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8、双重人格,赫连现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刘婉嫣,我只想告诉你,宋子辰可能会跟柴桃分了!”

    乔玉琪的声音,字字有力,清晰地落入耳中。

    垂落的双手,忍不住紧紧握住。

    刘婉嫣紧紧咬着牙,可很快,便轻轻笑了,“跟我没关系。”

    “切,才怪呢。”

    乔玉琪翻白眼,再度躺了会去。

    就她这在意程度?

    没关系才出鬼了呢!

    只是,这种事乔玉琪也不好说,打了个滚就不再管事。

    刘婉嫣怔怔地站在原地。

    她开始思考乔玉琪说的话。

    宋子辰真的会跟柴桃分了吗?

    她不觉得奇怪。

    连她都能看出柴桃的虚伪,宋子辰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只是,然后呢?

    她还要死乞白赖的缠着宋子辰吗?

    不……

    不可能。

    她明确的知道,自己跟宋子辰没有可能了。

    追逐一个捉摸不透的人,实在太累,她不知道下一次又会被怎么伤害。

    或许,感情还没深到那种地步吧。

    她曾把宋子辰的点头当做莫大荣幸,甚至觉得只要跟他在一起,面临任何未知都没有关系。

    结果,她眼里还是容不了沙子,根本无法容忍宋子辰跟其他女人站在一起。

    算了吧。

    心底有个声音这么跟她说。

    于是,刘婉嫣长长的吐出口气,强行将那份压抑的情感抛在脑后。

    ……

    夜千筱站在走廊上。

    看了操场中央的人一会儿,转而抬眼看了看夜空,叹了口气,便抬腿往那两个人影走去。

    “宋子辰,你当初答应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断了刘婉嫣的想念,是吗?”

    “呵,可你这招太lo了,做戏就要做全面,你站在旁边看我的戏,不就是存心告诉所有人,我就是个笑话吗?!”

    哭够后,柴桃句句讥讽的说着。

    深吸一口气,她看着面无表情的宋子辰,顿时怒火不打一处来,怒骂道,“宋子辰,你他妈就是个人渣!”

    宋子辰微微蹙起眉。

    转而,抬眼,越过柴桃的身影,看向远处走来的夜千筱。

    柴桃心里满腔怒火,并没注意到他的视线,可在她看来宋子辰就是无动于衷,心里扰心挠肺的感觉在燃烧。

    她狠狠咬牙,终究无可奈何。

    面对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她能有什么办法?

    从开始她就知道,宋子辰答应跟她一起,目的绝对不会是单纯的。

    恼火的跺脚,柴桃看着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转身欲走。

    转过身,她一眼见到走来的夜千筱,脚步倏地顿了顿,可心中怒火难以抑制,被夜千筱撞破吵架就更觉得丢脸。

    又恼火又尴尬。

    移开视线,柴桃迎面走过去。

    但——

    她没想跟夜千筱接触。

    只是不想输了气势。

    不曾想到,刚从夜千筱身侧走过,一只手就挡在面前,拦住她前行的道路。

    脚步顿住,柴桃没好气地瞪过去。

    然而,夜千筱一把揽住她的肩膀,直接把她转了个身,再停下来,已是面朝宋子辰的方向。

    “分了吗?”

    手绕过她后背,抓住她的手臂,夜千筱轻轻笑着,询问了一句。

    “你想做什么?!”

    柴桃不明所以,可却恼火至极。

    “看来没分……”低低笑着,夜千筱微微偏头,眼底笑意夹杂着冷意,一字一顿地开口,“说,跟他分了。”

    那咸咸淡淡的语气,隐含着命令和强迫的味道。

    阴森森的。

    “……”柴桃先是惊了惊,强行压制着愤怒,她咬牙怒斥,“夜千筱,我跟他的事,轮得着你来插手吗?!”

    眸色寒意更甚,夜千筱盯着她,吐词清晰,“我让你,跟他说分手。”

    莫名地,心中一震,冷意袭来。

    柴桃感觉到股非同凡响的危险,身侧这个女人身上有这种极其压迫的气场。

    咽了咽口水。

    柴桃毛骨悚然,微微一顿,便鼓足勇气吼道,“分就分,老娘又不稀罕他!”

    她还要脸。

    最起码,也要挽回点名字。

    更何况,她从心底里觉得,自己跟宋子辰,是没有再发展下去的必要了。

    那个冷漠而又神秘的男人,带着令人着迷的吸引力,可一旦真的陷进去了,却是万劫不复。

    她不至于,陷到那种程度。

    不远处,立在夜色中的宋子辰,听到声音连眉头都未皱一下。

    轻轻笑了,夜千筱拍拍她的肩膀,旋即便松开她,耸肩道,“走吧。”

    柴桃多看了她几眼。

    然后,长长吐出口气,转身离开。

    没关系,她已经折腾够了。

    看着她离开,夜千筱收回视线,又缓缓踱着步伐,走到宋子辰面前。

    “宋子辰?”

    双手放到衣兜里,夜千筱微微扬眉,扬起的语调里带有丝丝疑惑。

    垂着眸,宋子辰看她,淡淡应声,“是。”

    “恭喜你,”偏了偏头,夜千筱眼底含笑,“又被甩了。”

    “……”宋子辰沉默了下,却也不在意,直入主题地问,“有什么事?”

    “你想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

    抬眼看他,夜千筱语调微冷。

    眸光一暗,宋子辰沉声道,“你所想。”

    扬唇,夜千筱嗤笑一声,不冷不热的吐出两个字,“幼稚。”

    “现在看来,”微顿,宋子辰点头,“是的。”

    夜千筱所想,在被刘婉嫣误会分手后,他故意跟柴桃交往,目的只是想让刘婉嫣死心。

    原因很简单。

    他有两个灵魂。

    一个想保护她,一个想伤害她。

    所以,无论再何努力,刘婉嫣也注定会受到伤害。

    伤害一个人,远远比保护一个人,要来的容易。

    那晚,跟柴桃选择合作的,并非是他,而后他出现时,得到的是“分手”的结果,所以他选择一不做二不休,干干脆脆的了断。

    只是——

    装作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不知道夜千筱是何发现的,但他可以肯定,

    “你们用什么方法……”夜千筱想了想,最后找到合适的表达,问,“衔接记忆?”

    “纸条。”宋子辰直言不讳,“我们会告诉对方发生的事。”

    他们是独立的个体,两种思想,两种存在,但因为生活中的一些事,他们都互相意识到对方的存在。

    从很小的时候起,他们就一直用纸条来沟通。

    事实上,刘婉嫣运气不大好,两次表白,碰上的都不是他。

    否则……

    早该有了断了。

    顿了顿,夜千筱问道,“他呢?”

    “……不在。”

    宋子辰斟酌着回答。

    他在,那人就不在,这应该是正确的逻辑吧。

    “我知道,”夜千筱敷衍地点头,“我只想知道,怎么让他出来。”

    “不清楚。”淡淡的回答,宋子辰压抑着心里的别扭。

    他从来没跟人讨论过这种事。

    第二重人格出现,莫约是十二岁左右,从小他接触的人就不多,所以也不会被人发现异常,第二层人格本可不告诉他,但那个人格很奇怪,将自己经历的事情写下来,放到衣服口袋里告知。

    所以,一直以来,他们都衔接的很好。

    从来没有露馅过。

    自然,也不会有人过问这类事情。

    夜千筱是第一个。

    站了会儿,夜千筱凝眉想了想,又问道,“你们谁是主人格?”

    想想,宋子辰道,“我。”

    “你提出来当兵的?”夜千筱奇怪地拧着眉。

    “他报了名才告诉我的。”

    不知为何,看着淡定发问的夜千筱,他就什么都掩不住。

    她问。

    他就回答。

    或许,这么多年来,他憋得太久,确实想找人说说。

    他也相信,夜千筱既然能瞒到现在,就能继续瞒下去。

    “呵,”低笑一声,夜千筱轻声问,“他不怕被查出来?”

    “不怕。”

    宋子辰苦笑着。

    既然他是主人格,那另一位闯再多祸,也是由他来承担,他闹完事再消失便可。

    夜千筱笑了笑。

    余光瞥见杨栗过来的身影,她没有再问,转身往宿舍楼走去。

    无论哪个他,其实都是他。

    第二层人格,说到底,还是被他自己逼出来的。

    夜千筱记得,裴霖渊给她的第一份资料里,宋子辰就是个教养良好、优雅的公子哥。

    宋子辰自幼环境优渥,算是名门世家,家里父慈母爱,他什么都不用愁。

    光看资料,他的另一面,根本没理由出现。

    然而,第二份资料上写着,母亲家有精神病史。

    母亲是个偏执狂,且有严重的暴力倾向,祖母是多重人格分裂患者,早年去世。

    精神病可以遗传。

    自幼,母亲就对他管的很严,没有上过幼儿园和小学,都是母亲请家庭教师教他的,宋子辰年少时有轻微的自闭症,直到父亲察觉异样,全面插手他的生活,阻止母亲的干预,才让他的生活走向正常。

    估计那时候,他的第二层人格已经产生了。

    这件事,夜千筱暂时没打算告诉刘婉嫣。

    ……

    又两日。

    宋子辰跟柴桃分手的事,似乎已在私下里传开了。

    没再见到柴桃缠着宋子辰,也没再见到柴桃的趾高气扬,而先前残留在新兵中的好印象,也因为那晚的争吵和新兵的陆续减少,渐渐地淡了去。

    影响力大不前。

    降低的存在感,令她尤为恼火,可心里再不舒服,她也得老实训练。

    这件事,没有教官来干预。

    许是训练过于劳累,就连这种极具八卦意味的话题,传了一两天就没有人再说。

    每天累的半死不活的,实在提不起那个心思。

    下午5:30,基地悬崖边。

    空荡荡的悬崖,除了一根根垂下的绳子,就只见得两个白色身影。

    山佳坐在医药箱上,索然无味的折了根草,拿出手机来玩。

    小护士坐在她旁边,紧张地看了她几眼。

    虽说她们在休息,坐在这里也没事做,但工作间不准使用手机……

    这可是死规矩啊。

    “你看我做什么?”

    玩了盘堆积木,山佳注意到她的视

    意到她的视线,忍不住皱了皱眉。

    “那个,”小护士犹豫着,在四周看了看,然后小声提醒道,“不能玩手机。”

    “……”沉默片刻,山佳跟看白痴似的看她,转而噗的笑出声,“你能不这么单纯吗?”

    “我……”

    烦躁的打断她,山佳理所当然道,“不说这里没人,就算这里有人,我一不碍事,二不妨碍救治,玩玩打发时间怎么了?”

    “……”

    于是,小护士抿着唇,不再说话。

    不是被山佳给说服。

    而是……

    她忽然明白,山佳跟她是不同的,她们俩再何聊天,也不会聊到一块儿去。

    就像山佳笑她幼稚,可她真心觉得,山佳这样才是错的。

    职业操守,不仅是说说而已。

    像山佳这样的,完全不能称之为一个合格的护士。

    山佳似是没觉得尴尬,翻看了下手机,漫不经心的问她,“接下来还有几批?”

    “就剩最后一批了。”

    小护士老实答道。

    因为人数过多,而悬崖上的绳子很少,所以攀岩训练是分批进行的。

    一百六十多个人,分为十批,每批不到二十个人。

    跟格斗训练交错进行。

    所有人轮回攀岩过后,格斗训练基本也就结束了。

    出奇的,因为攀岩训练危险系数偏大,一不小心就可能命丧黄泉,学员们格外警惕,平时发生意外的时间很少。

    所以——

    就她们俩守着。

    点了点头,山佳的视线似有若无地扫向那一根根的绳子,忽的想到什么,问道,“夜千筱来过吗?”

    “呃,”仔细想了想,小护士回道,“没看到她,她一直是最后一批。”

    眸光微微闪烁,山佳没再说话。

    握住手机的力道大几分,就在这时,她听到微信提示音,顿时心下一紧,连忙点开了微信界面,可出现在眼前的却只是群消息提示。

    并非意料中的提示。

    难掩的失望。

    山佳微微抿唇。

    自她得知赫连长葑微信号后,就一直不间断地发出好友邀请,可都过去那么久了,她一直没得到验证通过的消息。

    心里很不舒服。

    本以为能留下个联系方式的,却没想到,至今没有音讯。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夜千筱至今都没被淘汰。

    愈发刺激她的神经。

    很快,祁天一走过来,背着几捆绳索朝她们问,“都闲着呢?”

    “祁教官,最后一批什么时候过来啊?”

    小护士站起身,声音清脆的问道。

    按理来说,两批人中间相隔时间不到五分钟,可离前一批离开,至今快有十分钟了。

    “哦,”将绳子往地上一放,祁天一看着她,解释道,“刚刚有学员反应,这里有些攀岩绳索太破旧了,很容易造成安全事故,等我检查好了,他们才过来。”

    “这样啊。”小护士点头。

    与此同时,山佳将手机放回去,眼睛微微一转,和气地问,“要帮忙吗?”

    “呃……”停顿了会儿,祁天一扫了眼手表,意识到时间有些晚,想了想后朝山佳道,“好,你们检查一下绳索有没有破损就成,有破损的通知我,我来换。”

    “好。”

    山佳笑着应声。

    小护士有些疑惑,不明白她为何这般积极,可能帮忙自己挺乐意的,便也没有多想。

    花了近十分钟,三人将所有绳索检查一遍。

    祁天一换了三根绳索。

    不过,心里却琢磨着,以后可以换种方式,训练前每个学员们都分发一根绳索,自己检查,有问题就去换新的,倒也少了这么多麻烦。

    ……

    下午5:46,最后一批学员抵达。

    “老规矩,来回十次,”祁天一双手环胸,站在最中央,“今天有点儿晚,你们不用集合,就可以直接去食堂了。”

    “……”

    片刻静默。

    很快的,便是各种抱怨声,对祁天一的“好意”嗤之以鼻。

    他们训练完,其他人估计都吃饱了!

    哪里还有集合的机会?

    希望到时候食堂还能留几个馒头给他们。

    “行了行了,”在各种抱怨中,祁天一很快就拉下脸,用暴力来喝住他们,“你们快点儿,上课迟到记缺席!”

    “……”

    顿时,一堆抱怨声平息下来。

    夜千筱活动了下手腕脚腕,按照习惯走到边缘的一根绳索前,拉了拉绳子试试力度,很快便开始往下爬。

    她喜欢一切刺激的运动。

    攀岩,夜千筱不算擅长,但足以应付部队的训练。

    祁天一站在悬崖上面,看着她扯着根绳子直接往下坠,那速度快得让人眼花缭乱,每一次弹出去,都能让人揪心一把。

    良久,他长长的吐出口气。

    每次看夜千筱攀岩,就跟看蹦极运动似的,惊险万分。

    所有教官对她的评价都是——

    不怕死的。

    牧齐轩让他记录数据,所以他也没有看多久,拿着秒表记录着每个人的来回时间,签字笔在名单上做着记号。

    每个项目都有时间规定。

    就算只有一秒钟,都能够决定他们的去留。

    去留。

    然——

    在记录到第九次时,祁天一刚刚落笔,就听到绳子断裂的声响,与此同时是“啊——”的惊呼声。

    放下纸和笔,他猛地从地上站起身。

    眼角余光抬起时,正巧瞥见断裂的绳索消失在悬崖边缘那瞬间的画面,忽的,一股莫名的力量将他定在原地,脚下似是生根了般,强大的恐慌从心底深处袭来。

    脑海里仅剩两个想法。

    一、夜千筱在那根绳索上。

    二、刚刚注意到夜千筱时,她悬挂在悬崖中央。

    仅此两个想法,就像是死刑般将他定住,令他惊慌失措。

    另一边——

    夜千筱的绳索断裂的时候,封帆已经到了第十次攀岩,处于夜千筱斜下方不远处。

    听到碎石哗啦啦往下掉,他下意识地抬眼,就在那瞬间,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见到抹身影直线般往下坠落。

    蹙眉,封帆当机立断,一脚踩在悬崖突起的石块上,整个人借力往旁边荡去!

    在意识到绳索断裂的那刻,夜千筱就是冲着封帆去的,眼见着对方荡过来,抬手伸向她,她眉头紧紧拧了拧,咬着牙朝他伸出手。

    “哒哒哒。”

    碎石泥土从耳边滑落。

    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坠,手腕却被紧紧抓住,力道大得惊人。

    意识到自己被抓住,封帆随着自己往下滑,夜千筱紧蹙眉头,空着的一只手伸向光秃秃的悬崖壁,指尖刺入稀少的泥土中,随着下滑的力道,五根手指传来剧烈的疼痛。

    终于——

    抓住块半突起的石头。

    五指力道一紧,下坠的速度顿时停下来。

    一手抓住石头,一手被抓住,整个身子悬在空中,而他们离地面还有近二十米。

    若从这里摔下去,他们必死无疑,连半条命都护不住。

    汗水从额角滑落,夜千筱深吸了几口气,平稳着自己的呼吸。

    死后余生。

    “谢了。”

    夜千筱抬眼,脸色微微发白,可字字平稳。

    封帆一边抓住绳索,一边抓住她,刚刚找到落脚点,就听到夜千筱的声音,不由得偏头看了看,可入眼的却是夜千筱另一只惨不忍睹的手。

    五根手指,鲜血淋漓。

    皱了皱眉,封帆脸色微黑,语调一冷,“去找落脚点。”

    “嗯。”

    夜千筱没看他,一应声就低头去找落脚点,直到悬空的两脚都踩稳之后,才示意封帆松开手。

    与此同时——

    走至悬崖边的祁天一,见到下面稳住的两个人,心脏终于归回原位。

    下一刻,身边走来个人。

    微微偏了下头,祁天一下意识一看,险些没吓得从悬崖上摔下去。

    卧槽!

    他怎么来了?!

    ------题外话------

    【1】

    再公布一下群:

    群名:【王牌狙击】验证群

    群号:>

    加群,交订阅截图,进v群。

    【2】

    瓶子明天捧着番外进v群。

    咳咳,说正经的,明天上午,第一部分的番外应该能完成。大家可以放心进群哈。

    番外出现人物有很多,瓶纸算了算,赫连大大那边的重要角色都粗来了,凌珺的佣兵团,还有泥萌爱的裴爷,:—(简直就是个冒险小故事啊,瓶子一直怕写不好来着。

    总而言之,重要角色都在!

    妹子们都来加群啦,群里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3】

    重要通知:瓶子打算全修前面八十万字,大幅度修改!

    所有修完的章节,都由【第00x话:】改成【00x、】,你们看到章节名变化,就证明那章节是改了哒,放心的去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8、双重人格,赫连现身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