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0话:不幸,接二连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席珂关上柜门。

    旋即,一股厉风破空而来,直冲冲的朝右边面颊!

    眸光一冷,危险闪过。

    侧过身,席珂冷冷凝眉,避开那气势汹汹的拳头,而那只拳头落空,却硬生生的从空中偏过头,对准她的脑袋!

    席珂抬起左手,轻而易举的挡住那拳头,手肘轻轻一个翻转,便抓住了刘婉嫣的手臂。

    同时,另一只手握拳,从下而上冲着刘婉嫣下巴而去!

    意识到危机,刘婉嫣恼火不已,刚准备反抗,就有什么抓住她的手腕,强大的桎梏制止她的行动。

    紧随着,席珂用来攻击的手,也被狠狠地抓住手腕。

    动作,戛然而止。

    刘婉嫣和席珂皆是偏过头,看向身侧忽然出现的人。

    是冰珞。

    她横在两人中间,面无表情,神情微冷,攥住两人的手腕时,力道死死地,就连席珂挣脱起来都有些为难。

    刘婉嫣余怒未消,深深呼吸着,却也没有动作。

    席珂则是扬眉,看向坐在马札上的夜千筱,声音冷淡,“输不起?”

    前一刻,夜千筱接住冰珞扔过来的馒头,下一刻,那边的交锋已经停止。

    如今得到席珂的挑衅,夜千筱神色淡淡的,将馒头和药水放到一边,看向争斗的那边,询问道,“谁过来帮我涂个药。”

    话音落却。

    冰珞看向刘婉嫣。

    刘婉嫣一愣,反应过来后,咬咬牙,用力甩开席珂的手,紧接着冰珞也松开她。

    转而,朝夜千筱走过去。

    见得她离开,冰珞也松开了席珂的手,但一偏头,便对上席珂那暗含笑意、隐藏危险的眼睛。

    一顿,冰珞的神色顿时冷得彻底。

    “呵。”

    轻笑一声,席珂偏过身,没再去理会,转而再度拉开柜门,将一瓶膏药拿出来。

    她也受了伤。

    关了门,直接脱下外套和短袖,露出里面的背心,肩膀手臂上的淤青,同样展示出来。

    比夜千筱好很多,但是,同样有伤。

    见得她旁若无人地对着镜子抹药,刘婉嫣刚接过药,就不由得乐了。

    还真以为夜千筱在她手中完败呢,没想到夜千筱真不是善茬,下手一点儿都不轻。

    “傻了?”

    夜千筱斜了她一眼,看着她那傻笑的模样。

    “你……”咬牙回头,刘婉嫣瞪向她,可很快又服软,“得,看你是伤患,不跟你闹腾。”

    转过身,夜千筱伸出纤细的手臂,从床铺上拿了馒头来,慢条斯理的开始吃馒头。

    无奈,刘婉嫣蹲下身,将她后背的衣服撩起来,准备给她抹药。

    可这不看倒好,一看,整个人就傻了眼。

    “嘶——”

    刘婉嫣惊讶出声。

    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青紫颜色,背部几乎是一整片,就连完好的皮肤都剩的不多,刘婉嫣看着直倒吸冷气。

    “你就不会疼吗?!”

    张了张口,刘婉嫣恼怒地质问着。

    “疼。”

    吃着馒头,夜千筱懒懒回道。

    她又不是铁打的,身上有伤,肯定会疼。

    满手抹了药,刘婉嫣皱着眉,将膏药按在她背部,没好气道,“那你给我叫一声。”

    背部强烈的疼痛袭来,令夜千筱紧紧皱起眉。

    “你轻点。”

    身侧,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警告之意。

    冰珞不知何时站在身侧。

    “你来吧,”想了想,刘婉嫣将药膏丢给她,直接站起身,“我怕弄死她。”

    妈的。

    看着就不舒服。

    入伍以来,谁都有受过伤,大大小小的,只要在训练,就不可避免的受伤。

    格斗训练危险系数本来就大,谁都是小心翼翼地,确实有人受过伤,断手断腿的……

    可那些都是意外!

    夜千筱没断手没断腿,任何骨头都没断,只出现一些惨不忍睹的淤青。

    这还不能证明席珂是故意的吗?!

    只要看着夜千筱身上的伤,刘婉嫣就恨不得狠狠揍席珂一顿。

    刘婉嫣恶狠狠地瞪向站在镜子前抹药的席珂。

    “婉嫣。”

    馒头吃了半个,夜千筱忽的喊她。

    “什么?”

    气哼哼的收回视线,刘婉嫣没好气的问道。

    “倒杯水。”

    “哦。”

    点头应声,刘婉嫣倒是没任何异议。

    作为朋友,既然夜千筱现在伤成这样,她帮忙做点小事,也不可能有什么意见。

    拿着夜千筱的杯子,去热水壶里倒了杯水,刘婉嫣再将其递到夜千筱面前。

    “谢了。”

    扬眉,夜千筱淡声道。

    光吃馒头确实有些渴,不过更重要的是,刘婉嫣如此*裸的盯着人看……总归不太安全。

    席珂先一步离开。

    很快,在夜千筱吃完馒头后,背后的伤势也处理的差不多了。

    趁着还有点时间,夜千筱给两人各一瓶药,让她们处理好自己的伤势。

    毕竟是格斗,磕着碰着常有的事,只是她们的伤势不重,熬一熬就可以过去了,没必要太过在意。

    ……

    乔玉琪和易粒粒没回来。

    三人抹好药,集合时间也到了。

    七点,天色已黑,基地内亮起灯光。

    晚上还是拉体能,跟早上的训练如出一辙,训练场所有的设备全部来一个轮回,再由杨栗带着他们跑个十公里,就已经到十点了。

    于是,一个个体能耗尽的,在听到“解散”后,差点儿没倒在地上爬回去。

    高强度的体能训练。

    简直能磨死人。

    夜千筱是跟刘婉嫣扶着回去的。

    浑身酸痛。

    “去洗澡吗?”

    进门,半死不活的趴在床上,刘婉嫣有气无力的朝夜千筱问道。

    “去。”

    扶着床边的栏杆,夜千筱平息着呼吸,应声时也有几分虚弱。

    “好,”刘婉嫣一动不动,张口懒洋洋道,“等我歇会儿,现在肯定很多人。”

    “嗯。”

    夜千筱点头。

    旁边,乔玉琪踌躇了会儿,朝两人问道,“要我帮你们拿衣服吗?”

    她们三个,近日来关系缓和了许多,但乔玉琪还是惦记着今天下午的事。

    冲动之下,却戳了刘婉嫣的伤痛,虽说刘婉嫣并没有表示多在意,可乔玉琪并非多么狠心之人,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

    “谢了。”

    刘婉嫣的脸埋在被子里,出声的话语闷闷的。

    于是,乔玉琪又看向夜千筱。

    想了想,夜千筱确实懒得动弹,便点了点头。

    乔玉琪欣然领命。

    直至到衣柜前面时,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有受虐体质。

    唉。

    认命的叹了气。

    每个人都有独立的衣柜,不过基本上都是没有上锁的,一来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二来是……训练太忙了,上锁浪费时间。

    先是拿了刘婉嫣的脸盆,再拉开她的衣柜,将里面叠的整齐的一套衣服拿出来。

    可——

    移到旁边,乔玉琪去拉夜千筱衣柜时,里面摆放的物品刚入眼,就将她吓了一跳。

    “砰!”

    脸盘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干啥呢?”

    刘婉嫣从床上爬起来,纳闷地看向衣柜方向。

    乔玉琪正站在衣柜前,手中的脸盆掉落在地,好在刘婉嫣的衣服没洒出来,而,此刻乔玉琪好像僵硬住了,隐约看到她的侧脸,似乎盛满了惊讶。

    在她不远处,席珂和易粒粒都在衣柜拿东西。

    听到动静,席珂不经意的扫了眼,而易粒粒则是特地绕过来,有些疑惑地看着。

    于是——

    两人不过看了眼,神色间皆是划过抹诧异。

    在上一层柜子里,除了摆放着几件衣物,还有一堆冷兵器。

    军刀,匕首,三棱军刺……

    各种各样,满目琳琅。

    莫约有十来把,没有相同的款式,可毫无意外都精美好看。

    席珂只是看了两眼,便能识别出这里大半军刀,都是些在国际上有排名的。

    好刀。

    “夜千筱,你哪来这么多刀?”

    愣怔的睁大眼,半响,乔玉琪扫向走过来的夜千筱。

    “买的。”

    走至她面前,夜千筱淡淡道。

    有买的,也有送的,不过都是花钱弄过来的。

    来这里的时间不长,但夜千筱有空就喜欢捣鼓这些,先前当采购员的时候,就通过军用品店老板的渠道,弄来了不少的好刀。

    赫连长葑送了她两把军刀。

    上次跟裴霖渊分别时,也从他身上捎了把过来。

    就这几把,她还嫌少。

    “没说你不是买的,”低声反驳着,想了想,乔玉琪又问道,“你收集这么多干嘛?”

    “喜欢。”

    抬手,夜千筱将门关上。

    她险些忘了,自己的衣服都在晾着,也不知道干了没有。

    “诶——”

    见她往门外走,乔玉琪连忙喊道。

    脚步微顿,夜千筱扫向她,“什么?”

    “能看看吗?”乔玉琪满怀期待地问道。

    “不能。”

    斩钉截铁的拒绝。

    “等等,”见她又要走,乔玉琪又道,“你那么多私人物品,教官他们发现了怎么办?”

    偏头看了她一眼,夜千筱耸肩,淡声道,“随便。”

    她那么多军刀,怎么可能不被发现?

    只是——

    发现了又如何?

    部队本来就会分配军刀,她只要不拿着这些东西来伤害人,就不会有人来制止她。

    估计,已经有人默许了。

    夜千筱并不担心这个问题。

    乔玉琪扫兴的低下头,也不再追问这个问题。

    易粒粒惊讶过后,仍旧恢复了那和气的表情,继续去拿自己的东西。

    而,一旁的席珂,则是盯着夜千筱的背影看了几眼,眼底挑起抹趣味和好奇。

    先前就见识过夜千筱的冷钢SRK,只是没有想到,夜千筱会收藏这么多的好刀,着实让人意外。

    ……

    去外面取了衣服。

    刘婉嫣已经起身,拿了脸盆,准备跟她去洗澡。

    “走吧。”

    斜眼看向她,夜千筱耸耸肩。

    “嗯。”

    点头,刘婉嫣跟上她。

    每层楼都有个澡堂,用隔间分开,除夏天外,都会准备热水,平时会有清理打扫,还算比较干净。

    夜千筱洗了个热水澡出来,顺便将那身脏兮兮的衣服给洗了。

    一共就两套作训服。

    洗衣服可偷不得懒。

    洗完后,夜千筱将衣服放到脸盆里,准备跟刘婉嫣离开。

    可——

    刚出门,就听到吵闹的声音。

    “不小心弄湿你的衣服而已,至于这么斤斤计较吗?”

    人群中,一个女兵嚷嚷着,盛气凌人的模样,指着对面的人便是大呼小叫的。

    站在她对面的,是一个抱着脸盆的女兵,挺眼熟的,应该是新兵,浑身脏兮兮的,看起来还没洗澡,不过衣服有一半全部湿透。

    这下,听到对方的话语,那女兵彻底的爆发,猛地就朝她那边冲过去,“那我把你衣服弄湿,你他妈也心平气和的成吗?!”

    周围,聚集了不少人。

    大多是洗澡出来的,亦或是想进去洗澡的,也有少部分听到动静从宿舍里出来的。

    “怎么回事?”

    夜千筱偏过头,朝身边一个颇为眼熟的女兵问道。

    若是平时,夜千筱肯定回去睡觉了,可现在作为队长,任由事情闹大了,明天第一个被批评的,特定是她。

    被她问话的,是个新兵,自然是认识她的,便连忙解释道,“那个老兵,跟田晓是一个宿舍的,先前就闹了点矛盾,刚刚可能是故意泼了水在田晓身上,就闹起来了。”

    想了想,夜千筱点头。

    只是,没等她上前,就听得身后传来阵阵尖叫声,“妈的,都给我让开——”

    侧过身,看向身后的门,一个女兵手里端着的脸盆上,盛满了整整一盆的水,以极快的速度朝这边冲过来!

    鬼都知道她想做什么!

    倏地,周围的人意识到危机,纷纷躲到一边。

    夜千筱嘴角狠狠一抽。

    靠!

    一群脑子有病的!

    对方速度很快,直冲上来根本无法制止,而还在气势汹汹的骂人的老兵,未反应就已经暴露出来,听到动静的她诧异回过头,一盆水就直接冲着她泼过去!

    哗啦啦——

    整整一盆水,砸到一抹身影身上,从头到尾浇得彻底。

    整条走廊,瞬间,鸦雀无声。

    刘婉嫣睁大眼,一双美目里盛满了惊讶,手里脸盆“砰”地一声,就落到地上。

    一盆水,全部淋到一个人身上。

    只是,被淋得那个人,不是那个龇牙咧嘴的老兵,而是不知何时站在她面前的夜千筱。

    些许水花溅落,溅了他人一点,可夜千筱是全身湿透了。

    静静地站着,夜千筱那双狭长漂亮的眼睛,微微的眯起,黝黑的瞳仁染了层水光,愈发的耀眼明亮。

    发丝本就未擦干,可被水泼过后,发梢低下的水犹如水柱般,一身换洗过后干净的衣服,此刻也彻底的湿透,海洋的颜色愈发深沉。

    旁观的人愣住,田晓愣住,老兵愣住,泼水的新兵也愣住。

    “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泼水的新兵神色紧张,不知所措的说道。

    她正面对上夜千筱,正好能见到夜千筱那双水润黝黑的眼睛,无言的冷意在眸底蔓延,像是针一般扎到心底,令她一时之间定在原地,握住脸盆的手都是在抖的。

    “千筱,你没事吧。”

    长舒一口气,刘婉嫣跑了过来,担忧的看着浑身湿透的夜千筱。

    若是平时倒也好,偏偏今天夜千筱伤得那么重,再被冷水泼了这么一遭,刘婉嫣的担心就在所难免了。

    “没事。”

    淡淡的说着,夜千筱眉目微沉,却将脸盆往她怀里一塞。

    刘婉嫣自然将脸盆抓紧。

    笔直的站着,夜千筱扫了眼泼水的新兵,又扫向一脸愣怔的田晓,冷声问道,“水都泼了,气消了吗?”

    拘谨的看着她,田晓凝眉想了想,最后重重地点头。

    这事可不能再闹下去了。

    夜千筱是她们的队长,而昨天下午封帆揍人的那一幕,早就已经传开了,保不准夜千筱一气之下,也狠狠地给她们来几拳。

    她可打不赢夜千筱。

    “你呢?”眼眸一转,夜千筱扫向泼水的新兵。

    对上她的视线,新兵浑身都僵硬了,只得怔怔的点头,“嗯。”

    夜千筱都湿成这样了,她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不被揍就很好了!

    “你,”偏过身,夜千筱看着那面色发愣的老兵,声音冷若寒冰,“跟她道歉。”

    “我道歉?”老兵惊讶,转而又像是气笑了,“你一个列兵而已,用什么语气跟我说话?!”

    话音一落,一只手就从身后伸过来,直接按在她的肩膀上,稍稍一用力,就疼得她脸色发白。

    易粒粒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

    老兵恼怒的偏头,可一见到是她,神情就冷不防僵了僵,一时间底气不足。

    刚想用身份说话,易粒粒就出现了,要命的是,她是一杠一星,易粒粒是一杠三星,怎么着都没底气说话。

    “听她的,道歉。”

    声音平稳,一字一顿的,易粒粒微微敛眸看她,带着几分劝导。

    可,老兵却清晰的感觉到,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忽的加了点力道,疼得她脸色发白。

    却不能表现出来。

    她们老兵的队长,同样招惹不得。

    无奈,老兵只得咬咬牙,面向田晓,神色虽说僵硬,可话语却足够的真诚,“对不起。”

    “没,没事。”

    田晓立即挤出个笑容。

    两个队长的出现,着实把她们给吓到了,现在还不依不饶的话,后果可不堪设想。

    “可以了吗?”

    见此,易粒粒带着和气的笑容,问着一旁的夜千筱。

    夜千筱扬起抹淡笑,“可以。”

    “你先去换衣服吧,免得着凉。”说着,易粒粒视线在周围扫了圈,笑得温和,“其他人也可以散了。”

    听到这话,旁观的人,纷纷化作鸟散。

    夜千筱也没多耽搁,从刘婉嫣那里拿过自己的脸盆,就直接往105宿舍走。

    刘婉嫣紧随其后。

    “你有其他衣服吧,先去找来换上,衣服我给你晾,”强行夺过夜千筱的脸盆,刘婉嫣转过身后,又暗自嘀咕道,“希望今晚没有紧急集合。”

    夜千筱也没说别的。

    进门,去衣柜,拿衣服。

    宿舍里只有乔玉琪。

    冰珞和席珂都去洗澡了,乔玉琪率先一步回来,听到外面有动静也懒得出去,如今见到夜千筱这般模样回来,自然是惊讶不已。

    “你这是怎么了?”

    走过去,乔玉琪问道。

    “没事。”

    拿了新的衣服,夜千筱淡淡回答着。

    “你……”

    乔玉琪张口,话没说完就被夜千筱打断,“你转过去。”

    “啊?”乔玉琪纳闷。

    “我换衣服。”

    “哦……”

    乔玉琪尴尬的转过身,同时还帮她将门给关上。

    不到两分钟,夜千筱就换好衣服。

    “可以了。”

    瞥了眼背对着自己的乔玉琪,夜千筱忍不住想笑,朝她提醒道。

    “哦。”

    下意识应声,乔玉琪转过身。

    可一偏头,瞥见夜千筱的身影,便冷不防的愣了一下。

    褪下作训服,为了方便睡觉,夜千筱穿的很宽松,换了件白色长袖和黑色运动裤,衬着清瘦高挑的身材,给人一种截然不同的休闲感。

    莫名的养眼。

    忽的,刘婉嫣推开门。

    下意识找寻夜千筱的身影,她看了几眼,便调戏的挑了挑眉,“哟,真帅。”

    懒懒的看她,夜千筱挑眉,“帮我上药。”

    “成!”

    刘婉嫣一口应下。

    不过,在给夜千筱上药前,顺便把她的头发给擦干了。

    擦药花了些时间。

    乔玉琪在旁看了几眼,瞥见夜千筱背部的淤青,只觉得身后有股冷风袭来,令她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那个叫席珂的,下手真心太狠了点儿。

    ……

    上天比较眷顾夜千筱。

    这个晚上,没有紧急集合。

    躺下浑身都痛,因为疲惫才睡过去的,可凌晨四点左右,夜千筱就疼得睡不着了。

    醒来时,头昏昏沉沉的,夜千筱有种不祥的预感,抬手碰到额头时,果然是滚烫的。

    强撑着爬起来,她在衣柜里找了感冒药,就着热水瓶里的温水吞下。

    去走廊取了衣服,先前外套没有穿上,现在还是干的,其他衣服晾了一晚还有些湿,夜千筱干脆都取了下来,末了放到床边挂着,以备起床哨响起时方便些。

    两个衣架刚挂上去,夜千筱面对着床铺,微微皱眉,刚想着要不要继续躺会儿,一只冰凉的手不知从哪儿伸过来,直接贴到她额头上。

    没来由的惊了惊。

    往后退了一步,夜千筱避开那只手,再抬眼往上看去,便见到先前躺在上铺的人,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

    外面有路灯,光线透过窗户投射进来,正好落到席珂的床位。

    她的身影隐在黑暗中,右手还保持着伸过来的动作,在对上夜千筱冷淡平静的眼睛时,眸光微微一闪,便将手给伸了回来。

    “发烧?”挑眉,席珂用手指抵着下巴,低声询问道。

    “嗯。”

    垂下眸,夜千筱敷衍应了声,便俯身回到了床上。

    躺下,继续睡。

    而上铺,席珂低眉想了想,旋即轻笑一声,也没有太过在意,翻个身就开始睡觉。

    ……

    5:30。

    起床哨准时响起。

    休息了个把小时,脑袋似乎没先前那般沉了,夜千筱起床换衣,动作倒是比先前没慢多少。

    然——

    早上的晨练,却成了问题。

    两腿绑着沙袋,两手拎着石砖,跑两个5公里,紧接着是400米障碍来回10遍,5个>

    夜千筱落在最末尾,咬着牙才勉强超过两个人。

    去食堂吃早餐的时候,刘婉嫣都为她捏了把汗。

    浑身是伤,本身就拖累行动,现在又加上感冒发烧,训练起来不知多难受。

    刘婉嫣不放心,在夜千筱吃饭的间隙里,将她浑身的伤口都检查了下,确定她的发烧不是由伤口感染引起的后,才算是松了口气。

    “还能撑吗?”

    看着夜千筱冒着虚汗,咬着牙喝着粥,刘婉嫣还是忍不住问道。

    抬眼看她,夜千筱喝完最后一口粥,声音坚定有力,“能。”

    她四肢健全,有什么不能的?

    想了想,刘婉嫣自知拗不过她,终究是摇摇头,任由她坚持下去。

    ……

    十分钟的早餐结束,训练继续。

    这几天的训练安排,几乎没有什么变动,一番体能拉练后,就是射击训练。

    训练模式,也毫无变动。

    端枪瞄准吊沙袋一小时。

    射击一小时。

    枪声在耳边嗖嗖嗖的响起,端着枪支一动不动的夜千筱,望着靶心昏昏欲睡。

    脑袋很沉,浑身的肌肉又疼又酸,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来。

    端着枪的动作一紧,夜千筱眼睛都快闭上了,自然不敢随意射击,免得子弹与目标相差甚远。

    “想睡了?”

    昏沉间,耳边忽的飘来阵询问声。

    几分严厉,几分不满,直达心底。

    夜千筱倏地睁开眼。

    站在旁边的,自然是陈雨宁。

    她跟夜千筱一般高,身材比夜千筱更瘦些,站在那里犹如笔直的竹竿,偏向于中性的五官,看着夜千筱时眉头微皱,似是怎么看都很是不满。

    “报告!”夜千筱忽然喊了声。

    “说!”

    “想睡了。”

    眼眸微抬,夜千筱回答的很老实。

    “……”

    陈雨宁倏地沉默下来。

    她还真敢说!

    当夜千筱的教官,也有段时间了,可自昨天起才训练过她,陈雨宁因为种种原因,便对她多了几分关注。

    没想——

    第一天表现还好,成绩也相当突出,这才第二天,就忽然变了样,端枪瞄准吊沙袋时,就昏昏沉沉、心不在焉的,现在开始射击了,她还杵在这里,也不知道开了几枪。

    凝眸看她,陈雨宁沉声问道,“提不起劲?”

    夜千筱眯眼,没有说话。

    “好,我就让你打起精神来。”挤出抹笑容,陈雨宁点了点头,目光在周围练枪的人身上一扫,瞥到一抹人影后,顿时抬高声音喊道,“易粒粒!”

    “到!”

    手枪,立正,转身,小跑过来,一气呵成。

    陈雨宁挑眉,问她,“练得怎么样?”

    “还好。”

    易粒粒虽有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顿了顿,陈雨宁神情变得严峻起来,继续问道,“跟她比,有信心吗?”

    呃……

    微微偏头,易粒粒看了夜千筱几眼,朝她友好的笑了笑后,就直接点头道,“有。”

    很稳定的声音,不像是虚张声势。

    易粒粒,25岁,入伍有五年,在原先的部队,是拔尖的狙击手,曾参加过专业的狙击手训练,当时的成绩也是数一数二的,在部队里也曾获得过不小的功绩。

    这也是她这么年轻,就有如此高军衔的原因。

    点头,很快的,陈雨宁又喊道,“夜千筱。”

    “到!”

    肩上背枪,夜千筱立正站好。

    陈雨宁凝重的看她,一字一顿地开口,“赢了她,你可以休息,输了,把子弹射完,在去操场跑五十圈。”

    她是教官,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应该听她的。

    所以,没有否决的余地。

    “是。”

    眸光微闪,夜千筱稳稳应声。

    可是,她站的再如何端正,抬眼也是天旋地转的,根本就集中不了心思。

    这里总共有三百多人,她们两个之间的比试,自然不会惊动所有人。

    陈雨宁将监督的任务交给蔡诗诗,然后带着夜千筱和易粒粒离开。

    而——

    一直紧紧关注夜千筱的刘婉嫣等人,在看到夜千筱和易粒粒被带走后,难免有些担心。

    “徐教官!”

    远远地,看着一抹身影经过,刘婉嫣紧紧抓住手里的枪支,用力的朝远处喊了声。

    这叫声,直接将周围一群人都给惊动了。

    搞什么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0话:不幸,接二连三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