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1话:路剑大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翌日。

    下午,三点。

    一辆军用吉普从大门驶入,飞驰般的速度,路过的几位只感觉到阵阵寒风而过,冷如腊月。

    末了。

    吉普车停在食堂前。

    坐在后座,夜千筱摸了摸鼻子,顶着路剑寒若利剑般的目光,开了门下车。

    想想,她又顿住。

    “报告!”

    端正敬礼,镇定喊声,夜千筱直视着坐在车内路剑。

    顿时,路剑眉头拧紧。

    从昨晚开始,为了这丫头,他就一直在忙活。

    打了电话跟友军道歉,之后再跟旅长解释,最后又拎着夜千筱去跟友军亲自道歉……

    一直到现在!

    妈的,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现在才能喘口气!

    “你还想说什么?!”

    冷着张脸,路剑气哼哼的看着她,仿佛跟她多说一个字都觉得烦。

    立正站好,挺直背脊,夜千筱迎上烦躁的目光,声音铿锵有力,“明天,可不可以给我一天假期!”

    一天假期?

    怔了怔,路剑听明白意思,却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

    驾驶位置。

    开车的士兵,听着夜千筱的话,止不住的乐呵。

    刚刚惹了大事,路剑队长替她忙前忙后,急的跟热锅上蚂蚁似的,现在看着她就生烦,没有狠狠揍她一顿那是好的。

    结果……

    呃,她在这关口请假?

    故意惹人嫌吧!

    “你要假期做什么?!”

    虎着脸,路剑怒气腾腾地问,眼神如刀子,狠狠地刮在夜千筱身上。

    敛眸,夜千筱满脸严肃,道,“玩儿!”

    “……”

    “噗。”

    前面开车的士兵,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哈哈……

    火上浇油!

    她绝对是故意的!

    半响,路剑终于粗着嗓子爆发,怒喝,“夜千筱,你是找抽吧?!”

    艹!

    这丫头,简直能气死个人!

    “不是。”

    夜千筱看他,格外直白。

    “操!”

    狠狠怒骂一声,路剑将手里的矿泉水瓶朝她一丢。

    未动,夜千筱眉头都微皱过,那空了的矿泉水瓶,贴着她的耳边擦过去,带起几缕碎发轻轻飘扬。

    “滚!”

    怒气冲冲地喝道。

    然,夜千筱笔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仿佛跟他犟上了。

    瞬间,路剑的脸色黑到极致。

    她要不是个女的,他真的想给她两拳!

    敢不敢不要那么气人?!

    半响,路剑紧握着拳头,黑着脸瞪向夜千筱,转而移过来,俯身将车门给关上。

    “啪!”

    重重一响。

    可见他怒火有多大。

    “开车!”

    车窗未关,路剑满带怒火的声音,清晰的落到夜千筱耳里。

    很快,吉普车便发动,直接往办公楼方向开去。

    静站在原地,夜千筱双手插到裤兜里,看着吉普车远远离开。

    而,方才正经严肃的脸,此刻,露出了几分笑容,几分趣味,几分洒脱。

    既然没拒绝,她就当他默认了。

    事实上,夜千筱并不觉得,路剑会有多生气。

    只要……

    唔,她证明,自己没作弊。

    查资料,看地图,分析情况,确定地点。

    这是她的解释。

    也是她的行动。

    接下来,就是他们进行反复调查,确定没人给她透露信息便可。

    站了会儿,夜千筱转过身,走向旁边的炊事班。

    ……

    厨房。

    午饭时间刚过,食堂里早已没有人,夜千筱便直接进了厨房。

    跟路剑一样,从昨晚起,她什么都没吃。

    被牧齐轩他们询问,被路剑询问,被旅长电话询问,被友军询问……

    同样的回答,说了四五遍,反反复复的,她都觉得腻。

    后门未关,夜千筱走进去。

    干净整洁的厨房,所有食材整齐归类,锅碗瓢盆放回原位,却,没见得半个人影。

    虽说是炊事班,厨房可不是时刻都有人,就像那些行动部队,也不会时刻都在训练。

    所以……

    想了想,夜千筱决定,自己做顿吃的。

    作为行动派,毫不迟疑,她直接走过食材区。

    选了个胡萝卜、半棵白菜、两个鸡蛋、几跟葱,洗净后拿到砧板上,随手抽了把菜刀来。

    手起刀落。

    “砰砰砰——”

    原本毫无声响的厨房,顿时被切菜的声响充斥。

    ……

    摘完菜,温月晴走近厨房时,听到里面炒菜的声响,还以为晚餐时间提前了。

    结果——

    刚站到门口,她就愣住了。

    厨房内,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灶台旁,黑色休闲外套、牛仔裤、运动鞋,身材纤细,背影高挑笔直。

    瞧了几眼,温月晴才认出她来。

    夜千筱。

    面色难掩惊愕,温月晴紧抿着唇,顿了顿,忽然意识到——

    夜千筱正在做饭!

    手里拿着菜勺,一下下的在锅里炒菜,道道火苗从锅底窜了出来,四处舞动,仿佛随时都能烧到衣角。

    在温月晴看来,这炒个菜,比打架更为惊险。

    半响,夜千筱放下菜勺,关了火。

    锅里,先前切得整齐的白菜,此刻软成一团,部分黑漆漆的黏在锅面。

    夜千筱皱起眉。

    似乎,火,开的大了点儿。

    “放油了吗?”

    伴随着脚步声,身侧传来阵询问。

    温月晴轻皱眉头,走了过来,问话时声音有些轻。

    本可不理会,可,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放了。”

    夜千筱自然的点头。

    走近,温月晴低头一看,果然……

    放了。

    然,这油,估计只有一小勺,连炒一半的菜都不够。

    温月晴大囧。

    想了想,温月晴伸出手,拿过夜千筱手中的菜勺,低声道,“我来吧。”

    “哦。”

    应声,夜千筱往旁移了一步。

    虽说对温月晴的相助,有些意外,但自己做不好的事,有人来帮忙,夜千筱也不会介意。

    没人指点,自己只会乱了手脚。

    平时倒没关系,可这顿饭,她还得吃呢。

    凝眸,夜千筱在旁,看着温月晴炒菜。

    再放了两勺油,温月晴开了小火,动作熟稔的炒着菜。

    记忆中,没怎么见温月晴下厨,偶尔炒过几个菜,都能被林班长挑出不少毛病来,什么火太大、菜太老、味不够、味太淡……

    估计很一般。

    可,如今看她的动作,夜千筱以自己的水平来评价,温月晴还是很不错的。

    不到十分钟。

    白菜汤,炒萝卜,葱花煎蛋。

    三样皆装在盘子里,整整齐齐的放到外面石桌上。

    夜千筱扬眉,有些意外。

    “谢了。”

    拍拍温月晴的肩膀,夜千筱道了声谢,便端着稍冷的白米饭,在桌旁的石凳上坐下。

    “不……”张张口,温月晴刚想说客气话,却见得夜千筱已经走开,话语的音量也降了下来,“不谢。”

    桌前,夜千筱动了动筷子。

    夹菜,吃饭。

    从昨晚忙到现在,一直都没停歇,夜千筱着实又饿又困。

    吃饭便吃饭,顾不得其它。

    以至于——

    贺茜走至石桌对面,她才发现。

    彼时,她的饭菜,才吃到一半。

    “午餐时间已过,这小菜是谁给你做的?!”

    拉着脸,皱着眉,不爽的盯着她,贺茜的声音低沉而严厉。

    慢条斯理的咽了饭,夜千筱微微抬头,便瞧得贺茜那张阴沉的圆脸。

    本就长得一般,加上年纪大了,没有保养皮肤,在部队常年风吹雨打的,脸上残留着痘印,加上板着张脸,着实挺难看的。

    不到三十,就有四十来岁的模样。

    “自己做的。”

    垂眸,夹了块萝卜放到口中,夜千筱懒懒地回道。

    瞧得她这模样,贺茜就莫名地来气。

    仔细一看那几样菜,白菜、萝卜、葱花,都切得整整齐齐。

    是夜千筱的刀法。

    当下,对夜千筱的回答,没有任何质疑。

    “夜千筱!”

    重重地喊了声。

    口水四溅。

    微微蹙眉,夜千筱顿时没了食欲。

    把筷子放下,抬起眼眸,眉宇间尽是冷漠,“有问题?”

    咬着牙,贺茜绕过圆桌,走至她身前,抬手拿起那盘胡萝卜,又狠狠的往桌上一放。

    “夜千筱,不说你已经离开炊事班了,就算你还在炊事班,可以随意出入厨房,也没有权利给自己做饭菜!你以为这是你家吗?!”

    一番话,振振有词,贺茜怒火上涌。

    她从未见过这种女兵!

    从见面起,夜千筱就没给她留过好印象,之后处处威胁她,着实让她不敢肆意妄为。

    但,对她的不满和意见,可不是一星半点了。

    离开炊事班,林班长也处处护着她,时不时给她和刘婉嫣弄顿好吃的,虽说趁她不在的时候,但也从未在她面前隐瞒。

    光明正大的给夜千筱开小灶。

    太不公平!

    部队这种地方,怎能允许夜千筱这号人存在?

    如今再撞见夜千筱这番行为,贺茜是怎么也忍不住了!

    “部队不是家?”

    神色淡淡的,夜千筱悠然反问。

    贺茜被噎住,一口气险些没喘上来。

    靠!

    就没见过这般强词夺理的。

    “别跟我扯这些,部队有部队的规矩,这些菜——”抬手,指着桌上那几样菜,贺茜厉声道,“这些菜,虽然不值钱,可就算是一分钱买到的,那也都是国家的!人民的!没有上面的批准,你怎么敢随便动?!”

    喘了口气,贺茜愤怒地盯着她,“夜千筱,你不要太无法无天了!”

    渐渐地,夜千筱的神色冷下来。

    很不巧,折腾了大半天,她的心情实在说不上好。

    这顿味道还好的菜,刚让她心情好转点,

    然而——

    厨房内,犹豫挣扎后的温月晴,终于走了出来。

    “副班,这些菜,都是我做的。”

    声音很平稳,不见丝毫慌乱。

    走出后门,温月晴迎面而来,直到贺茜面前两米左右,停下。

    仰着头,她轻轻抿唇,神色却尤为坚定,毫不怯弱的对上贺茜审视的目光。

    这番模样,难免让贺茜有些惊讶。

    印象中,从未见过这样的温月晴。

    先前的温月晴,一直都很胆小、怯弱,容易被欺负,便常讨好她。可,这段时间,似乎被夜千筱和刘婉嫣潜移默化了,性子变得激烈起来,时常会跟她反抗。

    这让她很不爽,对温月晴的报复也更厉害了些。

    只是,最近面对她,温月晴要么是逃避、要么是紧张。

    这般镇定、平静,着实让贺茜意外。

    但,无论如何,温月晴护着夜千筱的行为,都让贺茜本就不爽的心情,顿时差到极致。

    “你做的?”贺茜话语夹杂讽刺,冷笑着看她,“温月晴,你作为个炊事员,外人进厨房,你不仅不阻止,还帮她做饭,严重违反纪律……温月晴,你就不怕被记过吗?!”

    一怔。

    温月晴握起拳头。

    习惯性的紧张、害怕,面对劈头盖脸的责问,温月晴颇为心虚。

    却,也有些解脱。

    一直以来,她都很怕犯错,事事都在注意,贺茜就是抓准她这点,命令她做任何事情,她也老实顺从。

    渐渐地,她学会了反抗。

    尽管贺茜对她的态度更恶劣。

    现在——

    她犯错了。

    莫名的,那种破罐破摔的心情,很痛快。

    犯了错又怎样?

    被记过又怎样?

    她不稀罕了!

    她忽然想到,曾经也羡慕过夜千筱的“犯错”,胆大包谈,能跟任何人叫嚣,做所有自己想做的。

    当时,羡慕过度便成了嫉妒。

    现在,真正跨过这个坎,她才明白,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饿了。”手指松开,温月晴声音平静,解释道,“我们是为其他战士服务的,他们饿了,我们理所当然的,可以给他们加餐。”

    “你!”

    贺茜气得肩膀发抖。

    又来个强词夺理的!

    “规矩就是规矩,破了规矩就得受罚,没经过同意,就随便给他们做饭,是不是只要他们训练饿了,随时都可以进厨房?!”

    指着厨房,贺茜高声质问。

    咬咬牙,温月晴道,“不,我觉得,特殊情况,可以通融。”

    “她没吃饭,就是特殊情况了?”贺茜冷笑一声,“那其他士兵,被罚了,忘了,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吃饭,都可以过来咯?那我们炊事班还有规定三餐时间吗,不如全天提供食物得了!”

    “不……”

    争辩的声音,弱了几分。

    温月晴紧紧蹙起眉。

    在贺茜眼里,根本就没有“特殊情况”一说。

    与此同时,夜千筱被吵得耳朵发疼,终于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拍拍手,走近几步。

    “千筱!”

    张口,未说话,一道爽朗轻快的声音,便打断了她。

    顺着声看去,夜千筱侧过身。

    阳光下,徐明志穿着海洋作训服,大步往这边走来。

    双手放到裤兜里,姿态稍显闲散,柔和的光线笼罩着他,映得那张帅脸上的笑容更为灿烂。

    “不训练?”

    看着他,夜千筱抬眉问道。

    “周末。”

    耸肩,话音落却,徐明志已到她面前。

    昨晚夜千筱做的事,他是在等的火急火燎时知道的,从那之后,就一直等着她回来。

    这不,刚听到她回来的消息,就风驰电掣的赶过来。

    几天未见,这心情嘛,自然是好的很。

    回答完,徐明志瞄了石桌一眼,忽的朝夜千筱笑笑,“怎么不吃了?”

    “没胃口。”

    想起方才的口水事件,夜千筱就没了吃饭的心思。

    “呃,不喜欢啊,”挑眉,徐明志凑近,抬手搭住她的肩膀,闲散道,“要不,另外再做几个?”

    双手环胸,夜千筱瞥向他,淡淡道,“不用。”

    “饱了?”

    “差不多。”

    “我那有特产,待会儿给你送过去。”徐明志忙道。

    “行。”

    点头,夜千筱一口应下。

    相识这么久,夜千筱懒得跟他客气。

    旁边——

    看到这幕,温月晴和贺茜,都有些莫名其妙。

    前一刻,这里还是战火硝烟,剑拔弩张。

    徐明志这一来,气氛就彻底的变了,就俩人这聊天的功夫,就变得平静而轻松。

    蹙眉,贺茜想找切入点,扯回到先前话题,可,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贺副班,”说完,徐明志注意到贺茜,脸上笑容不变,道,“给你添麻烦了,这家伙一直没吃饭,这不,饿得慌了,队长就让她先来炊事班……”

    说着,徐明志轻轻扬眉,热情地问,“没给您添麻烦吧?!”

    “……”

    贺茜哑了。

    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

    感情夜千筱来吃饭,是经过路剑队长批准的?

    路剑职位很高,军衔也很高,两杠三星,是她这等级别,怎么也爬不上的。

    自然,以路剑的职位,随时都能让炊事班开小灶。

    知道徐明志和夜千筱感情好,贺茜下意识地怀疑,可就算是徐明志,也是军官,年底升职,他肩上扛着的是一杠二星。

    徐明志也有权利,在非吃饭时间,让炊事班做一顿。

    所以……

    贺茜不可能继续抓着这点,来惩治夜千筱和温月晴。

    同时,旁边的温月晴虽说惊讶,却也下意识松了口气。

    “贺副班?”

    见贺茜没反应,徐明志又问了句。

    咬着唇,贺茜艰难的摇头,“没有。”

    “那谢您了啊!”

    爽快的说着,徐明志双眼笑得弯起,仿佛什么都没意识到。

    事实上,他来到炊事班有段时间,听了会儿才现身的。

    不管路剑队长有没有同意,反正他这样说了,贺茜也不敢亲自去求证,自然放心的说了他认为子虚乌有的事情。

    “不谢。”

    黑着脸,贺茜强行挤出抹笑容。

    有些难看。

    于是,徐明志揽着夜千筱,转过身,避开贺茜的身影,“我们走吧。”

    偏过头,瞧得他那颇为纠结的表情,夜千筱便哑然失笑,趁着心情还不错,也没甩开他的手臂,同他一起离开。

    不过——

    夜千筱能够大摇大摆的来炊事班,在没有任何交代的情况下,就直接拿食材做饭,肯定不会被人抓住把柄。

    因为,路剑把她放到食堂,就是想让她吃饭的。

    ……

    路上,就昨晚的事,徐明志也问了夜千筱几句,可看得出夜千筱的疲困,也没有多久询问,直接送她到宿舍楼下。

    告别。

    >

    夜千筱进门,上了自己的床铺,直接睡觉。

    而,见她进门的徐明志,在外面站了会儿,这才转身离开。

    回去时,撞见好几个队友,纷纷凑上来询问夜千筱的事,可都被徐明志一一绕开了。

    不同于酒吧闹事,因为会带来不良影响,所以被压下去了。

    昨晚,夜千筱孤身一人,将一时不备的友军全灭,如此英勇事迹,早就被传开。

    只可惜,她以一敌几十的辉煌,不怎么被关注,更多的人关心的是,她到底从哪儿知道据点位置的。

    偌大的城市,数不清的房屋,她如何分析出来的?

    不是很奇怪吗。

    估计……

    领导们,也是这样想的。

    昨晚,杨栗也将同样的疑问抛给他,他们甚至特地拿出地图,对所有的建筑物进行分析,可整整一晚,也只能研究个大概头绪。

    谁都在怀疑夜千筱作弊。

    但,徐明志唯一的感觉,就是佩服。

    毫不犹豫的否定“作弊”,以前夜千筱,他不敢确定,但如今的夜千筱,足以值得他的信任。

    沉思着,不知不觉间,徐明志来到了路剑办公室。

    “杵在那里做什么,进来!”

    坐在办公桌前,路剑捏着额心,低低地朝门口的徐明志吼了声。

    被惊了惊,徐明志顿时反应过来。

    “队长。”

    提了口气,徐明志抬脚,走进了门。

    “有屁快放!”

    紧皱眉头,烦躁的瞪了他一眼,路剑没好气地吼道。

    自从回到办公室,他已经赶跑好些个来问情况的了,心情正烦躁地不得了。

    夜千筱!

    耳边嗡嗡嗡的,都是她的名字。

    烦死了!

    想想,徐明志轻咳一声,试探的开口,“我就想问问……”

    “又是夜千筱?”

    没等他说完,路剑就打断了他的话。

    “是!”

    一愣,徐明志重重点头。

    火上浇油!

    “滚出去!”

    沉着脸,路剑抬手就将桌上一叠文件扔了过去。

    发怒的招数,显得有些迟钝,自然,徐明志侧过身,轻松躲过。

    “嘁。”

    懒得看他,路剑拍着桌子,将办公椅转了半圈。

    很快,徐明志弯着腰,将所有文件捡起来,然后放回了办公桌。

    “队长,我就问你……”

    “不准!”

    没好气的打断他。

    “消消气,千筱不是为咱们争光吗?不说别的,就她一个人,干掉几十个,那也是辉煌事迹不是?”

    “争个鬼——”

    抓住桌边的文件,路剑抬手,想直接朝他脑门丢过去,可偏过身,便见到递到面前来的茶杯,微微一顿,再看徐明志那张笑脸,如沐春风,不知多招人喜欢。

    脸色僵了僵,路剑冷哼一声,将茶杯拿了过去。

    “嘿嘿,”见他满意,徐明志趁热打铁,追问道,“那啥,他们是不是揪着‘消息来源’不放?”

    “不然呢?!”

    喝了口茶,路剑将茶杯丢到一边。

    就如徐明志说的,夜千筱一个人,干掉了他们几十个,对方脸上挂不住,还不揪着点疑惑,过来找麻烦啊?

    重要的是,这事儿,还真不好证明!

    “我这边有点信息,不知有用没。”

    “说。”

    “上次,呃,就两天前,我跟千筱打电话,她问我‘贼窝’有没有布置好……”

    “你告诉她的?!”

    一拍桌子,路剑立即站起来。

    “没有,”摸摸鼻子,徐明志身子站直了,话语坚定有力,“她就问布置好没,我没说,她应该猜到了。我估计,她那个时候就做了准备,想要直接找出‘贼窝’了。”

    “你!”抬起手,指了指他,路剑怒骂,“你怎么不早说?!”

    “我才见到你。”徐明志颇为无辜。

    “艹!”

    路剑火冒三丈。

    顿了顿,徐明志犹豫着,又道,“那啥,我这儿,还有一法子……”

    “别拖拖拉拉的,直接说话!”

    再次,路剑不耐烦的截断他的话。

    “不是说,按照她的分析,谁也不信吗,”双手撑在桌面,徐明志兴致勃勃,“要不咱找个不知情的人,让他在短时间内把据点找出来?”

    “说得容易!”

    紧紧皱眉,路剑坐回办公椅,脸色仍旧难看。

    徐明志看着他,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将他跟杨栗的分析拿出来,可很快的,就见得路剑神色缓和起来。

    坐起身,路剑朝他摆手,“行行行,我有主意了,你先出去……”

    “什……”

    “得了!能不磨叽吗,出去!”

    打断他,路剑拿起桌上电话,着实急的有些火。

    “……”

    徐明志脾气不错,能理解他的急切,便耸了耸肩,离开了。

    没一会儿。

    路剑拨通了电话。

    “赫连老弟,你有空没,借个人给我用用……”

    ------题外话------

    【1】

    今个儿舅妈过生,去她家啦,现在还在她家。

    囧哒哒。

    上午坐车,晕车,还吐了,中午喝酒,不小心喝醉了,睡到四点才码字,/(tot)/~

    所以,只有这么点。

    另:这几天,估计都会在舅妈家待着,所以更新……看情况哈,瓶子尽量!

    【2】

    说【前世番外】的事儿,这小故事分为三个部分,但写起来很费尽,瓶纸开头就因为服饰问题卡住了,至今才卡了几百,不过真的会尽快尽快写出来的!

    嘤嘤嘤。

    泥萌憋生气哈。/(tot)/~瓶纸饿了,去要点儿东西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1话:路剑大怒!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