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3话:夜千筱,你逆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下午,格斗训练开始。

    徐明志本想给夜千筱换搭档,可在杨栗的再三警告下,还是打消了调换的想法。

    不准特殊化,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如果真的调换了,其他人会怎么想?

    夜千筱是队长。

    她不能丢脸,更不能掉自尊。

    很快,格斗训练开始。

    “还来?”

    看着走到跟前的夜千筱,席珂轻轻扬眉,饶有兴趣的问道。

    昨日伤的那般重,以为她吃尽苦头,早该凭借跟徐明志的特殊关系,调换搭档了。

    不曾想……

    什么都没变,夜千筱笔直的站在面前。

    微微垂眸,夜千筱转动着手腕,神色懒洋洋的,“怕你输给别人,不好看。”

    “嚣张!”

    席珂脸色猛地拉下来。

    怕她输给别人?

    意思是,自己会输给她?

    够搞笑的。

    “来吗?”

    挑眉,夜千筱淡定从容,直接走入海水中。

    呵。

    轻笑一声,席珂稍有不屑,毫不犹豫的跟上她。

    海水淹没膝盖,凉意袭来。

    夜千筱停住脚步。

    偏过头,一个拳头就狠狠朝耳畔袭来,夜千筱勾唇一笑,微微侧身挡过。

    一招落空,席珂并未在意。

    只是……

    这速度,倒是比昨日快了几分。

    但,还不是她的对手!

    眸光一狠,席珂仍旧没使出全力,但力道和狠劲,也要比昨日更强几分。

    夜千筱分毫不让。

    同昨日一样,她还是留有余力。

    面对席珂,用的还是部队教的擒拿格斗,可她招招灵活多变,力道不足便剑走偏锋,抵挡不住可以避开,加上昨日的交手,她也将席珂的出招习惯摸得七八,这次比试竟是不相上下。

    “徐教官!”

    眼睛盯在某处,夏楚跑到徐明志身边,清亮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

    负手而立,徐明志询问着,看着远处的视线却未变。

    “你注意到了?”看了看他,夏楚不掩神色间的激动,“夜千筱,是不是突飞猛进?”

    自今日格斗训练开始,夏楚就一直在观察夜千筱,毕竟昨日的夜千筱,着实被摔得太惨了些,据说今天还感冒、被罚跑了。

    心里好奇,自然多加关注。

    可,她本做好准备,等待夜千筱再次被摔得惨不忍睹的,却没有想到,夜千筱跟席珂的格斗对抗,竟然完全没有处于弱势的意思,反而跟席珂僵持住了。

    “还好。”

    垂落的一只手握紧,徐明志淡声回答着,看起来喜怒不形于色。

    “只是还好?”夏楚惊讶。

    光凭跟昨日的对比,就能看出夜千筱的长进,更何况席珂的实力本就不赖,据说在先前部队就是尖兵,能够跟她打的不分上下,已经能够证明夜千筱的实力了。

    这,哪里只是还好?

    “唔。”

    徐明志含糊的点头,并不多加言语。

    他时刻需要意识到,自己现在是教官,而不是那个可以随便说夜千筱好的局外人。

    他怕他一夸她,就收不住口,到时候难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

    夜千筱今日的实力,着实让他惊住了把冷汗来。

    受伤、虚脱、感冒,今天的体能状况,要比昨日更差才对,所以在两人比试之前,他真的捏了把汗。

    然而,完全没有想到,夜千筱今日的擒拿格斗,竟是可以同席珂对抗。

    更重要的是,他看不到席珂有放水的意思!

    所以,夜千筱认真起来,拥有这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潜力吗?

    心中震撼难掩。

    可更多的,还是某种惊叹佩服。

    ……

    格斗训练,两个小时。

    在绷紧神经的格斗对抗中,夜千筱和席珂全部挂了彩,可跟昨天相比,却已经能让旁观者大跌眼镜。

    昨天那个弱不禁风、几招就倒的夜千筱,今个儿就能够跟席珂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了?

    这不现实!

    “夜千筱昨天不是装的吧?”

    “我怎么觉得她吃错药了……要不就是上午射击比赛输了,受刺激了?”

    “这忽上忽下的实力,还真让人搞不懂。”

    “待会儿就是潜水训练了,你们没有发现吧,夜千筱的潜水特别棒,昨个儿没被骂的几个人里,就有她。”

    ……

    站队时,对夜千筱的议论在所难免。

    都是些惊叹和疑惑类的声音。

    只不过,能够出声的,都是爱凑热闹的,也是在这批人中实力也不怎么强的。

    真正强悍的人,根本就不关注这种小事,他们只在乎自己能否变强、能否留下来。

    “立正!”

    “稍息!”

    冷眼看着他们,徐明志开始整队。

    听得队伍里渐渐安静下来,徐明志才开始继续讲话,对今天的格斗训练做总结。

    他的总结简单明了,针对性的指出他们格斗中的缺陷,还有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最后对他们的刻苦练习做了个草率的表扬。

    本该就此了事,但——

    “谁在说话?”

    徐明志眸色微沉,冷声朝列队喊了声。

    他没用喇叭,可嘹亮清晰的声音,还是落到所有人耳中。

    瞬间,三百多人,彻底安静下来。

    气氛顿时紧张严肃起来,每个人紧抿着唇不敢吭声。

    能够成为他们教官的,自然都是些军官,而在这批人之中,有很大部分人都比他的军衔低,在部队相差一级,相隔千里,所以纵使很多人都不屑这位年轻的教官,他们还是会规规矩矩做事。

    夏楚站在旁边,没有先前的谨慎与浮躁,相反的,而是镇定、平静。

    这是她当教官的第二天。

    没有当教官的经验,但却不代表她不懂。

    她跟徐明志都很年轻,也没有杨栗、陈雨宁等人的气魄,而这一批学员中,有很多年纪都比他们大,更有军衔比他们高的,他们俩压不住很正常。

    现在已有不满,若长久以往,肯定会引发的不必要的暴动。

    她跟徐明志需要压住他们。

    当教官,不是对这些学员的考验,同样也是对他们的考验。

    所以,这个时候,不能胆怯,不能退缩,所以她坚定的站着,没有丝毫动摇。

    “再问一句,谁在话说!”

    不耐烦的皱着眉,徐明志负手而立,字字犹如钢镚般,砸在地上还能砸出回声。

    话音落却,整个队伍像是陷入死一般的沉默中,谁也没有吭声。

    一股无言的压迫感,在队伍中迅速蔓延,压得人气都喘不过来。

    这一切的压力,缘由是站在他们前方的年轻教官。

    于是,就是在这一刻,他们开始正视这个年轻的教官。

    很年轻,二十三四的模样,长得很帅气,身形清瘦,视线锋利,但在很多男兵看来,就跟毫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差不远。

    徐明志给人的第一印象,并非那种能镇得住场子的。

    或许有能力,可他过于年轻,不会给人以信服力。

    但,现在,他们开始重视他,因为他跟看起来,似乎有一定差距。

    “我!”

    紧张严肃的气氛中,终于有人憋不住,硬朗的喊了声。

    那也是位军官。

    一杠三星,比徐明志还要高上一级。

    所以,他喊话时底气十足,并没有任何紧张胆怯。

    压抑着怒火,徐明志低声吼道,“滚出来!”

    那人不爽地皱着眉,显然自身也有傲气,可迫于周围人的压力,还有徐明志的怒火,想了想后,尤为不快的从列队中走出来。

    “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走至他跟前,徐明志负手而立,脸色微沉,气势上碾压对方。

    那人似是也来了火,顿时没好气地吼道,“我说你是垃圾!”

    徐明志双眸眯起。

    队伍中有人对视着,想要议论却不敢吱声。

    而,夜千筱、刘婉嫣、乔玉琪等从一个新兵连来的人,见到此番情景难免觉得有些好笑。

    徐明志这家伙,真是到哪儿当教官,都能惹来一堆的抗议。

    谁都不相信他能做教官!

    “怎么着,你做为教官,就在旁干看着,一招都没亮过,”吼完,那人狠狠拉下脸,“我不服你!”

    “不服我是吧,”徐明志也不生气,笑笑着点头,说着便往后面退了几步,在众人疑惑间,猛地吹响了哨子,“哔——”

    听到声音,一群人顿时条件反射,立正站好。

    “我是教官,你们服不服,不关我的事,我也不会为了讨好你们,跟你们打一架证明实力,我来这里,只负责监督你们训练,”徐明志说着,“当然,不服我嘛,也就一个后果……”

    话语微顿,他忽地抬高声音,“俯卧撑准备,五百个!”

    “……”

    话音刚落,徐明志就感觉到阵阵不善的目光,犹如利剑般锋利,充斥着不满和愤怒。

    他们表达的只有一个意思——

    凭什么牵连他们?!

    “不做?”轻轻反问,徐明志笑得灿烂,话语阴森,“你们下定决心的话,可以不做。”

    “……”

    这里站着的,都是些聪明人。

    不做,没准惩罚还在后面。

    而,其中带头的是夜千筱、刘婉嫣、乔玉琪、宋子辰、施阳这一批人,他们都曾是徐明志教出来的,多多少少知道他的实力。

    虽说他脾气好,平时不愿来硬的,可毕竟是被磨练出来的,这里的手段总归学到点儿的。

    他只是不想对付他们。

    所以,他们继续逼他,那他就不得不对付他们。

    陆陆续续的,其他人也开始做俯卧撑,只是想到“五百个”,就想把刚刚吐槽的那位给枪毙了。

    妈的,累啊!

    很快的,吐槽那位也识相,虽说不服气,但迫于在他人地盘,也不得不老实地做俯卧撑。

    于是,当蓝文新和方芷过来时,见到的就是三百多人,齐刷刷的趴在地上,动作不一的做俯卧撑的场景。

    两人当场就惊了惊,还以为训练计划改了,可当看到徐明志那阴沉的脸色时,倒也反应了过来。

    得。

    能惹徐明志生气,铁定是这群学员太欠抽。

    ……

    俯卧撑做完后,夜千筱腰酸背痛的开始潜水。

    于她来说,潜水还算是比较轻松的,潜着潜着体力还恢复了不少,倒是刘婉嫣受够了苦,哗啦啦不知喝了多少水。

    刘婉嫣潜水能力相对较差。

    好几次,都是夜千筱将她捞上来的。

    “夜千筱,你说你能不这么变态吗,”刘婉嫣趴在夜千筱身上,拼命地咳嗽,半响还不忘了挖苦,“也没见你怎么练习潜水啊,真搞不明白你怎么学会的。前几天联系李嘉的时候,她还跟我说,让我在潜水训练的时候照顾照顾你,说你在新兵连的时候只会蛙泳。”

    “……”

    想了想,夜千筱还是保持着沉默。

    过了会儿,刘婉嫣喘过气,便问道,“有什么技巧吗?”

    “技巧,教官都教过。”夜千筱将她的脑袋推开,耸肩道,“你慢慢来。”

    将潜水镜往上移了移,刘婉嫣眨着顺润的眼睛看她。

    于是,想了想,夜千筱又补充道,“这靠天分。”

    “……”

    刘婉嫣简直想骂娘。

    然而,不等她真骂出来,上方就有响亮的声音传来,“夜千筱!刘婉嫣!”

    “到!”

    “到!”

    两人应了声,抬眼看去,便见到蓝文新拿着喇叭的身影。

    皱着浓眉,蓝文新朝她们喊,“滚下去憋气,下潜上浮一百次,一百次。”

    “……卧槽。”

    刘婉嫣忍不住嘀咕一声。

    “走了。”

    无奈,夜千筱将她的潜水镜戴好,深吸一口气直接把人给拉了下去。

    来来回回,刘婉嫣简直要断气了。

    在水中活动,承受着水的压力,自然要比在陆地上活动费力得多。

    可夜千筱这个变态,在水里就跟游戏一般,其他人累的半死不活的时候,她活动着筋骨准备着下一次潜水,差点儿没把人给气死。

    整个潜水训练,刘婉嫣不知骂了她多少回。

    夜千筱悠然自得。

    ……

    晚饭时间,没吃中饭的夜千筱,先和兵龄去食堂吃了饭,然后拎了俩份晚餐回去,给在宿舍骂娘的刘婉嫣和乔玉琪。

    四人查看了下伤势。

    夜千筱伤得没先前昨天重,加上不知是不是训练太累,出了些汗后,烧也完全退了,除了身体觉得有些虚之外,也没有其他感觉。

    一切如常。

    只是——

    夜间训练刚完,夜千筱就被牧齐轩扣留下来,说是路剑找她有事。

    尽管夜千筱累的只想回去睡觉,可军令不可违,她最后还是去了。

    “报告!”

    站在门口,夜千筱喊了声。

    “进来。”

    很快,办公室内就传来路剑的声音。

    夜千筱走进去,环顾一周,只见到坐在办公桌后的路剑,还有……唔,他手里的一部手机。

    “来了?”

    看向她,路剑淡淡的询问道。

    “嗯。”

    夜千筱应了这句废话。

    “训练还能适应吗?”路剑又问。

    “嗯。”

    不咸不淡的应着。

    “高烧退了?”

    “嗯。”

    眉头一抽,夜千筱有点儿不耐烦。

    路剑找她,不可能问这点事儿,可这入主题之前,废话也扯得太多了。

    自然,路剑也意识到她的情绪,估摸着她这两天累得够呛,倒也不再浪费她时间,直接将手机递过去,“你电话。”

    凝眉,夜千筱走过去,将手机接过来。

    瞥了眼屏幕,这才发现手机正在通话中。

    备注:赫连。

    “什么事?”

    刚将手机送到耳边,夜千筱就淡淡的问着。

    旋即,那边传来浑厚低沉的声音,“想你了。”

    “……”

    夜千筱没想接话。

    “训练怎么样?”

    似是闲聊的语调,可不经意间,还带着几分温柔。

    想了想,夜千筱回道,“还好。”

    “能坚持下去吗?”赫连长葑询问道。

    “能。”

    不假思索的应声。

    停顿片刻,赫连长葑又道,“我过段时间来一趟。”

    “做什么?”夜千筱挑眉。

    “给你送刀。”

    “哈?”

    微微歪了一下头,夜千筱的声音里略带诧异。

    “嗯,”应声,赫连长葑意味深长道,“你没看到?”

    “什么?”

    夜千筱不明所以。

    “没什么,”赫连长葑很快便道,“让路剑给你看下照片。”

    “哦。”

    抬眼,夜千筱看向路剑的方向。

    与此同时,路剑已经打开笔记本,将三张图片调了出来,悄无声息地给夜千筱看了一遍。

    在工作上面,路剑不会对夜千筱宽容,该什么就是什么,但在生活上面……他也会尽可能的给赫连老弟创造机会。

    扫了一遍,夜千筱眼睛一亮,对着手机道,“第一把。”

    “好。”

    赫连长葑轻笑着点头。

    三把都在他手中。

    但,她若不喜欢,那边是累赘,便本想给夜千筱最喜欢的,才趁着她手机没被上交前,准备让她挑选一下。

    没想她根本没看微信,而他也没空打电话联系她。

    不过——

    海军那边,可不会检查手机上的*,更没有人会动她的微信,而他相信夜千筱,自然也不会无聊的删掉微信。

    所以……

    想至此,赫连长葑微微沉思。

    “还有事吗?”听得那边半响没反应,夜千筱便问了一句。

    “有。”

    “什么?”

    “照顾好自己。”低低地声音,不掩某种暧昧。

    “知道。”

    夜千筱敷衍的回道。

    啰嗦。

    接下来,赫连长葑又啰嗦了几句,交代她一些训练时的防护方法,顺便让她做好心理准备,几句话说的夜千筱硬是压制住强行挂电话的冲动。

    她相信,自己这两天的事,赫连长葑都已经打听到了。

    赫连长葑巧妙的避开了她两次受挫的事情,却换了种方式来安抚她,而因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意外受挫的丁点不甘,也被那平缓淡定的话语抚平。

    她喜欢刀枪。

    枪法是在生死关头磨练出来的,所以,她一直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

    就像她以前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一样。

    虽说上午有些意外状况,可输了就输了,在真正的战场上,无论她是发烧感冒,还是遍体鳞伤,只要打偏一枪,都有可能让自己命丧黄泉。

    所以,今天的事,她不去怨恨,但会不甘心。

    可赫连长葑说,做好准备,你随时都有可能面临失败。以你的能力,那些事都可以自己处理。

    他给了她极高的评价。

    如此的肯定。

    听到最后,夜千筱有些想笑。

    聊了十来分钟,夜千筱终于挂断电话,如释重负。

    “聊完了?”

    接过她递来的手机,路剑笑得很开怀。

    “嗯。”

    夜千筱淡淡应声。

    “先别急着走,”路剑将手机放下,靠在椅背上,微微抬头朝她道,“我问你几个事。”

    “你说。”夜千筱面色平静。

    “新老兵混在一起,矛盾多吗?”

    “多。”沉眸回答,微顿,夜千筱又补充道,“很多。”

    “分析一下,四个队长,怎么处理的?”

    “你不知道?”夜千筱反问。

    “我知道。”路剑严肃道,“我就想听听,你对他们三个的看法。”

    微微蹙眉,夜千筱想了会儿,才道,“都处理的不错。封帆手段残暴,但方法奏效,宋子辰靠劝说和解,也会用武力。至于易粒粒……”

    刚想说什么,却见得路剑若有所思的看向自己。

    想想,夜千筱评价道,“她很厉害。”

    很厉害。

    无论哪方面,都处理的不错。

    “嗯,”路剑点头,身体忽的前倾,“你知道其他教官怎么评价你的吗?”

    “怎么?”

    夜千筱漫不经心的看他,看起来并不怎么感兴趣。

    看着她,路剑一字一顿,“四个队长中,你的评价最高。”

    “……”

    夜千筱一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3话:夜千筱,你逆天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