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93、障眼法 已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93章

    >

    “你来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牧齐轩直视着夜千筱,眼底还残留着几分趣味。

    说心里话,他也想看看夜千筱被惩罚的。

    实在是夜千筱的表现太突出,似是面对什么都游刃有余,而在这种恶作剧的时候,发生在夜千筱身上就是一种特殊的趣味了。

    “真心话……”微微拖长音,夜千筱扬眸,瞥见诸多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顿时肯定道,“我选大冒险。”

    虽说在旁听,但游戏的精彩,她也清楚一二。

    知道自己的很招人注目,一说“真心话”,指不定有多少人想来挖掘她的*。

    她倒是没关系。

    反正是个游戏,她也没有想过说真话。

    不过——

    她这种不说真话的行为,很有可能把人惹毛了。

    倒不如大冒险。

    “确定?”

    牧齐轩再次问道。

    “确定。”

    夜千筱答得坦然。

    “刚刚谁抛得球,来来来,大冒险了!”

    人群中,有人夸张的喊道。

    “徐明志!”

    “上一个被罚的就是他!”

    “他在哪儿呢?!”

    随着议论的声响,徐明志很快就被推了出来,一张帅气的脸顿时愁成的苦瓜脸。

    他可不想让夜千筱受罚。

    “小徐,你懂得。”

    “阿志,别心慈手软啊。”

    “小明,明儿,志子,咱们可不能临阵退缩啊。”

    ……

    刚见人影,好几个老兵就围了过去,皆是笑呵呵的,可看向徐明志的时候,明显别有深意。

    摆明了,他们都知道徐明志对夜千筱有意思,但是都想看夜千筱的笑话,只能警告徐明志,不要在这种时候放水。

    夜千筱颇为无聊地看着他们。

    牧齐轩倍感头疼。

    这都能闹起来,也真是服了他们了。

    “千筱,”站在夜千筱身后,刘婉嫣满脸狐疑,问道,“你说徐帅哥会不会出狠招。”

    “不知道。”

    低声回答,夜千筱抬眼,看向被“围攻”的徐明志。

    “行了行了,让明志来说吧。”摆摆手,牧齐轩说道。

    众人看他的脸色,也都往后推开了一步。

    视野中,就只剩徐明志一人。

    “什么?”

    微微眯起眼睛,夜千筱看向他。

    “来个表演吧。”

    沉思片刻,徐明志艰难的吐出一句话。

    如果说夜千筱选的是真心话,他还真的可以大胆的问个几句,偏偏夜千筱选的是大冒险,可还真不想看夜千筱出糗啥的。

    话音落却,果不其然,周围好几个人都想扑过来,只是都被牧齐轩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只不过,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徐明志啊徐明志,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怂啊?!

    你退让一步,那也就算了,特么的你这是退让了九十九步啊!

    来个表演?!

    去你的表演!

    “表演什么?”挑挑眉,夜千筱问道。

    “你自己决定……”

    话语刚出口,徐明志身后就出现几只手,抓住他的肩膀直接往后拖。

    很快,一个老兵就站出来,替所有的战友补充道,“你这表演,绝对不能蒙混过关,一定要让我们所有人认可才成!”

    “行。”

    夜千筱耸耸肩,无所谓的答应了。

    “你能办到吗?”

    刚答应,刘婉嫣就攀上她的肩膀,尤为警惕的问道。

    这群人面对夜千筱时显然是认真了,其他人装装样子、糊弄糊弄,那也就过去了,但是轮到夜千筱这里,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万一做不到让他们满意,指不定还得要求夜千筱做什么呢。

    “为什么办不到?”

    夜千筱朝她扬眉。

    “……”

    刘婉嫣囧囧的看着她。

    瞧瞧,这自信,这态度……

    她的担心有屁用啊?

    “行,来吧。”

    牧齐轩招了招手,示意夜千筱走进来“表演”。

    夜千筱毫无惧色的走了过去。

    很快的,其他人都回到先前的位置,将中间围成了一个圈。

    大部分人都关注的夜千筱的举动。

    尤其是徐明志。

    视线紧紧地盯在夜千筱身上。

    刘婉嫣不知何时跟冰珞坐在一起,盯着夜千筱的时候,难免有些紧张,不自觉地抓住冰珞的手。

    冰珞警告地看她一眼,见她根本没有注意到,便微微蹙眉,没有其他的动作。

    至于其他人,基本都是旁观的状态。

    反正就是凑个热闹,看到有趣的就乐呵一下,真要无聊的,就吃点儿东西,也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而已。

    “什么节目?”

    作为临时主持人,牧齐轩尽职尽责问道。

    凝眉想了想,夜千筱抬眼看向周围的人,缓缓道,“障眼法。”

    “哦?”

    牧齐轩扬眉。

    不仅是他,就连其他人,都难免有些惊讶。

    障眼法?

    表演这个?

    他们连最坏的准备都做好了,大不了听夜千筱用二胡拉一首儿歌,那好歹也算是整到了夜千筱。

    可——

    呃,这算什么?

    怎么个表演法?

    “魔术。”

    笑着眯起眼睛,夜千筱朝牧齐轩伸出手,手掌从他的肩膀滑落下去,再度抬手间,只见得几张扑克牌从指尖滑了出来。

    警惕的看着她,牧齐轩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这手法,也太快了些。

    “我需要个搭档。”

    把玩着手中的扑克牌,夜千筱看向其他人。

    话音刚落,就听得有人喊道——

    “徐明志!”

    “我!”

    “我!”

    随着支持徐明志的声音,很快的,又有好几个人举了手。

    一个个的,都对夜千筱的“魔术”有所期待,跃跃欲试。

    倒不是多想支持夜千筱,而是他们很想看看,是否能察觉出夜千筱的破绽。

    魔术诶,很有趣啊!

    “谁会跳探戈?”

    扬了扬眉,夜千筱朝那些人问道。

    “我!”

    刘婉嫣是第一个举的手。

    “刘婉嫣不行,万一成了你的拖呢?”率先发出疑惑的是陈雨宁。

    她凝眸看着夜千筱和刘婉嫣,带有细细的考量。

    毕竟先前夜千筱和刘婉嫣聊了那么久,两人又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刘婉嫣真的要成为夜千筱的托,那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儿。

    “是是是。”

    “你的朋友,不能选。”

    “选个你不认识的!”

    “徐明志这二货也不行。”

    ……

    听着那嘈杂的声音,无辜躺枪的徐明志,无奈地朝天空翻着白眼。

    “那,”微顿,夜千筱勾唇笑了,“陈教官,你会跳吗?”

    她抬眼,视线直接扫向陈雨宁,那弯起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霎时,所有声响都静默下去。

    最开始,落在陈雨宁身上的,是一连串怀疑的目光,生怕陈雨宁才是真正的“托”,可紧接着想到陈雨宁的为人,这样的猜测便渐渐淡了下去。

    而被点名的陈雨宁,则是纳闷地蹙起眉头,对夜千筱这种行为表示不能理解。

    难不成——

    夜千筱有充足的把握,相信自己不会被她发现破绽?

    在她看来,所谓的魔术,全部都是假的,有破绽可寻。

    就连夜千筱都说,她要表演的是障眼法。

    这么想着,陈雨宁还是站起身,面色冷静的来到夜千筱面前。

    “你跟我跳?”挑挑眉,陈雨宁问道。

    “是。”

    夜千筱摊手。

    说完,直接伸出手,抓住陈雨宁的手臂,有她带领开始跳起探戈来。

    两人动作极快,看得人眼花缭乱的。

    然,还来不及惊艳,下一刻,大部分的人都彻底懵了。

    包括牧齐轩。

    纸巾,钱包,手机,打火机……

    一样样的物品,全部被丢到牧齐轩手中。

    而——

    还在跳舞的陈雨宁,却毫无察觉。

    处于局外,他们看得清晰,夜千筱通过跳舞,手指飞速的穿过陈雨宁的衣服口袋,一伸手肯定有什么东西被“顺”出来。

    不到一分钟,夜千筱停止的了舞蹈。

    陈雨宁猛地停下步伐,神情还有些愣怔。

    单纯的跳舞?

    怎么可能!

    直觉告诉她,夜千筱肯定做了些什么。

    可,刚刚跳舞时,她集中了全部注意力,却什么都没观察到。

    琢磨着,可不待她反应过来,就听得鼓掌的声音——

    “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

    随着声响愈来愈的大,周围所有的人都从草地上站了起来,发自肺腑的对夜千筱的表演表示肯定。

    陈雨宁蹙眉,视线在周围一扫,可很快就见到牧齐轩手中的东西。

    视线猛地顿住。

    那些都是她的!

    眼睛倏地睁大,陈雨宁看着自己的物品,眼底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为什么,会在牧齐轩手上?

    难不成——

    是夜千筱做的?!

    “喏,”很快,牧齐轩走过来,将手中的物品全部交还,“还你。”

    “她?”

    陈雨宁诧异地扬眉。

    “嗯。”

    明白她的疑惑,牧齐轩点了点头。

    手里捧着那堆东西,陈雨宁脸色微微一黑,不由得去打量夜千筱,却发觉她已经走开了。

    眉头狠狠皱起。

    心里有些不甘心。

    夜千筱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她身上的东西都给顺走了?

    要命的是她根本就没有察觉!

    这颜面,简直丢尽了。

    可——

    她主动来的,夜千筱率先也说了,也不能怪夜千筱。

    只是胸腔憋了口闷气,根本就无处发泄。

    “你好像有些不服气。”

    牧齐轩笑眼看着她。

    “我为什么要服气?”陈雨宁蹙眉,颇为不爽地看着他。

    她跟牧齐轩也是一批进来的,可跟徐明志不同,她对牧齐轩素来避而远之。

    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她就是觉得牧齐轩城府太深,将什么事都看得透彻。

    太好相处了。

    她下意识想远离。

    “没什么。”

    轻轻笑着,牧齐轩淡淡的绕过她的话题。

    不多时——

    人群里传来嗷嗷叫的声音。

    “夜千筱!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的手机呢?!”

    “卧槽,夜千筱,是不是你干的?!”

    ……

    一堆堆的人,顿时就沸腾起来。

    先前还对夜千筱无比崇敬的人,转眼间,就开始暴怒的问候夜千筱的祖宗十八代。

    而,直至看了一圈,他们才见到已经走出人群的夜千筱。

    “服不服?”

    站在他们身后,夜千筱两只手举起数十个手机,笑着朝他们挑了挑眉。

    见他们不停歇,夜千筱便在周围转了一圈,同时在那些人身上顺了连东西过来。

    效果还不错。

    “服你个头!”

    “赶紧的,还回来!”

    “夜千筱,你绝对是找抽!”

    见到她手中的手机,呼啦啦的一群人,猛地就朝她这边涌了过来。

    不远处,刘婉嫣无奈摇头叹息。

    若说这夜千筱,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只要她才会这般折腾,且让人哭笑不得。

    良久。

    气氛才恢复平静。

    夜千筱毫发无伤,继续坐回了封帆的身侧。

    只是,挨了封帆一个无聊的眼神。

    她泰然处之。

    接下来还玩了几轮游戏,大部分都是冲着夜千筱来的,不过牧齐轩似乎有心帮她,加上她的敏捷,之后再也没有中过招。

    十一点。

    牧齐轩宣布散场。

    “封帅。”

    从地上站起身,夜千筱忽的喊住封帆。

    封帆微顿,扫了她一眼。

    “你会打牌吗?”

    凝眸,夜千筱淡笑着问道。

    “不会。”封帆蹙眉。

    “扑克?”

    “不会。”

    “那好,”夜千筱点头,“明天十点,我来找你。”

    “……”

    封帆顿时哑言。

    夜千筱说完,欲走。

    只是,才走半步,肩膀就被抓住。

    “你想做什么?”紧紧皱眉,封帆狐疑地盯着夜千筱。

    只要她做的决定,基本就没啥好事。

    “交几个朋友。”

    夜千筱耸耸肩。

    转而,推开封帆的手,笑着摆手,“明天见。”

    话音落却,夜千筱已然转身,朝往这边来的刘婉嫣和冰珞走去。

    信你才怪。

    望着她的背影,封帆默默替她补充了句。

    ……

    “夜千筱,你能不能老实点儿?”

    刚走过去,刘婉嫣的手就袭上夜千筱肩膀。

    “嗯?”

    夜千筱纳闷。

    “老实说,你跟封帆,到底啥关系?”

    “朋友关系。”

    夜千筱斜了她一眼,淡声回答道。

    “……”刘婉嫣蒙了一下,旋即咬牙,“咱们说清楚点儿,怎样的朋友关系,是止步于朋友,还是有可能发展成恋人的关系?”

    说实在的,每次见夜千筱跟封帆在一起,刘婉嫣都会觉得这两只郎才女貌的,怎么看怎么般配。

    可——

    一想起席珂和赫连长葑,她都会将这种想法打的烟消云散。

    且不说席珂不好惹,就说赫连长葑吧,真若知道夜千筱跟着封帆跑了,不做点儿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刘婉嫣那个担心啊,甚至都想制止刘婉嫣和封帆的往来了,可毕竟没有那个能耐。

    唉。

    愁啊。

    “你对他感兴趣?”

    夜千筱朝她扬眉。

    “我对你们俩感兴趣。”刘婉嫣快速纠正道。

    “你担心什么?”夜千筱眯着眼,慢悠悠的问道。

    “我担心你们俩在一起。”刘婉嫣早已有了一套说辞。

    “你喜欢他?”

    “那倒没有。”一愣,刘婉嫣立即否决。

    “那你担心什么?”夜千筱再度问道。

    “……”

    刘婉嫣睁大眼,竟是无言以对。

    啥?

    又被夜千筱绕回来了!

    搞毛呢!

    愣怔了两秒,刘婉嫣狠狠咬牙,可待她反应过来时,夜千筱和冰珞已经走出十米开外了。

    “……”

    咒你个圈圈叉叉!

    心里骂娘,刘婉嫣加快脚步跟上她们。

    “那我问个别的问题,总行了吧?”

    强行插到她们俩中间,刘婉嫣抽了抽眉头,狠辣的眼风扫向夜千筱那边。

    “行。”

    夜千筱应得慢条斯理的。

    心里叹了口气,刘婉嫣哀叹一声,旋即很快来了精神,朝她问道,“我就问你,你到底学过多少东西?”

    “什么?”

    “潜水,刀法,篮球,魔术,探戈,吉他……”话语微顿,刘婉嫣道,“我就像知道,你妈怎么把你培育出现在这般多才多艺的?”

    “多才多艺?”夜千筱扬眉。

    “这还不多才多艺?”刘婉嫣反问。

    “这也算?”

    “这不算?”刘婉嫣瞪大眼睛。

    “哦。”

    夜千筱缓缓点头。

    “……”

    刘婉嫣急了。

    哦什么哦,你倒是说啊!

    “这都是兴趣。”

    片刻后,夜千筱一句话总结。

    “啊?”

    “听不懂?”夜千筱偏过头。

    “就是兴趣?”

    咽咽口水,刘婉嫣似是想确定的问。

    “嗯。”

    夜千筱懒懒地应声。

    “……”

    刘婉嫣硬是被哽的没了话。

    囧之。

    这就是人跟人之间的差别啊,她小时候从小就被母上大人逼迫,行程表安排了一张又一张,严格按照那张表格执行。

    什么时候,学习什么。

    安排的清清楚楚。

    刘婉嫣自幼觉得,自己就是个奴隶,没有半点人身自由。

    而——

    她费劲千辛万苦,经历了个黑暗的童年,才学到几样技能。

    可,夜千筱却能够因为兴趣,学习各种各样的技能。

    简直了!

    只是,她并不知道,夜千筱没有完全说实话。

    夜千筱确实会很多东西,那都是从凌珺那里继承过来的。

    至于凌珺——

    她需要学会很多,才能够生存下去。

    休闲的技能,基本都是出于兴趣,大部分都是在学生时代掌控的。

    比如滑板,比如篮球。

    其他的,比如障眼法,那是她经历一段没钱的煎熬时期,被迫自己琢磨出来的。

    唯一的用处就是——

    偷东西。

    她需要偷,才能活下去,所以这是生存必备技能。

    只是她没“偷”多久,就发达了,自然这项本领也没有钻研透彻,所以先前“顺”手机时,像席珂、封帆、易粒粒。杨栗、徐明志这一行人,她根本连动都不动。

    只挑最容易的下手。

    所以,所谓掌控的本领技能,要么处于兴趣爱好,要么便处于生存所需。

    不过,最终获利的,还是自己。

    ……

    闹腾了一个晚上,谁也没有再继续折腾。

    回宿舍,洗澡,睡觉。

    每个宿舍都备有洗手间,里面有热水系统,方便他们平时洗澡,所以现在洗澡也不需要那么麻烦。

    宿舍四个人,排好队就行。

    夜千筱最先洗澡,她将口袋里东西掏出来时,不小心被过来闲聊的刘婉嫣撞见了。

    顿时追问了几句。

    “打发时间。”

    这是夜千筱洗澡前的回答。

    刘婉嫣只得收敛疑惑。

    没等夜千筱出来,刘婉嫣就无聊的回了自己宿舍。

    很快,夜千筱洗完澡出来。

    “千筱,你记了多少人?”

    走到柜子前拿衣架,易粒粒拿着衣物走过来,顺便朝夜千筱问道。

    “四五个。”

    夜千筱简单的回答道。

    就这四五个,其中还包括她以前熟悉的教官。

    另外记得一两个名字,都是在聚会上看表演时,顺便记下的。

    “四五个?”易粒粒似是颇为惊讶。

    “嗯。”

    夜千筱云淡风轻地点头。

    “哦。”脸色稍稍纠结,易粒粒看了她一眼,最后道,“你加油。”

    “嗯。”

    看着她,夜千筱轻松道。

    如此淡定,让易粒粒多看几眼,然后怀着奇怪的心情去洗澡。

    按理来说,晚上的聚会,是个很好的机会。

    三分之二的女兵,都站出来表演节目,且牧齐轩会率先报出她们的名字。所以,一个晚上下来,最起码能记住一半左右。

    而夜千筱——

    四五个?

    她不觉得夜千筱在撒谎,可夜千筱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着实能惹得他人注意。

    直到第二天,她的这种疑惑,才彻底消失。

    ……

    翌日,上午十点。

    夜千筱准时抵达训练场,找到了正在训练的封帆。

    ------题外话------

    补上来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93、障眼法已修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