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3话:与裴爷约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黎明,四点。

    海风徐徐,天幕漆黑,水声激荡。

    海水冲击着沙滩,将昨日留下的印记都给抹除。

    夜千筱从海水里走出来。

    越野跑,两个小时。游泳潜水,一个半小时。

    体力耗尽,夜千筱踩着海水,缓缓挪到沙滩上,在一块岩石上倒地。

    累。

    全身的疲惫。

    四肢像是被灌了铅,沉沉的,除了冷再无感觉,好似四肢随时都可被截了般。

    体能拉了点上来,但也经不住她这般拼命消耗。

    半响。

    翻了个身,面朝上,作训服滚满了细碎砂砾。

    天空一片漆黑,这地界她见不到丝毫光亮,这时间的海风带着冷意,将浑身的温度一点点抽走。

    唔,不能再感冒了。

    这么想着,夜千筱眼眸微转,移到岩石下方。

    撑住岩石表面,夜千筱勉强坐了起来。

    盯着岩石下方,估计着有个三米左右,她捏着下巴无聊的想着,以现在的体力跳下去,扭伤或摔伤的可能性。

    唉。

    挺无聊的。

    抬眼,在四周围看了看,视线看不远,但远远地,能看清远方亮起的灯塔。

    站起身,就站在岩石边缘,却背对着,视线落在远方,那在漆黑的夜里,唯一亮起的灯光。

    心里在默念。

    三、二、一。

    最后一个数字闪过,身子往后倒。

    纤细的身影,在空中划出道优美的弧线,修长的双腿在翻转着,湿漉漉的发丝随风飞扬,海风掠过,带来微凉的气息。

    下一刻,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地。

    站在岩石下面,正面对着,视线显然被遮挡。

    打了个哈欠,夜千筱倒下。

    困了。

    抬起手背,遮住眼睛,闭上眼。

    这里海风被遮挡,自然要暖和许多。算不上多好的庇护所,但容她睡个俩小时,应该不成问题。

    于是,她安心的睡了过去。

    ……

    上午,六点半。

    正值晨练时间,天空呈现出青灰色,海面一派平静,犹如在等待那轮暖日。

    徐明志是在休息的空隙,才发现躺在岩石下面的夜千筱的。

    海风吹拂,迎海面的岩石,被磨得光秃秃一片,另一面则是竖立起来的,凹凸不平。

    夜千筱就睡在岩石下面。

    那一片,是软软的砂砾,她侧着身,背对着岩石,一只手充当枕头,一只手垂在身侧,放到沙地上,双腿微微弯曲着,作训服沾着些许砂砾,柔软的短发散落在沙面,有微风斜斜的吹来,发丝轻轻摆荡着。

    突兀的看到这画面,徐明志猛地愣怔着,半响没有了动静。

    忽的,一轮橙黄色的暖日从海面跃起,缕缕柔和的阳光歇着洒落,越过岩石表面,倾泻到躺在地上的夜千筱身上。

    放到地面的手指微微弯曲着,在阳光的照耀下,在旁边拉出又长又细的影子,修长的腿暴露在光线里,莫名添了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皮肤偏白,天生的,日晒雨淋也比他人要白些,白皙的侧脸,映在温和的光线中,轮廓更是柔和了几分。

    静站片刻,徐明志远远听到集合的呼唤声,双腿却往夜千筱那边移去,走至她前方。

    “不去训练?”

    极其突兀的声音,带着她惯有的冷清,双眼倏地睁开,有光线跳到她眼里,眸色更为干净璀璨。

    她早醒了。

    听到集体跑步声,她便惊醒了,只是四肢有些酸痛,不想动弹罢了。

    徐明志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

    没想她竟是醒了,听到那淡淡的询问声,心里难免有些尴尬。

    可想了想,他看了下远处的人群,微顿,旋即蹲下身,蹙眉朝夜千筱问道,“你一直睡这里?”

    “没有。”

    夜千筱从沙地里爬起来。

    浑身都沾满了砂砾,没有戴帽子,连头发间都染了不少的沙子。

    “那你怎么在这儿?”徐明志不信,低声又补充,“还那么早。”

    “休息太久,怕训练时跟不上,就出来练练。”

    懒懒的回答着,夜千筱撑在地上,站起了身。

    徐明志纳闷,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的,没有追根究底,反倒随着起身,问,“听说你今天请假?”

    “唔,”点头,抬眼看向沙滩上的蛙人,她耸耸肩,“晚上给你带夜宵。”

    听罢,徐明志倒不见得多开心,狐疑地蹙眉,“出去做什么,不能说?”

    “能呐。”好笑的挑眉,夜千筱抬手揽过他的肩膀,眉梢染笑,低声道,“找男人,你别说出去。”

    一分认真,两分试探,三分玩弄。

    “喂!”

    一时辨不出真假,可徐明志着实怒了。

    找男人……

    这话是能乱说的吗?

    “咋?”

    轻声疑问,夜千筱偏过头,对上他发火的眼睛,神色淡然,脸上染了层淡淡的阳光,更是让人觉得神秘。

    眯眼,徐明志眼底的恼怒淡去,认真的问,“外面真有人了?”

    “不然?”

    笑着,夜千筱反问。

    瞧得她眼底的戏谑,徐明志心里一愣,旋即凝眉,怒意难掩,“艹,你故意的!”

    “诶。”

    声音微低,夜千筱垂眸,打断他的思绪。

    垂下的双手紧握成拳,徐明志强压着满腔怒火,连看人的眼风都带着股冲击力。

    “不甘心?”

    将手收了回来,夜千筱双手环胸,轻轻扬眉。

    “没有!”

    话语有力,可那清澈的眼睛里,明显染着恼怒之意。

    锁眉,夜千筱看他。

    初升的阳光下,徐明志笔直而立,阳光从他面前洒落,头微微侧过头,看着她,唇线紧抿成一条线,精致俊秀的五官,渐渐变得成熟起来。

    那身海洋迷彩,更衬得他英俊。

    干净帅气。

    有些话,忽然就说不出口了。

    “去训练吧,”扬唇轻笑,夜千筱转过身,抬手摆了摆,声线带着慵懒,“回见。”

    她沿着海岸线离开。

    双手放到裤兜里,姿态闲散,不深不浅的脚印留在海滩上,她面朝阳光,背影却陷入一片阴影中。

    有阳光跳入眼里,有些刺眼,那抹身影便愈发看不清了。

    远处,集合哨声吹响,还有几声呼喊。

    紧咬着牙,徐明志狠狠出拳,砸在身侧的岩壁上。

    一声闷响。

    力道毫无保留,剧烈的疼痛,从石壁上反击回来。

    将拳头收回。

    石壁上,先前的位置,残留着血迹。

    徐明志握住拳,往集合地点走,指根关节处,擦破了皮肤,正有鲜红的血液,从中缓缓渗透出来。

    ……

    夜千筱回了宿舍。

    冲澡,将身上砂砾和咸水洗净,然后拿出新的便服穿上。

    一如既往的休闲装扮。

    里面白色长袖,外面套着黑色外套,没拉拉链,牛仔裤、帆布鞋,高挑的身姿,看起来舒适又闲散。

    换好衣服,夜千筱捡起摔在的地上的手机,将其开机。

    之后,拨通裴霖渊的电话。

    “酒店,鸿心商场,等我。”

    说完,没等对方回应,夜千筱就挂断了电话。

    收拾东西出门。

    另一边。

    突然接到电话,得到地点信息的裴霖渊,眉头狠狠地抽了抽,抓住手机的力道一紧。

    除了凌珺,还真没人敢有这态度!

    车上烟雾缭绕,充斥着烟味,裴霖渊打着方向盘,将烟头从窗口弹出去,紧接着一踩油门,车子疾驰而去。

    ……

    九点。

    鸿心商场。

    夜千筱准时抵达。

    远远地,就见到裴霖渊站在正门口,换上件深褐色长款风衣,扣子全部没扣,敞开着,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和黑色休闲,他闲闲地立在那里,看起来犹如优雅高贵的贵族。

    但,浑身的野性与张扬,再如何衣冠楚楚,也遮掩不住。

    往那一站,便是气场十足,以至于走过路过的人,总是回头多看他几眼。

    回头率,百分百。

    夜千筱还未走过去,裴霖渊在人群中瞥见她,便大步流星的往这边而来。

    两人相遇。

    “九点,”夜千筱抬手,看了下表,“两分,到晚上九点两分,听你的。”

    “这么计较?”

    顺势揽住她的肩膀,裴霖渊嘴角微抽。

    “嗯。”

    耸肩,夜千筱理所当然的点头。

    “……”

    裴霖渊哭笑不得。

    随着裴霖渊走在街上,夜千筱双手放到口袋里,淡淡的问道,“去哪儿?”

    “开房。”

    回答的轻描淡写。

    “你试试。”夜千筱抬眼,神色慵懒。

    “得,”紧紧搂住她,裴霖渊朝她扬眉,“先吃饭。”

    “你没吃?”

    “嗯。”

    夜千筱不知道,自己打电话时,裴霖渊正在隔壁市里,刚刚处理完场恶斗,一上车就接到她的电话。

    自然,连忙赶过来。

    他在商场门口等待,没有超过五分钟,夜千筱便到了。

    没空吃饭。

    这时间,说早不早,说晚不晚,街上还能找到早餐店。

    夜千筱走的时候,正好是早餐时间,便在食堂里吃了点东西,才出门的。

    这下,定然吃不下米饭,就提议去吃早餐,正巧能少吃点儿。

    半个小时,解决早餐。

    “去哪儿?”

    出了早餐店的门,夜千筱揉了揉酸痛的手臂,询问着裴霖渊。

    看向街道上来往的人群,裴霖渊微微蹙眉,“你决定。”

    又将问题丢给了夜千筱。

    挑眉,夜千筱问,“你没意见?”

    “嗯。”

    “哈。”

    夜千筱失笑。

    抬起眼,看向繁华街道,高楼耸立、人群来往、车水马龙,热闹一片,似乎谁都有去处,谁都有目的地。

    哈啊。

    夜千筱勾起唇角,却是在苦笑。

    离得太远了。

    静站在街上,她可以通过衣着动作,去猜测行人的身份,甚至于他们的目的。

    可是……

    那又怎样,跟他们没关系。

    于这座城市来说,他们俩都是外来客,于这里的生活来说,他们格格不入。

    裴霖渊活在乱世,对这些平凡而平淡的生活,不屑一顾,甚至于鄙夷。

    可夜千筱不同,她有近二十年,接触的便是这样平凡、平淡的世界,这些普通人,他们的行为方式、思维模式,是她最熟悉不过的。

    此刻,忽然有种强烈的陌生感迎面冲击而来。

    她讶然的发现,自己脱离这里太久了,久到这里的陌生,给予她一种处于异国他乡的错觉。

    听得她笑了一声,便没了回应,裴霖渊疑惑的偏过头。

    直视前方,秀眉紧锁,眸色沉声,唇畔含笑,似是心情不错,可又带着种别的情绪。

    那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

    感伤?

    大抵,似的。

    靠近她,抬手搂住她的肩膀,裴霖渊微微低头,声音低沉和缓,“想到了什么?”

    “嗯?”

    猛地抬眼,夜千筱回过神来。

    “问你呢,”裴霖渊看她,重复道,“想到了什么?”

    “唔,很多。”

    耸肩,夜千筱没有说明的意思。

    “说说,”裴霖渊挑眉,“难得看你一脸愁样,爷帮你解惑。”

    “……”嘴角一抽,夜千筱斜眼看他,“那我问你,来这里个把月了,有什么感想吗?”

    “感想……”蹙眉,裴霖渊倒是认真想起来,片刻后,不屑道,“这里的人,胆小,懦弱,唯利是图,很容易对付。”

    这段时间,他在市内发展势力,见到的人自然不少,阴狠毒辣的手段,也没少用。

    自然,各种嘴脸的人,也没有少见。

    说实话,挺烦的。

    轻而易举解决的事,对他来说,向来没有啥嚼劲。

    勉强答完,裴霖渊便问道,“你呢?”

    “没什么,就是觉得……”话语一顿,夜千筱斟酌着,找到个合适的词,“落伍。”

    太久没体会平凡的生活。

    这些年,她的生活,几乎与所谓平凡挂不上边,动不动便是殊死搏斗,很刺激,也很享受。

    就算是部队,纯粹的拼搏,训练,拉体能,学技能,灌输知识,生活也是充实而有趣的。

    很久没经历过,真正普通的生活了。

    她想,这种地方,本来就不适合她。

    “就这个?”

    裴霖渊稍有诧异。

    “嗯。”夜千筱点头。

    揪住她的发丝,裴霖渊忍不住叹息,“在部队待几个月,脑子都便迟钝了。”

    “也是。”

    打开他的手,夜千筱冷清的接话,凝眸间已是一派平静。

    一只手放到衣兜里,一只手摆了摆,夜千筱朝前面的十字路口走去,“走,带你去玩儿。”

    裴霖渊抬腿,跟上她。

    人海茫茫。

    两人并肩前行,很快,便消失在人海中。

    ------题外话------

    之所以辣么早辣么少,是因为,卡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3话:与裴爷约会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