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6、刘婉嫣PK柴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晚上要一起训练吗?”

    夜千筱很平静地说着,就像是朋友之间的闲聊。

    冰珞没有反应。

    但——

    着实把刘婉嫣吓了一跳。

    自知夜千筱跟封帆关系不错,但隐约也知道,他们之间有某种协议在。

    记忆中,封帆是那种淡漠狠厉之人,说话做事干净利落,且很多时候,都狠到让人头皮发麻。

    刘婉嫣潜意识的不想同他接触。

    现在倒好,夜千筱此云淡风轻的抛出邀请。

    这是在逗她吗?!

    她怂!

    不敢跟他训练啊!

    眼巴巴地看着他,刘婉嫣从心底里希望封帆能够拒绝。

    “嗯。”

    封帆淡定地点头。

    没有丝毫拒绝的意味。

    刘婉嫣的脑袋耷拉了下来,心里暗自腹诽。

    封大队长,你的骄傲呢,你的架子呢,你的威风呢,怎么就答应了夜千筱这货?

    想着,刘婉嫣狠狠磨牙。

    “你格斗不错吧?”

    吃了块白菜,夜千筱朝封帆问道。

    “嗯。”

    封帆也毫不谦虚。

    “帮帮她?”

    抬手,夜千筱指了指刘婉嫣。

    扬眉,封帆抬眸,看向坐在夜千筱身边的刘婉嫣。

    仅限于眼熟的程度。

    而,被她视线盯住的刘婉嫣,莫名地心惊肉跳的。

    尼玛!

    什么鬼!

    让他,教她?!

    “合格?”封帆问。

    “不,”夜千筱摇头,转而偏过头,在附近扫了圈,便指向柴桃的方向,一字一顿道,“超过她。”

    “没空。”

    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眼,封帆收回视线,懒洋洋的开口。

    夜千筱眯了眯眼,“你比我有空。”

    相对于封帆,夜千筱确实比较忙。

    封帆有自身基础在,而夜千筱还需要提升体能,不可能抽出太多时间来教刘婉嫣。

    她也想过冰珞,可冰珞只会打,不会教,让她跟你过招可以,可引导你是万万没可能的。

    两人也接触过一段时间,封帆自然明白她话里的含义。

    “报偿。”

    收敛眸光,封帆似是很认真的降价。

    “夜宵。”

    夜千筱露出和善而狡猾的笑容。

    “成交。”

    封帆扬了扬眉。

    显然,这个报偿,很符合他的心意。

    于是,夜千筱唇畔笑意更深,“谢了。”

    至于被三两句话丢出去的刘婉嫣,又惊又恐地瞅了眼留的斜对面的“新教官”,心儿忽的颤了颤。

    封帆教她?

    怎么感觉那么恐怖呢。

    同时,身侧的冰珞,停下吃饭的动作,看向刘婉嫣时,眼角余光带有几分同情。

    “……”

    刘婉嫣埋头吃饭。

    瞥了她一眼,夜千筱收回目光,眸底染了几分趣味。

    吃过饭。

    几人还未起身,徐明志就走了过来,将黑色的手机塞到夜千筱手中。

    其他三人皆是看着他们。

    “别被发现。”

    徐明志弯下腰,在夜千筱耳边低声道。

    “嗯。”

    微微扬眉,夜千筱似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般,将手机顺到了自己口袋里。

    徐明志很快地离开。

    就像随意的跟夜千筱说了两句话而已。

    于是,发现这动作三人,很自然地看向夜千筱。

    “你们先练,我待会再来。”

    耸耸肩,夜千筱将端盘交给刘婉嫣,转身便走。

    封帆很快就没放心上,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一般。

    冰珞收敛眸光,对此只字不言。

    反正不是第一次见了。

    见两人都不吱声,刘婉嫣只得叹了口气,将夜千筱的端盘拿过来去处理。

    反正以夜千筱和徐明志的交情,从他那里拿个手机也不算多大的事儿。

    只要不被发现。

    现在,她还有心思为夜千筱担忧,可十分钟后,她只能为夜千筱各种担心了。

    ……

    炊事班,空旷的菜地。

    兜着手机,夜千筱轻车熟路的在田埂上行走着,直至来到先前种植过白菜的地方。

    这时节,白菜早已摘光,被炊事班种了应季蔬菜,翠绿的芽儿从土地里冒出来,随着清风轻轻摆荡。

    这里足够偏僻的。

    抬眼看了看天,夜千筱很快拿出手机。

    熟稔地拨通裴霖渊的电话。

    以前拿这手机联系过裴霖渊,现今再拨过去,还未出声就听得那边传来声音,“珺儿?”

    “嗯。”夜千筱应声。

    “什么事?”

    裴霖渊直接开口问道。

    自知凌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现在找他铁定不是来谈情说爱的。

    “问你,山佳的事儿。”夜千筱直入主题。

    “山佳?”

    “嗯,”停顿一下,夜千筱恍然意识到他可能忘了,脸色一黑,便提醒道,“两根手指那个。”

    提到这儿,裴霖渊立即反应过来,顿时语调一沉,“怎么?”

    没听说这件事办的出问题了啊。

    “是你?”夜千筱问。

    “是我。”

    裴霖渊非常坦然。

    哦……

    哦……

    夜千筱了然,点头道,“我就问问。”

    “……”

    那边,裴霖渊彻底沉默下来。

    就问问?

    这么简单?

    “你以为……”语调微顿,裴霖渊狐疑地开口,“赫连长葑干的?”

    顿了顿,夜千筱含糊道,“唔。”

    “担心他?”裴霖渊又问。

    “……”夜千筱没说话。

    “放心,他做不到。”裴霖渊气笑了,声音冷涔涔的,颇为骇人。

    想了想,夜千筱无奈地点头,“也是。”

    听到消息,她第一反应,就是裴霖渊做的。

    可心里,还是有些不确定。

    她不担心裴霖渊,因为他有足够的本事保护自己,但她着实不放心赫连长葑。

    身为军人,赫连长葑不能做这种事。

    尤其是——

    她见过浑身土匪气息的赫连长葑。

    嗜血邪魅,古怪危险,手起刀落,与那身军装毫无关联。

    “凌、珺。”

    沉思间,猛地听到电话那边咬牙切齿的声音,满满的危险从中溢了出来。

    “再见。”

    挑挑眉,夜千筱不愿同他争执,话音落却,便麻利的挂断电话。

    “……”

    那边,裴霖渊还未来得及发火,就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脸色顿时一沉,难掩的怒火从眼底迸发出来。

    凌珺!

    你最好不要爱上他

    握住手机的力道微紧,裴霖渊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

    挂断电话。

    夜千筱微微低头,抿唇看着手机。

    眉头蹙起,心思烦乱。

    赫连长葑……

    她不该惦记他的。

    可每每有事,总归容易想到他。

    这种潜意识的想法,等正式翻上来看时,总是让她莫名地心惊。

    有些烦躁。

    “夜千筱!”

    突地,一道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夜千筱下意识想收回手机,可想了想后,便也没有慌乱动作,转而偏过身朝声源看去。

    她听得出,是贺茜的声音。

    抬眼看去时,也只见到贺茜的身影。

    穿着军装系着围裙,肩膀上担着一担菜苗,可她此刻看着夜千筱,满眼皆是愤怒之色。

    “啪。”

    担子猛地被她丢落。

    下一刻,她大步朝夜千筱走过来。

    “夜千筱,你的手机哪里来的?!”

    她怒火滔天,两只眼睛瞪成铜铃般大小,恶狠狠地盯着留夜千筱。

    “有问题?”

    手机在手中绕了两圈,夜千筱挑挑眉,漫不经心地看着贺茜。

    “夜千筱!”贺茜近乎撕心裂肺的吼出来,双眼遍布着鲜红的血丝,怒气冲冲地指着她,“山佳被剁了两根手指,你知不知道?!”

    “……”

    夜千筱皱起眉。

    感情……

    这位,在怀疑她?

    “老实说,是不是你干的?!”

    指向夜千筱的手,微微的颤抖着,贺茜红着眼质问道。

    “不是。”

    将手机放到衣兜里,夜千筱漫不经心地回着。

    相对于贺茜的暴怒,夜千筱的反应过于淡定,就像是两个极差。

    于是,贺茜怒火攻心,“不是?!怎么可能不是?!”

    严厉的问着,贺茜猛地上前一步,笃定地道,“肯定是你用电话联系外面的人,让他们去害山佳的!夜千筱,你狠不狠毒,山佳就是弄伤你的手而已,你竟然剁掉她两根手指!”

    说着,贺茜话语怨气十足,就像夜千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般。

    贺茜早就怀疑她了。

    离开前,山佳只得罪了夜千筱,当晚就被害了,怎么可能不怀疑?!

    只可惜那时候夜千筱外出训练,贺茜本来想报上去的,结果被林班长制止,说是她的理由不充足。

    夜千筱没出去,手机等通讯设备也被没收,她想要报复,消息也传不出去。

    怎么可能联系到别人?!

    贺茜当时就说,那晚见到夜千筱玩手机,很有可能是那时候联系的。

    可,林班长一口否定。

    那是赫连长葑的手机,果夜千筱没做,而贺茜的言行却牵连到一个军官……

    贺茜吃不了兜着走!

    但,现在——

    她有证据了!

    亲眼看到夜千筱玩手机,这就是最有利的证据!

    贺茜认定是夜千筱做的!

    “弄伤我的手……”往前一步,夜千筱眸色微沉,有怒意和杀气在眸底涌现,她的语调缓缓的,却阴森地令人发颤,“而已?”

    冷气直逼面门而来。

    就在那瞬间,贺茜只觉得浑身都僵硬了,怒火和狂躁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从心底窜起的那抹惧意。

    她一直都怕夜千筱。

    刚刚敢于冲撞,不过是有着维护山佳的心,再者自己本就占着理,自是胆子大了些。

    不曾想——

    对方一句话,就让她心下胆怯。

    “你知道那悬崖有多高吗?”

    走近,夜千筱抬手,直接揪住她的衣领,手腕一用力就将她给提起来。

    贺茜下意识想要挣扎,却赫然发现自己竟是不

    自己竟是不敢动弹。

    浑身都是僵硬的。

    就连微微动的那根手指,都在不经意间颤抖着。

    微顿,夜千筱勾唇,缓缓开口,“七十米,足以把你摔得粉身碎骨。”

    贺茜颤颤地抬眼,猛地望进夜千筱那冷意涔涔的眸子里,恐慌顿时遍布全身。

    不知为何,就是恐惧。

    “我还站在这里,是我运气好。”夜千筱声音低沉危险,“你觉得,她两根手指,能换来我一条命吗?”

    字字句句,带着寒意,直逼内心深处。

    贺茜眼睛微微一睁,最后的那抹恐慌,从眼底深处蔓延出来。

    对……

    两根手指,不能换一条命。

    可是——

    呆滞地看着她,贺茜咬咬牙,声音近乎无力,“你不是没死吗?”

    你不是没死吗?

    那虚弱的声音,还在此的询问着。

    你不是没死吗,好端端站在这里,凭什么要断了别人两个手指?

    你安然无恙,对方也是一时犯错,只要对方真心认错悔改,你凭什么就不能原谅她?

    夜千筱有些讶然。

    旋即,无奈,讥笑,讽刺。

    是的。

    她活着,山佳却成残废,所以反倒就成她的错了?

    对于这种想法,夜千筱难免惊讶,甚至于完全无可理解。

    这种思维……

    存在的异议就是搞笑吗?

    那刻,夜千筱忽的意识到,这世上还有太多类似他们的存在。

    理所当然的维护自己,思维偏激而愚昧,指责天底下所有的不公,仿佛自己就是造物主一般。

    而面对这些人,你最大的感触就是,无能为力。

    这也是夜千筱为何不跟人讲道理,大多数事情都直接用武力解决,或是根本就不会去管。

    她从不跟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

    看着眼前的贺茜,夜千筱连解释的心情都没了。

    松开手。

    贺茜一时无力,两腿一酸,转眼就无力摔倒在地。

    狠狠地,整个人都趴到田地里。

    天色渐黑,贺茜的身影,却在田地里尤为显眼。

    夜千筱立在田埂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语气冰冷刺骨,“我用手机一事,你大可去说,拿来做我断掉山佳两根手指的证据,但我可以保证,你的下场会比山佳更惨。”

    凉飕飕的话语说完。

    夜千筱站在原地,给裴霖渊发了个条信息,发出后将信息删掉,转而往炊事班方向走去。

    裴霖渊惹的事,自然得有他来解决。

    在她身后,黑暗从辽阔天地袭来,视野好像瞬间就暗了下来。

    贺茜趴在地上,久久不敢动弹。

    浑身发麻,心脏跳得极快。

    好像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

    等渐渐反应过来,贺茜嗷嗷的大叫一声,情绪近乎崩溃。

    ……

    夜千筱直接去了训练场。

    刘婉嫣和封帆已经练了起来。

    施阳不知何时去的,正在跟冰珞练习格斗。

    不过——

    从夜千筱见到他,到走过去的两分钟里,施阳被冰珞狠狠地摔了三次。

    夜千筱挺可怜他的。

    “夜千筱!”

    一走近,就听到施阳杀气腾腾的声音。

    偏过头看去,便见施阳抛下冰珞,大步流星地走过来。

    夜千筱微微扬眉。

    “是你让婉嫣跟他训练的?!”

    刚站定到她面前,施阳就板着脸质问道。

    “是。”

    夜千筱颇为漫不经心。

    “你!”施阳气得咬牙。

    “怎么?”

    夜千筱眯着眼,接下他的话。

    瞪了她一眼,施阳凑近一步,压低声音,重重道,“你为什么不让我来?!”

    “……”

    无言。

    夜千筱抬眼,颇为古怪地打量着他。

    平心而论,施阳的成绩确实不错,只是在新兵中,光彩都被宋子辰掩盖了。

    但——

    他,不行。

    宋子辰都比不过封帆,跟不用说他了。

    夜千筱也是经过番思考,才将刘婉嫣托付给封帆的,甚至还牺牲了她的“夜宵”。

    “看什么,我还教不了她吗?!”

    施阳愤愤不满。

    这会儿,他对夜千筱的怨气可深着呢

    说好的帮他呢,这么好的机会,让给那个闷木头封帆?!

    这格斗,有不是别的,在一起动拳脚,总有碰到这儿碰到那儿的,万一要是碰到个什么……

    施阳简直都要急死了!

    闲闲地看着他,夜千筱双手环胸,笑着问道,“你打得赢封帆?”

    “……”

    施阳顿时哑言。

    这个嘛,他还真打不赢。

    可是——

    “但我打得赢婉嫣啊,我教她总归够了吧?!”施阳坚定不移的想给自己拿来特权。

    教格斗诶,对培养感情来说,是多么好的机会!

    “我只挑最优秀的。”

    夜千筱不冷不淡地说着,却给了施阳最沉重的打击。

    “可……”施阳努力想挽回。

    冷眼看他,夜千筱的语调顿时冷却下来,“想让她留下,就别捣乱。”

    “……哦。”

    施阳似懂非懂,

    似懂非懂,但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站在一旁,夜千筱看了会儿,确定自己没选错人后,便走向冰珞,准备跟她练会儿。

    至于施阳——

    只得蹲在角落画圈圈了。

    眼馋地看着刘婉嫣和封帆训练,自己却连找点儿存在感的机会都没有。

    别提多憋屈了。

    ……

    晚上十一点。

    训练场归于平静。

    不过,夜千筱一行人,则是偷偷摸摸溜去了炊事班的厨房。

    炊事班十点熄灯,现在早已睡下了。

    夜千筱拿出钥匙,轻松打开门,四人走了进去。

    “卧槽,林班长今天留大餐了。”

    轻车熟路的来到某处,刘婉嫣刚揭开锅,就忍不住爆了粗口。

    冰珞走过去一看,见到的是四条鸡腿,肉的香味迎面扑来。

    另一边,还摆了两个小菜,和一大盆的米饭。

    “盛饭。”

    就这么会儿功夫,夜千筱已经将碗拿了过来

    封帆就站在旁边。

    看着她们。

    相对于夜千筱等人,封帆可是头一次做这种事。

    就算是厨房,他都是头一次来。

    不过,真做起来,半点心虚和负罪感都没有。

    忽然想起以往,每晚夜千筱过来拿笔记,但有时却会拖一段时间,估计就是跟人来这里蹭夜宵了。

    “诶,林班长怎么知道,我们有四个人?”

    盛着饭,刘婉嫣颇为诧异的问道。

    “我跟他说了。”

    夜千筱瞥向封帆。

    微微一愣,刘婉嫣满脸佩服,“他没抽你?”

    夜千筱接过饭碗,懒懒地斜了她一眼。

    “啧。”

    感慨一声,刘婉嫣摇摇头,继续盛饭。

    对于夜千筱,林班长鲜少有发火的时候,就算夜千筱“大逆不道”,真的将他给惹恼了,可顶多给夜千筱几个冷眼。

    偏偏,夜千筱最不在乎的,就是他人的冷暴力。

    于是,林班长的“惩罚”等于零。

    简直要把夜千筱宠上天了。

    若不是知道林班长有妻儿、感情很好,且跟赫连长葑有较好的交情,刘婉嫣真的会怀疑,夜千筱跟林班长有一腿。

    “给。”

    接过饭,夜千筱将其递给封帆,然后将凳子都搬出来。

    冰珞负责搬运小菜。

    很快,四个人就围在桌前。

    “封队,吃过林班长单独的手艺吗?”

    吃了几口,刘婉嫣找封帆说着话。

    不得不说,刚开始跟他练习时,刘婉嫣还紧张的要命,可不到五分钟,就对封帆佩服的五体投地。

    那身格斗功夫,比夜千筱更游刃有余。

    刘婉嫣对他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没有。”

    封帆淡淡开口。

    “好吃吗?”刘婉嫣笑眯眯道,“我们林班长,那手艺可是绝了,只要是尝过的……”

    话还未说完,夜千筱和封帆都瞥了她一眼。

    刘婉嫣识趣地噤声。

    冰珞吃着饭菜,完全不管他们的聊天内容。

    而,刘婉嫣聊了几句,发现真的跟封帆聊不下去,只得就此打住,放弃了跟封帆套近乎的想法。

    估计也只有夜千筱跟他有共同话题了。

    唉。

    看着碗里的饭菜,刘婉嫣开始怀念乔玉琪了。

    以前吃饭,好歹有人跟她说说话。

    可夜千筱、冰珞,包括封帆,都不是爱说闲话之人。

    沉默中,一顿夜宵吃完。

    几人将厨房收拾好,悄无声息地离开。

    路上,遇到出来上厕所的温月晴,她用手电筒照了照四人,转而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一般,拿着手电筒走人。

    这大半夜的,也就夜千筱那帮人溜过来吃饭。

    反正她已经习惯了。

    ……

    翌日。

    突其来的夜间集合,将刚刚歇息不久的学员们,全部喊醒。

    新的一天,训练开始。

    野外生存训练后,夜千筱等四个队长,就收到了一份简略的训练方案。

    再没有晚上的上课。

    所有基础内容学习完毕,他们开始进行实践学习,而在这中间,偶尔会采取考试抽查,不合格将会直接被踢走。

    这一次,学员剩下79个人。

    新兵21人,老兵58人。

    其中,夜千筱的队伍,5人,宋子辰的队伍,16人。

    易粒粒的队伍,25人,封帆的队伍,33人。

    当初的359人,转眼间只剩下小部分。

    所谓队长一职,也形同虚设。

    不再有人关注这个,他们开始进行全新的训练,每个人都卯足全力,没有心思去争吵去打架。

    他们实践学习重武器:重机枪、坦克、火箭、火炮、狙击步枪。

    所有武器,就连每个零件,他们都需要记得滚瓜烂熟。

    这只是最基础的。

    此外,他们的活动范围,大部分都在海里。

    水下格斗,水下侦查,水下作战。

    他们是海军,大海才是他们的活动范围,在今后的战斗中,他们极少有上陆地的机会。

    想要在大海里生存,他们必须要适应海水。

    这训练强度,瞬间翻了好几倍。

    几倍。

    要命的是,体能训练上,也有增无减。

    各种训练,全部在增加,而且挑战他们的心理极限。

    好几次,他们累死累活的,刚从海里爬上来,就被杨栗带到一个泥潭。

    在那里,是让人呕吐的污水,被学员们形容成比厕所坑还要臭的存在。

    可——

    就是那么臭的地方,他们需要全身趴在泥潭里,然后闭气一分钟。

    简直丧心病狂。

    好几个,当场就放弃了。

    咬牙坚持下来的,在以往的日子里,一度将其视为噩梦。

    妈的!

    太折磨人了!

    就连格斗训练,都变得惨无人道。

    摔!

    使劲摔!

    不把人摔惨不算数。

    格斗训练,不磕着碰着,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每天都有人受伤,在坚持不住后咬牙离开。

    刘婉嫣的搭档,原本是乔玉琪,但她走后,就只能换新的搭档。

    陆续的,连续换了三个搭档。

    那是五月中旬的一天,阳光火辣辣的,刺眼的很。

    刘婉嫣换了第四个搭档。

    正是柴桃。

    一既往,半个小时的自由格斗。

    但——

    夜千筱、冰珞、封帆、施阳等人,都不自觉地,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做足了架势准备开打的刘婉嫣和柴桃。

    ------题外话------

    囧,今天浪去了。

    明天上午补三千。

    嗯,上午。

    其实上午跟一姐姐约好了……

    望天。

    顶多还有两章,训练就结束了昂。

    接下来是任务,^o^,还有赫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86、刘婉嫣PK柴桃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