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1、夜千筱,临时教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是山佳。就爱上网。。”

    牧齐轩满脸肃穆,沉重地说出三个字。

    夜千筱不动声色。

    意料之中。

    在医院被抓为人质时,自私自利,只想着自己的死活。

    虽说世上这类人很多,行为也可以理解,可却是夜千筱很不喜欢的一类人。

    自己软弱,自怨自艾,将罪责归咎他人,冲动鲁莽……

    很招人嫌。

    不过,也只能是她了。

    “我们的意思是,”牧齐轩瞥了眼其他几位,转而迟疑地看向夜千筱,问道,“先问问你,你想怎么处理?”

    抬眸,夜千筱问道,“能怎么处理?”

    牧齐轩有些尴尬,低声道,“军区医院那边……”

    见他说的犹豫,夜千筱挑了挑眉,打断他的话,直白问道,“大事化小?”

    想了想,牧齐轩苦着脸点头,“差不多吧。”

    对当事人说这种事,牧齐轩确实挺不自在的。

    夜千筱是运气好,才只受了点小伤,可,万一运气不好呢?

    她没有挺稳,也没有封帆相助,直接从四五十米高的地方摔下去了呢?

    真若摔下去,她纵使再幸运,也不可能存活。

    现在让她“大事化小”,私下里解决山佳这件事,岂不是根本就不把夜千筱的性命放在眼里?

    然——

    他不得不跟夜千筱商量。

    总归会有一方要做妥协。

    山佳的行为,真若闹到上面去了,不仅院长会被撤职,其他人也会受到牵连。

    代价太大了些。

    在夜千筱和医院之间做出选择……

    选哪方,不言而喻。

    如果不能“牺牲”他们,那么,只能“牺牲”夜千筱。

    夜千筱当然明白。

    她之所以“怕麻烦”,倒不仅仅是那些法律的程序,而是肯定会有人从中阻扰,对她进行思想教育、各种劝导,让她打消这这种想法。

    她不想应付那些人。

    因为最终妥协的,肯定会是她。

    就连牧齐轩的劝说,她事先也已经猜到了。

    这世上,总会有些无能为力。

    人情、道理、道德、理想、原则……

    他们总会用这些来逼迫你去选择他们想要的路。

    夜千筱知道自己该选什么。

    沉思片刻,夜千筱挑挑眉,问道,“如果我没意见,他们会给山佳怎样的处罚?”

    紧抿着唇,牧齐轩蹙眉,道,“辞了她。”

    “就这样?”夜千筱笑了。

    “今后也不会有医院要她。”牧齐轩补充道。

    一侧,杨栗和祁天一都保持沉默,满脸的严肃,紧蹙眉头。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可夜千筱能从他们眼底看出几分无奈。

    对现实的无奈。

    她相信,他们对这样的结果,也是有不满的。

    可是……

    他们也没办法。

    现在的他们,就站在劝说的那边,希望夜千筱能接受医院给的回复。

    而,站在夜千筱身边的徐明志,紧紧绷着脸,纵然有万千愤怒不甘,却不得不被他遮掩下去。

    揪心,痛苦,难受。

    甚至于,替夜千筱委屈。

    他一直很满足于现状。

    这样的生活就很好,有兄弟,在成长,能拯救……

    他从不是贪心之人,所只要以给他一点点,就能够满足。

    只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原来就只有这样,在规矩和压力面前,他连自己珍惜的人都维护不了。

    为什么会这样?

    他是生长在温室里的人,从小到大没受过挫折,在家里和学校备受喜爱,在部队生活虽说辛苦,可来自身边的关心体贴也不少。

    所以,他鲜少有怨恨他人的时候。

    他能够发现身边所有的好。

    可现在,他开始意识到,如果他需要保护身边的人,满足于现状是没有意义的。

    他需要野心,需要变得更强,需要足够的力量。

    愤怒和不甘在心底交织,徐明志深深的呼吸着,眼里映入夜千筱那张毫无表情的脸,看不到怨恨、失望、愤怒,她一派坦然无畏,见不到丝毫锋利的棱角。

    徐明志不知道她是怎样想的。

    能够确定的是,夜千筱没有他那般情绪,她很容易的接受了眼前这不公的事实。

    可,他止不住的心疼。

    “我知道了。”

    很快,夜千筱给出了答复。

    她不会再追究。

    最起码,明面上,她是再不会动手脚的。

    牧齐轩看她,冷不防松了口气。

    杨栗和祁天一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解脱之色。

    只要夜千筱松了口,那事情就好办了。

    “我先走了。”

    夜千筱淡淡的说着,转身往女兵宿舍走。

    她从徐明志面前走过。

    徐明志低眸看她,微微张了张口,可硬是没有出声,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无法阻止的他,连在夜千筱面前说几句话,他都觉得丢脸。

    “走吧。”

    杨栗沉眸看他。

    脸色微僵,徐明志停顿片刻,终于沉重地点头,“嗯。”

    ……

    105宿舍。

    夜千筱刚进门,就得到了三人的围堵。

    乔玉琪和刘婉嫣在宿舍说话,瞥见她的身影,就匆匆忙忙跑过去。

    很快,冰珞也跟了上来,站在她们身后。

    门被挡住。

    夜千筱甚是无奈,朝她们挑眉,“想打架?”

    “切。”

    乔玉琪不屑的撇撇嘴。

    就她这左手残废,还需要她们群殴吗?

    刘婉嫣将她推开点儿,挡在夜千筱身前,直截了当地问,“谁害的你?”

    冰珞站在后方,没有说话,可视线却紧紧停在她身上。

    微微侧过头,夜千筱扫了一圈,可刚想回答她们,就注意到走廊上围聚了不少人。

    “……”夜千筱沉默了下,抬手推开刘婉嫣,懒懒地开口道,“睡觉。”

    刘婉嫣:“……”

    乔玉琪:“……”

    冰珞跟着夜千筱进宿舍。

    “有什么好瞅啊?!”

    “私房话听什么听?!”

    恼怒地瞪着她们,刘婉嫣和乔玉琪异口同声道。

    “砰!”

    乔玉琪狠狠甩上门。

    走廊众人:“……”

    真他妈一群神经病。

    纷纷对视一眼,也没心思打听傍晚的事,一行人灰溜溜的往自己宿舍走。

    关上门后,乔玉琪守了会儿,见她们全部离开,才放心的往里面走。

    而,这时——

    “山佳?!那个骗施阳退出选拔训练的护士?!”

    刘婉嫣惊愕的出声。

    冰珞无言,可神色冷到极致。

    准备上床睡觉的易粒粒和席珂皆是愣了愣,视线冷淡淡的看向夜千筱那边。

    仔细想了想,乔玉琪也算听明白了。

    山佳护士,她隐约知道。

    每次吃饭时,都是桌上的焦点人物,看起来善良温柔,可就乔玉琪都能看得出,那活生生就是朵白莲花。

    虚荣,妒忌,虚伪。

    简直受不了。

    “嗯。”

    夜千筱点头,声音冷冷淡淡的。

    “艹!”刘婉嫣气得磨牙。

    她真想揪着那护士的衣领,狠狠揍那贱人几拳!

    妈的,再如何讨厌一个人,你平时针对、散播谣言、明面欺负,那都可以理解。

    但是……

    在攀岩绳索上动手脚,那不是存心想要害死夜千筱吗?!

    做到这种程度,未免太心狠了些!

    人命能是儿戏?

    真他妈的贱!

    “别冲动。”

    夜千筱拉住她的后领,把她怒火正旺的她拉回来。

    “都这样了还不准我冲动一下?!”刘婉嫣难掩胸腔愤怒。

    “没必要。”

    夜千筱耸了耸肩。

    “艹,就你沉得住气!要不是封帆,你很有可能会摔死,知不知道?!”刘婉嫣低声咒骂,深吸一口气,又暴躁道,“那牧齐轩他们呢,打算怎么处理?”

    收回手,夜千筱转过身,边去拿被褥枕头,边凉飕飕地开口,“将她开除。”

    “开除?”刘婉嫣既错愕又震惊。

    “嗯。”

    “就这儿?”缓缓神,刘婉嫣怒到极致,竟是出奇的平静下来。

    “是。”

    夜千筱放下枕头。

    想了想,刘婉嫣又问,“上面施压?”

    微顿,夜千筱偏过头,轻描淡写地扫了她一眼,旋即收回视线。

    “你不委屈?”

    上前一步,刘婉嫣不依不饶,脸色阴沉的问道。

    “委屈?”轻轻反问,夜千筱站直身子,面对面看着她,“依靠别人,你觉得现实吗?”

    “……”

    惊了惊,刘婉嫣震惊地抬眼,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依靠别人,现实吗?

    对……

    不现实。

    依赖他人,会有太多变故,怎会比依赖自己来的现实?

    刘婉嫣怔怔的站在原地,睫毛微微颤抖着,看着灯光下淡然如水的夜千筱。

    那一刻,刘婉嫣似乎意识到了,她们跟夜千筱之间最本质的区别。

    她,乔玉琪,施阳,甚至于接触的很多人,他们都由衷的相信这世上的道德、规矩、法律,因为他们就是依靠着这个生存的。

    出了事,下意识想到他人,是否会有人帮助。

    可夜千筱不同。

    记忆中,她不曾依赖他人,也不对某些事报以不切实际的幻想。

    她之所以能留下来,受到他人的认可,都是她脚踏实地,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和努力,一点点走出来的。

    就像现在这情况……

    现实不按照程序走,她觉得失望、愤怒、不甘,因为她对这个世界抱有希望,她下意识觉得所有罪犯都会得到严惩。

    可夜千筱觉得理所当然。

    不依赖,不怀希望,认清现实,认清自己。

    这样好吗?

    刘婉嫣不知道。

    她知道的是,这样的夜千筱,确实应该冷静克制。

    愣怔间,外面的熄灯哨响起——

    宿舍陆续的熄灯。

    乔玉琪连忙去关了灯。

    冰珞走向自己床铺。

    易粒粒和席珂早已躺到床上,只是熄灯的刹那,翻转了个身,真正的闭上了双眼。

    “睡觉。”

    淡然的说着,夜千筱同样爬上床。

    刘婉嫣静静地站了会儿,心里思绪万千,最后慢慢的走向自己的床铺。

    掀开被子,躺进去,闭眼睡觉。

    却,失眠。

    ……

    翌日。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也不知道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好像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夜千筱的攀岩绳索被山佳动了手脚”之事。

    很多人都难以置信。

    山佳是这批医务人员中最漂亮的,这段时间的训练中,她的美貌与好脾气也传开了,没跟她深入了解过的,基本对她印象都不算差。

    可——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们先前所有的印象全部推翻。

    她怎么做得出这样的事来?

    一时间,多数人对她议论纷纷,而对她行为的原因也有诸多猜测。

    只是,牧齐轩处理的很迅速利落,临时增加训练力度,硬是累的他们没力气议论。

    识趣的人,也将这事压在心里。

    而,增加训练的直接结果是,左手严重受伤的夜千筱,咬着牙都落到了最后一批。

    上午,10:30。

    夜千筱看着400米障碍郁闷时,被牧齐轩给喊了过去。

    “什么?”

    走至牧齐轩面前,夜千筱淡淡的询问道。

    牧齐轩看着远处划名单,过了会儿才收回视线,看着夜千筱道,“你下午潜水训练再过来。”

    “现在?”偏了偏头,夜千筱轻轻笑了。

    “不训练了。”

    眉眼染着几分柔和笑意,牧齐轩斩钉截铁的朝她说道。

    “那……”夜千筱拖长了声音,瞄了眼他手中的名单。

    收了名单,牧齐轩稍稍严肃的看她,转而朝四周看了几眼,便悄悄地靠近她,神神秘秘道,“四位队长是内定的。”

    摆明了想说,却故意弄得这么紧张。

    “谢了。”

    夜千筱倏地笑开。

    “慢走。”牧齐轩弯了弯眼睛,眼底流转着温柔的光彩。

    “行。”

    夜千筱点头,转身离开。

    她当然知道,牧齐轩之所以这般宽容,完全是出于对她的愧疚补偿。

    可,她也知道,这件事本就跟牧齐轩没关系,他没有欠她的。

    ……

    操场。

    没了训练,夜千筱无事可做。

    所以,沿着跑道跑步。

    这时间,其他人都在别处,偌大的操场,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

    赫连长葑走出办公楼时,一眼就见到操场上匀速奔跑的夜千筱。

    海洋色的作训服,帽檐下飘飞的短发,纤细高挑的身影,沿着最边缘的跑道缓步跑着,不急不缓的步伐,在空旷寂静的操场里,增添了几分动态的色彩。

    于是,赫连长葑停下脚步,站在操场边缘。

    他记得夜千筱还在炊事班的时候,凌晨起来找他加练,那时候夜千筱就是这样,体力支撑不住也咬牙坚持,跑起步来速度均匀。

    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撑不住。

    或许下一秒,或许有很久。

    从未见她有过慌乱的时候。

    所以,谁也不知道,她的潜力在哪里,她的能力在哪里。

    真是被她犟死。

    很快——

    夜千筱跑了过来,瞥见他的身影,下意识地,步伐稍作停顿,可很快就偏移视线,加快速度从他身边跑过。

    赫连长葑嘴角抽了抽。

    抬起眼眸,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赫连长葑微微锁眉。

    本想等她再跑过来,可怎么也料不到,夜千筱跑了半圈,转而直接跑出跑道,朝山路的方向跑过去。

    “……”

    赫连长葑脸色微黑。

    “怎么了,她都不愿意见你了?”

    路剑走下来,幸灾乐祸地站在他旁边。

    侧过头,赫连长葑扫了他一个眼风。

    路剑无声大笑。

    半响,赫连长葑眸光微闪,冷声问道,“事情办好了?”

    “嗯。”

    路剑点头。

    自然是山佳的事。

    虽说医院那边,刻意想压制住这桩丑闻,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路剑既然想将这件事传出去,任凭对方怎么压制隐瞒,都是没有用的。

    一张嘴,即可。

    一传十,十传百,不怕传不开。

    山佳既然敢做,就要做好被知晓的准备。

    过了会儿,路剑问,“你不去追?”

    他指的是山佳。

    “不去。”

    赫连长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呃。

    不知为何,路剑有些毛骨悚然。

    赫连长葑转身边走。

    “那你去哪儿?”

    在后面跟了几步,路剑一脸莫名的问道。

    “办事。”

    赫连长葑轻描淡写。

    脚步顿住。

    路剑纳闷地看着他,见得他的背影渐渐拉远,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也罢。

    任他怎么处理山佳。

    路剑摇摇头,跟他走相反的方向,准备回家见见老婆。

    ……

    夜千筱在山上溜了圈,再跑回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

    直接回宿舍。

    然——

    还未到宿舍门口,就远远见得有个人站在105宿舍门前。

    夜千筱多看几眼,凭借那身护士装将人认出来。

    山佳。

    心底抱着疑惑,夜千筱微微扬眉,直接朝105宿舍走过去。

    山佳等很久了。

    自从打听到夜千筱的宿舍,她就迫不及待地赶过来。

    从上午八点,一直到现在。

    紧张、焦虑、急迫。

    她在各种情绪中挣扎、煎熬,徘徊在门口,一边组织着自己的语言,一边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在夜千筱面前,她绝对不能出糗。

    而,二十分钟前,她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可远远瞥见夜千筱的身影,便忍不住的再度慌乱起来。

    就连藏在背后的手,都是微微颤抖着的。

    “有事?”

    走近,夜千筱挑眉,声音清冷。

    “有!”

    山佳警戒的点头,就连语调都是飘忽着的。

    “说。”

    瞥了眼紧闭的门,夜千筱站在她面前,双手环胸,神色懒懒。

    看不出别的。

    山佳抬眼,警惕而小心的观察着她,想根据她的言行和态度,临时调整自己的方法。

    却——

    完全没想到,夜千筱神情淡淡的,微微垂眸看着她,面无表情,根本就跟她所预料的截然相反。

    知道自己想害死她,夜千筱不应该恨她、愤怒吗?

    这是什么表情!

    居高临下,视她如草芥。

    仿佛在高调的宣布,任凭自己如何耍手段,都伤不着她分毫。

    紧张渐渐淡去,一股难言的恨意凝聚在心头。

    山佳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情绪平稳下来,“昨天你用的绳索,是我动的手脚。”

    “我知道。”

    慵懒地看她,夜千筱的语调毫无起伏。

    敛眸,山佳看她的眼睛闪烁着,声音却十足的肯定,“我希望我们能私下解决。”

    “我们?”

    抓住这两个字,夜千筱轻轻挑眉。

    “……嗯。”

    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可山佳还是迟疑地点了点头。

    “不止我们。”

    “……”山佳不解的看她。

    “你以为,”往前一步,夜千筱笑了笑,“我放过你,你就能相安无事了?”

    皱皱眉,山佳仍有疑惑,可想了想,却是直白道,“只要你松口就成。”

    她害的是夜千筱。

    只要夜千筱愿意私下解决,不将事情闹大,她需要面临的压力也不会太大。

    呵。

    夜千筱却忍不住轻笑。

    挺搞笑的。

    医院和这边,早在背后展开协商行动,事情基本已经定下来了。

    可这个当事人,却是一无所知?

    歪头想了想,夜千筱挑挑眉,笑眼看她,可每个字都泛着寒意,“赫连长葑不会放过你。”

    听到“赫连长葑”这个名字,山佳冷不防怔了怔,旋即而来的是紧张和恐慌的情绪。

    她喜欢赫连长葑。

    对夜千筱的报复,也是因喜欢才生出的嫉恨。

    而现在……

    赫连长葑不会放过她?

    或许。

    昨日赫连长葑的担忧和紧张,她看得清清楚楚,抱着夜千筱离开时,根本就不管其他。

    那一刻,好像一切事物都比不上怀中的夜千筱。

    定了定神,山佳咽咽口水,两手握成拳,试探性的朝夜千筱问道,“他会帮你?”

    “呵。”

    夜千筱低低笑出声。

    “你笑什么?!”听得她的笑声,山佳顿时恼羞成怒,眉头紧皱地看着她。

    “没什么,”敛了敛眸光,夜千筱偏过身往宿舍走,淡淡补了句,“你好自为之。”

    “夜千筱!”

    狠狠扫视着她,山佳厉声喊了一句。

    夜千筱脚步微顿。

    拧着眉,山佳怒声威胁道,“这件事闹大了,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

    “哦。”

    敷衍的应声。

    下一刻——

    开锁,走进去,“砰”地关门。

    山佳气急败坏,刚想跟她进去理论,却见得门猛地关上,狠狠撞在她的鼻梁上。

    “啊——”

    山佳惊呼一声,下意识抬手捂住鼻子。

    鼻子感官僵硬片刻,旋即便是剧烈的疼痛,疼得山佳眼泪汪汪的,面上五官近乎扭曲。

    移开手,山佳一眼就见到手中的鲜血。

    “夜千筱!”

    山佳喊的撕心裂肺。

    门内。

    夜千筱揉了揉耳朵,闲闲地在里边转了圈,然后在山佳的尖叫声中,安然的躺倒床上,准备睡上半个小时。

    ……

    12:20。

    夜千筱睁开眼。

    起身,叠被子,出门。

    门外早无山佳的踪迹。

    关好门,夜千筱往前走了两步,就见到走廊上的几滴血。

    估计是山佳留下的。

    夜千筱没有在意。

    撞伤鼻梁而已,又不是撞上脑袋。

    12:00是午餐时间,这时间,已有人陆续走出食堂。

    夜千筱没有去食堂,而是绕了个圈,走向基地大门。

    她的笔记本还在赫连长葑那儿。

    不管怎样,也得要回来。

    而——

    赫连长葑早已等候多时。

    隔得很远,夜千筱就见到那抹笔直的军绿色。

    道路两边的树木发芽,翠绿翠绿的,身着海军制服的军人在门的两边站岗。

    阳光微弱,洒落在地上,拉出浅浅的影子。

    赫连长葑站在那里,没有带行李,唯有手里拿着个笔记本。

    夜千筱速度平缓的走过去。

    在他面前一步远处,夜千筱止住步伐。

    “等很久了?”微微抬头,夜千筱蹙眉,问道。

    “嗯。”

    夜千筱嘴角一抽。

    还真不会客气。

    “慢走,不送。”

    懒洋洋说着,夜千筱朝他伸出手。

    赫连长葑嘴角勾笑,“说点别的。”

    “一路顺风。”

    淡淡扫了他一眼,夜千筱冷着脸说道。

    “好听的。”

    “注意安全。”

    “……”

    赫连长葑终于无言,将手中的笔记本交给她。

    结果笔记本,夜千筱转身想走。

    “等等。”

    赫连长葑叫住她。

    “?”

    夜千筱偏过身,挑起抹疑惑的目光。

    唇畔笑意加深,赫连长葑笑问,“不看看?”

    “……”

    似是明白了什么。

    捏住手中笔记本,夜千筱低了低头,仔细地打量一眼,这才意识到笔记本有点不同。

    似乎,比先前新了点儿。

    愈发疑惑,夜千筱不再多想,直接打开笔记本。

    映入眼帘的,是一行行跟记忆中不相同的字体。

    完全不同。

    更锋利,更沉稳,更刚硬。

    让人眼前一亮。

    惊讶过后,夜千筱皱皱眉,疑惑地看向面前的男人,问,“你抄了一遍?”

    沉眸看她,赫连长葑叮嘱道,“以后自己抄。”

    “……”

    夜千筱心下微惊。

    意思是,承认是他抄的。

    封帆的笔记她知道。

    精炼简洁。

    可是,上过那么久的课,他的字数再少,累及起来也不是个小数目。

    重新抄一遍,最起码也有两三个小时。

    心里有些愠怒,夜千筱想骂他无聊,可怎么也说不出口。

    许是不忍,亦或是,其他。

    半响,夜千筱轻声问道,“他的呢?”

    “丢了。”

    赫连长葑答得言简意赅。

    “再见。”

    心思莫名烦躁,夜千筱没想再同他再说,直截了当的说完。

    走人。

    步伐匆匆。

    赫连长葑站在原地,并没有再留住她。

    夜千筱……

    他总得给她些时间。

    这种事情,自然急不来。

    反正在军营,他也不担心裴霖渊趁虚而入。

    ……

    军区医院。

    在贺茜那里吐槽一阵,山佳将鼻血止住,脚步沉重的走回去。

    可在医院外面,她就感觉到异样,一双双眼睛悄无声息的盯在她身上,如针如刺,狠狠地扎在她身上。

    莫名觉得心虚。

    许是意识到什么,山佳低下头,加快脚步走进医院大门。

    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遇到的人越多,得到的关注也越多,几乎每个医生护士撞见她,都会用异样的目光多打量她几眼。

    鄙视,不屑,厌恶,讥讽,嘲笑,幸灾乐祸……

    种种目光,情绪交错。

    都让她无地自容。

    山佳难堪的发现,或许整个医院,都知道她昨天下午做过了什么……

    怎么可能?!

    这种丑闻,院长都不管管吗?!

    山佳深深的呼吸着。

    从门外到二楼洗手间,仅仅几分钟的路程,却成了她有史以来最煎熬的一段路。

    异样的目光,低声的交谈,隐约的讥讽字眼,都让她浑身都想被烧起来般,愤怒和羞愧在心底交织挣扎,令她难受得连呼吸都极其困难。

    握着手机,山佳眼底泪光闪烁,犹豫着是否给贺茜打通电话。

    然——

    还未摁下拨通,就听到外面响起细碎的交谈声。

    “诶,你知道吗?”

    “什么?”

    “那个山佳,呃,就是自称是全院最漂亮的那个……”最先说话的那位,语气里满是不屑的意味。

    “哦,那个自恋的女人……她怎么了?”

    “噗,你知道吗,她最近不是在两栖蛙人部队那儿吗,据说啊,她昨个儿下午不知抽了哪门子风,将一个选拔学员的攀岩绳索动了手脚,险些没把人摔死!”

    “啧啧,那种女人……”

    “现在知道她的心多黑了吧?长得跟个白莲花似的,实际上心比谁都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人。”

    “那她会不会被起诉啥的,黑心到这种程度,活着简直祸害人。”

    “谁知道呢,如果对方真的要告她……呵呵,那可有得玩了,估计得坐几年牢呢。”

    “活该,自作自受吧。”

    “当然……”

    渐渐的,交谈声远去。

    山佳紧紧握住手机,泪眼模糊的看着暗下去的屏幕,最终缩在洗手间内,崩溃地大哭出声。

    “啊呜呜……”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

    夜千筱去食堂的时候,炊事员们已经在收拾碗筷了。

    见到她,林班长阴着脸,却回到厨房,重新给她弄了两个菜。

    夜千筱难得的道了声谢。

    林班长没应声。

    吃过饭,夜千筱将笔记本放回宿舍,再到操场跑了两圈,便小跑着去了潜水场地。

    “这么早?”

    正在准备道具的蓝文新看她,疑惑地打着招呼。

    “嗯。”

    夜千筱点了点头。

    “左手受伤了?”

    视线从她身上掠过,蓝文新的目光似有若无的停留在她的左手上。

    “嗯。”

    夜千筱大大方方的点头。

    这事,怕是整个基地都传遍了,蓝文新不可能不清楚,估计是象征性的问她一句。

    想了想,蓝文新道,“你今天别下水了。”

    “……”

    夜千筱疑惑的挑起眉。

    这还有优惠?

    很快的,蓝文新又补充道,“正好方芷去参加个比赛,这几天赶不回来,你暂时顶替她的位置。”

    夜千筱诧异。

    不让她参与训练,就已经是开恩了,现在……

    让她一个学员,做临时教官?

    认真看着她,蓝文新想了想,解释道,“你有这个能力。”

    “……哦。”

    夜千筱毫不谦虚的应下了。

    蓝文新看了她几眼,脸色微微有些怪异,但很快的,就从地上拿起了绳索。

    看着他将一堆绳索沿着游泳池往旁边丢,夜千筱干站在旁边,转而问道:“要帮忙吗?”

    “不用。”

    没看她一眼,蓝文新直截了当的拒绝。

    夜千筱站在原地,沉眸思考着。

    让她当临时教官,归根结底,还是跟昨天的事有关吧。

    安抚?

    倒也不像。

    或许有很多因素。

    夜千筱想了想,也没有去追根究底。

    末了,耸了耸肩,在旁边脱了鞋袜,准备等待其他学员的到来。

    不多时——

    武装泅渡五公里后,一行人在杨栗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走到游泳池来。

    隔着段距离,刘婉嫣和乔玉琪看到她,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就差挥手示意了。

    “哔——”

    杨栗用力吹着哨子,开始集合这一百多人。

    快速地,这一行人进行整齐排列。

    训练有素。

    然而,在这整队的过程中,陆陆续续的,不少目光开始落到夜千筱身上。

    站在不远处,夜千筱仍旧一动不动,手里拎着个哨子,看着他们整理队伍。

    于是,看她的视线越来越多。

    皆是疑惑纳闷的。

    杨栗似乎事先知道,将队伍整理好后,淡淡的瞥了夜千筱一眼,就直接离开。

    很快,蓝文新拎着哨子走来,在队伍最前方停下。

    “夜千筱!”

    瞥向夜千筱,蓝文新面色严肃的喊了声。

    “到!”

    夜千筱走过去。

    在诸多疑惑的目光中,蓝文新开始介绍,“你们的方教官有事,这几天,就让夜千筱来当几天的临时教官……”

    ------题外话------

    【1】

    群名:【王牌狙击】验证群

    群号:>

    再次公布群。

    亲们快来加嗷嗷,争取年前过百好喵。

    咳咳。

    软萌猥琐的瓶纸任凭调戏哈。

    【2】

    另外,瓶纸的管理员最近都很忙,想找个新的管理……有木有妹纸愿意的?

    进v群后私戳瓶子就可以了。

    捂脸。

    继续啊~抹泪。

    【3】

    今天又少了点儿,/(tot)/~,明天继续奋斗,嘤嘤嘤。

    欠六千,妹纸们先记下哈。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1、夜千筱,临时教官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