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8话:到此为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九点。

    夜千筱醒来。

    身边之人,不知何时消失,帐篷的拉链也被拉好,帐篷内显得昏暗。

    隐约间,能听到外面的动静。

    脚步声,哭泣声,议论声,悲叹声。

    揉了下乱糟糟的头发,夜千筱脱下军大衣,从帐篷里钻出来。

    外面——

    站着好些人。

    有穿军装的,也有普通平民,十来个人,脸色沉重的围在一起。

    中间,摆放着个担架,其上是只剩半具躯体的女孩,从腰间齐断,肢体找回来,却惨不忍睹。

    女孩莫约五岁,可此刻,却紧紧闭上双眼,再也睁不开。

    担架旁,是位痛苦不已的母亲,看模样,悲痛欲绝。

    其他人在商量怎么处理。

    尸袋已经准备好了,两个军人就站在旁边,看着那母亲极力反抗的模样,个个愁眉苦脸的。

    他们后悔了,早先就该收拾一番,再带回来的。

    “真够惨的,才五岁啊。”

    “据说地震时母亲刚回来,眼睁睁看着房子倒塌了,自己找了两天,早上昏过去后被送到这里来呢。”

    “就她一个人吗?”

    “啧,单身母亲呢,据说是青山街上的。”

    “也真是可怜,人死了就算了,竟然还死无全尸。唉。”

    ……

    几个本地人聚在一起,话语里带着方音,但这种方言对夜千筱来说再熟悉不过,自然听得清晰。

    听到“青山街”三个字,夜千筱稍稍注意几分,紧随着,仔细打量着那个失声痛哭的母亲。

    先前扫过,并未注意,细细看来,才注意到对方年龄并不大。

    莫约二十四五的模样,一身衣服布满尘土,不少布料皆被破损,破破烂烂的,一头长卷发被绑在脑后,更是凌乱不堪。

    扫了一眼,颇觉熟悉,顿了顿,夜千筱朝人群走近几步,将那个母亲看得个清楚。

    脸上脏兮兮的,满是溅起的泥土,长得还不错,可撕心裂肺的,任谁看着都心惊。

    这次,夜千筱认出她来了。

    只不过,想想后,才记起对方的名字。

    青山街。

    吴汐。

    凌珺的初中同学。

    少年时期的凌珺,不爱打架闹事,但她空有一身武艺,自然有不少架可以打。

    但,吴汐不同。

    记忆中,吴汐是那典型的乖乖女,学习成绩好,性格安静讨人喜,有段时间同凌珺是同桌,也不因凌珺的“坏名声”而反感。

    只是,她们性格迥然不同,有些人天生无话可说,所以再如何相处和睦,也玩不到一起。

    后来——

    吴汐家里穷,初中毕业后,就被家里人带出去打工了,据说要赚钱帮助弟弟上学。

    三年后,她挺着肚子回来,任凭家人再如何逼迫,也不肯打掉肚里的孩子。

    不知道最后她有没有生下来。

    六年前,凌家发生变故,凌珺怀着满腔恨意离开这座城市,从此再也没有踏上这片土地,对这条街上发生的事情,也再无所知。

    眼下,看情况,应该是生了吧。

    “你醒了?”

    沉思间,一道温软好听的声音传来。

    闻声,偏过头,夜千筱一眼便见得昨晚那个女军医。

    仍旧一件白大褂,白洁如雪,干干净净的,白嫩光滑的皮肤,站在这脏乱嘈杂的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

    她看着夜千筱,脸上露出几分柔和善意。

    “嗯。”

    点头,夜千筱态度敷衍。

    “嘶——”

    下一刻,身旁传来倒吸冷气的声音。

    安露刚刚路过,一眼见到立于人群的夜千筱,这才过来打招呼,没曾想,在人群围绕中,竟然会先到那么惨不忍睹的场面。

    有些在意,夜千筱往旁边看了看,便见得安露一脸的呆愣模样。

    诧异,愣怔,怜惜,悲痛。

    种种情绪,萦绕在眼底,唯独不见恐惧。

    停顿,夜千筱扬眉,问道,“你不怕?”

    “诶?”

    愣了愣,安露的注意转移过来。

    眉宇间流露着悲哀,可看向夜千筱时,情绪则渐渐淡了下去,睁着水灵如清潭的眼睛,她疑惑地摇了摇头。

    “还好。”

    想了想,她这般回答,尤为平静。

    呃。

    如此反应,难免让夜千筱有些惊讶。

    并非她瞧不起人,而是眼前的惨状,大部分女生看了,都会心存惧意。

    见过这位女军医昨晚的模样,夜千筱早已将她归为“大部分”这类了。

    然……

    勾唇,夜千筱收回视线,旋即再度停在外围,观看着情况。

    半响。

    自从夜千筱发问后,安露便陷入沉思,倒是将夜千筱的疑问想通了。

    想了想,安露往夜千筱靠近一步,低声道,“我想,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了,唔,你知道的,我是个军医,看过很多的……嗯,这种情况。”

    说到最后,安露有些尴尬。

    突兀的解释,也不知对方是否会接受。

    说不清为何想同对方说清楚,就是忽然觉得,如若不说完整,自己会有些不甘心。

    “哦。”

    点头,夜千筱有些漫不经心。

    仔细想想,倒也很容易想明白。

    身为医生,在学校估计就见过不少解剖用的尸体,什么断肢残骸没有见过,军医就更不用说了。

    这类人,会悲伤,会感慨,会怜悯,却不会惧怕。

    “不要——”

    “啊啊啊,你们放开我女儿!”

    人群中,吴汐似乎发狂了般,狠命撕扯着走来的军人,将欲要靠近的人全部阻挡在外,谁也不准靠近她的女儿。

    她尖叫着。

    夜千筱看着她,眸光稍稍暗了下来。

    记忆中的吴汐,还是安静温和的少女模样,眼下再见,却如此疯狂的护住自己女儿的遗体。

    微微敛眸,夜千筱看向那些军人,有些不知所措,站在旁边,有些不忍再看,避开视线。

    叹气,夜千筱拨开人群,往吴汐的方向走过去。

    她的动作很轻,避开那些人的注意,以至于她走至吴汐身边时,他人才意识到,不知从哪儿忽然冒出一个女人来。

    “诶。”

    来到吴汐身后,夜千筱弯下腰,抓住她的手腕。

    猝不及防,力道很紧,吴汐疯狂的想挣脱,可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力道。

    紧紧地束缚着她,手腕的部分,很疼。

    却,不及心的疼痛。

    抬眼看清夜千筱的容颜,微愣,紧随着吴汐站起身,抬起另一只手朝夜千筱砸过去,“你想做——”

    另一只手,在空中被抓住。

    夜千筱神色染着冷清,垂眸,看着比她矮半个头的吴汐。

    “她死了,你守一天,一个月,一年,可以,但是,你只能看到她变成枯骨。”

    一字一顿,字字沉着。

    她面无表情,冷冷的说出的话,让周围的人都愣了愣。

    他们不清楚,她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可如此揭人伤疤的话语,就连他们都颇觉心寒。

    吴汐愣愣地看着她,神色呆滞。

    死了……

    她死了……

    几个字,犹如魔咒般,在脑海中循环,眼睛一眨,两行清泪倏地从眼角滑落。

    眸色暗淡,夜千筱看她,语气缓和几分,“你真是她母亲,就让她入土为安。”

    声斩钉截铁的声音落到耳底,狠狠地揭开她心底的伤痛。

    如此干脆,如此狠心。

    可,又如此现实。

    泪水哗哗落下,令她视野模糊,眼前的人忽然变得朦胧起来,看不清晰的轮廓隐约给她种熟悉感。

    “啊啊啊——”

    整个人倒在夜千筱身上,吴汐克制不住的痛哭。

    悲痛,凄凉,孤独。

    失去了唯一的依靠,从此,她的生命又只剩自己一人。

    整个场地,顿时只能听到属于她的哭喊声。

    旁边——

    拿着尸袋的两个军人,接受到夜千筱的眼色,立即过去将那个小女孩装起来。

    小心翼翼地,生怕惊扰了死者的安魂。

    围观的人,沉默的看着那幕。

    不知从哪儿走出来的女人,蛮横的制止了发狂的母亲,干脆利落的几句话,让母亲不得不去面对现实。

    母亲抱着她,而她背脊挺直,神色淡漠,拧起的眉里,添有几分悲哀,却令人捉摸不透。

    安露站在人群外围。

    远远地,她看着夜千筱,心里本有些不满,可渐渐地,那抹不满又消散了,化作阵阵无力。

    说心里话,她不赞同夜千筱的行为。

    应该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这事,比如劝慰、安抚,他们可以用更让人好受的方式,让那位母亲平静下来,让她感受到他人的关怀和温暖后,再心愿的将女儿送走。

    而不是像夜千筱这样。

    揭人伤疤,强制的将人拉回现实,悲痛淋漓。

    这种方法太过残忍,不是谁都足够坚强,有勇气直面白发送黑发的痛楚。

    可。

    安露意识到,自己没有发言权。

    所以,一时的不满,又消散无踪,只是对夜千筱的印象,又深了几分。

    ……

    午时。

    哭过骂过后,吴汐终于接受现实。

    嗓子哭哑,她声音有些难听,朝夜千筱挤出句谢谢后,就护送着女儿的遗体,离开。

    醒后,夜千筱滴水未进,带待到吴汐离开后,她才在帐篷里找了些吃的,算是解决了温饱问题。

    “嘿!千筱!”

    走出集合地,远远便见抹军绿色朝自己招手跑来。

    微微一愣,夜千筱定睛看去,才认出那满脸灰尘的人。

    狄海。

    一身陆军作训服,可浑身都脏兮兮的,就跟在泥潭里滚过似的,脸上都染了不少泥土,黑不溜秋的。

    想了想,夜千筱问道,“就你?”

    “呃……”停顿片刻,狄海明白了她的意思,脸色微白,解释道,“嗯,附近搜寻的差不多了,队长他们大早就组织队伍进山,留下几个跟其他队伍行动。”

    多看他几眼,夜千筱淡淡点头,“哦。”

    轻咳一声,狄海甚是心虚。

    留下的是些刚合格的新兵,还有一个他,虽说是让他来领队,可还是被留下的那个,面上着实抹不开。

    好在,赫连长葑暗示性的下过命令,让他休息时多注意点夜千筱。

    昨晚去通知夜千筱帐篷地点时,狄海见过那个守着她的男人,那个男人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让狄海都意识到他们队长的危机,自然毫不犹豫地答应监督了。

    于是——

    他现在,刚忙活个上午回来,见到夜千筱就凑过来,同时也为没看到那个男人,而松了口气。

    迟疑,狄海靠近几步,笑嘻嘻道,“那啥,千筱,你去哪儿啊?”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随意道,“逛逛。”

    “呃……”

    地震刚过,余震还在,逛啥啊,骗鬼呢吧?

    暗自腹诽着,狄海想了想,劝道,“余震时常会有,这地方,什么建筑都不安全,咳咳,咱能不逛吗?”

    “不能。”

    双手环胸,夜千筱闲闲地站着,视线从远处倒塌的建筑扫过。

    “可是,你看啊,万一余震了,万一房屋倒塌了,万一……这事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要是真的有什么好歹,队长也不会放过我啊!”

    狄海愁眉苦脸的,整张脸都险些皱起来了。

    以前跟夜千筱接触过,所以对方性子他也清楚,绝不会随便改变主意的。

    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必须来这里的理由,可她既然都来这里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不会有事。”

    夜千筱淡漠的回答,跨着步子往前方走。

    眼见着她离开,狄海一急,连忙快步跟上去,笑嘻嘻地跟夜千筱提议,“要不这样吧,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跟着你怎么样?”

    “随便。”

    斜了他一眼,夜千筱耸耸肩。

    得到同意,狄海顿时喜笑颜开,“那成!”

    于是,狄海同志,空腹跟了上去,走了段路后才意识到自己饿了,先前眉开眼笑的脸,顿时又耷拉了下来。

    早知道,就先捎点儿吃的了。

    也不知道夜千筱想干啥,到底要走多久……

    狄海心里那个愁啊。

    “吃吗?”

    前方夜千筱顿住脚步,偏过头看他时,晃着手里的压缩饼干。

    “吃!”

    连忙点头,狄海同志惊喜。

    抬手,将压缩饼干丢给他。

    狄海欢天喜地的收下,跟着夜千筱穿过层层废墟,皆是毫无怨言。

    ……

    地震的破坏之大,足以让整座城市,顷刻间化作废墟。

    现在,夜千筱他们,就踩在这片废墟中。

    他们动作敏捷,穿梭在随时可倒塌的建筑中,脚步轻快。

    可,他们都清楚,或许刚刚走过的障碍物下,就藏着无人发现的亡魂。

    地震过后,上千军人都在搜寻,可一座城市有着太多的人,他们的拯救工作再细心,也会错过一些遇难者。

    “诶,千筱。”

    步伐加快,狄海跟上夜千筱,低声询问着,“你们还在选拔中吧?”

    “嗯。”

    “请假过来的?”

    “……”

    悠悠瞥了他一眼,夜千筱没有答他。

    眼见着夜千筱的脚步又快了几分,狄海心里一阵纳闷,又连忙跟上她的步伐。

    不过,这次,他倒是不敢问了。

    一路上,夜千筱动作快得很,就连狄海都要费劲才能跟上。

    她以实际行动诠释,何为“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狄海跟了一路,心里难免有几分感慨。

    “千筱。”

    走了近二十分钟,狄海又显得发慌,忍不住的想同夜千筱说话。

    “什么?”

    从两米高轻松跳下,夜千筱拍拍手,漫不经心地赢了他一句。

    狄海同样跳下来,走至她身边,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嘈杂的声音吸引过去。

    脚步微顿,夜千筱也抬头,循着声源方向看去。

    那是一栋倒塌的教学楼。

    倾斜倒塌,满地的废墟堆积,砖头块块碎裂成堆,曾经挺立的建筑物,如他们先前一路见过的般,只剩下小部分躯壳,隐约能够辨别出来罢了。

    十来个军人围聚在一起,正在商讨着什么,旁边还围着几个市民,多数是成双成对的,看起来像是家长。

    熟悉的教学楼,让夜千筱多看了几眼。

    走过青山街,便是一所中学,附近几条街道的孩子,都是在这里读书的。

    年少时期的凌珺,也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那里,怎么回事?”

    良久,夜千筱问道。

    “那儿啊……”

    拖着音,狄海看着教学楼方向,语气有些无奈,“中学,有些离得稍远的学生,都是在学校里寄宿的。这几天,他们放到这边的精力也比较多,宿舍楼里的学生,基本都找到了,可还有几个学生对不上号……”

    说到这儿,狄海话语微顿,似乎颇为沉重,“后来有幸存的初三学生说,有些同学在教学楼熬夜学习,不是快中考了吗,宿舍里都会查寝,教学楼相对要安全点。”

    话语至此。

    狄海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言而喻。

    那些加班加点的学生,被困在那栋宿舍楼,可开始救援队只想着宿舍楼,事先也没有得到消息,便忽略了宿舍楼。

    解决完宿舍楼的人,部分救援队便去其他地方了,没想到又来这么桩事,家长们自然哭着闹着要找回自家孩子。

    以至于——

    出现眼前画面。

    时间过去两天半,就算里面的学生地震后还存活,那么,接下来的余震呢,还能保证他们活着吗?

    谁都知道,他们存活的希望,渺茫。

    现在救援人手严重不够,愿意来这里救援的军人,要么是怜悯那些父母的,要么是坚信还有那丝希望的。

    “这世道……”

    低低地声音,带有几分嘲讽。

    狄海惊愕抬头,见到夜千筱眼底一闪而过的讥笑,莫名地觉得寒冷刺骨。

    可很快,狄海又觉得悲凉、心酸。

    这世道,确实不公平。

    那些熬夜复习的学生,肯定是积极向上、对未来充满希望的,这世间,有多少人想死、自甘堕落、作恶多端,却如行尸走肉的活着,而那些充满朝气、未来无限的学生,却要以如此悲壮的方式离开?

    最后,连找到尸体,都希望渺茫。

    心里像是堵着什么,狄海想跟夜千筱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现实,就是这样。

    他当兵来,没有参与过实战,说到底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在这场地震之前,他连真实的尸体都没见过。

    两天前,他看到了。

    遍地横尸,鲜血淋漓,很多人死无全尸,这里就像人间地狱,充斥着凄惨和悲凉。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

    相比之下——

    其他人,他的队友们,那些老兵,来到这片土地后,就有条不紊的开始拯救行动,搬运尸体的时候面无表情,可当救出幸存者时,他们实实在在是高兴的。

    狄海知道,他们不是没有感情,只是经历过后就能抑制自己,强迫自己去接受。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种惨境,也是,他第一次那么庆幸,自己是个军人。

    当这个国家危难降临,最起码,还有他们在撑着,不是吗?

    “走吧。”

    没有旁观太久,夜千筱别过头,顺着青山街的道路,一直往里面走过去。

    狄海犹豫着,半响,才加快脚步,跟上她的速度。

    远远地,仿佛还能听到女人的哭声。

    ……

    青山街。

    这里是住宅区,因为地区不够达到,高楼大厦极其少见,基本都是些红砖建筑,一栋栋的独立房屋,两层建筑,青石砖铺成的地面,以前走过可是番奇特的景象。

    可,这次。

    只剩下断壁残垣,栋栋房屋全然倒塌,一栋压着一栋,映入眼帘的唯有凋零景象。

    走上这条街,夜千筱的速度,忽然就慢了下来。

    跟在她身边的狄海,心里有个感觉——

    估计,这里就是夜千筱的目的地吧。

    没有说话,狄海动作轻声,尽量不发出声响,落后夜千筱两步走着。

    “狄海。”

    前方,夜千筱脚步一顿。

    “在!”

    突兀的喊声,惊得狄海大声应道。

    铿锵有力。

    夜千筱揉着耳朵,偏头问他,“这条街的情况,你知道吗?”

    “什么情况?”狄海颇为迷茫。

    “地震后。”

    “这条街吗?”

    “嗯。”

    “呃,我想想,”沉思着,狄海认真回想,“我记不清楚哪条街哪条街的,但是,这片地方的情况还好,你也看到了,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感知地震后逃出来,几率也比较大。”

    说着,狄海稍稍停顿,观察着夜千筱的脸色,又道,“如果没记错的话,住宅区的伤亡是最小的,后面救出来的人也不少。”

    “哦。”

    看着他,夜千筱微微点头。

    “唔,还有就是……”抓着后脑勺,狄海有些紧张,试探性的道,“问你一句,你有亲戚朋友在这里吗,如果想找人的话,我们可以帮你。”

    抬眼,神色淡淡的,夜千筱凉凉开口,“朋友的家乡,我来看看。”

    “你朋友呢?”忍不住好奇,狄海问道。

    “死了。”

    简单两个字。

    说完,夜千筱转过身,沿着原路返回。

    “哎——”突如其来的转身,狄海侧过身看着她,高声喊道,“你看到你朋友的家了吗?”

    前方,身形微顿。

    片刻。

    “看到了。”

    夜千筱继续向前,声音随风缓缓徐来。

    纳闷的盯着她的背影,狄海见着她缓步离开,神色间愈发的奇怪,怀着疑惑往后面看了几眼,去也没有多想,赶紧往前跑了几步,免得跟丢夜千筱。

    两人,渐行渐远。

    在他们身后——

    远远地,能见到一栋与周围建筑不同的宅子,占地面积极广,看着便能猜到那里曾经如何辉煌。

    然,现在,围墙全部倒塌,里面早已破败的房屋,全然倒塌。

    木头与石块堆积,瓦片散落在地,同几棵枯树倒在一起,只剩一片凄凉景象。

    远处。

    夜千筱面色平静,看着周围败坏的街道,明亮的眼睛里,却闪烁着水光。

    到此为止吧。

    她想。

    再继续走下去,她可能,真的受不了。

    挺难受的。

    一步,一步。

    青灰色的天空下,那抹离去的身影,在料峭的春风里,背影笔直,身形消瘦,带着某种决绝的意味。

    ……

    走过一条街,时间不长。

    十分钟后,他们就来到先前倒塌的学校旁。

    这一次,那边的骚动,再次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你们要去做什么?!”

    尖叫嘶吼声,刺得耳膜生生发疼。

    夜千筱顿住脚步,轻轻皱眉,朝学校那边看过去。

    两个军人,抬着个担架,躺在上面的同样是个军人,一条腿似乎被压伤了,裤腿还染着血迹。

    方才发疯般尖叫的女人,就是冲着那两个抬担架的军人吼得,她披头散发的,情绪激烈,身边有个男人扯着她,可她仍旧挣扎个没听。

    顿时,其他军人也走过来。

    “他们就是送战友去疗伤。”

    “他们会回来的。”

    两个军人在解释,脸上皆是有些为难。

    “会回来?”疑问着,那女人忽然就疯了般,用力将身边男人推后几步,然后走至担架旁。

    她讥笑着,“谁知道你们会不会一去不复返,怎么着,就一只腿受了伤而已,算什么重伤啊,一个人扶着回去不就行了!你们三个人走了,谁知道待会儿会不会再来个受伤的,又走几个人?!”

    “喂!你能不能讲点理!”

    在前方抬担架的军人,脸色绷不住,怒了。

    火大得很!

    “讲理?有什么理可以讲的!”女人往前走几步,伸手指着他,叫嚣道,“我们前天就央求你们,派人过来救我们的孩子,可你们呢,拖拖拉拉,到现在……瞧瞧,来了十个人!你们十个人能做些什么,你们这些军人真是逆天了,有本事对付一栋楼吗?!”

    顿时,旁边一行军人,脸色惨白惨白,个个神色间压制住愤怒。

    他们不能跟百姓闹事!

    可是——

    他们没日没夜的救援,冒着随时丢掉性命的危险,义无反顾,凭什么……凭什么这么说他们?!

    那么多战友受伤,甚至死亡,在这个女人眼中,只要没把她孩子救出来,就是一钱不值吗?

    心寒。

    太,心寒。

    他们无法反抗,只能保持沉默。

    而,女人则不依不饶,手指颤抖的扫过,厉声道,“你们那是什么表情,不甘心?愤怒?你们有什么资格!你们的责任就是保护我们,这是你们欠我们的!”

    “你够了!”

    那群军人中,一个稍显年轻的,双手握拳,大声朝她嘶吼着,激动的眼睛里盛满了泪花。

    那声嘶吼,甚至带着哭腔。

    好些个军人别过头,铁血男儿,泪水却从眼角滑落。

    “怎么,我说中你们的痛处了,”咬着牙,女人其实更甚,直接指向年轻的士兵,一字一顿,“你们就是贪生怕死!”

    “艹!谁他妈贪生怕死了?!”

    突地,一道人影冲到她面前,气势汹汹的朝她吼着,一张脸愤怒的近乎变形,凶神恶煞。

    是狄海。

    听到开始,他的怒火就蹭蹭蹭涨起来,怀着满腔愤怒冲上来,末了听到这句话,实在忍不住爆发了。

    妈的!

    什么情况!

    他的战友流着血,正等待着救治,而这个女人……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不仅拖住战友的治疗,还指责他们?

    被他一吼,那女人微微愣了愣,可不等她气焰再度燃起来,怒气未消的狄海就揪住她的衣领。

    “你说啊!谁他妈怕死了!你要是不说出来,信不信我弄死你?!”

    从嗓子里吼出来的声音,狄海面色狰狞,因愤怒睁大的双眼,此刻蓄满了泪水。

    “你做什么!”

    “不要动手!”

    “你们哪个部队的,信不信投诉你们!”

    顿时,另几个男人走过来,略带严肃的警告着狄海。

    在他们心底,也同样认为,这些军人的援助是理所应当的,他们牵挂着自己儿女,此刻正焦急得很,对这些帮忙的军人,难免有些怨气。

    “投诉啊!麻利的滚去投诉!”揪住衣领的力道一紧,狄海怒火滔天的瞪着他们,“妈的!你们不投诉劳资,就是孬种!”

    听到如此不怕死的回应,几个男人,面色一僵。

    “战友,冷静点。”

    “别介啊,免得连累你。”

    “还是我们来处理吧。”

    ……

    旁边,几个军人也忍不住了,连忙劝着狄海。

    他们确实很生气,也觉得悲凉,可他们的军纪摆在那儿,如果真的跟老百姓动手,他们宁愿受罚,可却不想连累了这位不认识的战友。

    然——

    夜千筱挡住了他们。

    一身便装的夜千筱,走至担架旁边,看着那两个抬担架的,冷静道,“把人送回去,别耽误了。”

    两个太担架的军人看了看她,又互相对视了眼,很快就下定了决心。

    抬着担架,往下面走。

    “你们敢走!”见此,女人急了,抬手指着他们,威胁的喊道,“我女儿要是没救出来,信不信我毁了你们前程!”

    两人脚步一顿,两秒后,便加快了脚步。

    没有回头。

    呵,前程?

    战友的腿,战友的一辈子,还比不上他们的前程?

    与此同时,狄海狠狠地握住拳头,见得女人那副嘴脸,抑制不住的抬手,拳头对准了那张脸。

    中途,手臂被抓住。

    “给我。”

    夜千筱来到他身边,声音冷的不可思议。

    微冷,狄海偏头看她,稍稍冷静了下,揪住女人衣领的力道一松,就这么一瞬间,女人就已经到了夜千筱手上。

    “呵,毁了前程是吗?”勾起唇角,夜千筱眸色寒冷,她一字一顿,“我现在告诉你,如果那个人,刚刚那个受伤的,有什么后遗症,我毁了你一辈子!”

    每个字,每个字,字字清晰,令人胆颤。

    清冷的声音,似乎带着某种力量,硬是逼得旁边那些男人,不敢动弹半分。

    话音落却。

    夜千筱揪住她衣领,再一个右勾拳,击在她的下巴位置!

    “啊——”

    女人的凄惨声响起。

    脑袋往右边一偏,女人立即感觉到口中弥漫的鲜血。

    “你……”

    愤怒的看着夜千筱,女人张了张口,鲜血便从嘴角流了出来。

    “砰!”

    闷声一响。

    夜千筱的拳头,又砸到先前的部位。

    头狠狠地往右偏的女人,在强大的力道中,嘴巴张口,顿时喷出了口鲜血。

    力道之狠,看得旁人心皆揪起,胆战心惊,寒意涔涔。

    旁观者,目瞪口呆。

    显然,谁也没料到,夜千筱会下如此狠手。

    就连先前觉得解恨的狄海,怒火都被惊讶取代了,瞠目结舌。

    两招。

    女人已经彻底说不出话了。

    下巴处,剧烈疼痛蔓延,疼得她四肢无力,下巴似乎脱臼了,连动一动都疼得她两眼翻白。

    “快放开她!”

    这时,她男人也反应过来,沉着脸走过来,朝夜千筱低吼。

    他紧握双拳,仿佛夜千筱若无动静,随时都有可能朝她动手。

    “艹!放什么放!”

    不耐烦的声调从上方传来。

    那是身强体壮的男人,莫约二十五六的年纪,手里拿着根燃到一半的烟,吞云吐雾的,虎着脸就顺着碎石滑了下来。

    在这种时候现身,这下,所有视线,都聚集在他身上。

    皱眉,夜千筱看了他几眼,忽然就乐了。

    “早就看这娘们不顺眼了,磨磨唧唧的,嚷嚷个没停,就跟谁都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没好气地说着,男人声音粗犷有力,硬是没人敢接他的话。

    没穿军装,不是军人。

    除了夜千筱和狄海,谁都知道他——

    被困孩子的家长。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小舅。

    “妞儿,你打得好,老子平生最看不惯这种女人了。”男人朝夜千筱说着,紧接着便扫向其他家长,脸色阴沉,“妈的,你们这些人,多是知识分子吧,就连我这个大老粗都知道,这些人……”

    说着,指向那几个军人,声调微重,“这些军人他们!他们也是有爹有妈,有家人的,他们跑到我们这地儿来,他们的家人不牵挂吗?!你们以为这天底下,只有你们是当父母的?!他们都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

    “他们跟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谁也不欠我们的!当兵工资又不高,谁他妈稀罕你们那点儿纳税的钱?!你们仔细想想,这天底下几个能有几个像这样的,无亲无故,还能够拼着命来救我们?!”

    几句粗话,却说的那帮家长,一愣一愣的。

    心虚了。

    没脸了。

    刚刚,在女人指责那帮军人时,他们没有出手,就是潜意识觉得,这帮军人——是绝对会帮他们的。

    他们太着急,太牵挂自己儿女了。

    可是——

    谁没家,谁没亲人,谁没个惦记的人?

    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些兵舍生忘死,不说每个人都用了十分心,可能来到这里的,也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而,他们呢?

    刚刚在做什么?

    冷眼旁观,甚至,心情痛快!

    就连女人的老公,都沉默的低下头,一时间没有话语。

    顿时,旁边那些个军人,个个紧绷着脸,眼里皆有热泪在打转。

    就连狄海,眼眶都热了。

    看着这一幕,夜千筱双眼微微眯起,隐约间流露出些许笑意。

    紧随着——

    不远处,一道白光一闪过,吸引了她的注意。

    眸光微寒,偏过头,夜千筱扫向一栋倒塌的建筑。

    “滚出来!”

    斩钉截铁的语调,每个字都跟砸在寒冰上般。

    震得人,心一寒。

    ------题外话------

    【1】

    明天,地震情节就完了。

    地震写到现在,描述不多,所以也没感觉,只是在搜到地震后的图片时,挺震撼的。

    这一章,真心哭得稀里哗啦的,擦了又写,心情好点儿又哭了……

    写过宗冬的情节,可再写类似的,还是觉得很心酸。

    ^_^。

    【2】

    上午看篇很喜欢的,就第一章【引子】,看了四五遍,看了哭,哭了又看。

    说这个,是真的动笔写【前世番外】啦(虽然你们看着没关联,其实对瓶纸来说,那个引子才是动力),最迟明天会写出第一部分,字数不知道,正在纠结是查资料还是纯粹想象……揪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8话:到此为止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