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5、挤一张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贺茜说的,山佳的两根手指断了,她现在把所有罪过都归到你身上呢。”

    刘婉嫣说话时,眉头皱的很高。

    对于山佳的事儿,刘婉嫣也只知道个大概,毕竟作为当事人的夜千筱,也没有透露多少。

    可,虽说觉得山佳可恨,却万万没想到,山佳一出去就被人惦记上了,断了两根手指头。

    手指找不到,补不起了,怎么着都算个残废。

    想再去医院工作,那是绝不可能的。

    山佳本就是学护士的,前半生就算被毁了,后半生想要生存更是难上加难。

    也难怪贺茜会把仇恨转移到夜千筱身上。

    “两根手指?”

    夜千筱挑了挑眉。

    “嗯。”

    刘婉嫣点了点头。

    转而,瞥了眼夜千筱的床铺,见那边没有动静后,才继续道,“警方暂时没调查出来,不过……”

    顿了顿,狐疑地挑起眉,刘婉嫣盯着夜千筱,试探的问,“会不会,是那天在餐馆,把你拉出去的那个?”

    刘婉嫣见过裴霖渊一面。

    记忆却很深。

    听到那消息时,刘婉嫣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个邪魅危险的男人。

    “可能吧。”

    夹了块土豆,夜千筱漫不经心的答道。

    “……”

    刘婉嫣惊愕。

    垂眸,仔细瞧得夜千筱的反应,看起来根本就不为山佳的事费心,听完之后就开始吃便当。

    简直了!

    这家伙的心理素质,不得不让人吐槽。

    “还有事?”

    尝了口饭,见她还在旁边站着,夜千筱微微偏头,斜了她一眼。

    得!

    都开始嫌弃她了。

    “您慢慢吃,我先去洗个澡。”

    说完,摇了摇头,刘婉嫣转身就走。

    夜千筱没有管她。

    只是,垂下的眸子,却渐渐变得深沉起来。

    两根手指?

    这种事,也就裴霖渊做得出。

    明天再问问。

    ……

    吃过饭,夜千筱也收拾东西,去洗了个澡。

    现在宿舍楼空荡荡的,减少了大半的人,连洗个澡都没有人去抢。

    看了一圈,也就见到刚洗完澡的刘婉嫣。

    刘婉嫣干脆等她一起洗完。

    快十点的时候,两人从寂静的澡堂出来。

    “千筱。”

    抱着盆,刘婉嫣朝她看了眼。

    头发湿漉漉的,水滴从发尖凝聚后,便形成水珠滑落。

    衣领上湿了一块,作训服的颜色变得愈发深沉,却衬得脖颈的皮肤更加白皙。

    “说。”

    正视前方,夜千筱懒洋洋地开口。

    猛地收回神,刘婉嫣轻咳一声,道,“就是野外生存,我在路上遇到了很多好东西,比庇护所啊,别人保存好的肉啊,还有一些悬崖上留下的一些绳索,山洞里面堆满的一些木柴……”

    说着,刘婉嫣试探性地看向夜千筱。

    “然后?”

    夜千筱面无表情地挑了挑眉。

    “我觉得,很可能出自于你的手法。”靠近她一步,刘婉嫣小心的说出自己的猜测。

    而——

    “有可能。”

    夜千筱表示赞同

    “诶,”刘婉嫣皱起眉,直接问道,“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

    夜千筱干脆保持沉默。

    倒不是故意隐瞒,而是本来就没什么好说的。

    她确实留了些东西,抱着有人会遇到、甚至于刘婉嫣会遇到的想法,可,她不可能把所有的功劳都揽下。

    谁知道,刘婉嫣有没有得到别人的帮助?

    “行,我知道了。”

    见她没话,刘婉嫣扫兴地摆摆手。

    既然夜千筱不愿直接承认,那她也不强迫。

    不过,她也是心里有数,才去问夜千筱的。

    夜千筱的刀功,在所有的学员里,无人能及,多看几眼就能分辨出来。

    而,在庇护所,怎么也少不了刀上的功夫。

    话音刚落,两人就进了105宿舍。

    席珂和易粒粒像是锻炼刚回来。

    两人满身都是汗,进门时她们正在说话,许是因宿舍有人睡觉,她们俩的声音压得很低。

    听不清在说什么。

    不过夜千筱和刘婉嫣也没兴趣听。

    拿了衣架,准备去晾衣服。

    “诶。”

    晾完最后一件衣服,刘婉嫣抱着盆跳到夜千筱身边。

    “嗯?”

    夜千筱扬眉,同样弯腰拾起盆。

    “你说,这一张床,能睡下三个人吗?”刘婉嫣笑眯眯地问道。

    “不能。”

    简单果断的否定。

    夜千筱完全不需要思考。

    能问出这样的问题,还不能琢磨透刘婉嫣的想法吗?

    “别这样,”抬起手,刘婉嫣热情的勾住她的肩膀,“我们仨的身材都很好。”

    “我不好。”

    淡淡地回着,夜千筱推开她的手。

    很快,刘婉嫣又不知死活的缠上去,眼睛弯成了月牙,“虽然没我好,但也还凑合啦。”

    “……”

    夜千筱横了她一眼。

    简直懒得理她

    见她此冷漠,刘婉嫣倍受打击,可还是不依

    倍受打击,可还是不依不饶的缠上去,“等把我挤下来了,我就老实的回去睡,怎么样?”

    “不怎么样。”

    夜千筱直接进门。

    “就一会儿。”

    “不行。”

    夜千筱拒绝的很果断。

    单说冰珞一个,就让她很头疼了,再来一个刘婉嫣,不说挤得慌,她连翻个身都为难。

    都好端端的,往她床上挤干啥?

    神经!

    听得耳边刘婉嫣叽叽歪歪的,夜千筱也懒得管她,什么话一概不接,放下东西直接上床睡觉。

    然——

    她刚上床,刘婉嫣就强行挤了进来。

    动作之快,等她反应过来,刘婉嫣已经缩到她被窝里。

    “……”

    夜千筱嘴角狠狠一抽。

    还真成!

    在床上动了几下,刘婉嫣露出灿烂漂亮的笑容,直接扑过去抱住夜千筱的腰,心满意足道,“行,睡吧。”

    “松开。”

    夜千筱满脸嫌弃。

    “好姐妹都是这样睡觉的,”刘婉嫣死赖着不动了,并且振振有词,“你不会没经历过吧?”

    “……”

    她还真没经历过。

    凌珺是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

    小时候玩的好些的,倒也不是没有,但没有人敢胆大包天,死缠着她一起睡觉。

    自幼便立有威望。

    至于长大后——

    她还真没遇见过刘婉嫣和凌珺这号人。

    当然,主要也是她没给过人机会。

    “行行行,眼睛那么大,怪吓人的,”刘婉嫣颇为心虚的说着,可搂住夜千筱的手却不放松,只是脑袋低了下去,装得疲惫慵懒的道,“赶紧睡,明天陪姐带你加班训练去。”

    “……”

    夜千筱紧紧盯着她。

    刘婉嫣一动不动的,像是赖定她了。

    脸色一拉,夜千筱微微侧过头,瞥到熟睡中的冰珞,硬生生地忍住将她们俩踢出去的冲动

    看在一个是病患,一个有心理问题的份上……

    叹了口气,夜千筱直接闭上眼。

    强迫自己睡觉。

    刘婉嫣的头压得很低,所以夜千筱并未看到,刘婉嫣唇畔勾起了抹得逞的笑容。

    安心的抱着她,刘婉嫣完全不担心自己被踢飞。

    与此同时——

    易粒粒和席珂保持沉默,将她们俩这场闹剧尽收眼底。

    旋即,互相对视一眼。

    这么小的床,那么大的人,她们干嘛三人挤在一起?

    找罪受吧!

    两人眼底尽是疑惑和无奈。

    “先去洗澡。”

    淡声说着,席珂也没兴趣研究。

    易粒粒点了点头,可走之前,却特地多看了夜千筱那三人几眼。

    到也挺有趣的。

    这么想着,易粒粒唇角勾笑。

    ……

    翌日。

    夜千筱是被刘婉嫣吵醒的。

    昨个儿有些累,加上冰珞睡觉不规矩,半夜里给她盖过两次被子,夜千筱的睡眠状态很不好,直到黎明时分,便睡的有些沉。

    但——

    刘婉嫣一有动静,警觉性向来强的她,立即就醒了。

    “看来不用我叫了啊。”

    刚穿好衣服,偏头便瞥见睁开双眼的夜千筱,刘婉嫣顿时就乐呵了。

    “几点了?”

    抬起手,夜千筱揉了揉眼睛。

    “六点半,够晚的。”

    说着,刘婉嫣挑挑眉,朝上铺和前方扫了几眼。

    那是易粒粒和席珂的床铺。

    但,这个时间,早已见不到她们的身影。

    就算今个儿不必训练,她们也根据自己的习惯,打起精神跑去训练了。

    夜千筱揉了揉额心。

    “来。”

    刘婉嫣朝她伸出手。

    抬眼,夜千筱也没迟疑,抓住她的手,借助她的力道坐起了身。

    这时候,另一侧的冰珞,也面无表情的坐起来。

    上一秒,她还睡得香甜,可这一秒,她就尤为清醒,墨的眼睛里见不到丝毫困意。

    简直跟夜千筱一个样。

    摇头,刘婉嫣简直佩服死她们了。

    “既然都醒了,那都起来吧,跑个五公里就去吃饭。”

    朗声说着,刘婉嫣浅笑,直接从床上跳下来。

    “好了吗?”

    穿着衣服,夜千筱朝冰珞问。

    “嗯。”

    冰珞点头,仍旧面无表情。

    “去跑步吗?”夜千筱难得的有几分耐心。

    “嗯。”

    冰珞再次点头。

    于是,夜千筱不再问,穿好衣服,直接走下床。

    冰珞体内毒素清除,加上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现在已经彻底恢复正常。

    她的动作很快,甚至赶在刘婉嫣之前,洗漱完毕,将被褥叠好。

    对此,刘婉嫣深受刺激。

    “乔……”

    下意识的想找乔玉琪吐槽,刘婉嫣转过身去看,可见到的则是空荡荡的床铺。

    就连被褥都没剩下。

    于是,后面那两个字,也没有喊出来。

    刘婉嫣有些失落。

    同时——

    那种想替乔玉琪出口气的想法,也愈发的强烈起来。

    果遇到一件事,让人觉得不平衡,肯定会找到一个发泄

    到一个发泄点。

    而,在乔玉琪这件事上,刘婉嫣的发泄点,理所当然的就成了柴桃。

    柴桃,你等着!

    狠狠咬牙,刘婉嫣的斗志燃了起来。

    那一天,就数刘婉嫣训练的最卖力,尤其是在格斗训练上,斗志昂扬,咬着牙在跟夜千筱拼,无论跌倒多少次,也没见她哼过一声。

    冰珞不知内情。

    所以,这一整天,都拿刘婉嫣当怪物看。

    毕竟,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刘婉嫣,卯足了全劲想要往前冲的刘婉嫣。

    ……

    晚上。

    训练一整天几个人,终于踩着点去食堂,准备吃晚饭。

    训练量大,饭量也在增加,三个人的盘子盛得满满的。

    只不过,对馒头情有独钟的冰珞,顺带还捎上了一个馒头。

    “晚上还练吗?”

    刚坐下,刘婉嫣就眼巴巴地盯着夜千筱。

    “嗯。”

    淡淡应声,夜千筱埋头开始吃饭。

    想了想,刘婉嫣眯着眼靠近,提议道,“继续练格斗怎么样?”

    “……”

    冰珞率先扫了她一眼,神色凉凉的。

    吃饭的动作微顿,夜千筱看向她,“你身体受得了?”

    “放心!”

    重重点头,刘婉嫣保证道。

    想要有长进,临阵退缩可不行,再苦再累,也必须熬下去啊!

    凝眉,夜千筱看着她,半响,刚想说些什么,眼角余光便瞥到抹身影,顿时抬眼看了过去。

    只见端着端盘的封帆走过来,不发一言地,直接在夜千筱对面坐下来。

    动作极其熟稔。

    夜千筱看他。

    掰开筷子,封帆感觉到几道目光,顿时凝眸看过去,直至看向夜千筱的时候,才忽然反应过来。

    “习惯了。”

    皱着眉,封帆解释道。

    先前为了吸引席珂注意,封帆总是找夜千筱一起吃饭。

    现在嘛……

    虽然没必要,但也习惯了。

    自然而然的落座。

    点头,夜千筱也没追究,沉思片刻,便朝封帆提出邀请,“晚上要一起训练吗?”

    ------题外话------

    囧。

    这次万更估计补不起了,小事不断啊……

    么么哒。

    情人节快乐。

    瓶纸明天继续奋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85、挤一张床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