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9、这鹰,叫上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珺儿,我想你了。”

    低沉温柔的声音,轻轻地落到耳畔。

    夜千筱冷不防惊了惊。

    裴霖渊?!

    “松开。”

    夜千筱垂眸,看向环住腰的双手。

    手指根根修长,骨节分明,却被磨出了茧。

    真紧。

    还被勒的有些疼。

    “别动。”轻轻勾唇,裴霖渊靠近她,几乎贴着她耳边说的。

    夜千筱忍了忍,皱眉道,“你怎么来了?!”

    “想你。”

    裴霖渊答得很快,言语却颇为暧昧。

    “……”

    想了会儿,夜千筱干脆避开话题,“你怎么找到我的?”

    丛林那么大,就算裴霖渊知道他们野外生存训练的地点,也不可能大规模的寻找她,毕竟军区还在上空监督着。

    所以——

    他怎么找到的?

    “想知道?”裴霖渊声音低低地问着。

    “嗯。”

    夜千筱挑挑眉。

    “说句好听的。”裴霖渊语气中夹杂着笑意。

    “……”

    夜千筱嘴角微抽。

    抬起手肘,侧过身,狠狠地朝他的胸口扫去,裴霖渊眉头一挑,快速地避开她的攻击,没想夜千筱另一只手早已握拳朝他下巴袭来!

    动作快了不少。

    裴霖渊躲避的同时,唇畔笑意更深了几分。

    一个月不见,长进确实很大。

    不过——

    还不是他的对手。

    没有攻击,裴霖渊顺着她的招数,跟她过了几招。

    于是,封帆插到一条鱼,直起身朝河岸边看去,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夜千筱在跟人打斗。

    她招招狠辣,每招都直逼对方命门,不留余力,带着比在训练时没有的狠劲。

    而跟她对抗的男人,则是招招都巧妙化解着,没有出手攻击的意思,像是个陪练一般。

    眸光微微一闪。

    封帆垂眸,瞥了眼匕首插着的鳗鱼,想了想,便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般,低下头继续寻找新的目标。

    既然能让着夜千筱,就证明他跟夜千筱并非敌人,也不会伤害她。

    他操什么心?

    封帆出奇的淡定。

    没多久——

    夜千筱的手腕被裴霖渊抓住。

    动作停下来。

    微微抬眼,夜千筱就瞥见自己满是疤痕的左手,眸光微敛,她下意识的想收回手,可却分毫不能动弹。

    抓住那只手,裴霖渊将其拉到面前来,瞥见那满手的疤痕,脸色冷不防地黑了下来。

    还是在悬崖上受的伤。

    所有伤口都结疤了,夜千筱为了行动方便,两天前就将绷带给松开了,只是偶尔动作比较大,会有伤口崩裂,但对行动来说,并不是多大的问题。

    “我没事。”

    夜千筱声音微凉,没有先前的那般和气。

    裴霖渊蹙眉,难掩眉宇间的怒意。

    得到的信息有说,夜千筱的手受了伤,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夜千筱的手会伤到这种地步。

    “我有事。”

    半响,裴霖渊低声开口,语调同样很冷。

    凝眉,夜千筱抬眼看他,冷声问,“你动手了?”

    裴霖渊垂眸,盯着她。

    他确实动手了。

    可,两根手,完全不足够偿还她。

    看着他的神情,夜千筱就已经了然。

    果然……

    眸色冷了冷,夜千筱颇为无奈,“我的事,自己能处理。”

    “我没法信你。”

    视线瞥向她的左手,裴霖渊语气愈发冷然。

    夜千筱不满的皱眉,“这是意外。”

    “意外?”

    裴霖渊音调微扬,似是带着冷冷的笑意。

    “……”

    眸光一暗,夜千筱想不到说服他的理由。

    在她彻底强大之前,她没有理由说服他。

    事实上,她也不在乎山佳的生死,只是裴霖渊处理的办法,总归不是正道的,万一被警方、军方追根究底,她相信裴霖渊有保护自己的方法,但他以后想到东国内部发展,可就有些问题了。

    沉思间,身后忽的传来个凉凉的、慵懒的声音——

    “鱼捉好了。”

    是封帆的声音。

    夜千筱挑眉,微微侧过身看去,果然见到封帆拎着三条鱼,站在河岸边。

    就连鞋袜都穿好了。

    被撞到这样的场面,夜千筱难免有些囧。

    但,封帆却很淡定、很平静的接受了。

    仿佛裴霖渊的存在,根本就不能吸引他的注意。

    “我们回去。”

    夜千筱耸肩,再抬手间,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匕首,未出鞘,却在裴霖渊的手上轻轻敲了敲。

    “一起。”

    微微眯眼,裴霖渊的手没有丝毫动弹。

    烦躁的挑眉,夜千筱自知控制不了他,只得道,“自己去捉鱼。”

    “行。”

    裴霖渊笑着应声。

    下一刻,手指微微弯曲,送到唇边,轻轻地吹了声口哨。

    愣了下,夜千筱眼睛一亮。

    很快的——

    随着一阵嘹亮的鹰叫声,一只黑色的鹰展翅腾飞,在上空旋转了一圈,转而直接飞向不远处的河边,尖锐的双爪在飞行时到水里一抓,一条鱼就被它紧紧地抓了起来。

    直接飞过来。

    夜千筱眼底挑起抹喜悦。

    那是头金雕,浑身黑褐色,颜色有深有浅,腾飞而来时,双翅在空中展开,平直的往这边滑了过来。

    帅的飞起。

    来到裴霖渊身边,它扑哧着翅膀,绕着他飞了两圈,然后便松了松爪子,鱼径直落了下来。

    松开夜千筱,裴霖渊扬眉,再抬手间,一把军刀出现在手中,顺着手在空中划过,便刺入那条鱼的腹部。

    收手。

    金雕展翅,再飞了圈,便老实地落到他的肩膀上。

    “上帝。”夜千筱眼睛眨了眨,挑眉,朝裴霖渊道,“你把它带过来了?”

    “嗯。”

    裴霖渊神色柔和几分。

    这只金雕是凌珺的,一次南非那边“买”回来的,当时它受了伤,被拉到黑市里贩卖,凌珺觉得有眼缘,就抢过来了。

    唔,没给钱。

    不过,凌珺常年在外,鲜少见它,而丁心没耐心养这种东西,凌珺就将它交给裴霖渊了。

    偶尔去看看。

    所以,它跟裴霖渊关系更亲近。

    名字还是裴霖渊取的。

    因为是金雕,裴霖渊叫它Gold,但是——

    。

    喊着喊着,后面就变了味。

    有些会中文的,干脆就喊它上帝了。

    更威风,更符合它的形象,不是吗?

    刚开始裴霖渊还很不爽,可后来见凌珺都以“上帝”称呼了,干脆就任由他们去了。

    夜千筱伸出手,去摸它的羽毛,上帝最开始还带有警惕,可过了几秒后,那点没用的警惕,就彻底地放了下来。

    裴霖渊眼含笑意。

    平时的上帝,傲娇的很,再熟悉的,也不准你去触碰,陌生人就更不用说了。

    当初凌珺花了好大力气,才用暴力制服它。

    不曾想——

    这一次,初次见面,就好上了。

    封帆停在一边,抬眼看向那只金雕,饶有兴致的样子。

    “过来。”

    夜千筱朝上帝伸出手。

    上帝偏着脑袋,黑眼珠子瞅了瞅裴霖渊,然后又瞅了瞅夜千筱,非常成功的“移情别恋”了。

    扑闪着翅膀,它在夜千筱头顶飞着,半响,便结结实实的停在她肩膀上。

    “刀。”

    夜千筱朝裴霖渊眯了眯眼。

    裴霖渊垂眸看她,将插着鱼的军刀扔给她。

    这把军刀,原本就是带给她的。

    “这鱼归上帝,你的,自己弄。”

    说着,夜千筱指了指地上的竹叉,示意裴霖渊自己动手。

    裴霖渊脸色一黑。

    “走。”

    夜千筱朝封帆摆了摆手。

    封帆点头。

    没有任何疑问,同夜千筱一起离开。

    裴霖渊的脸色顿时黑成锅底。

    而,直至这刻,他才在意到封帆的存在。

    据他所知,那位应该是某军长的儿子……

    似乎,叫封帆。

    珺儿跟他感情很好?

    想到这儿,裴霖渊脸色冷不防僵了僵。

    部队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无奈。

    裴大爷心中再不爽,也只能老实地拿了鱼叉,准备去河里弄条鱼回去。

    这对他来说,并不成问题。

    ……

    路上。

    夜千筱拿了军刀,将那条鱼分割成好几块,慢条斯理的给上帝喂着食。

    最开始,上帝还嫌弃她,但吃了两块后,就理所当然的“享受”这种待遇了。

    “你不问?”

    喂到一半,夜千筱轻轻挑眉,看向一旁的封帆。

    “问什么?”封帆偏头,看她。

    “他……”

    抬起军刀,往身后指了指,夜千筱随口道,“哪儿来的。”

    凝眉,封帆沉思片刻,开口道,“哪儿来的?”

    “……”

    夜千筱沉默。

    “你不说。”

    了然的收回视线,封帆淡淡的说着。

    这片丛林,鲜少会有人进入,所以,他们见到其他学员的可能性更高些。

    但是——

    现在,他们看到非学员,看起来还跟夜千筱很熟。

    既然这样,自然就是冲着夜千筱来的,且能在偌大的丛林找到夜千筱,也绝非等闲之辈。

    基本的信息,他都能够靠分析得出。

    而,对于更深些的东西,他没有多么强烈的*去知道。

    好奇心害死猫。

    他对周围的事物,除非能引起兴趣的,否则一概冷淡处理。

    瞥了他两眼,夜千筱感叹了声他的无聊,转而耸了耸肩,倒也没有为此多说什么。

    不多时,两人回到山洞。

    然——

    映入眼帘的,则是满地的柴堆。

    先前叠的整齐的“金字塔”,此刻全部倒在地上,散落成零碎的一片,挡住了进山洞的道路。

    外面没有人的踪迹。

    两人对视一眼。

    快速朝山洞内走去。

    刚进门,就见到坐在火堆旁的席珂。

    火堆烧得很旺,她脱掉了外套,露出两只纤长的手臂,外套被她撕扯下不少布条,全部被绑在手上。

    两人进去时,正好撞见她绑好最后一根布条。

    “怎么回事?”

    沉着眸,封帆往里面走几步,冷声问道。

    “没……”下意识开口,席珂视线懒懒地抬起来,可下一刻,视线却定在了洞口的夜千筱身上。

    不。

    准确来说,应该是定在夜千筱肩膀的上帝身上。

    眸色顿时冷了冷,席珂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杀气,她盯着夜千筱,“你的?”

    夜千筱眯起双眼。

    她不是傻子,席珂之所以这么问,就证明席珂已经见过上帝了。

    难道……

    挑眉,夜千筱疑惑地问,“它伤的?”

    “……”

    席珂盯了她几秒,却没有回话,而是收回了目光。

    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夜千筱双手环胸,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上帝弄伤人,可不是一两次了。

    就算席珂被弄伤,她也不觉得奇怪。

    可,席珂却没表现出敌意和责怪。

    眸光微闪,夜千筱想了会儿,也没有继续追究这个话题,抬手拍了拍上帝,让它先出去自己觅食。

    “伤得重吗?”

    封帆站在席珂旁边,一动不动。

    “不重。”

    头也不抬的回答,席珂动了动自己的手臂,然后将身侧的外套拿过来,直接穿到自己身上。

    封帆看了她几眼。

    保持沉默。

    在旁坐下来,准备烤了手中三条鱼。

    夜千筱搬了些木柴过来。

    而,她刚放好木柴,就感觉到席珂颇有思量的视线。

    于是停下动作,夜千筱偏了偏头,挑眉看向她。

    “他是谁?”也不废话,席珂直入主题。

    “我朋友。”夜千筱知道她问的是谁。

    “他不是军人。”冷着眉,席珂淡淡道。

    “不是。”

    蹙眉,席珂直白道,“我不希望跟他一起行动。”

    顿了顿,夜千筱蓦地笑了,“我想,他也不会愿意跟你一起行动。”

    “……”

    席珂面色微微一僵。

    ------题外话------

    有点儿急,赶出来的,汗。

    今晚会改一下,明天上午估计会审核,到时候再来看一遍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9、这鹰,叫上帝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