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7、再无瓜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和她……”

    封帆的声音很沉,可一如既往地冷淡语调,好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一般。

    他的话语很简洁,几乎找不到一句废话。

    就像是在总结。

    一、他跟席珂有婚约在身。

    二、他跟席珂是青梅竹马。

    三、席珂有初恋,现在分手了。

    没了。

    夜千筱有些囧。

    据她观察,席珂还是挺在乎封帆的。

    也不知是否是喜欢。

    毕竟,她跟封帆在一起那么久,也没再见席珂找过封帆。

    而,她想要知道的,也不是他们的过去,而是他们现在的状况。

    封帆故意避开了。

    夜千筱没好再问。

    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迫,可不是她的习惯。

    “你呢?”

    末了,封帆淡声问道。

    “什么?”

    漫不经心地反问,夜千筱将两条腿又抬上去。

    平躺下来。

    两手交叉,枕在脑袋下面。

    “赫连长葑。”封帆直入主题。

    那位来后,周围有人议论他,封帆就顺道记下了名字。

    “他?”夜千筱抬起眼,看着上面铺着的芭蕉叶,沉思片刻后,又忽的笑了笑,“估计没可能。”

    封帆看着她。

    “睡觉。”

    懒洋洋地说着,夜千筱翻了个身。

    背对着他。

    封帆收回视线,看向面前燃烧的火堆。

    他们俩,不见得没可能。

    这是那时候,封帆的第一直觉。

    ……

    一夜无话。

    天上仍旧下着毛毛细雨,在这样的天气里,带着丝丝凉意。

    挺冷的。

    天色未亮。

    抬眼看去,仍旧黑漆漆一片。

    坐在石头上,夜千筱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左手食指抵住自己的下巴,看着仍旧烧的旺盛的火堆。

    若这雨再继续下下去,今天晚上怕是很难找到庇护所了。

    这么想着,夜千筱拿起自制的竹筷夹,将火堆上烤着的那两块野猪肉翻了个身。

    “起了?”

    刚翻好两块,夜千筱眉头微微一动,侧过身朝后上方扫去。

    抬眼的刹那,封帆已经从上面跳了下来。

    夜千筱眸光闪了闪。

    事实上,昨晚封帆只睡了两个小时。

    夜千筱是晚上十点左右睡下的,可封帆从头到尾都没喊她,而夜千筱到晚上三点左右才自然醒。

    将他赶上去睡觉。

    这里有黑熊和毒虫出没,一个人行动时难免心惊肉跳的,需时时刻刻提高警惕,晚上难以睡个安稳觉。

    两个人行动,最好的办法就是轮班。

    没想——

    夜千筱眉头皱了皱。

    “你弄的?”

    走过来,封帆垂眸,扫向那两块野猪肉。

    “……嗯。”

    夜千筱沉重的点头。

    “……”

    封帆无言以对。

    在火堆上面,两块野猪肉,皆是被烧的个半焦,而现在正被烤的地方,可以明显的看到——

    没熟。

    她真是个人才。

    封帆心里暗自想着。

    “你来。”

    夜千筱干脆站起身,将两根竹筷丢给封帆。

    看了她一眼,封帆嘴角微微一抽,为了自己的早餐着想,还是接下了她这烂摊子。

    若真吃不下,到时候吃亏的,只能是他。

    夹了块野猪肉,封帆借着火光仔细打量着,将那一半焦肉一半生肉看在眼底,眸色冷不防地黑了几分。

    “你怎么弄的?”

    封帆忍不住问道。

    偏了偏头,夜千筱仔细想想,找出理由,“火候不对。”

    “……”

    封帆简直不想看她。

    火候不对,能烧到这种程度?

    真要命。

    据说她以前还是个炊事员。

    就这厨艺,不知能吃死多少人。

    纵使昨晚就对夜千筱的厨艺有心理准备,可这时候亲眼看到,封帆还真的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

    片刻后,封帆又夹起另外一块看了看,最终忍无可忍,锋利的眼眸扫向夜千筱,“在刚刚之前,你都没翻一翻?”

    “……”夜千筱明显有些诧异,“要翻?”

    “……”

    封帆沉默的收回视线。

    直接将那两块野猪肉丢了。

    他不是没吃过苦。

    当兵以来,各种各样的训练,教官刻意营造的艰苦。

    于他而言,还真不算什么。

    可是——

    夜千筱是个神奇的存在,总能在莫名的地方让人折服。

    吃了她的东西,封帆怕饿肚子。

    还不如浪费粮食。

    夜千筱站在一边,沉思的想了会儿,最终还是没有抗议。

    焦成那样,确实没必要吃了。

    不过,还是有点可惜。

    夜千筱觉得,如果她接下来还跟封帆一起的话,封帆肯定不会给她机会烤食物的。

    想了想,夜千筱轻轻叹息,在封帆身边的石块上坐下来。

    不得不承认,封帆确实是个很讲究、很细心的人。

    火堆旁边,围着一圈的石头,不仅可以防止雨水进入,还能防止夜风将火吹灭。

    而,他们现在坐的石头,也都是他搬过来的,避免他们不用坐在地上。

    二十分钟后——

    两块烤熟了的野猪肉,落到两人手上。

    “诶。”咬了口肉,夜千筱忽的看向封帆。

    “什么?”

    封帆偏头看她。

    “有长进。”夜千筱微微眯眼。

    “嗯。”

    封帆懒散地应了一声。

    熟能生巧。

    第一次有些生疏,第二次就能吸取教训,只要长了脑子、手脚协调就成。

    当然,像夜千筱这样的,估计永远都没办法做好了。

    毕竟烤个肉她都能任性的违背正常规律。

    两人花了十分钟解决早餐。

    这时,天色已然蒙蒙亮。

    身上带了点野猪肉,再将剩下的放到“床铺”上,用芭蕉叶虚掩好。

    两人离开。

    没有商量,两人默契地一同前行。

    如果跟上的,不是个累赘,而是能在某些时候帮助你的,想必谁也不愿意在这种地方独来独往。

    尤其,他们俩都非孤僻之人。

    ……

    天色渐渐亮起来。

    山洞内。

    刘婉嫣从昏睡中转醒。

    昏沉中,隐约能听到火堆燃烧时噼里啪啦的声响,一边还能感觉到火堆的温度。

    很暖。

    同时,浑身也没昨晚的疲惫与沉重。

    轻轻皱眉,刘婉嫣困难地睁开眼。

    侧过头,刘婉嫣黑眸闪亮,眼底跃入属于山洞内的画面。

    最先见到的,是那坐在身侧的身影。

    熟悉的军装。

    熟悉的背影。

    背脊端正笔直,只穿着里面的短袖,却湿漉漉的,紧紧贴在身上。

    眼眸微微抬起,她见到宋子辰的侧影,俊朗的侧脸轮廓,还滴着水的发丝,好像在水里走了一圈似的。

    而——

    很快,她便意识到,宋子辰做了什么。

    仍旧燃烧的火堆旁,插了四根分叉的树枝,上面架着两条鱼,此刻正被烤的鱼香阵阵。

    刘婉嫣下意识地看向洞外。

    微微亮起,光线很暗。

    可,纵使外面下着雨,刘婉嫣还是清楚意识到,时辰还很早。

    所以,大清早的,他就去捉鱼了?

    皱眉想着,刘婉嫣疑惑,双手撑在地上,让自己坐起身。

    “醒了?”

    宋子辰很快就发现了动静,偏过身来看她。

    一只手伸到半空,本想去拉她的,可旋即又倏地顿住,收了回去。

    刘婉嫣没注意到。

    坐在干燥的草堆上,刘婉嫣想了想,看着他,疑惑地扬眉,“你整晚没睡?”

    她分明看到,宋子辰神色间的疲惫。

    “鱼好了。”

    宋子辰不擅长说话,只得有些生硬地转移话题。

    更重要的是,只要见到她,昨晚的那幕便浮现在脑海中,总归让他有些尴尬。

    “哦。”

    刘婉嫣没有多问。

    爬起来,刘婉嫣拿了些干草过去,坐在离宋子辰稍远的地方。

    眼看着宋子辰拿起一条鱼,她心下紧张,没等对方有任何动作,就将剩下那根插着鱼的木棍拿起来。

    开吃。

    宋子辰诧异地看着她。

    看了几秒。

    见她神情自若,一味地吃着鱼,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不由得有些纳闷。

    呃。

    还没放盐……

    他知道,刘婉嫣不喜欢清淡的食物。

    没放盐的鱼,她能够适应?

    殊不知,处于紧张状态的刘婉嫣,直到吃完一半松了口气后,才算是意识过来。

    真、没、味。

    刘婉嫣脸色黑了黑,转而小心翼翼地瞥了眼宋子辰,可没等对方的视线看过来,她就快速利落转移视线。

    没办法,继续吃。

    总不能在这时候露馅吧。

    刘婉嫣内心哀嚎。

    不多时,两人将鱼给吃完。

    刘婉嫣也做足了心理准备。

    “昨晚,谢谢你。”

    看着宋子辰慢慢的添着柴火,刘婉嫣犹豫半响,慢吞吞的来了这么一句。

    顿了顿,宋子辰加完最后一根木头,转而看向她,薄唇轻启,“不谢。”

    “……”

    抿唇,刘婉嫣一时说不出话。

    沉默、尴尬。

    还有,那么丁点的紧张。

    刘婉嫣很不适应跟他单独在一起。

    总会莫名地紧张起来。

    踌躇了两分钟。

    猛地呼出口气,刘婉嫣站起身,声音颇为僵硬,“我该走了。”

    “等等。”

    抬手,抓住她的手腕。

    刘婉嫣错愕地偏过头。

    抬眸,宋子辰眸色微沉,却很坚定,他一字一顿,“有件事跟你说。”

    “你说就成。”

    紧张地咬着唇,刘婉嫣想要甩开他的手。

    然——

    甩不开。

    抓住她手腕的力道,紧紧地,好像铁钳一般。

    刘婉嫣有些丧气。

    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宋子辰缓缓道,“关于分手的事。”

    刘婉嫣一愣。

    旋即,唇畔扬笑,“你不该是跟柴桃讨论吗?”

    倏地,心里像是被什么赌气来般,狠狠地抽了抽。

    “婉嫣。”

    宋子辰猛地起身,握住她手腕的力道微松,继而另一只手环住她的腰,将她紧紧搂入怀中。

    他的衣服未干,刘婉嫣能感觉到一阵凉意。

    可,更让她确定面前的事实。

    发生什么了?

    刘婉嫣完全不明所以。

    松开她的手腕,抬手抚上她的发丝,宋子辰眼底伤痛深了几分,微微低下头,在她耳边低低道,“跟柴桃在一起,是我的错。”

    “你……”

    听到柴桃的名字,刘婉嫣就不由得怒从中来。

    什么意思?

    然而,耳边的声音愈发温柔,“听我说完。”

    那低缓温和的语调,落到耳里,令她不由得恢复意识。

    “好,你说。”

    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刘婉嫣死死咬着唇,话语里带着明显的怨气。

    妈的!

    都跟柴桃在一起了,你还要说跟她之间的事?!

    刺激她,还是怎么的?!

    刘婉嫣恼火的很。

    皱眉,宋子辰微微垂眼,沉声开口,“上次你撞到跟柴桃在一起的,不是我。”

    “你当我傻?”

    刘婉嫣彻底炸毛了。

    不是他?!

    怎么不是他?!

    怎么可能不是他?!

    “我叫宋子辰,”宋子辰声音低缓,继续道,“他叫宋子云。”

    他说这话时,一双盛满温柔的眼睛,渐渐被伤痛所遮掩。

    于是,刘婉嫣彻底愣住。

    松开她,宋子辰低着头,认真的看着她,字字清晰道,“我有两重人格。”

    “……”

    刘婉嫣僵在原地。

    两重……人格?

    是在说宋子辰?

    怎么,可能?

    刘婉嫣的脑袋“轰”地炸开,完全没有了头绪,不知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宋子辰有双重人格,那日跟柴桃一起的,不是她所知道的宋子辰,而是另外一重人格……宋子云?

    简直接受无能。

    “那……”

    刘婉嫣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自己该问什么。

    太多太多的疑问。

    从何问起?

    她初次表白,初次接吻,亦或是……在一起的时候?

    她先前接触过的,什么时候是宋子辰,什么时候是宋子云?

    “我早该告诉你的,你两次……唔,表白,遇到的都是宋子云。”宋子辰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他会将所发生的,全部告诉我,所以我知道。”

    “……”

    刘婉嫣咬牙。

    脑子渐渐反应过来后,难免有些气愤。

    谁能料到所谓双重人格?!

    要命的是,她竟然完全没有分清!

    有感觉到过他的异样,可只当自己不够了解他,却从未朝那个方向想过。

    “在办公室救人质的时候,也是他。”宋子辰话语颇为无奈,“酒吧跟柴桃一起,被你撞见的,还……是他。”

    “这样?”

    刘婉嫣神情呆愣,轻悠悠地问了一句。

    双目无神。

    长叹一口气,宋子辰微微敛眸,又道,“跟柴桃在一起,是不想让你再受到他的戏弄。”

    “宋子辰!”

    刘婉嫣猛地抬高声音,情绪近乎失控。

    冲过去,刘婉嫣揪住他的衣领,神情凶狠,恶声质问道,“那么现在呢,宋子辰,你为什么告诉我?!你凭什么告诉我这些?!”

    凭什么?!

    就让她接受他是个负心汉,不好吗?!

    可现在……

    算什么?!

    算什么啊!

    她无知,她愚蠢,她被人耍着玩?

    她根本就不想知道这些!

    “宋子辰,你藏着这么大的秘密,为什么要告诉我?!”揪住衣领晃着,刘婉嫣失控的喊着,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落,她撕心裂肺,“我们俩再也没关系了,不成吗?!”

    宋子辰看着她。

    片刻后,抬起双手,紧紧将她环住。

    刘婉嫣拼命挣扎。

    奈何宋子辰力道过大,硬是无法从他怀中挣脱。

    “别哭。”

    垂眸看她,宋子辰难掩眸底的心疼。

    他思考了整个晚上。

    是否告诉她这个实情。

    他清楚刘婉嫣的性子,骄傲,自尊心强,所以他先前才没跟她透露过。

    料到她会生气,会暴躁,会失控。

    可现在真正见到,还是止不住的心疼,同时还有难以抑制的愧疚。

    他也不想的。

    “宋子辰,你放开我!”

    刘婉嫣咬牙切齿,只恨不能离他远点儿。

    可,她难以动弹。

    怒火攻心,刘婉嫣深吸口气,视线从他下巴以下扫过,最后一低头,直接咬在他的锁骨上。

    狠狠地。

    不遗余力。

    宋子辰顿时疼得皱眉。

    咬的狠,不多时,刘婉嫣就尝到鲜血的味道。

    鲜血能使人狂躁。

    同样,也能使人平静。

    渐渐地,刘婉嫣平息着胸腔的怒火,在尝到满嘴鲜血后,终于松开了嘴。

    而——

    宋子辰的锁骨上,留下了个红色的血牙印。

    触目惊心。

    “发泄完了吗?”

    皱起的眉头渐渐抚平,宋子辰的神色间见不到丝毫恼怒。

    唯有担忧。

    “……”

    刘婉嫣被哽住,竟是没法答他。

    气能消吗?

    显然不能。

    可从知道到现在,也过了几分钟,刘婉嫣激动过后,也能理智的面对这个问题。

    怪宋子辰吗?

    当然怪。

    他不该瞒着她,也不该答应跟她交往。

    怪宋子云吗?

    也怪。

    他才算是罪魁祸首,不是吗?

    可,怪又有什么用?

    杀了他?不可能。

    揍他一顿?她已经暴力发泄了。

    将他的病情上报?她实在办不到。

    所以,能怎么办?

    刘婉嫣下意识的有了选择。

    她想离他远点儿。

    “放开我。”

    平静地看着他,刘婉嫣神色淡漠,语气带着冷意。

    宋子辰依言松开她。

    刘婉嫣深深的呼吸着。

    “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我也不想知道你跟那个叫宋子云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婉嫣的肩膀微微颤抖着,可话语却坚定有力,“我只想告诉你,以后我们俩再无关系,你离我远点儿,我也不会再缠着你。”

    说完,刘婉嫣似是有些解脱,可眼底却含着泪光,她重重地问,“行吗?”

    盯着她。

    眼睛一眨不眨的。

    有些痛心,可很快的,宋子辰却包容地点头,应声,“好。”

    好。

    我答应你。

    从今以后,我们再无瓜葛,再也不会去打扰你。

    可,心底那股无力感,却渐渐地蔓延至全身。

    刘婉嫣转过身。

    抬起衣袖,狠狠地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她快步走出了山洞。

    很快,消失在压抑阴沉的雨幕中。

    宋子辰再见不到她的身影。

    ……

    下午。

    细雨蒙蒙。

    雨水滴落到绿叶上,凝聚成股又滑落下去,片片绿叶翠绿欲滴,犹如刚刚生长出来,纤尘不染。

    河水哗哗流淌。

    封帆和夜千筱是沿着河水走的。

    正好这条河有段路,是往北边流淌的。

    走水路,总归比在丛林内行走,要容易许多。

    两人中午吃的植物和野猪肉。

    莫约四点,见天色渐渐暗下来,便准备在河边安营扎寨。

    他们并不急着走。

    前几天脚程比较快,他们又没迷失方向,离最终目的地已经很近了。

    按照现在的速度,他们在第六天就能抵达。

    两人在成绩方面,都没争强好斗之心,于是,志同道合的他们,准备往自己晚上过的舒适点儿。

    封帆准备庇护所。

    夜千筱准备捕鱼。

    两人一拍即合。

    然——

    在夜千筱冒着雨、拿着自制竹叉在河里走动时,却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席珂。

    她在下游不远处,手里拿着根木棍,最下面绑着所有人都有的匕首。

    正在低头捕鱼。

    夜千筱盯着她看了会儿。

    很快,席珂就发现了她的存在。

    握住木棍的手微紧,席珂凉凉的朝这边看过来,眉宇间满是淡漠的意味。

    比封帆更要冷漠。

    无奈,夜千筱想了想,只得主动地朝她走过去。

    两人相距大概三十来米。

    席珂在拐角的深水处。

    夜千筱在靠近深水时,步伐忽的就停了下来。

    这时,两人距离为两米。

    “好巧。”

    眯了眯眼,夜千筱主动打招呼。

    ------题外话------

    踩楼活动24点截止哈。

    汗。

    泥萌一点都不积极。

    新年快乐。

    明天回评和奖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7、再无瓜葛!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