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7、他们俩快分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喂。”

    冷冷的声响,不含丝毫温度。

    微顿,夜千筱回过头,看向身后的人。

    身着作训服的封帆站在身后。

    似是刚洗完澡,头发染着几分湿气,年轻俊朗的脸庞,蒙上了层淡淡的光晕,帅的有棱有角,又不缺那几分清冷张扬。

    “挡道了?”

    夜千筱挑眉,往旁边移了一步。

    她当然知道,宋子辰和封帆为了方便,住在一个宿舍里。

    就跟她和易粒粒一样。

    不过前者是有意为之,后者是无意为之。

    “过来。”

    微微蹙眉,封帆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臂,直接将她往楼梯口拖。

    夜千筱一时不妨,随着他走了两步,想着倒也没什么,便没有挣扎,跟上他的步伐走下楼梯。

    直至离开宿舍楼,走到边缘角落,封帆才停下来,同时松开夜千筱。

    “什么事?”

    抬手,拍了拍手臂,夜千筱眉头都没皱一下,愣神问道。

    双手放到裤兜里,封帆居高临下的打量她,淡漠的开口,“合作。”

    “现在?”夜千筱微微歪头。

    被他拉过来,也做好心理准备,他就是冲着席珂过来的。

    可是,对方这冷淡张扬的性子,能够主动跟夜千筱开口,用心程度可见一斑。

    “说说,”封帆淡淡道,“你怎么帮我。”

    抬起手指摩挲着下巴,夜千筱想了想,转而问道,“她对你有感情吗?”

    蹙眉,封帆声音一冷,“不知道。”

    “不知道?”

    “嗯。”淡淡应声,封帆脸色明显黑了几分。

    “成,那帮你试试她,”夜千筱好笑的点头,直接道,“离就寝还有二十分钟,把你的笔记抄一份,送过来,没问题吧?”

    “没空。”

    扫了她一眼,封帆索然无味的收回目光,转身就往宿舍楼走。

    真是没一点默契。

    夜千筱暗自腹诽,无奈地喊住她,“我们一个宿舍。”

    脚步微顿。

    偏过身,封帆凝眉,问,“你想让她误会?”

    这人情商,显然也不低。

    夜千筱摊手,就当是默认了。

    “回去等着。”

    封帆冷声吩咐道,算是变相的答应了。

    说完,抬起修长的腿,直接往宿舍楼走去。

    “……”

    嘴角微抽,夜千筱真不知说什么好。

    估计裴爷都没他拽。

    皱了皱眉头,夜千筱揽了一身任务,步伐稍有沉重地往对面宿舍楼走去。

    ……

    回到105宿舍。

    夜千筱需要等封帆,在熄灯之前觉得闲得慌,便从柜子里拿了瓶红花油来,给自己身上的淤青揉一揉。

    在训练中,任凭你本事再大,磕着碰着也是难免的,最近跟席珂的格斗不分上下,但她跟席珂身上的淤青都不少。

    旧伤刚好,又添新伤。

    夜千筱本是觉得麻烦,除了能影响训练的伤势,其他的一概不理会。

    但在——

    就当打发时间吧。

    包括她,宿舍里有四个人,席珂、易粒粒、冰珞。乔玉琪和刘婉嫣估计去洗澡了。

    没有一句交谈声。

    很快,封帆就拿了笔记本过来。

    一楼很方便,封帆直接走来,连隔壁宿舍都没惊动。

    门敞开着,他稍作停顿,往里面扫了一眼,便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指,敲了敲门。

    叩、叩、叩。

    不轻不重的声响,倒是把里面四人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冰珞坐在床铺上,正低头翻着自己的笔记本,有些数据方面的,她并不是完全弄的懂。

    夜千筱在抹红花油。

    易粒粒在泡脚。

    席珂在翻柜门,整理衣物。

    闻声,四人看向门口。

    很快,冰珞不感兴趣的低下头,夜千筱放下手中的红花油,席珂眉头皱了皱,偏过头去继续整理衣服,只是藏在柜子里的手指,却微微的发抖。

    易粒粒偏了偏头,有些惊讶,柔声问道,“有事吗?”

    淡淡看了她一眼,封帆很快收回目光,没有理会的意思。

    呃。

    易粒粒偏了偏头,虽说有些尴尬,却也没太放在心上。

    同时,席珂收拾衣服的动作微顿,手指不自觉地紧抓住衣角,微微垂下的眼睛里,萦绕着几分恼怒之意。

    但——

    很快的,她就听到轻微的脚步声,旋即在门口停下来。

    难免好奇,席珂长舒了口气,细细聆听。

    “谢了。”

    是夜千筱冷清的声音。

    收回手,封帆闲闲的站着,淡淡道,“验收。”

    挑眉,夜千筱垂眸看了眼笔记本,旋即抬起手指,挑开前面几页纸张,瞥见那整整齐齐的笔记,唇角扬起抹淡笑。

    不得不承认,封帆如此年轻,就有二毛一的军衔,靠的也是自身本事。

    三言两语,将一个内容总结,清清楚楚,毫不拖泥带水。

    有自身的功底在。

    尤其是,字也漂亮。

    听得翻书页的动作,还有宿舍里异样的沉默,席珂总算忍不住,偏了偏身,抬眸朝门口扫去。

    以她的方向,能看到封帆的侧影,英俊挺拔,器宇轩昂,抬眉间带着独特的张扬,站姿随意懒散,少了几分属于军人的端正严肃。

    他微微垂眸,视线落在夜千筱身上,目不斜视,似乎专注的很。

    莫名地,席珂皱眉,心底稍有不爽。

    “OK。”

    大概浏览了一遍,夜千筱扬眉,朝他耸了耸肩。

    “再见。”

    见罢,封帆淡淡说着,转身便走。

    门外——

    刘婉嫣和乔玉琪,手捧着装有衣服的脸盆,面面相觑。

    “诶——”

    瞥见夜千筱进门的动作,刘婉嫣连忙走进来。

    夜千筱收住脚步,偏过头,斜眼看她。

    “什么事?”语调淡然。

    停在门中央,刘婉嫣凝眉,想了想,笑着问道,“他借你的,还是送你的?”

    “送。”

    夜千筱走向自己床铺。

    呃。

    刘婉嫣一惊,连忙加快脚步,凑到夜千筱身旁,详细问,“特地给你抄一遍?”

    “嗯。”

    淡淡应声。

    旁边,将对话收入耳中,席珂垂下眼帘,眸光微暗。

    但——

    “夜千筱!”刘婉嫣加重声音,抱着脸盆挡在夜千筱面前。

    “说话。”

    拎着笔记本,夜千筱懒懒看她。

    动不动就一惊一乍,不知哪来的毛病。

    “那,”迟疑片刻,刘婉嫣仔细想想,小心地询问,“赫连队长呢?”

    “谁知道。”

    听到名字,夜千筱就皱眉,脚步往旁边一偏,欲要绕过她。

    然,刘婉嫣又挡住她,似是跟她犟上了。

    吐出口气,夜千筱抬起手,捏住笔记本朝她晃了晃,“我要个笔记,跟他有关系?”

    认真地看着她,刘婉嫣一字一顿,“你找我要,就没关系。”

    她就搞不懂了,好端端的,夜千筱怎么就跟封帆有了牵扯?

    怎么看,封帆都不像是平易近人的,就算他借个笔记本,那都已经很难得了,可现在还亲自抄了一份过来。

    刘婉嫣不厚道的想歪了。

    “你?”

    夜千筱按了按额心。

    真头疼。

    “我的不行?”刘婉嫣撇嘴,颇为不服气,可想到自己漏掉的笔记,转而又瞥向冰珞,“我跟她的,一起总行了吧?”

    “……”

    夜千筱沉默。

    简直不想搭理她。

    看刘婉嫣的,她需要半个小时,但看封帆的,她五分钟就可解决。

    她知道该选哪种。

    “说起赫连队长……”沉默间,乔玉琪拧着眉走过来,似是颇为揪心,尴尬道,“先前看了下手机,他拒绝我的好友申请了。”

    “拒绝?”刘婉嫣错愕道,“他通过了我的啊。”

    “……”

    乔玉琪咬牙。

    区别对待?!

    她感觉自己受了十万点伤害。

    刘婉嫣微囧,验证通过是她上缴手机前才发现的,当时扫了眼,一点欣喜也被之后的训练抛在脑后。

    难不成——

    自己验证被通过,还是托了夜千筱的福?

    乖乖。

    夜千筱干脆不去理会她们。

    然而,刚坐到床铺上,就听得易粒粒的询问声——

    “你们说的赫连队长,是叫赫连长葑吗?”

    易粒粒去倒了洗脚水,裤脚挽到膝盖处,露出修长白皙的小腿,很是养眼。

    “你知道?”

    错愕,乔玉琪接过话。

    “嗯,”易粒粒点头,朝她笑了笑,解释道,“演习中遇到过。”

    “演习?”

    一脸的好奇,乔玉琪往她靠近几步,眼底略带某种确定和怀疑。

    她想起了两个月前的那场演习。

    易粒粒何等聪明,一眼就看了出来,便道,“两年前的事了,他们是职业蓝军,很多跟他们对抗演习过的,都记忆深刻。”

    说到最后,易粒粒笑容淡了几分,语气也有些怪。

    作为新兵,出了新兵连,就一直都处于选拔状态,唯一参加过的只有两个月前那次,对这方面的事情也着实不太懂,乔玉琪虽说万分疑惑,却也没想缠着易粒粒问东问西,便没有再出声。

    这一周,刘婉嫣对易粒粒产生了警惕,对赫连长葑的话题也点到为止。

    “熄灯!”

    杨栗举着喇叭在外面喊。

    “砰。”“啪。”

    快速跑过去,乔玉琪关了门、熄了灯。

    夜千筱早已躺下。

    准备睡觉。

    席珂在柜前站了半响,最后再没整理衣服的心思,直接走到夜千筱的床铺边,低眸打量了她一眼,便双手撑在上铺跳了上去。

    ……

    翌日。

    训练如常。

    在晨练上,又有两个人选择放弃。

    那是两个军官。

    最先放弃的,往往是有着很多选择的,他们离开了这里,回到部队也有很多的发展道路,甚至于更好的前途。

    只有那些毫无退路的,才会咬牙坚持。

    而,艰苦难熬的两栖蛙人部队,需要留下的,就是那些毫无退路、且足够优秀的。

    早餐时间。

    夜千筱和刘婉嫣找了位置坐下。

    很快,打好饭菜的冰珞和乔玉琪也过来,在她身旁落座。

    但——

    夜千筱刚剥开个鸡蛋,对面的空位置就有人坐下。

    抬眸打量。

    迎上一双冷静张扬的眼睛。

    封帆。

    没等夜千筱疑惑,他已经低下头,没有征得夜千筱同意,就直接抬起手将夜千筱的端盘拖过来,然后将自己的端盘推到她面前。

    这交换的动作,看起来尤为平静。

    夜千筱:“……”

    众人:“……”

    “不吃?”瞥向一脸莫名的夜千筱,封帆淡淡扬眉。

    想了想,夜千筱扫向两人的早餐。

    早餐就那几样,她选的是馒头、鸡蛋、油条、稀饭,而封帆的那份,除了少了根油条,其他都是一样的。

    当然,交换个早餐,在夜千筱看来,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换就换,她也不会因为是换来的,就不吃了,或者说吃出问题了。

    她不会跟封帆争吵。

    只是,有必要吗?

    然,下一刻,夜千筱就明确意识到——

    有必要。

    两道凉飕飕的视线,从后面直射过来,犹如实质般落到自己后背上,没来由感觉到股凉意。

    有杀气。

    没回头,夜千筱微微凝眸,扫向对面已经开吃的封帆,嘴角微抽,便开始慢条斯理的吃自己剥好的鸡蛋。

    坐在右边的冰珞盯着自己。

    夜千筱想了想,偏头看她,拿起一个没剥的鸡蛋,问,“吃吗?”

    “……”

    于是,冰珞收回视线。

    她挑食。

    夜千筱不是不知道。

    就是想故意堵她而已。

    餐桌上,吃饭的氛围变得很怪。

    没有讨论,没有抱怨,没有话语。

    只剩下咀嚼食物的声音。

    每个人不约而同的保持沉默,可毕竟有封帆这位队长的存在,浑身低沉沉的气压,令餐桌气氛莫名变得紧张严肃起来。

    隔壁桌——

    山佳漫不经心地喝着粥,微微侧着头,眼角余光瞥向某处,恨意之浓,险些没让她把勺子咬碎。

    “佳姐?”

    小护士坐在她对面,悄悄地喊了一声。

    “嗯……”应声,收回视线,山佳看向她,“怎么了?”

    小护士犹豫了下,指了指她面前的早餐,委婉地提醒道,“我们就十分钟。”

    她们是来帮忙的,除了晚上,她们白天、包括晨练都得全程陪同,以免学员们发生意外,及时救治。

    所以,她们的早餐和午餐,都是按照训练规定的。

    早餐十分钟。

    午餐半小时。

    身为军医,这点小事都能办到。

    可是——

    山佳面前的早餐,只喝了半碗粥,包子和鸡蛋都没动过。

    皱眉想了想,山佳将面前的包子、鸡蛋往小护士面前一推,直接道,“给你吧。”

    “可是……”

    小护士满脸委屈。

    “不能浪费。”山佳强调着。

    “……”

    小护士哭丧着脸,将包子鸡蛋接过来。

    怎么办,她已经饱了啊……

    山佳低头喝粥,抬眼瞥见小护士的哭丧脸,想了想,便道,“可以拿着,待会儿再吃。”

    “哦。”

    小护士点头,心情还是好不起来。

    刚来医院,她就是山佳带领的,听其他人说山佳性格人品都不错,她刚开始还很高兴,可久了却发现山佳骨子里很强势。

    不是个能很好相处的人。

    小护士心里失望,却不能有丝毫抱怨。

    过了两分钟,小护士吃完自己的早餐,小心地看了山佳几眼,询问道,“佳姐,你是不是认识她?”

    说着,动作轻轻的抬起手指,指了指隔壁桌的夜千筱。

    喝完粥,山佳看着她,警惕地问,“问这个做什么?”

    “咳,没什么,”小护士很快就低下头,低声道,“就好奇,问问。”

    昨天的事,她也在场。

    夜千筱的名字,是她后来打听到的,据说那位在是新兵中的队长,名气还挺大的,就多注意了几分。

    看得出来,山佳跟夜千筱关系不好,换句话说,山佳不喜欢夜千筱,甚至带着某种恨意。

    “以后少搭理她。”

    皱了皱眉,山佳声音有些火气。

    “哦。”

    小护士乖乖点头。

    她不再吭声,可山佳心里仍旧不痛快。

    只要想到夜千筱,她心情就不好。

    赫连长葑拿夜千筱做挡箭牌,她也看出来了,但她不可能怨恨赫连长葑,所以理所当然的埋怨夜千筱。

    很多时候,时间能淡化情绪,却也能强化情绪。

    从最先的恼怒,到现在的不爽和恨意,山佳彻底看夜千筱不顺眼了。

    尤其,夜千筱曾经不过是个炊事员,如今却破格拥有加入蛙人的机会,且在训练中的表现很突出,她越来越优秀,让自己心里越来越不平衡。

    凭什么?

    区区一个炊事员而已。

    有什么大不了的!

    山佳深深吐出口气,瞪了夜千筱一眼后,才没好气的收回目光。

    ……

    训练照旧。

    雨水连续下了几天。

    雨季到了,雨水断断续续的,鲜少有瓢泼大雨,可天色基本都是阴沉的,给人一种沉闷的感觉。

    陆续有人放弃。

    而,一连好些天,夜千筱在格斗训练上的表现,都差强人意。

    封帆时不时过来“照顾”下她,顺带“刺激”下席珂,惹得其他学员私下里都在议论他们。

    所以,席珂发了狠。

    两人对战时,夜千筱明显感觉到,席珂再无保留余力,先前能够打的不相上下,可现在一连串的攻击,险些让夜千筱使出其他招数。

    凭她的格斗技巧,只能勉强抵抗。

    所以,两人身上的淤青,也越来越多。

    好在——

    徐明志让他们练习别的。

    练习倒功、臂功、腿功,掌握好拼刺刀、军体拳、捕俘拳、擒敌拳……

    不再是一味的对抗练习。

    同时,难度也成倍增长。

    射击和潜水训练难度同样在增加,好在这两项夜千筱都能完全掌控,训练起来也没有多费体力。就是其他的体能拉练,让她吃了不少苦头。

    可——

    徐明志不满了。

    凭什么在他手上,夜千筱就要摔得浑身是伤,而射击和潜水,已经名列前茅了?!

    于是,每天格斗训练都要朝夜千筱吐槽几句。

    严重偏科啊!

    徐明志无奈,夜千筱同样无奈。

    却,无可奈何。

    ……

    四月初。

    359人,只剩下167人。

    新兵剩下39个,老兵剩下128个。

    其中,夜千筱的队伍,剩下10个,宋子辰的队伍剩下29个。

    易粒粒的队伍,剩下55个,封帆的队伍,剩下73个。

    总人数,连一半都不到。

    经历过一番艰难的训练,余下的人似乎脱胎换骨般,可迎接他们的还有更残酷的训练。

    这天,晚上11:30。

    跑完5公里越野,夜千筱刚从封帆那里要了笔记过来,刚到宿舍楼面前,就见到102门口聚集了不少人。

    “啪!”

    响亮清脆巴掌声。

    于是,夜千筱脚步顿了顿。

    抬眼看去。

    自从她上次整治过后,之后再没发生过矛盾,封帆那边的队伍也一样。

    现在——

    站在远处,隐约看了个大概,夜千筱没有多想,加快步伐往102走了过去。

    “啪!”

    刚走近,又听得阵清脆的巴掌声。

    “别打了……”

    “这脸都肿了。”

    “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嘛!”

    “服了你们了,每天累成这样,还有心思吵架。”

    旁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夜千筱站在外围,往里面看了几眼,才认出打架闹事的主人公。

    一个是柴桃,另一个看着眼熟,是老兵。

    而,被抽了两巴掌的,则是楚楚可怜的柴桃。

    此刻两个人都被拉着,柴桃眼含热泪,抬手捂住自己的脸,看起来别提多委屈了。

    刚刚动手的老兵,被两个人强行拉扯着,满脸的不快愤恨,仿佛跟柴桃有深仇大恨般。

    “你终于来了。”

    刘婉嫣叹了口气,走到夜千筱身边来。

    不急着插手,夜千筱站在稍远处,问道,“怎么回事?”

    “鬼知道……”烦躁的皱眉,刘婉嫣顿了顿,语气稍冷道,“一个宿舍的,据说以前就看不惯她招摇,刚刚就因为几句话起了冲突,她似乎很火大,讽刺了老兵的长相,老毕脾气暴躁,直接动手了。”

    “……哦。”

    夜千筱点头,表示听明白了。

    柴桃这人,夜千筱不算太了解,但性格还是摸得透的。

    看起来温柔和气,待谁都礼貌周到,好的就像没脾气似的,可那都是没戳中她的痛点。

    装出来的,谁不会?

    实际上,一点点事也能暗自较劲半天,嫉妒心、好胜心都很强,脾气可没看着那么好,情急之下抓住老兵的痛处下手,完全有可能。

    想罢,夜千筱完全没插手的意思,直接往105宿舍走。

    “诶,你去哪儿——”

    刘婉嫣在后面喊住她。

    “回去睡觉。”

    头也不回的回答。

    夜千筱走的潇洒自在,根本就没有管事的意思。

    “……”

    刘婉嫣目瞪口呆。

    半响,抬脚跟了上去。

    宿舍内,除了乔玉琪,其他人都齐了。

    冰珞和席珂已经睡下,易粒粒就着灯光翻笔记,神情柔和,却对外面的声响置若罔闻。

    “关门。”

    走进去,夜千筱坐在书桌前,慢条斯理的翻着笔记本。

    明天有测试。

    她习惯临时抱佛脚。

    嘴角微抽,刘婉嫣依言关上门。

    外面的声响顿时小了许多。

    “真不管?”

    走过去,刘婉嫣叹息,低声问道。

    “嗯。”

    淡淡应声,夜千筱翻开一页。

    “得,”刘婉嫣耸肩,“反正你是队长。”

    说罢,将柴桃的事抛在脑后,刘婉嫣停在一边,颇为好奇地看向夜千筱手中的笔记本。

    现在每周有两次测试。

    夜千筱每次都是在测试前拿来笔记本,临时翻看一遍,总共不到半个小时,但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好的让人眼红。

    好奇心起,刘婉嫣便扫了几眼那些笔记。

    可——

    “发烧了吧,”搭上夜千筱的肩膀,刘婉嫣皱眉,“这笔记,还没我的详细呢。”

    “嗯。”

    夜千筱淡淡应了一声。

    继续翻页。

    “那你……”刘婉嫣故意拖长声音。

    斜了她一眼,夜千筱淡声道,“看你的,浪费时间。”

    “……”

    刘婉嫣被噎住。

    什么叫浪费时间?

    她写的那么详细,所有知识点,应有尽有,怎么就浪费时间了?

    妈的!

    考得比她的笔记还详细好吗?!

    这本子上一个详细数据都难找!

    可是,她确定,夜千筱测试时,连别人的试卷都没瞥过一眼。

    纠结片刻,刘婉嫣小心凑近,轻声问道,“你怎么办到的?”

    就看这种类似大纲的笔记,夜千筱并不清楚具体知识点,她到底怎么考出那样好的成绩的?

    “你办不到。”

    低头扫视着笔记,夜千筱漫不经心道。

    “得!”

    刘婉嫣咬牙切齿。

    没好气的哼了哼,她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来,在她旁边坐下,同样开始复习。

    瞥了她一眼,夜千筱笑笑,没有多说其他。

    刘婉嫣确实办不到。

    她找封帆要笔记,就是因为封帆只抓重点,不详细记录。

    对于军事使用的机械设备和作战技术,夜千筱没有像封帆一样,系统的学习过,可她有一个别人难以拥有的优势——

    那就是,她亲身经历过。

    身为佣兵,有大批都是退伍军人,其中特种兵都不在少数。

    夜千筱只要喜欢的、需要的,就会去努力精通。

    他们需要先进的武器,同样,也需要面临敌人的作战技术。

    一味的靠蛮力,可不是他们佣兵团的做法。

    脑子里有了东西,夜千筱只要看一下讲课内容,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测试基本上就不成问题了。

    不过——

    封帆不愧是高材生,就连考试要点都能画出来。

    只要他做了记号的,基本上都是要考的。

    这为夜千筱节约了更多时间。

    ……

    十二点熄灯。

    夜千筱将笔记本扫完一遍,再看时间已是11:55。

    乔玉琪不知何时回来了。

    走廊上的动静也渐渐消失,现在听不见半句争吵。

    站起身。

    “完了?”

    被惊动,刘婉嫣抬眼,扫向她。

    “嗯。”

    夜千筱点头。

    抬起视线,夜千筱透过窗户,看向外面的操场。

    本想放松下眼睛,可凭借优良的视力,却扫到两抹尤为眼熟的身影。

    宋子辰和柴桃。

    两人面对面站着,不知在说些什么,柴桃一个劲地抹着泪,哭得梨花带雨。

    想了想,夜千筱将笔记本一合,直接往门外走。

    “哎——”

    刘婉嫣张了张口,刚想问她想去做什么,可话未说出来,门就已经被关上。

    夜千筱的身影被大门阻隔。

    “……”

    刘婉嫣叹了口气。

    马上就要熄灯了,也不知她想做什么。

    “刘婉嫣。”

    乔玉琪躺在床上,打了个滚。

    “咋了?”

    抬手将自己笔记本合上,刘婉嫣转了个半个身,扫向床上的乔玉琪。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趴在床上,乔玉琪用手肘支撑起上半身,朝刘婉嫣挑眉问道。

    她们俩是一起去看“戏”的。

    想想,刘婉嫣道,“很早吧。”

    “不问问结果?”乔玉琪一脸好奇。

    “行,问你,”刘婉嫣问,“啥结果啊?”

    “那什么……”

    “别废话。”

    “啧,别插嘴。”乔玉琪哼了哼,“也没啥结果,息事宁人呗,俩队长都不出面,她们虽然闹腾,也不敢闹得太过火,后来就都回去睡觉了。”

    “就这儿?”刘婉嫣嗤笑一声。

    毛病哦!

    这事还能神神秘秘好半天。

    “你听我说完,”微微蹙眉,乔玉琪又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宋子辰了。”

    微顿,刘婉嫣苦笑,“……很应该啊。”

    女朋友被欺负成那样,他出面是理所当然的。

    “啊呀,可问题是——”乔玉琪直接坐起身,声音忽的大了起来,“他就站在操场上看戏,完全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

    “……”刘婉嫣愣了愣。

    深吸一口气,乔玉琪斩钉截铁道,“刘婉嫣,我只想告诉你,宋子辰可能会跟柴桃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7、他们俩快分手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