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8、珺儿,想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好巧。”

    眯了眯眼,夜千筱主动打招呼。

    席珂凝眉看她,隐约含有几分疑惑。

    在她看来,夜千筱跟她的关系,应该是见面都不会说一句话的才对。

    “嗯。”

    席珂冷淡地应了一声。

    将竹叉竖着插到河里,夜千筱挑眉,淡淡问道,“捉到鱼了?”

    “没有。”

    席珂板着脸回答。

    心底却疑惑万千。

    莫名地,在面对夜千筱时,忽的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你——”

    夜千筱话音未落。

    眼角余光瞥到个身影,视线便直接往河岸边扫过去。

    封帆走过来,正在河边寻找什么,可目光轻轻一扫,视线就落到他们这边。

    目光顿时定住。

    “诶。”

    夜千筱眯了眯眼。

    很快,封帆反应过来,眸底一派平静,“找到个山洞。”

    “我先弄两条鱼。”

    扬眉,夜千筱唇畔含笑。

    封帆转身就走。

    夜千筱耸耸肩,也不再管他。

    这别扭,来的莫名其妙,她权当他撞见冰珞尴尬了。

    很快,封帆的背影消失。

    “你们在一起?”

    过了会儿,席珂主动朝夜千筱询问道。

    微顿,夜千筱微微扬眉,“哪个意思?”

    暧昧的,还是不暧昧的?

    席珂眸光微闪,悠悠然扫了她一眼,“一起行动。”

    “……”

    夜千筱摊摊手。

    这不显而易见的吗?

    没再跟她说话,夜千筱拎着手中的竹叉,直接往上面的浅水滩走。

    “喂。”

    没走两步,后面就传来冷冷的声音。

    夜千筱步伐平稳,没有停下来。

    “夜千筱!”

    猛地一声喊,冷气更甚。

    夜千筱这才停住脚步,转过身,淡淡地看着她。

    席珂对她冷着脸,夜千筱自然不会笑脸相迎。

    凝眉看着她,席珂面色微僵,话语带着警告,“别跟他靠得太近。”

    半响,夜千筱忽的笑了,“你在怕什么?”

    “我怕?”

    席珂皱起眉头。

    低眸,夜千筱动了动手腕,拎出竹叉的手往下一插,话语淡淡的,“我不会弄死他。”

    “我不信任你。”眸光愈冷,席珂冷然地盯着她,眼底杀气弥漫,“夜千筱,你拿我做借口,靠近他,目的是什么?”

    “目的……”夜千筱低低笑出声。

    目的?

    她这样觉得?

    想了想,夜千筱倒释然了。

    唔,说起来,她真不喜欢席珂。

    偏偏头,夜千筱唇畔扬笑,再抬起手,鱼叉上插着一条鳗鱼,正好刺入腹部,此刻一动不动的。

    “目的嘛,你自己猜。”说着,夜千筱转过身,倒举着鱼叉,稍稍晃了晃,声音懒懒的,“说起来,我还挺喜欢他的。”

    说完。

    拎着手中的鱼叉,她朝先前的地方走过去。

    河水中,她赤着脚,裤脚卷到膝盖处,露出弧度刚好的小腿,河水不深,裤脚丝毫未曾被浸湿。

    席珂站在原地,紧紧地盯着她的背影。

    莫名地烦躁。

    自从见到夜千筱,就有种异样的警惕,时至今日,夜千筱纵使没做过任何“坏事”,可仍旧无法减轻她心中的警觉。

    夜千筱……

    靠近封帆,你到底有图什么?

    ……

    夜千筱花了五分钟,捉到了第二条鱼。

    相比之下,席珂的功夫比她差点儿,还在深水里盯着游过的鱼。

    没有理她。

    上了岸,夜千筱穿好鞋袜,处理完两条鱼,就顺着封帆来的方向,走过去。

    没多久,就见到在砍柴的封帆。

    他砍的是松树,且是长叶松,这种松树里面有多达百分之八十的易燃油脂,浸了雨水也能够轻松燃烧。

    是理想的点火材料。

    他已经砍下两棵了。

    “要帮忙吗?”

    拎着两条鱼走过去,夜千筱微微眯起双眼,饶有兴致地询问道。

    这一棵,他也砍断大半了。

    “不需要。”

    头都没抬,封帆继续用手中匕首砍树。

    匕首很小,虽说锋利,可砍直径二十来厘米的树,还是有些问题的。

    就站在旁边,夜千筱再度问道,“真的?”

    封帆动作顿了顿。

    一斜眼,就瞥见她手中的两条鱼,眸色中的惊讶难掩。

    这才过去多久?

    站起身,封帆看着她,忽的问道,“她呢?”

    “还在捉鱼。”

    夜千筱直白地回答。

    封帆眉头微皱。

    “得,”夜千筱将手中的鱼往地上一丢,抬手抓住他的手臂,往来的方向一推,“别说我什么忙都没帮上,现在给你机会,快些去。”

    封帆站稳,握住匕首的力道微紧。

    而——

    夜千筱已经将自己的匕首抽了出来。

    “每半个小时,别回来。”

    挑眉说着,夜千筱嘴角扬笑,出鞘的匕首在手里转了几圈。

    她微微侧过头,笑容张扬潇洒,浑身淡然的气质,引得人移不开眼。

    封帆敛眸。

    说完话的夜千筱,已经来到松树旁边,开始砍那棵砍到一半的松树。

    很快,封帆转身离开。

    夜千筱悠然自得。

    花了点时间,夜千筱砍断这棵树,然后用自己的匕首,将三棵树都进行了处理。

    趁着现在空闲,她并不介意多花点时间。

    每棵树,断成一到两米,然后将一段段的圆木砍成一块块的,等所有的圆木都砍完之后,只见得一堆堆的木柴累积在一起,就跟叠金字塔似的。

    当封帆和席珂走过来时,就见到洞口堆积的那一摞摞的木柴。

    跟从市场里运回来似的。

    封帆微微蹙眉。

    早清楚夜千筱会玩,可这也太会玩了。

    席珂则是愣了愣,搞不清夜千筱到底在做什么。

    “火烧了吗?”封帆朝夜千筱问道。

    砍完最后一段,夜千筱微微抬眼看天。

    果然黑了。

    “没有。”

    夜千筱说着,偏了偏头,朝两人看了过去。

    席珂面色冷清,双手环胸,淡淡地看着她。

    封帆站在一旁,手里提着一条鱼。

    这情况,夜千筱大概也懂了几分。

    “先进去。”

    封帆的声音颇为冷清。

    夜千筱弯下腰,将两条鱼捡起来,扔给他。

    很快,封帆和席珂,一前一后的进了山洞。

    夜千筱拿了一根木柴,用匕首在上面划了几下,弄出了一些容易点燃的刨花。

    走进山洞。

    里面的空间很大,站十个人都不成问题。

    只是,门口有凉风灌入。

    这是夜千筱第一次进来,一眼就看到里面摆放的两块石头。

    封帆和席珂占据着。

    她眉头微微一动。

    将刨花和几块木头丢过去,夜千筱转身便出了山洞。

    她这电灯泡,存在感颇强,倒是有些闪眼。

    于是,夜千筱趁着夜色未彻底黑下去,准备到外面转一转,顺便想弄点儿野味过来。

    她不怎么喜欢卡喉咙的鱼刺。

    连带的,也不太喜欢鱼。

    然,没走几步,就听到询问声——

    “你去哪儿?”

    脚步顿住,夜千筱侧过头。

    一眼瞥见站在洞口的封帆。

    夜千筱顿时乐了,“给你们腾个空间。”

    “不需要。”

    封帆脸色微微拉下来。

    呃。

    想了想,夜千筱便道,“去弄点吃的。”

    “这里有。”

    封帆很快的接过话。

    “弄点别的。”

    夜千筱随意地摆了摆手。

    “一起。”封帆直接走过来。

    “你傻吗?”

    干脆转过身,夜千筱皱眉看着他。

    封帆眉头皱得更深。

    他只是怕夜千筱在外面遇到事。

    毕竟,在他看来,席珂比夜千筱更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因为席珂没有她那么随性,不会动不动就去招惹危险生物。

    “算了,”夜千筱耸肩,“我要半个小时没回来,你来找。”

    “……”

    封帆哑言。

    而,不等他再说话,夜千筱已经转身离开。

    那把匕首,被她紧紧攥在手中。

    眸光闪了下,封帆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可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还是不缺凝重。

    总觉得——

    夜千筱更让人担心些。

    “阿帆。”

    身后,传来淡淡的声音。

    转过身,封帆看到席珂。

    “回去吧,”席珂沉眸看他,语气沉重,“这里不适合你。”

    沉默了下,封帆的双手放到裤兜里,“我觉得挺适合的。”

    “你……”

    席珂蹙眉。

    扬眉,封帆打断她,道,“在你眼里,我只适合做文职?”

    在先前的部队,封帆也并非文职,可以他的学历,随时都可以轻松的那份文职的活儿,或许没几年就会高升。

    不过,他成为连长,却一直都参加训练,跟其他人差不远。

    自他入伍以来,席珂一直都在劝说他,做文职,在战斗部队,只会浪费你的时间。

    抿唇,席珂脸色微微缓和,沉声道,“你的发展会更好。”

    “这是我的人生,”语调微顿,封帆神情坚定,“生活方式,也由我选择。”

    “我不管你想拥有怎样的生活方式!”席珂紧紧皱着眉头,“我只是不想承担你的人生,谁都会想,你的选择,是为了我。”

    眉头微动,封帆眯眼,“你在乎?”

    “我……”

    “不,”封帆淡声打断她,替她回答道,“他在乎,你只是在乎他。”

    “……”

    席珂陷入沉默中。

    一直坚持让封帆回去,确实基于这两点。

    一、她不想背负封帆的未来。封帆若是为她做的选择,那她今后要承受的压力会更大。

    二、因为那个人。不管那个人是否在乎,她也怕被他知道这些。

    那样,就丁点挽回机会都没了。

    片刻后。

    封帆忽的扬唇,语调微凉,“可我不是为了你。”

    席珂抬眼看他。

    “你从不关注我。”封帆凉凉的补充,听不出丝毫情绪。

    所以,也不知道他的能力。

    他成为老兵队长,并非是偶然。

    一直以来,她都不在乎他的成绩、他的能力。

    她总是下意识的以为,他是从学校里走出来,只知道一些理论知识,并没有真正的实践能力。

    他刚从学校出来,成为一个排的排长时,所有人都这么人为的。

    可,半个月后,他征服他们,凭借的是实力,而非一套套的理论。

    唯有席珂,始终对他保持着固有印象。

    他所有的成绩,她都觉得,是他身后的背影,亦或是他的高学历。

    良久。

    两人皆没说话。

    “我去找她。”

    脸色沉了沉,封帆淡然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

    席珂喊住他。

    脚步微微一顿。

    “离她远点儿,她可能目的不纯。”席珂沉着眸提醒道。

    她不在乎封帆是否有女人,这段时间,她唯一在乎的,就是夜千筱的目的。

    面向她,封帆挑着眉,“她能图什么?”

    席珂盯着他。

    就封帆这身份,能够被图的,可不止一丁半点。

    钱财,地位,名利……

    多少人会在乎?

    顿了顿,封帆道,“我们是朋友。”

    “只是朋友?”席珂挑着眉。

    “是。”封帆斩钉截铁,转而,犹豫了下,又道,“你不了解她。”

    “我凭什么要了解她?”席珂眼底露着讥讽。

    “你没必要了解她,但不了解,却去评价一个人,不像你的风格。”封帆说的很平静。

    “……”

    席珂有些恼火。

    她跟夜千筱一个宿舍,也快一个月了,不但没有对夜千筱放松警惕,反而越来越警惕……

    这还不能证明什么?

    夜千筱隐藏的太深。

    绝不是单纯简单之辈。

    看了她一会儿,封帆离开。

    出奇的,这是封帆头一次这么平静地离开。

    他没太在意。

    席珂在洞口站了会儿,凉风飕飕的吹着,将浑身吹得个凉透。

    封帆走的没了影,中间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半响。

    席珂垂眸,扫向叠在外面的那些木柴。

    冷了会儿,她大脑才意识到,他们是在野外生存……

    无聊。

    真无聊。

    席珂皱皱眉。

    然,瞥了眼山洞内的火堆,她还是走过去,将一摞“金字塔”分几次搬了进去。

    ……

    夜千筱运气很好。

    活捉到一只野兔,用匕首弄死两条蛇。

    拎着战果,夜千筱去了河边,准备将其处理掉。

    封帆找了一圈,最后在河边找到了她。

    “吵架了?”

    看了他一眼,夜千筱就挑着眉猜道。

    “唔。”

    封帆有些含糊地应声。

    事实上,他也不能确定,到底有没有吵架。

    旋即,在她身边坐下,拿了一条蛇过来。

    头都被砍了。

    他要做的,就是剥皮、挖内脏。

    处理着手中的一条蛇,夜千筱忽的偏过头,问道,“她厨艺怎么样?”

    “还好。”

    “跟你比。”

    想了会儿,封帆道,“比我好。”

    于是,夜千筱很快眯起眼,饶有深意地开口,“她白吃白喝……”

    “我让她弄。”

    封帆沉着脸接过话。

    这点小心思,谁看不出来?

    “行。”

    夜千筱满意地点头,继而将处理好的蛇放到岸边石头上,很快就站起身。

    封帆抬起眼。

    “我去弄几根木头。”夜千筱解释。

    “……”

    然后,夜千筱再度离开。

    封帆认命地处理手中的蛇。

    这大晚上的,夜风呼呼的吹,手里的蛇花纹鲜艳,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封帆剥着皮,皱眉想着,不知夜千筱的胆儿到底多大。

    他的动作还算快。

    处理完那条蛇,时间已经过七点了。

    天色也彻底暗下来。

    好在视线适应黑暗,按照原路返回,倒是不成问题。

    拎着东西回去时,还是没有见到夜千筱。

    席珂已经开始烤那三条鱼。

    见他拿了新的回来,有些诧异,却没有多问什么。

    封帆也没解释。

    直到三条鱼快烤熟时,才听到外面细微的动静。

    但,久久没见人进来。

    席珂和封帆走出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夜色中,夜千筱身影看不清晰,但隐约能见到个影子。

    她缓缓的往前挪。

    在她身后,是三堆木头,每堆大概有五根左右。

    都用降落伞的绳子绑着,三根绳子最末端绑在一根小小的木头上,夜千筱握在手中,直接将三堆木头往这边拖。

    封帆第一个走过去。

    很快,席珂也跟上。

    外面的细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给我。”

    封帆朝她伸出手,话语虽是征求,可动作上,却直接将她手中那根小木头夺过去。

    “啧。”

    夜千筱皱皱眉。

    手掌中的木头倏地脱离,手指没法再用力,一股剧烈的疼痛从手指间蔓延。

    还真疼。

    “进去。”看着她,封帆口吻带着严厉。

    “知道。”

    夜千筱却不急,边晃着手,边慢吞吞跟在他身边。

    洞口外,席珂走了几步,就停下脚步。

    深深地看了眼他们,旋即便转过身,走进了山洞内。

    夜千筱浑不在意。

    “你弄这些做什么?”

    封帆将木头往里面拖,还真有些费劲,却不忘了问夜千筱缘由。

    就那几根松树,已经足够他们烧整晚了。

    “做床。”夜千筱答得简洁明了。

    “……”

    封帆停下脚步,蹙眉看着她。

    夜千筱疑惑的挑眼看去。

    半响,封帆一字一顿,评价道,“你真是个奇葩。”

    夜千筱:“……”

    虽说夜千筱是个奇葩,可她运过来的这些木头,确实派上了足够的用场。

    她将每根木头都砍成两米左右,树干笔直,没有硌人的地方,五根木头排列在一起,容纳一个人不成问题。

    直接睡在地面,会让他们的热量流失,有东西隔着中间,自然会减少他们的热量流失。

    更重要的是——

    夜千筱拉回来的木头,都是些湿了树皮的,里面却干燥的很。

    就算是席珂,都难免对她刮目相看。

    而——

    夜千筱进到山洞后,视线扫了一圈,就只有两个字。

    “焦了。”

    “……”

    席珂、封帆下意识看向火堆。

    果不其然。

    本来已经熟了的鱼,再在火上摆了会儿,就焦了大半。

    甚至于,连黑烟都冒了起来。

    夜千筱脸色黑了一下,可想了想,也没有为这种小事而生气。

    虽说,这里面有两条鱼,都是她弄上来的。

    瞥了眼席珂僵硬的脸色,夜千筱眉头一挑,直接道,“别吃了,弄剩下的食材。”

    “嗯。”

    封帆应声,神情有些冷。

    都没有怪谁。

    只是,这时辰都饿了,兴致难免都有些下降。

    席珂默不作声,板着脸继续烤食物。

    两条蛇,一只兔子。

    夜千筱和封帆不太会弄食物,便主动去搬木头弄“床”。

    在整理的时候,封帆才发现,夜千筱弄来不少藤蔓。

    正好可以将木头绑起来。

    席珂发现他们俩挺默契的。

    在她看来,他们俩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可他们动起手来,一句抱怨都没有,就连行动都出奇的一致。

    有点儿醉。

    席珂收回视线。

    在蛇和兔子烤熟后,两人也将三张“床”给绑好了。

    席珂将兔子剁成三份,自己只取了一份,另外两条蛇全部给夜千筱和封帆。

    她不喜欢吃蛇。

    更何况,还是烤的,估计都没什么肉味。

    “不吃?”

    看着席珂,夜千筱晃了晃手中熟透了的蛇。

    “不吃。”

    席珂淡漠的回答。

    夜千筱便不再邀请。

    事实证明,席珂的厨艺确实不错,反正比夜千筱和封帆要好很多。

    平时只能烤熟的肉,到她的手上,却带着肉香。

    不过——

    在很久以后,夜千筱跟了赫连长葑一段时间,这才发现,在野外生存时,口味其实还可以挑点儿。

    总有人会利用现有的材料,做成让人意想不到的美味来。

    吃过晚餐。

    夜千筱和封帆出去,找了一些枯草过来,铺在三张“床”上。

    虽有三人,可话题却很少。

    而,在洞口外面,他们用剩下的松木堵了三分之二,只留下一点通风口透气。

    最大限度的保证了他们的安全。

    所以,这个晚上,没有人守夜。

    三人很快就进入睡眠。

    席珂躺在铺满干草的“床”上,眉头微微蹙起来,视线不自觉地朝夜千筱和封帆的方向瞥。

    在丛林里,也算度过三个晚上了。

    可,从来没有这么放心过。

    庇护所也没这般舒适过。

    不知该说他们太懂得享受,还是该说她太不懂得享受。

    ……

    翌日,六点。

    继封帆之后,夜千筱也醒过来。

    两人相继坐起身。

    “去弄早餐吗?”

    夜千筱揉了揉额心,在清晨微凉的空气里,声线显得极其慵懒。

    “嗯。”

    封帆点头。

    两人站起来。

    走至洞口,将木柴取下一部分,便从洞口钻了出去。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

    河边。

    在丛林里,需要一定的运气,才能遇见能吃的。

    还不如直接去河里找。

    而——

    他们前脚刚走,席珂后脚就睁开眼。

    她早醒了。

    只是没起身。

    凉凉的晨风吹到洞内,她眼睛睁开,视线在洞内看了看。

    出奇的发现,火堆还在烧。

    似乎,还新添了些木柴。

    席珂有些奇怪,不过却坐了起来。

    昨晚她睡得很沉,并没有注意到其它的动静,刚刚醒来也没有多久,所以并不知道先前发生什么。

    她可以确定,自己醒来后,是没有听到动静的。

    谁添的?

    视线微微偏移,落到不远处夜千筱的“床”上。

    在她“床”边,还摆着两根木块。

    ……是她?

    席珂蹙眉。

    不待她多想,外面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

    很轻,很轻。

    只带起轻轻地声响。

    席珂疑惑,没听出是谁回来了。

    然——

    下一刻,她瞥见一抹黑色的裤脚。

    不是军装!

    警惕性顿时提起来。

    可是,还未看清人影,就听得鹰的厉鸣之声,随之是拍打着翅膀的声音。

    席珂刚刚反应过来,便见到一只鹰从洞口飞进来。

    与此同时——

    夜千筱和封帆来到河边。

    顺着记忆来到某处,夜千筱讶然发现,先前放到那里的竹叉,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谁拿去了?

    或者说,什么东西拿走了?

    夜千筱纳闷的皱起眉。

    两人在周围环顾一圈,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就连黑熊的踪迹都未曾发觉。

    “再弄一个。”封帆说道。

    “嗯。”

    夜千筱点了点头。

    只得再弄一个了。

    在周围扫了圈,夜千筱找了根竹子,拳头大小的,她将其砍下来,动作熟稔的开始做尖锐部分。

    封帆习惯用匕首。

    将匕首绑到一根竹子上,他就事先下了河。

    花了约十来分钟。

    夜千筱弄好竹叉,从地上站了起来。

    双腿有些酸。

    然——

    就在那瞬间,一双手从身后伸出来,直接环住她的腰,力道之大让她微微蹙眉。

    紧随着,身后之人将下巴抵在她肩膀上,耳边传来柔和的声音,“珺儿,我想你了。”

    ------题外话------

    【1】

    活动奖励发放完毕,因为冒泡的比较少,所以有些眼熟的妹纸,币币发的有些多哈,么么。

    【2】

    然后,瓶子姐姐比较多,咳咳,十多个,然后今天一窝蜂的过来拜年啦,/(ㄒoㄒ)/~必须去撒个娇卖个萌,所以有点儿晚才码字哈。

    【3】

    那啥,打算问一下大众的意见……

    刘婉嫣VS宋子辰,刘婉嫣VS施阳,泥萌想怎么配对?

    瓶纸手上有两个结局,但是看你们意见不同,还是有些犹豫的,所以打算问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8、珺儿,想你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