盯着万川道,“去拿药,给她挂点滴。”

    “不征求下病人的意见?”

    挑眉,万川扫向满脸不爽的夜千筱,揶揄地问道。

    在他们基地,爱慕追求赫连长葑的女护士、女军医,近半,就连那些年纪大有家庭的,见到他都会热情几分。

    可。

    谁也靠近不了他。

    这个男人,就跟禁欲似的,除了训练和任务,连娱乐活动都鲜少参与。

    太无趣了。

    没想,现在能碰到他这般——

    竟然对个女人伤了心。

    更重要的是,对方对他似乎没太多心思,身边甚至还有同他比不相上下的男人。

    啧啧。

    这戏,可是好看的很。

    “她的意见我知道,”看出万川的那抹戏谑,赫连长葑脸色更冷了几分,“我不知道的是,你是想站着,还是想躺着。”

    “……”

    笑容一僵,万川被哽住。

    “咳咳,”轻咳一声,万川立即往外面挪,立即道,“我去找人拿药。”

    同时。

    门口,安露将一切收入眼帘,似是察觉到什么,神色间有些错愕,紧接着便是遮掩不住的失落。

    “看病是我的事,”看着万川走过来,安露笑了笑,温柔的声音有些飘忽,“药的话,我去拿好了。”

    “成,就麻烦你了。”

    点了点头,万川细细看了她一眼,算是应下了。

    然,待安露转身离去时,万川难免多打量了几眼。

    颇为叹息。

    整个军区医院,谁都知道,这个安大小姐对赫连队长有意思。

    而且,是很有意思。

    安露的背景很强,父亲的肩膀上是扛金星的,据传言,她被调到基地医院,也是特地冲着赫连长葑来的。

    说心里话,安露这姑娘真心挺好的。

    没一点儿架子,从不炫耀自己的背景,开始谁都不知道她爹的身份。

    性格温和,说话温软,待人和气,从未见她跟谁急过眼,跟其他军医相处也很好。

    整个基地,基本没有不喜欢她的。

    长得好,性格好,背景好,不管是医生还是军人,都有大堆追求她的,可是,人家眼里就只有赫连长葑,其他人谁都看不下去。

    也是苦了这姑娘了。

    “过来。”

    不知何时,裴霖渊来到身边,直接揽住夜千筱的肩膀,紧随着,没有任何先兆的,便将人拉入自己怀中。

    夜千筱睁眼,一时不妨,下巴便磕在他的肩膀上,使不上劲的身体,倒在他怀里。

    而——

    她的手腕,还被赫连长葑抓住。

    见此,赫连长葑脸猛地拉下来,可抓住夜千筱手的力道,却不敢更紧点儿。

    怕捏疼她。

    紧紧揽住夜千筱,裴霖渊偏过头,垂眸扫了眼两人的手,紧接着眉头微微扬起,黝黑幽深的眼眸,尽是威胁、警告。

    “赫连长葑,警告你,别碰我的女人。”

    低沉而危险的声音。

    令人,心,微微一惊。

    旁边,万川摸了摸鼻子,往那堆用眼角余光扫这边的伤员们看去,随后,悄无声息的往那边走去。

    这三人的事,谁也掺和不进去。

    也,没人敢掺和。

    “你的女人?”

    咬字清晰,赫连长葑低声问着,却不见疑惑,只剩凉意。

    眸底,暗流肆意。

    转而,视线下移,紧紧盯着夜千筱,却只瞧得她皱起的眉、惨白的脸,颇为恍惚的模样。

    “宝贝儿,”垂眸,裴霖渊抬起修长的手指,勾起夜千筱的下巴,嘴角勾起抹邪笑,“跟他说,你是谁的女人?”

    抬眼,夜千筱扫了他个眼神。

    意思是——

    你烦不烦?

    然,裴霖渊却无异样,低低看着她,方才挑衅危险的神色,顿时柔软的不可思议,好像能将她给软化似的。

    本想堵他的话语,张了张口,夜千筱却没说出来。

    虽然在发烧,脑子昏昏沉沉,可,不代表她不会思考,不会想事情。

    裴霖渊对她的心思,赫连长葑对她的心思,她都清楚明白。

    她对所谓情爱,一直没有兴趣。

    但,有一点她是可以肯定的。

    她对赫连长葑的了解,远不如裴霖渊,同裴霖渊待着的时候,总会比跟赫连长葑一起时,更要安心。

    她天生不适合拘束和规矩。

    所以,身为军人的赫连长葑,和身为佣兵的裴霖渊,哪个更会让她偏心……

    不言而喻。

    如果不可能,还不如,断了对方那点念想。

    迟疑几秒,夜千筱微微侧头,直视旁边的赫连长葑,同对方认真而探究的视线对上,双眼微微一眯。

    下一刻,手腕使上几分力,从对方手中挣脱。

    “啊……”

    远处,蹲在角落的小护士,微微惊讶叫出声,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嘴巴。

    惊讶。

    太惊讶了。

    小护士捂住嘴,眨巴着眼睛,错愕地看着门口处的三人。

    天呐——

    她看见了什么!

    那个,那个赫连队长,竟然被拒绝了?

    不仅她,正在低声同人聊天的万川,也差点儿咬到了舌头。

    赫连长葑,竟然吃瘪了?

    “夜千筱!”

    声调微重,赫连长葑神色愠怒,盯住夜千筱的视线,丝毫未动。

    “什么?”

    轻声,扬眉,夜千筱站直身体,看着他。

    神色沉着,赫连长葑凝眉,字字顿顿,“他,不行。”

    微愣,夜千筱忽的笑了,“那谁行?”

    她笑得开怀,微微弯起眼睛,狭长的眸子里盛着笑意,可却未达眸底。

    没有倔强,没有逞强,没有沉稳。

    却,很冷。

    冷到心底,冷得让人无法触及。

    淡去了所有的情感,她的心,谁也走不进去。

    蓦地,手指握成拳,赫连长葑眸中一痛。

    这个女人,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才变成这番自制到可怕的模样。

    而,有一点疑惑,在心底渐深。

    能让她放下防备的,显然是相处已久的,所以,裴霖渊什么时候跟她接触的?

    脑海中,莫名地跳出个女人的画面,长相与面前的夜千筱截然不同,可气质……出奇的相似。

    隐隐约约,似乎有瞬间的融合。

    该死!

    赫连长葑难得的想爆粗口。

    夜千筱,也只有夜千筱,总能让他无可奈何。

    怒火缠绕,眸光微敛,赫连长葑紧握的手,片刻过后,又倏地松开。

    “行,”微微点头,赫连长葑扬唇,似是笑了,“你们,领证了吗?”

    “……”

    眼眸微转,夜千筱不知他的意图。

    旁边,听到这话,裴霖渊方才的挑衅,顿时就被不善代替。

    他的身份,夜千筱的身份……

    只要夜千筱在部队一日,他们俩就永远没有领证的可能。

    这点,赫连长葑再清楚不过。

    “没有的话,我还不算违纪。”赫连长葑抬眼,紧随着,声音猛地沉下来,“夜千筱,立正!”

    下意识地——

    夜千筱双脚靠拢,双手下垂,腰杆挺直,做出立正的姿势。

    反应过来,夜千筱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赫、连、长、葑。

    ------题外话------

    晚上才回来,吃完饭就八点了,囧哒哒。

    (* ̄3)(ε ̄*)

    明天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6话:他,不行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