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8话:招不招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停在原地,夜千筱看向对面。

    两栋楼相隔不远,倒也看得清楚。

    一楼的一间宿舍外,围着数十个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新兵,老兵目测不超过十个。一堆人推推搡搡的,战火愈演愈烈,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站了会儿,隐隐约约的,夜千筱大概听清原委。

    莫约是有两个老兵住进了新兵的宿舍,强行想要换到靠窗的位置,惹来了新兵们的不满,自然就争执起来了。

    而,新兵们一起磨合那么久,虽然关系有好有坏,但在面对共同的对手时,定然选择站在统一战线上。

    至于老兵那边,刚安排在一起,只有一些先前熟悉的人来帮忙。

    但是——

    就老兵的身手而言,几个人也可以干趴一堆新兵了。

    “这是怎么了?”

    看着夜千筱停下,刘婉嫣好奇地走过来,疑惑地问道。

    瞥了她一眼,夜千筱没说话。

    这种纷争,看几眼就能明白。

    “啧,”果然,才一会儿,刘婉嫣就皱起眉头,“这两边都是故意的吧,宋……呃,他们两边的队长呢?”

    眸光微顿,夜千筱凝眸一扫,勾唇,“来了。”

    刘婉嫣抬眼看去,旋即微怔。

    果不其然,二楼的楼梯间,两道人影走了下来。

    正是宋子辰和封帆。

    宋子辰轻轻皱眉,面色颇为严肃,却没有太多外露的情绪,温润的眉眼稍稍染着冷意,走过去时步伐平缓沉稳。

    看不出太多。

    就算是这时候,他也是温和而内敛的。

    相比之下——

    封帆更引人注目些,周围自成强大气场,所到之处,皆惹得他人侧目。张扬不羁的眼神,却藏匿着危险凌厉,被他眼风扫到者,没来由的多出几分心虚。

    莫名地,当他先一步走进两拨人中时,渐渐地,两边的争执也安静下来。

    “我就问一句,”封帆凝眸扫了眼,视线盯在闹得最凶的两个老兵身上,淡漠的声音微微一沉,“谁起的头?”

    “……”

    无人回应。

    新兵那边没理由回应,而老兵这边,一时被他的气势给唬住,瞬间倒也没有反抗的表现。

    眯眼,封帆揪住就近一人的衣领,猛地将人给提过来,一字一顿的问道,“谁起的头?”

    “呃……”

    被拎住的是个老兵,在封帆揪住衣领的刹那,他就抬手抓住对方的手,想要将其甩开,可连对方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

    好在是个识趣的,犹豫片刻后,就稍微紧张的往旁边瞥,视线落到两个老兵身上。

    正是那两个要换床位的。

    “你们?”

    松开手中那人衣领,封帆瞥向旁边那两个。

    这些老兵,在部队磨练多年,加上是自己部队的精英,鲜少有真心服他人的时候。

    封帆当队长,其中有大批人是不服的,自然,也有部分人,不会因为他的军衔怕他。

    “是又怎样?”

    一个兵站出来,毫不示弱的仰头,鼓起眼瞪向封帆。

    话音刚落。

    “砰!”

    拳头撞击下颚,迸发出沉闷的低响。

    完全没有任何预兆!

    封帆走过去,抬起手,便是毫不留情的右勾拳,丝毫没有手软的样子。

    不过一拳,对方便被揍得猛然后退,几步后才勉强稳住,可被揍得仰天的脑袋再度低下时,嘴角流出来的血水也让人看得清楚。

    见到此番情景,周围其他人都咽了咽口水,背脊阵阵发寒,甚至于庆幸被揍的不是自己。

    “你……”

    旁边,另一位闹事老兵也站了出来,右手紧握拳头,狠狠地就朝封帆的脑袋砸了过去!

    微微皱眉,封帆往这边看过来,似是不经意般抬手,将对方狠砸过来的拳头挡住,旋即反手握住对方的手腕,直接往这边一提,那人一时不妨扑过来,他的手肘已经用力朝他后背砸过去。

    “砰!”

    “啊——”

    那人沉闷的惨叫一声。

    屈膝,击中对方小腹,直接将人踢飞。

    在这期间,封帆站在原地,分毫未动。

    再看他时,他闲散地立在那里,身材笔直挺拔,犹如一把锋利见血的利剑,锋芒毕露。

    那瞬间,所有惊愕皆是僵硬,

    一只手放到裤兜里,封帆微微垂眸,再抬眼,已然敛去刚刚那身煞气和凌厉,取而代之的是懒散内敛。

    看向一旁的宋子辰,“这样解决,没意义吧?”

    平静的看着封帆做完一切,宋子辰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眉目温和,笑眼看他,“没有。”

    自然没有。

    封帆打自己那边的兵,他根本就没有插手余地。

    当然,他也知道,压制住那帮老兵的方法,除了采取暴力,其他劝说和解的方式,是绝对没有用的。

    封帆选择了最便捷最有效的方法。

    而,这是他做不到的。

    远处——

    将情况看得清楚的刘婉嫣,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又吐了出来。

    偏过头,刘婉嫣刚想朝夜千筱说话,却见得刚才夜千筱站的地方空荡荡的,早已没了人影。

    微愣,抬眼看去,果然在去食堂的路上,见到夜千筱那抹悠闲的背影。

    无奈地叹了口气。

    刘婉嫣摇头,凝眉想想,又摸了摸饿的扁扁的肚子,下定决心跟上夜千筱的步伐。

    早午餐她都吃了,只是这一天的训练量过大,现在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只是,还没走几步,就见到一抹熟悉的倩影,缓步朝男兵宿舍楼而去。

    刘婉嫣多看了几眼。

    脚步一顿。

    柴桃。

    与此同时,对方也注意到她,抬眼朝这边看过来。

    看清楚是她,柴桃微微一愣,旋即唇畔勾起抹柔和的笑容,似是漫不经意地朝她点头打招呼,可却实打实的将刘婉嫣挑衅的个彻底。

    以前大家看着都眼熟,也没见她打过招呼!

    刘婉嫣挑眉。

    下一刻,柴桃唇角笑意加深,收回视线朝旁边走去,“子辰,一起去吃晚饭吗?”

    处理完事的宋子辰,这时候已经走向柴桃。

    眸中刺痛,刘婉嫣佯装冷静,却也掩饰不住神情苦涩。

    以前她可不敢明目张胆的找他,他更不用说如此直接的跟女兵见面吃饭了。

    是想公开的意思吗?

    新兵不准恋爱,但他们之后会分在不同队伍,对他们前途不会有什么影响,只是会受到些波澜罢了。

    以前她想都没想过。

    所以说,宋子辰对柴桃更有感觉些,亦或是,曾经对她根本没感觉?

    想至此,心情便沉甸甸的,她眉头轻皱,不由得避开目光,望着夜千筱远处的背影,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

    这顿晚饭,刘婉嫣吃的不是忒滋味。

    感情这种东西,怎么能说断就断。

    就算此刻的宋子辰在她眼里,就是个大写加粗再加下划线的渣,以前的情感也不是能随意了断的。

    想到宋子辰和柴桃在一起的事情,她的心情低落得很。

    以至于她根本没心思吃饭。

    夜千筱倒是吃的很饱,像是一点儿都不为今后的训练和矛盾担忧。

    走出食堂大门。

    “千筱,”走在夜千筱身边,刘婉嫣从复杂的思绪中拉扯出来,叹息着询问,“你现在是队长,矛盾又在所难免,你打算怎么办?”

    “凉拌。”

    抬眼看向昏暗的天空,夜千筱漫不经心。

    刘婉嫣颇为忧愁,“留下的这批女兵多厉害……你不拿点儿气魄来,谁能服你?”

    “你啊。”

    侧头,夜千筱看向她。

    “你——”咬咬牙,刘婉嫣不跟她争,直白道,“到底怎么想的?”

    “你呢,怎么想?”

    眼角挑起抹笑意,夜千筱忽的问道。

    “咱们新兵不能被欺负呗,否则还能怎么样?”说起这个,刘婉嫣就来气了,“先前你怎么回事,乔玉琪的脸都肿成那样了,你这个队长还在旁边看戏?”

    夜千筱耸肩,“好看啊。”

    左手握拳指向她,刘婉嫣咬牙切齿,“夜千筱,别逼我跟你动手啊。”

    “得,”挥开她那晃眼的手,夜千筱顿住脚步,侧身看她,“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宿舍那两个,我都打不赢。”

    “啊?你打不赢?”

    刘婉嫣震惊了。

    认识夜千筱至今,也算有段时间了,刘婉嫣了解夜千筱的心性,素来懒得说客套话,说什么就是什么。

    夜千筱自己说打不赢,就绝对打不赢。

    可,在她的印象中,夜千筱从未说过办不到的话语,无论做什么,她总是出其不意,然后在谁也料不到时,以亮瞎人眼的姿态取得成功。

    比如上次任务。

    现在,夜千筱亲口说,打不赢宿舍那两位。

    刘婉嫣着实有些吃惊。

    “嗯。”

    面对她的惊愕,夜千筱淡然的点头。

    她对付不了的人有很多。

    往典型说就是赫连长葑和裴霖渊,其次就是赫连长葑手下那帮人,她顶多能跟狄海那波人打个平手。

    再往近里说,以她的实力跟徐明志、祁天一一行人比,也是差了一大截,耍点小花招倒是有机会。

    “那,”想想,刘婉嫣缓过神来,问道,“你没其它方法?”

    “你觉得需要办法?”

    唇畔扬笑,夜千筱问道。

    “哈?”

    纳闷的抬眼,刘婉嫣难以明白她的意思。

    “我们是来训练的,不是来分队闹事的,分队长,本就是调解矛盾。”夜千筱挑眉,话语却严肃几分,“刚才你也看到了,封帆打的是自己这边的,不碰新兵,只管好自己这边的事。”

    “啧,是这么个理,”刘婉嫣恍然大悟的点头,旋即又道,“可万一老兵闹得太过了,我们吃亏了,那个易粒粒不管呢,你也打算搁着不管?”

    “看情况再说。”

    夜千筱摆手,态度尤为闲散。

    既然矛盾在所难免,争执绝对会有,那就等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事先去想解决的办法,肯定没用的。

    再者,她习惯旁观看戏,还真不适应当队长。

    说着话,两人在操场上溜了两圈,算是饭后散步。

    聊着聊着,难免有些感伤,刘婉嫣叹了口气,“今晚估计是我们最后一个安眠夜了吧。”

    “不一定。”

    “哈?”

    刘婉嫣纳闷。

    夜千筱凝眸,扫向操场上渐渐多起来的人,唯有少数几个新兵。

    大部分都是老兵。

    新兵在上次任务后,似是满腔激情化作疲惫,自然是想趁着最后一天,好好休整休整。

    然,这些刚来的老兵,却默契地开始训练,操场旁边的训练场,也能见到老兵的身影。

    收回目光,夜千筱淡淡道,“没有安眠夜了。”

    “今晚有紧急集合?”眉头一抽,刘婉嫣毫不怀疑她的预测。

    “有可能。”夜千筱点头。

    “信你,”刘婉嫣摆手,叹息道,“我要回去休息,你呢?”

    “去跑个步。”

    “这时候?”刘婉嫣狐疑。

    “这时候。”

    夜千筱一脸理所当然。

    蹙眉,刘婉嫣心忽的缩紧,抬眼扫向操场和训练场的人影。

    一排排的老兵,他们可能才刚整理好行李,连地形都没有熟悉,甚至于连饭都没吃,就已经在训练场上奔跑、跳跃、前行。

    忽的,一股难以言明的无力感,在心底一点点地蔓延开。

    是了。

    无论夜千筱如此厉害、突出,也总有敌不过的对手。

    而,在他们觉得自己够辛苦、够拼搏、够努力时,也总能找到比他们更辛苦、更拼搏、更努力的。

    现在——

    那些更辛苦、更拼搏、更努力,并且能力比他们高上几个档次的,已经侵入到他们的领地。

    成为他们的对手。

    那么,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莫名地,强烈的豪情和愤慨从心底涌现,刘婉嫣神奇的发现自己没那么郁结了,反倒是浑身都轻松许多。

    “诶。”刘婉嫣碰了碰夜千筱的肩膀。

    “嗯?”

    想了想,刘婉嫣笑道,“我们一起跑吧。”

    瞥见她身后跑来的背影,夜千筱耸肩,“没兴趣。”

    “喂——”

    刘婉嫣忒受打击了。

    “我先走了。”

    摆摆手,夜千筱索性离开。

    刘婉嫣不明所以,可不等她缠上去,就听得身后一道声音,“哟,在这儿呢。”

    光听到声音,刘婉嫣就隐约有了猜测。

    回过头,便见到施阳站在身后,身材笔直,笑容清爽。

    没来由的,刘婉嫣有些尴尬。

    自从那晚跟宋子辰分手后,失魂落魄的她就撞见了施阳,一怒之下丢了辛苦赚的一千块,最后还是施阳帮忙垫上的。

    而,那晚……

    虽没发生什么,可在某个瞬间似乎明白了他的心意,以至于第二天分开后,她就故意避开施阳,一直都没有说过话。

    施阳倒像个没事人般,笑着朝她问道,“正找你呢,吃过饭了吗?”

    “嗯。”

    刘婉嫣点头,心不在焉的,平时对他的那点凶气也消失无踪。

    “我们打算去练会儿,你要一起吗?”

    说着,施阳挥了挥拳头,摆明了是在说格斗。

    格斗啊……

    刘婉嫣忽然就来了精神。

    是了,不管今后发展如何,她还得狠揍柴桃一顿呢。

    瞧得施阳的笑脸,刘婉嫣心下微酸,不过仍旧点了点头,“好。”

    不说别的,光说今后能否留下来,她都得好好努力才行。

    更何况,夜千筱那么努力,现在甩开她一大截呢。

    知道施阳一行人擒拿格斗都不错,抛开那杂七杂八的,刘婉嫣自然会选择同他们训练。

    反正——

    夜千筱跑步去了。

    ……

    四个月的时间,让夜千筱将体能拉上半截,但毕竟是半路出家,直到现在才到新兵的平均水平。

    不拖后腿而已。

    本就想加强体能锻炼,如今那群新兵的到来,更是让她不敢落后。

    谁也有好胜心,更何况夜千筱。

    她可以直白承认自己能力不足,但承认是一回事,想要超越的心情则是另一回事。

    想想以前的凌珺,那身凌驾于他人的能力,她可以平心静气的承认他人实力,却不能安安稳稳的永远落后于人。

    既然要做,那么,她选择做最好的。

    七点到十点。

    夜千筱在就近的山头,练了整整三个小时,其中没有半分钟间断。

    越野,往返跑,单双杠……

    十点整,夜千筱听到手表的闹铃,整个人直接往后一倒,疲惫的倒在枯草地上。

    隐隐的,还能听到跑步声、喘气声、交流声……

    这是他们常用的山头,有很多的训练设备,从入夜开始,这里就断断续续的来了不少人,直到九点半以后,人数才渐渐减少。

    抬眼看天,漆黑的夜晚辽阔无际,映在眼底仿佛与黑眸融合般。

    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长时间锻炼,真心挺累的,可累到极致后仍能感觉到自己活着,却是一种非同一般的感受。

    疲惫感涌上来,夜千筱缓缓闭上眼,不知不觉陷入了昏睡中。

    不知何时——

    细微的谈话声落到耳里,她猛地惊醒,漆黑如墨的眼睛一片清明,等她反应过来之际,手肘已经撑在草地上半坐起身,另一只手随手抓了几块石头。

    呃。

    眼睛一眨,夜千筱愣了片刻,恢复了意识。

    旋即,又倒了回去。

    真头疼!

    “你不该跟来的。”

    清醒后,最先听到的是个女人的声音。

    声线清冷淡漠,拒人千里之外。

    蛮熟的。

    抬起手,揉揉额心,夜千筱无聊的开始回忆……

    “选择去哪儿,都是我的自由。”

    很快,响起的是低沉的男声,语调里满是别扭和不满。

    偷听墙角的夜千筱扬眉,隐隐约约猜到对方的身份。

    “你有更好的去处。”女声再度传来。

    “你只想说这个?”

    女声忽的沉默下去。

    “咳。”

    与此同时,夜千筱忽的传出声轻咳声。

    于是,那边再没声响。

    没多久,几米外的小道上,一个哼着歌的老兵飞快跑过,从出现到消失连脚步都没停过,自然没有注意到道路旁边还有其他人。

    很快,另一阵脚步声也响起,声音很轻,伴随着风声,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揉了揉头发,夜千筱坐起身,捡起旁边的迷彩帽戴上。

    不到一分钟——

    树丛内,走出一道身影,对方身着海洋迷彩,脚步声轻得很,可在这样满是杂物的草地上,仍旧能听到些许细微声响。

    挑眉看去,在这黑夜中,隐约能分辨身形,直至对方走近后,才能勉强见到对方容貌。

    是揍乔玉琪的那位新室友。

    走至她面前,新室友忽的停下,凝眉仔细打量着她。

    此时的夜千筱,正盘腿坐在草地上,在地上摸爬滚打后,浑身脏兮兮的,头上戴着顶迷彩帽,微微仰头看人,只能见到她精致的下巴、薄唇,鼻梁以上便隐入黑暗中。

    新室友上下打量着她,最后视线停在她的腰间,声音微冷,“刀不错。”

    垂眸,夜千筱扫了眼别在腰间的军刀。

    这是上次赫连长葑托莫泉群送给她的。

    银色的刀身。

    冷钢>

    除了训练规定外,平时她都习惯性的带把刀,加上山上杂草颇多,带着刀也要方便些。

    收回视线,夜千筱再度抬眼,却没有接下她的话。

    刀不错?

    能入她眼的,自然是不错。

    新室友也没理会她,低眉看着她,淡漠的开口,问,“为什么提醒我们?”

    虽只是寻常交流,可刚来这里,便半夜幽会,总归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男女兵一起训练,就是这点特别麻烦。

    夜千筱也知道其中利害。

    所以,为什么不提醒?

    “心情好。”

    慵懒的回着,夜千筱从地上站起身,动作没有平时的干脆利落。

    累的。

    休息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声音吵醒了,夜千筱现在手脚酸软,力气至今没恢复过来。

    可,直起身,便收到对方打量的视线。

    抬手将帽檐往上抬了抬,露出那双狭长漂亮的眼睛,夜千筱扬眉,似笑非笑的回看过去,隐约间夹杂着几分凌厉的气息。

    冷着脸看她,半响,新室友朝她开口,“席珂。”

    自我介绍。

    话音刚落,席珂一双黑色的眼睛里,就闪烁着几分锐利光芒,抬眼间便是重重压迫迎面而来。

    似乎,不怀好意。

    夜千筱敛眸,不冷不热,“有话直说。”

    她可没心思客套的自我介绍,对方的来意显然很明了,而她本没有泄露消息的心思,这下,也没有替她坚定保守的心思了。

    “今晚的事,我不希望你说出去。”

    缓缓开口,低沉的语调,混合着危险气息,迎面刮来。

    说是“希望”,可语气斩钉截铁,丝毫没有求人的意思。

    呵。

    够强势的。

    “不然呢?”

    微微眯起眼眸,夜千筱淡淡的问着,没有丝毫退缩和保证的意思。

    “不然——”

    低低出声,席珂立在前方,垂眸杀气乍现,而右方一只手缓缓握成拳头。

    山风呼啸,两人对视着,气氛忽地紧张起来。

    突地——

    “夜千筱,走吗?”

    冰凉的询问声,打断了这方紧张危险的氛围。

    一愣,夜千筱侧头看去。

    山间的小道上,一身迷彩的冰珞就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这边,连眉头都未皱一下,仿佛什么都没有意识到般。

    席珂微微蹙眉,紧握的手,稍稍松开。

    “走。”

    眉头一松,夜千筱直接应声,看了席珂一眼,便偏过身朝冰珞走去。

    席珂站在原地,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眸中的阴霾凶狠渐渐散开。

    末了,唇角缓缓勾起,就连笑意都染着冷清。

    挺有趣的。

    也罢。

    ……

    路上。

    自从离开前喊了句后,冰珞就再也没有出过声。

    仍旧是那副冷冰冰的面孔,神情冷淡如冰,一路都未曾见过她有何神色变化。

    夜千筱也没率先开口。

    不问她为何在那里,不问她听到些什么,也不问她为何出手相助。

    直至快走到宿舍楼时,她才顿住脚步,瞥了夜千筱一眼,冰凉的声音叮嘱道,“你别招惹她。”

    “谁?”

    夜千筱扬眉。

    “席珂。”冰珞一字一顿。

    “怎么?”

    看着她,就连眼神都冰凉一片,冰珞缓缓道,“她很厉害。”

    “就这个?”

    神情微顿,夜千筱疑惑的抬眼。

    紧紧盯着夜千筱的眼神,片刻后,冰珞又补充道,“也很危险。”

    很厉害,很危险。

    在这两点上,夜千筱都很赞同。

    但是,很厉害很危险的,光是以前凌珺见过的,就不在少数。

    主动招惹麻烦,在没有绝对把握时,她肯定不会去做,可如果麻烦自己找上门来,她可不会客客气气的推出去。

    没必要。

    哪种活法都是自己选择。

    同样的问题,有人选择退缩,有些选择面对。

    她可以退让,可这种退让是建立在人格尊严上的,不可能没有底线。

    所以……

    那个叫席珂的,只要不来招惹她,她们都可以相安无事。

    顿了顿,夜千筱问道,“我惹不起?”

    蹙起眉头,冰珞凝眸看她,面无表情的思考着,很快便道,“还好。”

    确实还好。

    夜千筱脾气不错,平时还挺好相处。

    在小事方面,她都不会介意,可如果真的惹到她,能够全身而退就很难了。

    可……

    想想,冰珞再度补充道,“你打不过她,所以不要来强的。”

    “……”

    夜千筱嘴角微抽。

    想起方才的场面,夜千筱便稍有沉重,如果不是冰珞的出现,她跟席珂可能真的要狠狠打一顿。

    而,最后结果——

    想到这儿,夜千筱眉宇狠皱,心情难免有几分不愉快。

    她的体能是硬伤。

    “走吧。”

    不想再谈下去,夜千筱摆摆手,走向宿舍楼。

    看着她离开,冰珞本想到个主意,可看她稍快的步伐,倒也没将话说出口。

    她想说——

    夜千筱和刘婉嫣联手,对付席珂应该没有问题。

    ……

    105宿舍。

    席珂没回来。

    刘婉嫣也没回来。

    易粒粒选在冰珞旁边的床铺,在大门右侧,此刻她正坐在床铺上,翻看着先前发的花名册。

    作为队长,将手下那些人的名字记清是应该的。

    乔玉琪似是刚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缩在被窝里,手里拿着膏药,涂抹着自己的受伤青紫的下颚,没碰一下都气得她神色恼怒一分。

    扫了眼情况,夜千筱就去柜子里,拿衣服准备去洗澡。

    练了一整天,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

    虽没那么讲究,可有空洗个澡,睡起来也要舒服些。

    冰珞跟着她去洗澡。

    没多久——

    浑身瘫软的刘婉嫣,被施阳扶了回来。

    “怎么了?”

    见到刘婉嫣快倒下的模样,乔玉琪吓了一跳,手里的膏药也险些落到脖子上。

    “没事。”

    站在门口,刘婉嫣有气无力的应了声,然后看向一旁的施阳,“我没事,你先走吧,谢了。”

    “嗯,”施阳担忧的了她几眼,稍微紧张道,“你好好休息。”

    “知道。”点头,刘婉嫣走进门内,转而步伐一顿,又侧过身来看他,摆手道,“拜拜。”

    “嗯,拜拜。”

    施阳呆愣的应声,可视线仍旧停在她身上。

    先前邀请刘婉嫣,本来是想跟她好好接触的,因为夜千筱说要想方设法靠近她,争取近水楼台先得月。

    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刘婉嫣竟然对自己那么狠,怕他放水故意不跟练习,而是同其他几个练习,一下下的往地上摔,看得他心一揪一揪的,不知道有多心疼。

    就连他那几个朋友,都觉得自己下手太重了,没想刘婉嫣刚倒下就利索站起来,一声疼都没有喊。

    这么想着,施阳简直都不想走了。

    “都在吗?”

    就在施阳揪心时,身侧忽然多出个人来。

    声音挺耳熟。

    于是,施阳侧头看去,等看清人影时,便忽地愣了愣。

    呃,柴桃。

    对方笑靥如花,神情夹杂着喜悦,手里捧着个盒子,满面温和。

    原先弯腰驼背的刘婉嫣,听到声音,顿时就直起了身子,敛去了满脸的疲惫痛苦。

    易粒粒放下手中的花名册,她态度亲近,走过来询问道,“有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给你们送点儿特产过来。”

    柴桃说的很和气,然后低眸扫了手中盒子一眼,唇畔的笑容更深了几分。

    “特产?”似是惊讶,易粒粒看向她手中的物品,“是什么?”

    “都是些糕点。”柴桃解释。

    与此同时,施阳惊讶地扬眉,“咦,这不是子辰家寄过来的吗?”

    “呃。”

    柴桃一惊,脸色稍稍尴尬,可很快的,又低下头去,脸颊上染着红晕。

    这表现,再明显不过了。

    背对着门口,刘婉嫣抓住床旁的栏杆,紧紧地,手背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

    见到柴桃的神色,易粒粒微微一愣,转而看向房内的两人,却不经意间发现连背影都在颤抖的刘婉嫣。

    忽然意识到什么。

    “你们要吗?”

    开口,易粒粒朝她们问道。

    “我不要。”乔玉琪头也不抬的回答。

    既然在一个宿舍,那就一条心,况且今天刘婉嫣维护自己的行为,着实挺让她感动的,怎么着都不能如了柴桃的意。

    “婉嫣呢?”易粒粒又问。

    “不吃!”

    斩钉截铁的回答。

    刘婉嫣松开手,神情自若地坐到自己床上,开始准备脱鞋子。

    “……”

    柴桃脸色微僵。

    见此,易粒粒没急着回答,而是抬眼看向走廊处的两抹身影,笑着道,“你们回来的正好,这里有特产。”

    走过来的,自然是已经洗完澡的夜千筱和冰珞。

    闻声,两人皆是看向一旁的柴桃。

    “不需要。”

    “没胃口。”

    冰珞和夜千筱一前一后的回答。

    “……”

    这下,柴桃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她本想借着送特产之名,过来刺激下刘婉嫣,可没有想到,这一个接一个的不要,着实让她尴尬的很。

    咬咬牙,柴桃稍作调整,脸上仍旧扬起笑容,颇有希望的看向易粒粒,“那你……”

    这位看起来性格不错,应该不会让她这么尴尬。

    易粒粒朝她笑笑,声音温和,“不好意思,不受嗟来之食,孔夫子教的。”

    哗哗——

    一盆凉水迎面倒下,可谓浇得柴桃一个透心凉。

    柴桃脸色变了又变,还是抑制不住脸上那抹黑气。

    妈的!

    这让她拉不下脸来!

    施阳幸灾乐祸的,却在旁好心好意的提醒,“快走吧,被杵在这里丢脸了。”

    咬咬牙,柴桃平时的修养和客套,在这般打击中硬是消散无踪,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狠狠地拉下脸,头也不回的走了。

    哈哈……

    心情好得很,施阳笑着离开。

    走了两人,门口一下子就空了。

    冰珞率先走进去。

    夜千筱紧随其后,却多看了易粒粒几眼,只见她神色不变,一如既往地和气,略带笑意的看着她。

    着实没想到,易粒粒跟柴桃无冤无仇,竟然拒绝的那么直爽。

    “诶,你真不受嗟来之食啊?”

    乔玉琪对易粒粒印象还好,便趁着席珂没回来,语调轻松的朝她问道。

    “唔,没有,”歪头想了想,易粒粒笑笑,“可能,看她不爽。”

    “……”

    乔玉琪哑口无言。

    这边,夜千筱晾好衣服,等她走到刘婉嫣床边,准备问她情况时,刘婉嫣已经脱下衣服缩在被窝里,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累了一天,再如何抑郁的心情,也在疲惫中烟消云散。

    没空纠结那么多。

    笑了笑,夜千筱回到自己床铺,脱了衣服准备睡觉。

    天色已晚,不知能睡多久。

    宿舍熄灯,睡梦中,隐约能听到开关门的声响,旋即是有人跳到上铺的动静。

    知道对方是谁。

    夜千筱没有理会,连眼睛都没睁一下。

    ……

    凌晨三点。

    正是所有人睡得正香之际。

    “哔——哔——哔——”

    紧急集合的哨声响起。

    顿时,原本寂静的两栋楼,顿时响起了混乱的声响。

    105宿舍。

    在听到哨声的刹那,夜千筱第一时间爬起来。

    然,有人快她一步。

    以最快速度穿上衣服,夜千筱还在系扣子,就见到上铺有抹身影跳了下来,轻巧的落地,旋即弯腰穿鞋子、系携带。

    每个步骤,条理清晰。

    显然有了充足的经验。

    系好扣子,夜千筱下床,动作慢条斯理。

    等夜千筱系好一只鞋的鞋带时,只听得“嘎吱——”的声响,已经有脚步声跑了出去。

    动作微微一顿,夜千筱抬眼看去,便见得易粒粒和席珂一前一后的身影。

    微囧。

    夜千筱低下头,继续系鞋带。

    动作仍旧不慌不忙。

    冰珞跟她速度一致,刘婉嫣慢了半拍,等三人出门时,乔玉琪才穿好鞋子。

    三分钟之内——

    全部集合。

    没人记得先前排列的位置,重新按照高低顺序排列,新兵和老兵混合在一起,高矮胖瘦一列列的站着,硬是没有见到比他们更为激烈的地方。

    集合的教官有五个。

    总教官——牧齐轩。

    管理男兵的——祁天一、杨栗。

    管理女兵的——陈雨宁、蔡诗诗。

    集合完毕。

    “醒了吗?”

    祁天一拿着喇叭,站在最前方用力的吼着,声响之大,估计两栋宿舍楼都能听清楚。

    “醒了!”

    异口同声的回答。

    “军姿,十分钟。”

    吼出来的声音,通过喇叭传到众人耳里,震耳欲聋。

    没有反抗,所有人听着口令,开始站军姿。

    让他们站军姿,没有别的意图,而是让他们真的清醒过来。

    祁天一和蔡诗诗都拿着喇叭,在一列列队伍中走着,真若有人摇摇欲坠、昏昏欲睡的,无一不被他们的喇叭喊醒,准保你一时半会儿睡不着。

    十分钟后。

    换上杨栗这位黑面阎王出面,拿着喇叭喊出口令,将队伍整理好。

    旋即,杨栗皱着蹙眉,沉稳道,“先跑十公里,热身。”

    ------题外话------

    【1】

    呼唤一下追文追文!

    辣么多厉害的人粗来啦,乃们要常来看看哈,不要等着过年喵~^O^~

    瓶纸会勤快更新的哦,么么哒。

    【2】

    咳咳,保证——月底能看到番外,至少五千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8话:招不招惹?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