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6、我和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这是昨天的,:—(,今晚还有。乐-文-

    【3】

    还有,常常来冒个泡,么么哒。

    希望所有妹子们乖点儿,不管是盗版还是正版,都请不要催更,也希望更多的盗版妹纸们来乐文转正,大家不要大意的挥霍压岁钱吧……咳咳。

    说下瓶子新年愿望——

    【2】

    新年快乐。

    【1】

    ------题外话------

    终于,封帆淡漠的开口,“我和她……”

    唯有毛毛细雨。

    夜色更深。

    许久。

    夜千筱干脆坐起身,修长的双腿从上面垂落下来,轻轻地晃悠着。

    重新坐了回去。

    封帆收回目光。

    让人发不起脾气来。

    着实……

    她眸中带着浅笑,神情淡淡的,垂眸看着自己,云淡风轻。

    像是有种魔力似的。

    犹如夜空星辰,耀眼至极。

    极亮。

    亮。

    夜千筱侧着身,斜躺在“床”上,一双黑亮的眼睛,映着跳跃的火光,有迷人的光彩在眸底闪烁着。

    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然——

    封帆偏过身,眼底挑起抹骇人的杀意。

    忍无可忍。

    皱眉,封帆右手微微一抬,就将那石头握在手心。

    夜千筱一抬手,一块石头从指间飞开,直接朝封帆的后脑勺飞过去。

    干干脆脆的一个字。

    “说。”

    “……”

    “封帅?”挑挑眉,夜千筱戏弄地喊道。

    “……”没做声。

    “帅哥。”夜千筱笑意浓了几分。

    封帆干脆不理会她。

    “……”

    微微眯起狭长的眼睛,夜千筱眼底有笑意在流转。

    “你知道。”

    封帆冷冷淡淡的开口。

    “不知道。”

    眸色闪了闪,夜千筱饶有兴致地起身,手肘撑住上半身,斜着身子看他,眼底含笑,“你知道?”

    脸色微僵,封帆直截了当道,“不用好奇。”

    半响,夜千筱缓缓开口。

    “我很好奇。”

    封帆抑制住翻白眼的冲动。

    躺在那“床铺”上,夜千筱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犹如躺尸一般,看着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凉凉的抬起眼睛,封帆皱着眉扫了过去。

    “什么?”

    封帆觉得背脊发凉,等反应过来后,才意识到是说话的是夜千筱。

    寂静的夜,猛地有人出声。

    “哎——”

    瞥了眼全部堆在芭蕉叶上的野猪肉,封帆想了想,还是听从夜千筱的话,将野猪肉放到火堆旁边熏着。

    开始整理剩下来的肉。

    封帆没去看她,权当她睡着了。

    已经睡下的夜千筱,却没了任何声响。

    雨声依旧。

    而于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或许,因为你的举动,他人便存活下来了。

    或许呢?

    她习惯性的给人留有后路。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封帆才意识到,夜千筱的性格不算是天真,而是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温柔。

    他没看出来,夜千筱的性格里,竟然有些天真。

    这片丛林那么大,上百个人在里面转悠,都不一定能够撞见。

    万一,对方没有沿着这条道路走呢?

    可很快又觉得,夜千筱这样的做法,有些太不符合实际了。

    封帆这样猜想着。

    尽量帮点儿,最起码,也让她熬过这次野外生存?

    夜千筱的行为,是为了她吗?

    所以——

    封帆记得,跟在夜千筱身边的,有个叫刘婉嫣的女兵,成绩一直处于中下程度,鲜少有突出的项目。

    但是,同理,席珂不需要担心,并不代表其他人不需要担心。

    从心智方面来讲,她极少有脆弱的时候。

    从能力方面来讲,她完全不比夜千筱弱。

    她根本就不需要别人担心。

    因为——

    说实话,他并不担心席珂。

    玩万一碰到的,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个席珂呢?

    封帆扬眉,并没有说别的,可思绪却忍不住转到夜千筱先前的话上。

    平躺着,夜千筱语调淡淡的。

    “我守下半夜。”

    再抬眼,却发现,夜千筱已经双手撑住“床铺”,整个人轻轻一跃,就翻到了上面。

    封帆一愣。

    她微微俯下身,垂眸看着封帆,忽的扬唇问道,“万一碰到的,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个席珂呢?”

    夜千筱站起身,刚想爬上去睡觉,可转念一想,又顿了顿。

    这位的脸皮,简直厚到一定程度了。

    “……”封帆懒得搭理她。

    夜千筱大大方方地点头。

    “算是吧。”

    要么有理由,要么有兴趣,否则干脆不做,免得招惹没必要的麻烦。

    她从来不平白无故的去做什么。

    跟夜千筱接触,也算有段时间了,鲜少有看到夜千筱做好事的时候。

    想不怀疑都不行。

    封帆狐疑地眯起了双眼。

    “你这么好心?”

    说着,夜千筱指了指“床铺”,继而又道,“看看有没有幸运的。”

    “明天拿点儿走,剩下的……”想了想,夜千筱微微偏过头,“剩下的,先放到火边烘一个晚上,明天放到这儿——”

    夜千筱有些惊讶,真看不出来,他这么善解人意。

    眉头微微一抽,封帆的脸色黑了几分,直接道,“你说。”

    摆明了早有主意的意思。

    封帆刚刚开口,还没把自己想法说出来,就瞥见夜千筱盯着他。

    “带不走……”

    揉着额心,夜千筱询问着封帆的意见。

    “怎么处置?”

    还剩下大堆的野猪肉。

    可——

    夜千筱和封帆吃完晚餐。

    雨水淅淅沥沥的下着,随着大雨咆哮而去,竟是小了不少。

    ……

    伸出手,抓住她冰凉的手指。

    待火堆燃得更旺了些,他垂眸朝刘婉嫣那边看去。

    瞥了眼她安然的睡颜,宋子辰轻轻叹息,然后往旁边移了点点,朝火堆添了好些木柴。

    宋子辰小心谨慎地放开她。

    轻轻地将她放到地上,同时把自己外套垫在下面。

    刚刚他出去时,顺便带了些枯草回来,正好垫在地上可以隔绝热量散失。

    宋子辰颇为无奈。

    却,赫然发现,怀中的女人,不知何时早已陷入昏睡状态。

    小心地松开她。

    宋子辰的气息终于平静下来。

    良久。

    慢慢的,便老实下来。

    怀中处于生病状态的女人,有些不满的哼哼着,可完全无法反抗他的力道。

    宋子辰将她抱的更紧了些。

    深深喘息。

    紧紧皱眉,宋子辰将她的两只手桎梏住。

    然而,刘婉嫣的手却有些不规矩,在他身上肆意的动作。

    宋子辰难受的皱起眉头。

    强行压制住身体的那股躁动。

    所以……

    他,不是他。

    不能趁人之危。

    她还没有清醒。

    不行。

    宋子辰止住动作。

    一股难以言明的愧疚感从心底袭来。

    皆是泛着淡淡的红色。

    视线一点点下移,从眼睛、鼻梁、红唇,到下巴、脖颈、锁骨……

    面色绯红,双眸微眯。

    他怔怔的睁大眼睛,看着被搂在怀里的女人。

    瞬间让他惊醒。

    宋子辰吻上她的眼睛,滚烫的泪水带着咸咸的味道。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重要起来。

    一个,一个。

    手指抬起,下意识的解开她的衣扣。

    气温,也渐渐地上升起来。

    缠绵而激情的吻,越发的放肆起来,山洞内唯有暧昧的声音。

    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脑中,那根属于理智的弦,好像在刹那间化为云烟。

    迷迷糊糊的刘婉嫣,竟是化被动为主动,自己缠了上来,不给宋子辰丝毫放松的机会。

    更要命的是——

    两人的呼吸渐渐地重了起来。

    刘婉嫣颇为不舒适地皱起眉,下意识地张口,可紧接着对方便创驱直入,不给她丝毫反抗的机会。

    柔软的双唇,带着滚烫的温度,属于她的味道在唇畔蔓延开来。

    抿唇,宋子辰眼底有深邃的暗光闪过,下一刻,低头覆上她的唇。

    令人垂涎。

    低下头,看着那一张一合的双唇,脸颊上染着红晕,双唇更甚,犹如鲜血一般的红艳。

    宋子辰犹豫了一下。

    完全处于不清醒状态。

    刘婉嫣嘀嘀咕咕的,连续不断的喊着。

    “子辰,子辰,子辰……”

    宋子辰再次低低地应了一声。

    “我在。”

    埋在他的怀里,刘婉嫣又喊了一声。

    “子辰。”

    手指轻轻颤抖着,宋子辰抬起手,将手掌覆盖在她柔软的头发上,动作温柔的揉了揉,有安抚的意思。

    心,微微痛了一下。

    “我在。”宋子辰低声开口。

    刘婉嫣环上他的腰,整个人直接埋入他的怀中。

    “子辰?”

    那双染了层雾的眸子,在对上的瞬间,深深地冲击在心灵最深处。

    他俯着身,微微垂下眸,温柔的看着她。

    一张清俊温柔的脸映入眼帘,带着令人窒息的温和,眉宇间藏着几分担忧和难受。

    视野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纳闷地眯起眼。

    刘婉嫣迷迷糊糊的伸出手,一把抓住一块湿漉漉的衣角。

    那小心的动作,极其温柔。

    温暖的手指滑过皮肤,残留着余温,拂拭着眼角滑落的泪水。

    一行清泪,突兀的从眼底滑落。

    仿佛能勾起心里那压抑的情感似的。

    熟悉的让人害怕。

    “婉嫣……”

    “婉嫣。”

    “婉嫣。”

    耳边却传来轻轻的呼唤声。

    可——

    刘婉嫣微微叹了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

    这么想着,她努力的睁开双眼,篝火的火焰在眸底跳跃着,摇摇晃晃的,可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度。

    火呢?

    刘婉嫣感觉到刺骨的寒冷,仿佛浑身都被冰冻了一般,感觉不到丝毫的温度。

    不知过了多久。

    她虚弱疲惫的闭上眼睛。

    冰凉冰凉的。

    丧气地皱眉,刘婉嫣拉下脸,最后直接倒在地上。

    不知不觉间,口腔感觉到股血腥味,刘婉嫣微微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是将唇角咬破了。

    暗自咬牙。

    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一个人呢?!

    刘婉嫣打心眼里唾弃自己。

    妈的。

    如若没有理智的压制,刘婉嫣甚至觉得,自己早就飞蛾扑火,不顾一切的冲向宋子辰了。

    整颗心,就像是化掉似的。

    因他的温暖,或许会心如蜜糖。

    因他一句话,或许会脸红心跳。

    放不下他。

    下意识的关注他的情况,为他跟柴桃在一起而心痛,半夜层想他想到失眠,纵使夜千筱都表明过自己不喜他,她还是成为那种见色忘义之人。

    感情告诉她,她还是喜欢着宋子辰。

    可——

    指不定脚踏几只船呢。

    估计,他以前也就陪她玩玩。

    理智告诉她,宋子辰就是一个渣男,刚分手就换女朋友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理智跟感情,从来都不是划等号的。

    现在也喜欢。

    曾经喜欢。

    喜欢就是喜欢。

    片刻过后,刘婉嫣深吸了口气,将在心里汹涌的情感,强行压制了下去。

    莫名地,有些揪心。

    刘婉嫣看向洞口,只觉得那道身影刚走出去,就已经消失在黑暗中。

    洞内的光线很暗。

    见她不再说话,宋子辰垂眸想了想,也不多言,直接走出了山洞。

    再者,她跟他又没关系,管不得那么多事儿。

    当兵的,身强体壮,还怕淋点雨不成?

    罢了。

    一个字刚出口,刘婉嫣就住口了。

    “你……”

    偏过身,宋子辰看着她,眼底闪烁着跳跃的火光。

    “总会有干的。”

    刘婉嫣张了张口,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称呼有些亲昵,想了想后,便低声道,“外面下很大雨,枯柴可能都被打湿了。”

    洞口的身形顿了顿。

    话音刚落。

    “子辰。”

    待到他走至洞口时,刘婉嫣才忽然意识到什么,迷迷糊糊的抬起眼,朝门口喊了一声。

    不过——

    想干啥干啥。

    随他去。

    她在发烧,浑身都使不上劲,这时候自然管不了宋子辰的行动。

    刘婉嫣点了点头。

    “好。”

    用几根木头点着火,宋子辰朝刘婉嫣说着,清俊的眉眼间,总给人一种莫名地安心。

    “你先在这里待会儿,我去找一些柴火过来。”

    莫名地给人一种恐惧感。

    阴森森的。

    里面漆黑一片,直到宋子辰点了火光之后,才照亮里面的情况。

    山洞不算大,大抵能容下四五个人。

    在雨水来临之前,刘婉嫣和宋子辰找到了个山洞。

    另一边。

    ……

    封帆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扫了她一眼,旋即收回视线。

    “聪明。”眯了眯眼,夜千筱毫不客气的夸奖道。

    封帆很自然地点头。

    “嗯。”

    封帆的衣服湿了大半。

    更何况——

    夜千筱清楚自己没做,这里又没有别人。

    沿着边缘完了一条小水沟,从芭蕉叶上落下的雨水,哗啦啦的涌入水沟中,然后顺着水沟流向庇护所之外的土地。

    正好处于“房顶”边缘的下面。

    刚想坐下去,夜千筱就瞥见不远处的一条沟。

    “你弄的?”

    夜千筱特地搭了两层,“房顶”还比较牢靠,加上她弄得比较宽敞,所以雨水一时半会儿溅不到他们身上。

    这是雨季,暴雨来的很急,滴滴答答的落在“房顶”上,很快便如水珠般落到地上。

    雨水哗啦啦的落下。

    昨晚一切,再回来时,已有两块猪肉再加热了。

    至于夜千筱,则是顶着一块芭蕉叶,冒着雨在不远处的地方挖了个坑,将还有攻击力的蛇头和蛇身一起埋入地下。

    封帆去继续烧火,将接下来的野猪肉给烤熟。

    于是,两人分工合作。

    埋了就埋了吧。

    得。

    再见到手心那半截身体时,夜千筱嘴角一抽,再垂眸看向那在地上挣扎的上半截,夜千筱无奈地叹了口气。

    下意识地抬手接住。

    封帆将手中那段丢给夜千筱。

    “埋了。”

    夜千筱微微愣了愣。

    听了她的话,封帆也没有迟疑,捏住蟒蛇的七寸,再抬手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匕首,手掌横扫而过,蟒蛇已经被切成两段。

    弄死了,她好安心。

    如果这次放了它,今晚它再来怎么办?她不喜欢一切危及到自己安全的东西。

    蟒蛇虽然没有毒,可咬一口也不好受。

    她不是动物保护主义者。

    很快,夜千筱耸肩,直截了当道,“弄死吧。”

    封帆白了她一眼。

    盯了那条蛇一会儿,夜千筱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可惜有晚餐了。”

    并不算大,大概有三根手指般大小,此刻正在封帆手中拼命挣扎着。

    是条蟒蛇。

    在蛇离身的刹那,夜千筱微微偏过头,朝身侧的封帆看去,一眼就见到他手里捏住的那条蛇。

    更要命的是,你根本就不知道,那条蛇到底有没有毒。

    那种生物,总是神出鬼没,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

    她不怕蛇,但是却不想被蛇咬。

    夜千筱猛地松了口气。

    下一刻,那滑溜溜的感觉,乍然消失。

    而——

    不知有没有毒。

    是条蛇。

    夜千筱脸色黑了黑。

    下意识地,静止在原地。

    与此同时,那凉飕飕地物体,落到脖子上,滑溜溜的,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封帆的声调带有几分严厉。

    “别动!”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6、我和她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