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3、爱刀成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先扶着冰珞去了食堂。

    这时候,炊事班已经准备做饭,陆续的有几样菜做好了。

    不过,真正用餐时间,是六点。

    因为今天比较特殊,炊事班特地早些开放了用餐时间。

    可——

    大部分人,都是冲着包子馒头豆浆去的。

    拿完就走人,不肯多加停留。

    因为扶着冰珞,夜千筱等人的速度比较慢,刚到门口夜千筱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们等着。”

    松开冰珞,夜千筱交待了两人一声,就加快步伐进了食堂。

    徐明志猜到什么般,不由得挑了挑眉。

    “你什么时候被咬的?”

    闲得无聊,徐明志弯了弯眼睛,尤为阳光的朝冰珞问道。

    拧着眉,冰珞本不想理会,可偏头对上那双充满好奇的清澈眼眸,迟疑了一下,便道,“第四天。”

    “忍了三天?”徐明志颇为惊讶的扬眉。

    “嗯。”

    冰珞微微点头。

    “你就这么坚持下来的?”

    徐明志的神情渐渐严肃起来,古怪的打量着身侧的冰珞。

    “……嗯。”

    被他盯得有些莫名,冰珞迟疑地应声。

    挑挑眉,徐明志镇定了下,旋即又问道,“你没想过放弃?”

    “没有。”

    冰珞简单明了的回答。

    “……”哑言,徐明志愣怔片刻,终究忍不住问,“为什么?”

    “啊?”

    冰珞不明所以。

    “问你,”神情严肃几分,徐明志定了定神,问道,“你知道自己被毒虫咬了,为什么不选择放弃?”

    想想,冰珞明白他的意思,可很快就皱起眉,“我为什么要选择放弃?”

    “……”

    愣了愣,徐明志近乎于错愕地打量她

    他这才留意起冰珞的性格。

    一直以来,他是为了靠近夜千筱,才记得跟夜千筱有关的人,但是也仅限于“记得”而已。

    他没想过去了解。

    自己是怎样的个性,他当然再清楚不过。

    只要他想,可以跟谁都套近乎,平时也爱管点儿闲事,待人还算不错,自然而然的,就能拉近跟他人之间的关系。

    但他……

    对不感兴趣的,他鲜少有真正留心就关注过。

    就像他知道冰珞和刘婉嫣是夜千筱的朋友,平时跟冰珞相处的比较少,但跟刘婉嫣却相处的不错,可直到牧齐轩说她跟宋子辰有关系时,他才算注意到。

    所以,见到冰珞,他下意识的关照些,可说到了解,完全算不上。

    现在——

    徐明志开始思考记忆中的冰珞。

    似乎,从初次见面起,冰珞就是这副冷淡的态度,从不待人热情,也不曾有过笑脸,就像是自闭症似的。

    而且,还挑食。

    现在他再加上一条,倔强。

    恐怕夜千筱这般会坚持的,遇到她这种情况,都会识趣地选择放弃,而非咬着牙坚持这么几天。

    “她回来了。”

    注意到他打量的目光,冰珞视线在周围转了圈,很快落到了拎着几个袋子出门的夜千筱身上。

    一听,徐明志下意识抬眼,朝食堂门口看过去。

    夜千筱拎着四个袋子。

    每个袋子,都装了两个馒头。

    “还有?”

    见她走进,徐明志不由得问道。

    分明刚刚路过的几个,都在抱怨食堂的馒头被抢的太快了,一个不剩。

    “有。”

    夜千筱耸耸肩,给他丢过去个袋子。

    她都亲自去拿了,怎么可能没有?

    就小严那眼力劲,知道好东西被抢了,肯定会给她先留几分。

    为此,可没少挨贺茜的白眼。

    只不过,整个炊事班都默认了,贺茜也能拿她怎么样。

    “谢了。”

    接住那个袋子,徐明志抬起来晃了晃。

    “嗯,”随意应了声,夜千筱再度扶住冰珞,淡声道,“走吧。”

    于是,一行三人,直接往宿舍方向走。

    ……

    105宿舍。

    刘婉嫣刚进门,就见到正在收拾东西的乔玉琪。

    “不吃饭?”

    走进去,顺手关了门。

    “收拾好再去。”乔玉琪搬着衣柜里的物品,头也不回的回答。

    靠在书桌上,刘婉嫣皱眉看着她,半响,迟疑地吐出一句,“真得走啊。”

    “还想我死皮赖脸的赖着啊?”

    微微停下动作,乔玉琪朝她横了一眼。

    “可……”想了想,刘婉嫣叹了口气,“你这也太冤枉了。”

    “我?”乔玉琪睁了睁眼。

    “嗯。”

    刘婉嫣点头。

    自嘲地笑了笑,乔玉琪摇头,“我活该。”

    “你……”

    张张口,刘婉嫣竟是接不下话。

    她本想安慰安慰乔玉琪,让乔玉琪离开时,心情能够好一点儿。

    却没有想到,乔玉琪会看得那么“开”。

    活该?

    好吧,说心里话,除去那点愧疚,刘婉嫣还真觉得她有些活该。

    本就是个会惹事的人,乔玉琪平时就有些骄傲,虽说心肠还不错,但很多时候还是挺讨人嫌的。

    叩、叩、叩。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一下一下的,慢条斯理。

    她们宿舍的人,是绝对不会敲门的。

    刘婉嫣瞥了乔玉琪一眼。

    估计是乔玉琪那几个要离别的朋友中的一位。

    乔玉琪也有些奇怪,不过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中物品,朝门口走了过去。

    拉开门。

    抬眼,一看到人,乔玉琪就愣住了

    并非她们所猜想的,是跟乔玉琪交情好的。

    而是——

    柴桃。

    对方的作训服着身,整整齐齐的,包裹着妙曼窈窕的身材。

    她轻轻扬眉,姣好的面容上,毫不掩饰的露出几分嘲笑,看清乔玉琪的时候,唇畔那抹讥讽愈发的深沉。

    “你来做什么?”

    乔玉琪狠狠皱眉,不爽的看着她。

    不用想也知道,柴桃故意挑着这时候过来,就是存了心来看她笑话的。

    事实上,乔玉琪在她面前,颜面也丢得差不多了。

    自己去挑衅,却被柴桃彻底碾压,自己放弃训练离开,也多亏了柴桃。

    柴桃想要嘲笑,她可以理解。

    同样的,她也很不爽柴桃。

    “看你怎么离开。”

    眯了眯眼,柴桃笑得幸灾乐祸。

    本就是乔玉琪自作自受,她只是过来看一个笑话罢了。

    “柴桃!”

    怒火聚集在心里,乔玉琪垂落的手冷不防地握紧。

    妈的!

    真想狠狠揍扁这张骄傲的脸!

    她怎么就那么可恨的?!

    “怎么,”挑眉,柴桃冷眼看她,饶有兴致地问,“想动手?”

    说着,慢悠悠地抬起拳头。

    乔玉琪打不赢她。

    可,一见到她趾高气扬的模样,乔玉琪就气不打一处来。

    嘚瑟什么啊嘚瑟!

    打赢自己很了不起咯?!

    眸色冷了冷,乔玉琪长长的吐出口气,恨不能在柴桃身上偿还所有的恨意。

    都快离开了,按理来说,是不该顾忌太多的。

    但——

    她需要顾忌。

    新的地方,她是从未去过的,若这时候闹了矛盾,传到新的部队去,肯定会给领导留下坏的印象。

    恐怕,柴桃也打着这样的主意。

    “105不欢迎你,你可以滚吗?”

    硬生生将那口气咽下去,乔玉琪冷冷的盯着眼前的人。

    “说笑呢吧,”勾了勾唇,柴桃笑容灿烂,“你现在可不是105的人,怎么能代表她们的意见?”

    “柴桃,我还没走呢!”乔玉琪气得想跺脚。

    “也差不多了。”

    柴桃漫不经意地将她的话堵回去。

    乔玉琪再次怒火攻心。

    “那我呢?”

    实在看不下去,刘婉嫣紧蹙着眉,走到了门口来。

    事实上,她并不想跟柴桃对峙。

    以前是因为柴桃是宋子辰的女友,见到有怕她得意,但也有怕自己尴尬。

    现在是不把柴桃放在心上,自知柴桃的人品不咋的,万一惹上了,就对你不依不饶的,她可不想抽时间来对付。

    “你一个?”

    柴桃挑了挑眉,似是也不将她放眼里。

    刘婉嫣咬牙。

    “加上我们呢?”

    伴随着冷清的声音,一只手从身后搭在柴桃肩膀上。

    微微一惊,柴桃下意识想甩掉那只手,可肩膀动了动,却丝毫不能动弹。

    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就犹紧紧闭合的铁钳,容不得她使上丁点力气。

    “夜千筱?!”

    偏过头,瞥见身后的身影,柴桃顿时咬牙切齿的喊出声。

    站在她身后的,就是刚回来的夜千筱。

    注意到她说的“我们”,柴桃心中微微警惕,旋即脑袋微微一偏,去寻其他的身影。

    一眼瞥见面色憔悴的冰珞。

    还有——

    站在她旁边,拎着几个装有馒头的塑料袋、一脸笑眯眯的徐明志。

    心里顿时放松下来。

    有教官在,柴桃就不担心夜千筱她们动粗。

    毕竟,夜千筱和冰珞,在格斗训练中的表现,一直都很突出,柴桃就算对上夜千筱,也很难跟对付乔玉琪一般容易。

    没想——

    “要切磋切磋吗?”

    夜千筱忽的挑眉,眼底含笑,可说出的话语却夹杂着冷意。

    切磋?!

    谁要跟她切磋啊

    就放到肩膀上那只手,都能够让她感觉到强烈的敌意。

    愣了愣,柴桃下意识的扫向徐明志的方向。

    有些求救的意思。

    “准了。”

    手一摆,作为格斗教官的徐明志,轻轻松松地同意了。

    完全没有担心、阻止的意思。

    柴桃的一颗心顿时就沉了下去。

    他,不管?

    是了,徐明志一直很关注夜千筱,所以……

    惊讶地抬了抬眼。

    然,不等她做好心理准备,肩上力道一松,紧随着一道厉风忽的从耳边袭来,她整个身体僵硬了下,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一个拳头就狠狠地砸在她脑袋上!

    力道之狠,令她整个人随着往门边一倒。

    麻木片刻,强烈的疼痛传来,她顿时疼得脸色发青,凭借着这段时日的训练,下意识的伸出右

    识的伸出右脚,减缓自己倾斜的力道。

    身子摇摇晃晃的,可最终勉强停了下来。

    只是,她刚刚稳住,一只脚就踩在她膝盖窝里,令她一时不妨,猛地跪倒在地。

    “砰!”

    后方,膝盖踢中了她后脑,令她脑袋往下一低,眼前阵阵发黑,整个人无力的往前扑倒。

    仅仅三招。

    柴桃毫无还手之力。

    虽说夜千筱的出招,有些偷袭的意味,可她招数只狠辣,足以看得他人瞠目结舌。

    谁也没想到,夜千筱会狠到这种程度。

    就这几招,都足够柴桃睡上一整天的了。

    四双眼睛忽的盯住夜千筱。

    拍了拍手,夜千筱在门口站定,转而发现他们的视线,不由得挑眉,“怎么,还想为她烧柱香?”

    “……”

    一行人默然。

    这香,自然是不必烧的。

    不过柴桃在地上抱头,疼得面色扭曲,作为正常人的刘婉嫣和乔玉琪,还真心看不下去。

    于是,两人商量了一阵,决定将她搬回自己寝室。

    “徐教官!”

    将人搬出门,刘婉嫣注意到门外的徐明志,忽的喊了一声。

    “什么事?”

    徐明志颇为疑惑的看着她

    “千筱这……”想了想,刘婉嫣小心的问道,“唔,不算犯错吧?”

    微顿,徐明志忽的笑着扬眉,“不是切磋吗?”

    “对对对!”

    刘婉嫣满意的笑了,非常赞同地点了点头。

    切磋嘛,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受伤。

    谁叫柴桃菜呢?!

    反正柴桃这次,就算再何的委屈不甘,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了。

    对此,乔玉琪觉得很畅快。

    在离开之前,能见到柴桃这般糗的模样,心里那口怨气,也算是出了。

    可——

    颜面丢尽的柴桃,心里已经恨不得问候夜千筱祖宗十八代了。

    不对!

    还有乔玉琪和刘婉嫣这两个该死的混蛋!

    妈的!

    她是个人,又不是货物,她们俩抱着她的手脚,那架势简直就是将她给拖回去的!

    丢脸死了!

    要命的是,她迷迷糊糊的睁着眼,隐约间,似乎见到许多围观者。

    她昏沉发颤无力,除了疼得之外,还有一部分是被气的。

    “看不出来,她身材不错,还挺重的。”

    “啧啧,手都酸死了。”

    “这仔细一看吧……诶,婉嫣,她身材好像还没你好。”

    “这点我接受。”

    “不过她这罩杯,估计还比你大……”

    “闭嘴!”

    ……

    乔玉琪和刘婉嫣的交谈声,一字不漏的落入耳旁,柴桃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可映入眼帘的则是模糊的画面,怎么也看不清晰。

    疼得浑身冷汗的她,就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得任人宰割。

    于是,她没有注意到,刘婉嫣和乔玉琪将她“拖”到宿舍门口时,那一抹狡猾的笑容。

    “柴桃!”

    “怎么了这是?”

    “发生什么事了,她伤的严重吗?!”

    很快的,柴桃宿舍内的人,一窝蜂的就围了过来。

    还没见过柴桃这副模样。

    她们自然得过来围观。

    说担心的,倒也有,不过大部分的,都是乐在一旁看笑话的。

    说到底柴桃的功夫不深,在老兵中每个好名声,不知惹得多少人嫌弃。

    于是,乔玉琪和刘婉嫣两人,直接将柴桃丢到门内。

    “没什么,就是在我们宿舍,嚷嚷着跟千筱比试,没想到几招就被放倒了。”

    刘婉嫣抬高声音,非常爽朗的解释道。

    “被夜千筱?”

    “不是不准打架斗殴的吗?”

    “到底怎么回事啊?”

    ……

    这下,不仅室友,就连其他旁观的,都忍不住好奇的凑过来。

    只怪夜千筱收拾柴桃时,动作不大,且十分隐秘,没有引起他人注意,直到乔玉琪和刘婉嫣将她抬出去后,才被其他人注意到的。

    所以,趁着柴桃无法开口,乔玉琪和刘婉嫣便添油加醋的抹黑。

    反正抹黑她不要钱。

    不抹白不抹?!

    “她们俩比试,已经经过徐教官批准了。”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柴桃一进门就吵吵嚷嚷的,千筱也没有办法。”

    “就是,”乔玉琪赞同地点头,“我们宿舍还有伤患呢,以后看着她点儿啊,再这样咬人就不好了。”

    “毕竟……”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把柴桃比喻成狗,又拐弯抹角的将她嘲笑一番,才摆摆手离开。

    那时候,柴桃还憋屈的趴在地上。

    等旁人散了后,才有两个室友无奈,将她扶到床上去。

    ……

    另一边。

    夜千筱逼着冰珞吃了个馒头,然后强行将她拉到床上睡觉。

    随后,跟徐明志说了几句话,就让徐明志离开了。

    毕竟是女兵宿舍,徐明志这当教官的,没事来串门,被人看到了总归不好。

    没多时,乔玉琪和刘婉嫣就进了门。

    “夜千筱,就凭你刚刚那几招,我服你了。”

    一进来,

    一进来,乔玉琪正处于兴奋中,和气地朝夜千筱拱了拱手

    夜千筱斜了她一眼,微顿,忽的勾唇,“客气。”

    “给你颜色,你真能开染坊了啊?!”乔玉琪撇了撇嘴。

    收回目光,夜千筱耸肩,一派坦然。

    她确实算客气的了。

    “你呀,先收拾东西吧。”刘婉嫣摇头,将一套衣服按在她怀里。

    乔玉琪连忙伸手接住。

    不过,心里却尤为轻松。

    一直以来,对于夜千筱,她都有些别扭。

    从最初的不爽、恼怒、看着就烦,到之后的怨恨,到先前的纠结……

    本想着,以后就算离开了,夜千筱也成了她的心结。

    可,就夜千筱刚刚那几招,让她的心结彻底的解开了。

    夜千筱本就跟她没仇,不是吗?

    只是她的那点看不惯,才造就她们一直以来的对立。

    更何况,后来的夜千筱,也不曾将她当回事儿。

    就这样吧。

    她没必要带着个疙瘩离开。

    “对了,夜千筱,”走至衣柜前,乔玉琪刚想打开柜门,却瞥见夜千筱的衣柜,忽的朝夜千筱喊道,“你那军刀……”

    刚拿出个馒头,闻声,夜千筱便偏头看去,挑眉道,“想要?”

    “就看两眼。”乔玉琪忙道,“我都要走了,你就让我看看,满足最后一点好奇心。”

    对于夜千筱的衣柜,乔玉琪真心是眼馋的很。

    虽说不爱刀,但乔玉琪前阵子学刀类的知识,发现几把名刀很眼熟,琢磨着像是从夜千筱衣柜里看到过的。

    便一直怀有点好奇心。

    只是——

    没有机会。

    她也不好意思跟夜千筱开口。

    看了她几眼,注意到她那稍微紧张的表情,夜千筱也没有迟疑,直接道,“可以。”

    几把刀而已,又不是被看了眼,就会少一把。

    虽不喜欢别人乱看她的物品,但对方态度良好的话,她也没必要计较。

    而,一旁的刘婉嫣,则是诧异地抬了抬眼。

    乔玉琪至于这么紧张吗?

    也难怪刘婉嫣纳闷,毕竟夜千筱的军刀,在她看来,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只要夜千筱弄到新刀,她都会过去瞅几眼,然后听夜千筱普及知识。

    毕竟,难得见夜千筱这样清冷的,会有一样喜好,自然是全力支持。

    再者,作为朋友,互相看看东西,也没有什么。

    她跟冰珞,还常翻夜千筱衣柜找特产呢。

    也就乔玉琪……

    唉。

    “那我开门了啊。”

    得到同意,乔玉琪的眼睛亮了亮,直接跑到夜千筱的衣柜面前。

    “嘎吱——”

    衣柜门被打开。

    与此同时——

    宿舍门外,走进来两个身影。

    是席珂和易粒粒。

    “卧槽,这刀,这刀,不都是榜上有名的吗……你哪来这么多钱啊?!”

    刚停下,两人就听到乔玉琪大呼小叫的声音。

    下意识看过去。

    席珂一抬眼,就见夜千筱衣柜敞开,很快联想到什么,便不自觉地多看了几眼。

    于是,那一把把军刀,很快映入眼帘。

    好像……

    还多了一把?

    席珂爱刀成痴,视线不由得僵住。

    ------题外话------

    谢谢妹纸们的票票哈,不过有点儿惭愧,囧。

    瓶子昨晚睡得晚,今个儿很晚才起来,下去去撸细纲了。

    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

    瓶纸姨妈来访,疼死了啊啊啊啊!

    每次放假,在家不运动就疼的要命。

    /(tot)/~

    估计会疼一两天。

    当然,顶多疼两天就好。

    然后,明天上午再补四千,希望十二点前能完成,因为今晚是绝对熬不了夜了,瓶纸还想多活会儿。

    一起来祈祷,千万不要一拖再拖,免得每天都二更。

    抱抱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83、爱刀成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