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0、你的狙击手,配不上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是吧,”女生朝她甜甜一笑,继而拿了个本子递过来,道,“封帆托我给你带了笔记本。”

    女生站在长椅旁,白大褂穿在身上,笑容干干净净的。

    夜千筱看着有些眼熟。

    是这里的卫生员。

    队伍里有人在训练中受伤,都是队长陪同来医务室。

    这段时间,夜千筱陪人来过医务室几次,对里面的卫生员也有些印象。

    自然,作为队长的封帆,手下学员最多,来的次数更是不少。

    “谢了。”

    没有多想,夜千筱将手机放下,旋即抬手去接她递过来的本子。

    女生在旁边站了会儿。

    歪着头看了看赫连长葑,过了会儿,又看了看夜千筱的伤口,拧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在,她也没站多久,没两分钟就笑嘻嘻的离开。

    年轻朝气,机灵活泼。

    处于无聊状态,夜千筱暗暗地评价着,可很快想到自己同她年纪差不远,便不由得囧了囧。

    “什么笔记?”

    为她从皮肉里挑着细石,瞥见她低头认真地翻看起来,莫名地有些不爽。

    微微低着头,夜千筱没去看他,淡淡道,“上课的。”

    联想到在悬崖上救她的男人,赫连长葑眯了眯眼,问,“他的?”

    “嗯,”顿了顿,夜千筱又觉得不对劲,随后补充道,“帮忙抄的。”

    “他帮你抄?”

    停下手中动作,赫连长葑抬眸,凝眸盯着夜千筱时,显然心里很不痛快。

    “对。”

    夜千筱翻着手中笔记本。

    顿时,眸色一暗,赫连长葑声音一凉,夹杂着怒气,“夜千筱,你没手吗?”

    “……”

    夜千筱偏过头,颇为无语地扫向他。

    微微蹙眉,对上赫连长葑颇为恼怒的视线,冷不防地愣了愣。

    发什么疯?

    半响,夜千筱想了下,淡声道,“我懒。”

    有捷径摆在那里,不去走,那是傻子。

    既然封帆能帮她抄,她没有理由不接受。

    然而——

    沉思片刻,赫连长葑神色间似是染了层冰霜,话语斩钉截铁,“以后不准。”

    “……”夜千筱嘴角微抽,“这是我的自由。”

    凉凉的看她,赫连长葑毫不退让,“上课偷懒,我可以向你教官汇报。”

    “赫连长葑!”夜千筱咬牙。

    “说!”

    “你不掺和我的事会死吗?”

    夜千筱紧紧抓住笔记本,脾气再好也得被他折腾没了。

    这家伙简直有毛病!

    “会。”

    赫连长葑很快就应下来。

    然而,夜千筱刚挑眉,就听得身侧的人低声温柔道,“看不到你,我都会死。”

    低沉的语调,轻缓的声音。

    心下微动。

    夜千筱抿唇。

    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骂他?

    堵他?

    恶心他?

    再次拒绝他?

    没用!

    他就像牛皮糖一样,对他再如何心狠、再如何无情,他也能再次缠上来。

    怎么都甩不掉。

    夜千筱忽然有些惊恐。

    她开始意识到,赫连长葑正尝试着以另一种身份出现,而他也很成功的让她从坚定的反抗,到如今的习以为常。

    之后呢?

    想到这儿,她的眉头便紧紧蹙起。

    感觉到那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夜千筱脸色顿时冷却下来,凉飕飕地开口,“上药。”

    于是,赫连长葑视线收回来。

    “忍着点。”

    垂眸看着她的手,赫连长葑拿出消毒水,低声叮嘱道。

    他清楚伤口杂物时,随便数了数,就见到不下十道伤口。

    五根手指,根根鲜血淋漓,皆是石头的划伤,伤口或深或浅,或长或短,最严重的是左手中指,半块手指甲从中间裂开,鲜血染红了整块指甲,看着触目惊心。

    十指连心。

    当然是疼的。

    先前赫连长葑小心翼翼的,疼得夜千筱满头冷汗,现如今上药,情况要比先前好点儿,可仍旧疼得不轻。

    而,就这点伤,若是打麻药的话,不说军人的脸丢尽,就连夜千筱都丢不起这个脸,自然只能硬撑着。

    撑着。

    所以,赫连长葑帮她处理伤口,她则将所有心思都放到手中笔记本上。

    看。

    认真的看。

    看不进去,也得看进去。

    从清除杂物,到包扎完成,夜千筱硬是没吭过一声。

    赫连长葑并不是没有见过能忍的人。

    在他们那里,缺的东西很多,可就是不缺硬汉。

    但是,夜千筱是他见过的,第一个,这么能忍的女人。

    “一周内,不准碰水,减少感染,不准用力,免得伤口崩开。”替她包扎完,赫连长葑沉声吩咐道。

    夜千筱抬起左手,看了看被包扎好的五根手指。

    很熟练的手法。

    在部队待过的,基本都会点儿紧急救助的方法,以免在危急关头受伤,对自己或战友进行简单的救治。

    可惜,只有少数部分的人,才能真正的进行实践。

    赫连长葑算这“少数”之内。

    他们需要面对死亡。

    可惜,也正因为他们面对过死亡……

    “我要训练。”

    打量半响,夜千筱偏了偏头,一派坦然地看他。

    “下水戴手套。”

    “其它训练。”

    “用右手。”

    “……”

    夜千筱无言以对。

    过了会儿,夜千筱将毛毯掀开,用右手拎着笔记本站起身。

    准备离开。

    “等等。”

    赫连长葑同样站起身,可盯着她看时却沉着脸。

    想想,夜千筱偏过身。

    垂眸看她,赫连长葑微微一顿,一字一顿道,“笔记本。”

    烦躁的皱眉,夜千筱懒得跟他争,直接将笔记本丢向他。

    笔记本伴随着风声,迎面飞了过来,赫连长葑敛眸,抬手接住。

    翻开笔记本,赫连长葑略略的扫了几眼,很快就将笔记本合上。

    只是——

    毫无还给夜千筱的意思。

    微微眯眼,夜千筱凝眉,朝他伸出手,“给我。”

    拎着笔记本,赫连长葑看她,不动声色,“明天来送我。”

    “什么时候?”夜千筱挑眉。

    “中午。”

    “没空。”

    夜千筱颇为烦躁。

    “你有。”赫连长葑淡淡道。

    “……”停顿,夜千筱盯着他,想要从他脸上看出哪怕丝毫情绪,却只见到那抹坚持,想了会儿,夜千筱干脆的点头,“行!”

    她不跟无赖来硬的。

    只是,说完就往外面走。

    赫连长葑抬腿跟上。

    寸步不离。

    夜千筱被他气得哭笑不得,只得随他。

    ……

    炊事班。

    晚上请假,以夜千筱的性子,自然不会跑到教室去装“好学生”。

    因为处理伤势错过晚饭,为了明天的训练着想,她不得不想法子弄点吃的。

    自从老兵来后,夜千筱又身为队长,怕被他人抓住把柄,有段时间没来炊事班走过后门了。

    这次不同。

    有赫连长葑在。

    刚进门,就见到林班长在整理厨具,另外还有几个在洗碗筷。

    见到他们俩,几个人顿时停下动作,个个眉飞色舞的,开始交头接耳。

    “你怎么来了?”

    林班长停下动作,瞅着赫连长葑问道。

    惊讶的很。

    他此刻要么在云河,要么早已回去,怎么都不可能来这儿。

    “来看她。”

    侧过头,赫连长葑看向夜千筱,直言不讳。

    “……”

    不知为何,林班长脸色格外难看。

    很快,林班长态度缓和了点儿,冷冷淡淡的问道,“来找吃的?”

    “嗯。”

    赫连长葑点头。

    “吃啥?”

    没好气的问着,林班长直接走向食材堆。

    来都来了,怎么着,他也不能不给饭吃。

    于是,赫连长葑点了几个菜,都是符合夜千筱胃口的。

    林班长拿了菜,便准备给他们做。

    其他人有些怕赫连长葑,就算见到夜千筱挺欣喜的,还是识趣地当透明人,老老实实的去洗碗。

    夜千筱本想帮忙切菜的,可在意识到左手的伤后,便心安理得的坐在外面的石凳上,边用赫连长葑的手机下了个小游戏玩,边准备享受他人劳动成果。

    赫连长葑则去帮忙。

    莫约十分钟左右——

    “夜千筱?”

    耳边传来冷漠的疑问声,夜千筱的手微微一顿,屏幕上立即跳出“”的字样。

    懒懒扬眉,夜千筱偏头看去,就见得贺茜那张严肃愤怒的黑脸。

    “有事儿?”

    语调微扬,夜千筱淡声问道。

    看着眼前的贺茜,皱着眉头、阴沉着脸、满脸的恼怒和不喜,难免让夜千筱想起,刘婉嫣每次来炊事班,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跟前这位。

    事实上,她也挺不想见到的。

    烦。

    贺茜同样看着她,同样的,心里也格外的烦躁。

    半个小时前,山佳跑过来找她哭诉,说夜千筱如何针对她的,甚至都不准她治疗伤患,就连教官都处处护着她。

    所以——

    她冲动之下,在夜千筱训练时的绳索上做了手脚,让夜千筱受了点小伤。

    贺茜从头到尾将夜千筱扫了一遍,只见到她左手手指上缠绕着绷带,心里对山佳的话语更是深信不疑。

    手指能伤多重?

    顶多割破了点儿皮。

    没见过这么娇气的,将手指包的严严实实的,肯定又想找借口偷懒了。

    贺茜心中怒火上涌,没好气地看着她,讥笑地开口,“你们训练,能玩手机了?”

    “我请假。”夜千筱淡淡的回回道。

    “就这么点小伤,你也请假?!”

    “……”

    夜千筱懒得理她。

    如此蛮不讲理,不用想,定是受了山佳的挑拨。

    呵……

    急成这样,真不适合做坏事。

    “夜千筱!”

    看她转过身,贺茜气得跺脚,走了几步移到她正面来。

    “……”

    夜千筱没回话。

    开始新一轮的游戏对抗。

    被如此无视,算是彻底将贺茜惹火了,她狠狠地咬牙,拳头紧紧握了握,转而直接朝夜千筱的手机伸过去。

    玩!

    让你玩!

    扬眉,夜千筱唇角勾笑,轻松避开她的动作。

    跟席珂练了这么久的格斗,就算贺茜有点儿身手,在夜千筱面前只有被戏弄的份。

    扑了个空,贺茜的手僵在半空中,抬眼瞥见夜千筱那抹淡笑,简直能气的冒火。

    然——

    她未动手,夜千筱已放下手机,抬手揪住她的衣领,生生往自己这边提了提。

    在力道的牵扯下,贺茜明显感觉自己身体不受控制,整个人往前猛地一扑,只觉得跟夜千筱撞上时,才猛地停下来。

    她被拉的弯下腰,俯身低看着夜千筱。

    夜千筱微微仰头。

    两人面对面,互相对视着。

    愣了会儿,贺茜深深提了口气,怒声开口,“你想……”

    “她告诉你了?”

    唇畔笑意更深,夜千筱轻轻扬眉,漫不经心地问道。

    “你说什么。”

    蹙眉,贺茜稍显慌乱,却装得不明所以。

    夜千筱神色冷清,一字一顿,“她想弄死我的事。”

    “她怎么……”张张口,贺茜立即反应过来,冷声道,“我不知道你说谁。”

    “呵。”

    夜千筱低低笑了一声。

    意识到自己难堪的姿势,贺茜恶狠狠地瞪向她,厉声道,“你放开我!”

    “安分点,”微微向前倾,夜千筱扬唇,靠近她的耳畔,声音冰冷,“否则,我随时可以弄死你。”

    “……”

    贺茜愣住。

    轻飘飘的话语,带着股冷意袭来,令贺茜毛骨悚然。

    下一刻,夜千筱便松开她。

    贺茜摇晃了一下,才稳稳站立。

    心神未定,贺茜快速的扫了眼夜千筱,赫然发现她已经低下头,继续玩着自己的手机。

    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般。

    无言的恐惧在心底蔓延,贺茜下意识地抬手摸向胸口。

    跳得极快。

    心有余悸。

    悄悄地后退几步,贺茜瞥了眼厨房后门,转而疾步朝宿舍的方向走去。

    她早已忘了来厨房要做什么。

    夜千筱继续玩着游戏。

    一只手并不灵活,玩起来总是OVER,夜千筱手指累的酸痛,最后浮现在眼前的仍旧是“”的字样。

    微微叹息。

    退出游戏,夜千筱手指在各种软件上滑动着。

    不得不承认,赫连长葑确实是个很枯燥的人,手机上没有任何游戏软件,也没有什么社交软件,滑到最后唯一见到的就是——微信。

    手指一动,不小心点了进去。

    愣了愣,夜千筱脑海中闪过“*”“偷窥”等词,甚至还有那么丁点尴尬,可很快就被她遮掩下去。

    屏幕跳到微信界面,夜千筱寥寥地扫了一眼,刚想摁下退出,视线却定在最上方一闪而过的好友申请上面。

    山佳?

    难掩好奇,夜千筱点到通讯录。

    旋即愣了下。

    4位联系人。

    赫连逸凡,赫连卉凝,何诗霓,刘婉嫣。

    一个儿子,一个妹妹,一个母亲,一个……呃,认识的。

    赫连长葑啊赫连长葑……

    你真是超乎想象的枯燥。

    可是,她的呢?

    没来由想到这个,夜千筱微微蹙眉,她明明记得,自己加了赫连长葑的微信的。

    疑惑着,夜千筱点了【新的好友】,旋即便见到好友申请。

    就两个。

    一个是乔玉琪,另一个,则是山佳。

    山佳……

    她是怎么弄到赫连长葑微信的?

    皱眉思考了会儿,仍旧没有想出结果来。

    半响,夜千筱将其加入黑名单。

    退出。

    夜千筱神色淡定的继续玩游戏。

    很快——

    厨房饭菜做好,由赫连长葑端到石桌上来。

    就连饭都是盛好的。

    夜千筱只需坐着等待。

    放下手机,夜千筱看着满桌热气腾腾的饭菜,不由得愣了愣,一时间忘了动筷子。

    “要喂吗?”

    在她旁边坐下,赫连长葑看着她,不由得问了一句。

    回过神来,夜千筱瞥了他一眼,旋即拿起了筷子,回道,“不用。”

    她是右撇子。

    伤的是左手,吃饭不成问题。

    望了她一会儿,赫连长葑崩绷了整个晚上的脸,终于缓和下来。

    动筷吃饭。

    两人吃饭动作很快。

    不多时,便齐齐放下筷子。

    林班长整理好厨房,交代他们将碗筷放回去后,就喊着其他炊事员离开。

    倒是放心得很。

    不过,在夜千筱看来,这已经算好的了。

    她有厨房后门的钥匙。

    林班长塞给她的。

    他没说原因,但夜千筱猜想,是让她和刘婉嫣随时可以回来。

    这事不符合规矩,不过她们动用的食材,林班长肯定会背地里将她们补齐。

    不知不觉间,她和刘婉嫣,已经受了林班长太多的照顾。

    临走前,夜千筱特地将厨房后门关好。

    ……

    两人离开时,已经过十点。

    夜千筱去教室,准备接下来的五公里越野跑。

    这次,赫连长葑没跟着她。

    直接去了办公楼,找到路剑的办公室。

    敲门,不待回应,就直接推门而入。

    路剑坐在椅子上,拿着本《狙击手训练手册》琢磨,听到动静连头都不偏一下,直接粗声开口,“谁呀,把门关上。”

    话音未落,赫连长葑已经关上了门。

    “你很闲?”

    走过去,赫连长葑直接将书给扯过来。

    “哎,我说你——”

    路剑皱起眉头,顺着书本离开的方向去看,便瞥见站在椅子后面的赫连长葑。

    知道是赫连长葑来了。

    但,在看清赫连长葑冷峻的表情时,顿时收敛起来。

    来者不善。

    路剑联想到夜千筱的事,心里就更是无奈了。

    “说吧,”路剑叹气,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直接道,“你想做什么。”

    “情况查清楚了?”

    赫连长葑在椅子上坐下。

    谈起这个,路剑就尴尬了,拧着眉想了想,沉重道,“是,查清楚了。”

    “说。”

    赫连长葑靠着椅背,冷清的看着他。

    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轻咳一声,路剑道,“绳子绑在一棵树后面,明显是被割裂的,初步判定是石头,不过树下找不到一颗石头。”

    “人为?”

    “嗯。”路剑点头,迟疑道,“不过暂时没确定是谁,牧齐轩推出了两个嫌疑人,徐明志和杨栗正在想办法呢。”

    “其中有个护士?”赫连长葑紧锁眉头。

    “你怀疑……”路剑错愕地看他。

    “嗯。”

    赫连长葑不假思索地应声。

    “成,我信你。”

    路剑很快就点头,甚至于松了口气。

    他先前之所以尴尬,是因为有个嫌疑人是正被选拔的学员。

    万一是她呢?

    传出去,名声可不好。

    就连旅长都暗地里施压了,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毕竟没有人员伤亡。

    可那位护士就不相同了。

    连卫生员都不是,直接从军区医院调过来的,可以说跟他没有关系,现在对方想害死自己这边的选拔学员……

    想要息事宁人,还真没那么容易。

    说话间——

    手机铃声响起。

    路剑拿了手机,直接接通。

    神色凝重地应了几句,没多久,路剑便挂断了电话。

    “查清楚了。”

    放下电话,路剑长长叹了口气。

    赫连长葑扬眉。

    “就是山佳,”路剑面色阴沉,解释道,“她身边有个护士,亲眼看见她将一块石头收起来,刚开始她还嘴硬,人证一出就坦白交代了。”

    顿了顿,他又道,“他们攀岩的绳索都是自主选择的,大部分人都喜欢用相同的,夜千筱也是。山佳在那里守了一段时间,估计知道这件事。”

    “嗯。”

    赫连长葑冷冷淡淡的应了一声。

    片刻后,赫连长葑直白的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沉眸想了会儿,路剑回答道,“这要看夜千筱的意思。”

    夜千筱才是当事人。

    想如何解决,必须得征求她的同意。

    “她蓄意杀人。”

    “呃……”微顿,路剑狐疑地看他,“你的意思是,让她坐牢?”

    “没有。”

    赫连长葑淡淡开口。

    今天下午,他已经试探过夜千筱的意思,看她情况估计不会上诉,更不用说闹到军事法庭上去。

    一直都知道,夜千筱很怕麻烦。

    且不说能判山佳多久,就凭夜千筱现在正参加选拔训练,也不能够因为那种事而烦心。

    但——

    人,他不可能放过。

    “成,”路剑点了点头,直接开口问道,“你说吧,你想怎么做?”

    “把事情闹大点儿。”赫连长葑懒懒抬眸,音调冷冷的,“接下来的事,我来处理。”

    路剑瞳孔一缩,警告道,“你是个军人!”

    看他认真的表情,赫连长葑无语地解释,“我不做违法犯罪的事。”

    “那就成!”

    路剑一颗心终于放回原位。

    只要不做违法犯罪的事,什么都好说。

    他们有身份,他们有荣誉,他们有规矩。

    身为军人,他们有太多的束缚。

    可,赫连长葑现在能坐到他面前,平静地跟他商量,不得不让路剑佩服他的定力。

    如果说下午险些坠崖而死的不是夜千筱,而是他家老婆,那他肯定做不到赫连长葑这般。

    指不定直接去旅长哪里闹了。

    老婆是什么?

    那就是个宝啊!是块心头肉啊!

    他都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谁他妈还想背地里动手脚害死她?!

    一个手指头都不行!

    如果是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山佳,铁打铁的十年牢狱之灾,他倾家荡产都要把人送进去。

    不过……

    赫连长葑也不是善茬。

    光是把事情传出去,山佳的名声就彻底地毁了。

    军区医院,她自然待不下去。

    不知道赫连长葑的后招,会黑心到何种程度。

    反正路剑并不觉得会比牢狱之灾好。

    “我记得你不射击水平很一般。”

    随手翻开那本书,赫连长葑低眸扫了几眼,声音冷淡道。

    “……”路剑脸色一黑,哼了一声,“送夜千筱的。”

    “嗯?”

    赫连长葑抬眼看他。

    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很快,路剑继续道,“徐明志透露,她想当狙击手。”

    神色微凉,赫连长葑淡淡评价道,“你的狙击手,配不上她。”

    “……”又被噎住,路剑没好气地哼了哼,反驳道,“怎么着,我的狙击手也不差,怎么就配不上了?!”

    赫连长葑斜了他一眼。

    路剑怒火攻心,硬是哑口无言。

    可,心里却诽得沸反盈天。

    妈的!

    怎么可能跟赫连长葑比?!

    赫连长葑手里的兵,都是别个家的心头肉,从一个个的精英中选拔出来的。

    要命的是,对于很多心头肉,他还不屑一顾。

    看不上!

    自己的兵虽然不差,可他的兵底子就好,从各个军种中找瞎了眼睛挑出来的,这实力嘛……

    咳,肯定差了那么一点儿。

    但也差不到那里去好吗?!

    掂了掂手中的狙击教材,赫连长葑冷淡道,“一本书,不够补偿她。”

    “那你想做什么?”路剑狠狠地咬牙。

    “把她给我。”

    直视着他,赫连长葑吐词清晰,不容置否。

    抬眼,路剑笑了,“哟,她还没通过呢,你就想抢人了?”

    “她早被你们内定了。”赫连长葑慢条斯理。

    “你对她真有信心!”路剑满不在乎的哼哼。

    “她有这个实力。”

    “你别忘了,除了射击,其他各项科目,都有比她强的……”

    赫连长葑笃定道,“可她会成为狙击手。”

    “……”

    路剑再一次没了声。

    没错。

    任何一个部队,都不会放弃一个潜在的狙击手。

    那可是狙击手啊!

    战场上的幽灵,收割生命的猎手。

    悄无声息的蛰伏,幽灵般的神出鬼没,十字切割线下的世界,百分之一秒内的瞄准……

    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任何部队都会争着抢着要。

    他们也不能例外。

    思忖良久,路剑迟疑着开口,“选拔结束后,夜千筱可是归女兵对长管。”

    冷冷清清的瞥了他一眼,赫连长葑毫不负责地道,“你解决。”

    “哎——”

    闲闲地收回视线,赫连长葑打断他的话语,直截了当地问道,“有笔记本吗?”

    “有,”漫不经心的点头,路剑又道,“夜千筱的事,我真不能做主……”

    “他们这种。”

    赫连长葑拿出夜千筱的笔记本。

    被打断两次,路剑格外烦躁,“桌上。”

    说完,还没等他继续扯回话题,赫连长葑便倏地站起了身。

    “你到底……”

    再次张口,路剑始终没说出来。

    赫连长葑来到办公桌前,从一叠笔记本中拿出一本,然后又抽出一支签字笔,直接在办公椅上坐下。

    “诶,你到底想做什么?”

    路剑纳了闷了,从椅子上站起身,一脸莫名其妙的走向赫连长葑。

    “抄笔记。”

    低着头,赫连长葑有些漫不经意。

    打开夜千筱的笔记本,然后将笔盖取下来。

    “你?”路剑错愕。

    “嗯。”

    “帮夜千筱?”

    “嗯。”

    “……”

    路剑脸色变了又变,最终长长的叹了口气。

    赫连长葑啊赫连长葑,有你变成妻奴的那一天!

    ……

    105宿舍。

    跑完步去洗澡,刘婉嫣担心夜千筱左手的伤势,直接扣下了她的衣服,把她赶回了宿舍。

    一进门,冰珞就拿着毛巾走过来。

    “做什么?”

    夜千筱眯了眯眼,一脸莫名的看着她。

    “擦头发。”走至她面前,冰珞停下脚步。

    “我自己来。”

    嘴角微抽,夜千筱伸手去拿毛巾。

    冰珞直接避开。

    将一张椅子拖出来,冰珞站在椅子后面,冷邦邦的朝夜千筱道,“坐。”

    夜千筱:“……”

    两秒后,冰珞眸光更冷。

    于是,夜千筱只得走过去,老实地坐到椅子上。

    冰珞抬手,将白毛巾盖在她头上,开始给她擦拭那滴着水珠的发丝。

    出奇的,冰珞平时做事有板有眼,什么都规规矩矩的,可给她擦头发的时候,力道却很轻很缓,没有夜千筱所想的那般狠劲。

    虽说有些别扭,但心还是渐渐放下来。

    “哟,你们俩真把她当残疾看了?”乔玉琪刚进门,就见到冰珞帮夜千筱擦头发的画面,顿时调笑道,“刚见婉嫣帮她洗衣服,转眼还有人帮她擦头发。”

    很显然,她的调笑对两人来说,都没有什么吸引力。

    冰珞凉飕飕的看她一眼。

    夜千筱连看都没看。

    乔玉琪自讨没趣,但也算习惯了,耸了耸肩,去衣柜拿自己的衣架,准备去晾衣服。

    然——

    刚拿了衣架到门口,乔玉琪的步伐就顿住了,两眼瞪直。

    徐明志来到门外。

    身杆笔直,身形挺拔,帅气俊朗。

    看着乔玉琪,他脚步停下,面色严肃,直接问,“夜千筱在吗?”

    “在!”

    愣神,乔玉琪反应过来,立即应得铿锵有力。

    就连隔壁宿舍的都听到了。

    点点头,徐明志道,“让她出来一下。”

    “好!”

    毫不犹豫的应声。

    乔玉琪很快跑进去,可不等她说话,夜千筱已经从椅子上站起身,朝门口走过来。

    冰珞收了手中毛巾。

    直到夜千筱跟着徐明志离开,乔玉琪才忽然意识到,徐明志来找夜千筱,很有可能是今天傍晚的事情。

    她们宿舍,除了席珂,都不在那一批。

    席珂不肯透露半句,她们是从其他人那里才打听到的。

    据说当时情况很惊险,据说夜千筱伤的很厉害,据说有个男人将夜千筱抱走了,据说这次意外事件有可能是人为的……

    种种传言。

    直到晚上越野跑时,她们才真正的见到夜千筱。

    只是,对于她们的种种疑问,夜千筱三两句话就打发了。

    问她伤势——“没事。”

    问她是否意外——“不知道。”

    问她赫连长葑是否来了——“嗯。”

    再问别的,只字不提,比那些旁观者还嘴硬。

    现在徐明志来找她,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件事了……

    偏头想了想,乔玉琪紧紧握住衣架,朝收拾东西的冰珞问道,“诶,你觉得,今天夜千筱的绳索断了,真的是人为的吗?”

    “嗯。”

    冰珞点头,毫不犹豫。

    “……”这下倒是轮到乔玉琪纳闷了,她眨了眨眼,迟疑地问,“这么肯定?”

    将毛巾放到衣架上,冰珞偏了偏身,看向她,冷淡道,“想弄死她的很多。”

    “也是哦……”

    乔玉琪想了想,竟然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就夜千筱那欠抽的性子,想弄死她的真心不在少数。

    只是——

    真的敢动手的,又能有几个?

    ……

    小操场上。

    夜千筱跟着徐明志走过去时,才发现牧齐轩、祁天一,还有陈雨宁都在。

    而,周围早有不少好奇的人,在操场上尴尬的徘徊着,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看了几眼。

    结果没确定,这个晚上,他们对此猜测纷纷,基本没有停歇的时候。

    真若是人为呢?

    万一这种人渣、败类在他们之中呢?

    谁都担心自己的人生安全。

    夜千筱走过去,停在他们面前。

    很快,便听得牧齐轩沉声开口,“是山佳。”

    ------题外话------

    【1】

    咳咳。又没万更。

    欠你们五千了,捂脸。真的会补哒。

    【2】

    另外,有读者写了个番外,也是筱筱和裴爷前世的,瓶子置个顶,妹子们感兴趣就来看看哈。现在520添了个新功能,泥萌也可以发表下意见,顺便给偶家努力的阿舞同学点个赞呗。

    捂脸。

    抱抱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0、你的狙击手,配不上她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