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1话:心烦意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晚上,八点。

    睡梦刚醒,夜千筱就听到敲门声。

    叩、叩、叩。

    有条不紊。

    两分钟后。

    夜千筱拉开门,换上作训服,整整齐齐,只是发丝稍乱,睡眼惺忪,

    门外,徐明志站在那里。

    他一米八,比夜千筱高出半个头左右,身姿颀长地立在那里,挡着走廊上亮起的灯光。

    “什么事?”

    困意还未退散,夜千筱看着他,声音颇为慵懒。

    “队长找你。”

    扬起唇,徐明志笑嘻嘻的,眉眼染着笑意,更是柔和几分。

    怔了怔,夜千筱皱眉,问,“那事儿?”

    “嗯。”

    点头,徐明志明白她的意思。

    除了那事儿,还能有什么?

    “他态度怎样?”

    凝眉说着,夜千筱便往外走,抬手想把门关上。

    然,前方徐明志伸出手,撑着门,挡住她关门的动作。

    脚步顿住,夜千筱皱眉,还未反应过来,就见得徐明志弯下腰,从旁边拿起个大袋子,直接递到她面前来。

    “什么?”

    纳闷着,夜千筱抬手接过袋子,随手一翻开,就发现里面都是些特产。

    烤鸭,果脯,茯苓夹饼,鸭梨,大桃……

    光是一扫,就看到好几样。

    还真重。

    夜千筱囧了囧。

    “特产。”徐明志笑了笑,好看得很,声音柔和,“答应给你的。”

    “家里人寄来的?”

    眉头微抽,夜千筱提着个大袋子,询问道。

    “嗯,他们时不时送点儿东西来,”徐明志点头,转而又补充道,“唔,还有柴姨的,让我给你。”

    说话时,他紧盯着夜千筱,手心出着细汗,莫名有些紧张。

    怕她拒绝。

    掂了掂手里的东西,夜千筱估摸着有个二十来斤。

    “谢了。”

    说着,转身进门,夜千筱将东西放到桌上。

    里面没有亮灯,但借着走廊灯光,大概还是能看清的。

    没一会儿,夜千筱就再次走了出来。

    “对了,”见到她,想起方才的询问,徐明志道,“这次你放心,队长找到解决方法,心情已经好了。”

    “嗯。”

    耸耸肩,淡然应声。

    ……

    办公室。

    跟着徐明志,刚到门口,夜千筱就感觉到里面的压迫。

    里面站着七个人。

    路剑、旅长、牧齐轩、杨栗、友军那边的陈连长。

    都在。

    另外两个很眼熟,估计都是友军那边的。

    几个大老爷们,身强体壮,军装穿的整齐得体,端端正正的,站在那便是把出鞘的利剑,整个办公室内,增添了种莫名地压力。

    “来啦?”

    早注意到他们,可最先打招呼的,还是一派平静的牧齐轩。

    除去得到消息时的惊讶,牧齐轩一直都保持着镇定,跟暴躁的祁天一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瞬间,几道打量的视线,全然扫过来。

    压力颇大。

    “报告!夜千筱带到!”

    门口,徐明志站得笔直,端正的朝他们敬礼。

    与此同时,夜千筱也立正站好,抬起手,敬礼。

    “进来!”

    发话的是旅长。

    口吻严厉,态度严肃,可看向夜千筱的眼神,却不掩那几分欣赏。

    不说“作弊”一事,差不多证实了,就凭夜千筱以一敌数十,实力也值得肯定。

    虽说陈连长那边,一直都很不服,毕竟夜千筱是在谁也不注意、放松警惕时潜进去,将他们全然解决的。

    可,他们做事,向来只看结果,不注重过程和意外因素。

    很快,两人进了门。

    徐明志是半个局外人,所以情况还好,可夜千筱就不同了。

    一现身,友军那边,三双眼睛就盯在自己身上。

    威严、不满、怒意、审视,种种情绪表达,似是将她从头到尾看得个透彻。

    面对这种压迫感,夜千筱心里一乐,仍旧是神色淡淡,面无表情,走过来时,将这三位彻底忽视,连眼神都不给一个。

    能闹到旅长那里,就证明,她进门起,一举一动将会被怀疑。

    在这里的,或大或小,都是军官。

    是她这种等级,如何也抵抗不住的。

    她能做到的,是冷静应对接下来的质问。

    先前,路剑还怕夜千筱示弱,在那几位存了心来找茬的人面前,会有所胆怯,可如今这一看,发现自己白白担心了。

    根本没必要。

    想到下午,夜千筱如何顶撞自己的,路剑虽说不爽,但对夜千筱也算放心了。

    这丫头,不怂!

    旁边,旅长丢给路剑个眼神,意思是——“事情就归你管了”。

    都是一个旅的,旅长虽说偏心两栖侦察队,可明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军心不稳呐!

    “夜千筱!”

    转过身,面对夜千筱。

    “到!”

    铿锵有力。

    “你说自己是通过地图确定地点的?”凝眉,路剑再度确认。

    “是!”

    “用了多久?”

    “嗯?”

    夜千筱疑惑。

    顿了顿,路剑补充道,“徐明志说,你先前问过他,是不是据点安排好了?”

    “哦……”点头,夜千筱神色淡定,回答道,“有这回事儿。”

    当时心里有底,但想到这茬,就顺带问了徐明志一句,坚定了她的想法。

    话音落却,夜千筱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原本落到自己身上的视线,猛地移开,似乎在审视徐明志,同时路剑的脸色也凝重几分。

    糟糕!

    一旦涉及到徐明志……

    情况可就不同了。

    眸光微敛,夜千筱顿时严肃起来,话语有力的否定道,“不过,他没有回答!另外,我没问他具体地点。”

    “你确定?”

    身侧,陈连长靠近一步,目光锋利。

    “确定!”

    站得笔直,夜千筱毫不犹豫。

    “我有权质疑你的话!”

    冷着脸,陈连长满脸煞气。

    “我也有权为自己辩解!”夜千筱不卑不亢。

    气呼呼的,陈连长狠狠皱眉,“没人不准你辩解!拿出理由来!”

    这次,夜千筱偏过头,正面看向他。

    眼前这位,年龄三十出头,严肃的国字脸,器宇轩昂,此刻浓眉竖立,说话时自带威严。

    瞥了眼他的肩膀。

    两杠一星。

    职位不低。

    舒口气,夜千筱抬眼,迎上他压力重重的目光,语调平稳,“理由我已经说过,陈连长,你们做不到,只能说是你们的能力问题,并不代表我就绝对做不到。”

    话语微顿,看着陈连长那张沉下去的国字脸,夜千筱又补充道,“我想,您有空揪着我的问题不放,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去训练自己的兵。我不觉得我多厉害,在我们这儿,顶多中上水平,如果您几十个兵,都斗不过我一个人,您可得好好反思了。”

    “……”

    刹那间,陈连长紧抿的唇,倏地就往下垂。

    双手紧握。

    怒气,止不住上涌。

    身侧,徐明志意识到不对,下意识往前跨一步,挡在夜千筱身前,目光灼灼的看向陈连长。

    可在维护的同时,心里也忍不住为夜千筱汗颜。

    这里,除了陈连长,跟同他一起的两人,其余人,脸上除了刻意控制的严肃外,其他情绪也遮掩不住。

    操!

    几人,皆是在心里破口大骂。

    他们聚集在一起,本是想弄清夜千筱“作弊”一事的,可不曾想,夜千筱本是为自己辩解的一番话,却话锋一转,直截了当地讽刺陈连长的带兵能力!

    当真不给脸!

    啪啪啪。

    一巴掌,打的响亮、悦耳。

    好狠!

    牧齐轩和杨栗一行人,真心觉得,此刻陈连长能不对夜千筱出手,已经是极有修养的表现了。

    “咳咳。”

    旅长出声,打断办公室内的愤怒、尴尬。

    看向夜千筱,旅长保持着严肃,“夜千筱,把你的行动步骤,再说一遍。”

    “是!”

    收回视线,夜千筱瞥向办公桌前的地图,直接走了过去。

    “分析的时间,大概两天吧……”面色镇定的撒谎,夜千筱瞥了眼市内地图,道,“想要分析出地点,最先要将繁华的地区,还有居民区排除,因为你们绝对会避免市民卷入其中,接下来……”

    夜千筱的声调平缓,慢条斯理、有条不紊,排除了大范围,她开始详细的排除每栋建筑物,甚至连它们的构造,都进行简单的分析。

    到最后,她完全是以“贩毒分子”的模式,分析自己需要怎样的建筑,才能藏身、遇危机时逃脱。

    旁边,徐明志静静聆听,发现自己的思路,顿时变得开阔起来。

    夜千筱站在灯光下,柔和的光线,勾勒出她纤细的背影轮廓,周围是些军衔全比她高的军官,个个板着脸听着,可他们的神色,皆在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化。

    这是夜千筱头一次,将自己的分析思路讲得那么详细。

    她的声音很平静,带着几分清冷,朗朗的落入他人耳里,不自觉地,注意力就被她吸引过去。

    她犹如教师,在给人讲课,每句话都通俗易懂,牵引着他们的思绪,走入她的思想领域,然后去真切的思考这样做的可能性。

    “将这些排除,最后剩下五个目标,打算一一去看的,我运气不错,第三个,便是你们的据点。”

    说完,夜千筱摸了摸喉咙,觉得嗓子有些发痒。

    讲了近十分钟,她很少有机会,需要说这么久的话,自然口干舌燥的。

    而,她话音刚落,徐明志不知何时端了杯茶,此刻已经递到她面前。

    扬眉,夜千筱接过茶杯,注意到好几位古怪的目光,倒也没有在意,端起来喝了口。

    办公室内,鸦雀无声。

    他们以前都听过夜千筱的分析,可她并没有介绍的如此详细,顶多说了大概方向。

    而现在,每个步骤,每次分析,井井有条,毫无破绽可言。

    根据她的思维,就连他们,都能清晰地将其排除。

    更让他们惊讶的是,夜千筱对他们的想法了如指掌,彻底地根据他们的思维模式来推测,哪里是他们不敢动的,哪里是他们不会动的,哪里是他们能力的局限。

    心思缜密,简直可怕。

    “你以前,是在敷衍我们?”

    忽的,陈连长往前走了几步,目光深沉,冷冷的盯着夜千筱。

    “有吗?”

    扬眉,夜千筱唇畔含笑,悠悠反问。

    陈连长脸色一狠,猛地抬高声音,“你当我傻吗?”

    “没有。”

    面向他,夜千筱摊手,神情自若。

    陈连长咬牙。

    眼见着他要爆发了,牧齐轩连忙走过来,佯装严肃的模样,“你说实话!”

    眼眸微转,夜千筱视线扫了圈,发现所有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身上。

    怎么说,压力还是有的。

    “太费劲,”摸摸鼻子,夜千筱语调正经几分,“我以为,说个大概你们就能心领神会的,谁知道……”

    “……”

    众人哑言。

    说到这份上,他们还能说什么?!

    她可是觉得,你们有这个能力,才说的简洁的!

    暗地里讽刺——

    听不懂,那是你们的能力问题!

    陈连长一行人,硬是被堵得半句话说不出。

    旁边,徐明志听得想笑。

    也不知夜千筱如何练就的胆子,面对这样的局面,谁都会想着事先解释清,不要得罪人。

    可,夜千筱每句话,都暗中带刺,势必要拉低他人智商,不讽刺几句,就不甘心似的。

    着实毒舌的很。

    但从另一方面表明,她确实没怎么在意这件事。

    毕竟,他们为她紧张担忧半天,可她进门就能睡着,一副根本就不放心上的态度。

    挺好的。

    徐明志看着她,沐浴在柔和灯光下的她,犹如聚集了所有光亮般,异常的耀眼。

    “行了,解释清楚就行了。”

    这时,路剑恢复神色,走了出来,然后从桌旁拿了个笔记本,放到地图上面。

    先前,笔记本对着地图,网页打开着,谁也没注意。

    而现在,路剑将网页缩小,屏幕上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后,夜千筱才意识到,他一直在跟人视频通话。

    正在视频通话的,是个身着陆军作训服的男人。

    一杠三星。

    坐在椅子上,姿态很悠闲,手指把玩着支签字笔,莫约二十四五的模样,看起来很年轻。

    五官俊朗,眉目如画,眸色冷清,见得所有人看过来时,他眉梢轻轻扬起,带着几分悠然自得,见不到怯弱,反倒是多出些许张扬。

    挺拽的。

    只是扫了一眼,夜千筱就做了评价。

    注意到他臂膀上的臂章,跟以前从赫连长葑身上见到的臂章,一模一样。

    顿时,好感度,便降了几分。

    “小阮,你觉得呢?”

    路剑走近,朝他询问着。

    那边,男人从桌上拿出张地图来,上面,用红色的笔,标出了两个地点。

    同夜千筱标记出的相比,少了三个,而且都是错误的地点。

    相比之下,他圈出的范围,要小很多。

    给他们看了几秒,很快的,男人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靠近笔记本的地方,拎着个秒表,对准了笔记本摄像头。

    莫约,29分钟。

    他在证明,自己花了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就将建筑物排除到只剩两个。

    于是,办公室这一行人,脸色基本都绿了。

    又来个鄙视他们智商的,是吧?!

    男人将秒表放下,微微扬起唇角,似有若无的瞥了夜千筱一眼,别有深意。

    “她能做到。”

    缓缓开口,声音闲散,带着慵懒意味。

    倏地,路剑等人,悄悄松了口气。

    视频对面那位,可是赫连长葑手里的一张王牌,国防毕业,学军事,硕士学位,研究这些,也算是半个专家。

    这件事,由他来判定,最合适不过。

    “一个人?”

    似乎不太肯定,路剑又问道。

    “否则呢?”男人反问,旋即笑了,“我不觉得,她需要别人帮忙。”

    “呃,那好。”

    对这种直话直说的态度,路剑可不太能适应。

    “就这样,我很忙。”

    话音落却。

    只见他拿住鼠标,轻轻一点,这边的视频便消失了。

    办公室内。

    气氛变得很凝重。

    对方的态度,实在说不上好,对东海舰队有归属感的,都很不爽别的队伍有这种瞧不起的人。

    但——

    现在不是不舒服的时候。

    于是,他们开始思考,这里应该有可能,夜千筱是真的被“冤枉”了。

    “就这样吧!”

    陈连长瓮声瓮气地说着,摆了摆手,气呼呼的走出了门。

    与此同时,跟他一起来的两位,也坐不住了,连忙跟旅长和路剑告辞,快步跟了出去。

    “没事了!”

    松了口气,徐明志走至夜千筱面前,笑着说道。

    “嗯。”

    点头,夜千筱应得敷衍。

    本来就不会有什么事。

    就算没有刚才的证明,只要他们查不到能定她罪的证据,她就不会有任何的事。

    只是,会有流言蜚语罢了。

    她相信,这些人已经查过了,没有知道据点的人,跟她透露过任何信息。

    “徐明志!”

    突地,路剑沉着气,冷飕飕的扫向徐明志。

    “到!”

    顿时,徐明志立正站好,高声喊道。

    冷着脸,路剑哼了哼,严肃道,“归根究底,你的行为,也在某些方面,帮助了夜千筱。”

    呃……

    结果严格训练,听到口令,动作要比大脑反应还快。

    所以,停顿了几秒,徐明志才反应过来。

    队长一定要做做样子,让陈队长出口气才成!

    只是,他们对夜千筱没法子,这口气,只能靠徐明志来出了。

    “是我的错!”

    当下,徐明志抬高声音,语气坚定有力。

    “操场,五十圈!”

    “是!”

    应了声,徐明志立即右转,小步跑出了门。

    目标:操场。

    从头到尾,沉默着看完的杨栗,看到这情况,眉峰微微耸动,迟疑了一下,也跟了出去。

    办公室,就只剩路剑、夜千筱、牧齐轩、旅长,四个人。

    一下,便空了很多。

    半响。

    “报告!”

    干脆利落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是夜千筱。

    她转过身,面对着旅长,神情淡淡的。

    她的一声“报告”,令人有些猝不及防,就连旅长都被她惊了惊,只是习惯严肃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什么事?”

    旅长的态度缓和很多。

    面对优秀的兵,没有人会不喜欢,态度自然而然也会好。

    “我想请假,”顿了顿,夜千筱补充,“明天。”

    呃。

    旁边,路剑脸色变了又变。

    这丫头,好大的胆!

    下午他没同意,这下,她就直接找上旅长了。

    这级别跨的可真够多的!

    与此同时,另一边,牧齐轩也忍不住摸了摸下巴,心里不自觉地开始反思起来。

    按理来说,夜千筱应该跟他请假的,现在……

    他有表现出,唔,不给夜千筱请假的意思吗?

    “原因。”

    微微一愣,旅长很严肃的吐出两个字。

    让他批假,也不是没有过,但,绝对没碰上过个新兵蛋子来找他的。

    可……

    还是那句话,好兵嘛,给点儿特殊待遇,也是应该的!

    “私事。”

    这次,夜千筱斟酌了下,并没说的那么直接。

    她答应过裴霖渊,给他一天时间,加上这次,他帮了自己个大忙,倒不如趁着这次有空,把时间给抽出来。

    “不能说?”凝眉,旅长问道。

    “不能说!”声音斩钉截铁。

    “准了!”

    “谢谢旅长!”

    扬眉,夜千筱眼底划过抹笑意。

    这下,路剑真的要扼腕了。

    为了这丫头,他折腾了整整一天,心里正憋着口气呢,刚想在“请假”这茬上讨回来,结果夜千筱轻轻松松解决。

    好嘛!

    这种事情都纵容她,那她丫的在东海舰队再待下去,还不得无法无天啊?!

    请假被批准。

    夜千筱离开。

    ……

    没回宿舍。

    下了楼,夜千筱往前走了段路,就见到空旷的操场。

    在稀疏的人群中,她一眼就看到徐明志的身影。

    记忆中,徐明志人缘很好。

    无论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大学,他一直都是焦点存在,懂得人际关系,从不讨人嫌,性格活跃,脾气好,体贴人,知冷暖。

    以前,他就算再不喜夜千筱的纠缠,也极少有向夜千筱发火的时候。

    干干净净的,就是个讨人喜的大男孩。

    眼下——

    他罚跑,周围也有不少人跟着,都是他的队友,嘻嘻哈哈的,在他身边说着话。

    视野昏暗,但他跑得近了,仍能看清他的模样。

    颀长清俊的身影,作训服湿了肩膀,帅气的脸庞很是淡定,看不出丁点的浮躁焦虑,好似这样迁怒的惩罚,对他来说,提不起丝毫的反抗。

    时间和阅历的堆积,渐渐将他给磨练出来。

    重生过后,从最初见面起,一直到现在,夜千筱明显看出他的变化。

    或者,可以称之为,成长。

    心性更稳,信念更强,意志坚定。

    夜千筱何尝不知道,他是为了护住自己,才心甘情愿接受惩罚,跑完这五十圈的。

    两万米。

    “嘿!”

    跑过来时,徐明志见到她,眼角眉梢顿时扬起,皆是染着淡淡的笑意,甚至抬手朝她摆了摆。

    夜千筱回之以浅笑。

    “哟!”

    “这还罚跑呢!”

    “你小子,还真闲的!”

    ……

    随着他的,一帮人都出声调侃。

    然,徐明志只是朝夜千筱笑笑,犹如一阵清风刮过,很快又跑没了影。

    夜千筱在旁等着。

    看着他,一圈又一圈,步伐沉稳,速度均匀,每次跑过时,都朝她摆摆手,然后又潇洒的跑开。

    帅气飞扬。

    倚在附近的树上,夜千筱等着他跑完。

    最后一圈时,夜千筱看到很多人聚集在终点,起哄似的嚷嚷着“加油”,直到徐明志跑完后,几瓶水直接砸到他身上,要么灌,要么淋,热闹之中,一句“辛苦了”,说的有些不经意,却又如此的认真。

    折腾一番,徐明志浑身湿漉漉的,拿了瓶水,走到了夜千筱面前。

    抬手,一瓶水扔了过来。

    夜千筱接住。

    水盖已被拧开,夜千筱揭开盖子,喝了口水。

    冰凉。

    在这春天,真有些凉。

    “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走近,徐明志嬉皮笑脸,帅气的脸上扬着笑容,犹如五月春风般,莫名地温暖。

    他的睫毛很长,染着水滴,很快又溅到眸底,给黑眸染了层水色亮光,尤为耀眼。

    “早点回去洗澡。”

    懒懒的说着,夜千筱走向宿舍楼,转而又停下,朝他晃了晃矿泉水,“谢了。”

    “诶——”

    一脸为难,徐明志喊住她。

    脚步顿了顿,夜千筱侧过身,“改天请你吃饭?”

    “得!”

    徐明志满意了。

    笑了笑,夜千筱摇头,直接离开。

    ……

    回到105宿舍时,大概十二点。

    进门,开灯,开衣柜拿衣服,夜千筱洗了个澡后,时间已到零点了。

    下午睡过,现在也不困,但明天要早起,想了想,她也就关了灯上床。

    顺便拿了刚充满电的手机。

    上次电量耗光后,她便一直没充电,一是不方便,二是没忘那边想,回来后才想起充电。

    七八个小时,电量早已充满。

    开机。

    昨晚分析出地点后,她便同裴霖渊分开了,之后在同人解释,也没有空隙跟他联系。

    这么晚,不知睡没睡。

    微微眯起眼,夜千筱等待开机。

    锁屏界面出现,夜千筱刚刚拉开,就见到条信息蹦出来。

    是裴霖渊的。

    【回电话。】

    光是这三个字,夜千筱都能见到,他在打下这三个字时,那一脸不爽的表情。

    没法子。

    这位爷,最讨厌的,就是打电话了。

    扬唇一笑,夜千筱退出信息界面,然后点进了电话。

    然——

    刚找到裴霖渊的电话号码,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是一连串眼熟的数字。

    她对数字很敏感,最初一段时间,能够看一遍便记下,可记忆的时间却不长远。

    想了想,倒也接了。

    “谁?”

    将手机递到耳边,夜千筱淡淡的问。

    半响,那边传来低沉暗哑的声音,“我。”

    闻声,夜千筱眉头一扬。

    是赫连长葑。

    停顿片刻,夜千筱背靠着墙,狐疑地问,“有事?”

    “没事不能找?”握住手机的力道一紧,赫连长葑的脸色顿时黑了。

    “我没空。”

    冷冷淡淡的回答,完全不留情面。

    顿了顿,赫连长葑声音微缓,平静道,“你那边的事,路剑跟我说了。”

    “哦。”

    简单应声。

    眯起眼眸,联想到那个臂章,夜千筱神情便冷下来。

    “夜千筱。”

    喊她的声音,稍稍严肃几分。

    “什么?”

    犹豫着,赫连长葑低声说道,“现在,你在部队。”

    “所以?”夜千筱蹙眉。

    “做事时,不要太随心。”

    缓缓的语调,甚至夹杂着无奈。

    昨晚的事,路剑一五一十的跟他说了。

    按照夜千筱当时的处境,他并不反对她的做法。

    可,现在的她,锋芒毕露,如若随性而为,终究一天,怕是会把持不住。

    这里是部队,上面的人再欣赏优秀的兵,也总归有个度。

    “做不到。”

    回话时,语调稍冷。

    夜千筱心情有些不爽。

    并非见不得他人说自己,而是打心里不喜欢这种劝告。

    因为,她绝对不会听。

    部队的生活,正在逐渐改变她,这是她自己在尝试的调整。

    正如裴霖渊惦记的,有批军人,在她心里划了刀血痕,从此,东国所有的军人,都成了她心里的一道疤。

    她可以尝试着,去接受身边那批军人,去发现他们的真诚、信仰、执着、血性,将那股恨意渐渐掩埋。

    但,她绝不可能接受东国部队。

    最起码,现在的她,还没宽容到那种地步。

    “做不到?”赫连长葑轻声问。

    “是。”

    斩钉截铁的应声。

    电话那边。

    漆黑的夜幕下,赫连长葑站在凌家大宅前。

    没拿手电筒,但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却能看清大致轮廓。

    倒塌的房屋,破败的围墙,支离破碎的场景,就如同他身边其他所有房屋一样。

    有很多人记得这个先前富丽堂皇的宅子。

    同样,也有很多人记得,这家人姓凌,六年前,这家一个叫凌珺的女儿,曾经在这条街横行霸道、却从不欺负弱小。

    谈及她,不知多少饱受苦难灾民,说着说着,就忽然笑出了声。

    赫连长葑记得。

    三年前,他跟一行人外出任务,遇到一个潇洒肆意的佣兵头领。

    很巧的是,那个人,也姓凌,名珺。

    而现在……

    压抑着心中躁动情绪,赫连长葑没有怒气,淡声道,“很晚了,你早些睡。”

    “嗯。”

    夜千筱很快应声。

    抬眼,看向黑暗无际的天空,赫连长葑轻轻扬唇,声音出奇的温柔,“晚安。”

    另一边。

    夜千筱握住手机,听着那温和的声音,不知为何,心头一软。

    “晚安。”

    凝眉,低声回着,她挂了电话。

    睁着眼,盯着手机,屏幕仍旧亮着,映入眼帘的是裴霖渊的电话号码,没多久,屏幕一闪,忽的便暗了下去。

    说不出为何,接了这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她的心情就好不起来。

    赫连长葑。

    想起他,便莫名烦躁。

    无法接受赫连长葑,确实有很多理由,可,理由之所以存在,就证明它有可能解决。

    但,过去与记忆,是如何也抹不去的。

    烦!

    关了手机,将其丢到地上,夜千筱撩开被子,整个人往下面一倒,揪住被子的手往上一抬,被子将整个人全然盖住。

    翻了个身,被子便将她裹住。

    半响,夜千筱把脑袋从被子里挤出来,枕着部队并不舒适的枕头,明亮漆黑的眼睛闭了闭,却如何也睡不着。

    侧身躺着,她睁着眼,看着对面的床铺。

    那是刘婉嫣的床铺。

    被褥叠的整齐,头一次躺下时,看到那里空荡荡的。

    思绪烦乱。

    突地,想起刘婉嫣那缺根筋的女人,好端端的,偏偏揪着脑子有病的宋子辰不放。

    上次说过分手后,现在不知怎样了。

    眼眸微转,移到地板的手机上,夜千筱想了想,还是没伸手去捡。

    反正,后天便能见到了。

    半个小时后——

    “该死!”

    狠狠咒骂了声,夜千筱将被子掀开,撑在床铺上起身。

    两分钟后,穿上作训服的她,已经拉开了门。

    避开操场的人影,夜千筱直接沿着小路,往基地外层叠的山峰跑去。

    夜色宁静,晚风微凉。

    黑夜中,一抹暗色身影,渐渐消失在崎岖山路中。

    ------题外话------

    ^_^,看到现在,有木有人发现,瓶纸一直有避免筱筱的心理活动。

    摸下巴,这一章,送上只心动却烦躁的筱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1话:心烦意乱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