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1话:赫连大大的微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的枪法,在新兵中是拔尖的,就连教官都教不了她。

    而易粒粒作为狙击手,有着好些年的经验积累,自然不能跟普通的人相提并论。

    所以,一般的射击比试,陈雨宁直接略过了。

    带着夜千筱和易粒粒离开露天靶场,直接到市内靶场的一块地区。

    移动靶射击。

    自然,带她们来,不仅是为了比赛,而是真的想看看,夜千筱和易粒粒这两个被内定为狙击手培养的,究竟有没有资格。

    “都知道移动靶吧?”

    边去拿枪,陈雨宁边问道。

    “知道。”易粒粒神色平静的回答,转而偏头看向夜千筱。

    “嗯。”

    夜千筱同样点头。

    在部队里,她确实没有见过移动靶,但她既然爱枪爱射击,各种情况的射击都见识过,更不用说这种规范而普遍的移动靶了。

    移动靶,是对与射击地线平行方向的移动目标,在限定的时间和区域内进行跟踪射击。

    时间在2。5秒到5秒之间。

    区域按理来说,是2米或10米,可在这里则是延伸到50米,任由射击。

    这应该是跑猪靶场,移动靶场是跑猪靶场的缩小化,距离到顶也是10米,可没这么宽敞。

    小口径步枪,无依托射击,需要保持匀速的旋转运动,对射手的思维、反应、判断能力和心理自控能力都有一定的要求。

    “范围,50米,5。6毫米的小口径步枪,怎么样?”

    “可以。”

    “嗯。”

    一前一后的,易粒粒和夜千筱再度应声。

    很快,易粒粒便问道,“标准速还是混合速?”

    陈雨宁一愣。

    显然,她没想到,易粒粒会主动询问这个。

    标准速,先跑30次慢速,再跑30次快速,射手共射60发子弹。

    混合速,是快速与慢速不规律交替,射手事先不知道速度,要等目标出现后临时判断。共射40发子弹。

    陈雨宁本想着匀速的,这样会降低些难度。

    想了想,陈雨宁看向夜千筱,问道,“你觉得呢?”

    夜千筱半眯着眼,努力让自己站的直一些,懒懒的答道,“随便。”

    无论什么方法,她都不介意,甚至连好胜心都所剩无几。

    四肢无力,身体发虚,她现在能站着,都已经极其为难,感官近乎麻木,更无心思去管其它事情。

    “那好,”点头,陈雨宁想了想,便下定决心,“混合速。”

    越难,越可看出她们的实力,也越能展示出她们的差距。

    100米卧射,或许她们都能中十环,旁人看来成绩一样,可现在的移动靶……

    她们俩的成绩可不一定了。

    本想着夜千筱掌控不了,可现在她持随意态度,自然也不必为她着想了。

    很快,陈雨宁找了两个人,让他们俩调节好机械,同时将两把枪交给夜千筱和易粒粒,让她们事先做好射击准备。

    持枪瞄准,夜千筱紧紧蹙眉,只觉得头疼欲裂,握枪的手指都在微微发抖。

    陈雨宁站在远处看着。

    扫到神色镇定、稳如泰山的易粒粒,双眼微微一眯,倒是有几分满意的点头,旋即目光一转,又落到夜千筱身上。

    脸色微红,眉宇紧蹙,紧握着枪,却在不经意间颤抖着。

    在陈雨宁看来,便是副紧张、信心不足、控制力差的表现。

    皱眉,陈雨宁心下稍有不喜,对夜千筱先前一人偷袭数十老兵的行为,难免有些不信任。

    她只信自己的眼睛,在她看来,夜千筱就这点定力,不值一提。

    “砰——”

    “砰——”

    沉思间,两人的比试也开始进行。

    一枪,一枪,有条不紊,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响起的。

    陈雨宁微微一惊,站直了身子,板着张脸观察着两人的射击。

    砰砰砰。

    室内的枪声,比露天靶场的要响亮得多,夜千筱刚开了几枪,就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皮烫的她连睁眼都极其困难,恍惚间竟是偏离了几枪。

    呼。

    大脑一片混沌。

    拧着眉,夜千筱轻轻吐出口气,转而微微闭眼,听着隔壁稳稳地响起了两枪后,再猛地睁开双眼。

    视野变得清晰起来。

    调节着呼吸,夜千筱微微闭上左眼,紧紧盯着那移动的靶子。

    下一刻——

    “砰!”

    手指用力,扣下扳机。

    不多时,四十发子弹,全部打完。

    喧闹的室内,瞬间恢复平静。

    而,陈雨宁看夜千筱的目光,也渐渐变得不同起来。

    不知怎么的,刚开始几枪夜千筱发挥或许不好,可越到后面,她开枪的动作就越稳,纵使手指都在颤抖,可黝黑的眼眸却没有丝毫慌乱。

    陈雨宁让两个人去检查靶纸。

    到最后,那两个检查靶纸的,都是一脸的惊讶。

    “这两个都是新兵?”

    记录数据回来,一个人好奇的朝陈雨宁问道。

    “嗯。”陈雨宁点头。

    “啧,也太逆天了。”那人一脸诧异,忍不住惊叹道。

    陈雨宁稍有惊讶,接过他手里的两张纸,不过是扫了眼大概记录,便不由得惊愕,捏着纸张的力道也紧了几分。

    易粒粒:

    30个十环。

    8个九环。

    2个八环。

    总共388环。

    夜千筱:

    37个十环。

    1个九环。

    2个零环。

    总共377环。

    数据上,夜千筱定然是输了易粒粒的,可陈雨宁恍惚间记得,夜千筱有两枪是没有开的。

    也就是说——

    在开的38枪里,她仅有两次失误!

    强大的震撼,在心里犹如炸弹般炸开,陈雨宁捏住纸张的动作,忍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谁赢了?”

    随着坚定的脚步声,一阵询问的声音飘来,声音带着几分清冽。

    徐明志走进来。

    一身作训服,干净清爽,看起来很阳光。

    凝眉,陈雨宁握住纸张的动作往回缩,下意识的想要逃避他的视线。

    顿了顿,她又恢复平静,道,“易粒粒,388环,夜千筱,379环。易粒粒赢了。”

    微微一愣,徐明志虽说惊讶,可瞥向夜千筱时,注意到她脸上不正常的红晕,心下便肯定了几分。

    敛眸,徐明志认真的看着陈雨宁,沉思片刻后,便开口道,“她生病了,我送她去医务室。”

    “生病?”

    冷不防惊讶,陈雨宁停顿了下,眉头又皱起来。

    下一刻,她扫向一边拎着枪的夜千筱,“夜千筱,过来!”

    “是!”

    凝眸,夜千筱走过来,目不斜视。

    “生病了?”陈雨宁淡淡的询问。

    “是。”

    停顿,夜千筱回答的干脆。

    想了想,陈雨宁又问,“怎么回事?”

    “发烧。”答得简洁明了。

    重重呼吸着,陈雨宁斜眼看着一旁的徐明志,却见对方的视线黏在夜千筱身上似的,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的视线。

    莫名的恼怒!

    咬咬牙,陈雨宁锁眉,看向夜千筱,问,“能撑得住吗?”

    “能!”

    声音冷淡,夜千筱也没多用心。

    陈雨宁对她有敌意,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有,最近的不满似乎又重了些,总让人有种故意来找茬的意思。

    她说不能,指不定如何讽刺她。

    再者——

    发烧并不严重,她确实撑得下去。

    听到夜千筱并不重视的回答,陈雨宁眸色微冷,心情愈发不爽起来。

    “她说能撑住。”

    陈雨宁给了徐明志回答。

    现在这段时间,归陈雨宁来管理。

    既然能撑住,陈雨宁是不会批假的。就算徐明志出面,那也不行。

    “你听她的?”徐明志颇为恼怒。

    “不听她的,难道听你的?”陈雨宁毫不相让,咬字清晰,“徐教官,你没资格插手我的训练!”

    “你!”

    徐明志微怒,狠狠咬牙。

    转而,却偏过身,很是恼火的朝夜千筱问,“夜千筱,你确定,自己能撑下去?”

    难以压制住心里的火气。

    他来这里,是听刘婉嫣说了夜千筱的情况。

    浑身淤痕,连碰着都疼,昨晚被泼了盆冷水,早上醒来感冒,一直咬牙撑到现在。

    而夜千筱和易粒粒比试的事,是在门外拉人打听到的。

    据说还有惩罚!

    就夜千筱这模样,就算枪法再高超,也肯定会低水平发挥,更不用说跟她比赛的对手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易粒粒!

    她怎么可能赢?

    于是,果不其然,夜千筱输了。

    可徐明志并不是在生气夜千筱的失败,也不是在生气不知情的陈雨宁,而是在恼怒夜千筱的态度,竟然毫不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

    说声自己难受,有那么难吗?!

    “我确定。”

    敛了敛眸,夜千筱紧紧抓住枪支,整个人站的笔直笔直的,分毫不动。

    若非她神色疲惫,面颊微红,他人还真的难以相信,她现在正在发烧!

    “徐教官,你别忘了,你自己就顶着四十一度的高烧下过泥潭,”陈雨宁沉着眸,没好气地质问道,“凭什么你能够坚持下去,她就不行?”

    “……”

    徐明志一时哑言。

    是。

    经历过选拔训练的,有很多人都经历过这种事情。

    受伤,生病。

    在痛苦与煎熬中,他们一步步的前行,一点点的熬下去,一直到现在。

    可……

    这事放到夜千筱身上,徐明志就下意识的否决了。

    个人情感带入的太深了。

    没办法,他心疼,见不得她受丁点的苦楚。

    “夜千筱!”

    见他没吭声,陈雨宁便偏过头,重重地喊道。

    “到!”

    夜千筱应声。

    “回去将子弹射完,再去操场跑五十圈。”

    “是!”

    夜千筱神色不变。

    说完,将枪支交给旁边记录的人员,再拿起自己的95式,便转身直接出了门。

    易粒粒和颜悦色的,跟她一样,还抢、拿枪,然后出门。

    而——

    听到那“五十圈”,徐明志硬是没反应过来,眼见着她出门后,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什么。

    压抑着怒火,徐明志朝陈雨宁问道,“什么五十圈?”

    “她输了,跑五十圈,我们先前约定好的。”

    陈雨宁神色淡淡,说的理所当然。

    “她生病了!”徐明志咬牙,火气上涌。

    凝眉,陈雨宁冷笑,“说到做到,她连这点都做不到,还算什么军人?!”

    深吸一口气,徐明志脸色顿时沉下来,“陈雨宁,你是不是故意针对她?!”

    微微一愣,陈雨宁平息着心里的刺痛,不可置信的反问道,“你这么觉得?”

    “否则呢?”徐明志厉声道,“那么多人,你凭什么专挑她出来比试,易粒粒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可她来部队多久?拿枪的时间都没易粒粒一个月那么多!你让她跟易粒粒比试,不是存心想让她输吗?!”

    严厉的质问,不留丝毫情面。

    每个字,犹如厉风般,迎面刮过来,令陈雨宁颜面无存。

    旁边另外两个人,见得这一触即发的场面,互相对视了眼,然后默契的选择离开。

    站在原地,陈雨宁迎上徐明志颇有压力的目光,觉得身体有些僵硬。

    “是,”语调微重,陈雨宁冷冷的应下,“我就是故意针对她,就是看她不爽,知道她生病了,还来找她的茬!徐明志,你满意了吗?!”

    “陈雨宁!”

    垂落的双手紧握着,徐明志没好气的喊了她一声。

    “怎么了,心疼她,想对我动手?”

    冷冰冰地问着,陈雨宁微微垂眼,不知何时眼底遍布血丝。

    深深吐气,徐明志尽量让自己语气缓和下来,淡声道,“我只想让你一视同仁。”

    “不好意思,”抬眼,陈雨宁笑了,一字一句的开口,“这我还真做不到。”

    “陈雨宁,你是教官!”徐明志急了。

    自从来到海军陆战队,徐明志就认识她了,一直都挺欣赏她这种爽快果断、敢爱敢恨的性格,两人平时也算是比较熟悉。

    可他没想到,竟然会在夜千筱的事上,跟她发生争执。

    不应该的。

    “我是教官,所以我训练她的时间,由我做主。”陈雨宁冷着脸,“你如果觉得我有失公平,可以跟旅长告状,他有什么惩罚我一律接受!但是——”

    话语一顿,陈雨宁抬手,食指点在他的胸膛,“你,没资格干预我。”

    徐明志脸色一变。

    而,陈雨宁扫了眼他,便冷冷哼声,转而绕开他,往门外走去。

    徐明志站在原地。

    良久。

    最终,狠狠咬牙,转身出门。

    ……

    靶场。

    夜千筱以最快速度射击完所有的子弹。

    并保证自己的成绩合格。

    徐明志赶到的时候,夜千筱已经是最后一个弹匣了。

    砰砰砰——

    冷静,镇定,沉默。

    狭长的眼睛眯起,眼眸幽深不见底,一股冷意从深处弥漫,纵使微弱的阳光洒落在她眼底,也只有冰寒彻骨的温度。

    她像是在较劲似的,每一发子弹都缠绕着杀气,然后狠狠地穿透五百米开外的靶纸。

    令人胆战心惊。

    直至最后一发子弹打完。

    夜千筱放下手中的95式。

    很快,徐明志走过去。

    “做什么?”

    抬眸看他,夜千筱满脸肃杀还未褪去,一抹杀气结实的扫向徐明,令他毛骨悚然地定住了。

    很快,夜千筱收回目光。

    徐明志回过神。

    顿了顿,徐明志温和道,“五十圈,我陪你跑。”

    “不必。”

    夜千筱甩手便走。

    徐明志连忙跟上,“你发烧多少度?”

    “不知道。”

    “没测体温?”

    “没有。”

    “吃药了吗?”

    “嗯。”

    “那你……”

    “能安静点儿吗?”忽的回过头,夜千筱扫了他一眼。

    “……可以。”

    犹豫着,徐明志老实的点头。

    只是,仍旧跟着夜千筱离开。

    不远处——

    陈雨宁冷着脸,看着他们俩走向操场。

    心里特别不痛快。

    视野里的两人,渐行渐远,直至最后只剩下个黑点,陈雨宁不由得长叹了口气。

    “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

    检查完一圈,蔡诗诗走过来,笑着问她。

    作为副官,蔡诗诗自然没她那么严厉,这两天下来,跟这些学员相处的还不错,加上本来脾气就挺好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跟陈雨宁倒是截然相反。

    “没什么。”

    陈雨宁不冷不热的答道。

    “噗,”蔡诗诗笑出声,眼底透露着笑意,“你是在吃醋吧?”

    “吃谁的醋啊?”

    陈雨宁稍有尴尬,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只是耳根却渐渐发红。

    “夜千筱的咯。”蔡诗诗摊了摊手,“你不是喜欢徐明志吗,不吃夜千筱的醋,徐明志跟夜千筱亲近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点儿,你还能吃谁的醋?”

    “你别乱说!”

    陈雨宁皱眉,反驳道。

    “你这情商可够低的。”

    见她一脸认真的反驳,蔡诗诗诧异的吐槽,转而摇头,将手里的人形靶推到她面前来。

    “谁的?”陈雨宁下意识问道,连靶子都没看清。

    从靶子后面探出头来,蔡诗诗抬起手,指了指靶子,轻轻道:“夜、千、筱。”

    听到“夜千筱”这个名字,陈雨宁就不耐烦的皱起眉,同时还有些抱怨,“把她的拿过来做——”

    话未说完。

    陈雨宁的视线,定在那个人形靶上。

    愣住了。

    蔡诗诗得意的扬了扬眉,只是眼底的那抹惊艳与激动,还是没有掩去。

    夜千筱的人形靶,所有的子弹都集中在脸上。

    从额头开始,密密麻麻的一大堆,然后渐渐地散开,看起来不像是失手,而是故意为之,射出了一排排的痕迹。

    而——

    其他地方,只有零散的几发子弹。

    紧紧拧着眉,陈雨宁想了想,沉声问道,“她昨天的呢?”

    “昨天的,你不是看了吗,”蔡诗诗走到靶子旁边,道,“成绩优异,但在拔尖的那批中,不算是太突出。”

    顿了顿,蔡诗诗感慨的指着靶子,“就这实力,她今天怎么输的?”

    这实力——

    妈的,简直指哪儿打哪儿啊!

    沉思片刻,陈雨宁脸色铁青,淡漠的挤出几个字,“她病了。”

    “啊?”

    蔡诗诗惊讶的睁大眼。

    知道她的诧异,可陈雨宁没有继续的意思,淡淡道,“把靶子收好,别让别人看到。”

    “为什么?”

    “一个新兵,碾压所有老兵,你觉得呢?”陈雨宁反问。

    “……”

    蔡诗诗恍然大悟的点头。

    夜千筱作为新兵,射击达到这种出神入化的地步……老兵怎么可能不眼红?

    在其他方面,指不定多想弄死夜千筱呢。

    更何况,她们都有听说过,夜千筱的体能一直都不怎么好,除了格斗、射击、潜水,其他的成绩都一般般,顶多能达到个中等水平,不拖后腿。

    看着她呆愣的表情,陈雨宁怀着满腔怒火,走了。

    ……

    中午。

    夜千筱在操场上跑着,徐明志紧抿着唇,跟在她旁边。

    上午训练结束。

    靶场那边,成群结队的海洋色,犹如潮水般朝食堂涌去,热热闹闹的,连疲惫都减缓许多。

    夜千筱目不斜视,继续跑着。

    跑了32圈。

    她还有18圈。

    而现在,她的体力,已经压榨到极致了。

    浑身灌了铅,连挪动一步都极其费劲,跟在旁边的徐明志,几乎跟散步差不多的速度。

    徐明志顶着张苦瓜脸,格外担忧的看着她,试探性的问道,“还能跑吗?”

    恍恍惚惚的,夜千筱听到了,但是没有力气反应。

    脸色绯红,眼底似是烧了团火,帽檐下的头发早被汗水打湿,汗水从脸颊、脖颈上流下,里面的短袖早已湿成一片。

    许久,夜千筱看了他一眼。

    半响,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能!”

    “……”

    咬牙,徐明志气闷。

    这丫的,不逞强会死啊?!

    偏偏,徐明志每每想帮她、或制止她,都会想到陈雨宁的那番话。

    ——凭什么你能够坚持下去,她就不行?

    是啊,凭什么他可以,她就不可以?

    他,他们都生过病,这里可不是寻常部队,没有那么多讲究,带病训练也是常有的事。

    如果夜千筱主动放弃还好。

    但是,他,有什么理由,强制性的剥夺夜千筱坚持的权利?

    所以,在夜千筱没松口之前,他什么都不能做。

    只能跟着。

    跟着,一圈又一圈。

    ……

    食堂。

    刘婉嫣和冰珞落在大部队后面,她们远远地旁观了夜千筱一段时间,才赶在末尾进了食堂。

    那端盘,取饭菜,然后找到易粒粒的身影,在她对面的空位置坐下。

    易粒粒正在吃饭,就感觉到阵阵压迫袭来,她微微一愣,旋即抬起头,就见到两抹熟悉的身影在她对面坐下。

    “有事吗?”

    将筷子插到饭里,易粒粒笑着问道。

    “陈雨宁叫走你和千筱,是想做什么?”刘婉嫣直入主题,转而又问道,“为什么她要跑那么多圈?”

    想了想,易粒粒也毫不隐瞒,直爽道,“我们俩比赛,她输了,就要跑圈。”

    “比赛什么?”

    “射击?”

    刘婉嫣和冰珞异口同声的问道。

    看了她们一眼,易粒粒倒是直接点头,“射击。”

    “她会输给你?”

    下意识地,刘婉嫣惊讶地挑眉。

    显然,冰珞也稍有意外,只是很快就平静下来。

    这件事,也有可能。

    其一,易粒粒射击技术本就不错,其二,夜千筱今天生病,状态不佳。

    如果夜千筱碰到高手,自己能力下降的话,输掉并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对了,”刘婉嫣想到什么,忽然有些暴躁,定定地看着易粒粒,道,“她发烧。”

    然而,听到这里有,易粒粒只是平静的点头,“嗯,我知道。”

    正因为知道,所以只用了七分力。

    但,这并不妨碍她赢夜千筱。

    刘婉嫣气急,“她是病人,你赢了她,还让她跑那么多圈?”

    “她确实是病人,”易粒粒赞同,却笑如春风,“但是,我不会因为她是个病人就让她,就像一颗子弹飞过来,不会因为你长得好看,就避着走。”

    “……”

    紧紧抓住筷子,刘婉嫣咬牙切齿,可硬是在她的“歪理”下,没想出一句反驳的话语。

    当下,敛眸,刘婉嫣不由得多打量了易粒粒几眼。

    她当然知道面前这位不简单。

    年纪轻轻,就是一杠三星的军官,绝对没有外在看起来那般温和平静、待人友好,而且实力还深不可测。

    这就像是只笑面虎。

    对谁都和和气气的,看起来平易近人,实则没几个会靠近,毕竟手段一点儿都不软和。

    就如前天晚上,笑眯眯地拒绝柴桃,连一个台阶都没给她下。

    又如昨晚,她的小动作,刘婉嫣可看在眼里,温和的劝导,实则背地里威胁。

    这位,绝对不是善茬。

    想明白,刘婉嫣也知道,夜千筱这罚跑的债,只能等着今后她自己讨回了,眉目微微一动,便没有再想,神情自若地跟着开始吃饭。

    吃饭的模样有些粗鲁。

    毕竟运动消耗大,她急需补充能量,可做不到同冰珞、易粒粒一行人,那般淡定从容。

    ……

    下午一点。

    山佳出了医院,来到海上霸王花的地盘。

    毕竟在基地待了段时间,就算是照顾伤患,也认识了不少军人,山佳来到女兵的地盘,被撞见还有不少人打招呼。

    问着路,山佳转了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个昏暗的房间。

    叩、叩、叩。

    停在半敞开的门前,山佳敲响了门。

    “进来吧。”

    很快的,里面便响起了阵温和的声音。

    轻轻笑了笑,山佳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阴暗,所有窗户都被窗帘遮得严实,里面是一排排的储存柜,中间放着张桌子,上面亮着一盏台灯。

    整个房间,也就这个台灯来照明。

    蔡诗诗正对着个纸盒忙活,偏过头见到山佳进门,顿时朝她笑了笑,神色又柔和了几分。

    “来了啊。”

    从纸盒里拿出手机,蔡诗诗打着招呼。

    “嗯,”关好门,山佳走进来,“医生护士都安排好了,随时都可以给你们办事。”

    说着,山佳又叹了口气,“你们呐,每年这个时候,弄出来的伤员都比其他时候要多。”

    “啊呀,都是为了国家建设嘛。”蔡诗诗哈哈笑着。

    走近,山佳看着满箱子的手机,顿时纳闷了,“你这是干嘛呢?”

    “帮她们保养啊,”又拿出几个手机,蔡诗诗笑了笑,道,“现在的年轻人,人手一部手机,这一箱子都是女兵这边的,我们帮忙保管。训练还有三个月,有人反映怕到时候开不了机,我正好闲着,就先给她们看看情况。”

    “这得多少啊……”看了满满一箱子的手机,山佳暗自嘀咕着,不过很快就善心大发,“要帮忙吗,反正我下午也没啥事。”

    “这感情好,”蔡诗诗忙不迭的应了,从箱子里拿出大堆手机,一股脑放到她面前,“检查下电量,没有电的就充点儿,不要充满,大概八分之八十吧,之后再关机就成。”

    “好。”

    心情不错,山佳愉快的点头。

    一下子到手的手机比较多,山佳一眼就看到几个奢华的品牌,难免也有些感慨。

    她的家境一般,手机用了快两年了,在部队也没谁攀比,平时见到某些奢侈品牌,也只能望洋兴叹。

    现在亲眼见到,难免有些心动,最先拿来检查的,便是那几台手机。

    有些关机,有些没有。

    山佳一一检查,发现大部分都设置了屏幕锁,倒是将她的激情一点点磨灭了。

    直到——

    最后一台开机。

    在屏幕闪现出的那刻,山佳忽然注意到,没锁。

    谨慎地抬起眼,瞥向身侧的蔡诗诗,见她认真的在检查,心中微动,便小心翼翼地将其拉开了。

    然而,这不看倒好,一看,就有了意外的发现。

    微信信息上千。

    不知是谁人缘那么好。

    山佳难免好奇,便紧张地将其点开,没想——

    一眼就看到“赫连长葑”这四个字。

    莫大的惊喜,犹如从天而降。

    山佳愣了愣,旋即眼底闪过抹喜意。

    ------题外话------

    【1】

    传文是扫了眼后台,看到202的月票,请原谅偶这个少见多怪的,确实被吓了一跳。

    咳咳。

    羞羞哒,捂个脸哈。

    还有,谢谢亲爱的们,么么哒。

    【2】

    犹豫着还有时间写一千来着,但想想还是挤点时间写番外啦。^O^

    【3】

    再次公布群号!

    再次公布群号!

    再次公布群号!

    最近在问群的比较多,囧哒哒。

    看这个!

    【群名】:【王牌狙击】验证群

    【群号】:>

    请进群,按照管理的步骤,交订阅截图,进V群。么么哒。

    谢谢支持,^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1话:赫连大大的微信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