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9、可我心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悬崖上,站着四个人。【全文字阅读】&..

    惊魂未定的祁天一,面目慌张的山佳,满脸错愕的小护士。

    还有——

    站在崖边的赫连长葑。

    陆军常服裹着结实挺拔的身体,有棱有角,尤为分明。俊朗的脸庞似是染了层冰霜,深邃黑亮的眼眸敛尽危险,隐约间能看到其中燃起的那团怒火。

    气场强大,气息危险,威慑力骇人。

    “赫连队长。”

    想了想,祁天一跟他保持着距离,谨慎地朝他打了声招呼。

    视线紧盯着下面,赫连长葑沉着眸,声音冰寒,“绳索。”

    纳闷地眨眼,祁天一停顿了下,才领悟到他的意思,连忙拿了新的绳索过来,准备放下去拉夜千筱上来。

    只是,他还没开始动手,赫连长葑就将绳索拿过去,快速地将绳索绑好,然后将绳索扔到悬崖下方,正好落到夜千筱身侧。

    悬崖中央。

    夜千筱稳稳地踩在悬崖的断层上,正琢磨着上面是否有反应,就见得根绳索落到身边。

    眯起双眼,她微微仰起头,朝悬崖上面看去,一抹熟悉的身影顿时映入眼帘。

    呃。

    不由得愣了愣。

    联想到上次的电话,夜千筱虽说诧异,却也没有撑在这里不动,抬手便抓住那根绳索。

    因为没有用上升器,只有一根绳索,攀岩绳索过于细小,不适合徒手攀岩,所以他们采用的是较粗的缆绳。

    缆绳比攀岩绳索粗许多,可以制造足够的摩擦力,降低难度的同时,也降低了危险事故的发生。

    正因为是缆绳,不容易断裂,所以祁天一才粗粗检查一遍,并未详细谨慎。

    两只手抓住绳索,可左手刚刚握紧,就传来剧烈疼痛。

    疼得她眉头紧紧皱起。

    先前没注意,现在感知到疼痛,仔细看去,才注意到那鲜血淋漓的手指。

    方才情急之下,只得用手尽量去抓石壁,尽量减缓下坠的速度,并没顾及那么多,没想五根手指在石壁上刮得满是伤痕,伤口沾染着碎石与泥土,脏兮兮的,鲜血顺着渐渐溢出来。

    夜千筱紧紧蹙眉。

    不因别的,而是……着实疼得厉害。

    “喂。”

    身侧,忽的飘来个冷淡的声音。

    夜千筱斜眼看过去。

    “换一下位置。”

    封帆就在她右前方一点点,微微侧过头看她,一张帅脸上面无表情。

    “我可以。”

    淡淡的收回视线,夜千筱用受伤的手,紧紧抓住绳索。

    封帆皱了皱眉,很快声音凉了几分,坚持道,“换位置。”

    说完,也不理会夜千筱的反应,轻松的往前面几步,抬手抓住夜千筱的那根绳索,长腿一伸找好落脚点,便放开了先前那根绳索,顺利的来到夜千筱这根绳索上方。

    铁了心来交换。

    夜千筱颇为无奈,只得妥协,往旁边晃了晃,抓住先前封帆的那根绳索。

    刚稳住,旁边又传来个声音,简洁明了,“手。”

    往左边一偏,一只手已经伸到她面前来。

    于是,夜千筱朝他伸出手。

    手腕被抓住。

    夜千筱借着他的力道,开始渐渐往上面攀登。

    高度大约三十来米。

    训练强度高,体能消耗大,虽说已经能够适应训练,但经过一整天的训练,攀岩着实有些困难。

    更何况——

    五根手指,传来钻心疼痛。

    速度自然慢了许多。

    悬崖不是别的地方,无法随意地行动,在没有足够设备的前提下,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到地面。

    或上,或下。

    往下虽说节省体力,可危险系数要大许多,倒不如多耗些时间往上爬。

    再者,崖顶还有双严厉阴沉的眼睛,夜千筱被盯得毛骨悚然,打消了最后一丁点的想法。

    ……

    悬崖上面。

    陆续的,其他的学员完成任务,来到了顶端。

    时间已过六点。

    本不用集合,完成训练便去食堂,可他们一个个的都站在崖顶,神情紧张的看着仍旧在悬崖中间攀爬的两人。

    席珂是第一批抵达的,最先站在崖边等待,将封帆和夜千筱的动作全然看在眼底,眸色冷不防地沉了沉,冷着的脸说不清是担忧还是其它。

    站的笔直的赫连长葑同样沉着脸,眸底不掩紧张担心,可凝聚的冷意却更甚几分。

    祁天一觉得背脊发寒。

    “他是谁?”

    眼见着两人越来越近,赫连长葑眉头紧蹙,忽的朝身侧的祁天一问道。

    “啊……”

    祁天一本在担忧,猛地听到这声音,身体下意识绷得紧紧的,就差没端端正正的朝赫连长葑敬个军礼。

    赫连长葑看着他,眉宇间压抑着烦躁与愠怒。

    “他也是参加选拔的,”反应过来,祁天一连忙解释道,“新调过来的,老兵,叫封帆。”

    封帆……

    这名字,有些耳熟。

    沉思片刻,赫连长葑又问道,“他们关系很好?”

    “这个……”皱着眉想了想,祁天一不太注意这些,但有几次见到他们一起吃饭,于是估摸着道,“应该挺好的。”

    顿时,赫连长葑脸色又沉了几分。

    祁天一只觉得背后凉风愈来愈冷。

    不远处——

    花了好几分钟,山佳稳了稳心神。

    只是,脸色微微发白,胸腔的那颗心脏,抑制不住的迅速跳动。

    趁着小护士的注意力转移到悬崖下面,她踌躇了半响,终于悄无声息地移到一棵树后面,待了会儿后,才抓着块锋利的石头回来。

    “缆绳那么粗,我们又没用多久,怎么忽然就断了?”

    “不清楚。不过,悬崖中间那么多锋利的石头,可能被磨断了之类的。”

    “先别管那些了,等人平安上来再说吧。”

    “话说回来,夜千筱和封帆,最近是不是走得很近啊……”

    ……

    近二十来人,站到一起轻声议论着。

    明明是压得很低的声音,可落到耳里的时候,却格外的清晰响亮。

    缓缓走过,山佳紧紧抿着唇,心脏似乎跳得更快些。

    她没想那么多。

    没想害死夜千筱,没想后果如何,没想他人是否会追究,没想这件事是否会真相大白,追究到她身上来。

    她只是想让夜千筱吃点苦头。

    看她难堪,最好受点伤,因参与不了训练而被送走。

    这些日子,她每天都见到夜千筱,看着她获得教官的嘉奖,看着她出色的完成训练,看着她受到其他人的认可……

    嫉妒与怨恨在心里扎根,所以她不假思索的选择动手脚。

    直到现在,她才忽然意识到,一旦事情真相被查明,后果……不堪设想。

    “佳姐,你怎么在这儿?”

    惊恐的思绪刚在心底蔓延,便听得前面传来询问声,山佳下意识被惊得抖了抖。

    似是察觉到她的害怕,小护士有些奇怪地拧了拧眉,连忙走过去,扶着她的手臂问道,“佳姐,你怎么了?”

    “没事。”

    推开她的手,山佳冷淡的回道。

    “哦。”疑惑的眨眨眼,小护士也没往深处想,旋即道,“佳姐,夜千筱好像受伤了,我们先拿着医药箱过去等着吧。”

    “……嗯。”

    山佳迟疑地点头。

    不会被发现的……不会被发现的……不会被发现的……

    闭了闭眼,山佳再睁开眼睛,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然后同小护士一起,拿着医药箱在悬崖边等候着。

    然而,于她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犹如煎熬。

    就算身边站着她心心念念的赫连长葑,她都没有心思再多看一眼。

    ……

    莫约二十分钟后。

    在封帆的帮助下,夜千筱终于移到了悬崖边缘。

    两人还未上去,其他人就一窝蜂的涌上来。

    夜千筱满头黑线。

    很快,祁天一就发飙了,指着那堆人怒斥道,“挤什么挤,万一塌了怎么办,妈的,都给我退开!”

    “……”

    于是,一行人立即往后退了几步。

    这悬崖周围,着实不安全,要是他们把地方踩塌了,全部跌下去,那事情可就玩大发了。

    就在他们前移后退间,赫连长葑已经来到夜千筱上方,弯下腰,朝她伸出手,“把手给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夜千筱微微仰头看去。

    她看到陆军常服的颜色。

    棕绿色。

    比绿色更深些。

    夕阳余辉从后方照射下来,斜斜地将他浑身笼罩,俊朗的眉眼染上了层暖黄,淡去了那眸底深处萦绕的冰寒,他站在上面,却弯着腰,骨节分明的手伸到面前来。

    抬眼的刹那,正巧与他的视线对视。

    微微一愣。

    她看见那双深邃的眼睛,藏着激烈而复杂的情感。

    与此同时,封帆瞥了眼赫连长葑,旋即松开她的手腕,手撑在边缘跳了上去。

    没多想,夜千筱将受伤的手伸出去。

    下一刻,赫连长葑抓住她的手腕,将她从下面拉到地面上来。

    然而——

    对于夜千筱来说,脚踏实地的感觉不过瞬间,没等她意识过来,整个人就被拦腰抱起,再凝眸看过去,只见到赫连长葑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庞。

    “赫连……”

    祁天一走过去,可话刚出口,就被冷冰冰的话语打断。

    “我带她去医务室。”

    “这里有医务……”

    凉飕飕地扫向他,赫连长葑冷声道,“我不信任她们。”

    “这……”

    “晚上帮她请假。”

    说完,抱着怀中女人的力道一紧。

    赫连长葑的视线在周围扫过,一一审视着每个人,带着极强的压迫感,鲜少有人敢直接同他对视的。

    “还有,”微微一顿,赫连长葑敛眸,继续道,“我希望你查查,绳索断裂的原因。”

    话音落却,他抬起修长的腿,穿过周围围聚的人群,直接往下山的道路走去。

    剩下的一行人止不住的惊讶。

    先前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夜千筱和封帆身上,对这个忽然出现的军官没有在意。

    却不曾想——

    他会直接将夜千筱带走。

    陆军军官,显然不是东海舰队的,那么,他跟夜千筱是什么关系?

    疑惑重重,却无法解答。

    在这一批人中,除了夜千筱,就再没一个新兵。

    所以,也只有夜千筱、祁天一,还有山佳认识他。

    “祁教官,夜千筱是不是在搞特殊化?”

    “那个军官什么来头啊?”

    “我们不是不准请假的吗?”

    “绳索为什么会断啊,查出原因了吗?”

    ……

    顿时,一群老兵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但话语都是冲着祁天一去的。

    夜千筱被带走,祁天一一句话没有,他铁定是认识那个军官的。

    不问他,问谁?

    祁天一正愁着怎么回去交代呢,被他们这么一吵,火气蹭蹭蹭窜了出来,顿时没好气地吼道,“吵什么,叽叽喳喳的,妇联都没你们这么八卦!”

    深吸口气,祁天一余怒未消,低低咒骂一声,话语带着几分吐槽,“妈的,反正她晚上也没听过课,请没请假有啥区别?!”

    “……”

    一行人顿时哑口无言。

    好像,也是这么个理哦。

    山佳站在边缘,看着他们渐渐转移其他话题,轻轻抿唇,可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刚刚赫连长葑说,要调查绳索断裂的原因。

    会不会查到她?

    ……

    另一边——

    两人沉默着。

    待到离开人群,夜千筱神色稍稍缓和下来,但看向赫连长葑时,仍旧硬邦邦地道,“放我下来。”

    “不放。”

    斩钉截铁的回答。

    赫连长葑的语调平稳,可却掩饰不住其中怒意。

    东河地震救援的事,到现在才告一段落。

    他的队伍中午被接回去,而他则是直接赶来这里。

    跟上次一样,就想见见她。

    一直都有她的消息,路剑会时刻关注她的成绩,然后全部都给他看过。

    可,那只是冷冰冰的成绩与数字。

    他想看到活生生的她。

    然而,他没想到,大老远赶过来看她,便见得她从悬崖上跌落的场景。

    怎样的惊心动魄。

    从事情的发生的那刻起,直至夜千筱真正的到他面前,他都没有丁点真实感。

    直到他碰到她。

    触到她的手腕,皮肤是温热的,给人以真切的存在感。

    他知道有惊无险,他知道夜千筱就在他怀里,活生生的,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可他仍旧无法安心。

    就算是现在,他仍旧扰心挠肺,难受至极。

    “赫连长葑!”夜千筱咬牙。

    奈何,她在赫连长葑,鲜少有占据上风的时候。

    脚步微顿,赫连长葑微微垂下眸。

    “我在。”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磁性而醇厚,很好听,却压抑着悲凉和痛楚。

    莫名地,夜千筱的心一软。

    偏过头,故意避开他的视线,夜千筱看向前方小道,“我们没有假期。”

    “这是他们的失误。”赫连长葑语调微凉。

    “我还活着。”夜千筱不肯退让。

    虽说惊心动魄,可事实上,她伤的确实不重。

    从陡崖上滑下来,身上顶多有擦伤和撞伤,但那些伤势都不重,甚至都比不过半天的格斗训练。

    伤得最重的,可能就是她的左手了。

    但是,这在她看来,也没什么。

    左手的伤势确实严重些,皮肉翻滚出来,伤痕无数,但她可以确定,这些伤都未伤及到骨头。

    顶多留点儿疤,不需要进行手术,更不会有后遗症。

    “你是活着,”赫连长葑加重了语气,同时还带着几分恼怒,可视线落到她伤痕累累的左手上,语气顿时就软和下来,“可我心疼。”

    心疼。

    比自己受伤更心疼。

    就像刀刮在心口似的,一刀一刀,疼了又疼,偏偏无法替她承受一丝半点的疼痛。

    “……”

    敛起眸光,夜千筱不再接他的话。

    堵得很。

    什么话都答不出来。

    低头看了她一会儿,赫连长葑抱着她的力道加重,同时加快脚步朝山下走去。

    来的时候不曾察觉,可现在走下去的时候,才发现这条山路比想象中的更要长。

    好像走了很久。

    快到山脚的时候,昏昏欲睡的夜千筱想到什么,微微眯起了眼眸,淡声问道,“你怀疑有人动手脚?”

    “你不怀疑?”赫连长葑反问。

    部队买回来的缆绳,质量肯定是过关的。

    缆绳用的时间不长,顶多有些破损,却不至于断裂的程度。

    所以——

    夜千筱的缆绳断裂,其中定然有蹊跷。

    抬了抬眼,夜千筱闷闷地答道,“怀疑。”

    她的直觉向来很准确。

    不仅怀疑,她还有怀疑对象。

    在部队,她得罪过不少人,也损害过一些人的利益。

    有人不喜欢她,有人讨厌她,甚至还有人恨她。

    可是,能做出这种事、人品差到一定程度的,她还真没见过几个。

    刚参加选拔时的华雅和舒蓝沁都有可能,可是她们俩不到三个月,就全部被调走了。

    至于剩下那几个——

    排除起来,也很轻松。

    暂时没有根据,她也不多加猜想,打算等待调查结果出来。

    “你想怎么处理?”赫连长葑直接问道。

    “结果不是没出来吗?”夜千筱反问。

    想了想,赫连长葑换了个说法,沉声道,“如果是人为的,你想怎么处理?”

    “问我?”

    “嗯。”

    摸着下巴琢磨了会儿,夜千筱忽的问道,“蓄意谋害他人性命,能上军事法庭吗?”

    “能。”

    赫连长葑点头。

    “到时候再说。”

    耸了耸肩,夜千筱嘴角勾起抹浅笑,却没有正面回答他。

    她很讨厌麻烦。

    所以,很多时候,她都喜欢简单粗暴的解决办法。

    赫连长葑没有再问。

    ……

    医务室。

    天色已黑,外面漆黑一片。

    夜千筱坐在长椅上,身上盖着毛毯,双眼微微眯起来,像是一只慵懒的猫。

    那半眯的眸子里,隐约浮现着几分隐忍。

    痛!

    赫连长葑搬了条凳子,坐在她身侧,医药箱就放在旁边,他小心翼翼的帮她处理着伤势。

    原本是医务人员来处理的,可守在这里值班的,是个刚来不久的新人,看着夜千筱左手的伤势,拿着药水的手指都在颤抖,赫连长葑黑着脸看了会儿,就将人给轰走了。

    还不如自己动手。

    然而,那只手,着实伤的惨不忍睹。

    赫连长葑小心地处理,可脸色却黑了又黑,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

    夜千筱疼得蹙眉,又闲得无聊,忍不住坐起身,朝赫连长葑问道,“手机带了吗?”

    “嗯。”

    动作微顿,赫连长葑轻轻应声,便将手机拿出来,放到她手中。

    “有游戏吗?”

    夜千筱问着,拉开屏幕锁,浏览着里面的软件。

    “没有。”

    “电影?”

    “没有。”赫连长葑回答的稍微僵硬。

    事实上,如果没有夜千筱,他甚至都不会玩微信。

    手机对他来说,就只是个通讯工具罢了。

    游戏,电影……

    他都懒得关注。

    “……”夜千筱摇头叹息,转而故意膈应他,“浏览器?”

    “有。”

    赫连长葑下意识的开口。

    然,很快便反应过来,抬眼朝夜千筱扫过去,可见到的却是夜千筱那扬起的唇角。

    笑意很浅,却,扣人心弦。

    夜千筱倒是没在意,右手拿着手机,微微低下头,点开浏览器,开始搜索一些军事器材方面的数据。

    明天又有测试。

    本打算今晚浏览一遍的,可现在正好没事,她也需要转移一下注意力,倒不如临时复习会儿。

    可——

    刚搜了两个数据,医务室门口就有人跑进来。

    是个二十出头的女生。

    她穿着护士装,在医务室看了几眼,很快就直接朝夜千筱走了过来。

    “夜千筱是吧,”女生朝她甜甜一笑,继而拿了个本子递过来,道,“封帆托我给你带了笔记本。”

    ------题外话------

    【1】

    ^o^

    通知一下,妹纸们,【前世番外】第一部分已经出来了,五千字哦。

    前世哦,筱筱还是凌珺的时候哦,那时候的凌珺武力值刚刚的哦,有凌珺和赫连大大的对手戏哦。

    要不要进群捏?

    群名:【王牌狙击】验证群

    群号:>

    进群之后,交截图进v群,然后找管理【颜颜】要番外!

    【2】

    咳咳,解释下哈。

    因为昨晚熬夜了,很晚才睡,今天昏昏沉沉的,状态不佳,熬到现在也没有万更。

    所以……

    瓶纸接下来几天慢慢补齐哈。么么哒。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9、可我心疼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