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0话: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在赫连长葑过来前,狄海非常识趣地溜了。

    今晚没下雨,天色已晚,小道上也有人来往,偶尔有军人路过,迎面撞上赫连长葑时,皆会正经的敬个礼。

    集合地特地选在空旷场地,前后方都有着相当宽敞的空地。

    夜千筱倚靠在树旁,等着赫连长葑过来。

    半响。

    走至她面前,停下。

    光线昏暗,夜色朦胧。

    褪下先前的作训服,赫连长葑换了身常服。

    军绿色陆军常服,剪裁整齐,棱角分明,衬得高大挺拔的身姿。

    本来就是严肃的服装,没有作训服的随意方便,显得气质冷峻庄严,随着微凉的晚风迎面刮过来,带着锐利的气息。

    “什么事?”

    微微抬起头,夜千筱倚着树干的动作未变,双手环胸问着他。

    “事情办完了?”

    垂眸看她,赫连长葑淡淡开口,嗓音低醇浑厚。

    “嗯。”

    点头。

    也不奇怪,让狄海跟着自己,铁定是他的注意,问过狄海自己今天的踪迹,他总能猜到些什么。

    可……

    究竟能猜到些什么?

    会奇怪,会纳闷,会怀疑,可他能猜到哪种地步?

    然,赫连长葑没揪着这个问题追根究底,反而问道,“什么时候走?”

    “明天。”

    这种事,夜千筱也不隐瞒。

    停顿了下,眸光微暗,赫连长葑又问,“跟他一起?”

    “嗯。”

    “上次被路剑撞见,也是他?”

    “是。”

    耸耸肩,夜千筱应得果断。

    垂下的手,紧紧握起,赫连长葑眉宇间萦绕着愠怒,压低的声音里带着危险,“怎么认识的?”

    “路上呗。”偏了偏头,夜千筱眯起双眼,缓缓道,“一见钟情。”

    “夜、千、筱。”

    每个字都咬的清晰,赫连长葑的脸色猛地拉下来。

    “你说,”抬眼看他,夜千筱一脸无谓,油盐不进,“我听着呢。”

    远处的灯光,隐约落在她脸上,眉目染着冷清,双眸黝黑深沉,她神色淡淡的,扬着眉,冷淡疏离。

    明明近在眼前,可,给人感觉,却相隔千里。

    这一刻,连赫连长葑都分辨不出,她话里几分真、几分假。

    “不说?”

    挑眉,夜千筱歪头问道。

    紧绷着脸,赫连长葑低头看她,逆着光,朦胧的光线在他身后染了层淡淡毛边,俊朗脸庞隐在暗处,可停在夜千筱身上的视线,压力徒增。

    “那我走了。”

    心有些乱,夜千筱微微蹙眉,转而便站直身子,从他身边绕过。

    但——

    未动身,身侧,抬起的手按在树上,突兀的动作,让她脚步顿住,身体往后微倾,便又靠在树上。

    “夜千筱!”

    前方身影靠近,赫连长葑低低地喊了声,语气充斥着怒火。

    敛敛心神,夜千筱面色镇定,迎上他炙热的目光。

    “啥事儿?”

    说话时,夜千筱微微歪着头。

    被居高临下的俯视,迎面而来的压迫感,令她心里不怎么平衡。

    赫连长葑看着她。

    良久。

    面对面,他抓住她的手指,力道微紧,声音顿时柔和下来,“我惹你了?”

    冰凉的手指被抓住,感觉到对方手心的温暖,夜千筱用力往后挣脱,却被抓得更紧了。

    索性,放弃挣扎。

    夜千筱稍稍有些不自在。

    不管他的动作,还是忽然变得温柔的声音。

    拧着眉,夜千筱没好气道,“没有。”

    “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赫连长葑又问,那温和的语调里,还透露着几分宽容。

    “赫连长葑,你注意说话方式!”

    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夜千筱狠狠地咬着牙。

    对不起?

    还不是拐弯抹角的讽刺她和裴霖渊吗?

    “是你想歪了。”

    扬眉,赫连长葑神色认真,看起来真没杂念。

    “没、有。”

    别过头,夜千筱否认。

    放下撑着树干的手,赫连长葑用手指抬起夜千筱的下巴,唇角扬起抹笑容,蛊惑人心。

    贴近她,赫连长葑嗓音低沉,饶有兴致地问,“那你这刺猬样,是怎么个意思?”

    “……”

    夜千筱嘴角微抽。

    这男人,当真搞不懂她的意思?

    妈的!

    简而言之,离她远点儿!

    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微凉,浑身被他死死盯着,颇具压力的视线迎面倾泻,似乎寸寸从皮肤上碾压而过,在心里造成一定的压迫。

    尤其是——

    夜千筱眼眸微抬,便能见到远处,三三两两的人看着他们俩,指指点点的。

    “得,我直说。”

    半响,夜千筱叹了口气,抬起手,挥开他的手指。

    微微眯眼,赫连长葑声音微冷,“不好的话,我不想听。”

    揉着下巴,夜千筱懒得管他,懒懒的开口,“我跟他,真心相爱……”

    “夜千筱!”

    “砰!”

    伴随着阵暴怒的喊声,带着杀气的拳头带起冷冽的寒风,狠狠的砸在耳畔的树干上。

    沉闷的巨响。

    夜千筱的话音,戛然而止。

    凝眉,她抬起眼眸,将那阴沉的脸庞看在眼底,心里冷不防地,咯噔了下。

    “你故意的?”

    一字一顿,赫连长葑声音压得很低,却抑制不住其中怒气。

    撑在树干上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手背青筋暴怒,仿佛随时都能爆发般,握住她的手,稍稍用了几分力,却疼得夜千筱直皱眉。

    “是,我故意的!”

    紧皱眉头,夜千筱冷淡地接了话。

    停顿,深吸口气,她紧紧盯着赫连长葑,视线与他的对视,神色镇定。

    她淡淡开口,“赫连长葑,我们俩不合适。性格,思想,行为……太多不同。我们俩的环境不同,说白了,咱们真到一起了,三天两头吵架,常有的事。”

    “说实话,我挺欣赏你的,甚至对你有点感觉。”话语微顿,夜千筱扬眉,忽的笑了,“可是,我对你感情不深,随时可以散了,所以,我想,我们没有纠缠下去的必要。”

    对自己的感情,夜千筱一直很清楚。

    她对赫连长葑,确实有些感情。

    否则,以她睡觉的规矩,肯定会跟赫连长葑打起来的。

    但——

    感情是一回事,思想和习惯,又是另一回事儿。

    不同的成长环境,铸造不同的心性,赫连长葑自幼受到良好教育、三观端正、明辨是非、冷静自制。

    可,她不同。

    她随性自由,做事全凭喜好。

    就像她明知打架不对,也总会因各种原因跟别人动拳脚。

    更何况,她有几年佣兵生活,用实力和鲜血立足的世界,与赫连长葑光明磊落的世界相比,差得太远。

    而,那丁点感情,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她一直很能控制自己的情感。

    看清对象,趁着能控制,倒不如索性断了,免得有一天真的陷进去,想脱身都为难。

    “所以,就因为我们俩……嗯,不合适,”看着她认真的表情,赫连长葑语调缓慢,“就因为这个,你拒绝我?”

    “差不多,”迎着他的视线,夜千筱耸肩,“反正我也不够信任你,感情就更少了……”

    “夜千筱!”

    猛地一震喊声,将夜千筱那无所谓的解释打断。

    夜千筱皱眉。

    看着赫连长葑,便没有再说话。

    抬手,放到她的头发上,赫连长葑皱眉,“废话可以少点儿。”

    “……”

    翻了个白眼。

    宽大的手掌在她的短发上揉了揉,赫连长葑微微俯下身,声音温和地喊道,“筱筱。”

    “直话直说。”

    这肉麻的称呼,她不太想听到。

    微微勾起唇角,赫连长葑手掌力道加重几分,抬高的语调,带着干脆的味道。

    “我们没什么不同。”

    他笑着说,深沉幽邃的眼睛里,盛着淡淡笑意。

    “不……”

    张口,夜千筱想反驳。

    但,赫连长葑的眼神,忽的将她制止了。

    很柔和的眼神,染着笑意,几分认真,几分宽容,几分张扬。

    莫名其妙。

    下一刻,赫连长葑移开手,放到她的肩头。

    “对待一件事物,我们或许会有分歧,可从本质上来讲,我们都是一样的。”低声说着,赫连长葑低眸,瞧见那明亮的眼睛里映着的光辉,忽地问,“见过其它国家的地震吗?”

    不明所以,夜千筱皱眉,点头,“嗯。”

    “什么感觉?”

    “没感觉。”

    停顿片刻,赫连长葑转而问道,“这次呢?”

    “……”

    没有回答。

    皱眉,夜千筱抬眼,看向不远处层叠的帐篷。

    在那里,聚集着很多人,这场地震的受难者和拯救者。

    离得最近的,是个男人,抱着嗷嗷待哺的婴儿,满脸沧桑与无奈,或许他的老婆死在了这场地震中。

    远一点儿,有一群刚回来的军人,他们抬着个担架,躺在上面的是位获救者,或许那人被困地下已有几日,可他熬过来了。

    在远处,是走出帐篷的人,有着不同的身份,受难者、医生、军人,他们在做自己的事,有的神色凝重,有的开怀大笑。

    在这个集合地,她待了二十多个小时。

    这段时间,见了很多人,看了很多琐碎事。

    有过愤怒,有过庆幸,有过无奈。

    现在看过去,她变得很平静,因为她能看到的,都是些活生生的人,其中并非都是好人,可鲜活的生命,总比一些毫无生气的尸体,更让人来的喜欢。

    恍惚了下,夜千筱收回目光。

    很快,赫连长葑又问,“学校那边,过去的志愿者,是你的意思?”

    “唔。”

    夜千筱含糊的应了句。

    放到她肩上的手掌,微微用力,赫连长葑道,“所以,在这个国家,你无法坐视不理。”

    想了想,夜千筱忽然觉得,自己知道赫连长葑想说什么了。

    确实。

    本质上,他们是一样的。

    “我很正常,有血有肉,能做到的事,我会去做。”夜千筱道,“如果这是其他国家,有人在我面前摔倒,我也会扶起来。”

    偏过头,夜千筱犹豫片刻,继续道,“我不喜欢部队的秩序化,但你们在救援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你们的存在,是这个国家的幸运。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俩就合得来,因为跟我一样想法的人,很多,我也不见得跟他们都合得来。”

    沉眸看她,赫连长葑语气肯定,“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夜千筱诧异的笑了。

    “你不喜欢军人。”

    “所以?”

    “不喜欢,可以去尝试。”抓住她手指的力道松了松,赫连长葑语调轻缓,“你很理性,所以,你跟我会有分歧,会辩解,争执,但不会吵架。”

    呃。

    夜千筱惊讶地看着他。

    说了那么久,真亏他还能将话题绕回来。

    他所有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证明他们俩不会“三天两头吵架”?

    赫连长葑,你真让人刮目相看。

    “在这件事上,恭喜你,你说服我了。”挣脱开他的手,夜千筱漫不经心的活动着手指,转而看向远处,“不过,你已经没有时间,在说服我其他的了。”

    眸光微闪,赫连长葑道,“没事,我们有时间。”

    “再见。”

    懒洋洋抬眼,夜千筱顾左右而言他。

    像这样的谈话,她可不想跟他来第二次。

    就跟打了一架似的。

    折腾。

    “路上小心。”

    没有停留,最后交代一声,赫连长葑便转身离开。

    远处,是好些个穿着常服的军官,此刻正在陆续往面包车里钻。

    赫连长葑自然是其中一员。

    在这种时候,换上常服,他不可能什么事都不做。

    耸耸肩,方才处于弱势的谈话在脑海中转悠一圈,夜千筱嘴角扯出个极淡的笑意,双手放到衣兜里,转身就往帐篷方向而去。

    该睡了。

    ……

    翌日。

    刚到六点。

    换上自己的衣服,夜千筱收拾好东西,从帐篷里走出来。

    安露的衣服,她已经让人洗好了,估计早上就会送回去。

    习惯轻松简便的衣服,对于束手束脚的毛衣,她可没有什么兴趣。

    更何况,回去后,她还有的折腾。

    天刚蒙蒙亮,或许为了节能,外面灯光全灭。

    而,帐篷不远处,停了一辆跑车,是熟悉的黑色宾利,与周围的景色,格格不入。

    昏暗的视野,隐约可见抹挺拔身影站在车门边,站在阴影中,只能看清黑色的轮廓。

    不过,夜千筱很快便辨认出来。

    裴霖渊。

    显然,他已等候多时。

    “上车。”

    “早餐呢?”

    走过去,夜千筱询问着,声音带着几分慵懒。

    看着夜千筱理所当然的模样,裴霖渊挑了下眉,便转身从驾驶位拿了份早餐,朝夜千筱丢过去。

    “谢了。”

    接过,夜千筱清醒半分,转身又绕过车头,走向副驾驶。

    开门,关门。

    动作利落。

    很快的,车子便发动,顺着偏僻的道路,亮起灯光,疾驰而去。

    车窗打开,清晨的凉风迎面刮开,夜千筱刚拿出的热乎乎的包子,转眼就冷了大半。

    咬了口,夜千筱也不在意,视线投向道路旁的景色,神色间流露出淡淡的情绪,可很快的,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河市,再见了。

    ……

    虽说事先给了通知,可夜千筱不打声招呼便离开,还是让狄海抑郁了半天。

    快登机时,夜千筱接到他的电话。

    嘈杂的机场。

    “什么事?”

    接通电话,夜千筱按照习惯,直入主题。

    本想闲扯几句的狄海,在听到她直接的话语后,撇了撇嘴,直说道,“教学楼的救援工作,已经完成了。”

    “嗯,然后?”

    顿了顿,狄海的声音有些悲凉,“十三个,没有幸存者。”

    握住手机的力道一紧,夜千筱眉头一皱,旋即又舒展开,“知道了。”

    听到电话那边平静的声音,狄海没来由的有些失落。

    他也能猜到,那些志愿者的出现,都是夜千筱的意思,虽不知她从哪儿弄来的,可他确实很感动,对夜千筱也有所改观。

    现在……

    她的镇定,让他有些不舒服。

    他很年轻,性情不稳,对于某件事的看法,喜欢直截了当的表明,而非这种捉摸不透的。

    那些孩子的死活,夜千筱在意吗?

    他不知道。

    所以,有些不舒服。

    一直以来,他对夜千筱的行为很欣赏,可细细想来,还是觉得,她有些不近人情。

    停顿几秒,夜千筱开口道,“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哦……”

    话音未落,电话已经被挂断。

    狄海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结束通话”,心里不知为何有些烦乱,重重地叹了口气。

    ……

    午时。

    机场外,金链子开着车在等候。

    夜千筱和裴霖渊上了车。

    “去哪儿?”

    看着窗外陆续而过的景色,裴霖渊回过头,朝夜千筱问道。

    “东西呢?”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有些疲惫。

    听到询问,在前方开车的金链子,很快就翻出了枪和军刀,递了过来。

    夜千筱接过。

    两天没摸过这些了。

    枪,刀,冰凉的温度,顺着手掌的皮肤传递开,神奇的给人一种安全感。

    把玩会儿,夜千筱才重视裴霖渊的问题。

    “去哪儿……”

    抬起手指,抵着光滑的下巴,夜千筱微微眯眼。

    今天便是第二次任务截止的时间了。

    她没想去完成任务。

    之所以给他们三天时间,是因为,这次的任务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成的。

    拿到“有用的消息”。

    一句话,做起来可不容易。

    发现目标,潜伏,套话,成功逃脱。

    如果做的不够到位,或是找错了目标,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

    离天黑只剩几个小时,夜千筱不可能发现信息,然后在不惊扰他人的前提下,拿到有用的信息。

    这个任务,她早已决定舍弃。

    所以……

    扬唇,收好枪和刀,夜千筱身体往后倒,倚靠在后方的椅背上。

    “给我份地图,这座城市,最好是立体的。”

    她这样说着,语调里充满神秘和趣味。

    外出这几天,比在部队更要累一些。

    是时候,回去了。

    ……

    晚上,十一点。

    北海舰队。

    夜色已深,办公楼对面的操场上,仍旧能听到的清晰的跑步声。

    周末,训练偏少,但在操场跑步的,从来不会少。

    一排排的身影,在微弱的月光下,呈现出道道黑色轮廓,步伐沉稳、速度均匀的在跑道上移动着。

    跑完五千米。

    徐明志热身完毕,刚想加速,就瞥见远处走来抹熟悉的身影。

    “明志!”

    是杨栗的声音。

    脚步微顿,朝其他人打了声招呼,徐明志脱离了人群,小步朝杨栗那边跑去。

    “找我?”

    跑至杨栗身前,徐明志缓缓停住脚步,擦掉额角的汗水。

    “嗯。”

    看着他,杨栗端着一如既往严肃的脸,点头。

    “啥事儿啊?”

    “夜千筱的。”

    “呃,”听到这名字,徐明志顿时来了精神,诧异道,“她,又怎么了?”

    “刚刚齐轩告诉我,”顿了顿,杨栗板着脸,继续道,“今天,一整天,夜千筱都没有出现。”

    “哈?”

    惊讶地蹙眉,徐明志疑惑,“今天不是第二次检验的时候吗?”

    “嗯。”

    “一直没出现?”

    “大概。”杨栗点头。

    “怎么回事啊,”忍不住的焦急,徐明志想了想,立即问道,“现在几点了?”

    “刚过十一点。”

    “还,还好……”

    压抑着紧张的心情,徐明志的眉头皱得老高。

    离结束,还有一个小时。

    可,又止不住的担忧。

    不知何时,在他印象中,夜千筱已经成了个意外集合体。

    无论让她做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事。

    刚进市里,她就浑身名牌;在游乐场,神出鬼没;半夜跑到酒吧,却大闹一场;现在……

    妈的!

    不会真的出意外了吧?

    看着徐明志紧张的模样,杨栗仔细反思了下。

    将夜千筱的事告诉徐明志,是因为他本身就在关注,现在看来,以后遇到这类事,可以不要急着告诉他。

    免得惹出什么乱子。

    “你想做什么?”

    扯住欲走的徐明志,杨栗沉着脸问道。

    “给齐轩打电话啊。”

    蹙眉,杨栗道,“急什么,夜千筱现身了,他会通知我们的。”

    本是帮路剑问情况,才说到夜千筱的事,但末了也说好了,如果夜千筱出现了,牧齐轩会给他通知。

    愣了愣,徐明志走到他身边,问,“带手机了吗?”

    “带了!”

    “静音?”

    “没有!”

    “震动?”

    “外音,你够了吗?!”

    杨栗烦躁的说着,一巴掌将他给推开。

    叽叽歪歪的!

    毛病!

    很快,徐明志便笑着靠近,“我这不是怕嘛……”

    冷哼一声,杨栗绕开他,转身往宿舍楼走去。

    毫无疑问的,徐明志立即跟上。

    ……

    另一边。

    监控房间,光线昏暗。

    牧齐轩抱着个笔记本,手指在上面飞速的运动着。

    调出每个新兵的资料,根据他们的表现进行评价、打分、筛选。

    标记成红色的,都是已经决定筛选的,标记成蓝色的,都是根据接下来表现待定的,而白色标记的,则是绝对会留下来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空气中蔓延着紧张的气息,牧齐轩的标记和总结,也到了结尾。

    屏幕上,就剩下最后一个名字——

    夜千筱。

    叹了口气,牧齐轩瞥了眼显示器上的时间。

    11:56。

    还差四分钟。

    房间内,只有三个人。

    他,站在窗前的陈雨宁,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的祁天一。

    没人说话。

    按键盘的声音消失,就只剩下祁天一的脚步声。

    “什么时间了?”

    不耐烦的走过来,祁天一沉着张脸,没好气的嚷嚷着。

    “唔,”瞄了眼时间,牧齐轩无奈道,“57,还有三分钟。”

    “艹!”

    咬着牙,低声咒骂着。

    可,那双眼睛,却不自觉地瞥向各种监视器。

    房间内的气氛,渐渐地又凝重了几分。

    倚靠在窗前的陈雨宁,似乎也坐不住了,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一个个的浏览着监视器。

    从今天凌晨起,其他的新兵就陆陆续续赶到了。

    宋子辰是第一个。

    当时,祁天一还感慨着,总算没有被夜千筱抢先。

    可——

    事情,出乎意料。

    一直到下午,他们都没见到夜千筱的身影,不知是谁提了下她,便让人在意了几分。

    下午10:36分,除了夜千筱之外,其他的新兵全部抵达。

    成绩或许不算优秀,但总算是完成了任务。

    偏偏……

    还剩个夜千筱!

    想起夜千筱酒吧闹事的行为,他们不仅开始担心夜千筱的考核,更担心她现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真他妈烦躁!

    11:59。

    陈雨宁紧皱眉头,走向前,凉凉的开口,“这次任务都没参与,接下来就没有继续的必要了吧。”

    一整天的等待,她没提起过夜千筱,也没对他进行过任何评价。

    这个兵,现在是她的,结果都由她来决定。

    但,这个兵,以前是他们俩的,决定她的去留,还是经过他们俩的同意为好。

    “急什么,这不是还有一分钟嘛!”

    正在气头上,焦急地要命,陈雨宁一句话,直接被祁天一堵回去。

    “……”

    陈雨宁哑言。

    一分钟,过没过,还有什么区别吗?!

    莫名其妙!

    成!

    她等!

    定在旁边,陈雨宁双手环胸,看向门口的监视着。

    不就是等吗,她奉陪!

    一分钟。

    时间似乎过得特别快,“12:00”的字样,在显示器上,忽然便跳了出来。

    时间到。

    再无商量余地。

    盯着那个数字时间,牧齐轩重重倒在身后的椅背上,俊俏的眉眼,毫不掩饰其中失望。

    虽说,他对每个新兵,都一视同仁,从不添加个人情绪。

    但,能够给予各种惊喜的夜千筱,他一直都给予了一定的希望。

    想不到……

    “该死的!这个夜千筱,又在搞什么鬼!”

    身旁,伴随着一句咒骂,拳头狠狠地落下,在桌面上惊起剧烈的响声。

    祁天一神色暴怒,一张脸,阴沉得能滴出黑水来。

    静静站在一边,陈雨宁看着仍旧无人现身的显示器,眼眸微微动了动,旋即,又化作一派平静。

    现如今,结局已定,她也不急着说话。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空气中的紧张化作虚无,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与严肃。

    三个人,心思各异。

    “叮叮叮——”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

    是牧齐轩的手机。

    摆放在笔记本旁边,手机屏幕突地亮起,是一连串的电话号码。

    座机。

    虽未备注,但牧齐轩记得。

    凝眉,牧齐轩未做迟疑,接通电话,将手机递到耳边。

    “你好,什么事?”

    “谁?”

    “夜千筱?”

    “你确定,就她一个人?”

    “……”

    “靠!”

    倏地,牧齐轩脸色变了又变,从椅子上站起身。

    听到“夜千筱”这名字,祁天一和陈雨宁的注意力,就全部被吸引了过来。

    如今看到他的动作,着实被惊了惊。

    素来镇定的牧齐轩,素来能很好地控制自己,很少会见到他有这样冲动的反应。

    纳闷得盯着他,祁天一暗自嘀咕,不会夜千筱又在哪里惹事了吧?

    然而,牧齐轩立即恢复了镇定神色。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们商量了再做决定。”

    “嗯,她人呢?”

    “好,那先这样。”

    “麻烦你们了。”

    说完,牧齐轩挂断了电话。

    “什么情况?”

    眼见着他挂电话,祁天一马上走过来,连忙问道。

    神色间,满是担忧。

    同时,陈雨宁也走至他面前,眼神带着疑惑。

    “呃,”停顿一下,牧齐轩有些无奈,“夜千筱,估计,惹大事了。”

    眉头一抽,祁天一按捺着滔天怒火,“妈的,她打底又做什么了?!”

    “她……”

    牧齐轩欲言又止。

    “说!”

    狠狠地咬着字,祁天一直逼到他跟前。

    早已冷静下来的牧齐轩,瞧得他这副模样,难免有些汗颜。

    “你先冷静一下,夜千筱合格了。”

    抬手,将祁天一推开一步,牧齐轩慢慢的解释道。

    然而,他的解释,并不管用。

    再度狠拍了下桌子,祁天一在原地转悠,指着牧齐轩便吼,“你逗我吗,夜千筱都没出现,怎么就合格了?!”

    “因为,”摊手,牧齐轩满脸郁闷,解释,“她已经把‘贼窝’一锅端了。”

    “……”

    祁天一顿时僵在那里。

    与此同时,陈雨宁也愣了愣,半响没反应过来。

    “啥?”

    半响,祁天一从牙缝里挤出个字。

    斟酌下语言,牧齐轩理清着思绪,慢条斯理的解释道,“刚刚,‘贼窝’那边的带队来的电话,说是夜千筱在五分钟前,把他们全部秒杀了,‘毒品’也被她抢了。”

    “这这……”嘴巴动了动,祁天一面露惊愕,“谁把地点泄露出去的?!”

    “没有谁。”牧齐轩道,“估计是她自己猜到的。”

    张了张口,祁天一瞪大眼睛,最终骂出一句脏话,“他奶奶的!”

    感情他刚刚急的半死,真担心夜千筱就这么被淘汰了,她竟然直接去捅人家‘贼窝’了?!

    妈的!

    这家伙!

    骂骂咧咧,祁天一实在无法掩饰心中震撼。

    这,太不现实!

    “不可能,”保持沉默的陈雨宁,沉思过后站出来,神色严峻道,“在没有人透露信息的前提下,这座城市这么大,不说三天,就算给她三个月,她也不可能找到地点。更何况,她那把枪里没子弹,以她一个人,对付二三十个,真的没有帮手?”

    确实,她对夜千筱不太了解。

    可,她有着正常的思维。

    就算她们队长,想要跳过第二第三环节,直接冲向目的地,也会是无头苍蝇。

    而且,守在那里的军人,虽说不是精英,但他们个个身强体壮,让夜千筱一个人来……

    光是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这件事,我们会再进行确定的。”显然,牧齐轩也同样抱有疑问。

    “那夜千筱呢?”

    祁天一问道。

    既然这件事如此诡异,那也只能找夜千筱问过后,才能得到真正的解决了。

    “有人送她过来,”牧齐轩解释着,微顿,随后道,“还有,那边在问情况,除了夜千筱,其他人都没有考核,他们要不要继续守着‘贼窝’。”

    “守着。”

    没有迟疑,陈雨宁说的斩钉截铁。

    “也对,”祁天一点头,“夜千筱就算个特例,其他人,该考核的,还得考核。”

    话到此,房间再度陷入沉默。

    他们还没缓过来。

    虽然知道夜千筱做事没有章法,可她现在做的,比起她错过第二关考核,都更要让人意外。

    乖乖,别人还没开跑呢,她就已经站在终点了?

    搁在这儿,他们三人合作,都不一定能办到!

    夜千筱这举动,他们一时半会儿,还真心无法接受。

    “话说……”

    沉默半响,陈雨宁忽的张口。

    闻声,两人看向她。

    顿了顿,陈雨宁面露迟疑,问道,“她一直这样?”

    “这个,”牧齐轩想了想,冲她笑道,“还真差不多。”

    “训练呢?”

    “训练……还好吧,只要不惹到她,她脾气还算可以。”

    “……”

    陈雨宁开始琢磨,夜千筱是否真的脾气可以。

    对于这批新兵,她事先有看过资料、做过些了解,可资料上的记录,总归无法评价真实评价一个人,所以她特地跟牧齐轩和祁天一问过情况。

    而,有关夜千筱的事迹,她事先就听说过,来当教官之前,她就对夜千筱就有些偏见。

    不可否认,种种传言都证明,夜千筱很有实力。

    或许不是新兵中最强的,但绝对是能够备受关注的。

    问题是,在部队,一个兵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实力。

    夜千筱很多地方,都不满足她对一个真正军人的要求,这也是她为何见面就针对夜千筱的原因。

    ……

    花了十来分钟,三人总算是彻底冷静下来。

    通知了“贼窝”那边,行动继续后,牧齐轩又打电话通知了路剑。

    新兵训练,不归路剑来管,可夜千筱这番行为,他和祁天一这等新教官,还真的没办法处理。

    路剑没睡。

    因为赫连长葑事先交代过他,他一直担心夜千筱若错过这次考核,该怎么做才让人看出他不“偏心”。

    等到牧齐轩电话时,他还难得的紧张了一把。

    然而——

    当他听完牧齐轩的报告时,他差点儿没有把手机给摔咯!

    “怎么回事!你们的信息是不是事先透露出去了?!还有两天时间才到的环节,你们怎么能让她直接跳过去?!妈的,先把合作的‘友军’安抚好了,他们几十个人被我们一个待考核的选拔搞死了,这还不得气死去!还有,她人呢,让她快点儿给我滚回来!”

    怒气冲冲的吼完,路剑没好气的挂断电话。

    想了想,还是不甘心,直接把手机丢到沙发上。

    妈的!

    就夜千筱今晚这行为,不得给他惹多少事啊?!

    比她错过考核更让人火大!

    这次,跟他们合作的是友军,虽说暗地里有较劲,可打得毕竟是“共同进步”的名号。

    结果夜千筱倒好,一个人直接端了他们一窝,当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给,狠狠地扇了他们一耳光!

    扇的痛快了,对方估计也气炸了。

    这事,还指不定得怎么解决呢!

    操!

    一个兵太优秀了,也真特么招人烦啊!

    烦!

    烦死了!

    想罢,路剑在办公室里转悠了几圈,最后沉着脸走到沙发旁,捡起了刚刚被丢的手机。

    拨通号码。

    刚听到那边冷淡的“喂”了一声,路剑立即换了种殷勤语气,“陈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0话:动情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