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4话:你杀了他,我逼死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作为与这座城市格格不入的人,夜千筱心思放开了,也不想费尽心思与其融入。

    所以……

    她带裴霖渊低空跳伞、自由潜水。

    跳伞是她自己学会的,并且很享受其中刺激,而潜水是裴霖渊教她的,只是当时他并不知凌珺的底细,没有意识到还要教她游泳。

    低空跳伞属于极限运动,比高空跳伞的难度要难很多,打开伞包的是时间只有五秒,很难在空中调整姿势和动作。

    站在高楼上,夜千筱喊着三二一,两个人直跃而下,身体在空中翻越,犹如直线般落下,远远看着的人惊呼尖叫,心惊肉跳,然后他们在半空中打开伞包,又让那些人心落回原地。

    自由潜水,是指不携带空气瓶的潜水,其危险程度仅次于低空跳伞。

    夜千筱自然选择了片大海。

    她跟裴霖渊以比赛的方式,去水下搜寻猎物,一个小时后以猎物多少见分晓。

    在这方面,夜千筱的肺活量没练出来,裴霖渊本就是自由潜水爱好者,来来回回,肯定输了他一大截。

    一番尽兴,两人挑选了自己喜欢的胜利品,将其他的又给放生,然后拎着战利品去就近的餐馆做料理。

    就当是晚餐了。

    在这中间,他们有个玩低空跳伞的外国小伙,似乎被他们的技巧迷住了,从跳伞场地一直跟到大海潜水,顶着一头金色头发极其惹眼,硬是缠着他们不放。

    “嘿,你们是本地人吗?”

    “我们认识一下怎么样?”

    “你们是什么来头,低空跳伞和自由潜水一起上,太酷了!”

    “我的电话号码是……”

    ……

    去餐馆的路上,金发小伙就缠了上来,蹩脚的普通话里还带着本地方音,他热情洋溢着,毫不顾忌夜千筱和裴霖渊两人的冷淡。

    反而——

    觉得他们的态度,很符合他印象中隐世高手的形象!

    就这样,一直到餐馆。

    将东西交给厨房,夜千筱和裴霖渊便找了间包厢,可这不依不饶的金发小粉丝,还是跟了上来。

    “哟。”

    瞥见那抹金发,夜千筱好笑的出声,抬手撑在门上,挡着半开的门。

    挑眉,夜千筱笑眼看他,“还打算蹭饭呢?”

    夜千筱本就穿着休闲,没有妖艳魅惑,却有另一种吸引力,现在她轻扬唇角,眼底含笑,张扬又肆意,莫名地引人视线。

    金发看呆了几秒,然后举起手里的单反,笑嘻嘻的朝她道,“我有一组图片给你们看。”

    “……”

    夜千筱扬眉。

    “喏,”见夜千筱有好奇的意思,金发立即趁热打铁,将刚拍的图片调出来,“这些,这些,还有这些,全都是你们跳伞、潜水时拍下来的,又帅又酷,怎么样?”

    随意扫了几眼,夜千筱看着那些照片,一时间倒也来了兴趣。

    她学习过很多东西,喜欢的,不喜欢的,有用的,没有用的……

    她交友广泛,各种类型的朋友都有,而对一个朋友最大的诚意,就是了解对方领域,对专业方面的常识,做最基本的了解。

    对一个值得的朋友,表现出自己最基本的尊重和真诚,在她看来,是一件很应该的事情。

    很不巧的,她认识一个满世界到处跑、只为了拍摄自己喜爱的摄影师。

    她曾一时兴起,带他横跨一个饱经战乱的国家,拍摄每个地方现有的情况,整整三个月,她从死亡边缘将摄影师救出了不下十次。

    自然,无所不能的凌珺,就成了他心目中女神,只是后来百般追求无果,据说他伤心不已,最后打着疗伤的名号,继续满世界到处跑了。

    只是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挑出自己最喜欢的十张照片,寄给凌珺。

    也不知那小子,是死在异国他乡,还是在哪逍遥自在,亦或是折腾够了选择回到曾经的生活。

    思绪不由得飘远,可很快,就又在金发叽叽喳喳的声音中回过神来。

    照片都拍的不错,角度刁钻,动作选的漂亮,跳伞的刺激,潜水的畅快,都被他拍的淋漓尽致。

    “这些图片给你们做纪念,咱们交个朋友如何?”

    发现夜千筱看得认真,金发立即趁热打铁,笑嘻嘻的朝夜千筱问道。

    “你是摄影师?”夜千筱答非所问。

    “业余爱好,”金发飞快的回答,“就跟低空跳伞一样。”

    “夜千筱。”

    自我介绍着,夜千筱朝他伸出手。

    愣了愣,金发立即反应过来,忙伸出手,回握她,“卢克。”

    “真名?”

    将手收回来,夜千筱挑眉问道。

    “嘿嘿……”

    眼眸微转,似是有些惊讶,金发傻呵呵的朝她笑着,却不接话。

    真名假名,不言而喻。

    这时,裴霖渊也走过来,声音淡漠至极,“。”

    裴爷的气场,素来有种压迫感,然卢克见到他时,眼角眉梢都是崇拜之意,见不到丝毫的胆怯和畏惧。

    胆子着实大得很。

    “你好你好。”

    金发满脸欣喜的朝他伸出手,那神色间甚至带着几分迫不及待。

    夜千筱微怔,下意识地打量他。

    一头金发,稍稍有些长,典型的西方面孔,皮肤白皙,眼睛深邃,晶蓝色的眼睛,鼻梁高挺,镶着鼻钉,左耳还挂着耳钉,身上穿着T恤和牛仔裤,花里胡哨的。

    年龄莫约二十五左右。

    没什么值得在意的。

    直到……

    唔,夜千筱注意到他的左手,然后就囧了。

    食指和小指上,各戴着一个戒指。

    闪瞎人眼。

    夜千筱额角满是黑线。

    与此同时,裴霖渊也伸出手,却不是朝卢克握手,而是摊开手,直接道,“单反。”

    愣了愣,卢克言听计从,马上将单反递过来,笑容中带着讨好,“给。”

    “你可以滚了。”

    掂了掂手中的单反,裴霖渊说的轻描淡写。

    “呃……”

    卢克受到十万点打击,受伤了。

    杵在原地,他拼命地眨着眼睛,释放出可怜巴巴的光线。

    夜千筱绕开视线,简直不想再看。

    “砰!”

    不耐烦的皱眉,裴霖渊伸出长腿,一脚将人给踢出了门。

    旋即,关上门。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还有卢克那嚷嚷的声音。

    “哈哈……”

    夜千筱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裴霖渊脸色黑的彻底。

    “你早知道了?”

    笑了会儿,夜千筱偏过头问着,眼里盛着笑意,亮晶晶的,似是溢满了璀璨光辉。

    “嗯。”

    没好气的哼了声,裴霖渊瞥向她,却看不出其余神色。

    左手的食指和小指,各戴着戒指,证明这个人是个Gay,估计还对裴霖渊动了心,这才死乞白赖、死缠烂打的,亏夜千筱还觉得他是真的想跟他们交朋友。

    单纯了。

    夜千筱叹息。

    这时,卢克似乎铁了心,拼命的在外面敲门,咚咚咚的,还真的敲得人心烦。

    “得,我帮你解决。”

    拍拍手,夜千筱看着满脸不快的裴霖渊,挑着眉说着,便拉开门走出去,转而又“砰”的一声关了门。

    抬眼,看向门口,裴霖渊神情淡淡的,很快又收回目光。

    一个Gay而已,他又不是头次见到,夜千筱说是要去帮忙解决,帮忙的成分在少,更多的怕是好玩。

    这女人的恶劣性子,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垂眸,把玩着手里的单反,本是觉得夜千筱在意,他随便看看,可翻了几张照片后……

    这个单反,就不可能再回到卢克手中了。

    ……

    五分钟后。

    夜千筱进门,外面再无声响。

    包厢内,裴霖渊坐在椅子上,双腿悠闲的交叠,靠着身后的椅背,衣服敞开垂在两边,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

    张扬,霸气,洒脱,野性。

    荷尔蒙气息爆棚。

    听到动静,他偏过头来,眉梢微抬,“解决了?”

    “没有,”夜千筱耸肩,走过来,“我把你电话给他了,他说等我不在就找你约炮。”

    “……”

    裴霖渊微微凝眉,两道杀气随着视线射出来。

    “不乐意?”

    摸摸下巴,夜千筱笑着走过去,站在他旁边。

    “你说呢?”

    神色颇为不爽,裴霖渊懒洋洋地开口,低沉的声音富含磁性。

    “唔,帮你检查过了,他身材还不错,据说很有经验,技巧也……”

    “凌珺!”

    声音猛地加重,夹杂着难掩的怒气。

    下一刻,手腕被紧紧抓住,站在一边的夜千筱被力道拉过去,重重地跌倒在裴霖渊怀里。

    意识过来时,整个人已经斜坐在裴霖渊的腿上,一只结实有力的臂膀从背后伸过来,抓住她的另一只手臂,力道之紧,让夜千筱直接放弃了挣扎。

    “你他妈不就怕我把你就地正法了?”

    刚偏过头,一道带着怒意的声音,便贴着耳朵响了起来。

    微暖的唇滑过冰凉的耳垂,令夜千筱下意识躲开。

    抗拒的如此明显。

    裴霖渊冷笑,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给掰过来。

    “我就让你这么反感?”

    轻吐出的话语,缓缓的,裴霖渊靠近她的唇畔,嘴角勾起的笑容,带着寒冷的意味。

    “……”

    夜千筱凝眉,眸色微暗,没有说话。

    “说话!”

    捏住她下巴的力道大了几分,裴霖渊低低地吼了声,愤怒不减。

    疼!

    夜千筱咬牙。

    “妈的!”

    没好气的骂了声,夜千筱眸光一狠,右手握拳,抬起手肘从上而下,直冲裴霖渊的下巴而去!

    动作很干脆!

    “艹!”

    眼见着她发狠,裴霖渊怒气更甚,低声骂了句,松开她的下巴,抬手便用手肘挡开。

    很快,夜千筱另一只手紧握成拳,朝他的眼睛揍过去,裴霖渊轻挑眉头,挡开她的手肘后,便抬手握住她的手腕。

    握住手腕的力道,紧的犹如铁钳般桎梏,硬生生将那只手定在空中。

    几招动作,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裴霖渊被她激得格外恼火,可制住她手腕时,才忽然意识到,夜千筱的能力早已不如先前。

    弱到他一只手都可以对付。

    果不其然——

    裴霖渊垂眸,便见到怀中的夜千筱,脸色紧绷着,眸色压抑着愤怒和不爽,眸底深处,甚至还萦绕着几分无力。

    “松开!”

    冷冰冰的语调,没有愤怒,没有指责,可话语出口,包厢的温度便犹如冻结般。

    裴霖渊看着她的倔强模样,心,忽然就软了。

    莫名地,联想到以前的凌珺,据说她自幼习武,身手了得,那不是一两年就能够练就的,也不是在摸爬滚打中凭借经验习得的,她继承着古老的武术,本身就有着他人望尘莫及的功底。

    不练个十来年,不可能有她那种程度。

    而现在,她失去了那身武术。

    只剩个架子,有着根深蒂固的招式,可出手时却力道不足,动作不够快。

    否则,就刚刚那猝不及防的两招,裴霖渊绝对没有机会来抵挡。

    从那般高手,到现在的能力,就算是她这种洒脱心境,恐怕也很难去接受。

    “珺儿,”轻轻喊了声,松开她,却紧紧搂住她,裴霖渊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声音低缓包容,“我错了。”

    嘴角狠狠抽了抽,夜千筱咬着牙,憋屈的很。

    打架时,面对一般人,她倒是没关系,反正也能够对付,可像裴霖渊或赫连长葑这种级别的,偏偏她以前解决起来也不成问题……

    可,现在!

    她跟他们能过几招,要么是自己发挥好,要么是对方故意想让!

    不憋屈才怪。

    “行了,”夜千筱紧紧皱眉,压抑着心中烦躁,“是我技不如人。”

    “不,”裴霖渊否定道,素来危险的眼睛,此刻化作一片温柔,他低声道,“我就不该还手。”

    “……”夜千筱无语,横了他一眼,“你够了没?”

    裴霖渊看着她,唇角扬起,“消气了?”

    闻言,夜千筱下意识摸了摸下巴,果真碰一下都疼,不知红成什么样了。

    事实上,她刚才确实没生气,顶多有些不爽而已,主要是裴霖渊下手太狠了,眼看着就爆发了,自己真若由着他的话,到时候肯定收不了场。

    还不如打一架。

    “没生气。”

    淡然的说着,夜千筱摆摆手,将他的脑袋给推开。

    “珺儿。”

    环住她的力道紧了紧,裴霖渊没有松开的意思。

    “有话就说。”

    夜千筱扫了他一眼。

    “能喜欢上我吗?”低沉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无奈。

    “不知道。”

    提及这个,夜千筱微微垂下眼。

    “赫连长葑呢?”

    淡淡的询问声,有几分试探。

    心里“咯噔”一声。

    沉着脸,夜千筱蹙眉,却没有回答。

    将她的神情看在眼底,裴霖渊微微一愣,旋即瞳孔微缩,深邃黝黑的眼睛,暗流汹涌,危险之际。

    “有感觉了?”

    唇角的笑意深了几分,裴霖渊似是无所谓的问道。

    “你想做什么?”夜千筱的眉头,皱的更紧些,甚至于有几分警惕。

    “你要是喜欢他,那我就杀了他。”声音低沉暗哑,裴霖渊笑的肆意,“你喜欢一个,我杀一个。”

    “疯了?”

    夜千筱冷了眼。

    这个男人,说到做到。

    跟他接触过的,都清楚他性子里的邪恶,先前的凌珺能和他接近,是因为志趣相投、互相欣赏。

    他做事狠辣,却从不用到凌珺身上。

    他们一起经历过生死,也有着最基本的信任。

    可他毕竟是裴霖渊,会听凌珺的话,也会听取凌珺的建议,却不会事事都由他人摆布。

    “你逼的。”

    一字一顿,带着寒意。

    “那好。”

    猛地抬手,一把军刀在手心转了一圈,旋即狠狠地拍在餐桌上,连桌子都震了震。

    “砰”地一声,把门外准备敲门的服务员给惊到了。

    “你杀了他,我逼死你。”

    夜千筱冷着脸,语调更冷。

    话音落却。

    夜千筱站起身,直接走向门口,将紧闭的门拉开。

    门外,刚准备敲门的服务员,看着忽然打开的门,顿时就将愣在了原地。

    “送菜?”

    立在门口,夜千筱颇为不耐烦,挑了挑眉。

    “呃……是的。”

    反应过来,服务员匆匆点头。

    “进去。”

    看了眼里边,夜千筱冷冷的说着,说完后就彻底拉开门,直接走出了门。

    服务员在这里工作了两年,也算是经验丰富了,他怎么想着都是吵架的小情侣,于是强壮着胆走了进去。

    可——

    一进门,就感觉到低沉的气息,骇人的压迫感直逼面门而来,他紧张地抬眼,便见到一双阴鸷危险的眼睛,整个人顿时抖了抖,差点儿没把手里的菜给丢了。

    慌慌张张的过去,哆哆嗦嗦的将菜给丢到上面。

    服务员松口气,转身就打算跑出去。

    只是,坐在旁边的男人,突地就站起身,手掌扫过桌面,拿起一把军刀,便大步朝门外走去。

    ……

    裴霖渊看见夜千筱时,她正在卢克并肩坐在外面沙滩的长椅上。

    没走几步,便能听到他们的交流声。

    “你们这是吵架了?”卢克八卦。

    “他脾气不好……”夜千筱声音慵懒,淡淡问道,“要不,让给你了?”

    “不不不,咱们是情敌,靠的是实力,绝对不能让。”卢克连忙摇头。

    “随便,”话语一顿,夜千筱又试探的问,“你喜欢这款?”

    “谁不喜欢!又MAN又有型,长得还那么好,简直秒杀好莱坞巨星好吗?”

    “可他脾气不好。”

    “那又怎样,有他那身材那长相那气魄,他要是我的,我宠他还来不及?”

    “你宠他?”听声音,夜千筱似乎在憋笑。

    “不行吗?”卢克疑惑。

    “行!”夜千筱兴致来了,抬手就搭上他的肩膀,“问你,你想怎么宠他?”

    “这简单——”

    话语,戛然而止。

    出鞘的军刀,从身后过来,直接横在他的脖子下面。

    不用猜,就知道谁站在他身后。

    没有回头,夜千筱摸了摸鼻子,默不作声的将手收了回来。

    这天气,挺冷的。

    被刀威胁着生命,卢克此刻面色僵硬,说啥也是不肯出声了。

    “继续说!”后面,裴霖渊慢悠悠开口,懒散的语调,充斥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微顿,他又懒懒补充道,“爷听着。”

    “呃……”

    卢克额角开始冒汗,硬是不敢开口。

    他懂得识人眼色,挺后面那声音,就想将他给毙了,他就算再如何色胆包天,也不敢在这关头找死啊!

    “爷说话,没听见?”

    微微眯眼,裴霖渊神色一冷,握住军刀的力道,不经然间往里面几分。

    顿时,锋利的刀锋,割破了卢克细嫩的皮肤,鲜血乍现。

    卢克紧张了。

    怂!

    夜千筱斜了他一眼。

    只是,不等她打算解围,就听得突突突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眉头一挑,她抬眼看了过去,便见到辆熟悉的摩托车从前方疾驰而过,而开车摩托的人,正是……

    纪鸣。

    与此同时——

    他的车刚过,另外五辆车便如利箭般冲来,个个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恨不得将前方的纪鸣剥皮抽筋了!

    哟!

    “报恩”的机会来了。

    夜千筱慢条斯理的站起身。

    一辆一辆的摩托车,从她面前快速飞过,激起阵阵狂风碎沙,夜千筱眼睛微微眯起,往前走了两步。

    眼看着最后一辆车疾驰而来,夜千筱扬眉,纵身跃过去,一脚踢在那人的肩膀上,对方一时不备,硬生生被她从摩托车上给踢飞!

    下一刻,车主换人,夜千筱稳当的坐在摩托车上。

    夜千筱的动作,着实出其不意,等裴霖渊意识到她想做什么时,她已经开车摩托车,飞驰而去!

    ------题外话------

    【1】

    那啥,筱筱就跟裴爷拌拌嘴而已。

    【2】

    先前写了段话,没了。

    有关摄影师,这不是伏笔,这是插曲。

    其实吧,瓶纸很想写当时凌珺带着逗逼摄影师去耍的那三个月的,不过就是想想而已。

    没太多情节,就是凌珺闲着没事,路上碰到摄影师,听了他的“理想”,就带他去转了一圈。

    ^_^,还有,那位摄影师现在已经回去结婚生子啦。

    对了,有关摄影师寄过去的照片,后来被凌珺一出版社朋友做成了纪念册,当然现在不知道被丢到哪儿去了。

    【3】

    瓶纸打算上午更新来着,结果今天起晚了,加上每次写裴爷都会卡,结果到现在才这么点!

    解释下,如果哪天泥萌看到上午更新了,那就证明,泥萌第二天可以在群里看到【前世番外】的第一部分……抹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4话:你杀了他,我逼死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