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9、这鹰,叫上帝 已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珺儿,我想你了。”

    低沉温柔的声音,轻轻地落到耳畔。

    夜千筱冷不防惊了惊。

    裴霖渊?!

    “松开。”

    夜千筱垂眸,看向环住腰的双手。

    手指根根修长,骨节分明,却被磨出了茧。

    真紧。

    还被勒的有些疼。

    “别动。”轻轻勾唇,裴霖渊靠近她,几乎贴着她耳边说的。

    夜千筱忍了忍,皱眉道,“你怎么来了?!”

    “想你。”

    裴霖渊答得很快,言语却颇为暧昧。

    “……”

    夜千筱脑袋阵阵发疼。

    想了会儿,夜千筱干脆避开话题,“你怎么找到我的?”

    丛林那么大,就算裴霖渊知道他们野外生存训练的地点,也不可能大规模的寻找她,毕竟军区还在上空监督着,一旦察觉到异样,随时有可能采取措。

    所以——

    在无法大规模搜寻的前提下,他是怎么找到的?

    “想知道?”裴霖渊声音低低地问着。

    “嗯。”

    夜千筱挑挑眉。

    “说句好听的。”裴霖渊语气中夹杂着笑意。

    “……”

    夜千筱嘴角微抽。

    抬起手肘,侧过身,狠狠地朝他的胸口扫去。

    得,直接动手!

    见此,裴霖渊眉头一挑,松开她的腰,快速地避开她的攻击。

    没想——

    夜千筱另一只手早已握拳朝他下巴袭来!

    动作快了不少,

    裴霖渊躲避的同时,唇畔笑意更深了几分。

    一个月不见,长进确实很大。

    不过,暂时,还不是他的对手。

    没有反击,裴霖渊挑挑眉,顺着她的招数,跟她过了几招。

    ……

    河水里,封帆刚用匕首插到一条鱼,正巧耳边听到动静,便直起身朝河岸边看去。

    于是,一眼就瞧见这样的场景。

    夜千筱在跟人打斗。

    她招招狠辣,每招都直逼对方命门,运用着部队里教的杀伤力最大的招数,不留余力,甚至带着比在训练时没有的狠劲。

    狠。

    完全不怕将人打死。

    而跟她对抗的男人,则是招招巧妙化解着,没有出手攻击的意思。

    活生生就像是个陪练,不伤她分毫。

    见此,眸光微微一闪。

    微顿,封帆垂眸,瞥了眼匕首插着的鳗鱼。

    水声哗哗流淌,晨风吹过,带来丝丝寒意,他看着下面流淌的河水,视线顺着几只鱼移动着。

    这里的鱼,不少。

    可,一会儿的功夫,封帆的思绪就转了一圈。

    很快,他便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般,低下头继续寻找新的目标。

    既然能让着夜千筱,就证明他跟夜千筱并非敌人,也不会伤害她。

    他操什么心?

    封帆出奇的淡定。

    另一边。

    没多久,夜千筱的手腕被裴霖渊抓住。

    两人的动作纷纷停下来。

    微微抬眼,夜千筱瞥见自己满是疤痕的左手,眸光微敛,她下意识的想收回手,可抓住手腕的力道一紧,她却是分毫不能动弹。

    抓住那只手,裴霖渊将其拉到眼前来。

    满手的疤痕,清晰地映入眼帘。

    刹那间,裴霖渊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还是在悬崖上受的伤。

    所有伤口都结疤了,夜千筱为了行动方便,两天前就将绷带给松开了,只是偶尔动作比较大,会有伤口崩裂,但对行动来说,并不是多大的问题。

    “我没事。”

    夜千筱声音微凉,没有先前的那般和气。

    裴霖渊蹙眉,难掩眉宇间的怒意。

    毕竟是在军方,他不可能拿到详细的信息。

    信息上说的是,夜千筱只有手受了伤,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只手会伤到这种地步。

    五根手指,没有一根是好的,全都是划痕伤疤,甚至有些伤口还未愈合,看着惨不忍睹。

    “我有事。”

    半响,裴霖渊低声开口,语调同样很冷。

    凝眉,夜千筱抬眼看他,冷声问,“你动手了?”

    裴霖渊垂眸,盯着她。

    他确实动手了。

    可是,在他看来,区区两根手指,完全不足够偿还她。

    看着他阴冷的神情,夜千筱就已经能猜到个大概。

    果然,动手了。

    眸色冷了冷,夜千筱神情颇为无奈,可语气却尤为僵硬,“我的事,自己能处理。”

    “我没法信你。”

    视线瞥向她的左手,裴霖渊语气愈发冷然。

    都把自己伤成这样了,还敢说自己能处理?

    把那女人杀了都不为过!

    夜千筱不满的皱眉,“这是意外。”

    “意外?”

    裴霖渊音调微扬,似是带着冷冷的笑意。

    “……”

    眸光一暗,夜千筱想不到说服他的理由。

    在她彻底强大之前,她没有理由说服他。

    事实上,她也不在乎山佳的生死,想要害死她的人,她不亲自弄死就算不错了。

    只是裴霖渊行为处事,她再清楚不过,肯定不是正道的,万一警方、军方想要追根究底……

    她相信裴

    …

    她相信裴霖渊有保护自己的方法,但他以后想到东国内部继续发展,可就有些问题了。

    东国的警方、军方,也都不是吃素的。

    沉思间,身后忽的传来个凉凉的、慵懒的声音——

    “鱼捉好了。”

    是封帆的声音。

    夜千筱挑眉,微微侧过身看去,果然见到封帆拎着三条鱼,站在河岸边。

    就连鞋袜都穿好了。

    被撞到这样的场面,夜千筱难免有些囧。

    但,封帆却很淡定、很平静的接受了。

    仿佛裴霖渊的存在,根本就不能吸引他的注意。

    “我们回去。”

    夜千筱耸肩,再抬手间,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匕首,未出鞘,却在裴霖渊的手上轻轻敲了敲。

    “一起。”

    微微眯眼,裴霖渊的手没有丝毫动弹。

    烦躁的挑眉,夜千筱自知控制不了他,只得道,“鱼没你的份。”

    “我自己捉。”裴霖渊笑着道。

    “……”

    夜千筱纳闷地抬眼。

    这位裴大爷,会自己去捉鱼?

    于是——

    下一刻,她看到裴霖渊抬起手,食指微微弯曲,缓缓的递到唇边,勾唇间吹了声口哨。

    微微愣了一下,夜千筱眼睛顿时亮一亮。

    哟!

    有惊喜!

    很快的——

    随着一阵嘹亮的鹰叫声,一只黑色的鹰展翅腾飞,在上空旋转了一圈,旋即直接飞向不远处的河边。

    尖锐的双爪在飞行时到水里一抓,一条鱼就被它死死地抓住,跃过水面飞起的刹那,那跳跃也被它给拎了起来。

    继而,直接朝裴霖渊飞过来。

    夜千筱眼底挑起抹喜悦。

    那是头金雕,一身的黑褐色,在初升的阳光中,映照出深浅不一的颜色,犹如琉璃光辉一般。

    腾飞而来时,漂亮的翅膀在空中展开,带着浓浓的压迫感而来。

    帅。

    转眼间,它就来到裴霖渊身边,扑哧着翅膀,绕着裴霖渊飞了两圈,然后在裴霖渊的左手边稍稍停了下来,翅膀扑腾扑腾的舒展着。

    刮起阵阵冷风。

    夜千筱嘴角微抽。

    不一会儿,它便将爪子给松开,成为它猎物的那条鱼径直落了下来。

    那一瞬间,裴霖渊松开了夜千筱的手腕。

    抬手,一把军刀出现在手中,随着他的动作,出鞘的军刀在空中划过,转眼间便刺入那条鱼的腹部。

    稳稳当当的,那条鱼停在他的军刀上。

    收手。

    金雕展翅,再飞了圈,便老实地落到他的肩膀上。

    犹如守护神一般。

    “上帝。”夜千筱眼睛一眨,流露出些许笑意,旋即挑眉,朝裴霖渊道,“你把它带过来了?”

    “嗯。”

    裴霖渊神色柔和几分。

    这只金雕是凌珺的,一次南非那边“买”回来的,当时它受了伤,被拉到黑市里贩卖,凌珺觉得有眼缘,就抢过来了。

    唔,没给钱。

    不过,凌珺常年在外,鲜少见它,而丁心没耐心养这种东西,凌珺就将它交给裴霖渊了。

    偶尔去看看。

    所以,它跟裴霖渊关系更亲近。

    名字还是裴霖渊取的。

    因为是金雕,裴霖渊叫它Gold,但是——

    。

    喊着喊着,后面就变了味。

    有些会中文的,干脆就喊它上帝了。

    更威风,更符合它的形象,不是吗?

    刚开始裴霖渊还很不爽,可后来见凌珺都以“上帝”称呼了,干脆就任由他们去了。

    在东国,它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监管起来也比较严格,弄进来的时候着实有些麻烦。

    不过——

    夜千筱高兴就好。

    弯了弯眼睛,夜千筱伸出手,轻轻地去摸上帝的羽毛。

    最开始,上帝还有些警惕,翅膀微微的动了动,可在被夜千筱碰到的刹那,警惕就渐渐地放松了些。

    过了几秒后,那点没用的警惕,就彻底地消散无踪。

    见此,裴霖渊眼含笑意。

    平时的上帝,傲娇的很,就算是熟悉的,想要碰碰它,那也得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甚至于会受到它的攻击。

    陌生人就更不用说了。

    想要靠近它,都得冒着死亡的危险。

    当初凌珺把它带回来时,好几天都是处于战斗状态,我给你一拳,你给我一爪,一人一鹰把整个屋子都能折腾塌。

    最后,凌珺也是花了好大力气,才用暴力制服它。

    从此之后,上帝怀着悲愤的心情,任由凌珺欺凌。每次凌珺一来,其他人都会遭到上帝的保护。

    不曾想——

    现在,他们初次见面,就好上了。

    封帆停在一边,抬眼看向那只金雕,饶有兴致的样子。

    金雕,可是重点保护动物,一级频危鸟类。

    想要弄到饲养许可证,可不是一般的难度。

    不过,让他意外的,还是这头金雕很人性化,可以完美的执行主人的命令。

    “过来。”

    玩了它一会儿,夜千筱朝上帝伸出手背。

    上帝偏着脑袋,栗褐色的眼睛瞅了瞅裴霖渊,然后又瞅了瞅夜千筱,于是,非常成

    是,非常成功的“移情别恋”了。

    扑闪着翅膀,它在夜千筱头顶飞着,半响,便结结实实的停在她肩膀上。

    两只爪子抓住她的肩膀。

    裴霖渊有些诧异。

    转眼间,这一人一鹰,也混的太熟了点儿。

    “刀。”

    夜千筱朝裴霖渊眯了眯眼。

    裴霖渊垂眸看她,很快的,就将插着鱼的军刀扔给她。

    这把军刀,原本就是带给她的。

    “这鱼归上帝,你的,自己弄。”

    说着,夜千筱指了指地上的竹叉,示意裴霖渊可以自由支配那把鱼叉。

    裴霖渊脸色一黑。

    “记得快些。”

    夜千筱笑了笑,毫不在乎地火上浇了把油。

    然后,朝封帆摆了摆手,“先去处理下鱼。”

    封帆点头。

    没有任何疑问的,他瞥了裴霖渊一眼,旋即看向夜千筱,跟夜千筱一起去了河边。

    准备处理那三条鱼。

    裴霖渊的脸色顿时黑成锅底。

    而,直至这刻,他才在意到封帆的存在。

    据他所知,那位应该是某军长的儿子……

    似乎,叫封帆。

    珺儿跟他感情很好?

    想到这儿,裴霖渊脸色冷不防僵了僵。

    部队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无奈。

    裴大爷心中再不爽,也只能强压下那阵情绪,直接朝他们俩走过去。

    “老实呆着。”

    抓住夜千筱的肩膀,将她给拎到一边去,裴霖渊将她手中的鱼给接过来。

    “……”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与此同时,砍掉一条鱼脑袋的封帆,偏头,斜了他一眼。

    也没多看,很快收回视线,继续去处理那条鱼。

    “你会?”

    看着拿出另一把小刀的裴霖渊,夜千筱缓缓的蹲下身,凑到他身边,饶有趣味地问道。

    裴霖渊不屑地看她一眼。

    砍掉鱼头,挖掉内脏,有什么不会的?!

    于是,手起刀落。

    片刻后——

    夜千筱不忍再看,偏过头无声地笑着。

    裴霖渊身边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也就封帆,淡定自若地将两条鱼处理完。

    等他看向裴霖渊时,没等他看清,被砍成两半的鱼被丢了过来。

    他伸手接住。

    鱼头、内脏,都被处理掉了,不过这条鱼也算惨不忍睹了。

    封帆的视线越过裴霖渊,朝夜千筱看了一眼。

    夜千筱笑着站起身,拿出降落伞绳过来,直接丢给了他。

    将三条鱼串起来,封帆不发一言的往回走。

    “裴爷。”

    走了两步,夜千筱又退了回来。

    裴霖渊板着脸站起身。

    “你的鱼,到时候也处理一下。”夜千筱笑眯眯地交代着。

    “……”

    裴霖渊没好气地横了她一眼。

    满意了。

    收敛了笑意,夜千筱摆摆手,离开。

    ……

    路上。

    夜千筱拿着军刀,将上帝的那条鱼分割成好几块,然后慢条斯理地给上帝喂着食。

    最开始,上帝还嫌弃她,高傲的它,从未吃过被分解的肉块。

    但——

    吃了两块后,高傲的上帝就怂了。仰着头高叫了几声,理所当然的“享受”这种待遇。

    “你不问?”

    鱼块喂到一半,夜千筱轻轻挑眉,看向走在一旁的封帆。

    “问什么?”封帆偏头,看她。

    “他……”

    抬起军刀,往身后指了指,夜千筱随口道,“比如,哪儿来的,来做什么。”

    凝眉,封帆沉思片刻,开口道,“哪儿来的,来做什么?”

    “……”

    夜千筱抬眸,恢复了沉默。

    跟封帆,很少能进行友好的交流。

    “你不说。”

    了然的收回视线,封帆淡淡的说着。

    这片丛林,鲜少会有其他人进入,除非野外生存专家,或者说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亦或是在这片丛林中迷了路的。

    这样的几率很少。

    所以,按理来说,他们见到其他学员的可能性更高些。

    但是——

    刚刚出现的那个男人,不是野外生存专家,也不是生活在这里的,更不是在丛林里迷了路的。

    自然,也不是他们中的学员。

    他跟夜千筱很熟。

    种种现象表明,那个男人就是冲着夜千筱来的,且能在偌大的丛林找到夜千筱,也绝非等闲之辈。

    基本的信息,他都能够靠分析得出。

    而,对于更深些的东西,他没有多么强烈的**去知道。

    好奇心害死猫。

    对于周围的事物,除非能引起兴趣的,否则他一概冷淡处理。

    瞥了他两眼,夜千筱心里感叹了声他的无聊,转而耸了耸肩,倒也没有为此多说什么。

    ……

    继续走了几分钟,两人回到山洞。

    然——

    映入眼帘的,则是满地的柴堆。

    先前叠的整齐的“金字塔”,眼下全部倒在地上,零零碎碎的散成了一片,乱七八糟的,甚至挡住了进山洞的道路。

    外面没有人的踪迹。

    心下警惕,两人对

    惕,两人对视一眼。

    很快的,便朝山洞内走去。

    越过一块块的木柴,两个人快速来到山洞门口,可刚刚停下来,就见到坐在火堆旁的席珂。

    火堆烧得很旺。

    她脱掉了外套,露出两只纤长的手臂,但此刻,她的手臂被一条条的迷彩布条给绑满了。

    手掌,手腕,手臂。

    都有绷带的痕迹。

    她正在绑最后一根布条。

    很快的,两人的视线,都落在摆在一侧的军装外套上。

    果不其然——

    一只袖子被她割断,做成一条条的布条,上面还残留着点碎布。

    “怎么回事?”

    见到这画面,封帆顿时沉下眸,往里面走几步,冷声朝她问道。

    他跟夜千筱出去,估计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

    怎么伤到两只手臂的?

    人?

    动物?

    封帆紧紧皱着眉。

    “没……”

    绑好最后一根布条,席珂下意识开口,同时,视线也懒懒地抬起来。

    可,下一刻,视线轻轻飘过,却定在了洞口的夜千筱身上。

    不。

    准确来说,应该是定在夜千筱肩膀的上帝身上。

    眸色顿时冷了冷,席珂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杀气,她盯着夜千筱,语调冰冷,“你的?”

    夜千筱眯起双眼。

    她也不是傻子。

    既然席珂能这么问,就证明席珂已经见过上帝了。

    难道……

    挑眉,夜千筱疑惑地问,“它伤的?”

    “……”

    席珂盯了她几秒,却没有回话,而是收回了目光。

    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夜千筱双手环胸,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上帝弄伤人,可不是一两次了。

    就算席珂被它抓伤,她也不觉得奇怪。

    可,席珂却没表现出敌意和责怪。

    站在原地,夜千筱想了会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没再继续追究这个话题,抬起手,在上帝身上轻轻拍了拍,带着点儿安抚的意味,转而胳膊往上抬,示意上帝暂时出去待会儿。

    上帝的脑袋转了转,没有多加停留,拍打着翅膀便飞了出去。

    “伤得重吗?”

    封帆站在席珂旁边,一动不动。

    “不重。”

    头也不抬的回答,席珂动了动自己的手臂,然后将身侧的外套拿过来,直接穿到自己身上。

    封帆看了她几眼。

    保持沉默。

    在旁坐下来,准备烤了手中三条鱼。

    送走留上帝,夜千筱搬了些木柴过来。

    而,她刚放好木柴,就感觉到席珂颇有思量的视线。

    于是停下动作,夜千筱偏了偏头,挑眉看向她。

    “他是谁?”也不废话,席珂直入主题。

    “我朋友。”夜千筱知道她问的是谁。

    “他不是军人。”冷着眉,席珂淡淡道。

    “不是。”

    蹙眉,席珂直白道,“我不希望跟他一起行动。”

    顿了顿,夜千筱蓦地笑了,“我想,他也不会愿意跟你一起行动。”

    “……”

    席珂面色微微一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9、这鹰,叫上帝已修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