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6、封帆,合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晨练,五公里越野,三公里泥泞道路,五公里扛圆木跑,五个五百,400米障碍。

    上午,滚泥潭,射击,投弹,陡崖攀登。

    下午,格斗,潜水,五公里武装泅渡,耐力训练。

    晚上,五公里越野,各种机械设备和作战方式的理论学习。

    训练表上,这只是最基本的科目,详细科目没有写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难度绝非先前一周能够相提并论的。

    早餐时,夜千筱趁着间隙,将训练计划浏览了一遍,同时在心里过滤了一遍。

    “要下雨了呢。”

    坐在她身边掰馒头,刘婉嫣就着水往下吞,可看到外面的天空,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天色阴霾,乌黑黑的云层压下来,狂风大作,风雨欲来,连空气中都带着湿气。

    “嗯。”

    收好训练计划,夜千筱喝完手中的粥。

    刘婉嫣轻悠悠地叹了口气,却不忘将馒头往嘴里塞。

    “哔——哔——哔——”

    “集合!”

    “快点!”

    不多时,食堂门口就响起了阵阵咆哮声,杨栗拿着喇叭,气势汹汹的朝他们吼着,好像慢一秒都会让自己淘汰。

    “走吧。”

    将最后一口馒头咽下,早已对此习以为常的刘婉嫣,淡定的站了起来。

    夜千筱和冰珞同样起身。

    三人不紧不慢的走到人群中。

    乔玉琪狼吞虎咽,喝了口水后才连忙跟上她们。

    这段时间,她们四个一直一起行动。

    刚出门,就听得“轰隆隆——”的声响,豆大雨水倾盆而下,迎面哗啦啦的冲下来,打在脸上、脖颈上、手背上,带来阵阵疼痛。

    “哔——哔——哔——”

    哨声毫不间歇。

    祁天一站在操场中央,犹如雕像一般迎接着雨水的冲击,一动不动,似是扎根脚下的土地。

    陆陆续续的,三百多个学员,在他面前站的整齐笔直,个个的背脊都想铸了刚般,承受着暴雷和雨水的冲击,也不见动摇分毫。

    “你们的地狱训练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再问你们一遍,有没有现在就准备退出的?!”

    举着喇叭,祁天一铿锵有力的朝他们吼着,字字句句的声音,落在耳里就如钢镚在响。

    每个人都规规矩矩的站着,狂风暴雨袭来,雨水淋湿了他们的作训服,水珠从脸颊上汇聚成水流,成股流下。

    没人吭声。

    深吸口气,祁天一近乎咆哮,“有没有?!”

    “没有!”

    顿时,斩钉截铁的声音,从三百多人口中吼出,气冲云霄。

    “400米障碍,二十次!”

    祁天一大声吼着,额头上青筋暴露。

    话音落却,一群人解散,往400米障碍的训练地冲过去。

    在海军,400米障碍,为400渡海登岛,分为软桥、螺旋梯、高低横木、绳网、轮胎攀台、摇摆平台、晃动横梯、跨网、阻绝墙、模拟沙滩10个项目。

    来回二十次。

    是体力的极限挑战。

    平时做完,就连尖兵都气喘吁吁,更不用说现在大雨倾盆的时候。

    雨水将所有的项目设施都染湿,他们在软桥中虚弱摔下,在螺旋梯中打滑,在绳网中体力耗尽,在轮胎攀台中放声大喊,在阻隔墙中失手摔落……

    只是一个100米障碍,就让他们体力耗尽,浑身伤痕累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再厉害的尖兵,都有可能马失前蹄,摔成重伤。

    牧齐轩坐在越野车里,用望远镜观看着他们的情况,然后一个个的划掉成绩不合格的。

    而——

    今天开始,十三个救护人员随行,对发生意外的学员进行紧急救助。

    但他们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忙碌,从头到尾都没有喘气的余地,刚刚查看完这个伤员的伤势,马上又摔倒两个,有些人连腿都摔得骨折。

    随行的救护人员中,也有好些个新人,看到这种场面目瞪口呆,一时半会儿完全适应不了,竟是要比那些学员更要惊慌。

    山佳算是有经验的,见到这般凄惨壮烈的场面,也能够保持镇定,一个个的开始进行救治。

    在这种训练中,摔伤的居多,有些因为打滑摔跤,有些因为体力耗尽无法攀登而摔跤,那些能翻身爬起来的基本不会有人管,可那些摔伤严重,比如扭伤、骨折之类的,都会进行紧急治疗。

    “怎么感觉我们比他们还累啊。”

    跟在山佳旁边的,是个新来的小护士,忙忙碌碌的处理完两个人,就忍不住吐槽。

    山佳同样郁闷,“没办法啊,往年还好,没想到今年刚上重头戏,就下这么大的雨。”

    “佳姐以前也参加过吗?”小护士眨着眼睛,满脸好奇的模样。

    “嗯。”

    山佳有些烦躁的点头。

    跟她搭档的,是个彻头彻尾的新人,好奇心性,做什么都想问,从早到晚吵吵嚷嚷的,烦都被她烦死了。

    “好厉害……”

    小护士惊叹道。

    “……”山佳简直不想理她。

    说话间,她们刚走过阻绝墙,就见到一个身影从绳子上落下来,黑影一闪,就重重地摔倒在地。

    “施阳!”

    刘婉嫣落后他三圈,还在后面一个项目,见到前方倒地的身影,顿时加快了脚步。

    与此同时,超过两圈的宋子辰,在远处就看到这场景,眸光微微一闪,轻轻抿唇,脚下速度一快,往这边赶过来。

    当刘婉嫣跑到施阳身边时,山佳和小护士已经围过来,正扶起他询问着伤势。

    “哪儿?”

    抬手碰上施阳的腿,山佳询问道。

    疼的脸色发白,施阳艰难的吐出一个字,“右脚。”

    闻声,山佳立即扯开他的裤腿,用手指在脚脖子处按了按,判断道,“扭伤。”

    “很疼吗?”

    蹲下身,刘婉嫣有些慌乱,看着脸色苍白的施阳,眉宇间不掩担忧之意。

    听到询问声,施阳微微一愣,这才注意到刘婉嫣跑过来,惊讶和欣喜硬生生将那刺骨疼痛压制下去,咬着牙摇头,坚定道,“不疼。”

    “很疼。”

    山佳边拿出药水给他处理,边反驳了施阳的回答。

    扭伤怎么可能不痛?!

    刘婉嫣皱起眉头。

    山佳的手法很重,在他脚上狠狠一摁,疼得他立即拧起了眉头,可很快注意到旁边的刘婉嫣一脸焦虑时,立即恢复了镇定,“你杵在这里做什么,都落后多少了,赶紧去训练!”

    “你呢?!”刘婉嫣皱着眉。

    “我待会儿继续。”

    语调轻松,施阳扬起眉头,一副随时都可以继续的模样。

    咬咬唇,刘婉嫣想了想,深吸一口气,朝旁边的小护士问道,“他能吗?”

    “呃,”小护士呆了呆,很快就摇头,“不能,伤会加重的。”

    “艹!”

    刘婉嫣低低咒骂了声。

    见她满面愁容,施阳眉头拧起,声音大了起来,“你快走,听到没有?!”

    “谁不想走啊!”

    刘婉嫣没好气的吼道。

    可是你他妈都不能动不了了啊!

    若是以前,刘婉嫣肯定二话不说,扭头就走,反正也没有欠他的,等完成任务再来看也是一样。

    可现在不同!

    施阳帮过她太多次了,从上次任务开始,若不是他给的一千块钱,她现在铁定早已淘汰了。而前一周的训练中,施阳也帮过她不少,尤其是在格斗和潜水方面……

    她欠他的!

    刘婉嫣倔强的不肯动,让施阳心里憋了口气,就连脚腕处的疼痛都忘却了,直至眼角瞥到个身影,沉寂愤怒的眸子才亮了亮。

    “夜千筱!”

    施阳高喊了一声。

    从跨网上跃过来,夜千筱听到声音,就已经往这边走过来。

    扫了眼情况,受伤的施阳,蹲在旁边的刘婉嫣,正在挡雨的小护士,另外——

    呃。

    老熟人,山佳。

    在她打量之际,山佳听到喊声,同样皱眉看过来,视线对上的那刻,一股无名的敌意和恨意从迎面冲来,让夜千筱微微愣了愣。

    很快,山佳收回视线,继续处理伤势。

    “嘶——”

    脚腕剧烈疼痛袭来,施阳疼得额角直冒冷汗。

    忽然疼得要命!

    冷着脸,夜千筱微微蹙眉。

    很显然山佳看到她后,才故意下的狠手,这小肚鸡肠还真是搞笑。

    “怎,怎么了?”刘婉嫣愣怔了下,难掩担忧的问道。

    这边,施阳喘了口气,咬牙冲着夜千筱道,“能把她拉走吗,看着挺烦的。”

    “施阳——”

    刘婉嫣怒火窜起,抬起手指指向她,恨不能戳到他脑门上去。

    烦?!

    妈的!

    这时候了,嘴还这么欠抽!

    审视了一圈,夜千筱勾唇,弯下腰抓住刘婉嫣的手臂,直接将她给拎起来,“走了,他死不了。”

    “可……”刘婉嫣挺为难的。

    夜千筱松开她,看向前面的阻绝墙,闲闲道,“再可下去,你就要被淘汰了。”

    她比刘婉嫣快一圈。

    女兵本来就落后,刘婉嫣在新兵中算突出的,可那群老兵过来后,就处于中下游的位置,一直都是咬紧牙关在拼。

    现在要是再拖下去,刘婉嫣没准第一天就得被淘汰。

    危机感,紧迫感,她不可能没有。

    “行了!”刘婉嫣颇为烦躁,偏过头看向施阳,咬唇道,“你别被淘汰掉了。”

    “知道。”

    施阳摆手,一副很轻松的模样。

    殊不知,山佳满腔不爽的下了狠劲,揉药的时候差点儿被让施阳骂娘。

    疼!

    太疼了!

    然——

    夜千筱和刘婉嫣还没来得及走人,旁边就忽然多出抹身影。

    是宋子辰。

    跟她们一样,宋子辰也浑身湿漉漉的,身上沾染了不少泥泞,可他身材颀长,浑身带着独特气场,出现在众人眼前时,也没觉得他有多狼狈。

    “他情况怎么样?”

    没有看她们,宋子辰直接走过去,朝小护士问道。

    扭过头,见到一张俊雅的脸庞,小护士愣怔片刻,小脸羞得通红,声音如蚊子般,低声道,“扭伤。”

    “多重?”

    “看起来像肌肉拉伤……可能有轻微的韧带损伤,这……”小护士支吾道,“环境有些恶劣,我也判断不准。”

    “他不能训练了。”山佳低着头,连看都没看他们,直接道,“等着明年再参加吧。”

    “……”

    施阳愣住了。

    真的假的?

    虽然很疼,可他伤的真有那么重吗?!

    凝眉,宋子辰声音微沉,坚持道,“他需要继续训练。”

    “呵,”山佳讥笑一声,抬眼看向他,质问道,“你想让废掉吗?”

    她眼含讥讽,字字带着嘲讽,似乎还有为他们的坚持而颇为生气。

    这语气,可真够冲的。

    刘婉嫣心下火大。

    “你先走,”推了推她,夜千筱凉声道,“我马上来。”

    “嗯!”

    知道自己能力,刘婉嫣被训了一通,也不愿再耽搁,抓住阻绝墙垂落下来的绳子,就咬着牙爬了上去。

    “山佳同志,我怀疑你的专业态度。”

    凉飕飕的声音入耳。

    尤为熟悉。

    山佳微微一惊,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手就揪住了她的后领,狠狠用力,就把她拖到了一米之外。

    一时不妨,被拖得过程格外狼狈,稳住的刹那整个人倒在地上,滚了满身的黄泥,气得山佳七窍生烟。

    她当护士也快三年了,什么时候被一个兵这么对待过?!

    尴尬!丢脸!恼火!

    气死她了!

    一旁,小护士和施阳目瞪口呆,对做出此番行为的夜千筱,不由得心生敬佩之意。

    宋子辰眉头微动,低头看向小护士,低声道,“你来治疗,麻烦快些。”

    以前接触过夜千筱,自然清楚她不会做无用功,能够把那个护士拎出去,就证明那个护士说的话有些问题。

    既然如此,倒不如让别人来。

    “哦……好!”

    小护士后知后觉,本想着义气一把去帮山佳的,可被宋子辰的眼神看着,顿时就缴械投降,毫不犹豫的点头。

    “夜千筱!”

    这时,山佳咬牙切齿的喊了声,翻身就想爬上来。

    但——

    夜千筱微微前倾,抓住她衣领的手往下一拉,她还未起身就被力道拖得往下,狠狠的坐在脏兮兮的地上。

    “……”

    山佳就要崩溃了。

    妈的!

    一次又一次,旁边来往那么多人,怎能不让她颜面丢尽?!

    山佳气得想哭。

    “夜千筱,你在做什么?!”

    一道严厉的声音传来,板着脸的黑面阎王杨栗现身,手里拎着喇叭,浑身湿透却不缺乏威严。

    “见到熟人,打声招呼。”

    扬眉,夜千筱松开她,站直了身子。

    见到杨栗,山佳就像见到救星,连站起身都忘了,偏过头就想朝杨栗告状,“杨……”

    “夜千筱,你跑完了?!”

    中途打断留山佳的话,杨栗杀气腾腾的扫向夜千筱。

    “杨……”

    “没有!”

    斩钉截铁的回应,夜千筱再度打算山佳。

    “想退出?!”杨栗脸色黑了几分。

    “不想!”夜千筱又一次斩钉截铁。

    狠狠皱眉,杨栗怒骂道,“那还不快滚!”

    “是!”

    吼完,夜千筱立即往阻绝墙跑去。

    两人一个问一个回,中间硬是没给山佳“告状”的机会。

    眼看着夜千筱安然无恙的离开,山佳气急败坏,垂落的手指狠狠一抓,手心顿时一滩黄泥,意识到后一惊,转而没好气地将黄泥丢了出去!

    “杨栗!”

    从地上站起来,浑身狼狈样的山佳面向杨栗,怒气冲冲地喊了一句。

    杨栗抬眼,淡淡看了她一眼,直接道,“辛苦了。”

    “……”

    山佳哑了。

    辛苦?

    不问她发生什么,一句辛苦就把她打发了?!

    这都是什么事嘛!

    山佳气得直喘气,胸脯一上一下的起伏,一张脸近乎扭曲。

    紧接着,也不等山佳怒火冲天的继续说话,杨栗便转过身,没有心思听她废话连篇。

    他是看到夜千筱做了什么,才会赶过来制止的。

    虽说是制止,但也没想惩罚夜千筱。

    倒不是偏私,就是觉得没必要。

    拖一下怎么了?

    连事都算不上,他根本没想插手。

    当然,从心里来讲,他对夜千筱这种幼稚的行为深表不屑。

    可山佳却气得半死。

    ……

    训练还在继续。

    夜千筱耽搁了些时间,但成绩却没有太多落后,刘婉嫣也坚持到最后,勉强合格。

    施阳受伤,但本身就超过了平均水平几圈,伤势进行简单处理后,最后咬牙坚持,算是跟刘婉嫣同一批过关的。

    而,仅仅这一次400米障碍,就有三个人因伤退出,还有两个自愿选择退出。

    以前能坚持下来,是因为天气很好,加上没有时间限制,可现在同样的训练,却有着严厉的规则,有些人能熬过这关,却不知道自己能否继续熬下去,便理所当然的选择放弃。

    最先淘汰的,都是些处于末尾位置的。

    可是,离开的解脱了,这些还留在这里的,仍旧要接受高难度的训练。

    这一天,让他们如处地狱。

    他们在泥潭里打滚,水车哗哗的往下面冲水,强大的冲击力让人寸步难行,一个个的往前面爬,只要稍微慢一点儿,就错过了合格的成绩。

    他们的陡崖攀登,在近乎光滑的悬崖上,在雨水的洗礼下,只有一根绳子的协助,连双手套都没有,他们需要在规定的时间来回十次,爬完之后每个人的手掌都被磨掉了层厚厚的皮,鲜血淋漓。

    他们在冰冷的雨水中,男兵赤着胳膊,女兵穿着背心,扎着马步生生熬过两个小时,一旦坚持不住便只能淘汰出局。

    他们进行水中耐力训练,手和脚被捆绑住扔进泳池里,必须把头露出水面换气再下水来回20次,在水里浮五分钟。在水下做前空翻、后空翻,甚至在泳池底部取回一个面具。

    ……

    高强度的训练。

    虽说有了一周的适应期,可突如其来的强度训练,就连一些老兵都坚持不住。

    这时候,拼的不再是能力,而是毅力。

    坚持,坚持,再坚持。

    一旦信念一垮,绷紧的弦一松,选择放弃则是他们唯一的道路。

    仅仅第一天,就有十一个选择放弃,三个受重伤离开。

    吃完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始相信,牧齐轩所说的“在半个月之内,将人数减少一半”的目标,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完成。

    ……

    晚上。

    六点半到十点半,上理论课。

    白天被虐的体无完肤的一群学员,总算能趁着这个时候能够休息一下。

    他们没有时间去换衣服,拿着纸和笔来做笔记的时候,衣服和头发上的水一滴滴的落下来,将笔记本给浸湿,可做笔记的动作仍旧没有停过。

    恨不能将每句话都记录下来。

    上课的是牧齐轩,他将每节课的课程都整合成一个PPT,讲课的时候每句话都很精简,都是重点要点,从头到尾一句闲话都不讲,一个个的手指写到抽筋。

    上课时,偌大的教室内,只能听到牧齐轩平稳讲课的声音,还有签字笔划过纸面的声音。

    忙着听课做笔记的学员们,完全无暇做其他事。

    当然——

    也有例外。

    比如,封帆。

    比如,席珂。

    比如,夜千筱。

    封帆就坐在夜千筱后面,全程听课漫不经心,手中的笔只是偶尔动一动,记录几个重点数据。

    席珂坐在夜千筱的右前方,单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拿着笔放到纸上,可从未见她的手指动过,估计眯着眼在瞌睡。

    至于夜千筱……

    累了一天,疲惫的很,刚刚坐下,就趴了下来,光明正大的趴着睡觉。

    刘婉嫣奋笔疾书时,忍不住她汗颜。

    每次上理论课,夜千筱都是这样,趁着累了一天极其疲惫,二话不说就开始补觉,要命的是她明明不听课,考试成绩也排列在前几。

    真他妈哔了狗了。

    刘婉嫣心里嘀咕着,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学神,那些靠努力考成绩的学霸跟她相比,不知道相差多少个档次。

    “夜千筱!”

    在最后半个小时里,牧齐轩终于看不下去了。

    从头睡到尾,他可以不管事,可这些课都算进成绩里的,到时候阶段考核不过,夜千筱就得滚蛋走人。

    “到!”

    倏地睁开眼,夜千筱直接站起身,声音清脆的喊道。

    乌泱泱的学员中,她站得笔直,站在灯光之下,极其显眼,湿润的发丝已干,颇为散乱的垂落下来,而那双明亮黝黑的眼睛,一如既往地清醒锐利,寻不见半点睡意。

    “……”牧齐轩愣了愣,转而轻咳一声,恢复了严肃的面孔,道,“把我刚刚说的讲一遍。”

    呃……

    本以为他会问问题,不曾想直接来这么一招,夜千筱微微一愣,可旋即便笑道,“从哪儿说起?”

    清凉的声音,独有的声线,听起来很舒服。

    同样,夜千筱看起来很镇定,似乎根本就没有一星半点的慌乱,像是将他所有的讲课都听到耳里,信心十足。

    连刘婉嫣偷偷往她这边移的笔记本,都没有瞥上一眼。

    忍不住轻笑,牧齐轩欣赏她的镇定,也不再难为她,直接说道,“世界十大狙击枪排行。”

    “狙击枪……”低低笑了声,夜千筱耸肩,便道,“公认的排行,排名第一的,狙击之王,米国巴雷特M82A1狙击步枪,使用12。7×口径子弹,无依托,以射程远精度高、威力大等优良性能,几乎在12。7毫米狙击步枪中占统治地位,排名第二的是米国麦克米兰Tac—50狙击步枪,也是射程最远的狙击步枪,同样使用12。7×口径子弹……”

    夜千筱答得清晰,不仅说出名字,而且将它们的口径和特点说的清楚,详细的让其它学员又上了一课。

    新兵自然没有了解过,顶多是靠兴趣爱好看过,但他们都没有碰过狙击枪,更不用说记住他们的名字了。

    而,那些老兵,都是各种军种选出来的,除非狙击手,其他的兵种对此也不是有多了解。

    自然,完全没有想到,从头到尾都没有听过课的夜千筱,竟然能将十大狙击步枪说的如此详细。

    尼玛,这还是人吗?!

    听到她说完最后一把狙击步枪,刘婉嫣嘴角微微一抽,将手中的笔记本给拿了回来。

    她就知道夜千筱是个变态,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超乎预料。

    也不知道她那脑瓜子里装着什么,很多常识性的东西都不清楚,而这种没人会去研究的事情,她倒是滚瓜烂熟的。

    刺激死人了。

    台上,牧齐轩虽有惊讶,可脸上却毫无变化。

    或许,他潜意识的在相信夜千筱的能力。

    毕竟是那批新兵中,最特殊的一个,直到先前,她的那种特殊,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掩盖。

    “坐下吧。”

    朝她点头,牧齐轩道。

    安然无恙的坐回去,夜千筱抬手揉着额心,可却感觉到股毫不掩饰的打量目光,从后面而来,正中她的后脑勺。

    后面坐着谁?

    这么想着,夜千筱偏过看过去,一眼就对上双张扬却沉寂的眸子,几分打量,几分趣味,可对视时却感觉到股极强的压迫,夜千筱愣怔了下才回过神。

    封帆。

    看清他的脸庞,夜千筱心下疑惑,旋即便移开视线,可准备坐正的时候,却不经意间扫了眼他的笔记本。

    写了不到一百个字。

    但是,他很会抓重点,简单的几个字,就总结了一个内容。

    夜千筱目光顿住了。

    “诶。”

    没有偏移,夜千筱喊他。

    “什么?”

    “笔记,借我一份。”

    “不借。”

    毫不犹豫的回答,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

    夜千筱:“……”

    刘婉嫣:“……”

    注意到这边情况的刘婉嫣,差点儿没有气得一口血水吐出来。

    啥意思?

    她辛苦做的笔记,夜千筱看都不看一眼,结果一回头就看上别的笔记了?

    这是性别歧视呢,还是颜值歧视啊?!

    刘婉嫣很不爽,可牧齐轩的讲课再次开始,忙着做笔记的她,已经没有空余时间恼怒。

    “这样,”夜千筱挑眉,瞥了眼面向讲台的席珂,旋即又暗示性地看向他,“合作?”

    老兵刚来的那天晚上,夜千筱撞见两个人的对话。

    席珂现身了,但那个男的没有现身。

    她记忆并非多好,不过封帆的声音她听过,也有点记忆,自然就回忆起来了。

    这两位,郎有情妾有意的。

    平时格斗训练时,也托了席珂的福,后脑勺没少被威胁。

    她被摔,就只能被摔,可她一摔席珂,就得承受背后凉飕飕的眼风,训练时压力也够大的。

    提出这要求,一来,夜千筱是真的看上他的笔记了,二来,她也不介意顺便解决身后的威胁。

    毕竟,无论是席珂还是封帆,都不是善茬。

    封帆微微垂眸,直视着她的眼睛,半响,开口道,“成交。”

    与此同时,签字笔放下。

    眼睛微眯,夜千筱笑了,摆手道,“得,那你多抄一份。”

    “……”

    封帆冷冷的斜了她一眼。

    然而,夜千筱已经偏过身,继续潇洒的睡自己的觉。

    ……

    十点半,准时下课。

    由祁天一带领,在操场集合,然后开始晚上的五公里武装越野。

    刘婉嫣心怀愧疚,落在最后方,陪着脚腕扭伤的施阳一起跑,乔玉琪受不了这场面,将她甩的远远的。

    睡了三个小时,彻底睡饱了的夜千筱,体力完全恢复,跑起来比体能素质排在前的冰珞不相上下。

    “你跟他,交易了什么?”

    一左一右的跑着,冰珞气息平稳,冷不防抛出这么个问题。

    一批学员中,体能差距挺大的,两人跑在中间偏前,周围的人也没几个,压低声音交流更是谁也听不见。

    “封帆?”挑眉,夜千筱问道。

    “嗯。”

    冰珞点头。

    她坐在刘婉嫣旁边,夜千筱被喊起来回答问题时,她就有所关注,后来多看了几眼,正好瞥见她跟封帆说“合作”。

    夜千筱也不意外。

    “没什么。”微微偏头,夜千筱勾唇,“看他笔记不错,找他要一份而已。”

    没有将席珂的事说出来。

    敛眸,冰珞猜到她并没有说全,想想也没有逼问的心思,但半响,却冷冷的来了一句,“我笔记也不错。”

    “……”

    夜千筱怔了怔。

    很快,唇角忍不住勾起,笑问,“你帮我抄一份?”

    “……”微愣,冰珞的神色又冷了几分,拒绝道,“没空。”

    夜千筱唇畔笑意更甚。

    五公里跑完。

    渐渐适应这种强度训练,夜千筱除了觉得疲惫外,倒也没有其他的反应,更不用说积极情绪与负面情绪。

    在这里,有的人开始抱怨,有的人开始拼搏,夜千筱跟冰珞一样,思想与灵魂置身事外,根本就不管事儿。

    解散完后,夜千筱跟冰珞并肩往宿舍楼走,步伐放得很慢,就跟闲庭散步似的。

    远远地,看到刘婉嫣和施阳的身影。

    在他们后面,柴桃一脸兴奋的在跟宋子辰说着什么,宋子辰则是颇为心不在焉,偶尔看向前方的刘婉嫣,神情稍显僵硬。

    打量了遍,夜千筱收回视线,偏头看向冰珞,问道,“你觉得他们,有可能吗?”

    “谁跟谁?”

    疑惑的皱眉,冰珞问她。

    夜千筱耸肩,“婉嫣,施阳。”

    一直以来,她不插手刘婉嫣的感情,但她也不支持刘婉嫣跟宋子辰在一起。

    倒是施阳,有些小聪明,不坚定一些没必要的规则,却会一心一意对刘婉嫣好。

    长相不错,身材不错,能力也不错,虽不如宋子辰那般突出,却也配得上刘婉嫣。

    “他们……”冰珞想了想,旋即摇头,“不知道。”

    这方面的事,除了上次对乔玉琪的“直言”,便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

    除了刘婉嫣,其他人她都不了解,她想评价也没有法子。

    看她了一眼,夜千筱笑笑,倒也没再继续说话。

    事实上,她也没有想法。

    可能吗?

    不知道。

    事情没发展到最后,谁也预料不到结果。

    没经历过的事,那便是难以猜想的未知。

    夜千筱不是个会思考未来的,或者说,她最能感受活在当下,素来随性而为,很少会给自己的人生指定计划。

    就像当裴霖渊问她,两年后是否会离开时,连她自己都没有肯定回答。

    因为她从未想过,自己的未来在什么地方。

    或许过几天,或许明天,或许下一秒,她就不想待下去了呢?

    谁知道?

    ……

    105宿舍。

    夜千筱和冰珞洗完澡回来。

    刘婉嫣在翻箱倒柜。

    “千筱,你有治疗扭伤的膏药吗?”

    瞥见夜千筱过来,刘婉嫣拿着瓶瓶罐罐捣腾,顺带朝她问了声。

    “有。”

    夜千筱应声。

    上次赫连长葑托莫泉群带的药物里,什么都不缺,各式各样的,涂的抹的吃的贴的,内服的外用的,应有尽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把药店搬过来了。

    “给施阳?”

    拉开柜门,夜千筱拉开袋子找膏药。

    “……”刘婉嫣停顿了一下,终究点了点头“嗯。”

    山佳后来没管事,就小护士拎了个药箱,也没带什么药,加上施阳也急着走,什么都没拿就继续训练了。

    刚刚在路上,刘婉嫣问了下情况,回来后还是想着给施阳弄点药为好。

    毕竟朋友一场。

    “给。”

    找到膏药,夜千筱直接丢给她。

    “哎——”

    抬手接住膏药,刘婉嫣想了想,又腆着脸凑了上去。

    夜千筱拿了几个衣架,刚想去晾衣服,就见到刘婉嫣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挑眉,“说话。”

    轻咳一声,刘婉嫣连忙抢过她的衣架,笑道,“衣服我帮你晾。”

    微怔,夜千筱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瞥向她手中的膏药,最后无语道,“我帮你送药?”

    施阳跟宋子辰一个宿舍,如果刘婉嫣跑去施阳宿舍,很有可能碰上宋子辰。

    刘婉嫣现在那么膈应宋子辰,自然是不想同他碰上的。

    所以……

    理所当然,她找到了夜千筱身上。

    “聪明。”

    刘婉嫣忙不迭地点头。

    想想,夜千筱摇头,朝她伸出手,“拿来。”

    “谢了。”

    连忙将膏药扔给她,刘婉嫣双手合十,做出一副谢天谢地的模样。

    “……”

    夜千筱哭笑不得。

    “晾完衣服去洗澡。”走之前,夜千筱顺便交代了一句。

    “是是是。”

    刘婉嫣干脆利落的点头。

    ……

    来到男兵宿舍楼,夜千筱在走廊上拦了个人,问清楚施阳的宿舍,就大摇大摆的上了楼。

    这里的监管,向来很宽松。

    男兵到女兵宿舍,女兵去男兵宿舍,只要你有合适的理由,都可以进去。

    不过——

    夜千筱来的显然不是时候。

    站在207宿舍门口,夜千筱看着里面穿着裤衩的男兵大叫着爬上床,整个儿就像被强抢的“民女”一般,惊慌失措的,难免有些汗颜。

    等了半响,里面终于安静下来。

    “夜队长,啥事啊?”

    里面有人伸出脑袋,一脸尴尬的朝夜千筱问道。

    “找施阳。”

    夜千筱晃了晃手里的膏药。

    很快,里面就有人恍然,立即答道,“哦,他去洗澡了,要不我们帮你给他。”

    “成。”

    夜千筱也纠缠。

    没多久,一个衣冠整齐的男兵,快速的走了出来,从夜千筱手里“夺”过膏药后,就风似的跑没了影。

    耸了耸肩,夜千筱办完事,准备走人。

    而——

    未转身,就听到后面飘来个冷冷的声音,“喂。”

    ------题外话------

    别催文哈,瓶子算是个任性的,感觉好就多写点儿,感觉差就少写点儿,有时候卡到要命,看到你们在嫌弃,压力也挺大的。

    另外,下个月过年,瓶子估计会保持万更。

    就酱紫。

    么么哒。

    今天万更送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6、封帆,合作?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