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5话:你没瞎,我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耳畔狂风呼啸,冷飕飕的迎面而来,急速奔驰的速度,以至周围的景色飞一般的晃过。

    前方,一辆辆摩托车,皆被夜千筱超过,以疯狂的速度在车流中穿梭,吓得周围不知多少司机心惊胆战,就连那些个飙车的都被她吓到了!

    艹!

    碰到个不要命的!

    这里离市区不远,不到五分钟,周围的建筑便忽的耸立起来,道路上的车流愈发的增加。

    今个儿周一,正值下班高峰,上班族和学生哗啦啦的从楼里涌出,占据着这本就不宽敞的道路,就连几个追人的和纪鸣,都下意识减缓了速度。

    唯有——

    夜千筱速度不减!

    还没成年,她就是飙车一族,车技有一定的基础,加上在非洲的行动,出门就少不了车,久而久之,车技倒是被磨练的炉火纯青。

    更何况,她本就是不怕死的性子,在这样拥挤的街道,玩起来更是游刃有余。

    纪鸣的摩托性能好,是自己经过数次改装的,可在这种闹市里开车,就算他车技再如何超高,也不得不被环境限制。

    但,夜千筱没想超过他。

    除了后面的那几辆摩托车外,渐渐地周边又多了两辆面包车,显然都是冲着纪鸣来的。

    一旦他们追上纪鸣,就纪鸣那三脚猫的功夫,后果不堪设想。

    瞥见在街道上控制交通的交警,夜千筱想了想,瞥了眼前方的红绿灯,老实地停了下来,旋即凝眉观察周围的地形。

    前天下午,她将整座城市的地图都研究过,每栋建筑,每条街道,纵使没有到过,她也了解的清清楚楚。

    不顾红绿灯的纪鸣,早已扬长而去。

    “小妞,这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一辆面包车停在她的身边,后座的车窗缓缓下去,壮汉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嘴里嚼着槟榔,恶狠狠地朝夜千筱威胁道。

    夜千筱瞥了他一眼。

    “我就是凑个热闹。”

    耸肩,夜千筱挑眉,嘴角扬起抹笑容。

    她轻描淡写的说完,那位壮汉就紧紧拧起墨黑的浓眉。

    凑个热闹?

    呸!

    谁只因凑个热闹,便不顾危险的半路夺车,将他们的人踢飞,至今半死不活的?

    “绿灯了。”

    在他恼怒之际,夜千筱忽的凉飕飕开口,似是在提醒他。

    愣怔抬眼,对上一双饱含笑意却冷清至极的眼睛,隐隐的,透露着挑衅和危险。

    只是,不待他细细观看,面包车便已经扬长而去,还未有动作的夜千筱,转眼间就在他的视野中越变越小,直至她在视野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

    不多时,身后便传来嗡嗡嗡的剧烈声响,车内的人下意识往后视镜看去,只见到一辆摩托从中一闪而过。

    “在哪儿?!”

    嚼槟榔的那位,有种不祥的预感,不由得张口喊道。

    话音未落,面包车便感觉到阵阵晃动,头顶砰砰的响动,惊得人额角冒汗,转眼间便见得前方玻璃上有摩托轮胎飞过,众人心里猛地一惊,紧接着便见到那辆摩托越过车头,安然无恙的落到地上。

    坐在车上的,自然是夜千筱。

    稳稳落地,夜千筱没有回过头,却抬起手,朝他们竖起了中指。

    车内一行人,看得清清楚楚的。

    “艹!”

    “哔了狗了!”

    “这女的咋不上天呢?!”

    “妈的,他们一伙的,追上她!”

    ……

    车内响起骂骂咧咧的声音,可司机见到意外并没有踩刹车,而是愣住了,这下话还没有骂完,就狠狠地撞上了前方的一辆宝马。

    夜千筱的飙车,在车流里制造了场混乱,她在街道上等了片刻后,见着那几辆摩托的身影,她狠狠一踩油门,便冲进了一条小道。

    没一会儿,那几辆摩托车,外加一辆面包车,就快速追了上来。

    但,他们刚冲进去,一辆横着的摩托车早已等候多时。

    “啊——”

    “*!”

    “天呐——”

    伴随着砰砰的撞击声,几个急速开着摩托的一时不妨,一个随一个的撞在了横在中间的摩托车上,随着摩托被撞翻,一个个的人也齐齐的飞了出去,重重倒地。

    伤的不轻。

    好在最后一人及时稳住,只是轻微的撞了一下,并没有大碍。

    与此同时,两辆面包车接连赶到。

    “怎么回事?!”

    “人呢!”

    “妈的,摩托都丢了,人肯定在这附近,赶紧去找!”

    ……

    巷口,顿时响起嘈杂的声音。

    沿着道路向前,夜千筱站在第一个拐角,主要是怕场面太惨烈,有飞溅的物品砸到身上。

    听得撞击的动静消停下来,夜千筱揉揉额心,正准备走出去,却忽的听到打斗的声音。

    微微一愣。

    蹙眉,走出去,忽的映入眼帘的画面,让她难免有些惊讶。

    没有人追上来。

    十多个人,此刻正围着一个人,手上拿着棍棒和砍刀,煞气腾腾地冲向那人,而,对方就像是在对付毛孩子,一出手必定有人受伤。

    脚步顿住,夜千筱微微垂眸,将那抹被围住的身影看在眼底。

    赫连长葑。

    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赫连长葑打架,以凌珺的身份碰面时,她就已经见识过他的身手。

    擒拿格斗,招招制敌,动作干脆利落,狠辣迅速,找准他人命门下手,自身却很难抓到缺陷。

    特种兵她接触过,一般普通的特种兵,也很难练就他这般身手。

    耸耸肩,夜千筱看着人群中的赫连长葑,干脆也放弃了动手的想法,直接侧着身靠在墙边,远远地旁观。

    巷口那边,洒尽夕阳余晖,赫连长葑的身影,被染上了层温暖的橙色光芒。

    他身着套便装,黑色毛呢大衣,长款,很薄,里面露出件黑色长袖,休闲裤,黑色皮鞋,没有穿上军装时的庄严、凝重,可仍旧给人一种凌厉和压迫。

    面无表情的脸庞,神色间有几分闲散,看得出来,他并不将这群人放在心上。

    看了表,不到五分钟,十多个人,全部被他打趴在地,连爬都爬不起来。

    待到最后一人倒地,赫连长葑扫了这边一眼,眸色阴沉,视线从她身上掠过,旋即扫了眼地面的痕迹,跨着修长的腿,直接往这边而来。

    夜千筱神情微僵。

    在离开和站定间犹豫了下,最后挑了下眉头,笔直的站在原地,看着赫连长葑过来。

    “怎么回事?”

    停在她面前,赫连长葑颇为无奈,定定地看着她。

    “不知道。”

    夜千筱摊手。

    具体情况,她确实不知道,就是跟着来揍人而已……

    赫连长葑脸色一黑。

    他刚下机,接到路剑的电话,说是夜千筱今天请假,出去一整天了,他便没有直接赶去军区,而是在市里待了会儿,打夜千筱的电话。

    只是,没等到人接。

    可,不等他想其它法子,就见到夜千筱开车摩托车,在密集的车流中穿梭。

    一转眼,她就进了不远处的巷子。

    自然而然,他随着跟了上来。

    顺手将那帮人给解决了。

    赫连长葑神色凝重,却没有开口说话,气氛忽然就变得尴尬起来。

    顿了顿,夜千筱抬眼,问,“你不是在云河吗?”

    “顺路过来一趟,”话语一顿,赫连长葑垂眸看着她,又简洁的补充,“看你。”

    “……”

    嘴角一抽,夜千筱忽的哑了。

    “先走。”

    赫连长葑眉头紧锁,颇为沉重的说着,便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往里面的小巷里带。

    原本稍有迟疑,可刚刚抬眼,就见到巷口有身着交警制服的人出现,顿时就没有话了,脚下的步伐稍快了几分。

    他们那么闯红灯,超速,超车,不被盯上才怪呢。

    若是以前,夜千筱肯定不会在意,可她现在的军人身份,可不能被请到局子里喝茶。

    更何况,她昨个儿把路剑气得不轻……

    两人不急不缓的在小巷内走着,夜千筱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换上赫连长葑递过来的外套,然后将自己的外套交给了他。

    天气有些冷。

    赫连长葑接过她的外套,直接搭在手上,没有往身上穿,只穿着一件黑色长袖。

    看起来,还是挺帅的。

    夜千筱穿着他的外套,明显大了个码,显得很宽松,她没有系扣子,双手放到衣兜里,神色淡定的跟着赫连长葑走到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一路,沉默无言。

    “冷吗?”

    走过两条街,夜千筱感觉有凉风迎面刮来,不由得想到什么,便朝赫连长葑问了一句。

    夜幕降临,最后一抹余晖消失,整座城市都被路灯霓虹照亮,气温估计降了好几度,可赫连长葑身上只穿一件,还挺薄的。

    垂眸看向她,赫连长葑淡淡开口,“不冷。”

    “真不冷?”

    蹙眉,夜千筱稍显狐疑。

    一旁,赫连长葑脚步倏地顿住。

    夜千筱正在疑惑,赫连长葑便朝她伸出手,语调稍显低沉,“手。”

    一个字。

    微微侧头,夜千筱眯眼,却将手伸了过去。

    刚覆上,就忽的被抓住。

    他的手掌很温暖,稳稳地抓住她,手心有源源不断的热量传递过来,似乎瞬间就蔓到心里来。

    挺怪的。

    赫连长葑低着头,先前冷静深沉的眼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些许笑意。

    抬眼,猛地对上他的视线,夜千筱忽然意识到什么,很快就将手给抽了出来。

    然,她的手才放回衣兜里,赫连长葑拿住的衣服里,就有嗡嗡嗡的声音响了起来。

    右眼皮跳了跳,夜千筱伸手去按了按,心里却想到了裴霖渊。

    她当着面跑没了影,那家伙指不定有多生气呢。

    想了想,夜千筱想伸手去拿,可赫连长葑的动作却先她一步,将她的手机从衣兜里拿了出来。

    对于熟悉的人,夜千筱素来不弄备注。

    屏幕上闪现的是一串数字。

    裴霖渊的电话号码。

    但,赫连长葑扫了眼,就意识到是谁,几乎是以夜千筱完全没料到的速度,他接听了电话,将手机递到耳边。

    “有事?”

    神情淡漠,赫连长葑语调冷清,却是一副手机主人的口吻。

    夜千筱本想夺回自己手机,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用,心中叹息一声,视线在周围扫过,便注意到对面的一家餐馆。

    呃,有些饿了。

    先前在那家店,跟裴霖渊争执一顿后,一口饭没吃上,就直接走人了。

    与此同时,电话那边,裴霖渊顿了顿,很快就听出了声音,咬着牙道,“赫连长葑?”

    “是。”

    语气淡然,赫连长葑的视线,一直放到夜千筱身上。

    “凌……”刚刚张口,裴霖渊又立即改口,“夜千筱呢?!”

    “跟我一起。”

    懒懒的回着,赫连长葑扬眉,看到夜千筱回过头来。

    “让她接电话。”裴霖渊紧紧凝眉,压抑不住心中怒火。

    公布了身份,目的达成,赫连长葑也没跟他骂架的心思,便将手机交给了夜千筱。

    “怎么?”

    将手机递到耳边,夜千筱若无其事地问道。

    “怎么跟他一起?”裴霖渊的声音低沉,充斥着令人胆颤的寒意。

    “路上碰到。”

    看着对面的餐馆,夜千筱毫无心虚之意。

    微顿,裴霖渊神情冷冷的,可语调却缓和几分,“在哪儿?”

    想了想,夜千筱道,“吃完饭,我再联系你。”

    从这里回去,在没有性能好的摩托车帮助,打的也要半个小时左右,她没有那个心思。

    “凌珺!”裴霖渊咬牙切齿。

    “我饿了。”没理会他的愤怒,夜千筱直接道,“先挂了。”

    说完,也不等对方的回应,夜千筱干脆的挂断电话。

    以裴霖渊的本事,还有在这里积累起来的人脉,在短时间内找到她,也不成问题。

    不过,足够她吃一顿饭了。

    她可不想跟裴霖渊在餐桌上出手。

    将手机一收,夜千筱刚准备往对面马路走,忽的意识到身边还站了个人,顿时偏过头,“我去吃饭。”

    “正好,”接过话,赫连长葑一本正经道,“我也没吃。”

    “这边就有一家,”瞥了眼这条路,夜千筱简单说完,就直接往对面走,“慢走,不送。”

    但,一只手从后方伸过来,抓住她的衣领。

    被迫停下来。

    偏过身,夜千筱刚想堵他,就听到他低声轻笑,“我没钱。”

    呃。

    放到衣兜里的手动了动,夜千筱果然摸到个钱包,皮质的。

    抓住那钱包,夜千筱刚想抽出来给他,他的手却率先一步按住她,制止她的动作。

    夜千筱咬牙。

    很快,赫连长葑抬手,揽住她的肩膀,醇厚好听的声音里,夹杂着抹笑意,“我请你。”

    “……”

    动了动手臂,想甩开他,可赫连长葑那似乎不经意的动作,却用了十足的力道,虽不至于让她疼,但她想用劲道甩开他却是办不到的。

    “行!”

    无奈,只得烦躁点头。

    眼看着绿灯时间不多了,夜千筱也懒得跟他继续扯,抬脚就往对面走。

    但……

    揽住她肩膀的力道徒增,她再一次被拉住。

    “又怎么了?!”

    偏头看过来,夜千筱眼风都带着阵阵冷气,犹如冷风刮过。

    然而,赫连长葑的注意力却不在她的恼火,他紧紧蹙眉,左手抬起,食指轻轻点着夜千筱的下巴。

    他的手很暖,就连指尖都带着暖意,忽然碰上自己冰冷的皮肤,令夜千筱着实有些不自在。

    “怎么弄的?”

    低哑深沉的声音,不掩饰其中严肃与正视,赫连长葑眸色猛地沉下来。

    “呃。”

    夜千筱一愣。

    很快,赫连长葑手指力道重了些,她便感觉到稍稍疼痛感。

    顿时眉头一抽。

    裴霖渊捏的!

    还红着?

    那混蛋还真不会手下留情……

    夜千筱在心里骂了几句,可神色间却不动声色,她将赫连长葑的手指推开,淡淡道,“没事,不小心磕到了。”

    路边光线有些暗,但夜千筱的皮肤偏白,仔细看去,还是能见到下巴处那抹红印。

    看得挺扎眼的。

    神情微变,赫连长葑也未追究,“回去弄点药。”

    “知道。”

    敷衍的点头。

    很快,夜千筱看向对面的餐馆。

    见到她的视线,赫连长葑哑然失笑,估摸着她真的饿了,便也不再找事,同她一起等到下个绿灯,便沿着人行道走了过去。

    ……

    餐馆。

    正值吃饭时间,里面人满为患,但夜千筱和赫连长葑运气正好,碰到一对小情侣刚走,便理所当然的占据了那一桌。

    刚落座,服务员就拿着菜单走来,笑意盈盈。

    夜千筱点了三个菜,一荤一素一汤,然后就将菜单扔给了赫连长葑。

    确实是扔的。

    没有递,没有放,一边喝着茶,一边抬了下眼,便动作随意地将菜单扔出去。

    笑盈盈的服务员,忽的见到这场面,脸色顿时僵了僵。

    可,坐在对面的赫连长葑,连眉头都未眨一下,就在空中接到了菜单。

    服务员悬着的心,在端在的悬浮后,又猛地落地。

    呃……

    看看女顾客,垂眸喝着茶,神色淡淡的,再看男顾客,平静地浏览着菜单,看得出并未将方才那事放在心上。

    想了想,服务员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大惊小怪了。

    小插曲过后,赫连长葑点了两个菜,服务员怀着异样的心情,将菜单拿到厨房。

    不多时,几样菜便被送上桌。

    外带热气腾腾的白米饭。

    夜千筱刚拿起筷子,兜里的手机就再次嗡嗡嗡的响起来。

    微顿,皱了皱眉,夜千筱还是放下筷子。

    先是将钱包拿出来,推到赫连长葑面前,然后才拿出手机,瞥了眼“纪鸣”的名字后,夜千筱便拉了接听。

    “什么事?”

    左手拿手机,将其递到耳边,右手又重新拿起筷子,也不忘记夹菜吃饭。

    “我安全了,问问你情况。”电话那边传来纪鸣欠抽的声音。

    能这么说,就证明,在飞速逃跑的时候,纪鸣也发现了夜千筱的存在。

    “在医院躺着。”

    漫不经心的回着,夜千筱夹了片土豆在碗里。

    “啥?”那边诧异。

    “你惹什么事了?”

    没继续这话题,夜千筱转而问道。

    “这……”纪鸣为难。

    “不说?”

    语调一凉,夜千筱微微眯起眼。

    “咳,也没什么,”纪鸣的声音很干脆,直白道,“我的新女友,是他们头儿的前女友而已。”

    “呵,”夜千筱扬唇冷笑,“你确定是前女友?”

    纪鸣的语气顿时弱了几分,“是啊,就是没来得及说分手……”

    “……”

    夜千筱甚是无语。

    人生难得见到几个奇葩,爱好泡妞的夜千筱没少见,可像这种拼了命也要泡妞的,泡完别人女友后还如此理直气壮的……

    啧还真没见过。

    这家伙,也是个人才。

    想罢,也不继续跟他纠缠,夜千筱道,“我救你一命,两清了。”

    “行!”

    一口应下。

    事实上,纪鸣早忘了银行卡的事,本来一心惦记着泡上夜千筱的,但自从裴霖渊出现后,他就另寻新欢了。

    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个世界,大把的美人儿等着他呢。

    好在,他良心未泯,想了想,便问道,“诶,你真在医院?”

    “在吃饭。”

    夜千筱随口回道。

    “……”纪鸣沉默了。

    半响。

    没挂电话,夜千筱忽地问,“还在这里待吗?”

    “过几天就走了,听说西边的妞儿不错,如果你回心转意的话,小爷可以带你潇洒带你飞一圈……”

    “……”

    没等他扯完,夜千筱就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手已经伸到菜盘里去夹菜,可一不留神就跟另一双筷子碰的正着。

    一愣,夜千筱纳闷抬眼,就见到手中的筷子已经伸到对面的盘子去了,正好碰到一双同样款式的筷子,而筷子的主人停下动作,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夜千筱是个很能沉得住气的人。

    所以,她微微垂下眸,若无其事的将筷子收回,夹了就近的一块藕,便放回自己碗里。

    可接着,另一双筷子紧随而至,夹着先前她碰到的那块藕片,放到了她碗里。

    视野内映入拿筷子的手。

    手掌有些粗糙,起了茧,看得出长年累月的拿枪摸刀,但手型很漂亮,根根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也没有因风吹雨打而骨节变形,尤其是拿筷子时,五根手指全展现出来,好看得很。

    藕片一放,筷子便收了回去。

    再抬眼,看向对面的男人,浑身正气,俊美的脸庞,轮廓如刀削般棱角分明,剑眉星目,如墨双眸深沉不见底,隐约间透露出几分笑意。

    “谢了。”

    收回视线,夜千筱低眸看向面前饭碗。

    夹菜,吃饭。

    然而,落到她身上的视线,却没有移动分毫。

    赫连长葑看着她,神情染了几分慵懒。

    他不饿。

    上午有些事要去京城,本是直接赶去云河的,却特地绕路来了这边,耽误几个小时只为看她一眼。

    忙得连饭都忘了吃,可坐到餐桌前,却感觉不到饿。

    很奇怪的感觉,仿佛只要看到她,就已经饱了。

    他知道自己对这个女人动了心,对这个顽固倔强却冷静理性的女人。

    在昨晚打电话之前,从未有过这么强烈的、想要见到她的*。

    可在挂断电话后,忽然就想见见她。

    就算是她见到他,仍旧是一脸的拒绝、冷淡、无谓,神色里除了偶尔的欣赏,就再也见不到其它,他还是一样的想看看她。

    所以,他来了。

    “你什么时候走?”

    咬着藕片,夜千筱懒懒地开口,有些漫不经心。

    “八点。”

    看她,动作未变,赫连长葑低声回道。

    “今晚?”

    夜千筱有些诧异。

    抬起手腕,上面的军用手表显示着时间。

    7:20。

    离八点,还有四十分钟。

    扬起眉眼,赫连长葑轻笑,“舍不得?”

    没有理会他的话,夜千筱直接问,“什么时候来的?”

    “四点。”

    淡淡地回答,着实让夜千筱错愕的抬起眼。

    下午四点,晚上八点,总共四个小时。

    他来这里做什么?

    而且,还穿着便装。

    看起来也不像是干正事的。

    “那你来这儿,什么事?”

    似是不经意的问着,夜千筱给自己夹了块白菜。

    视线落到她的身上,赫连长葑目测距离,他们俩之间,相隔不过一米。

    而,昨晚在电话里听到她的声音时,他们俩相隔千里。

    她还是一样的淡漠,连多余的眼神都不给,仿佛就像对待普通相识的人一般,就连先前的那抹欣赏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说,对自己有点感觉,只是感情不深,随时都可以散了。

    赫连长葑似乎能够感觉到这点感情的差距。

    她越来越刻意,似乎很想远离自己。

    可是……

    都有感觉了,他又怎么能放弃她?

    唇角勾起抹微妙的弧度,赫连长葑盯着她,声音醇厚好听,“说了,来看你。”

    倏地,拿筷子的动作一顿。

    夜千筱皱眉,扫向他时似乎略带狐疑,可在看清楚他神情中的认真时,那抹狐疑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信他。

    有什么理由不信他?

    只是……

    因为这种原因,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事实上,以前的她,也经常做类似的事。

    想起某个地方的小吃,都会漂洋过海的过去,在摊子旁吃饱后,丢下钱又潇洒的回去。

    挺神经质的。

    可,她想不到,赫连长葑会做这种事。

    要命的是,还是为了她。

    心里莫名地多了点火气,可又被她强行给压了下去,夜千筱没少见别人为了自己费尽苦心的事,各种各样的,她总是能够处理的很好,心里也从未有过其它的感觉。

    偏偏,现在的对象,是赫连长葑。

    所以,她有点不自在。

    思绪有点乱。

    “你多大?”夜千筱忽地问。

    “……”

    赫连长葑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夜千筱给打断,“二十七八?”

    于是,猜到她有后话,赫连长葑抿唇看她,干脆不说话。

    “算了……”想想,夜千筱又摇头,颇为不耐烦地扫向他,“你眼瞎了吗,缠着我很好玩?”

    严肃的想了想,赫连长葑认真地回答,“不好玩。”

    “……”

    夜千筱哑言。

    不好玩,是,本来就不好玩,可你他妈找别人去啊!

    半响,赫连长葑笑眼看她,又缓缓补充道,“可我喜欢。”

    “说正经的,”夜千筱咬牙,“能不缠吗?”

    “追你,是我的自由。”

    赫连长葑慢条斯理的说着。

    眼风如刀,夜千筱瞪向他,手里筷子几乎被捏碎,“赫连长官,可你在干扰我的自由!”

    手肘放在桌上,赫连长葑身子前倾,看着她很是不爽的脸色,一字一顿,“夜千筱同志,我有权限制你的自由。”

    “……”

    “啪!”

    筷子折成两根。

    夜千筱阴沉着脸,难掩心中恼火。

    “我可以投诉你吗?”夜千筱的语调彻底凉了。

    “要我帮你交投诉书吗?”

    “不必了!”

    深吸一口气,夜千筱垂下眸,将断掉的两根筷子丢到旁边。

    但是,她没准备去拿新筷子,一双已经掰开的筷子,就已经递到了她面前。

    还真贴心。

    抬手,将筷子从他手心抽出来。

    难得见到她气的想揍他的模样,赫连长葑扬了扬唇角,心情不仅没有被她的拒绝变坏,反而变得更好起来。

    一顿饭,吃的很沉闷。

    ……

    赫连长葑八点的飞机,时间不早,能够陪夜千筱吃完饭,还是因为这里离机场近。

    不只是注意他这点,还是在部队锻炼出来的,夜千筱吃饭的速度很快。

    吃完饭,出门。

    “你的。”

    将毛呢大衣脱下,夜千筱将其丢给赫连长葑。

    与此同时,她也从赫连长葑手里,将自己衣服扯了过来。

    两手抓住衣服两边,夜千筱往后撑开,双手依次伸到袖口中,衣摆在空中飘扬,很快就环住了夜千筱的身形。

    理了理衣领,夜千筱没有拉拉链,露出里面的白色长袖。

    黑白搭配,身材高挑,帅气得很。

    “再见。”

    没有停留,夜千筱朝赫连长葑摆手,转身离开。

    但——

    手臂被抓住。

    “还有什么事?”

    神情淡淡的,夜千筱将手臂挣脱出来。

    瞧得她的别扭样,赫连长葑低声笑道,“我要走了。”

    “我没瞎。”

    双手环胸,夜千筱微微斜眼,扫了他一眼。

    赫连长葑的身材很高。

    夜千筱近一米七,在女生中算是偏高的,总之在南方的地带走着,她总能发现比自己还要矮小的男人。

    可,站在赫连长葑身边,她的身高优势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那近乎比她高一个头的身高,只是笔直的立在身旁,都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你没瞎,我瞎了。”

    赫连长葑平静地接过话。

    “……”

    凉凉的看着他,夜千筱简直被他气笑了。

    “夜千筱同志。”

    低沉的喊着,声音里带着与先前不同的正经与严肃。

    微微凝眉,夜千筱双手放了下来,垂在两侧。

    不是立正的姿势,却少了几分闲散和慵懒。

    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赫连长葑缓缓开口,字句沉着,“我慎重的向你发出邀请。”

    “嗯?”

    夜千筱疑惑。

    “有兴趣进我们部队吗?”

    他沉声问话,语气缓慢却沉着有力,声音不大,可每个字都像是砸在人心底。

    他在这里向她发出邀请。

    道路,车水马龙。行人,形形色色。

    周围尽是喧闹繁华,可在他开口的刹那,一瞬间似乎隔离开两方世界。

    这是他的第一次的正式邀请。

    在她最浮躁的时候。

    她知道他的部队,一批从全国精英部队里选拔出来的精英,一群从事于这个国家隐蔽工作需要面对死亡的人,一支令人闻风丧胆望尘莫及的精锐部队。

    可,那也是让她的恨意扎根的地方。

    当时的她在想,赫连长葑如果知道她的过去,不知会不会提出这种邀请。

    这是一个在她看来不现实的设想。

    于是,一闪而过,并未放在心上。

    所以,那时的她,也并不知道,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正是抱着这种身份猜测而来的。

    那时候的赫连长葑,提出邀请,却真心想否定她的身份猜测。

    他们各怀心思。

    几乎没想多久,夜千筱扬起抹笑容,声音却坚定有力,“不,我拒绝。”

    她拒绝。

    根本不用去想。

    那个部队,不会是她踏足的地方,也不会是她能融入的地方。

    她也知道,就算她真的去了,赫连长葑也不会看在她的份上,一定将她留下来。

    所以,这样的邀请,只不过是张门票,能不能留下,需要靠她的本事。

    可惜,她根本不需要。

    “你有时间考虑。”

    并不意外她的回答,赫连长葑神情镇定。

    事实上,他也向徐明志发出同样的邀请,而那个时候,徐明志也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他。

    去或不去,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但是,他有发出邀请的权利。

    “我……”不需要考虑。

    夜千筱张口,却没有将话说出来,她微微凝神,淡淡开口,“再见。”

    “再见。”

    重复着同样的话语,赫连长葑看着她。

    夜千筱转身离开。

    这一次,赫连长葑没有拉住她。

    只是,直到夜千筱消失在这条街的尽头,他才缓缓转身,走入这嘈杂的人群中。

    ……

    分别后。

    夜千筱给裴霖渊打了个电话。

    二十分钟后,夜千筱看到他的黑色,沿着道路停在她的身侧,帅的一塌糊涂。

    站在旁边,夜千筱没动。

    很快,车门打开,身着深褐色风衣的裴霖渊,便从里面走出来。

    一直到夜千筱面前。

    满脸阴沉,目光阴鸷,气场骇人,压迫感极强,他犹如地狱来的魔鬼,浑身的邪恶和危险。

    “生气了?”

    心情正不爽,夜千筱看着压抑着怒火裴霖渊,顿时就乐呵了。

    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莫名地,裴霖渊被她气乐了,他勾起抹邪笑,直接抬手搂住她的腰,将她往怀里带,语调暧昧,“宝贝儿,想死爷了。”

    手抵在他胸口,跟他保持一定距离。

    夜千筱扬眉,“爷,你抽了多少烟?”

    裴爷不嗜烟,也没烟瘾,但偶尔会来上几根,一般是高档雪茄居多。

    但……

    像眼下这样,满身的烟味,倒是很少见的。

    “你也要?”

    抬手,勾起她的下巴,裴霖渊笑得张扬。

    “不必了,我还想多活几年。”

    打开他的手,夜千筱又将他放在腰间的手推开,夜千筱一个转身,拉开后座的门。

    “坐前面。”

    没等她坐进去,裴霖渊忽的抓住她的手腕。

    “我不吸二手烟。”夜千筱凝眉看他。

    “我开车。”裴霖渊一字一顿。

    “不飙车?”夜千筱反问道。

    “不飙车。”

    肯定的回答。

    “行,”爽快的应声,夜千筱绕了个圈,在副驾驶位置坐下,话语闲闲地,“麻烦,海陆基地。”

    “……”

    裴霖渊拉下脸。

    这女人,还蹬鼻子上脸了!

    “九点没到。”

    坐到驾驶位置,裴霖渊重重地关了门,不爽道。

    “到那里,就过九点了。”

    倚靠在椅背上,夜千筱懒洋洋地开口。

    她累了。

    昨晚熬夜训练,到快天亮时才睡了两个来小时,加上白天还有耗费体力的活动。

    先前不觉得,刚才在那里等的二十分钟,疲惫感齐齐涌上来,令她有些着实有些疲困。

    “九点前,听我的。”

    坐到位置上,裴霖渊发动车,可脸色却沉得可以。

    “在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我有权违反口头协议。”

    闭着眼,夜千筱端正的坐着,语气虽然带有疲惫,但也有着十足的强硬。

    “砰!”

    身侧,一个拳头狠狠砸在座位上。

    车座连带着震了震。

    夜千筱睁开眼,微微侧过头来。

    车内没有亮灯,外面有微弱的光线洒进来,夜千筱还是能看清裴霖渊阴沉的脸色,还有那双眼睛里隐藏的戾气和暴躁。

    “凌珺,你想气死我吗?!”

    靠过来,紧紧抓住她的肩膀,裴霖渊愤怒的低吼着。

    夜千筱看着他。

    他下手,素来没轻没重的。

    肩膀被捏的生疼。

    “没有,”夜千筱又看向前方,黝黑的眼睛里跃入明亮的光线,她声音淡淡的,有些沙哑,“我没想让你死。”

    我没想让你死。

    清清楚楚的一句话,又清清楚楚的落到耳里。

    抓住她肩膀的力道一松。

    裴霖渊盯着她,唇线紧绷着,神色中的怒火渐渐淡去。

    他这时候才注意到,夜千筱的下巴处,仍旧泛着抹红色。

    是他捏的。

    “开车吧。”

    夜千筱偏向车窗那边。

    “珺儿。”

    放在她肩上的手垂落下去,裴霖渊的声音缓和平静许多。

    “什么?”

    “护身符带了吗?”

    想了想,夜千筱道,“放宿舍了。”

    “带着。”语气很强硬,不只是叮嘱还是强迫。

    “嗯,不训练的时候。”

    夜千筱附和着说道。

    她大概能猜到,为什么裴霖渊会送护身符。

    如他所愿,并没什么不好。

    只是,部队规矩严格,尤其是训练时,不允许带任何多余的物品。

    听到她的话,裴霖渊虽有不爽,可最终还是没有反驳。

    夜千筱闭上眼,在平稳行驶的车上,恍恍惚惚的睡了过去。

    ……

    半路,在快到基地时,夜千筱特地指挥裴霖渊,去附近的一条路上买了堆烧烤。

    不多,却也不少。

    有三四人的份了。

    从镇上到基地的路不远,夜千筱提着的烧烤也够热乎。

    “走了。”

    夜千筱告别,动作利落的走下门。

    车上,裴霖渊看着她的背影,缓步走向基地的大门。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回过头。

    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是说走就走,无论谁在她身后望着,都不会回头。

    半响。

    裴霖渊开车,在守在门口那几个士兵警惕关注下,扬长而去。

    另一边。

    夜千筱刚进门,就给徐明志打了个电话。

    九点半,这时间,如果没有加练的话,他估计刚训练完。

    徐明志接了。

    两人约在炊事班见面。

    既然是请客吃饭,炊事班还能提供场地,自然最好不过。

    可——

    很不巧的是,夜千筱刚到炊事班后院,随意往厨房那边瞥了眼,就在里面见到个颇为熟悉的声音。

    路剑。

    呃。

    夜千筱犹豫了一下,第一时间将手里的夜宵藏起来。

    很快的,她就听到阵不爽的声音,“夜千筱,你在这里做什么?!”

    ------题外话------

    写了一天,也是醉了。

    【推文:】

    书名:《铁骨英姿之小妻要逆袭》、《特种兵之霸上女军王》

    作者:姐是爷儿

    类型:军旅!军旅!军旅!重要的事说三遍!

    跟瓶子这文一样的热血军旅!

    520第一个写军旅文滴作者!

    千万不能错过!

    吼吼!

    因为是两篇文,而且推荐过很多次,所以简介就不放了!

    但是,文荒的记得要去戳嗷嗷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5话:你没瞎,我瞎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