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2、断她两根手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们的方教官有事,这几天,就让夜千筱来当几天的临时教官……”

    蓝文新是北方人,说话字正腔圆,每个字都咬的清晰,于是所有人都听得清楚明白。

    方芷有事。

    夜千筱成为临时教官。

    夜千筱成为临时教官?!

    我勒个草,一个学员,潜水成绩排列在前,却也不是特别突出的,竟然被拎过来当临时教官?!

    妈的!

    临时教官诶!

    “有人不服?”

    说到最后,蓝文新哼了一声,目光凌厉的扫视着所有学员。

    明显的威胁,让谁也不敢吭声。

    都已经定下了,不服有什么办法吗?!

    更何况,夜千筱情况特殊,左手受伤训练着实不方便,他们也非通情达理,咬咬牙便也接受了。

    停顿了会儿,见没人说话,蓝文新神色稍稍和缓,转而严厉道:“现在,围着泳池转一圈,每人捡两根绳子,先用一根绳子把自己的双腿绑住。”

    “是!”

    所有人异口同声。

    老实的沿着泳池站一圈,依言将自己的双腿绑住。

    没一会儿,蓝文新又喊道,“两人一组,把一个人的手绑好。”

    众人面色皆是一僵。

    可,教官的命令,他们也只得无奈动手。

    审视着他们,蓝文新神情严峻,不容他人有丝毫弄虚作假。

    两分钟后,他看向夜千筱,语调平稳,“你,去把剩下的绑好。”

    “嗯。”

    夜千筱很快应下。

    这种绑住手脚进泳池的训练,每隔几天就要折腾一次。

    都知道程序。

    不过闲着的夜千筱,还是忍不住为他们汗颜。

    在水里束缚住手脚,就是放弃了逃生,如果没足够的体力和技巧,没几分钟就得淹死在里面。

    很大一部分学员,都是因为受不了这般痛苦训练,才主动选择退出的。

    夜千筱左手受伤,手指勉强能够活动,花了点时间才将绑好几个人的,其他的蓝文新看不下去,便自己动手了。

    很快的,牧齐轩也拎着名单走过来,开始站在远处旁观。

    “今天玩点新鲜的,”站在泳池上面,蓝文新粗犷的声音飘得很远,“先都给我站起来。”

    众人疑惑纷纷。

    依言站起身。

    手脚皆被捆绑住,起身的动作尤为艰难,有两个蹦跶了几下,险些没有蹦到后面的泳池里。

    蓝文新冷冷盯了他们两眼,然后收回视线,高声道,“不管你们用怎样的方式,先给我在里面待二十分钟,撑不住的就说一声,让你们的牧教官划掉你们的名字,直接收拾东西好走人。”

    “……”不少人露出哀怨的眼神。

    “听到没有?!”蓝文新猛地抬高声音。

    “听到了!”

    声音洪亮。

    “下水!”蓝文新口吻严厉。

    “是!”

    他们用力地吼着。

    然——

    下水的时候,却没有那么干脆。

    除了十来个人毫不犹豫的下水,其他人都扭扭捏捏的,犹豫了好一会儿后,才陆陆续续的往泳池里跳。

    这着实有一定的心理压力。

    “你……”

    蓝文新瞥了眼最后几个人,犹豫着刚想朝夜千筱说话,可先前还站在身侧的夜千筱,忽然就消失不见。

    不由得愣了愣。

    再次搜寻到夜千筱踪迹时,她已经站到了一个迟疑着不敢下水的人身后,嘴角勾起抹浅笑,一脚就将人给踢了下去。

    “扑通!”

    “扑通!”

    “扑通!”

    ……

    “别踢,我自己跳!”

    话音刚落,就听得“扑通”一声,最后一个人也迅速的跳到水中。

    蓝文新:“……”

    他们不是战友吗?

    竟然踢得这么狠!

    蓝文新默默无言,心里开始反思,让夜千筱当这个教官,是否真的是正确的选择。

    而——

    抬眼去看牧齐轩的动静,却崩溃的发现,站在远处的牧齐轩哑然失笑。

    那笑容,灿烂的很。

    蓝文新嘴角微抽,再度无言。

    “夜千筱,你够狠的!”

    “妈的,夜千筱你别落我手上!”

    “夜千筱你注意点儿啊,改天你还得回来继续训练的!”

    “把人得罪光了,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泳池里,几个狠狠挨了一脚的,拼命地爬上来,仰着脑袋朝夜千筱吼着,一个个的是在恼怒得很。

    妈的!

    简直可恨啊!

    当了个临时教官,就不顾战友情谊了?!

    而,罪魁祸首夜千筱,则安然的站在泳池边,笑意淡然地看着他们,视线扫过,盯得他们毛骨悚然。

    于是,悻悻地转移视线,拼命地让自己浮起来。

    夜千筱笑了笑,站在上面看着他们训练,将他们所有的动作都看在眼底。

    “夜千筱!”

    没多久,蓝文新就招呼夜千筱过去。

    耸耸肩,夜千筱走过去。

    “去储藏室,把氧气装备拿过来,”说完,蓝文新微顿,又道,“哦,还有蛙镜。”

    “嗯。”

    夜千筱点头。

    转过身,步伐平稳的走向储藏室。

    身为队长,也没少干苦力活,有什么装备用具,基本都是他们队长动手的。

    现在其他三个队长在训练,只能夜千筱这个临时教官来办事。

    算是节约时间。

    不过——

    夜千筱左手使不得力,仅仅一只手用力,所以走了好几趟。

    等她将所有道具摆好的时候,二十分钟已经快过去了。

    “哔——”

    瞥了眼计时器,蓝文新狠狠地吹了声哨子。

    泳池内,累得筋疲力尽的一行人,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

    妈的。

    终于完了!

    然而,世事不尽人意。

    蓝文新根本没有让他们休息的意思。

    “连续下潜上浮,五分钟以上。”蓝文新继续道,“五分钟为合格成绩。”

    意思是,没有五分钟,撑不住的就走人,过了五分钟,任凭你继续还是休息,都没有关系。

    只是会有成绩高低而已。

    “啊,这样真的会死人的诶。”

    “能不能休息两分钟啊?”

    “蓝教官,我们真的没力气了。”

    “能不能宽容一下?”

    ……

    在泳池内的人,基本都成了苦瓜脸,忍不住抬高声音蓝文新抱怨着。

    蓝文新眉头都未皱一下。

    “哔——”

    “哔——”

    “哔——”

    连续吹了三声。

    声音刺耳响亮,足够让所有人噤声。

    “下潜!”

    蓝文新严厉地吼着。

    话音落却,其他人不敢再拖延,深吸一口气便往下潜去。

    在没有手脚的情况下,下潜上浮是极其困难的,比先前待在水里飘浮更要困难。

    而——

    夜千筱凝眉,视线从那些氧气装备上扫过,冷不防微微的蹙起眉头。

    没猜错的话,接下来训练会更难。

    耸耸肩,夜千筱往后退了几步,就在一旁干看着。

    蓝文新也不管她,拿着喇叭在整个泳池旁晃悠,见到动作慢点儿的、想要偷懒的,就大声的咆哮,震得人耳朵生疼生疼。

    嘹亮的声音,能够鼓舞士气,部队当过班长、排长、连长,甚至教官,基本都是会吼的。

    多多少少都练出了一副好嗓子。

    夜千筱在旁观时,换了种眼光去看那些在训练的学员。

    以前身为学员,同样的身份,她想的是如何将成绩提升,偶尔会去观察他人,但是以挑战和超越的心情。

    身份不同,眼观不同。

    夜千筱开始留意那些成绩好的,他们往往能最快的适应环境,且根据自己的体能进行一定调整。

    至于那些成绩稍弱的,最先定然是走过很多死胡同,扑通扑通好一会儿,才知道怎么活动,花费一定的时间才能慢慢适应,自然也就跟优秀的拉开一定距离。

    她当过领导者。

    可,她所领导的,都是些本身就有能力的,她用各种办法让他们归顺于自己,并不需要自己去引导他们、培养他们。

    眼下这种感觉挺新奇。

    夜千筱不由得想到赫连长葑。

    他将别人的兵,一个个培养成自己的,削成他自己所想的模样。

    那么——

    赫连长葑,你训练人的时候,会是怎样衡量的?

    不知不觉,夜千筱却是勾了勾唇。

    ……

    五分钟后。

    两个没扛下来,大部分都在合格后选择休息,只有近十个人选择继续训练。

    “千筱。”

    刘婉嫣一上岸,就直接迎面倒在她身上。

    瞥了眼她手脚捆绑的模样,夜千筱嘴角微抽,只得伸出一只手将她的肩膀给扶助。

    “撑得住吗?”轻轻扬眉,夜千筱问道。

    刘婉嫣面色发白,满腔感慨无处发泄,白了她一眼之后便草率地点头,“还行。”

    说完,浑身软掉似的,直接往地上倒。

    夜千筱扶着她躺倒地上。

    “夜千筱,拉我一把。”

    在泳池内折腾半天,怎么也爬不上来的乔玉琪,忍不住仰了仰头,朝夜千筱喊了一句。

    闻声,夜千筱挑眉,顺着看过去。

    瞥见在水里浮上浮下的乔玉琪,夜千筱扶额,只得走过去,抬了一只手将她给拎了上来。

    一上岸,乔玉琪就如同刘婉嫣一般,哗地跌倒在地。

    抬了抬眼,乔玉琪瞥向夜千筱,有气无力地道,“谢谢啊。”

    夜千筱耸肩。

    莫约过了四五分钟,蓝文新吹了声哨子,让泳池内其他人也上岸。

    “所有人,解开绳子,休息五分钟。”蓝文新铿锵有力的声音,顺着喇叭在室内飘荡着,让所有学员都松了口气。

    终于不要再绑这烦人的绳子了!

    在这批学员中,有不少能人异士。

    有好些个,在几次的捆绑训练中,早已学会如何自己解开活结,两只手腕稍稍动了动,就能轻而易举的解开。

    夜千筱算是其中之一。

    所以,连带的,刘婉嫣等人也学会技巧,蓝文新话音刚落,刘婉嫣、乔玉琪、冰珞就将绳索给解开了。

    “……”

    蓝文新冷冷地看了她们一眼,没有吭声。

    解开绳索,刘婉嫣动了动手腕,然后爬到夜千筱身边,偏头好奇问道,“要不要透露一下接下来的训练?”

    “不知道。”夜千筱淡声道。

    “你不是临时教官吗?”刘婉嫣舒展着身体,直接仰倒在地上。

    “嗯。”

    夜千筱应声。

    “……”

    斜了眼坐着的夜千筱,刘婉嫣也不再问,虚弱地抬眼看天花板。

    不一会儿,夜千筱偏过头,声音微低,“还能坚持?”

    “唔。”

    含糊地哼了哼,刘婉嫣抬起手臂,挡住自己双眼。

    看着她,夜千筱眸光闪了闪,语调难得温和,“比你更好的,也走了。”

    “我知道。”

    刘婉嫣低低地应声。

    她知道。

    她当然知道。

    自己最初,就落在后面那批,是咬着牙才撑到现在的。

    乔玉琪不算突出,但能保证每样成绩合格,夜千筱先前体能比她还差,可近日来却突飞猛进,远远超出她跟乔玉琪,能够跟冰珞比肩。

    就她……

    比她差的,都淘汰的差不多了,比她好的,也陆续的被淘汰了。

    她在进步,勉强能跟得上进度,可却不如他人进步大。

    现在,她的成绩,估计是垫底的。

    不至于立马淘汰,可只要她一松懈,就绝对会第一批被淘汰。

    夜千筱的意思是让她放弃。

    她并不觉得失望,不因为夜千筱的不信任而失望,因为她也不能确定,自己到底什么时候会走。

    夜千筱只是想让她少受点儿苦罢了。

    “我不想走。”深深呼吸,刘婉嫣从地上坐起来,睁开眼睛盯着夜千筱。

    她的眼睛很大很亮,眼眸漆黑一片,却带着难以料想的执着。

    “为了什么?”夜千筱眼眸微动,面色认真。

    “为了自己,”偏了下头,刘婉嫣仔细想了想,随后道,“我真的是为了自己。以前肯定有为他的意思,现在不为了,真的不为了。”

    停顿一下,刘婉嫣抬眼,语气轻松许多,“只是,我来当兵,不是想当炊事员的。我好不容易走出炊事班,唔,那里虽然不错,生活待遇也好,可我不想再回去了。千筱,我不适合那个地方。”

    她跟其他人不同。

    事实上,她是没有后路的。

    她刚出新兵连,就被分配到炊事班,按理来说,会在炊事班当整整两年的兵。

    可是,因为夜千筱,她的生活道路有可岔路口。

    她现在能够参加选拔训练,经历的心酸痛苦,要比其他人要多得多。

    甚至于,比夜千筱所承受的更要多。

    所以,她不能退,一步都不可以。

    于她而言,只有咬牙坚持,否则后面则是万丈深渊。

    “嗯。”

    末了,夜千筱轻轻点头。

    她很少强迫他人改变想法,所有的路都应该是自己选的,任何被逼迫的道路,一旦不成功,便会心生怨恨。

    夜千筱尊重刘婉嫣。

    就像,她当时尊重李嘉的离开。

    盯了她几秒,刘婉嫣倏地笑开来,一扫先前沉重而忧郁的气氛。

    ……

    五分钟休息后,蓝文新让他们戴上氧气装备,再度绑上手脚丢到泳池里。

    这一次,夜千筱也跟他们相同待遇。

    不过,也不需要她来踢,其他人就纷纷往泳池里跳。

    “水中倒立,五分钟。”蓝文新再次宣布训练方法。

    “……”

    这下,所有人再度愣住了。

    在水里做倒立?

    乖乖。

    他们还绑着手脚呢!

    一行人欲哭无泪,心里痛骂想出这法子的混蛋教官。

    够狠的!

    “夜千筱!”蓝文新忽地喊道。

    “到!”

    夜千筱站的笔直,有如竹竿。

    瞥向她,蓝文新朗声道,“下去做示范!”

    “是!”

    夜千筱斩钉截铁的应声。

    作为临时教官,说不知道训练,是不可能的。

    他们在水里做下潜上浮时,蓝文新将这几天的训练计划给过她,她趁着休息的间隙,也全部浏览了一遍。

    上面将倒立的标准姿势都画了出来。

    作为教官,做适当的示范,也是常有的。

    整理好氧气装备,在众目睽睽之下,夜千筱笔直的跳入水池中。

    被捆住手脚,可她的动作仍旧顺畅。

    泳池专门用来训练的,水位很深,莫约有两米左右。

    跃入其中,顿时将人淹没。

    而——

    很快,如游鱼般在水中滑动的夜千筱,在水中调整了下姿势后,便翻转了个身出现在他们眼中。

    水,很清。

    水中那抹纤细的身影,他们也看得清楚。

    笔直。

    倒立后,岿然不动。

    完全不像初次进行类似动作。

    那一刻,在泳池中浮着的那些人,面面相觑,眼底那丁点的不服,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既然夜千筱能做到这种标准,那么,让她来当临时教官,又能如何?

    “她练过?”

    悄无声息地移到刘婉嫣身边,乔玉琪压低了声音问道。

    “估计,”刘婉嫣纠结了下,迟疑道,“没有。”

    对夜千筱的过去,刘婉嫣不算是了解。

    但她记得,每次潜水训练,如何何种高难度的任务,夜千筱都能够轻松胜任。

    其他人顾着自己训练,也没有怎么关注夜千筱,当然不知道。

    那时候刘婉嫣就问过她,是不是以前经过类似的训练,可夜千筱回答的是——没有。

    她说,融会贯通,自己领悟。

    “真的?”乔玉琪拧着眉,不可置信地睁大眼。

    “嗯。”

    刘婉嫣的语气肯定起来。

    “……”

    乔玉琪错愕的收回视线,再瞥向留于水中做倒立的夜千筱,嘴里不知嘟囔了句什么。

    惊叹佩服后,一种想要超越她的情绪,也是在所难免的。

    当夜千筱做足五分钟,从水面浮上来时,刚透口气就感觉到他人充满敌意和挑战的视线。

    顿时一阵纳闷。

    泳池上面。

    牧齐轩走到蓝文新身边。

    “怎么样?”笑眼看他,牧齐轩问道。

    视线盯在夜千筱身上,蓝文新认真地点头,“很好。”

    “就很好?”牧齐轩笑意更深。

    “非常好。”

    蓝文新毫不吝啬的夸奖。

    以前就知道夜千筱不错,对潜水训练游刃有余,但顶多觉得她跟其他优秀的一般,并没有多么突出的地方。

    是牧齐轩说服他,让夜千筱当临时教官。

    并且告诉他,如若不信任的话,可是试探试探。

    所以才有让她进行演示的这幕。

    不曾想——

    夜千筱的示范,近乎完美。

    他也总算能理解,为什么夜千筱这么个从炊事班出来的,能够得到内定的名额。

    内定,就是说,无论她这三个月的训练如何,只要她不太差,就注定会被留下来。

    潜水,格斗,射击。

    据说都是她擅长的。

    这三样都能练好了,体能什么的,给她足够的时间,还怕拉不上来吗?

    得到蓝文新的认可,牧齐轩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而看向泳池里的夜千筱,眼底笑意流转着。

    夜千筱……

    所有的认可,都是你应得的。

    “继续吧。”

    笑了笑,牧齐轩拍了拍手中名单,朝蓝文新说道。

    “嗯。”

    蓝文新点了点头。

    五分钟水中倒立。

    在将他们折磨的半死不活后,蓝文新又让夜千筱将所有蛙镜都扔到水里,让他们用牙齿咬取水底的蛙镜。

    根据人数,少丢了四个。

    最后没完成的四个,没有任何说情的理由,直接淘汰走人。

    之后,再进行一个小时的踩水练习后,潜水训练就告一段落。

    可——

    紧随而来的,是格斗训练。

    夜千筱只有左手受伤,并不代表她不能参加格斗。

    不过,徐明志说到底还是关照她的,特地将她跟席珂的队伍拆开,直接换了冰珞跟她练习。

    “他人不错。”

    冰珞换过来时,冷邦邦的跟夜千筱说了这么一句。

    夜千筱想了想,还是赞同的点头。

    只是,不小心发了张好人卡。

    ……

    下午5:00。

    军区医院。

    痛哭过后,山佳红肿着眼睛,被喊到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狠狠地痛批了她一顿。

    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句好话。

    山佳被劈头盖脸的数落着,在院长办公室哭了老半天。

    最后院长都烦了,一句“辞退”将她给打发掉。

    哭哭啼啼的,真烦!

    山佳既委屈又庆幸,见院长的脸黑的彻底,也没敢继续停留。

    出了门,给贺茜打了个电话后,就灰头土脸的去医院收拾了点东西,准备离开。

    傍晚时分。

    贺茜请了假,来给她送行。

    “怎么会被辞了?”

    在医院门口见到她,贺茜粗眉拧起,没好气地询问道。

    “因为,”山佳抽噎了下,眼泪又流了出来,“就因为夜千筱那件事,院长觉得影响不好,就让我离开了。”

    “夜千筱!”

    贺茜脸色一变,咬牙切齿的喊出这个名字。

    妈的,只要碰上夜千筱,准没什么好事。

    跟她说了句话,贺茜又问道,“那你准备去哪儿?”

    “先回家吧,”山佳擦着眼泪,委屈道,“到时候再找工作。”

    面上委屈可怜,可山佳心里却侥幸,自己能快些离开这个地方。

    没有别的,只是她在这个地方,再也寻不到容身之所。

    她觉得屈辱。

    她从小到大,从未受过这种屈辱。

    每个人都在嘲笑她、鄙视她、辱骂她,好像她从头到尾就是个笑话,以前的那点友善和讨好,再也寻不到了。

    那些人异样的视线,足够她铭记一辈子。

    她怨,她恨。

    她不愿在这里多待一秒。

    “天都快黑了,你就这么回去……”贺茜紧紧地皱起眉。

    “没事的,天黑之前,我能走到镇上,到时候找间旅馆住了,明天再回去。”

    “那也成,”贺茜思索着,旋即点了点头,“你到旅馆就给我打电话。”

    “好。”山佳扯出个笑容,却有些难看。

    贺茜心情有些低落,想想,便道,“我送送你。”

    “嗯。”

    山佳点头。

    在医院待了两年,她也就贺茜一个朋友。

    原先跟贺茜交好的时候,只把她当做绿叶,毕竟贺茜样貌沧桑,跟她站在一起,更衬得她长相漂亮。

    可——

    两年,她在医院认识那么多人,自认为有好些个知心朋友,却没有想到,这件事一出来,她们就视她为洪水猛兽,甚至连话都不敢跟她说。

    甚至,她们还在背地里揭露自己的*。

    心如刀割。

    只有贺茜对自己好。

    或许贺茜脾气不好,但她身为朋友,能够相信自己,回避外面那些传言,一心一意的护着她。

    山佳想,在这个地方,她最应该记得的,大抵就是贺茜了。

    “记得打电话啊。”

    临别时,贺茜朝她摆摆手,脸上透露着几分牵挂和担心。

    山佳重重点头,再转过身时,泪水抑制不住的落下。

    ……

    草原。

    狂风肆意,一望无际。

    宽敞的道路中,黑色的驶过,速度极快,犹如流星般闪过。

    裴霖渊开着车,放到副驾驶上的手机嗡嗡嗡的响着,他淡淡的瞥了一眼,响了会儿后才接通,挂上蓝牙耳机。

    “,对象离开军区了。”

    耳机里,传来低沉警惕的声音。

    “哦。”

    眸光微转,裴霖渊懒懒抬眼,黑眸里有道危险狠厉的光线掠过。

    夜千筱在部队的消息,他一直都有关注着。

    他动作不能太大,对部队的机密信息也没兴趣,但弄到一个人的消息,绝对没有问题。

    更何况,夜千筱攀岩绳索被动手脚一事,动静闹得很大,他想不知道,都很困难。

    “您想怎么处理?”

    很快,耳机那边传来询问声。

    眸色深沉,裴霖渊轻轻勾唇,话语极其随意,“断她两根手指。”

    “是!”

    那边应得干干脆脆。

    裴霖渊取下耳机,丢在副驾驶位置上。

    ……

    海军基地。

    6:30。

    夜千筱拎着笔记本,准时抵达上课的教室。

    从后门刚进,就见到坐在前排的刘婉嫣转过身来,朝她摆了摆手。

    脚步微顿,夜千筱的视线在教室内环顾一圈。

    一眼看到坐在窗边的封帆。

    朝刘婉嫣摇摇头,夜千筱直接朝封帆的方向走去。

    刘婉嫣莫名地蹙起眉。

    她又搞什么鬼?

    “上课了。”

    疑惑间,身侧的冰珞凉凉地提醒她。

    “哦……”

    不再继续看,刘婉嫣收回目光。

    另一边——

    夜千筱在封帆身边空位置坐下。

    一直以来,封帆身边都会空着座位,因为没人敢跟他坐。

    老兵都怕他,更何况新兵?

    一坐下,夜千筱就得到封帆的冷眼。

    旋即,他的视线微微偏移,落到夜千筱的笔记本上。

    封帆敏锐力很强。

    夜千筱的笔记本,多次经过他的手,他自然记得任何细节。

    认得出,夜千筱换了个新的笔记本。

    “昨晚,故意的?”

    懒懒地看他,夜千筱眼角微抬,不动声色的问道。

    “……”

    封帆收回目光,并没有说话。

    “算了,”夜千筱耸肩,闲闲道,“以后的笔记,我自己来抄。”

    扬眉,封帆有些意外地侧过头。

    转性了?

    封帆不大相信。

    然,下一刻——

    他看见夜千筱翻开笔记本,动作很快,似是刻意掩盖前面的笔记般,很快就翻到了空白页。

    只是,眼尖的封帆,仍旧看到了字迹。

    跟他的完全不同。

    可确实是他的笔记。

    “他抄的?”

    猜到这个结果,封帆不由得拧起眉。

    偏过头,夜千筱挑眉看他。

    她没说话。

    但封帆几乎能确定下来。

    于是,收回视线。

    牧齐轩开始讲课。

    想了想,夜千筱目光落在笔记本上,片刻后,抬手笔记从头开始翻看。

    拿回来后,她从未翻开过。

    现在略略扫过,忽然发现,赫连长葑对笔记进行了小改动。

    更详细的数据,更精准的表达。

    夜千筱难免惊讶。

    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连这些坦克飞机的数据都记得清楚?

    眉头抽了抽,夜千筱草草的过了遍笔记,然后翻到空白的页面。

    “诶,你的笔记被丢了。”

    “嗯。”

    封帆淡淡应声,倒是没什么反应。

    丢了就丢了,他完全不希望夜千筱保存好。

    看着就烦。

    夜千筱轻笑一声,摇摇头,刚想拿起笔来听课,眼角余光却瞥见坐在后方不远的一个人。

    席珂。

    视线对上,对方正看着她们。

    然,不到一秒,她就冷淡的收回视线。

    想了想,夜千筱朝封帆靠近些,可一偏过头就见到一脸的嫌弃。

    “……”

    夜千筱嘴角微抽。

    可很快的,夜千筱又坐近了些,手中的签字笔在指尖旋转着,呼呼而过,在空中掀起阵阵凉风。

    炫目的很。

    封帆眉头皱起。

    夜千筱悠然自得。

    整整四个小时,夜千筱有意无意地惹毛封帆,险些没有被他直接踢飞。

    但,两人的笔记,都做得工工整整的。

    下课的刹那,封帆的脸色黑成锅底。

    夜千筱被刘婉嫣拉了过去。

    “你跟封帆,到底怎么回事?”抓住她的肩膀,刘婉嫣满面狐疑。

    她完全不懂夜千筱的心思。

    就算夜千筱和封帆惺惺相惜、志同道合,有着共同话题,但夜千筱跟封帆未免太亲密了点儿,上课时差点儿没靠在一起了。

    军容军纪啊!

    刘婉嫣恨不得对她耳提面命!

    愁死个人!

    “没事。”夜千筱将她的手移下来。

    “赫连队长不是刚走吗?!”

    “能不惦记他吗?”夜千筱蹙眉。

    “……”

    刘婉嫣咬牙。

    不惦记赫连队长,惦记封帆啊?

    没看见席珂都快吃人了!

    夜千筱拍拍她的肩,摆摆手,准备去操场上集合。

    乔玉琪和冰珞很快跟上。

    刘婉嫣阵阵头疼。

    关注这边很久的施阳跑过来,凑到刘婉嫣身边,笑嘻嘻的,“婉嫣,该集合了。”

    “诶,”刘婉嫣挑眉,用胳膊碰了碰他,“问你个事儿。”

    “啥?”施阳一脸疑惑。

    想想,刘婉嫣问道,“你跟封帆一个宿舍吧?”

    “嗯……”

    施阳开始打量她,多出几分警惕。

    “千筱经常去找他……”刘婉嫣迟疑地问。

    “对,”施阳倏地松了口气,轻快的解释道,“他们俩关系不错。”

    “能发展吗?”刘婉嫣只觉得头更疼了。

    “这个,”施阳耸耸肩,“我也不太清楚。”

    他整天就顾着观察宋子辰了,怎么可能去关注夜千筱和封帆?

    不过,怎么想,都觉得夜千筱和封帆不可能啊。

    磁场不对。

    封帆虽说给夜千筱抄笔记,可每次抄笔记的时候,隔老远都能感觉到他浑身的阴冷。

    “先去集合吧。”

    刘婉嫣叹了口气。

    她也没有强行掺和夜千筱情感问题的意思。

    只是,她对赫连长葑更加信任,而她总能感觉到,夜千筱和封帆在一起时,席珂的眼神会更冷些。

    希望这种直觉,纯粹是她想多了。

    ……

    深夜。

    一辆吉普车驶入深山老林。

    周围是悬崖峭壁,远光灯照到的远方,则是空荡荡的暗空。

    车子行驶速度并不慢,可是很稳,在道路中央不偏不倚,转过每个危险的弯道。

    没多久,便是平稳的道路。

    有些颠簸。

    车内,电话铃声响起。

    赫连长葑眉头微微一动,速度不减,瞥了眼备注,见到【楚】这个字样后,便拿了手机接通。

    “长葑。”电话那边传来严肃的声音。

    “说。”

    “也没别的,就是……”那边依旧很平稳,故意停顿了一下,才道,“山佳出事了。”

    “怎么?”赫连长葑语调冷淡。

    “她的两根手指没了。”声音似乎颇为无奈。

    “谁办的?”

    “不清楚,山佳被警察找到后,我才得知的。”

    “……”

    赫连长葑没有说话。

    断掉两根手指?

    典型邪派的作风。

    找上山佳,自然因为夜千筱的事,能做出这种事的,除了裴霖渊,他再想不到第二个人。

    等了会儿没动静,电话那边又道,“山佳现在被送到医院,两根手指头没找到,据说是被带走了。警方正在着手调查,不过对方的手法干净利落,估计这种事情没少干,到底哪头的人,怕是查不出来。”

    “嗯。”

    赫连长葑蹙着眉,淡淡的应了声。

    “另外……”

    “说。”

    “山佳做的事,已经传到她家里了,身边的朋友也透露了几个,还要继续吗?”

    “不必。”

    赫连长葑眉宇笼着寒意。

    只要是丑闻,就肯定有人传播。

    山佳的声誉算是毁了。

    她最在乎的名声,算是被她亲手践踏掉的。

    而现在,她两根手指断掉,留下一生的残缺,也算是吃够教训了。

    “你心肠真好,”那边优哉游哉的,饶有兴致道,“要我,干脆毁了她一生。”

    敢动自己的女人,那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他不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可却有很多方法,逼得对方自己走上绝路。

    他相信,赫连长葑也有很多办法。

    可惜,赫连长葑是个军人。

    那家伙,有自己的道德底线。

    人民?

    呵。

    那种歹毒的女人,竟然也是人民。

    赫连长葑背负着守护的职责。

    没有接他的话,赫连长葑直接挂断电话。

    夜色寂静。

    赫连长葑开着车,凝眉看向前方,可却不由得陷入深思中。

    他在排除夜千筱。

    以夜千筱的性格,是不可能主动跟人说的,加上她手机上缴,也没有机会说。

    所以,不可能是夜千筱让裴霖渊做的。

    这么想着,赫连长葑的眉头,渐渐地舒缓下来。

    至于那个裴霖渊……

    必须让他离夜千筱远点儿!

    ……

    海军基地。

    跑完五公里越野。

    夜千筱已经能够适应了。

    只是看到气喘吁吁的刘婉嫣,眉宇间的凝重便更重了几分。

    接下来的训练,只会增加,不会有再减少的可能。

    如果刘婉嫣仍旧保持这个成绩,随时都有可能被淘汰。

    “哔——哔——哔——”

    集合哨很快响起。

    夜千筱扶着刘婉嫣去集合。

    集合向来很简单,几句话之后便会解散。

    但——

    这次,时间比较长。

    很快的,便听得牧齐轩沉着有力地开口,“明天开始,进行七天野外生存训练。”

    ------题外话------

    万更啦,鼓掌,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2、断她两根手指!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