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4、一头野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经过一轮的主动退出,学员还剩下132人。|【鳳\/凰\/更新快请搜索】

    新兵33个,老兵99个。

    夜千筱的队伍,7人;宋子辰的队伍,26人。

    易粒粒的队伍,38人,封帆的队伍,61人。

    上午九点。

    武装直升机在高空盘旋。

    待到牧齐轩给他们看过一分钟的地图后,便招呼牧齐轩和杨栗上来,将一个个的学员从直升机上丢下去,伴随着在半空中拉开的降落伞,他们落入到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

    在同一水平线上,每隔一定的距离放下一个学员,大大减小了他们相遇在一起的机会。

    夜千筱降落时,运气不怎么好,正好挂在了棵树上。

    好在——

    人没受伤。

    将降落伞扯下来当备用工具,夜千筱小心地从树上滑落下来,借助树木判断了方向后,就准确无误地往北方走。

    ……

    直升机上。

    送走最后一个人,祁天一和杨栗的表情都格外严峻沉默。

    “担心呢?”

    朝他们俩挑挑眉,牧齐轩扔出两瓶矿泉水,每人一瓶。

    杨栗紧皱着眉,沉声道,“我们进去,难度都很大。”

    “你们别忘了,他们……”牧齐轩指了指下面的丛林,神色柔和却坚定,“他们,最终也会成为我们。”

    “还应该练练他们的。”祁天一同样担忧。

    虽说计划是他们一起定的,而且经过了路剑的审核批准,可他们还是抑制不住的担忧。

    自己进去都会遇到危险,更何况这些还处于选拔状态的学员?

    训练中确实有死亡率。

    可……

    万一超标了,他们可就惨了。

    于他们来说,自然不希望死掉任何一个学院。

    “野外生存需要注意的,他们都已经学过了,能留到现在的,体力也勉强足够,我们给了他们一定的时间。”

    微顿,牧齐轩朝他们笑了笑,“所以,他们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所学的,将自己的性命留下来。纸上谈兵,不如实践来的实在。”

    杨栗和祁天一对视了一眼,发现对方眼里只有妥协。

    毫无疑问,他们被说服了。

    牧齐轩总是有理由来说服他们。

    半响,祁天一忽的问道,“安全措施到位了吗?”

    “嗯,”牧齐轩点头应声,“只要有信号弹,都能监测到。”

    这么大的架势,安全措施肯定要到位,就算挂掉一两个也会有人帮他们解决,可任何一个都是人命,他们尽量避免任何人的牺牲。

    沉默片刻。

    杨栗道:“那你先去终点等吧,有我们俩守着就成。”

    “好。”牧齐轩笑了笑,“那就交给你们了。”

    ……

    野外生存训练正常进行。

    没闲事的徐明志,特地赶过来当志愿者,冲着谁来的大家心照不宣,也不揭破他。

    每天都有人放弃。

    有的是熬不住,有的是遇到危险。

    有陷入淤泥中只剩下小半身的,有吃了未知食物中毒的,也有寻不到食物饿的走不动的,更有迷了路往反方向走了几十公里的……

    多少都受了点伤,只是不重,更没危及到他们的生命。

    ……

    三日后,清晨。

    夜千筱从临时搭建的庇护所里爬出来。

    平时的她,可以在树干上呆一晚,等待第二天的黎明到来。

    但,那是因为忙。

    现在野外生存,她加快速度前行一段时间,黄昏到来之前她就抽空搭建自己的庇护所。

    各式各样的。

    地上,树上,山洞……

    只要她想,很容易找到最佳庇护所。

    丛林、荒原、沙漠、冰山、海岛,她都没少去过,就像是场属于个人的磨练,在荒无人烟的地方,不仅能磨练自己的生存本能,还有坚定的意志。

    不过,每次去那些地方,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一两个月。

    要命的是,她平时就喜欢到处转悠,去不同的国度结交各种各样的朋友。

    所以,也因此抛下佣兵团太多事情……

    咳。

    没少被丁心责怪。

    夜千筱一直觉得,她们的团体中若是没有刀子嘴豆腐心的丁心,将会是一盘散沙。

    因为,哪里也留不住凌珺。

    部队算是她待过的,时间最长的地方,而她想,今后一段时间,也会继续待下去。

    昨晚逮的兔子还剩半只,夜千筱放在离大片的叶子里包裹着,早上拿出来再在火堆上烤了烤,再在上面抹了层细盐,直接当做今早的早饭。

    在这样崎岖艰险的丛林里走,她需要足够的能量。

    不管她兔子是烤焦了还是烤老了,只要是熟了,她都会直接吃下去。

    不过……

    就算是自己的手艺,难吃到这种地步,她也不想吃多了。

    吃过早餐,熄了火堆。

    夜千筱依据周围植物,判断了准确方位,紧随着灵活穿梭在丛林中。

    莫约中午时分,她摘了些可食用的食物,算是解决了午餐。

    在丛林,只要你有一定的知识储备量,可以被摔死、咬死、冻死、病死,唯一不会的,就是被饿死。

    她熟悉这里的生存方式。

    前行于她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

    与此同时——

    刘婉嫣在树丛里,寸步难行。

    手里拿着木棍做拐杖,前方都是互相交错的杂木藤蔓,天空被交织的树木留绿叶遮住,少数几缕阳光洒落下来,令人看清楚脚下的道路。

    放眼看去,到处都是原始的、未被走过的丛林。

    刘婉嫣额头有冷汗留下。

    艰难地用匕首开辟道路,一点点地往外面挪。

    她的手臂受伤了,攀岩的时候在石头上划破的,一道很长的伤疤,虽说止住了血,可这里常年潮湿,空气湿度偏大,她的伤口还是感染发炎了。

    她知道丛林里可以找到消毒的植物,可她没有仔细研究过,也找不到植物,只能眼睁睁看着。

    感染,发烧。

    还——

    来到了极其难走的树木丛林。

    一小时能走一公里,她就谢天谢地了。

    挪走了十来米,刘婉嫣长长的叹了口气,再抬眼朝天上看去,不由得开始犹豫。

    坚持?

    放弃?

    信号弹就在她手上。

    随时都可以发射,不到半个小时,她就可以脱离眼下这种陷阱。

    唯一的问题是——

    要不要?

    夜千筱劝过她,乔玉琪也劝过她。

    她应该放弃的。

    刘婉嫣紧紧蹙眉。

    只要她拉开信号弹,一切都结束了。

    不要再没日没夜的训练,不要再承受身体的极限痛苦,不要再时刻担心自己可能会被淘汰……

    她今后会变得轻松。

    可,然后呢?

    她知道的。

    自己会后悔。

    甚至于怨恨自己,为何不能多坚持一会儿,哪怕是一会儿,都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机。

    刘婉嫣长长的叹了口气。

    看向前方——

    树丛,杂草,枯木,绿叶,藤蔓,灌木。

    错乱交杂。

    凝思片刻,刘婉嫣将信号弹放回口袋里,然后用木棍撑着,一点点地往外面挪。

    她就不信了,沿着这个方向走一天,还走不出去!

    事实证明,老天很待见她。

    在她饿的饥肠辘辘的时候,她终于穿过了各种树木交错的丛林,来到了一片稍稍开阔的土地。

    从山坡上滑下的那刻,刘婉嫣总算是松了口气。

    为自己的解脱。

    整个人躺在土地上,刘婉嫣将手里的木棍一丢,便毫无顾忌地闭上了眼。

    她累。

    太累了。

    休息一会儿就好。

    刘婉嫣这么想着,脑袋渐渐没了意识,四肢的酸痛似乎也散去了。

    “婉嫣?”

    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

    昏昏沉沉的。

    “婉嫣?”

    有人拉住自己的手,手臂的伤痛袭来。

    刘婉嫣皱了皱眉。

    “婉嫣?”

    再度一声呼唤从耳边响起,温和的犹如五月阳光,令刘婉嫣猛地从梦中惊醒。

    双眼睁开。

    映入眼帘的,是张带有担忧和紧张的俊脸,五官立体,神色温和,一如记忆中那般的温润。

    刘婉嫣愣了几秒。

    她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在做梦。

    可——

    手臂上紧随而来的疼痛,便让她彻底的清醒过来。

    不对。

    没有在做梦。

    一切都是真实的。

    宋子辰,她的伤,还有这片天地。

    闭了闭眼,缓解着眼睛的酸涩,刘婉嫣眯着眼,准备从地上坐起来。

    “别动。”

    温和的声音飘落,紧随而来的是落到额头上的手,冰凉冰凉的。

    “你发烧了。”

    “嗯。”

    刘婉嫣有气无力的应了声。

    “我先帮你处理伤口。”很快,那声音再度传来。

    “……”

    刘婉嫣这次没答话。

    这时候,她不可能甩开宋子辰,倔强的离开。

    她不会自寻死路。

    不说她现在体力不支,无法起身离开,就算她有足够的体力,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自己这样的伤势,也撑不到第七天。

    没办法。

    她需要帮助。

    更何况,她再如何恨宋子辰,对方也是她的战友。

    接受战友的帮助,她并不丢人。

    宋子辰撕开她的衣袖,将那道长长的伤疤看在眼底,清俊的眉头微微皱起,加快了手中的处理速度。

    这几天在路上有所留意,也带了不少草药在身上。

    有消毒的,也有退烧的。

    宋子辰很快就将草药拿出来,消毒的弄碎在她手臂伤口处擦过,退烧的直接递到刘婉嫣嘴边,看着她乖乖咬住咀嚼,才算是松了口气。

    拿出匕首,将自己外套脱下,割断一只袖子,再将其撕成条状,当做绷带给刘婉嫣包住伤口。

    十分钟后。

    伤势处理完毕。

    刘婉嫣撑着软绵绵的身子,坐起来。

    “谢谢。”

    动了动苍白的双唇,刘婉嫣低低地说出两个字。

    声音颇为沙哑。

    宋子辰眉目微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柔和的询问道,“饿了吗?”

    微微抬眼,刘婉嫣对上他的视线,那认真而关心的目光,令她微微一怔,旋即刻意避开他的视线。

    “嗯。”

    刘婉嫣有些尴尬地点头。

    事实上,从昨晚开始,她就被困在难走的丛林里,自然也找不到什么能吃的。

    所以——

    她不是饿了,而是快饿死了。

    想了想,宋子辰将自己的外套披到她肩上,声音温柔,“你等等。”

    微微抿唇,刘婉嫣没有说话。

    宋子辰很快就起身,去附近开始捡柴火。

    在丛林,最不缺的,就是干燥的柴火。

    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会儿,刘婉嫣偏了偏头,旋即抬眼在周围扫视了一圈。

    先前倒下,就直接睡过去,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现在才发现——

    前方十米远左右,便是一条比较宽敞的河流,水流撞击着石头,哗啦啦的往下流汹涌。

    这一块地方比较宽敞。

    树木的间隙颇大,杂草灌木极少,风吹过,翠绿的树枝轻轻摇晃,阳光从细碎的绿叶中落下,在地上留下星星点点的光线。

    幽静,美好。

    可,此刻的刘婉嫣,却没心思欣赏。

    弄了些枯柴过来,宋子辰找好地方,用防水火柴点了篝火,然后让刘婉嫣在火边坐下。

    很快,他又去溪边弄了两条鱼。

    两条鱼被他开膛破肚,正鼓着眼睛任由他摆布。

    削了两根木柴,穿过它们的身体,然后架在火堆上烤着。

    “再过会儿就好。”

    闲下来,宋子辰一边添着火,一边朝刘婉嫣说着。

    “唔,”刘婉嫣坐在他对面,隔着火堆看他,脸色绯红,有些迷糊的道,“谢谢。”

    宋子辰看了她一眼,话锋一转,平静的问道,“有想过放弃吗?”

    愣愣地看他,片刻后,刘婉嫣倏地笑了,略带讥讽,“怎么,你们都巴不得我离开?”

    先是夜千筱,然后是乔玉琪,现在……

    对,还来个宋子辰。

    说真的,她能够理解,尤其是她知道,夜千筱鲜少劝说他人去做什么。

    乔玉琪也出于担心。

    但——

    宋子辰,是为了什么?

    看她碍眼?

    怕她拖后腿?

    或是,怕她缠着他?!

    一股无名的怒火袭来,刘婉嫣的脸色更红了几分,说不清是病的还是气的。

    “没有。”宋子辰有些意外,似是奇怪她动静那么大,可想想后神色又柔和下来,认真看着她,良久,才补充道,“我怕你坚持不下去。”

    怕她坚持不下去。

    宋子辰本想说,怕她再这样下去会受伤、会难受、会痛苦。

    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们俩,早就没关系了。

    “呵,”刘婉嫣笑意更深,尽量压抑着眉间恼怒,可语气却不屑,“说的比唱的好听。”

    宋子辰看着她。

    感觉到他的视线,刘婉嫣低低皱眉,转而垂下头,盯着篝火和河鱼看。

    不肯看他一眼。

    两人忽的陷入寂静中。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宋子辰忽的开了口,温润好听的声音里,夹杂着莫名地紧张。

    刘婉嫣稍稍惊讶地抬眼。

    两人视线撞上。

    突兀的尴尬和紧张,在空气中迅速蔓延。

    “鱼烤好了。”

    宋子辰转移视线,将面前的烤鱼拿过来,然后在上面抹了层细盐。

    旋即,将其递到刘婉嫣面前,“给。”

    一整天没吃饭,刘婉嫣浑身都有些无力,就连抬起的手指都在空中微微颤抖。

    伸出手,将细棍握住,刘婉嫣大方地开口,“谢谢。”

    说完,拿住烤鱼就开吃,饿到极致连形象都懒得注意。

    又不想跟宋子辰有后续发展了,丑样被看去了有什么关系?

    吃饱才是最重要的。

    宋子辰看了看她,见她狼吞虎咽的模样,想了想,劝道,“慢点儿吃,小心鱼刺。”

    “嗯。”

    刘婉嫣含糊的应声。

    压根儿就没管他。

    宋子辰忍不住笑了笑。

    没再说她。

    拿了另一条鱼,宋子辰如法炮制的抹了细盐,可吃起来的时候,却跟刘婉嫣有天壤之别,慢条斯理、动作优雅,就跟在餐桌上用餐似的。

    刘婉嫣抬了抬眼,余光扫过,便见到他优雅的吃相。

    很快,刘婉嫣又垂下眸。

    乖乖。

    你早该意识到的,跟面前这位完全没可能。

    无论是爱好、话题、习惯,亦或是礼仪,根本都不是一个档次的。

    压根不匹配。

    或者说,她完全配不上。

    刘婉嫣啊刘婉嫣,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他妈早些日子就该看清自己几斤几两重了。

    他丫的跟你在一起,简直就是糟蹋!

    刘婉嫣胡思乱想了一顿。

    越想越气。

    ……

    黄昏落幕。

    山坡上。

    重了两刀的野猪,倒在地上拼命挣扎着,嘴里发出“吭哧吭哧”的声响,四肢渐渐无力的舞动。

    鲜血流了一地。

    而——

    在它身边,两个人对立站着。

    天色渐渐暗下去。

    两抹高挑的身影,在清灰色的天幕中,只余下两道深色的阴影。

    “得,平分可以吧?”

    在夜黑之前,一道身影终于站不住,清凉的语气里带着烦躁。

    ------题外话------

    唔,大家都知道明晚除夕吧?

    瓶子昨天才知道。

    原因还是瓶子老爸把我塞别个车里,直接回老家……

    忽然意识到,尼玛,都要过年了。

    先前说过,这个月尽量万更。

    大家都知道过年,瓶子也知道,回老家的意思是,这里有很多儿时玩伴,有很多亲戚朋友,甚至热心八卦的邻居。

    瓶子不可能再在家里一样,闭门不出的写。

    所以,今个儿看到有人说过年加更的……

    简直哭笑不得。

    你们过年,瓶子就不过年了?

    我有家人,有朋友,有生活啊。

    不过,跟你们扯那么一大段,不是想请假啥的,而是准备明天二更。

    虽说二更,但字数不一定多。

    另外,还是要强调,我也是个正常人,跟你们所有人一样,非常的正常。

    你们工作的学习的都放假了,还不准我歇一歇,公平吗?

    当兵的都有假啊。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4、一头野猪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