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6话:夜千筱,当队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你在这里做什么?!”

    路剑站在门口,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夜色昏暗,院落没有亮灯,只有厨房的光线透射出来,却被路剑的身影挡了大半。

    自知路剑如今看自己不顺眼,夜千筱想了想,也不急着从马上离开。

    “转转。”

    夜千筱回答着,却站得笔直,双手放到身后。

    “哟,转转到这儿来了?”路剑冷笑了声,从门口走下来,凝重的视线在她身上打量,猛地怒喝,“身后是什么,拿出来!”

    “这……”

    夜千筱一脸为难。

    “拿出来!”

    路剑瞪着眼,没好气的吼道。

    “哦。”

    老实的应声。

    很快,夜千筱就把身后的手拿出来。

    两个袋子,好些个塑料盒装着,有些竹签露了出来,大老远的,路剑就闻到了烧烤的味道。

    “外面带进来的?”

    路剑拉下脸。

    想到她出门的事,这心情就好不起来。

    那个扰心挠肺,那个要命的憋屈啊!

    “是。”夜千筱点头。

    冷哼一声,路剑越想越气,“不拿去宿舍,拿到这里来做什么?!”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看着他,满脸真诚,“他们说,你在这儿。”

    呃……

    路剑微愣。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喏,赔礼道歉的。”

    愣怔间,夜千筱已经走到石桌旁,将两袋子的夜宵都放到上面。

    “……”

    路剑嘴角一抽。

    赔礼道歉?

    特地过来找他?

    说实话,路剑打心底不信。

    他认识的夜千筱,绝不可能特地做这种事。

    她可不像牧齐轩,八面玲珑,左右逢源,从不给别人添麻烦。

    相反,她最爱给人添麻烦,麻烦闹得越大越好,这留下的烂摊子他人还不得不收。

    让人火大得很!

    路剑脸色变了又变,仔细盯着夜千筱,想要从中看出点异样来。

    可惜,夜千筱很正常,几分真诚,几分笑意,几分平静,根本就看不出什么。

    “外面的?”

    这时,林班长从厨房走出来,皱着眉头扫向那堆烧烤。

    几天未见,林班长还是严肃的板着脸,就算站到路剑身边,那气场也不减分毫。

    “嗯。”

    看着他,夜千筱回答。

    “以后少买点,”林班长皱眉,语气却不严厉,“对身体不好。”

    “成。”

    夜千筱爽快的点头。

    本想就在炊事班做的,一来自己不是炊事员,动用厨房有些为难,而且她的厨艺本身就不好,二来是怕林班长麻烦,每天都要在厨房忙活,少给他添点儿事也是好的。

    “对身体不好,不吃。”

    路剑虎着脸,接着林班长的话,没好气道。

    夜千筱:“……”

    乖乖,这还傲娇上了?

    一旁,林班长看着他,问道,“你不是没吃晚饭吗?”

    “你不是在给我做吗?”路剑反问。

    “没心情,不做了!”

    任性的回着,林班长伸出手,直接开始解自己的白色围裙。

    路剑:“……”

    妈的,他们俩这还合起伙来了?!

    姓林的,真他妈偏心!

    偏心!

    “路队,来吃。”

    夜千筱朝他笑了笑,转身开始去解两个白色塑料袋。

    同时,也不顾林班长的固执性子,直接将他拉过来坐下,递了两个白色塑料盒过去。

    林班长脸色微黑,可到底也没有拒绝。

    这些夜宵,是夜千筱按照三个徐明志的饭量买的,比普通人的量更要多些,加上林班长和路剑两位,解决起来也不算轻松。

    于是——

    当徐明志赶来之际,便见到夜千筱、林班长、路队长三人围坐在石桌旁,“和乐融融”的场面。

    着实,狠狠惊了他一把。

    干啥呢这是?

    画面也太不协调了!

    “你来做什么?”

    听到脚步声,路剑斜了他一眼,态度很强硬。

    昨晚过后,他瞧着夜千筱和徐明志就来气,陈连长那边整天讥讽个没完,怎么着都想出那口气,现在连清净时候都没有。

    这不,晚餐时间,就赶去找陈连长谈心了,结果到现在还没吃饭。

    烦呐!

    “这……”

    徐明志愣了半响。

    说好过来碰面,一路上憋了满肚子的话,没想犹豫好久赶到,便见到路队长、林班长和夜千筱坐在一起。

    真是愣了。

    “傻愣着干啥?”

    见他不说话,路剑又出声,没好气的哼了哼。

    这傻小子!

    既然关照过夜千筱,那她的身份自己也调查过,徐明志是自己一手带过来的兵,那就更不用说了。

    他们俩的婚约,他们俩的解除婚约,他都有所耳闻。

    现在,看情况,估计这小子又钻心眼,陷到里面去了。

    年轻人呐——

    麻烦!

    “咳,来找你。”

    徐明志何等机灵,很快就反应过来。

    昨天惹得路剑生气,他当然是知道的,好在今天训练没出错,没被路剑揪住小辫子,就眼下这情况,他要是挑明了来跟夜千筱吃也夜宵的,指不定他的怎么恼怒呢。

    “什么事?”

    冷冷的瞥向他,路剑满脸不悦。

    “也没什么……”徐明志话语微顿,很快走过去,笑嘻嘻道,“就是陈连长那儿,要不要我去道个歉?”

    “你?”

    上下打量着他,路剑质疑的哼着,旋即扫向对面的夜千筱。

    夜千筱在吃羊肉串,听到他们的对话,连眼睛都没掀一下。

    徐明志走近,压低声音道,“听说,陈连长是北方人,呃,家里顺带捎了点儿酒……”

    虽说声音压得很低,可在这寂静的院落里,另外两人也听得个清楚。

    “好啊,你小子……”路剑抬脚就往徐明志屁股上踢去,骂骂咧咧的,“竟然私藏酒!”

    徐明志快速躲过,满面笑容,“队长,这本来是送给你的,可您……不是被嫂子逼着戒酒吗。”

    “嘁!”

    路剑被气得硬是说不出话来。

    好小子!

    胆子还真不小,竟然调侃到他头上来了!

    “队长,不留我吃点儿?”

    凑过去,徐明志笑着问道。

    “吃!”

    笑着骂出个字,路剑直接将两盒烧烤扔了过去。

    徐明志笑眯眯地接下,然后在他旁边的空位置坐下。

    四个位置,全部坐满。

    徐明志安静了会儿,很快就按捺不住了,低声跟夜千筱聊着天。

    听着聊天声,路剑将一根竹签放下,瞥着旁边的徐明志和夜千筱,眉头轻轻一挑,旋即又无奈的叹口气。

    自己的兵,在跟前虽说骂几句踢几脚,但说不心疼真不可能。

    徐明志心性单纯,没有心机城府,天生乐观开朗,在他手中待了两年,从来没有主动闹过事,军事技能也是名列前茅,就跟牧齐轩一样令他满意。

    倒不是说夜千筱不好,只是夜千筱这种冷静沉稳的性格,着实跟徐明志不般配。

    唉。

    真想狠狠敲那小子几棍,把他敲醒了最好。

    一顿夜宵,就在徐明志和夜千筱的交流中度过。

    林班长是少言寡语之人,平时本来就没有什么话,路剑倒是个正常人,只是跟林班长找不到话题,便默不作声的吃着烧烤。

    吃完,散场。

    然,当看着徐明志送着夜千筱回去时,路剑又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恨不得给徐明志几拳。

    几分钟就到的地儿,送什么送?!

    难不成基地还出鬼了?!

    艹!

    狠狠瞪了眼徐明志,路剑甩袖离开。

    徐明志不明所以。

    ……

    女兵宿舍楼下。

    瞥了眼未亮灯光的宿舍,夜千筱脚步微顿,偏过身去看徐明志,“有什么事,说吧。”

    徐明志自然不必特地送她过来。

    还不至于这么矫情。

    定然是有话跟她说。

    其他人都没回来,估计还要到明早去,两栋楼之间亮着路灯,相隔太远只能看得个大概。

    听到她的话,徐明志微微侧过头,昏暗的灯光落到他好看的眉眼上,更是柔和几分。

    他紧抿着唇,稍显迟疑之色。

    夜千筱就站在他身侧,一只手放到衣兜里,面色平静地看着他,漂亮的面容笼了层暗光,莫名地让他失神。

    “夜千筱,我喜欢你。”

    缓缓如清风般的声音,带着清冽干净的声线。

    身影轮廓映在朦胧光线中,徐明志立在她面前,半垂着眸,眼底藏着明显的紧张,或许还有几分挣扎。

    夜千筱敛眸,却没有丝毫惊讶。

    自然,也在意料之中。

    从新兵连开始,就跟徐明志相识了。

    二十三岁。

    家庭环境优渥,自小未曾受过特别大的挫折,却没有那种环境中的骄傲自满,他就像是在顺境中自由生长起来的,从不需要担忧什么,只要想着自己该做什么,想做什么,然后就义无反顾的往自己选择的道路走下去。

    她以前没接触过这种人。

    但是,她不介意跟他接触,更不介意同他交好。

    她没想到的是,徐明志会……

    唔,事实上,她并不认为,那能称之为喜欢。

    “然后呢?”

    舒了口气,夜千筱凝眉问道。

    喜欢她,然后呢?

    伴随着冷淡的声音,阵阵疑惑迎面砸下来,令徐明志皱起了眉头。

    “我们接触婚约了,”夜千筱的声音再度响起,她抬眼看着他,淡淡道,“你也负担不起我的人生。”

    夜千筱很直白。

    徐明志跟她,从来不是一类人。

    跟裴霖渊、赫连长葑,甚至于她不同,徐明志没有经历过太多,毕业后在部队的历练,使他更像一张没被沾染过的白纸。

    干干净净的。

    纤尘不染。

    夜千筱不知道他以后是怎样,可现在的徐明志,不足以融入她的生活。

    想到这儿——

    夜千筱难免有些烦躁。

    今天,一个个的,先是裴霖渊,然后是赫连长葑,又到现如今的徐明志,接二连三的,让她应付起来有些无力。

    面前,徐明志沉默着,他盯着夜千筱,那沉下来的眸色里,不知是何种情绪在交缠。

    失望,不甘,了然,悲痛……

    “早点休息。”

    半响,夜千筱出声,转身往宿舍方向走。

    “等一等!”

    徐明志喊住她,却没有太过激烈的情绪。

    可,声音中,却不掩其中低落情绪。

    “什么?”

    想想,脚步微顿,夜千筱偏头看他。

    “那我要怎样,才能负担你的人生?”

    徐明志看着她,垂下的双手紧紧握着,他有些失落,却仍旧带着股不肯服输的韧劲。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夜千筱就离他越来越远了。

    两人之间的鸿沟,在无形之中,拉的越来越大,好像他再如何的努力,也无法离得她更近些。

    不管是能力,还是行为做事,甚至于思想程度。

    可是,他就是喜欢她啊。

    怎样都想对她好。

    没想……

    事实上,若不是早上那事,他或许不会这般冲动。

    最起码,他也会等到合适的机会,而非这般的鲁莽,甚至于没做任何准备。

    果不其然,被拒绝的个彻底。

    沉默片刻,夜千筱轻轻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

    谁又知道呢?

    说完,走向宿舍。

    105的宿舍门打开,夜千筱的身影走进去,然后又再次关上。

    灯亮起。

    徐明志不知在外面站了多久。

    直至最后浑身冰凉后,他才看着早已熄灯的宿舍,跨着沉重地步伐往自己宿舍楼而去。

    这是他第一次跟人表白。

    也是他第一次遭到拒绝。

    他做足了心理准备。

    可是,没想到,结果被他想的更要惨。

    ……

    翌日。

    五点,夜千筱被吵醒。

    她睡眠浅,尤其在部队,按时起床时需听铃声,夜间集合时需听哨声,定然不能睡的太沉。

    已经养成了习惯。

    所以,开门声、脚步声刚响起,她就忽地睁开了眼。

    “啊——”

    低低地惊呼声响起。

    是乔玉琪的。

    刚走过来,就见到睁开眼的夜千筱,乔玉琪猛地拍着胸口,暗自嘀咕道,“吓死人了你!”

    “啪”地一声,宿舍内电灯打开。

    “结束了?”

    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身,夜千筱在宿舍内扫了圈。

    没错,三道身影。

    乔玉琪,冰珞,刘婉嫣,三个人都回来了。

    “结束了,”疲惫的应声,刘婉嫣把自己丢到对面床上,却不忘朝夜千筱竖起中指,“哪像你,这么快活。”

    任务刚结束,所有新兵一歇下来,就听得老兵们说起夜千筱的传奇事迹。

    尼玛!

    比她们提前整整两天结束任务!

    一个人闯入贼窝,将一帮没回过神的老兵们,杀得个片甲不留。

    每每说到“夜千筱”这个名字,那帮老兵们都是咬牙切齿的,可见他们对夜千筱是有多大仇多大恨。

    “合格了?”

    看了眼表,夜千筱也没睡的心思,转而问她们道。

    冰珞仍旧冷冰冰地,面无表情。

    乔玉琪吐槽完后,就摔在床上,准备休息。

    刘婉嫣更不用说了,连鞋子都没拖,抱住被子就从呼呼大睡起来。

    “嗯。”

    睡衣来袭,刘婉嫣迷糊的应了声。

    没多久,冰珞也上了床,只是摊开被子时,动作顿了顿,朝夜千筱道,“教官说今天放假。”

    夜千筱点了点头。

    累了七天,确实该放假休息。

    不过……

    夜千筱没了睡意。

    起身,穿上作训服,叠好被褥,夜千筱准备去跑步。

    可走了两步,扫到刘婉嫣倒在床上的邋遢样,又顿住脚步,走了过去。

    将她的帆布鞋脱下来,再将她的腿搬到床上,再将那床被子撩开,盖到她的身上。

    “千筱……”

    迷迷糊糊的,刘婉嫣睁开眼,低低唤了声。

    “嗯?”

    话音未落,刘婉嫣忽的坐起身,凑过来抱住她的腰。

    “你真好。”

    低声的说着,带着几分沙哑。

    她忽的抬起眼睛,明亮的眼睛被笼了层水雾,在刺眼的灯光下,似是凝聚了一层水膜。

    将她的脑袋推开,夜千筱微微蹙起眉头,声音微凉,“怎么了?”

    环住她腰的力道一紧,刘婉嫣的脑袋狠狠砸到她怀里。

    夜千筱脸色一黑。

    若不是知道她失恋了,夜千筱真想把她丢到宿舍外冻上半天。

    “我跟他分手了。”

    再次抬头,刘婉嫣看着她,眼里不掩伤心与失落。

    这眼神……

    看得夜千筱生烦。

    “嗯。”

    应付般的点头,夜千筱装作认真在听的模样。

    她跟宋子辰分手的事情,她一直都知道。

    突地,刘婉嫣面色一狠,狠狠揪住夜千筱的衣服,咬牙切齿道,“可恨的是,刚刚遇见他,他又跟姓柴的贱人在一起了!”

    “……”微微哑言,夜千筱顿了顿,便敷衍的道,“嗯,证明你看走眼了……”

    “夜千筱,你他妈不会安慰人呐?”

    听得她漫不经心的语气,刘婉嫣实打实的怒了。

    不安慰她,还阴阳怪气的讽刺,她这交的什么朋友?!

    “会,”夜千筱闲闲道,“就是觉得安慰你,挺浪费时间的。”

    “你……”

    刘婉嫣咬牙。

    几日不见,这丫的越来越毒舌了?

    挑眉,夜千筱摁住她的额头,直接将她推到枕头上,旋即松开手,“自己好好想想。”

    “诶——”

    刘婉嫣抬手,想拉住她。

    侧身躲开,夜千筱低眸扫了她一眼,淡声道,“跑步。”

    “……”

    被看穿了。

    刘婉嫣闭眼,重重倒在床铺上,就连隔壁床都震动了,半睡半醒的乔玉琪猛地睁开眼。

    只是,迷糊中听到刘婉嫣跟夜千筱的谈话,心知刘婉嫣失恋了,她朝刘婉嫣那边瞪了几眼,最后还是没有说话,继续倒下睡觉。

    夜千筱出门时,顺手关了灯。

    ……

    清早跑步,算是部队练出来的习惯。

    只是,这一次,夜千筱不只跑五千米。

    这次选拔过后,将会是另外三个月的严格选拔,这也是她从徐明志那里听来的。

    这三个月,将会更严格、更残酷、更暴力。

    所以,她干脆趁着有空,来了个套餐。

    两个五公里——五公里越野,五公里武装泅渡。

    五个100——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马步冲拳,100个到立,100个收腹。

    400米障碍跑,两个来回。

    一个轮回下来,她能够勉强站住,已经是属于她体力的奇迹了。

    早上七点半。

    休息片刻,夜千筱准时来到食堂。

    新兵除外,其他老兵还需要参加训练的,所以刚进食堂,就见到里面人满为患。

    清一色的老兵。

    只有几个新兵,掺杂在那些成群结队的老兵中,很不起眼。

    “这么早啊?”

    拿了端盘,夜千筱拿了两个馒头,就见到小严守在粥桶前,朝夜千筱摆了摆手。

    “嗯。”

    夜千筱点头。

    侧头想了想,又抬脚走了过去。

    “啥事啊?”

    见她过来,小严朝她笑了笑,早已心领神会。

    平时见面也只打个招呼,除非……

    有什么他能做到的事。

    “打包,三份。”

    停在他面前,夜千筱笑眼看他,一副很和气的模样。

    “呃……”

    小严脸色僵住了。

    还真不客气!

    这是帮一个宿舍的早餐都顺走了吧?

    叹了口气,小严一脸无奈,摊手道,“得,待会儿去厨房拿。”

    “谢了。”

    “别告诉别人。”

    双手放到嘴边,小严鬼鬼祟祟地朝她叮嘱。

    “知道。”

    了然的点头。

    紧接着,便朝小严点了下餐。

    冰珞,四个馒头。

    刘婉嫣,一碗粥,两个鸡蛋,一个馒头。

    乔玉琪,随便。口味不了解。

    见得小严记下,夜千筱才转身离开。

    她不介意偶尔做做好事。

    再拿了一个鸡蛋,一根油条,夜千筱端着端盘,在食堂内寻找空位置。

    呃。

    座位很满。

    食堂其实很大,只是这些随性的士兵们,总喜欢多占几个位置,四五个人凑一堆,就占了一方位置,夜千筱也没心思掺和到他们其中,看起来自然没满意的地方。

    好在,视线扫了圈,在个角落里发现了个空位置。

    八人座位,对面各四个,餐桌擦得干净,看得倒是挺舒服的。

    走过去,夜千筱落座。

    然——

    她一个鸡蛋还没有剥开,就有两抹人影走了过来。

    微微抬眼,扫到走来的两人,夜千筱剥鸡蛋的动作一顿。

    “子辰,我们坐这儿。”

    娇媚温柔的声音从头顶飘来。

    夜千筱微微往后倾,便见到柴桃那张低眉含笑的脸,饱受爱情滋润的她,面容更为娇艳漂亮,一举一动间皆是动人的诱惑。

    穿着作训服,也一样惹眼。

    对这个柴桃,夜千筱有些记忆。

    长得漂亮,身材玲珑,脾气不错,不会吃亏,也能招他人喜欢,名声还算不错。

    训练时,综合成绩拔尖,不像夜千筱和刘婉嫣一样严重偏科,她样样科目都能拿得出手,只是跟宋子辰比还差了一大截。

    只是,在她有手段拿下宋子辰之前,夜千筱还真没对她在意过。

    宋子辰没有表情,朝夜千筱这边看了眼。

    两人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的移开。

    “没问题吧?”

    将端盘放下,柴桃浅笑着问夜千筱,看起来挺亲切的。

    说着,便准备坐下。

    “我说有呢?”

    扬眉,夜千筱冷冰冰的视线扫向她,一字一顿的话语,犹如针一般射过去,令柴桃弯腰的动作微微一怔。

    直起身,柴桃脸色微变,神色间的恼怒和尴尬,清晰可见。

    见此,夜千筱冷笑。

    “不至于吧?”

    垂眸看向夜千筱,柴桃唇角勾起,声音中带着疑问。

    话中含义,谁都清楚。

    这群新兵中,没人不知夜千筱和刘婉嫣走得近,刘婉嫣跟宋子辰在一起的事情,除了当事人之外,知道的也不超过五个。

    夜千筱自然是其中一个。

    现在,刘婉嫣跟宋子辰分了,而柴桃取代了刘婉嫣的位置。

    柴桃讽刺意味很明显——不就是抢了你闺蜜的前男友吗,至于对她针锋相对吗?

    可是,几人都清楚,柴桃找到这个位置,完全是故意为之。

    “至于,”收回目光,夜千筱慢条斯理的剥着鸡蛋,淡淡道,“我不喜欢跟贱人坐一起。”

    “……”

    柴桃脸色顿时沉了。

    敢骂她贱人?

    “坐。”

    忽的,身侧响起道沉稳温润的声音。

    端盘放下,宋子辰不顾夜千筱的言语,直接在旁坐下。

    眸光微闪,柴桃瞥了眼宋子辰,见着宋子辰那温和的侧脸,心中顿时一喜,很快就顺从的在他身边坐下。

    闲闲地挑眉,夜千筱开始吃鸡蛋,优哉游哉的,没受到丁点的影响。

    这事呐,还真新鲜。

    以前刘婉嫣对他死缠烂打,处处护着他的名声,连亲近一下都心惊胆战的,结果倒好……

    好在,柴桃也不是太笨,吃饭时安安静静的,不跟宋子辰过分亲热。

    但是——

    一些小动作,真是让人忍无可忍。

    夜千筱吃完油条和馒头。

    起身。

    听到动静,柴桃抬眼,往这边看来。

    然,夜千筱连看都没看她,拿起端盘,就直接往厨房走去。

    微微眯眼,柴桃看向她的背影,视线里多出抹挑衅意味。

    夜千筱。

    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这世上,实力突出,总归会招人记恨,尤其是,当别人以为你在投机取巧的时候。

    不同于柴桃不喜刘婉嫣,因为刘婉嫣本身就是她的情敌,柴桃看不爽夜千筱,纯粹是她那身气场过于招摇,令她看不惯罢了。

    一旁。

    宋子辰眼眸微抬,将柴桃那憎恨的神色看在眼底,眉头微皱,强行将那抹不耐压制下去。

    ……

    在厨房拿了早餐。

    夜千筱回去。

    那架势,倒有几分光明正大。

    炊事班有规矩,吃多少拿多少,打包一事,若无特殊情况,着实很少见,顶多偷偷摸摸顺几个馒头鸡蛋回去。

    如若被发现,被批评一顿,在所难免。

    但是,这事落到夜千筱身上,就这么破例了。

    因为她当了采购员,救了聂施史一命,才让炊事班的采购工作变得容易起来,至今他们都没有配专门炊事员,有食材都是直接跟聂施史联系。

    只要盛大节日,或是突发情况,林班长才会让人出去专门采购。

    所以,夜千筱和刘婉嫣时常回来开小灶,除了贺茜之外,其他炊事员们也不会有任何怨言,尽管偶尔会开开玩笑调侃几句,但也不会有人当真。

    至于顺点早餐出去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食堂到宿舍楼距离不远,五分钟左右的路程。

    夜千筱走到走廊时,从101宿舍那边开始,顺带往里面扫了几眼,发现基本里面基本没活动的身影,多数都趴在床上睡觉。

    105宿舍门口。

    步伐微顿,夜千筱推门进去。

    “油条?”

    刚关好门,就听到一阵疑问声。

    左边中间的床铺,是乔玉琪的。

    她翻身坐起来,可眼睛还是闭着的,半睡半醒,抬手揉着自己饿扁的肚子。

    “嗯。”

    夜千筱将她的那份丢过去。

    小严给她准备的早餐,有包子、鸡蛋、油条,分量足够。

    “我的?”

    下意识伸手接住,可乔玉琪半响没反应过来,错愕地看着夜千筱。

    看了她一眼,夜千筱加重了语气,“你的。”

    真的假的?

    望着手里的早餐,乔玉琪顿时清醒了大半。

    半响,瞥见夜千筱手里的另外两份早餐,乔玉琪终于肯定夜千筱没有送错人,只是莫名地有些尴尬。

    在她看来,自己跟夜千筱的关系,仍旧没有缓和过来。

    帮忙带早餐,着实令她有些感动。

    “谢谢啊。”

    抿抿唇,乔玉琪低声朝夜千筱道谢。

    “不用。”

    漫不经意的回着,夜千筱开始观察另外两个人。

    除了乔玉琪被馋醒,冰珞也被她们的动静惊醒,夜千筱便直接将四个馒头递过去。

    同样的,冰珞也道了声谢,只是冰凉的声音,见不到多少诚意。

    至于刘婉嫣——

    蒙着被子睡觉,对宿舍内的动静,没有丝毫的反应。

    夜千筱走过去。

    抓住被角,掀开她的被子。

    可,在看清情况时,夜千筱难免一愣。

    军绿色的被子下,刘婉嫣愣愣地睁着眼,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双眸空洞无神,周围是淡淡的黑眼圈,面无表情的脸稍显麻木。

    直至被子被掀开,冷风阵阵袭来,她的黑眼珠才动了动,视线转移到夜千筱身上。

    “早餐。”

    将热乎乎的早餐放到她枕边,夜千筱轻轻皱了皱眉。

    “谢谢。”

    手肘撑在床上,刘婉嫣勉强的支起身,整个人没精打采的。

    “给你十分钟,”蹙着眉头,夜千筱垂眸,扫了下表,语气不容拒绝,“待会儿跟我去训练。”

    “哈?”

    愣神,刘婉嫣错愕地抬起眼。

    闲站在旁边,夜千筱低眉,淡然道,“刚刚看到他们了。”

    “哦……”想了会儿,刘婉嫣才意识到她在说谁,稍稍惊讶,随后便小心的问道,“怎么样?”

    “不怎么样,”摸着手腕,夜千筱右手握拳,缓缓道,“我想揍她。”

    “呃。”

    刘婉嫣瞪大眼睛。

    与此同时,乔玉琪和冰珞听到动静,也将视线转移过来。

    冰珞已经穿好衣服,就站在床边吃馒头,乔玉琪还缩在被窝,准备吃完早餐再睡一觉。

    可是,在听到夜千筱若无其事的话语时,两人的神色里,不约而同的闪过抹惊讶。

    揍她?

    谁?

    那个……柴桃?

    也就夜千筱能淡定的说出这种话!

    “你没事吧?”

    愣了片刻,刘婉嫣反应过来,纳闷地看着夜千筱。

    微顿,夜千筱镇定道,“接下来三个月,擒拿格斗排在前三。”

    刘婉嫣眨了下眼,恍然大悟。

    同时,也悄悄松了口气。

    听罢,乔玉琪和冰珞回过神,继续吃自己的早餐。

    轻挑眉头,夜千筱又道,“你现在,能在她手下过几招?”

    “……”哑了会儿,刘婉嫣嘴角一抽,“诶,太不给面子了啊。”

    话是这么说,枕头边的早餐已经被她拿了起来。

    事实上,也并非夜千筱不给面子。

    她说的试试。

    夜千筱姑且不论,平时格斗没见她输过,但刘婉嫣对自己的格斗,心里也有底。

    在新兵中,算是中等偏上的,在女兵中,实力不耐。

    可,在那个柴桃面前,她的优势就处于弱势了。

    说实在的,她也很想揍柴桃一顿,自然而然的,她不能明目张胆地跟柴桃约战,可在格斗训练中,她却有着充足的理由跟柴桃比试。

    然而,在狠揍柴桃一顿解气之前,她首要任务就是将自己的格斗技巧练起来。

    于是,刘婉嫣快速解决早餐。

    加上穿鞋子、叠被褥的时间,都不过八分钟。

    紧接着,她便同夜千筱一起,走向训练场。

    宿舍内。

    看着她们俩消失在门口,乔玉琪纳闷地皱了皱眉。

    从她们话语行间听得出,刘婉嫣跟宋子辰估计是分手了,而且宋子辰转个身就跟柴桃在一起。

    刘婉嫣失恋,心情不好,这个完全可以理解。

    不过,夜千筱这劝人的手段,也太诡异了点儿吧,哪有劝人去跟小三打架的?

    ……

    整整一天,刘婉嫣都在跟着夜千筱训练。

    从开始的五公里越野,到之后的牵引横渡、悬崖攀登,到最后的格斗对抗。

    没有半点留情。

    两人一天下来,浑身各处青紫。

    同时,刘婉嫣也意识到一股危机感。

    论体能,刘婉嫣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不行,可夜千筱的体能她更清楚,绝对要比自己更弱。

    但是——

    一天下来,刘婉嫣明显感觉到,夜千筱的体能已经突飞猛进,自认为有所长进的她,同夜千筱共同训练的时候,隐约有跟不上的趋势。

    而,她甚至不能判断,夜千筱是否有故意等她的意图。

    这种反差感,让刘婉嫣在训练时,反省了一天。

    本以为自己正在进步,可如果夜千筱进步得更快的话,那就是她自身的问题了。

    “我感觉跟你练,格斗越练越顺手。”

    拖着身子跟在夜千筱身后,腰酸背痛的刘婉嫣仍旧用两手尝试着招式,却惊喜的发现了什么。

    跟夜千筱练习格斗,一直是很爽快的事。

    不是招招都按照教的招数进行,而是灵活多变的招数,可每当夜千筱出手,她便能及时想出破解招数,完全无需死板的按照教学内容来练习。

    以前格斗训练时间短,倒没有意识到,今日她们整整练了一个下午,刘婉嫣惊喜的发现自己有些困难的招数,竟是能轻松掌控了。

    “正常。”

    夜千筱也不谦虚。

    格斗跟武术,其实相差不远,反正都是出招、破招,以前没系统的学过格斗,但招数是差不多的,稍微了解一下就可以融会贯通。

    一个教官带领那么多新兵,不可能每招每式都顾及到你。

    加上先前教的只是招式,让新兵记住招数而已,接下来这几个月,才会真正教他们格斗技巧。

    所以,她不过是事先让刘婉嫣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教”。

    “得,反正拽不过你。”

    刘婉嫣快步往前,抬手攀住夜千筱肩膀,半个身子都吊在夜千筱身上。

    朝她丢了个白眼,夜千筱皱眉,可见她毫无反应,却也就此作罢。

    “对了,现在几点了?”

    拖着夜千筱的步伐,刘婉嫣似是忽地想到什么,忽地问道。

    瞥了眼表,夜千筱道,“六点。”

    “惨了惨了!”

    从夜千筱身上弹起来,刘婉嫣顿时来了精神。

    “怎么?”夜千筱偏头看她。

    刘婉嫣一拍额头,“忘了告诉你了,我们晚上六点集合,有事情宣布!”

    说着,便拉住夜千筱的手臂,匆匆忙忙往宿舍楼跑。

    “……”

    夜千筱沉默了一下,最后甩开她的手。

    对上刘婉嫣焦急而纳闷的眼神,夜千筱耸肩,“六点,还差五分钟。”

    “……”倏地愣住,半响,刘婉嫣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艹!”

    五分钟,从训练场到距离宿舍楼,时间充沛。

    六点。

    两人准时抵达宿舍楼。

    “草,怎么那么多的人?”

    刚走近,刘婉嫣看着站在宿舍楼下的一排教官,惊讶地睁了睁眼。

    抬眼,夜千筱视线扫过。

    五个男的,四个女的。

    有几个眼熟的。

    牧齐轩、祁天一、徐明志、杨栗,另外还有陈雨宁。

    清一色的军官,肩膀上的一杠排的整整齐齐。

    刚看两眼,祁天一就举起了哨子,用力的吹响。

    “哔——哔——哔——”

    连续不断的声音,惊扰着两栋宿舍楼的新兵。

    早先有准备,也有人在等待,这次集合非一般的快,不过两分钟时间,所有人就站的整整齐齐。

    这次选拔,又送走五个人。

    两个女兵,三个男兵。

    如今,只剩下十五个女兵,三十一个男兵。

    少的令人发指。

    站在那里,就像一支被遗弃的队伍。

    “给你们两分钟,我需要看到每个人都把手机交上来。”

    牧齐轩晃了晃手里的计时器,微笑着跟他们说着,可话音未落就按下了手中计时器。

    在列队的正中央,摆放着两个纸盒。

    顿时,刚刚站稳的一帮人,还没回过神,整个人就直接往两栋楼奔了过去。

    卧槽!

    怎么不早说!

    一个个心里怒骂着,可脚下的动作就跟生风似的,速度只快不减。

    两分钟结束。

    牧齐轩摁下了计时器。

    同时,每个人的手机,都关了机丢在两个纸箱里。

    “都休息好了吗?”

    收了计时器,牧齐轩温和的问道。

    “休息好了!”

    顿时,所有人气沉丹田,异口同声的回答。

    “那好,”牧齐轩笑眯眯的点头,随意道,“先站军姿,半小时。”

    “……”

    众人瞪大眼睛。

    啥?

    军姿?

    自从离开新兵连后,他们就很少再有站军姿的机会,整天都在忙着训练,根本无人去估计军姿或列队训练,因为这些他们早就在新兵连磨练出来了。

    现在站什么军姿啊?

    正在他们疑惑间,一旁的祁天一忽的沉声吼道,“叫你们站军姿,没听清吗?!”

    这吼声,震耳欲聋。

    下意识地,没有人就算再纳闷,也紧跟着命令行动,稳稳当当的开始站军姿。

    不就是军姿吗,总比让他们爬悬崖要好!

    牧齐轩所说的站军姿,那还真的是站军姿。

    前面一排人,看起来都是他们的新教官,此刻正笔直的站在最前方,一言不发,就像是个木桩子般。

    就连他们熟悉的、平易近人、毫无架子的徐明志,都冷着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

    只是,不知过了多久——

    顺着道路,三辆大巴缓缓驶来,在距离宿舍楼十来米左右,陆续停下。

    紧接着,祁天一和一个女军官,便拎起了哨子,朝那边方向走了过去。

    突发状况,一群新兵们纵使站着军姿,眼珠子也忍不住往旁边瞥,看着就像集体抽风似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很快,一群身着作训服的军人,陆续从三辆大巴正门走下来。

    一排排海洋迷彩……

    令人眼花缭乱。

    前面两辆车是男兵,后面一辆车是女兵,保守估计,这一次性过来的,莫约有三百左右。

    “哔——”祁天一狠狠吹了声口哨,做出整队的手势,大声喊道,“集合!”

    同时,那个女军官也对女兵进行整队。

    几百个人,纵使背着重重地行囊,还是板着脸毫无怨言的开始整队。

    这边。

    新兵中,不缺视力好的,不少人都看到那群新来的人中,竟然有好些都是扛着一杠的军官!

    这也太诡异了吧?!

    渐渐地,细碎的议论声渐渐多了起来。

    “哔——”

    忽的,响亮的哨声从前排响起。

    “安静!”

    徐明志凌厉的扫了眼所有新兵,声音铿锵有力地喊道。

    新兵们心里一惊,默契地安静下来。

    老实站军姿!

    ……

    正如新兵们的猜测,那些新来的,都是比他们先进部队的老兵。

    也是跟他们一起训练的。

    在祁天一和女军官的命令下,所有的老兵都井井有条地走向两栋宿舍楼。

    宿舍自由分配,在能够全部住下的前提下,不一定所有的宿舍都要住满人。

    等新兵们的半个小时军姿结束,老兵们也将所有行李放好,然后整整齐齐地在他们之中站好队伍。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牧齐轩低头瞥了眼手里的名单。

    新兵只剩下四十六个。

    老兵的出现,让新兵的存在感,犹如归于零一般。

    108个女兵,205个男兵。

    总共359个兵。

    不知道最后会剩下多少。

    “看来都到齐了,”放下名单,牧齐轩神情严肃,敛眸扫过一排排的人,朗声道,“现在,介绍一下我们的身份。”

    面对如此多的人,牧齐轩仍旧能保持平稳镇定,话语平缓有力。

    不仅是他,其他所有的教官,都严肃沉着,见不到丝毫的怯弱。

    牧齐轩是总教官,管理在场359个兵。

    祁天一和杨栗是副教官,管理所有的男兵。

    陈雨宁是女兵的总教官,同时也是射击教官。

    另外,还有个副教官,就是刚刚去组织所有女兵的女军官,叫蔡诗诗。

    格斗教官有两个,一男一女,徐明志和另一个女军官,夏楚。

    潜水教官同样有两个,一男一女,蓝文新和方芷。

    九个教官,各自介绍完自己的身份。

    “现在,”声音微沉,牧齐轩顿了顿,抬高声音道,“男女兵,各自选出两个队长,区分新老兵,队长由教官决定。”

    话音落却,教官间的气氛就凝重些。

    以前是没有队长的。

    但是,新老兵在一起训练,总是矛盾不断,动不动就嚷嚷起来。

    他们几个人,今年在再三商讨下,才决定选出个队长,以便于调节新老兵之间的关系。

    新兵自然没有异议。

    可,老兵中有不少军官,大多心高气傲的,要认谁做队长,一时间还真难以接受。

    只不过,他们初来乍到,还不了解情况,自然都不敢说话。

    祁天一上前一步,铿锵有力道,“老兵队长,封帆。新兵队长,宋子辰”

    与此同时——

    陈雨宁也上前一步。

    视线掠过一排排的女兵,陈雨宁眸色微沉,声音坚定道,“老兵队长,易粒粒。新兵队长,夜千筱!”

    呃……

    听到自己的名字,事不关己的夜千筱抬起眼眸。

    ------题外话------

    【1】

    这几天精品呀,所以瓶纸多更新一点儿,累趴了。

    【2】

    这章后面出现好多名字,艹艹艹,不仅取名取得要命,过几天记名字也得疯了,/(ㄒoㄒ)/~哭一下,来抱抱。

    【3】

    说个事哈。

    瓶子明天跟姐姐出去耍,寒假那么久,姐姐(表姐)就明天有空,汗哒哒,所以商量了很久,还是决定明天去破财了。

    其实精品最后一天,瓶子是真的不想出门,只想好好码字,但毕竟出去的机会少,就咬咬牙。

    说那么长,只是想说……

    明天更新可能会少。

    另外,番外没空写。

    说到番外就想望天了,放了那么久的话,瓶纸都没脸了!

    【4】

    最后推个文。

    书名:《拼婚之法医独占妙探妻》

    作者:情雪凝钰

    类型:推理

    第三次推了,就不放简介了。感兴趣的去看看哈,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6话:夜千筱,当队长!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